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181-190


    181未婚妻

    看着郗济国不动声色的和唐国栋寒暄,郗萧韶嘴角露出一个笑意。

    没过多久唐国栋就说要走了,唐丝柔虽然不舍得,但是她搞不懂为什么爸突然间变了脸色,没敢说什么就跟着离开了。

    唐国栋走后,郗萧韶也打算溜走。

    郗济国道:“孙儿,今日的事情想必你也看出来了。”

    郗萧韶笑着道:“孙儿佩服爷爷所为。”

    毕竟得罪唐书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行了,你也甭给爷爷我灌迷汤,这两年唐国栋的行为已经让很多人不满,若是我郗家再帮他,到时候也是费力不讨好。”郗济国刚毅苍老的面容闪过一丝无奈。

    郗萧韶道:“爷爷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郗济国看向郗萧韶,目光凌厉,“你记住,你是我郗家唯一的子孙,爷爷一切都会给你安排好,但是你务必给爷爷争气!若是你做出什么损害我郗家的事情来,爷爷也绝不留情!”

    郗萧韶微怔,随后道:“爷爷放心,孙儿知道该怎么做。”

    快九点的时候,苏桐手机铃声响起。

    “猜猜我在哪里?”

    苏桐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这还用猜。

    “猜不出来,我要睡了。”说完,苏桐挂了电话,急匆匆的换了套衣服。

    见那房间的灯光暗下来,郗萧韶眸中闪过笑意。

    郗萧韶靠在树背上,正对着苏桐家,没过片刻,就看到一个道美丽的身影在月色下奔跑而来。

    眸中闪过玩味,郗萧韶偷偷的将自己的身影藏入黑暗之中。

    苏桐出门,找了半圈,怎么都看不到人影。

    正拿出手机,打算拨出号码。身后就被一个人紧紧抱住。

    “小姐深夜出访,难道不怕这世道不太平,遇见那歹人?”文邹邹的话语,透着戏谑的气息。

    苏桐本是一惊,但双手抱住她的那一刻,熟悉感就来了。

    “莫非公子说的歹人,就是公子自己?”苏桐笑靥如花,转身明眸初动的看着郗萧韶。

    郗萧韶看着那潋滟的双唇,眸色转暗,“是,而且是只劫色不劫财的歹人。”

    “那公子要如何营生?”苏桐打趣发问。

    郗萧韶轻吻苏桐的双唇,吐息之间,低低的笑声磁悦耳,“小姐有何建议?”

    “不如卖身如何?”苏桐轻轻回应,眉目学他轻挑。

    “……卖给小姐吗?”

    “自然不是,小姐我负责数钱,公子则负责干活。”

    “……是吗”

    “……”

    后面说了什么已经听不清楚,月色下,两道身影热情拥吻,笑声时不时响起。那面红耳赤的甜蜜,愉悦的气氛,让黑夜的压抑暗色无从下手,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

    —

    段萧明回去的时候,还未进门,就看到自家门口停着一辆颇为眼熟的车。

    他微微皱眉,本不是该好奇的事情,但是这辆车就是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已经是第三次他看见这辆车停在门口了。

    “少爷,要不要派人和您一起过去?”管家担忧询问。

    段萧明道:“不必。”

    才刚走近,那车门就打开,下来一道身影。

    “是你。”段萧明面色难看。

    伊尔修微微一笑,趁着他冷峻的面容,竟是说不出的好看魅惑。

    “你来这里做什么?”

    伊尔修靠在车门上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来这里能让我安心吧。”

    他的声音很轻,融入夜色中,竟带着温柔。

    自从两年前伊尔修的举动后,段萧明对他就是防备的。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被另一个男人这样觊觎,还有毫无喘息之地的追赶。

    “可是你在这里,我无法安心。”

    明明是斯文俊秀的人,每每面对他时,都会展露出冷色来。

    “不请我进去坐坐?你们Z国不是有句俗话,来者即是客吗?”伊尔修专门学了两年的中文。

    段萧明面无表情道:“那是对Z国人说的,我想你并不合适。”

    伊尔修笑了笑,看来今晚注定是无功而返了。

    “说得也是。”

    段萧明转身离开。

    伊尔修看着段萧明的身影,如鹰的眼眸绽放出猎物时的光芒来。

    “先生,卓凡伯爵来了电话。”车子里,卓涯将卫星电话递上。

    伊尔修接过电话,听了对方的话后,并未有什么改变。

    “这件事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利益。”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道:“的确是没有什么利益,有可能你还会失去在Z国的所有势力产业,不过,这件事和郗家有关。”

    “郗家?”伊尔修看着门口方向,眸中透出点点光芒。

    “应该说主要是郗家,另外段家和林家都会受到牵连。”电话那头,将情报一点点的散布出来。

    “你派人查我?”

