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221-230


    221苏启兰+聂荣

    “小桐”聂荣下车。

    面对起来并没有想象的困难,见聂荣脸上透着谨慎,苏桐道:“找个地方说话,好吗?”

    看来今天是注定要晚到了。

    聂荣见苏桐并没有上次的冷漠和抵触,脸上当即露出笑容,道:“好。”

    因为苏桐还要回学校,所以两人并没有去多远的地方。

    “小桐,你妈的身体怎么样了?”

    “不太好,”苏桐并不打算隐瞒,“不过最近稳定了许多,暂时不用担心。”

    聂荣此时年过半百,也是商场上的人,每次面对苏桐时却都有些局促,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

    “昨天你生日,”苏桐先开口,“抱歉我没有过去。”

    “没关系,你还记得爸就很开心了。”聂荣笑容尽在脸上。

    苏桐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我和妈过得挺好的,你真的不必这样。”

    提到苏启兰,聂荣的笑容就有些黯然。

    “小桐,是我对不起你妈。”

    “都过去了,我妈不会怪你的。”

    聂荣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你妈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苏桐微微皱眉,这些年来聂荣的行为她看在眼里。每年的过年只要知道他们母女在哪,他都会过来。如今在S省这么久,无论是她生日还是妈生日,聂荣都会回来。

    虽然聂荣是有错,但是经过这些,妈应该还不至于有恨才对。

    而且,李梦娇是妈离开一段时间后,聂荣才娶的。

    就因为这件事,爷爷还将聂荣赶出了聂家,说他败坏门风。

    “小桐,你愿意听爸说说话吗?”

    苏桐轻轻点头。

    聂荣见苏桐点头,心中的那些苦涩淡去了不少。他从没想过苏桐能这样面对他,也该是时候让这个孩子知道一些事情了。

    不管她原不原谅自己,至少不会为难棋兰。

    若不是当年他糊涂,怎么会走错一步后,又走错第二步,最后失去了一生的挚爱。

    “见到你妈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当时她眼里只有另一个人,本看不到我……”

    当年军区里,棋兰总能吸引目光,她一手好棋,很多人都是心思不良的去挑战。明明一个个都是好面子的小伙子,却甘愿一败涂地的找她下棋,只为和她多聊聊天。

    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输棋对他来说无所谓,他要做的就是怎么让棋局可以久一点再输。

    说起来也奇怪,那两年,他竟然没想过要赢棋。他没想到,但是有人却想到了,不久之后棋兰就和他在一起,而他只能黯然的退出。

    后来发生了事情,棋兰离开了那个人,他很幸运自己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接近了她。可是越是小心翼翼便越容易犯错,那晚他喝醉了酒,本无法控制自己。

    犯过错后,他知道棋兰要走,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聂元臻。聂元臻当即要他们完婚,说苏聂两家早有婚约,不管这是真是假,当时他高兴坏了。

    而棋兰最终也只能屈服,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是他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他发誓一定要让棋兰重新过上开心幸福的日子。

    可是他没想到结婚后的日子那么难,棋兰和他相敬如宾,对他淡漠如霜。

    后来的一次错误就变成了一种必然,棋兰离家,而他因为孩子的责任不得不和李梦娇结婚。

    说是责任,其实聂荣知道,他在报复棋兰。他故意娶李梦娇,就是想看看棋兰的反应,他还以为至少她会妥协一些,不想却是直接离开聂家。

    “若我是妈,我也不会原谅你。”苏桐听完,神情淡漠。

    聂荣看着苏桐,心中苦涩。

    这个样子像极了当年的棋兰,他真的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桐拿起包离开。

    聂荣看着苏桐离开,往事仿佛依旧在眼前。

    这些年来他越来越清楚的明白,棋兰是不可能原谅自己的。

    其实他们在一起那两年,棋兰并不是没有改变的,只是他自己没有看见罢了。宴会上,有人挽着他微笑,半夜回家,沙发上的身影虽然淡漠,但是却是在等他。

    公司事情太多时,书房总会备好参茶,下人说那是夫人让人准备的。

    “棋兰……”

    那个执棋的女子,无论何时都淡然含笑的人,已经毁了。

    一早上,苏启兰回到家里,却看到苏桐没多久也回来。

    “小桐,早上怎么回来了?学校那边不要紧吗?”苏启兰道。

    看到苏启兰脸上的笑容,苏桐微微一笑,“不要紧,我一会就过去。只是一晚上没见到妈,想您了。”

    苏启兰淡淡的笑了笑,眉梢也喊着笑意。

    “妈,我给您做早饭吧?”

    “不用了,妈一会要吃可以自己做,你赶紧去学校,不然迟到了就要挨说了。”

    苏桐笑着道:“妈,你放心吧,我的实习没问题的。教授已经说了,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我给您做早餐,等着。”

    “好,妈等着。”

    做完早饭,苏桐看着苏启兰吃完把碗洗了才去学校。

    到了学校,一进门,就看到有人在门口等她。

    “一早上就乱跑,”郗萧韶迎上来,“昨晚不累?”

    苏桐双颊微红,暗中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让㊣(5)你乱说。

    “轻、轻点,别把自己弄疼了。”郗萧韶拉过苏桐的手,单单是这双手就足够他想入非非了。

    苏桐无奈的翻了个白脸,郗公子的麻功力又上涨了。

    “没事可做?”苏桐挑眉。

    “有事,我立马回去!”

    快期末考了,如果这次没考好的话,后果很严重。

    苏桐看着郗萧韶走进化工学院,才放心去办公室。这学期的实习就快结束了,终期报告一定要好好写。

    只是一进办公室,苏桐就想扶额倒着走出来。

    “小桐,救命啊~”这特有的救命声音只有一位小姐能发得出来。

    “哪,不是我不帮你,你知道的,终期报告难度很大的。”苏桐看着毛苗可怜巴巴的脸,率先开口解释。

    “小桐,难道你忍心看我不能毕业,最后憔悴致死吗?”毛苗站到苏桐面前,一脸悲戚。

    “……”

    给读者的话:

    这个月正文应该能完结,O(∩_∩)O~

    222见面

    “我是不忍心你憔悴致死,但是我更不忍心自己憔悴致死。”苏桐拍开毛苗的手,说得很坚决。

    毛苗更加悲戚了,“小桐,你不爱我了,你爱我都不比你爱自己多。”

    苏桐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显的吗?

    “小桐,你有异没人。”

    苏桐笑着任凭毛苗说,她发现,她是需要有异没人一下。苗苗这丫头,已经懒得过分了。

    “大人,她好像不理你。”

    毛苗拍开阿宝,再接再厉,“小桐,你真的不帮我?”

    “……”

    再经过十分钟的奋斗之后,毛苗终于意识到了苏桐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也就放弃了。

    “小桐,那你帮我另一忙吧?”毛苗满脸笑容,将朋友就是用来利用的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苗苗,你越来越像个资本家了。”

    “嘿嘿”毛苗笑得很善良。

    “什么忙?”

    苏桐问完,就见毛苗从包里拿出两张黑色符纸,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事情。

    苏桐皱眉的接过,以她现在和萧韶的关系,这点忙本不算什么,可是苗苗为什么会要黑色符。

    “苗苗,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危险的事?”

