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37-141


    137飞麟:多么希望不曾相见

    当年顾应景以军火倒卖罪被捕,她从没见过那么多的警察,那晚也是在这里,警察将酒吧包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刚跳完一支舞,应景说,他要在所有人面前向她求婚。

    那一支华尔兹,她几乎是用尽生命来舞动。

    “顾应景!你已经被包围了。”

    听到这句话,她脑袋懵了,看着冲进来的刑警,不知所措。顾应景紧紧的拉住她的手,叫她紧跟着他,叫她放心。

    就像是电视里的桥段一样,原来酒吧里的许多巴客都是他的手下,冰冷的枪支出现。

    “应景……”

    “宁心,什么都不要问,等我们离开了,我会把所有的都告诉你。”顾应景对她微微一笑,很温柔,“没事的,只是今晚可能不能向你求婚了。”

    火拼开始了,她只知道有人紧紧的抱住她,他们跑了一处又一处,终于支撑不住。

    “宁心,你认识郗家对吗?”看着远处的警察,顾应景轻声发问。

    怎么突然提起郗家,段宁心心里有些不安。

    “恩,应景,警察来了,快跑!”

    顾应景微微一笑,拉起段宁心的手,“不用跑了,还有一个办法。”

    那双眸闪过她看不懂的暗色,“什么办法?”她听得出自己的声音很紧张。

    “相信我。”顾应景拉着段宁心,笑容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扭曲。

    “宁心,我……”

    “顾应景,你被捕了!”

    警察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淹没了顾应景未说完的话。顾应景将段宁心拉入怀中,眸中闪过点点暗色,幽暗得令人心疼。

    “顾应景!你放开段小姐!”

    冰冷的枪支抵在她的头上,段宁心心里紧张,却紧紧抓住顾应景的手臂,这样也不错,他们可以一起。

    砰!

    不知道谁开了一枪,场面乱成一段,段宁心想拉住顾应景,可是却发现他的手早已松开,视线模糊之间,她只看到顾应景的背影。

    那样绝然,冷酷。

    段宁心笑着道:“再给我来一杯frozen。”

    “小姐,你喝多了。”

    调酒师从未加过有人这样喝frozen,连续五杯,女子笑容越来越大,那双眸干涩没有半丝眼泪,可是看的人却觉得不忍,心痛。

    “你也管我。”这三年她喝酒,他每次看见了都不让喝。

    想起楚飞麟,段宁心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

    “小姐,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了。”调酒师以过来人的身份说着,看着小姐收起笑容,他倒是放心了。

    段宁心微微有些醉意,不是误会。

    段宁心一时没了喝酒的兴致,心中烦躁,竟然一口酒也喝不下了,耳边不停的传来有人让她别喝酒的声音。放下钱,段宁心走出酒吧。

    “段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一走出酒吧,就有两个黑衣人拦在段宁心面前。

    段宁心看了两人一眼,“我不认识你们”

    “段小姐和顾先生消失了三年,真是让我们好找啊。”一道声音传来,段宁心看去,是梁跃,当年背叛顾应景的人。

    “梁跃。”

    “段小姐还记得我就好,当年顾先生的失踪可是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只要段小姐告诉我们顾先生在哪,我们就放了段小姐。”当年那么一大批货竟然无故是失踪,就因为那批货,他现在还只是青龙帮里一个不起眼的小领头混混。

    他出卖顾应景,也只能留在青龙帮,只有追回那批货,杀了顾应景,他才能获得应有的地位!

    “我不知道。”段宁心无心敷衍。

    梁跃面容一冷,道:“带走!”

    段宁心被人押上车,枪对着她的脑袋,她却想笑。

    车旁的风景如此熟悉,每一处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段宁心看着一颗一颗树过去,在黑夜下,只剩下沙沙的叶子声响,路灯下,飞蛾扑着翅膀,不过如此。

    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段宁心猛地坐起来,呼吸几乎停止,那树影旁有一个人!

    “坐下!”

    碰!

    车子被人撞上,几人全乎都重重的撞在后座上。

    “***!你怎么开车的,老子毙了你!”