    察觉到危险的气息,电话那头的人苦笑道:“表哥,这件事是祖母让我查的,不过你放心,她老人家似乎对他还挺满意的,只是这件事一定要表哥帮忙。”

    伊尔修脸上的冷色渐缓,“你要那个东西做什么?据我所知,那是用人体作为武器制作出来的,你应该不会有兴趣。”

    “表哥,我是没兴趣,但是上头的人有兴趣。他们听说这种武器杀伤㊣(5)力极大,想要拿一些过来研究。军事方面的事情你比我清楚,其中的利益就不用我给你解释了。”卓凡有些无所谓,反正这等有违上帝指令的事情又不是他让人做的。

    “我再回复你。”说完,伊尔修挂了电话。

    窗旁,见车子离开,段萧明才松了一口气。

    以他的身份,他应该无法再Z国久留,近期应该机会回国,只要避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

    第二天一早上的课程上完后,苏桐在办公室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有些走神。

    “小桐”

    李明天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苏桐的思绪,紧蹙起的眉头松下。

    “有一个学生说是人文学院的,要找你。”

    苏桐不解,人文学院的学生找她做什么。

    “李老师,我和苏老师有话好说,你先出去好吗?”女子的声音很硬,带着些许高傲,让人有些反感。

    苏桐认出了眼前的人,开口道:“不用,有什么话你说吧,李老师不是外人。”

    唐丝柔嘴角勾起一次嘲讽,道:“是啊,既然你敢做,应该也就不怕被人说了。”

    “我想我不认识你。”顶多是有一面之缘。

    “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唐丝柔,是萧韶的未婚妻。”

    182桐桐吃醋不好惹

    苏桐抬眸,看向唐丝柔。

    唐丝柔本以为她的神情至少会有片刻的变化,但是没有,她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那眼神有些嘲讽。

    李明天本也是担心的,但是此刻放心了下来。

    “你是萧韶的未婚妻?”苏桐询问,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再说无关的人。

    “不错!”

    苏桐笑了笑道:“萧韶身边的人我都知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一个未婚妻?难道是他忘了,或者说连他身旁的人也忘了?”

    唐丝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信不信由你,即使萧韶不承认又怎么样,你以为郗家会接受你这样一个家世不清不白,想攀龙附凤的女人吗?!”〆糯~米*首~發ξ

    苏桐很想告诉唐丝柔,她一个贵小姐,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泼妇。

    “我还有事,如果你喜欢萧韶的话,你可以去追求,不过请不要来烦我。”苏桐说完,真的自顾坐下来继续晒太阳。

    听到这句,李明天忍不住想笑,但是碍于唐丝柔在眼前,没有笑出声。

    “你……”唐丝柔找不到什么可以说,最后只能道:“你果然像小雪说的,是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提到林雪的时候,苏桐的眉目微不可闻的皱起。

    唐丝柔离开,重重的啪的一下子关上门!

    “小桐,没事吧?”李明天关心询问。

    苏桐摇摇头,这种戏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无所谓。

    李明天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小桐,你有没有考虑过……”

    “恩?”

    李明天没有看苏桐,“也许,萧韶并不适合你。”

    苏桐没有出声,转头看向窗外的阳光。

    “我是说真的,”既然都开口了,索说全了,“他毕竟跟我们不一样,他是天之骄子,想得到什么都可以,也许,他现在是喜欢你,但是以后呢,他比我们都小,必定会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是小桐,你应该能看得明白,你们……也许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苏桐在想,如果不是顾及她会生气,李明天估计连最后的也许两个字都不会加。

    不过他考虑得没错,因为她真的生气了。

    “明天,多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没有人看得比我清楚,今天的话我以后不想再听到。”

    苏桐站起身,阳光晒久了,就让人想睡觉。

    “我出去走走,你忙吧。”

    说完,苏桐开门离开。李明天则颓废般的坐下去,他败得体无完肤。

    郗萧韶正要去办公室,迎面就看到一道身影走来。

    “萧韶!”唐丝柔没想到居然会遇到郗萧韶。

    郗萧韶将自己的不耐烦表现得很明显,“有什么事吗?”

    “没有,”唐丝柔语气不像以往的霸道,“我想问你,有没有空……”

    “你刚才去了哪里?”郗萧韶目光不善。

    “我、我……”

    郗萧韶冷声道:“你去找了桐桐?”

    “是,我不只是找她,我还告诉她,我是你的未婚妻!”为什么萧韶那么讨厌!

    郗萧韶冷嘲道:“唐小姐,这种无聊的话,以后你还是别说出来了省得丢脸。”

    “站住!郗萧韶,你难道不想知道,刚才苏桐听完我的话是什么反应吗?!”

    郗萧韶目光微瞥,无所谓道:“不就是个笑话吗?听完还能有什么反应?”

    唐丝柔怔住,阳光透过来,照在他脸上。半场的发丝桀骜,耳朵上的蓝色光芒夺目,俊美的面容依旧很吸引她,但是却又有些遥不可攀。

    “郗萧韶!你们最好不要分手,否则就不要怪我趁虚而入!”说完,唐丝柔气呼呼的走了。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对我说的?”苏桐的声音疑惑的传来。

    郗萧韶笑容扬起,“你都听到了?”

    苏桐耸肩,道:“听到了一半,看到了一半。”见他双眸含笑的看着她,她又加了一句,“被人表白的感觉不错?”

    郗萧韶想了想,慢悠悠的道:“被人吃醋的感觉不错。”

    苏桐转身,“不就是听了个笑话,我有什么醋可吃的。你的未婚妻跑了,还不赶紧去追。”

    糟糕,苏老师不高兴了。

    郗萧韶快步走上去,连忙赔笑,想着逗佳人欢心。

    “桐桐,今天下午没课了对吧?”其实郗萧韶比苏桐清楚,不过没话找话才是关键。

    苏桐不理。

    “下午我们回家吧?”

    苏桐睨了他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死孩子一定是居心不良。

    “下午我要回家陪妈。”

    “我跟你一起回去?”