    毛苗微微别开眼,大声道:“放心吧,有黑色符的话一定没事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相信你,不过我更担心你会心大意。”苏桐将符纸收好,“对了,上次应锦书让你帮的忙,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就是这件事。”毛苗说得有些漫不经心。

    “很严重吗?”苏桐询问。

    毛苗笑着道:“放心吧,这次只是小鬼,很好解决的。不过用黑色符威力大一点,怎么说,我也不能让人家以为我是个江湖神棍啊。”

    听毛苗这样一说苏桐总算放心。

    “我明天拿给你,”苏桐说完,眯着眼看向毛苗,“你的终期报告什么时候写?”这截止日期已经快到了。

    毛苗后退一步,“我有空就写。”

    “一个月时间够吧?”苏桐笑着,道:“毛同学,麻烦你一个月后将实习的终期报告交给我,我会将上次的中期报告给你,不要写错了。”

    毛苗咬牙,一脸悲愤的离开。

    苏桐则心情颇好。

    一天的事情终于在快八点的时候做完,苏桐将电脑和笔记本收好,见郗萧韶正在一旁看书,颇觉得有些意外。

    走过去才发现是高等数学。

    瞄了几眼后,苏桐就郁闷了。这高等数学她可是知道萧韶翘了一学期,可是刚才那些难得她头大的题,他居然一下子全做出来了。

    这本书,他看了估计没有三天吧。

    “喂,你不是都会,干嘛还要看?”苏桐说得有些酸溜溜的,毕竟她也算是优等生,那些成绩都是认真学来的,如今看到有人用三天时间完成了自己一学期的成绩,实在是很受挫。

    “我不想在有把握的学科上出错。”郗萧韶说得理所当然。

    听到郗萧韶这样说,苏桐居然有几分同意,难道她已经到了爱屋及乌,连某人的这点臭屁她都赞赏了?

    “那这件事情你也有把握吧?”说完,苏桐将符纸拿出来。

    郗萧韶挑眉,显然这是个意外。

    “这是毛苗的?”

    “恩,你也知道她是做什么的,最近有事她需要用。”

    郗萧韶将符纸看了看,比山本太郎上次给他的要差一些,不过也行。

    郗萧韶微微皱眉,认真道:“是什么事?”

    苏桐一愣,在家里她极少看见郗萧韶这份认真的样子。

    “你不会是真的想知道吧?”

    郗萧韶微微一笑,“我有兴趣而已,你知道,这一行是比较特别。”

    苏桐将笔拿出,道:“有空我问问,不过只知道跟应锦书有关,其它的估计苗苗也不会跟我说,她说过,这些事情出了毛家的人外,其他人知道多了都不好。”

    听到应锦书,郗萧韶笑容微敛,不过也只一瞬即逝。

    “既然是老婆大人的命令,我只能听令了。”说完,拿起笔,这笔上次毛苗给过,倒也没什么难度。

    苏桐看着郗萧韶认真的样子,不禁坐下来,看着。

    没过多久,郗萧韶抬头,就看到眼前的人正含笑看着她。

    “做什么?”

    郗萧韶道:“我发现,我很享受你刚才的眼神。”

    “臭美,我给你接水。”苏桐说完,起身去接水。

    接水的时候包包里的手机响起,“桐桐,手机响了。”

    “哦,你帮我接一下。”

    郗萧韶站起身,拿过手机,熟悉的电话号码让他愕然。

    “还是我自己来吧!”苏桐拿过手机,掩下眸中的慌张道:“你继续画,我来就好了。”幸好想起来。

    郗萧韶不懂声色的耸了耸肩,道:“恩”

    看了眼桌上洒出来的谁,郗萧韶坐下将手中的符画好。

    “我去接一下电话。”苏桐指了指电话,用口型说着进了厨房。

    郗萧韶点头。

    桐桐接电话从来没有回避过他,这两次的回避他已经注意到了,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妈的电话。

    “怎么,画好了?”苏桐接完电话出来,见郗萧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恩,老婆大人要㊣(5)不要检查一下?”

    苏桐拿过那两道符纸,不由得有些佩服这个死孩子的脑袋,上次不过是一次而已,居然能画出来。

    “对了,你爷爷怎么样?”苏桐想起些事,有意无意的问着。

    “已经没事了。”郗萧韶拉过苏桐,让她坐下。

    苏桐坐下,犹豫了一下,道:“我这几天去看看你爷爷,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突然想见爷爷了?”郗萧韶搂过速苏桐,轻吻她的唇瓣。

    “你上次不是想让我见吗?”苏桐双手环住郗萧韶,有些迷迷糊糊的道:“我想我该去看看,不然不太和‘你们’的规矩。”

    “什么叫我们的规矩,嗯?”郗萧韶吻着苏桐的脖子,磁的声音带着沙哑。

    “本来就是你们……你说……好不好?”

    “恩”

    “你……别,我累……萧韶……你还没……”

    “恩,乖,先别说话。”

    “别……嗯……”

    剩下的话都被吞没,温馨的小屋里只剩欢愉。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

    223跟随

    天亮,苏桐醒来,几乎可以说是被饿醒的,一睁开眼,郗萧韶已经不在房间了。

    洗手间里,依旧是在准备好的洗漱用品。

    洗完漱,出来,还能闻到香喷喷的煎**蛋的味道。

    “桐桐,你等一下先喝杯水,就快好了。”

    没过多久就见郗萧韶端着盘子出来,身上的围巾还没有放下,俨然就是个家居男子。

    “一会一起去学校?”

    郗萧韶将盘子放下,轻吻了一下苏桐的额头。

    “恩”

    因为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所以多数都是两人都是错开出门。

    用完餐,两人牵着手一起下楼等车。

    公车上人并不是很拥挤,不过因为是上班时间,并没有空座位。郗萧韶习惯的搂着苏桐,两人彼此间的亲昵一眼便看出来。

    再看两人的样貌和举止,周围生出不少艳羡的目光来。

    郗萧韶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他此刻有多开心,所以颇有些变本加厉,而苏桐则时刻提防着某人的不规矩。

    到了学校,来来往往上课的学生对于他们也习惯了,没有了开始时的那种目光。十二月的天气颇为寒冷,校园里显得有几分萧肃。

    “中午一起吃饭?”

    化工学院办公室门口,郗萧韶轻吻苏桐,不放开她。

    “不行,中午我要回家一趟,”苏桐推开郗萧韶,笑着道:“晚上我也要回家,所以今天你要自己过。乖,记得照顾好自己。”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死孩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好吧”郗萧韶说得有几分幽怨。

    苏桐好笑的打开办公室的门进去,依旧是以往的工作,只是今天上午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有似乎比平常快。

    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苏桐收拾好东西便离开学校。

    “三少,那不是苏老师吗?”化工学院楼上,齐木北指着苏桐。

    “打个招呼?”莫尽然着下巴。

    郗萧韶睨了两人一眼,显然他们如果敢乱来的话,就不要怪他乱来。

    “中午我有事,你们自己去吧。”本来四人越好了要去吃饭的。

    三人以为郗萧韶是要去找苏桐,所以也没什么异议,反正三少自从有了女朋友后,他们这些兄弟就只能靠边站了。

    “好吧,我们自己去。”

    等三人走远了,郗萧韶才下楼,朝苏桐离开的方向走去。

    “尽然、英杰,我突然想起来我有点事,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你们自己去吧。”齐木北突然来了一句,不等两人说什么,自己就走远了。

    莫尽然和梁英杰奇怪的看着他,说起来不止是萧韶,最近就连木北都很少和他们在一起吃饭了。

    “你说,木北会不会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梁英杰继续发挥八婆的特点。

    “我看有可能,要不,我们跟过去看看?”莫尽然提议。

    他们两个人自己吃饭也没意思,不如趁这个时候多多关心一下自家兄弟的情况。

    两人齐齐在对方看到了邪恶的目光,笑了笑,偷偷的跟上齐木北。

    见齐木北开车离开,梁英杰也连忙开车跟上。

    一路驶出校门,最后在一家酒吧停下。

    寻他?