    “老、老大,楚、楚飞麟!”车子停下,但是司机依旧惊魂未定,是楚飞麟回来了!

    消失了三年的楚飞麟回来了!

    段宁心脑子一片空白,他找来了。

    “快,快走!”梁跃气急败坏的让司机赶紧开车。

    “来不及了。”段宁心的声音很平静。

    “你说什么!?”梁跃的神情和动作泄露了他的紧张和惶恐。

    楚飞麟,是他这辈子做不想惹的人。

    段宁心冷冷的看着梁跃,“要活命,就暗我说的做!”声音绝决,不容有丝毫反对。

    “你、你说,怎么做!”梁跃拿着枪,颤颤的对着段宁心。

    段宁心咬牙,她本想让梁跃以她作威胁的,现在看来只能她自己来了。

    楚飞麟慢慢的靠近那辆车,没想到才刚来,就看到她遇险,她遇险的那一刻,他竟然还是揪心的。

    可笑。

    车门打开,楚飞麟停下脚步。

    修长细腿从车上迈下来,随后的身影他早已刻入脑海。

    “楚飞麟㊣(5),放了我。”段宁心用枪抵着自己,美丽的脸庞却让楚飞麟觉得那么陌生。

    “你宁可死,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段宁心清楚的看到楚飞麟眸中的恨意和愤怒,掩藏之下的是深深的伤害。

    “你放了我。”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愿意,她只知道看到楚飞麟的时候,她第一个念头是害怕,随后就是逃,她不想面对楚飞麟。

    随行的人都识趣的避开,段宁心小姐和先生的事情,他们不便手。

    梁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透过后视镜,他看见楚飞麟站在车子后面,有鬼神枪手之称的他手中没有任何武器,身边也没有保护的人。

    “飞麟,不要逼我,我不爱……”

    砰!

    枪声传来,鲜血从男人的口溅出,有一滴落在段宁心手上,很烫。

    “飞麟!”段宁心扶住楚飞麟的身子。

    楚飞麟含着血,笑容优雅俊逸,“段宁心,我多么希望我不曾救过你。”

    给读者的话:

    第一最好不想见,握爪,我一定是被这十诫毒害得太深了,犹豫飞麟是死是活中……

    138再不初见

    那晚,这条街上,他救了一个女子。

    三年来他看她留了无数次泪,唯有这一次,是属于他的。

    —

    “萧韶,你带唐小姐去庭院里坐坐,有什么话要说也方便。”孙香琴开口。

    庭院里,唐丝柔看着郗萧韶,脸微红。

    “萧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用夹竹桃的叶子吹了一首曲子,当时我们都还小,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都长大了。”

    郗萧韶笑着道:“即使长大了,你也依旧是我妹妹。”

    唐丝柔笑容一滞,“萧韶,这次我和父亲过来,是来讨论我们的婚事的,我非你不嫁。”

    林萧音和段萧明在暗处都偷偷摇头,没想到名媛淑女也会说出这种话。

    “你随意,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说让你陪我来庭院坐坐的!”唐丝柔怒着说。

    郗萧韶勾起嘴角,道:“我不是已经陪了吗?而且,唐小姐都长大了,自己回去应该不是问题,我走了。”

    “郗萧韶!”

    听到唐丝柔的喊声,郗萧韶皱眉,不悦道:“如果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喜欢你的话,你尽管喊。”

    唐丝柔不甘的看着郗萧韶,见他离开郗家,融入黑色。

    苏桐拿着手机,发着短信。

    “在做什么?”

    短信很快回复。

    “在想你。”

    苏桐轻轻一笑,油嘴滑舌。

    “想了多久?”