    “……好。”终究是不忍心拒绝。

    纵然郗萧韶想得美美的,苏桐也纵容,但是世事无常,谁又能知道蒋槿澜那么不凑巧的也刚好去看望苏启兰。

    两人见面本来就称不上和谐,再加上上次共同见山本太郎的事情,更是加大了间隙。

    蒋槿澜自问修养良好,但是求爱之路哪里管得了什么修养。

    苏桐和苏启兰说着话,两人却在沙发上默不作声,互相虎视眈眈。苏启兰看这两个孩子的样子,感慨自己女儿的同时,也不禁好笑的发现,槿澜这孩子倒也不是一直那么沉稳。

    快到晚饭的时候,苏桐站起身,去准备晚饭。

    ㊣(5)郗萧韶和蒋槿澜同时站起来。

    “蒋先生,你的西装不合适吧?”

    蒋槿澜是路过来的,本没打算待多久,但是现在却连晚饭都打算留下来吃了。

    蒋槿澜脱下西装外套,挽起袖子道:“没关系,现在干洗很方便。”

    苏桐笑了笑,不出声。

    两人一同进了厨房,虽然郗萧韶这段时间帮厨有了长进,但是还是和蒋槿澜没法比。

    不过片刻,郗萧韶就满肚子酸水的发现,本来三个人的厨房变成了两方阵营。他独自洗着菜,那两人一个做菜,一个择菜,笑声不断,合作不断!

    郗萧韶不甘的踱过去,却被苏桐冷眼一瞥,“菜洗好了?”

    “快了”郗萧韶露出迷人好看的笑容。

    苏桐无视,“刚好,槿澜也弄好了,你把这些也洗了。”

    蒋槿澜看着郗萧韶,眼中带着胜利者的姿态。

    郗萧韶不打算接过,却被苏桐双眸一瞪,乖乖的接过去一旁继续洗菜。

    给读者的话:

    今日更新完毕!

    183小别扭怡情

    整个做饭过程,郗萧韶都有哀怨又不满的眼神看两个人。

    蒋槿澜自是不用说,心情愉悦。

    苏桐则比较无奈一些,最后快做好的时候,主动把一个菜递给蒋槿澜,让他帮忙端出去。

    蒋槿澜一走,郗萧韶立马凑过来,“不许你跟他那么近!”

    苏桐笑了一下,睨着道:“怎么,就许你有未婚妻,不许我有男亲密朋友?”

    “她……”

    “小桐,这个菜也端出去吗?”蒋槿澜回来温柔含笑的询问苏桐。

    苏桐点头,顺便拿起一个菜和蒋槿澜一起出去。

    郗萧韶咬牙,对蒋槿澜的不满几乎达到了最高点。

    见苏桐先进来,郗萧韶拿了一道菜到门口,朝她笑了笑,然后堵着她身后跟着的人,将菜递给他。

    “蒋先生,麻烦你把这个菜端出去。”

    蒋槿澜道:“这道菜萧韶端合适,我可以端其它菜。”说罢,打算侧身。

    两人身体碰上的那一刻,都想起对方是势均力敌,如果硬拼硬的话,谁也捞不到好处。

    “给你。”郗萧韶开口。

    蒋槿澜知道再对峙下去,身后苏启兰只怕都要看过来了,微微皱眉后接过那盘菜。

    苏桐见两人的样子,满脸都是黑线。

    郗萧韶走回来,接过苏桐手中的汤,赔笑道:“桐桐,还生气呢?”

    苏桐早就不气了,只不过刚才是逗弄一下郗萧韶,不让他那么得瑟罢了。

    “你不要总和槿澜过不去,”见郗萧韶打量她,苏桐又道:“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永远只是普通朋友?”郗萧韶眉开眼笑的发问。

    苏桐咬牙,不甘道:“是啊,你还不把汤端出去!”

    “也是,你都是我的人了,想跑也跑不掉。”说完,很色情的打量了苏桐一眼。

    “小心!汤!”

    “小桐,怎么了?”厨房外,苏启兰的声音传来。

    郗萧韶拿着抢救回来的汤,没等苏桐回答就出了厨房,面目春风。

    “槿澜,来多喝点。”

    听到郗萧韶说这一句,蒋槿澜和苏桐都看向他。

    郗萧韶笑着道:“尝尝桐桐的手艺,很不错的。”

    苏桐在桌底下狠狠的踹了郗萧韶一脚,蒋槿澜则不动声色的掩下眸中的暗色和不悦。

    郗萧韶眸中含笑,余光见苏启兰没有什么表示,才将笑容全然释放了出来。

    苏桐也很讶异于妈的态度。

    见苏启兰仿若未闻,苏桐因擅自把郗萧韶带回家的不安也放了下来。

    “妈,来,吃一下这个菜。”苏桐夹菜给苏启兰。

    苏启兰看了苏桐一眼,心中叹了口气,含笑吃下。

    如此,如果郗萧韶再不懂就真的是傻瓜了。

    “阿姨,这个菜是桐桐最拿手的,你试试。”

    郗萧韶话刚说完,又被苏桐狠狠的踹了一脚。这菜是她最拿手的还用他给妈提醒!

    “吃饭。”苏桐又小心翼翼的看了苏启兰一眼。

    郗萧韶俊美的脸上尽是笑容,也不介意自己被佳人连踹两脚,口中吃着白米饭,不夹菜悠然的总结道:“哦,阿宝我知道了,你是故意骗大人的。”

    “……”

    毛苗觉得她还是回归人类世界怀抱比较好,“小桐,你过段时间有没有空啊?”