    莫尽然看着寻他的招牌,愕然道:“这不是……”

    梁英杰咽了咽口水,这里的确是,难道木北喜欢的一直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想到这,两人看对方的目光都有了几分探究,纷纷想着以前会不会有什么不对的行为引起木北误会。

    “进去?”莫尽然询问。

    梁英杰清咳了一声,道:“进就进,难道还怕了不成。”

    “走吧。”

    两人一起进了酒吧,但是却有意识的离对方远一点。进去酒吧后,此时虽然是中午,但是人并不少。

    梁英杰很快的发现了齐木北的身影,朝莫尽然打了个手势便自己过去。

    而莫尽然刚要跟上去,就被一个长相妖娆的男人拦下来。

    “你是第一次来?”

    莫尽然呆住,远处梁英杰则给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慢慢跟上。

    “山本太郎!时间就快到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还没有跟近,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女声。

    而此时齐木北正在门外,神情看起来有几分探究,似乎还有点不忍。

    木北到底在看什么?

    梁英杰偷偷的又跟进了两步,只听里面一个男声道:“放心,这孩子既然本来就是他的,你何必担心。”

    “住口,你明明知道……”

    后面的声音被关上的门隔绝。

    齐木北突然转身,一脸痛苦的坐在门外,头埋在臂弯里,神情有些几乎崩溃的感觉。

    梁英杰正要上前,就见一个人过来,不知道在齐木北耳旁说了什么,就见他跟着走了进去。

    “你走开,我不喜欢男人!”远处,莫尽然已经被人问烦了。

    但是身旁的人依旧在靠近,这句话对他们来说本就是软绵绵的拒绝,只会让他们更有征服欲。

    梁英杰此时也顾不上莫尽然,他只知道木北一定有事情拦着他们,而且不是简单的事情。

    紧紧的跟在两人身后,此时梁英杰没有发现,他走过时头顶上一个监控器的红灯闪了闪。

    监控室里已经㊣(5)发现了他的身影。

    “齐先生,我们老板说上次的事情要多谢你的帮忙,但是如果你还不识抬举的话,就不要怪我们老板不客气了。”一个黑衣人面上客气的对齐木北开口。

    梁英杰靠近,两人又说了几句,但是他听得迷迷糊糊。

    “不可能!我要见山本太郎!当初他答应过,只是让小雪离开秦萧扬,并没有说会伤害她!还……还……还让她有了孩子!”齐木北几乎要崩溃了,他不知道,不知道上次的事情会这么严重。

    那黑衣人正要开口,耳朵里的对讲机传来声音。

    “齐先生,请先等一下。”说完,黑衣人朝梁英杰藏身的地方走来。

    梁英杰心里一惊,连忙后退,却碰到了身后的东西。

    “谁在那?!”齐木北快步的走上来。

    梁英杰没来得及转身,就和齐木北对上。

    “英杰,怎么是你?!”齐木北脸色苍白,一旁的黑衣人已经拿出了匕首,神情带着杀气。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224最后梁英杰

    “木北,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梁英杰抬手,笑着道:“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而不和我们一起去吃饭,你不要介意。”

    “你不该跟着我。”齐木北脸色微白的看着他,脸上的神情绝望。

    “木北,你说什么呢,跟着你是兄弟我不对,但是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梁英杰余光看着黑衣人,手心已经出汗。

    毕竟出身官家,对于这种人的气息他还是能认得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木北会招惹上这些人,而且他们刚才说的话,分明是指木北做了什么事情对不起林雪和秦萧扬。

    “刚才你都听到我们的话了?”齐木北问着。

    梁英杰心中警铃大响,“木北,你在说什么,难道有什么事情是我这个做兄弟的不能知道的吗?”

    齐木北深吸口气,眸中闪过一丝伤痛,“有些事情,即使是兄弟都不能知道。英杰,你不该跟来。”

    “你、你什么意思?”梁英杰干笑着,额头已经出汗。

    “齐先生,我们刚才说的事情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黑衣人开口。

    齐木北声音微弱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木北,我们、我……你不会是打算做掉我吧,”看着黑衣人的道,梁英杰心里开始害怕,“我并没有听到什么,你误会了。”

    “英杰,我也是迫不得已。”齐木北看着他,眼中的伤痛让梁英杰觉得可笑。

    “木北,我们兄弟认识快十年了,你就为了这一件事……”

    黑衣人一手捂住梁英杰的嘴让他无法出声,梁英杰死死的等着齐木北,那眸中尽是求救的意思。

    齐木北闭上眼,听着梁英杰的挣扎,脸色越来越苍白。

    一阵闷哼声传来,齐木北睁开眼,见梁英杰正捂着自己的肚子朝外跑。

    齐木北心中一害怕,连忙跟上去。

    梁英杰看着远处的莫尽然,心中燃起了希望,正要出声,身后一把刀没入了他的身体。

    “英杰,对不起。”

    啪,梁英杰满脸愕然的倒下,手中捂着的地方鲜血直流,身后一把刀在他身上。

    黑衣人追上来,“必须赶紧处理了。”说完,还不解恨的踹了梁英杰一脚。

    “够了!他已经死了!”齐木北狠狠的推开黑衣人,受不受控制的发抖。

    黑衣人站起来,冷冷的看着齐木北,道:“齐先生,这里我们会处理的,麻烦你先离开。”

    “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他?”齐木北不敢看地上的梁英杰。

    “齐先生,这件事就交给我们,请齐先生放心。”说完,两个人将梁英杰的尸体拖走,地上的血痕也有一个人上来擦掉。

    齐木北麻木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有人让他离开他才浑浑噩噩的从后门走。

    莫尽然在酒吧里已经要怒了,“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我说了,我不是!”

    “是我”

    熟悉的声音,莫尽然转头,“二少!”

    “二少,你怎么会在这里?”莫尽然惊讶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段萧明。

    “这里不方便说话,先出去。”段萧明开口。

    莫尽然点头先跟段萧明出去后,就打了个电话给梁英杰,但是打了半天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英杰这小子在搞什么鬼!这么半天了还不出来。”莫尽然有些不耐烦。

    段晓明知道他是在担心梁英杰,拍了拍他的肩道:“我进去找找,你现在这里等。”

    “恩,二少,”莫尽然道:“刚才我看到英杰走进了后台那边。”

    “好”段萧明微微一笑,斯文俊雅。

    走进去后,段萧明才缓缓卸下笑容。梁英杰去后台做什么,那里并不是外人可以去的地方。

    在后台走了一圈,却都没有找到梁英杰的身影,正要离开,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段萧明沿着铃声寻去,一个手机正丢在拐弯处,旁边墙上还有一滴血迹,地上明显有刚擦洗过的痕迹,还有点点化学药品的味道。

    捡起手机,翻开来电,显示是莫尽然。

    这个手机应该是梁英杰。

    段萧明紧紧皱起眉头,梁英杰的手机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血迹……

    “段先生,是有事来找我们老板吗?”一个黑衣人在段萧明身后开口。

    段萧明将手中的手机收起,转身道:“没有,只不过今日没有见到山本先生,所以过来问候一下而已。”

    黑衣人见段萧明没什么异样,才微微俯身,道:“段先生,我们老板今日有事不方便见客。”

    “恩,我下次再来。”说完,段萧明离开。

    走得时候,段萧明看了眼顶上的监控器,如果能拿到监控录像带的话就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大概二十分钟后,莫尽然才看到段萧明走出来。

    “二少,怎么样?”