    “一直都想。”

    “那,想到什么程度。”

    郗萧韶几乎可以想象出苏桐此时的脸有多红,若是面对面,她必定不敢看他。

    “你猜。”

    苏桐低声一笑,握着手机,心跳得无法控制。

    “吃饭了?”苏桐改变话题。

    郗萧韶看着那窗户透出的灯光,摁着键盘,“等你猜出来,我就吃。”

    “你今晚没吃饭?”苏桐皱眉。

    “没吃饱,出来陪我吃饭?”郗萧韶笑容扬起。

    一阵兵荒马乱,苏桐从床上跳起来,拉开窗帘,窗外,郗萧韶正对她含笑挥手。

    苏桐满心欢喜,偷偷比了个手势,然后蹑手蹑脚的拉上窗帘,飞速的换上衣服还要尽量不弄出声音。苏桐走过苏启兰房间的时候,看了一眼,妈正在下棋,看来今晚是不会出来了。

    “想吃什么?”

    苏桐笑着由郗萧韶牵着手,“你想吃什么?”

    郗萧韶沉思了片刻,很自然的道:“我想吃你。”

    “没个正经!”苏桐脸微红,“附近有一家小菜不错,我们去那吃。”

    在深巷处,静谧的夜晚,郗萧韶从后面搂住苏桐,伟岸的怀让他毫不费力的就将苏桐整个包围住。

    “我是说真的。”

    身体暖暖,听着耳旁磁呢喃话语,苏桐羞涩的微微一笑,捅了一下郗萧韶道:“先去吃饭。”

    郗萧韶赖着抱住苏桐即使不动。

    苏桐咬牙,声音很低,耳通红,“我妈这几天不在家。”

    “真的?”郗萧韶热气在苏桐耳旁吹着,声音微哑。

    “你还吃不吃饭?”

    “吃!当然吃!”郗萧韶笑得像只诡计得逞的狐狸。

    来到饭馆,郗萧韶看着苏桐点菜那目光灼热,看得苏桐好多次想拍死郗萧韶。她疯了,才会答应这种事情。

    “这里味道不错吧?”

    “恩,好吃。”郗萧韶毫不客气的扫尽了两盘菜。

    “不够吗?”苏桐讶于郗萧韶的食量,以往从没见他吃那么躲过,“我再叫。”

    天知道,他午饭和晚饭已经和一起了。

    “不用了,今晚……”

    电话铃声响起,话被打断。

    “萧韶,飞麟出事了!”

    郗萧韶眉头紧紧皱起,苏桐听出是宁心的声音。

    “什么事?”

    “飞麟他中了枪,这里到处都是青龙帮的人,我不敢送他去医院。”电话里,段宁心的声音带着哭腔。

    守着楚飞麟的几个人面色凝重,老板出事的消息如果传出去,那楚氏集团和相关的一些组织都会被人趁机破坏!

    “你们在哪?我马上过去!”

    给苏桐一个歉意的眼神,郗萧韶离开饭店。

    苏桐心中担心,但是也知道此刻不适合去打扰他们。

    郗萧韶一离开饭店,就立马打电话给了顾应景。那里的人他认识得比他多,要叫人的话也容易一些。

    他能安排的只有医院的人手,可是如果只有一声,楚飞麟也是必死无疑。

    顾应景接到电话便立即答应帮忙,本不用他亲自出马的事情,他却坚持要和郗萧韶一起过去。

    段宁心守着楚飞麟,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苍白,泪流不止。

    当年顾应景失踪的时候,她一直担心,却从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害怕,害怕得她自己都无法遏制的发抖。

    “飞麟,飞麟……”段宁心不断的喊着。

    楚飞麟意识渐渐消失,如果不是那牵挂的声音一直在耳旁响起,他几乎放弃。

    心儿,早知道如此,你何苦一直为难我。

    如果你早答应我,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楚飞麟被抬进手术室的时候,睁开眼看了段宁心一眼。

    “飞……”出口的话被那眼神给怔住,段宁心脸色惨白,以往温柔宠溺㊣(5)的眼眸看她的那一眼冰冷无情。

    手术室门关上,灯亮起,段宁心浑身发抖,无论怎么摩擦自己的手,都无法温暖起来。

    “宁心。”

    段宁心停下动作,转身,泪眼迷离,心仿佛再次被掏空。

    —

    苏桐回到家,苏启兰依旧在房中没有出来,苏桐松了口气,回到房中手忍不住的抬起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

    想到段宁心,苏桐又有些担心。

    一夜过去,难得的假期,苏桐本打算睡懒觉,可是刚翻滚了一圈,手机铃声就像夜叉的声音一样无孔不入。

    “喂,苗苗小姐,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苏桐有气无力。

    “小桐!百货大楼大打折,我们今天一起去买衣服吧!”毛苗在电话里大喊。

    苏桐头痛,“苗苗小姐,麻烦你说清楚,是我们一起买衣服,还是我陪你买衣服?”