    苏桐将资料锁好,笑着道:“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打听到镇灵石的消息了在浔阳,我想过段时间去,但是没有人陪我,小桐,你能不能……”

    “等等啊,我接个电话。”苏桐笑靥如花,接起电话。

    “喂”

    “在哪?”郗萧韶此时正坐在苏桐的办公室,俨然是半个主人的样子。

    “在宿舍呢,我回来拿点东西,中午打算吃什么?”苏桐主动开口。

    电话那头想都没想,直接道:“吃你。”

    “那就是不用吃了?”苏桐含笑,等着电话那头的人改变主意。

    郗萧韶站起身,笑眯眯道:“我们去契阔斋,最近出了点新品,我去接你。”

    “好,我在宿舍。”

    挂完电话,苏桐看向毛苗,“苗苗,你刚才说什么?”

    毛苗叹了口气,重友轻色的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就跟阿贝和阿宝一样飘渺。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于是,不卡文的人生真**~~

    187爱做的事+苏崇国

    契阔斋并没有去成,因为苏桐觉得他们该正式学会过日子,于是两人一起去超市买了菜,回了那间幸福小公寓。

    因为这几天的事情,所以卫生都没打扫。

    一进门,苏桐就开始指挥,纵然郗萧韶很哀怨于自己什么都没吃到,但反抗无效。

    打扫完卫生,两人吃完饭后,郗萧韶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把某人拐进房。

    不能怪他**熏心,是他已经禁欲很久了。

    这段时间两人都是两边跑,很少有时间温存,郗某人早就心猿意马了。更何况是现在,苏桐靠在沙发上,发丝微微有些绫乱,手中拿着本杂志似乎看得津津有味。

    因为是家里,所以苏桐将外套脫下,此时看起来只着了衬衣。

    淡色的衬衣,往往有致命的效果。

    郗萧韶慢慢靠近苏桐。

    “做什么?”还没完全靠近,苏桐就抬头看向他,微微皱眉。

    郗萧韶自然地坐过去,道:“下周三有没有空?”

    “怎么了?”

    郗萧韶有一下没一下的拂着苏桐的发丝,“我爸妈要回来。”

    苏桐拉回自己的头发,“恩,你自己去吧,周三上下午都有课,我不方便离开。”她看似拒绝得自然,其实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周三的话,她真不知道有什么借口可以说她不想去。

    郗萧韶想了一下,的确是,也不纠缠,“那好,下次吧,过段时间我再让你见他们。”

    苏桐恩了一声,继续低头看杂志。

    郗萧韶将一旁的外套拿起来放远,然后从自己的外套中拿出一样东西来。

    见郗萧韶一直不安分,苏桐皱眉看了一眼,郗萧韶回以纯洁无比的笑容。

    苏桐收回眼,心里一咯噔。

    当即站了起来。

    “桐桐,想去哪?”郗萧韶眼尖的拉住苏桐的手。

    “我想起来厨房还有点东西没收拾,我去看看……”

    郗萧韶抱住苏桐,抬手繲开她一个纽扣,声音微哑,“是吗,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不用……”

    “那不去了好不好?”

    “恩……”

    郗萧韶一把将苏桐抱起,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眸光潋滟,唇辬轻咬,解开的扣子惷光乍现。

    “我们今天来点新鲜的。”郗萧韶轻咬苏桐耳垂,低沉的嗓音溢出潜藏的慾念。

    苏桐微颤。

    实际上,没有哪次不是新鲜的。

    手紧紧的抓住郗萧韶的手臂,双眸含着嗔怨,她真的很怀疑他说的第一次是不是真的。

    郗萧韶轻咬着苏桐诨圆的粉嫰,“要不和上次一样……也不错。”

    苏桐裑子一颤,点点异样占领每条神经。

    郗萧韶一首轻抚这梃立的焉红,声音沙哑,“原来苏老师喜欢上次那样,学生必定服务到底。”

    “别……不要……”苏桐猛的坐起身!

    郗萧韶固住苏桐的腰,不让她躺下。一个动作来到她褪间,柔软的舌头开始攻城略地。

    点点吮喺的声音让人羞得无法自以,苏桐咬唇,却还是按捺不住申訡。

    “让我进去……”

    声音传来,手掰开那要紧紧合在一起的双褪。

    极致的感觉几乎要令她窒息,苏桐再也按捺不住,双手紧紧的捧住郗萧韶的头,主动将自己的滣舌送上。

    在他口中,尝到了令她羞耻的味道。

    却比刚才更能让她接受。

    郗萧韶扶着苏桐躺下,不大的沙发上,他在下,她在上。

    手指轻点,在女子身上游荡。

    苏桐用力的吻住郗萧韶,身子贴紧他,不让他的手指四处捣乱。

    “嗯……”褪间,有东西在磨蹭她。

    手指绕过后背,一点点向下。

    看到苏桐眸中的惊慌,郗萧韶唇角勾起,另只手抬起,将她和自己贴紧得更加完美。惷齿交缠,所有的喘息都带着热度。

    到最后,苏桐的身子自发难耐的磨蹭着郗萧韶。

    “……说出来,我就给你。”

    苏桐有些意乱情迷,身上的衬衫早已掉落在地,套裙被人拉起,眸光带水,迷离渴望。

    郗萧韶躺在她身下,少年身子白皙伟岸,眉目间带着不易察觉的魅惑,半长的发丝因为渴望隐忍而有些湿,喉结吞咽上下滑动。

    “坏学生。”苏桐微微抬起自己的身子,将那东西慢慢晗入。

    郗萧韶从喉底溢出一道畅快的声响,看着身上的人,眸色愈发暗中,口中本要说出的调侃戏谑轻薄都无暇顾及。

    “啊!”