    段萧明将手机拿给莫尽然,“没有看到英杰,只找到他的手机。”

    莫尽然皱眉,这个英杰,怎么连手机都丢了。不会是和他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吧,想到这莫尽然脸上露出一个坏笑,要是英杰被人强了,那就太好笑了!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段萧明开口询问。

    莫尽然道:“我们看到木北来了,所以好奇跟过来看看。二少,你要有事就先走吧,我再等等㊣(5)他。”

    段萧明并没有将心中的猜测告诉莫尽然,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我下午都在这里,你先回去吧,你们下午还要上课,看到英杰我会跟他说的。”

    莫尽然笑着道:“二少,不用了。哪有丢下兄弟先走的,我再等等,一会和他一起回去就好了,二少有事就先忙吧。”

    段萧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莫尽然靠在车旁继续等,脸上的神情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开始渐渐的转成了担心,终于最后忍不住拨了齐木北的电话号码,他却关机了!

    而另一边,段萧明也打电话给了郗萧韶。

    此时郗萧韶正跟着苏桐来到一家餐厅,昨天那个电话是妈打来的,早上桐桐跟他说要回去的时候,目光分明是闪烁的。

    餐厅里,苏桐刚坐下没多久,就见段琴竹走了进来。

    郗萧韶此时正看着两人,见手机响了,连忙掐断。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桐桐要怀孕估计还有一小段时间O(∩_∩)O~囧,为嘛对梁的不见会有些揪心呢,我又多愁善感了

    225责任

    “没想到你还会来见我。”段琴竹先开口。

    苏桐看着段琴竹,微微一笑道:“你是萧韶的母亲,不是吗?”如果不是这样,她不会来见她。

    段琴竹微楞,显然没想到苏桐说话会怎么直接。

    “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这个当妈的苦心,”段琴竹叹了口气,道:“萧韶那孩子倔强,总是意气用事。”

    “段阿姨,我想你有一点你说错了。”苏桐脸上带着笑意,因为连日来的幸福,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颇为光彩照人。

    “萧韶虽然倔强,但是并不是会无理取闹的人。他也不是意气用事,只是他认为是对的事情,他就会去坚持。这一点,是许多人都做不到的。”

    如果不是因为郗萧韶,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坚持到今天。

    段琴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道:“我这个当妈的倒是没有你看得明白,只是桐桐,你有没有想过,对于萧韶来说如果他一意孤行的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苏桐脸上含笑,道:“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是什么都会一起走下去。”

    “即使萧韶被逐出郗家,你也不在意吗?”段琴竹将心底的话问了出来。

    苏桐笑容微滞,随后道:“我对萧韶有信心。”

    “小桐,你是明白事理的人。我明白阿姨无论跟你说什么,你都会怀疑。但是阿姨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许多东西值得在意。”

    段琴竹微微一笑,道:“我想你并不知道萧韶的处境,身为郗家唯一的嫡孙,虽然萧韶受大家宠爱,但是同时也肩负这要背负起整个郗家的使命。”

    苏桐微微周围,虽然这一点她早就想到了,但是如今让人说出来,心中仍然很不是滋味。

    他们到底把萧韶当成什么?!难道为了郗家,就可以不顾萧韶的意愿吗?!

    “萧韶和我在一起,一样可以背负起郗家。”

    段琴竹笑着,道:“小桐,我很佩服你们年轻人的勇气。但是年轻就是这样,总以为只要足够勇气面对,就一定能解决问题。可是有些问题,是必定要做出妥协的。”

    “是必须妥协,但是妥协的地方可以很多,不一定要是我们。”苏桐接口。

    段琴竹看着苏桐,对于这个孩子她真的颇为满意,可惜不合适。

    “必须是你们。萧韶可能不知道,郗家最近面临的危机。”

    苏桐皱眉,郗家能面临什么危机?

    虽然她不清楚郗家的具体权势,但是听萧韶时不时的提起,她大概也能猜到郗家远远不是普通的官家那么简单。

    “对不起,段阿姨,郗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方便知道。”苏桐回绝。

    段琴竹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是为萧韶好,就必须知道。”

    苏桐拿起包要走,但是听到这句却不自然的坐下。

    段琴竹道:“为了你,萧韶拒绝了唐丝柔,也就是唐委书记唐国栋的女儿,唐委书记我想你应该听过。郗家这些年来一直人丁单薄,势力早已不如以前。如今萧韶的父亲又刚从外地调回来,S省的声望和基都不足,郗家如今不过是外强中干。”

    郗家表面风光,但是实际在面对上头的人时已经是小心翼翼,不在如以前的自在。

    郗济国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两年来对郗萧韶的要求才会有所增加。这次拒绝唐丝柔,对郗家来说是一次危险的博弈,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苏桐心中微紧,面上却是道:“既然这样,即使萧韶回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你不懂萧韶这个孩子,他对感情看得极重。郗家对他来说,虽然他不承认,早已是一份责任。”段琴竹说得笃定,萧韶虽然平时不在意,但是关键时必定是在郗家的。

    自小无论他犯了什么错躲在哪里,都不会私自离家让家里人担心。

    上次因为林雪的事情,他也没有离开远,最后主动回来认错也不过几天。

    这孩子比任何人以为的都要重视郗家,否则郗济国又怎么会一心相信萧韶可以重振郗家,一心要将郗家交给他。

    苏桐心中锁紧,几乎无法呼吸,面上勉强笑着道:“要怎么做我想萧韶会自己决定,我帮不了你什么,对不起,段阿姨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苏桐拿起包就要走。

    段琴竹知道自己的话并不是没有效果,适可而止才可以起到最好的作用。

    “上次说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下,这件事,不是为郗家也是为你们自己。”段琴竹说的是让他们去验DNA的事情。

    苏桐淡淡的点头,然后离开餐厅。

    走出门,阳光依旧明媚,苏桐心中却有些凉意。

    回到学校,习惯的抬头,却没有看到门口郗萧韶的身影,心中微微有些失望。随后又不禁觉得可笑,萧韶怎么会知道她这个时候回来。

    苏桐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管怎么样,至少她不想总让萧韶看她愁眉苦脸。

    此时才一点半,离上课还有半小时,校园依旧是静悄悄的,大多数学生还在图书馆或宿舍里。

    走进化工学院,熟悉的气息让苏桐深深的吸了口气。

    苏桐拿起包包,准备小跑回办公室。

    谁知道一只脚刚离开地,就被人拦腰抱起。

    “萧韶!你会吓死我㊣(5)的!”苏桐白眼,会这样做的只有那个死孩子。

    “会吗?”郗萧韶笑着让苏桐看向他。

    对上郗萧韶的目光,苏桐微微别开,笑着捶打他道:“当然会,先回办公室,这里一会会有人过来。”

    “不行,先给个奖励。”郗萧韶坐地起价。

    苏桐双颊微红,看了看周围,见没人后才转过头来打算送上自己的双唇。

    郗萧韶将苏桐放下将她压在墙上,含住她的双唇,唇齿一一扫过,点点战栗的感觉扫过苏桐全身,她双腿有些发软,几乎站不住。

    “要不要试试这里?”两人都气息不稳时,郗萧韶附在苏桐耳旁,磁的声音暗哑暧昧。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求月票啊~~~

    226失踪

    这个问题必然是否定的,回到办公室,学校里学生已经渐渐多了起来。苏桐看着窗外的梧桐,看着和郗萧韶的一次又一次见面,嘴角忍不住扬起。

    郗萧韶还没走到教室,电话又再次响起,这才想起刚才忘了给萧明打回去。

    “喂”