    “嘿嘿,都一样嘛,我的不就是你的嘛。”

    苏桐果断挂了电话,顺便想关机,想到昨晚的事情,又一时没了睡意。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金砖、票票~呼呼,其实有好多人要谢,奈悠紫、浅央……今天已头昏眼花,等非明天刷牙洗脸休息完毕,不上火再集体补到乃们么么,先来个熊抱!

    139爷爷

    “苗苗”

    毛苗还没再打,苏桐就打过来了。

    “你来接我。”苏桐觉得,自己偶尔也要当一下资本家。

    “没问题!”毛苗爽快答应,反正她本来也是打算直接去小桐家拖她出门的。

    “苏阿姨好。”毛苗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苏启兰出门。

    苏启兰对毛苗印象不错,招呼她进来,等苏桐出来了才叮嘱了几句出门。

    “小桐,苏阿姨要离开几天,你去陪我吧?”毛苗两眼放光。

    苏桐果断拒绝。

    苏桐眯起眼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是画符就是听故事,或者还有其它‘酷刑’“走,逛街去!”

    百货大楼,此时的状况只能用四个通俗易懂的字形容,人山人海。

    “小桐,你觉得这身衣服怎么样?”

    苏桐看了眼价格,130,000,再看了一下品牌,CHANEL,白色长裙单肩垂地设计,镶以施华洛世奇的水晶,优雅高贵。

    “恩,好看。”

    “你试试怎么样?”毛苗开始诱惑。

    苏桐给了毛苗微微一笑,道:“下一家!”

    “小桐,你听我说,这身衣服一定很适合你,你试试嘛,不买不要紧啊,反正衣服就是用来试的……哇塞!小桐,你快看!”

    苏桐听到毛苗突然停下声音,回头看去,原来是有人试好了那件CHANEL长裙出来。

    “小桐,美女啊。”毛苗忍不住赞赏。

    的确是,女子身材高挑,眉目中透着高贵,穿那一身白色长裙嫣然像个出尘的公主。

    “唐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店员夸奖。

    唐丝柔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道:“多谢,替我包起来。”

    毛苗咋舌,这CHANEL的价格得多狠心才能下得了口,牛,她佩服。

    “看够了?”苏桐没好气的开口,现在他们两人正站在人家店门口,明目张胆的看着那试衣的女子。

    “够了,我还是觉得你穿起来会好看。”毛苗不甘心,可惜CHANEL的这款长裙放眼整个S省也只有一件。

    “两位小姐,请等一下。”唐丝柔开口。

    “不好意思,我们只是觉得你非常适合那件裙子,所以才会停下来看的,请不要介意。”苏桐开口。

    唐丝柔轻轻一笑,道:“没关系,刚才你们拿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裙子适合我。这裙子穿出来本来就是让人看的,你们觉得好也说明我的判断没错。”

    毛苗就要开口,却被苏桐暗中拉住。

    “苗苗,我们走。”

    唐丝柔看着苏桐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就这样的货色也想和她争萧韶,不自量力!

    “小桐,你刚才干嘛阻止我?”毛苗愤怒,要不是毛家祖训在那摆着,她一定出手教训教训她!

    苏桐微不可闻的蹙起眉头,眸中闪过一丝冷色,口中笑着道:“她值得我们理吗?苗苗小姐,你可是一件衣服都还没买呢。”

    “对对对!赶紧买衣服。”

    苏桐笑着跟上,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刚才那个女子似乎对她有敌意。

    可是她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小桐,这件怎么样?”