    一个不防,在睁开眼,已变成她在下,他在上。

    “我来……”

    在这之后,无论郗萧韶说什么,苏桐都无法再回应。脑海中,最清醒的只剩下这两个字。连本来打算好的盘问,都被过快的快感吞噬掉。

    两人汗水淋漓,喘息声此起彼伏,歓好的声音让人面红耳赤。

    沙发上,两人彼此交缠,已经分不清楚这一次的开始到底是谁引导的。郗萧韶靠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扶着苏桐的腰。

    混乱之见,苏桐仿佛看到郗萧韶耳朵上的蓝宝石闪过一点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

    “萧……韶……你的……耳朵……嗯……”

    “苏老师的另一张嘴真厉害……”郗萧韶按下苏桐,眸㊣(5)中慾念深重,垂眸之下点点暗色闪过。

    苏桐并没有察觉到郗萧韶的变化,只知道下一刻又是狂风骤雨,让她无暇再思考其它。

    许久之后。

    看到怀中的人昏睡过去,郗萧韶将她抱起进洗手间,小心仔细清洗。

    放到床上后,从床下的一个格子里取出一颗药,渡了过去。

    手轻抚这苏桐的额头,等药效起作用后才穿好衣服,打开公寓的门出去。

    门关上,床上的人沉沉睡去。

    郗萧韶刚出小区,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郗萧韶坐了上去。

    “黎叔,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情况?”

    “恩,上次你问我的那句话已经有线索了,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黎叔慎重开口。

    郗萧韶靠在座位上,仿似无意的道:“没想到连这个地方,黎叔也能查到。”

    黎叔睁开眼,眸色微敛。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东西除了能反监听外,还能时刻知道我的行踪,对吗?”郗萧韶笑着,但是眸色冷戾。

    “这是组织上的安排,也是防止你们出现危险。”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组织还会不断有人消失?”郗萧韶面色转冷,“我不喜欢有人跟踪我,无论是谁,都不行。”

    “其它事好说,这件事我做不了主。”黎叔开口。

    郗萧韶靠在坐背上,“那好,我想向黎叔打听一个人。”

    黎叔脸色一僵。

    “苏崇国”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188噩梦来袭

    郗萧韶本来就不打算纠缠追踪器的事情,毕竟黎叔说得的确有道理。

    看来黎叔的表现,看来名字他并没有记错,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

    “我不认识这个人。”黎叔开口。

    郗萧韶笑了笑,闭上眼睛假寐。

    既然肯定了有怎么一个人,他就有办法能找到蛛丝马迹。

    —

    山本太郎接到林雪电话的时候,没想到会这么快。

    原以为以林雪心高气傲的样子,至少会再过一段时间。这所谓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面上装得再怎么冷漠,内心也还是渴望的经不提撩拨。

    两人约在了诺亚方舟。

    林雪去诺亚方舟的路上,内心尽是犹豫,手中的手机拿起来又放下,最终还是决定打一个电话给秦萧扬。

    或许,他今天只是开玩笑的。

    林雪拿起手机打过去,电话关机。

    内心燃起的希望瞬间被黑暗吞噬殆尽,只是依旧是不甘,她不信萧扬会这样对她。

    拿起包,林雪拦了辆车回家。

    诺亚方舟里,已经过了九点半了依旧没有看到林雪过来,山本太郎本事柔和的目光渐渐染上了冰霜。

    林家

    林雪走到门口,看到了熟悉不过的一辆车。

    这辆车是萧扬的,他真的来了。

    林雪浑身颤抖,他真的来和爸妈说要接触婚约的事情了!只觉得嘴巴咸咸的,她抬手一,眼睛正往下流着泪水。

    慌忙拿起包里的纸巾,将眼泪擦拭干净。

    她要进去,她要进去,进去了就有希望,一定有希望的。萧扬一直很疼她的,不会对她那么狠心的,她以后要怎么面对身边的人。

    走到家门口,钥匙快要上时,林雪猛的缩回自己的手。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的梦想彻底的破灭了,手腕上的那个伤仿佛还在作痛,即使是她死,他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林雪一步步的走出自家院子,看起来失魂落魄。

    林雪无意识的走着,手中的手机一直响,她知道不会是萧扬。一想到回去后,要面对爸妈的场面,她就忍不住想尖叫。

    仿佛整个世界都轰然倒塌了,最后一个跟柱子正无情的悬在她头顶,等着将她灭顶的那一刻。

    “小姐,需不需要人陪啊?”

    这一条街平时过十点就没人了,现在都十一点了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一个美女。看那身上的穿着,还有手上的包,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真是让他们兄弟几个赚到了。

    林雪听到声音,抬头,发现有三四个混混正朝她靠近。

    “你们滚开!”林雪冷声开口,她居然不小心走到这种破烂的巷子里。

    “呦,小姐脾气还不小。”

    “是啊,看这衣服,怎么,是有钱人吧?”

    “哈哈,我们兄弟还没玩过有钱人,不知道这滋味会不会比婊子好?”