    “三少!英杰回去了吗?”电话里,莫尽然的声音传来。

    “没有啊,”郗萧韶看了眼教室道:“你们在哪,怎么还没回来。”

    莫尽然将今天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寻他的名字后,郗萧韶脸上的轻松都消失不见。

    “尽然,你先回来。寻他的老板我熟悉,现在我过去。”

    “好”莫尽然说完,挂了电话。

    郗萧韶走出学校,边打车边给段萧明打电话。

    “喂,萧明,你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段萧明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我在后台找到了英杰的手机,在墙上还发现了一滴血迹,最坏的可能就是他出了意外。”

    郗萧韶也早有这个猜测,一拳忍不住狠狠的打在座位上。司机见他神情狰狞,不禁害怕他是不是什么不良学生。

    郗萧韶挂完电话,让车子开到寻他。

    到了寻他却发现寻他已经关门,竟是一个人影都不见。打电话给山本太郎,手机显示他此时关机。

    郗萧韶又拦了一辆车,跟司机说了另一个地址,同时打电话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段萧明。

    段萧明皱眉,他才离开寻他不过半小时,关门的时间未免太凑巧。

    “总裁,怒风先生正在会议室等您。”

    目前最重要的是和伊尔修?怒风的合作。

    去了会议室,段萧明已将脸上的情绪都掩盖了起来,斯文俊雅却透着淡漠。

    “怒风先生,对于这次的合作我想我们已经只差这一份合同过了。”段萧明说完,身后的秘书将合同放在桌上。

    明明上次顺便把合同签了就好,偏偏要另外再约时间!

    段萧明说完,坐在伊尔修对面。

    看着段萧明眸中的不情愿,伊尔修心情却是很好的。

    “让你的秘书先出去。”

    段萧明微微皱眉的看了秘书一眼,却见她脸上还带着红晕。

    “何秘,你先出去吧。”

    何秘书心中暗暗糟糕,连忙退出会议室。

    “过来”

    门刚关上,伊尔修就开口。段萧明睨着眼看他,那种眼神分明是说,你疯了。

    伊尔修站起身,颀长的双腿优雅的走到他面前。

    “这份合同,应该值你一顿晚餐吧?”伊尔修开口。

    段萧明后退一步,不喜他这种带着侵略的靠近。

    “我会让何秘书安排,怒风先生,我还有事,请”说完,将合同推出去。

    伊尔修双唇扬起,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既然段先生答应了,那么地点我来安排,晚上我会让司机来接你。”伊尔修开口。

    段萧明道:“不用,我自己会开车。”

    伊尔修微微一笑,显然并没有打算将段萧明的话纳入考虑之列。

    见伊尔修的样子,段萧明心中一股莫名的火。

    但是看到那张过分英俊带着贵族气息的脸,他脑海中却闪过另一件事。

    “你今天中午什么时候离开的寻他?”他记得他比自己晚走。

    伊尔修挑眉指了指合同,道:“不如将这个话题留到晚上,如何?”

    段萧明签了合同,将一份扔给伊尔修后,自己打开门离开会议室。

    伊尔修看着段萧明的样子,眉头微皱。难道中午的事情让人知道了,想到这,伊尔修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山本太郎。

    —

    出租车驶进离别墅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郗萧韶让司机停下来。

    这样贸然去找山本太郎本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必须先找到齐木北。想到这,郗萧韶让司机先载他回学校。

    打电话给莫尽然的时候,他已经回了学校,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松了口气。

    “三少,怎么样,找到英杰了没有?”

    郗萧韶摇头,道:“把你们的事情再细细跟我说一遍。”

    莫尽然心中担心,努力的将任何细节都回忆出来。

    正当莫尽然说他被人缠住,梁英杰进了后台后,就看到齐木北从教室门口走进来,莫尽然一把冲上去。

    “木北,英杰去哪了?”

    齐木北看着莫尽然,不解道:“英杰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莫尽然道:“没有,我们跟着你进了寻他,我在寻他门外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看到英杰出来!”

    齐木北冷了脸,道:“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我们兄弟是关心你!”莫尽然本来心中就紧张,见齐木北这个样子,心中更是来气,“木北,你到底有没有看到英杰?”

    “没有”

    郗萧韶走上来,拉开两人,此时班上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我们先出去。”

    在教室外,郗萧韶道:“木北,你真的没有看到英杰?”

    齐木北别开眼,挥开郗萧韶的手,道:“没有,我没有看到他。”

    “你去寻他做什么?”莫尽然生气的询问。

    “我去做什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先回去上课了!”说完,齐木㊣(5)北自顾回了教室。

    莫尽然想上前拉住齐木北,可是被郗萧韶制止住。

    齐木北方才的语气和目光分明是在逃避什么,“我们再去找找。”

    “恩”

    两人找了一下午,都没有看到梁英杰的身影。

    郗萧韶拿着梁英杰的手机,他最后一个拨出的号码是莫尽然,是在中午。那时候莫尽然还没有离开寻他。

    心中隐隐有了猜测,郗萧韶眸中闪过冷戾。

    一直到傍晚两人才再次碰面,还是依旧没有消息。梁母打电话过来,郗萧韶接了电话,找了个理由先瞒下。

    电话挂断不久,段萧明就打来电话。

    “喂,萧明,怎么样?”

    “好,我知道了。”说完,郗萧韶挂了电话。

    “是不是有英杰的消息?”莫尽然询问。

    郗萧韶道:“寻他是在你离开后关门的,时间太过凑巧。”

    莫尽然皱起眉头,他走的时候的确寻他门口的两个人的确是看了他好几眼。

    郗萧韶拍了拍莫尽然的肩,道:“先去吃饭吧,吃完再找。”

    莫尽然黯然的点了点头,却在此时,郗萧韶的电话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打电话来的是竟然是山本太郎!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

    227一只老鼠

    山本太郎打来是约郗萧韶见面,郗萧韶一时拿捏不准他的意思。现在他们两人是半合作半朋友的关系,上次的事情山本太郎只说了一半,后续也没有什么发展。

    如今他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见了,为什么会这么凑巧今天打来?

    “在想什么?”从刚才两人见面,郗萧韶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没什么,”郗萧韶从后面抱住苏桐,轻吻她的额头道:“你呢,在想什么?”刚才开小差的可不止是他。

    苏桐从后顶了一下郗萧韶,“是我先问你的。”

    郗萧韶笑了笑,“当然是想你。”

    苏桐转过身,看着郗萧韶,那目光分明是不信的。双手环住他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郗萧韶将头靠在苏桐肩头,深深的吸了口气。

    “英杰不见了。”

    “什么?!”苏桐一惊,怎么会不见了。

    “恩,今天他和尽然出去,就没有回来。”郗萧韶心中闪过几分霾,如果真的出了事,他一定不会放过伤害他的人!

    “那莫尽然呢?”苏桐询问。

    “尽然回来了,只是联系不到英杰。”郗萧韶说得语气虽然有些轻松,但是苏桐该知道此时他心里定然是不好受的。

    苏桐抱紧他道:“一定会找到的。”

    “恩”郗萧韶道:“我们先去吃饭吧。”

    刚才他很晚才回来,桌上的饭菜都凉了,这傻丫头一定是等着他。

    “我把菜热一热。”苏桐放开郗萧韶,就要去端菜。

    “我来。”郗萧韶一把端过菜,进了厨房。

    看着郗萧韶的动作,苏桐站在一旁并没有阻止,她知道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此刻她愈发觉得自己对郗萧韶的了解真的很少。

    少到就连只是陪着都没有办法。

    而相反,他对自己的事情却几乎是了若指掌,点点滴滴他都一清二楚。

    大概过了快一个小时,郗萧韶才从厨房里出来。

    出来的时候苏桐正趴在桌上,眉目间看起来有些疲惫。将饭菜轻轻的放在桌上,不想打扰她休息,郗萧韶弯腰将她抱起。

    “好了吗?”