    毛苗声音传来,打算苏桐的沉思。

    两人疯狂的逛了一整天,最后总算让毛苗满载而归。

    手机一天没有电话。

    苏桐隐隐有些担心,本想回去,毛苗却邀请她去家里,回去也无聊,苏桐便跟毛苗回去了。

    “孙小姐”在毛苗家停车场,两人还没走近毛家,就被连昂拦住。

    毛苗将苏桐拉到身后,笑容敛起,这几人身上有杀气。

    “苗苗,没事的,他们……是我朋友。”

    连昂知道苏桐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身份,便也笑着道:“这位小姐,你好。”

    苏桐示意毛苗,什么都不要问,自己跟着连昂几人离开。

    上车的时候,苏桐给毛苗发了短信,让她别声张在意,不会有事的。

    “阿宝,跟上去!”毛苗看着短信,皱眉开口。

    “是,大人。”

    “孙小姐,首长想让孙小姐今晚过去,首长说,现在正是您的假期,若是等他生日了再让您过去,会耽误您的课程。”连昂恭敬说着。

    苏桐皱眉,爷爷这样做是担心夜长梦多,怕她到时候反悔吧。

    “给我点时间。”苏桐想起郗萧韶,如果他明天回来,她不在的话怎么交代。

    “喂,萧韶。”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郗萧韶紧绷的神经微缓,“想我了?”

    看了眼连昂,苏桐将头转向车窗外,淡笑着道:“恩,想,你什么时候回来?”

    “最快,也要后天。”

    听到这一句,苏桐心里松了口气。

    “小桐,对不起。”

    郗萧韶半无奈的声音传来,苏桐轻笑出声,和郗萧韶调笑了几句,才开口:“宁心怎么样了?”

    “有些糟糕。”任谁看到段宁心的样子,都会这样说的。

    “恩。”

    知道苏桐担心,郗萧韶道:“没事的,宁心为人我清楚,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好的永远只是表面,心灵上的伤又怎么能那么轻易抹平。

    “小桐,你只许心我!”郗萧韶不满。

    ㊣(5)苏桐笑着,朝连昂打手势表示同意。连昂接到指示,就立马让司机开车去机场,连夜送苏桐过去。

    “小孩子,好好,老师只关心你一个人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郗萧韶站在窗旁,“回去,我要你给我奖励。”

    “死孩子,知道了,不和你说了。”苏桐趁连昂看出自己脸上的端倪来之前,挂了郗萧韶电话。

    “你的心情不错。”顾应景走过来。

    郗萧韶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眉轻挑,“你亲自过来,打算做什么?”

    “我来要回自己当年的东西。”

    “顾老板,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也可能什么都不变。”

    “我们拭目以待。”

    “好”

    直升机刚到D省,就有一辆着红旗的军车过来接。

    车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车后座,门打开,老者从车里出来。

    看着老者,苏桐眼眶微湿。

    爷爷老了。

    140绝不同意

    “爷爷”

    看着一身朴素,打扮再平常不过的苏桐,聂元臻声音微颤,“来,快进来,让爷爷好好看看。”

    军车从机场离开,车上爷孙两人笑声不断。

    一天过去

    “连昂,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是属下职责,孙小姐后会有期。”连昂恭敬离开,眼神中有些冷漠。

    苏桐神色黯然,心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

    爷爷知道了她和郗萧韶在一起。

    “小桐,爷爷告诉你!我聂家的子孙,绝不可以和郗家有任何来往!否则,别说爷爷不讲情面!”

    “爷爷就是死,也绝不会同意你和郗家的人在一起!”

    整个生日会,因为这一次的争执都蒙上了沉。

    宾客们没有见到传闻中的聂家小姐,倒是听到了聂老将军的咆哮声,最后生日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爷爷,你不要那么不讲理!”

    “我就是道理!小桐,你要是敢和他在一起,就别认我这个爷爷!”