    “试试不就知道了。”

    “……”

    听着几人的交谈,林雪心中厌恶到了几点。凭这等垃圾也想碰她,做梦。

    “哼,我劝你们最好别碰我!否则要你们好看!”

    “要我们好看?”

    “哈哈,我们现在就要你好看!拖走!”

    三个人上前,手被两人潜质着,还有一个男人抱起她的腿,刚想喊,口中就被一个臭烘烘的补堵住。

    林雪想吐,那堵住她嘴巴的东西正散发着恶臭。

    “这可是我们兄弟刚才办完‘事情’用的,你就好好尝尝吧。”

    “哈哈!”

    林雪一直挣扎,但是一个人怎么敌得过三个男人的力气。她心中开始慢慢着急,眼中的泪水不断的落下,萧扬,救我。

    “呦,哭了!”

    “这皮肤还真是水嫩,比那婊子好太多!小强,你来看。”

    猥琐的笑声,恶心的抚,就像梦靥一样不断的传入林雪耳中。身上的衣服被撕开,布料破碎的声音让她的心也跌入了寒潭。

    不行,不可以!

    救命啊!

    “啊!”

    身子被侵入的那一刻,林雪睁大眼睛,眼角一颗泪滑下,双眸失去神采。

    萧扬,你在哪里。

    你快来救我。

    一个人发泄完,另一个人又上。

    林雪起初还无动于衷,可是后来,身下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挣扎,但是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那肯罢休,两人将她的脚拉开,强行占有。

    “妈的!这么快就昏过去了!给她一颗药,我们兄弟三人还没享受呢!”

    “这千金小姐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妈的!老子今晚算是赚够本了,以后那婊子要是敢再说老子,老子就干死她!”

    林雪只觉得口中似乎被人塞入了什么东西,隐约明白那是什么,忍不住想呕吐出来,但是一人紧紧的钳制住她的嘴巴。

    “啪!”

    一巴掌煽过去,林雪惊恐万分,口中的药也瞬间入喉。

    “给老子好好躺着!”

    看到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目光,林雪知道他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本就没有人。

    林雪恶狠狠的等着那个男人,仿佛要将他的样子永远记住。

    被一个女人这样看着,尤其是在黑夜,那双眸透着深深的恨意和绝望,那么多年来他遇到过很多次这种眼神,但㊣(5)是却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让他觉得有些不安的恐惧。

    “草!把她的眼睛给老子蒙起来!”

    眼睛蒙上的时候,林雪彻底的绝望了。

    她紧紧的握紧自己的拳头,只要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所有辜负她的人都尝遍这绝望恐惧的味道!

    秦萧扬,我做鬼也会缠着你!

    还有这四个人,她一定一定要报仇!

    “你给老子放轻松一点!”

    强行的挤入,那痛彻骨的感觉让林雪身子一颤,湿热的感觉顺着褪间流下,,鲜血淋漓。

    身上的人还在抽动,林雪放弃了挣扎,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无边黑暗中。

    她恨这命运的不公,她要让那个这痛刻入灵魂,她要所有的这些都千百倍的还给所有欠她的人!

    “放了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微弱的声音在男人冲刺间传来。

    “放了我……只要让我活下来,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苍白的脸色,眸光幽冷,宛如夜叉。

    给读者的话:

    听说留不了言?好吧,不是亲们不留言,是留不了言。脑补一下,生活真欢快~(╯)╭

    189她……真的不要了

    “放了你,你做梦!”

    男人疯狂的冲刺,笑声让林雪几乎崩溃,什么都没了,真的彻底什么都没了。

    一阵拍掌的声音传来。

    四人中的一人拿起灯光找过去,是一个长得极美的男人。

    “原来是个小白脸,早知道有你,我们就不要这个女人了。”一个男人开口。

    眼前的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肤质看起来都比女人好,这男人的味道他们早就想尝尝看了。

    山本太郎眼眸微抬,揉揉一笑道:“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见。”

    “还想英雄救美耍酷啊!哈哈,给我把他也拖过来,今晚老子真是走大运了!”

    林雪听到声音转头无意识的看了山本太郎一眼,微微一笑,便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前,林雪只有一个念头,她活了,她要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下地狱!

    三个人上前,那等在远处的人只听几道骨头断裂的声音,随后整个乌黑的小巷遍陷入寂静。

    那骨头的响声在黑暗中带给人无数的惊悚,站着远处的人面露恐惧,慌忙跪下。

    “大哥,我错了,这个女人不是我们的错,是有人花钱要我们兄弟几个今晚守在这里……啊!”

    手臂被人折断,哀嚎声让远处的狗都忍不住吠了起来。

    山本太郎迅速拉扯过男人,随后一个动作,干净利落的弄断男人的颈骨,男人死不瞑目。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今晚的所为,竟然会再来杀身之祸。

    山本太郎抱起林雪,嘴角微扬。

    既然是他看重的东西,自然是要断其双翼,折其双腿,让她只能依靠他。

    想到这,山本太郎柔柔一笑,脱下身上的外套替怀中抱着的人盖住。

    他很期待她醒来的样子。

    —

    晚上,郗萧韶回来的时候,苏桐还在睡梦中。

    那个药是他从基地里拿来的,是专门研发的,可以让人昏睡五个小时,但是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也无法从血中检测出来。

    郗萧韶摘下耳垂上的东西,然后上床,手还未搂过苏桐,就见她自发的靠近躲进他怀里。

    “小懒猪,该醒醒了。”郗萧韶捏着苏桐的鼻子,想将她叫醒。

    苏桐睡梦中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郗萧韶的手,蹭着他的一处,继续睡觉。

    药效该过了才对,担心会有什么影响,郗萧韶微微皱眉。

    “桐桐,再不醒来我可就吻你了。”郗萧韶咬着苏桐耳垂,低低开口。

    身子一颤,苏桐闭着眼,没有醒来。

    郗萧韶从额头开始一点点亲吻,在唇间时,狡黠的眼眸透过异样的光芒,“难道是太累了?这可怎么好?”