    “恩,继续睡吧。”

    苏桐摇了摇头,道:“肚子饿了,先吃饭。”如果她不吃的话,萧韶估计也是不会吃了。

    郗萧韶微微一笑,将她放下。

    吃饭的时候,郗萧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口,而苏桐也没有说什么。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苏桐抬眸却见他只是吃着饭。

    “这个菜你尝尝,我今天刚学的。”苏桐夹了菜放在他碗里。

    “那我尝尝。”郗萧韶笑着将菜吃进去。

    “怎么样?”

    “恩……”郗萧韶皱着眉,随后才道:“这个菜嘛……”

    “快说!”

    “还有些进步空间。”郗萧韶悠悠然的说着。

    苏桐微微皱眉,她跟着做的,没做好吗?

    “怎么是甜的?!”苏桐差点没把菜吐出来。

    “所以我说还有进步空间,”郗萧韶笑着又吃了一口,“不过味道确实不错。”

    苏桐别了他一眼道:“不好吃就是不好吃。”

    “才不是,我以前露营的时候吃过的东西都比这个难吃,这个对我来说味道很不错。”有一次就是和他们三个去的,记得当时只有英杰吃得下那些东西。

    苏桐有些愣住,那一瞬间她看见郗萧韶眸中闪过冷色,有点骇人。

    “萧韶……”苏桐不自觉的握住他的手。

    “怎么了?”郗萧韶抬眸,脸上依旧是含笑宠溺的样子。

    “……没什么”

    吃完饭苏桐收拾着碗筷,见萧韶进来房间,也没有再出来。本想进房,但是走到门口却又停下来,她对萧韶的了解到底有多少呢。

    似乎知道一些,但是和别人相比又好像没多大区别。

    甚至,有些事情还是别人告诉她的。

    苏桐有些迷茫,打开电视,看着电视里的节目心中有些空空的。今晚萧韶只是不说话而已,她就觉得这个家少了很多感觉。

    苏桐也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是今天段琴竹的话却不断的在她脑海中回响。

    啪,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苏桐吓了一跳。转过头,见郗萧韶正尴尬的看着她,地上是碎了的玻璃杯。

    “家里可就两个杯子。”苏桐睨着郗萧韶。

    “刚好,我们可以共用一个。”

    苏桐站起身,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他。

    见他喝下,苏桐才道,“萧韶,如果你不放心梁英杰的话,就出去找找吧。”

    “比起他,我更不放心你。”

    苏桐疑惑。

    郗萧韶将手中的水杯放下,道:“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虽然我担心英杰,但是冲动行事也无济于事。”

    “那你刚才?”

    “我和英杰自小就认识,亲如兄弟,他不见了我自然会着急。”郗萧韶抱住苏桐道:“如果我有事的话,一定会告诉你。”

    苏桐轻轻点头。

    一夜过去

    天亮,苏桐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郗萧韶了。这个死孩子,明明比他小,可是却什么都要自己承担。

    说什么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担心才更应该告诉她。这次换她来等他,等他坦白。

    一早郗萧韶就来到了寻他㊣(5),今天是星期日,寻他会比平常早一个小时开门。

    刚进去,就看见山本太郎在喝酒,他腿上还坐着一个MB,看起来很稚嫩,头发半长。

    “萧韶,好久不见。”山本太郎说着,示意调酒师调杯酒上来。

    那MB见郗萧韶过来,连忙害羞的要下去,却被山本太郎阻止。

    “山本先生一大早让我过来,我还能说不吗?”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看见郗萧韶微短的头发,眸中闪过几分异样。

    “乖,宝贝,先下去,我一会去找你。”

    坐在山本腿上的人本想抱怨一下,扭头却见他眸中闪过冷色,连忙下去。

    “我听说昨天萧韶来了寻他?”

    郗萧韶道:“恩,不过山本君不在,而且寻他还关门了。”

    山本太郎笑着道:“昨天中午吧里来了一只老鼠,所以我关门请人来清理。”

    “哦,是什么老鼠,让山本君那么在意?”

    “那只老鼠,萧韶说不定见过。”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九点半才吃晚饭的人伤不起啊,哭死。明天一定万字更新!

    228应家

    “哦,是吗?”郗萧韶喝了口酒,淡淡询问。

    “不说老鼠的事了,萧韶还没吃早饭吧。”山本太郎招呼服务生上来,道:“萧韶想吃什么?”

    郗萧韶道:“我不习惯在外面用早饭,倒是对山本君口中的老鼠比较感兴趣,不如山本君就说说它吧。”

    山本太郎示意服务生下去,笑着道:“没想到萧韶会对一只老鼠感兴趣。”

    “山本君不也是吗?”

    山本太郎将手中的酒放下道:“萧韶,我们彼此若是想要继续合作,应该互相坦诚才是。”

    “哦,不知山本君指的是什么?”

    “萧韶,我这次来你们Z国其实是受我祖父所托。”山本太郎道。

    郗萧韶喝了一口酒,道:“愿闻其详。”他知道山本太郎是故意在试探他,此时他只能稳住。

    —

    应家

    “毛小姐,里面请。”应家的管家接到电话就等在外面,虽然这次是少爷吩咐的,但是老爷并没有反对。

    迎面走出来的是应家的司机,看到毛苗时显然有些讶异。

    毛苗冷冷一笑,她若是想去法国,也不用靠应家。

    “毛小姐,请在这稍等,我去叫老爷和少爷。”管家恭敬开口。

    毛苗点了点头,从刚才进来到现在她就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怨气,只是似有似无,应该只是一只小鬼。

    毛苗拿出罗盘,罗盘指向楼梯口的方向。

    刚要走过去,就见应锦书和应尚河从楼上走下来。

    “苗苗!”应锦书几乎是跑下来。

    毛苗神情淡漠,没有半分欣喜。

    应尚河则是重重的咳了一声,应锦书这才连忙放慢脚步。

    “毛小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是毛家的传人,实在是难得。”

    若不是知道应尚河的为人,毛苗定然还会以为这是一位很好的长辈。她第一次来应家,应尚河对她也是这般语气,可是转头就将她和应锦书骗去法国,然后送回自己儿子,将她留下。

    毛苗淡漠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应先生到时候记得付账就好了。”

    “这是自然,毛小姐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话中的轻蔑让应锦书忍不住想开口,但是却又不敢。

    “既然应先生都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毛苗说完,手中一个小纸人飞起。

    应锦书看到这一幕,眼睛顿时睁得滚圆。

    “麻烦应先生先出去,否则若是伤了应先生就不好了。”毛苗话刚说完,地上一个大瓷瓶就倒在地上,碎成碎片。

    这可是清初的花瓶,价值不菲。

    应尚河脸色变得难看,虽然他不懂这些奇门遁甲,但是也知道这绝对是毛苗故意。可是如今有求于人,又不能说什么。

    “锦书!跟我出去!”

    见两人离开,毛苗脸上露出笑容,道:“阿宝,做得不错!”