    最后以聂元臻毫不容反抗的话语结束。

    苏桐叹息着走近院子里,刚推开门进去,就被人毫无征兆的压在门上,灼热熟悉的气息袭来,冰凉的唇瓣紧紧的抵住她,极尽厮摩捻转。

    黑暗的气息让热度不断上涨,苏桐半推半就的将手放在郗萧韶前。

    那个气息,她竟然十分思念。

    “你去了哪里?”郗萧韶的声音微哑传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苏桐靠在郗萧韶前。

    “一个小时前。”他着急的从那边赶回来,本以为有佳人等候,谁知道却扑了个空。

    “我陪苗苗出去了,对不起,回来晚了。”苏桐轻笑,听出郗萧韶话中的不满。

    “该罚。”

    话音刚落,唇瓣再次被人俘虏,苏桐的呼吸渐渐凌乱。

    “脏……别……”

    郗萧韶那容得苏桐拒绝,吻一一向下,脖颈,锁骨……

    “脱了,好不好?”郗萧韶喘着气,手已经从下面的T恤往上,推开衣,紧紧揉着那团雪白柔软。

    苏桐想说点什么,但是刚张口,就被郗萧韶吻住,本就无法说出什么来。

    “呵呵呵……”

    情热深处,郗萧韶在几乎无法自拔时,却听到头顶传来笑声,不禁懊恼!

    书上都是这样写的,难道他做错了什么?

    即使没吃过猪,苏桐也知道郗萧韶有些手忙脚乱,而且,连吻都有些失了平时的水准。

    “好学生,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郗萧韶用力的捏住那团柔软。

    “啊!”苏桐不满,拍掉郗萧韶的手,然后手一抬,打开身后的灯光。

    打开,郗萧韶面色潮红,半长的发丝凌乱,点点薄汗。

    看起来很感。

    “我肚子饿了。”郗萧韶将苏桐的衣服拉好,声音有几分不满的抱怨。

    苏桐笑着拍了拍郗萧韶的脸,道:“我给你做。”

    将近两天的分离,郗萧韶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急迫,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强要了她。

    厨房里,苏桐在忙碌。

    郗萧韶自顾走近浴室,动作自然得仿佛这就是他自己的家。

    等郗萧韶出来,苏桐已经将面煮好了。

    看了眼郗萧韶,半长的发丝滴着水,有些凌乱的美感。身上穿的是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平时的青涩被尽数掩下,眸中的光芒夺目,想起那双眸中闪过的凌厉狠绝,苏桐忍不住出神。

    “再这样看我,我就说你勾引我了。”郗萧韶搂过苏桐,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哪有!”苏桐立马反驳。

    郗萧韶嘴角扬起,半恶劣的道:“哪里都有。”说完,还很色情的扫了苏桐浑身上下一眼。

    因为刚才的纠缠,苏桐衣服凌乱,脖颈处,一抹殷红驻留。

    苏桐脸微红,连忙进房中换好自己的衣服。

    郗萧韶吃着面,心中却是各种道貌岸然的想法,第一次应该是享受的,他要回去再好好研究研究。

    苏桐换完衣服出来后,郗萧韶已经吃完面,本以为今天妈不在家,郗萧韶会借此各种无赖,谁知道他却很正人君子的说要回去,苏桐心里觉得奇怪,但是也不好开口询问,走的时候,郗萧韶为了弥补自己今晚的克制,狠狠的吻了苏桐。

    那动作,几乎要把苏桐揉进身体里。

    看着苏桐面红耳赤,郗萧韶知道,自己接吻技术至少是完美的。

    一离开苏家,郗萧韶就立马掏出手机。

    “喂,四子”

    林萧音接起电话的时候很不情愿,毕竟他正打算某人的闯进浴室里。

    “三子,**一刻值千金,你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小心遭雷劈。”林萧音毒舌开场。

    “回答完我的问题,我就不打扰你。”郗萧韶没工夫和林萧音耍嘴皮子。

    林萧音有些张二的和尚不着头脑,“什么事?”

    郗萧韶口张了又张,还是觉得说不出口。

    “你在哪,我去找你。”

    “你别过来!”林萧音急了。

    “你在哪?”郗萧韶继续询问。

    “你别管,今晚是**时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林萧音已经听到喷头停下的声音,说明佳人已经洗好了。

    ㊣(5)“你和小秘书好上了?”