    郗萧韶将苏桐抱起,看着她双眸上的睫毛轻颤,嘴角微微勾起。

    “来,喝点水。”

    说完,郗萧韶喝了一口水,就着苏桐的口渡过去。

    可恶,这个死孩子,非得那么急么!

    苏桐心中不满,直接带动了喉部的微动,忍不住的咳了一声出来。

    原来桐桐真的醒了。

    郗萧韶不动声色的放下水杯,扶着苏桐让她小心躺下。

    苏桐躺下后,暗暗盘算着她一定要装睡到底,绝对不能给这个孩子呈兽的机会。响起下午那场让人脸红心跳的运动,她至今都觉得腰酸无力。

    正当苏桐要安心睡去的时候,察觉到郗萧韶又走进房来。

    “瞧你,都睡出汗来了。”郗萧韶轻抚苏桐的脸。

    苏桐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替她擦汗而已。

    “把衣服也换了吧,不然湿了对身体不好。”郗萧韶自然自语,如果有人看着的话,定然会毫不费力的看到他眸中闪烁着的犹如狐狸的光芒。

    苏桐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就是不放开。

    郗萧韶轻轻用力,结果苏桐不动。

    “既然上衣换不了,那就从裤子开始吧。”说罢,郗萧韶的手真的要一下去。

    一只白皙的手将他的手握住。

    “你……”

    郗萧韶笑着道:“桐桐,你醒了。”

    “……是啊,刚醒。”

    郗萧韶收回自己的手,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饿了吗?”

    苏桐老实点头,她们晚饭都没吃,饿是一定的。

    “我买了点东西回来,我们先吃吧。”说完,郗萧韶自然而然的替苏桐将衣服整理好。苏桐浑身别扭,不过基于郗萧韶的表现,她虽然脸红却没有拒绝。

    如果能一直这样,其实也不错。

    苏桐嘴角忍不住翘起。

    不过起身的时候,动作一大,随即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我抱你。”

    郗萧韶将苏桐打横抱起,苏桐手勾着他的脖子,面容含笑。

    “我在小区附近买的,听说味道不错,你吃吃看。”

    郗萧韶将刚才喝了一半的水放在桌上,推过去给苏桐,然后等着苏桐尝试一口。

    苏桐吃了一口,酥嫩的**入口,的确是很不错的味道。

    “你也吃吃看。”苏桐将一块递到郗萧韶面前,见他不动后,打趣的撕了一口喂他。

    “桐桐,来,多喝点水。”郗萧韶劝着。

    苏桐道:“你也喝点。”只顾着她喝水,他自己都没喝。

    郗萧韶似笑非笑的道:“你确定?”

    “这有什么好不㊣(5)确……”苏桐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身体内点点燥热开始冲上来,头顶还是有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郗萧韶连忙走过去,扶住苏桐,“桐桐是还没睡醒吗?”见她手中的东西吃得差不多,郗萧韶将他们放下。

    “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休息吧。”

    苏桐美眸不甘的瞪向郗萧韶,但是此时她浑身燥热,本就来不及找他算账。

    “你……”

    “恩,我怎么了?”郗萧韶轻吻着苏桐。

    苏桐本想挣扎,但是在抬眸间,却仿似看到了身上男子眸中的不安和动荡。

    “我有些累……轻点……”

    郗萧韶心底怔住,面上含笑轻佻,“你躺着就好,力气我来出。”

    听到这句,苏桐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死孩子。不过她没来得及想更多,因为郗萧韶给她的药居然是增加感觉敏感度的,该死,他的技巧非得学得那么到位吗?

    迷迷糊糊间,苏桐听到郗萧韶自言自语,“这个姿势不好,需要改进。”

    她不要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190于情,不想你去。

    迷迷糊糊的,林雪醒来。

    睁开眼,天已经大亮。

    有片刻的迷茫,这里不是她家。林雪动了一下,身下的抽疼提醒她昨晚的梦靥。

    脸顿时煞白,满眼惊恐。

    “啊!”

    听到尖叫声,一个人推开门进来。

    “小姐,您醒了。”

    林雪拿起被子,慌忙遮住自己的身子,“出去!出去!出去!”林雪脸上还留着泪痕,此刻她浑身赤倮,男人居然就这样直接进来,而且目光也毫不回避。

    山口南一并未立即出去,他只听从少主和主上的命令。

    “既然小姐醒了,属下这就去叫医生过来,小姐稍等。”

    等门关上,林雪慢慢的打开被子,无论哪一处都是伤痕,这些丑陋的伤痕提醒她身子的不洁。

    这里是哪里?

    是谁救了她?

    为什么要救她!