    她话刚说完,小纸人里的阿贝就不乐意的拍了拍她,“乖,你做得也不错。”

    阿贝这才满心欢喜的飞向罗盘所指示的方向。

    “大人,这屋子很干净。”阿宝转了一圈回来后,对着毛苗微微严肃的说着。

    毛苗看了周围一圈,道:“恩”说完,走向墙壁上的一把剑。

    民间通常会用开光的宝剑来镇宅,剑本是凶器,其所含的煞气往往能震慑四方游魂,所以有安家宅的作用。

    “大人,这把剑有问题吗。”阿宝不解。

    毛苗摇摇头,也许是她多疑了,刚才她似乎看到这把剑周围有黑气。

    “大人,找到了!”

    阿贝的声音传来,毛苗连忙跑过去。

    一个唐代花瓶上,一只女鬼正闪闪躲躲的贴着,看见他们还有些害羞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这只鬼会晚上出来啼哭,惊扰得人类不安灵。

    “是我受了你,还是你自己进来。”毛苗手中拿着五角星看着她。

    那女鬼连连摇头,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害怕极了。

    “我们大人会给你超度的,你不用担心。”阿贝安慰着。

    可是那女鬼依旧不断的摇头,看起来虽然极端害怕和恐惧,但是似乎不是在害怕他们。

    “大人,是不是这里还有其它的鬼?”阿宝飘过来,猜测着一种可能。

    毛苗道:“不管有没有另外的鬼,先将她收了再说!”

    说完,五角星猛然升起,毛苗将一道红色符扬出,那女鬼尖叫了一声,便从眼前消失。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那女鬼的声音很轻,但是听起来很渗人。

    “哼!十只鬼有九只半都这样说过,可惜都是虚张声势而已!”阿贝扇着小手,得意的说着。

    毛苗拿出罗盘,此时罗盘已经没有了动静。

    按理说应该是干净了,但是毛苗却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了以防万一,毛苗将一张黑色符贴在乾坤二位,然后才安心的走出去。刚走出去,那墙上的黑色符就掉落在地,角落处,一个偌大的黑影一闪而过。

    —

    “你是说,你是R国山口组的少主?”郗萧韶说的有几分玩味。

    “不错,我都坦诚了,萧韶是不是也该坦诚一下?”山本太郎微微一笑。

    郗萧韶道:“你调查我?”

    “若是想合作,这是必须的,不是吗?”

    ㊣(5)郗萧韶并不担心山本太郎真的能查到他什么,但是因为英杰的事情,他定然已经对他有所怀疑。

    “你知道郗家不是普通的官家,我爷爷是军人,我自然也沾了一点光。”

    “萧韶的意思是说,你也是军人?”山本太郎喝了口酒,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是,”郗萧韶明显看到山本太郎眸中闪过冷色,“不过,你也知道,我并不是参军的料。可是我爷爷硬要我去,所以我不过是挂个名而已,军队里谁和谁我都不认识。”

    “萧韶不觉得这样很可惜?”要知道R国是个将就关系的国家,以郗家的能力若是真在军队,那前途无量。

    “可惜什么,本少爷只想好好享受人生,反正老爷子还在,郗家也轮不到**心。”郗萧韶道:“不过我也不甘心一直被爷爷看低,所以还要山本君多多关照才行。”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229似是而非

    山本太郎看了郗萧韶一眼,似笑非笑,道:“说起来,萧韶还没说昨天过来找我什么事呢?”

    郗萧韶掩下眸中的冷色,漫不经心道:“我有一个弟兄,昨天来了寻他但是没有回去,我正想问问山本君是否见过。”

    山本太郎微微皱眉,仿似在回忆道:“不知这个弟兄我见过没有?”

    “他叫梁英杰,经常和我一起。”郗萧韶说得平静,压下心中的怒火。此时他知道,他的举动都落在山本太郎眼里,能做的只能是装作满不在乎,但是又不能完全不在乎。

    “说起来我倒有点印象。”说完山本太郎招来一旁的人。

    “老板,郗少爷。”黑衣人俯身问候。

    “昨天你有看见郗少爷的朋友吗?”山本太郎询问,看似一脸认真,却未曾想过黑衣人是否认识口中说的人。

    郗萧韶将一切看在眼里,面上依旧是漫不经心,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世家公子哥。

    “没有。倒是昨天有人想要闯进老板的私人地方,被我们赶出去了。”黑衣人‘尽责’的报告。

    山本太郎皱眉道:“哦,昨天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黑衣人道:“是的,老板。因为那人已经威胁不到老板,所以属下也就没有告诉老板。”

    郗萧韶听到这句话,握着酒杯的手一瞬间抓紧,如果不是他努力控制住自己,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当场杀了说这句话的人。

    “萧韶,看来你那个小兄弟应该是走了。”山本太郎说着,喝了一口酒,眸光垂下时微微闪过笑意。

    “我想也是。”郗萧韶喝了一口酒,满上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过如果山本君有消息的话记得及时告诉我,毕竟是我兄弟,多少还是要有个交待。”

    “那是自然,”山本太郎笑着道:“我不会让萧韶难做的。”

    郗萧韶将酒喝尽,道:“山本君,刚才的话可才说到一半,兄弟我可还靠你呢。你不会打算就这样岔开话题吧?”

    山本太郎笑着道:“哪能啊,只不过最近要开始了,就不知道萧韶你做好了准备没有。”

    郗萧韶眼睛一亮,立马道:“我随时都可以!”

    “哦,那就好。”山本太郎打量着那张脸,眸中闪过毫不掩饰的**。

    从寻他出来,郗萧韶脸上始终是漫不经心的味道,若是仔细看似乎还能看出点情况。

    “少主,我担心他会信不过。”

    山本太郎笑着道:“就是信不过的人才好用。”

    “少主不会真的想帮他吧?”山口南一皱眉。

    “互相帮助不是吗?”山本太郎脑海中闪过那张脸,还有那身段,“而且,他是郗家的人更有利于我们达到目的。”

    “少主……”

    “不必再说了!我自有打算!”而且就是这种公子哥才好控制,玩弄起来也最有意思。

    “昨天那个人怎么样了?”山本太郎开口。

    黑衣人道:“老板放心,我们已经处理好了。”

    “恩,不要留下蛛丝马迹。”毕竟这里是Z国,凡是小心一些为好。

    —

    收到郗萧韶的信号,黎叔就立马派车过来接上他。

    “怎么样?有什么新情况?”郗萧韶一上车,黎叔就询问。

    “他们就要行动了。”郗萧韶淡淡的说着。

    “恩,最好是提前知道他们行动的时间,这样我方才能做好准备。”黎叔叮嘱。

    “好”车内,光线晦暗不清,郗萧韶的脸在黑暗中,不明神色。

    黎叔考虑后道:“你确定要亲自去?”

    “恩”

    察觉到有一瞬间的杀气,黎叔进皱起眉头,“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郗萧韶放松身体,心中的怒意早已化作冰冷的戾色。

    “如果你要参与这个计划,任何无关的事情必须都放下!我决不允许你以这个态度去参加这次行动!”黎叔厉声训斥。

    郗萧韶嘴角扬起极淡的笑容,淡淡道:“恩”

    黎叔见郗萧韶脸上的神情又恢复如常,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天赋极佳,若不是这样,又怎么会年纪轻轻就成为那个组的组长。

    只是这次让他参加行动,会不会还是太冲动了点。

    刚才那一瞬间的杀意委实太明显,毕竟是年轻人,若是一个不慎就会丢了命,看来他还是要和上头商量一下。

    “黎叔,别忘了,这次的负责人是我。”郗萧韶说完,开车门下车。

    黎叔身体一怔,随后即是苦笑,他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如今居然敢威胁他。好小子,不愧是郗家的血脉。

    郗萧韶下车后,并没有回学校,而是回了公寓。

    苏桐早已去学校,只是在这里他能找到心安的感觉。心底的愤怒才可以发泄出来,不用顾忌其它。

    英杰必定是遇害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了什么事,山本太郎要下狠手,还有为什么木北会去寻他。

    脑海中的疑问一个个闪过,郗萧韶坐在地上,脸上的神情平静。

    —

    学校里,苏桐点着名,今天四个都没有来。

    想到梁英杰的事情,苏桐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点完名出来,还没到办公室,就看到一行人行色匆匆的上楼。一旁的老师还在安抚,听声音㊣(5)说得就是梁英杰。

    那两人应该是梁英杰的父母。

    苏桐拿出手机,拨通了郗萧韶的号码。

    “喂,萧韶”

    听到苏桐的声音,郗萧韶脸上的神情微缓,道:“怎么了?”