    林萧音扼腕,咬牙道:“这等情意绵绵的事情,落到你这凡夫俗子口中,简直是侮辱!”

    小高,为了捍卫我们的爱情,我正在努力。

    “难道今晚的不是小秘书?”郗萧韶露出点玩味的笑容。

    林萧音差点没扔掉电话,仿佛高小然就在身边,“你别管,总之,今晚没空!”

    说完,林萧音挂了电话,心中隐隐有些不自在。

    挂完电话后,浴室的门也刚好打开。

    火辣辣的身材不着寸缕,看得人口干舌燥。

    “萧音,讨厌,人家都洗完澡了,你还没进来。”火辣辣的美女用令人酥软的声音说着。

    林萧音一把抱过女人,直接扑到在床上。

    “没关系,一会我们可以再洗一遍。”林萧音声音含糊不清,急切喘息。

    女人热情的抬手搂住林萧音的脖颈,发出暧昧的声音。

    “萧音,怎么了?”

    见林萧音突然停下动作,女人不悦,身体的渴望正蚕食着她的理智。

    林萧音呼吸凌乱,可是看着床上的女人,却提不起兴致来。

    可恶的三子!

    给读者的话:明天,明天某人就要被某人吃了。

    啦啦,谢谢小宠、青、snow、幕幕、阿宝、浅央的支持,还有很多潜水专业户的亲,非抱住集体么么。那个,悠悠,真的要猜吗?对手指,我比较笨的说。

    141我想你了

    “乖,今晚我还有事,我先送你回去。”

    “不要,不是说好今晚在你这里的嘛。”

    听着发嗲的声音,林萧音觉得烦躁不已,“回去,别让我说第二遍!”

    见林萧音真的绷着脸,女人不屑的坐起身来,穿好衣服,砰的一声关上门!

    林萧音拿出手机,打给郗萧韶。

    郗萧韶此时正坐在自己房中,认真的研究着手中的书。

    “三子!你个混蛋!”

    郗萧韶扬起嘴角,猜到了发生什么事。

    “四子,通常这句话是女人骂男人的,而且是骂负心男人的,你这样说,别人会误会的。”

    林萧音此刻身体还带有热度,听到郗萧韶这样说,那热度顿时化成了到处乱跑的愤怒。

    “你是不是看上了我家小高?!”

    郗萧韶无语,生气的林萧音各种凌乱。

    电话里,林萧音凌乱得差不多恢复后,郗萧韶才开始说刚才没说完的事情。

    “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做什么?”林萧音眼睛一亮,“你要来公司上班?”当年的收购案郗萧韶只是无意的改了一条,就成功让对方降了1(百分号)的价,绝对是个谈判坑钱的人才。

    郗萧韶哼了一声,四子果然还不死心。

    不过鉴于他自己还有事求于人,所以郗萧韶保持该有的礼貌教养。

    一通电话很愉悦的结束。

    郗萧韶继续看书。

    林萧音继续郁闷。

    —

    “首长,夜深了,请及早休息。”连海升开口。

    聂元臻面容紧敛,“你去派人给我查查那个郗萧韶!不如动用多少关系,都要给我查清楚!”

    “是!首长!”

    聂元臻独自坐在书房中,手中的龙头梨花木拐杖坚硬的抵着地毯。

    如果郗家真的还不死心,那就不要怪他不讲情面了!

    “首长,少爷命人送了贺礼过来,还有一张拜帖。”虽然聂元臻说将聂荣逐出聂家,但是该有的尊称还是依旧保留。

    聂元臻看了那请帖一眼,冷声道:“这等不肖子孙,不要也罢!把东西给我扔了!”