    林雪心如死灰的站起身,将床旁的一个瓷瓶摔碎。

    绝大的响声,却没有任何人进来。

    林雪拿起一片碎瓷片,伸出手腕,那上面还有上次的疤痕。林雪狠狠的割下去,手腕割破的瞬间,她的双眸处的神经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实现渐渐模糊,眼前有片刻的黑暗。

    她不想死。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林雪微弱的声音喊叫,“救我,求求你救我。”

    “没想到你会寻死,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她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她只知道这道声音很温柔,能让她安心。

    “少主?”

    山本太郎见林雪晕过去,微不可闻的蹙眉,对着医生道:“救活她。”

    那医生听到命令,立马指挥人开始实施抢救。

    一个小时后,医生都离开房间。

    “蠢女人!”山本太郎有些厌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林雪。

    “最好给我点惊喜,否则我就将你送回家。”轻柔的声音在林雪耳旁响起,让她即便是在睡梦中也忍不住出声。

    “不要!不要!”

    山本太郎起身离开,柔的脸上看起来尽是厌烦的神情。

    —

    “怎么了?”见郗萧韶接完电话就颇为严肃,苏桐关心询问。

    “小雪失踪,已经快一天了。”

    苏桐皱眉,“怎么回事?”

    郗萧韶搂过苏桐,道:“萧扬要和林雪解除婚约。”

    苏桐讶异的看着他。

    “那天姑姑来找你,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估计他这两天就能收到郗画梅的消息。

    苏桐道:“萧扬真的要和她解除婚约?”这件事可大可小,萧扬一向不是那么冲动的人。

    郗萧韶惩罚的咬了苏桐的耳垂一下,不满道:“这件事和你无关。”

    轻微的疼痛让苏桐蹙眉,不满的捶了郗萧韶一下。

    “你不会还在吃他的醋吧?”

    “哼”

    “小孩子!”苏桐道:“我只是觉得萧扬不会那么冲动,这样做对他来说并没有好处。”

    郗萧韶撇撇嘴,“谁说没有好处。”

    “有什么好处?”

    “你真的不知道?”郗萧韶一把将苏桐压在树上,身后的阳光都被他挡住,眉目轻佻,“他的目的还不明显?”

    见郗萧韶看着自己,那双眸中隐隐还有怒意,苏桐忍不住笑了起来。

    “喂,你不会说是为了我吧?”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也希望不是。”郗萧韶不满,如果萧扬真的为了桐桐解除婚约,即使桐桐不会和他在一起,也一定会记住他。

    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很不爽。

    “你想多了你!”苏桐笑着打趣,“对了,林雪失踪了,现在大家一定很着急,你在这里不要紧?”

    郗萧韶戏谑道:“你希望我也一起去找?”

    “于理你是该去。”

    “那……于情呢?”

    苏桐别了他一眼,少年身后的阳光洒下,俊美的面容透着光芒,摄人心弦,耳微微发烫。

    郗萧韶道:“这件事是萧扬惹出来的,他自然会处理。现在多我一个不多,我去了用处也不大。”

    苏桐别开眼,声音有些小小的别扭,“我可没不让你去。”

    “恩,是我自己不去的。”说完,郗萧韶轻笑出声。

    苏桐低头咬牙,脚下狠狠的踩了郗萧韶一脚!然后逃出梧桐林。

    郗萧韶龇牙咧嘴的看苏桐抛开,看着手机,笑容缓缓敛起眉头微皱。

    回到办公室,李明天已经在了。

    “小桐,回来了。”

    “恩”

    见李明天埋头不知道写着什么,苏桐道:“今天学校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你是说研究生部的林雪失踪吗?”李明天扶了扶眼睛开口。

    苏桐微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消息大家都知道了。”

    李明天回以笑容,道:“恩,差不多都知道了。说是她昨天从学校离开后就没有回去,林家已经派人来了学校好几趟了,都没有消息。”

    苏桐道:“关于她失踪有没有什么说法?”

    “看来我猜得没错,就知道你一定会问她。”李明天见苏桐愕然,又自顾道:“毕竟萧韶、萧扬和林雪的关系都不错,你是替他关心吧。”

    苏桐笑了笑,“是啊。”

    “没有听说有什么原因㊣(5),不过大家猜是因为感情,但具体是什么就无人知道了,反正这件事轮不到我们……不好意思,如果你想知道这件事的话,最好还是去问萧韶。”李明天笑得有些不自然。

    “谢谢。”

    见气氛有些僵,苏桐站起身,道:“刚才吴教授找我,我过去看看。”

    “恩”李明天不冷不热。

    苏桐有些尴尬的走出去。

    看来林秦两家将解除婚约的消息封锁了起来,苏桐走到走廊上,无意识的看着下面,这件事希望不是萧韶说的那样。

    苏桐叹了口气,正要走,看到林下站着两个人。

    是萧韶和聂思圆,他们似乎在说什么,萧韶紧紧皱着眉。

    两人说的应该是林雪的事情。

    毕竟他们一起长大,萧韶虽然面上不在意,内心必然也是担心的。

    刚见萧韶拿起电话,她手机就响了。

    “喂,怎么了?”

    “中午我和木北他们有点事要出去,不能陪你了。”

    苏桐眸中闪过暗色,道:“好啊,没关系,刚好我手上还有事情没做完。”是她任了。

    “恩”郗萧韶心中微叹,他不想瞒她,“你可以问我去做什么。”

    听到这句,心中的点点暗色吹散。

    苏桐微微一笑,故意用不悦的语气很酸很酸的道:“不用问,自然是去找人了呗。”


181-19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