    “萧韶,梁英杰的爸妈过来了,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郗萧韶坐起身,道:“已经有些消息了,我现在回学校。”昨天他已经跟梁母说没事了,今天他们却去了学校,难道有人将英杰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好”

    不过半小时,郗萧韶就来到了化工学院。苏桐来门口等他,告诉他梁家父母还没有走。郗萧韶点头后上了楼。

    院长办公室里,院长对着梁父母已经是额头冒汗。

    这两人都是S省有一定地位的人物,如果梁英杰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这个院长也别想做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230何求

    郗萧韶打开门,梁父母正在坐着脸色都不太好。

    “院长,麻烦您先出去。”

    郗萧韶说得自然,而那院长竟然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妥来,连忙关上门走了。

    “萧韶,我家英杰是不是出事了?”梁母直接开口。

    郗萧韶道:“阿姨,英杰没事的,您怎么会这样想呢?”

    一旁的梁父则比较冷静,看到妻子这样,他也跟着安慰道:“看你,萧韶和英杰大小就在一起,他的话难道你还不信吗?”

    “可是,我心里总感觉那孩子出事了。”梁母说着眼眶微红,都说母子连心,她这是担心啊。

    “阿姨,英杰只是出去一下,你也知道他最近有喜欢的人了,等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梁父看了萧韶一眼,低头对着妻子道:“那孩子你不是最清楚的,一来劲就几天不回家,你不是都习惯了。”

    梁母被梁父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她也的确是冲动。

    一早晨起来就拉着梁父来学校,还让他丢下工作。这二十几年来,估计他还是第一次没去上班。

    想到这,梁母也不好意思在说什么。

    “这孩子,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

    “好了,我们回去吧,你看你老霸占着人家院长办公室也不合适。”

    梁母扑哧的笑了出声,由梁父扶着出去。

    郗萧韶看着两人,脸上带着笑意,手却不自觉握成拳。走得时候,梁父又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郗萧韶明白。

    “让司机送你回去,我打车去就行。”梁父说着,打开车门让梁母上车。

    看着梁母离开,梁父才转过头来看向郗萧韶。

    “萧韶,叔叔问你,英杰是不是闯祸了?”那孩子只要闯祸了就不敢回去,连电话都不敢接。自己孩子他还是知道的。

    郗萧韶道:“叔叔,英杰他很好,他没有闯祸。”

    梁父板着脸道:“你不必替那孩子说话!你告诉他,今晚必须回去!闯祸就跑,这不是我梁家的儿子!他母亲为他还少心吗?!”

    郗萧韶想说很多话,但是看着梁父,喉中却仿佛被什么噎住就是说不出口。

    见郗萧韶的神情,梁父走近道:“那孩子到底闯了什么祸?”

    “英杰他……很好,没闯祸。”

    梁父脸色微变,心中有许多猜测却都被他自己一一否决。

    “今晚我会亲自来学校等他。”说完,梁父打车离开。

    郗萧韶苦笑,他该怎么跟梁父母说英杰的事情。他心中期盼英杰无事,可是以山本太郎的为人,又怎么可能会留下活口。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验证一下!

    想到这,郗萧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特殊号码。

    “喂,组长,好久不见~”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好像刚从床上起来。

    郗萧韶道:“通知弟兄们,有行动。”

    “什么行动?”电话那头声音明显来了神。

    “先通知他们汇合,在部门等我。”

    郗萧韶将手机收起,走出校门。

    苏桐一直在身后,见郗萧韶和梁父母说完,正想过来,不想却见他打完电话就直接出了校门。

    苏桐好奇的跟上,刚看见他的身影,就见郗萧韶上了一辆车。

    那辆车看起来有些眼熟,和上次停在小区门口的车很像,看郗萧韶的动作,似乎和平常有些不同。

    苏桐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却出现忙音。之后无论她怎么打,电话都无法接通。

    苏桐发现她对郗萧韶的了解越来越少,刚才的瞬间,她见萧韶看着梁父的眼神时,只觉得心痛。

    刚才跟在他身后,看着那道身影,隐隐有些揪心。

    想到这,苏桐朝自己摇了摇头,即使什么都不懂,她也可以陪伴在他身边。至少她能分享他心中的痛,可以替他分担一些无法说出的事情。

    想到这,苏桐给郗萧韶发了条短信。

    晚上六点的时候,郗萧韶才从基地出来,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该死,他竟然忘了给桐桐打电话。

    可眼下手机又没有信号,在这里所有带进来的通讯工具都会被屏蔽。

    直到走出基地范围,郗萧韶才看到苏桐发的短信。

    “中午有事,不和你吃饭,记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晚上回家,做饭等你。”后面还带了个笑脸。

    心中的一角被这份柔包围,郗萧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回到小区,抬头看到自家的灯亮,郗萧韶心中竟有几分急切的感觉。

    打开家门,饭的香味扑鼻,厨房里,苏桐正忙碌着。

    “饭就快做好了,你先洗手等一下。”

    郗萧韶看着厨房里的身影,不自觉的走进去,“今晚做了什么?”

    苏桐转头,将郗萧韶眼底的疲惫收入眼底。

    “有不错的**汤,快去洗手!”看了眼郗萧韶的鞋,苏桐道:“郗大少爷,至少要先把鞋换了吧。”

    郗萧韶低头看了一下鞋,干笑着去换掉。

    一天的郁结心情,此刻有了稍稍的缓和。

    “洗手去!”此时苏桐正端着菜出来,见郗萧韶站着不动,不禁开口。

    洗完手出来,苏桐已经将菜都准备好。

    郗萧韶闻着,一脸陶醉道:“恩,很香。我以后有口福了,应了一句古画,有妻如此㊣(5),夫复何求。”

    苏桐别了他一眼道:“少拽这些酸词,先过来吃饭。”

    郗萧韶弄了个遵命的手势,然后坐下吃饭。

    饭桌上两人时不时说着话,倒也温馨十足。饭后,苏桐收拾着碗,郗萧韶则在一旁帮忙。用唯一的杯子接了杯水,占完便宜后,才去乖乖的放洗澡水。

    各自做完事情,看了会电视,便相拥入眠。

    深夜,苏桐睁开眼,看到郗萧韶站在窗前,神情平静得让她心疼。

    见郗萧韶转身,苏桐闭上眼。

    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随后便听见门打开关上的声音,直到天亮,都没有见他回来。

    学校里一整天也没有看见郗萧韶的身影,直到傍晚才收到一条短信,他说今晚有事,让她回家陪苏母,顺便问好。

    淡淡的话,让苏桐微微有些酸涩。

    依旧是回到两人的公寓,做完饭后便等着,她只是觉得他今晚一定会回来。

221-2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