    “是,首长。”

    连海升离开书房,并未真的将贺礼扔了,而是依旧锁在储物室里。

    —

    今天是首次彩排的日子,苏桐一早上就没有见到郗萧韶,正要四处寻找,就听到吴老师的喊开始的声音。

    彩排一切都很顺利,包括苏桐弹奏的钢琴的那一段。

    由于今天彩排来的人都是内部小演员,所以很少人对苏桐弹琴表现出什么惊讶来,只知道S大的钢琴果然名不虚传,这个学姐弹得很,之前没有听过应该是因为自己孤陋寡闻。

    彩排结束,已经是下午三点。

    一天没有见到郗萧韶,苏桐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在想着他。以往那个死孩子总是不请自来的在她身边转悠,今天怎么连人影都没有。

    一道钢琴声传来。

    苏桐猛然转身看去,原来是一个小学妹。

    “学姐,抱歉,我这就走。”

    那小学妹估计是被她的眼神吓到了,苏桐无奈的笑了笑。

    苏桐拿出电话,拨了郗萧韶电话。

    电话没人接。

    “小桐,怎么了?”毛苗的声音传来。

    苏桐将电话收起来,讶异道:“苗苗,你今天怎么在学校?”

    毛苗一把拉过苏桐,在椅子上坐下。

    “小桐,你说,你昨天去了哪里?”

    小桐去的地方一定非比寻常,否则阿贝怎么会进不去。

    苏桐看毛苗的眼神,只能投降,道:“我去了Y省见一个人。”

    “一天的时间能把你送过去又送回来,不用说,对方一定不简单。”毛苗有些咂舌。

    “不简单倒是真的,不过说出来你也不认识。”苏桐笑着道:“我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吗?这件事,我希望你帮我保密。”

    “你没告诉他?”毛苗已经知道了苏桐和郗萧韶的事情。

    苏桐想起聂元臻的话,心中的担忧不断加深。

    无论是爷爷还是妈,对郗家似乎都有敌意,这件事情她的确该找个机会和萧韶说说,也许可以查出两家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军区大院

    唐丝柔双颊泛红,有些羞涩的道:“萧韶,我们去哪里?”

    郗萧韶挑眉,道:“唐大小姐,我已经在知道我要去哪里了,你自便。”

    “郗萧韶!你明明答应孙带我出门逛逛的!”

    “唐大小姐如果想逛的话,找别人,我很忙。”说罢,郗萧韶发动车子,扬尘而去。

    唐丝柔愤愤的跺着脚!

    可恶!

    苏桐回到家,家里的灯居然是亮着的。

    难道是妈回来了?

    苏桐敲门。

    光芒从屋子里透出来,开门的男人嘴角扬起,“欢迎回家。”

    —

    苏桐愣愣的看着郗萧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开门的人还是他。

    “你……”

    “我想你了。”

    郗萧韶揽过苏桐,给了她一个热吻。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桐微微喘息。

    “你忘了,我有这里的钥匙。”说罢,郗萧韶拿出一钢丝示意苏桐。

    苏桐无奈的笑着拿过郗萧韶手中的钢丝,“好的不学㊣(5),尽学这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苏桐笑着道:“你现在还称不上男人吧?”

    “怀疑我?”郗萧韶搂紧苏桐,目光透着色-情味道。

    苏桐脸一红,道:“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是,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说罢,郗萧韶一把抱起苏桐,将她压在沙发上。

    苏桐看着郗萧韶,目光有些闪躲,他眼中的灼热仿佛想将她吞食一般。

    “吃饭了吗?”郗萧韶在苏桐耳旁发问。

    “吃了,和毛苗一起吃的。”苏桐有些不解郗萧韶的用意。

    郗萧韶嘴角扬起,“吃了就好,一会才有力气。”

    “什么力气?”苏桐问完,脸渐渐涨红,“你……”

    郗萧韶一把堵住那双潋滟诱人的唇瓣,舌头勾着她同自己嬉戏,口腔中的每一处都不放过,一一厮摩而过,热度在口腔中传动,随后延伸到身体的每一处,心中的柔软而躁动。

    推开衣,手揉捏着那团柔软,雪白的起伏盈盈一握,细嫩柔滑。

    轻轻捻转用力,点点酥麻的感觉让苏桐不知所措。

    给读者的话:所以……且听下回分解。

137-14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