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231-240


    231早

    深夜,月色被云层遮掩,落不到地上天地间漆黑一片。

    荒芜野外,悠然的回家。

    两人你追我赶,倒也有几分情趣。

    这日考完试,郗萧韶就跟苏桐打完招呼回郗家。

    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

    郗萧韶走进去,此时家庭医生和林雪还有萧扬等都在。

    “左医生,怎么样?”孙香琴开口询问。

    左医生道:“恩,从结果上看已经可以检查了,如果两位方便的话,明天就可以进行。”

    林雪面上笑容恬淡,心中却是紧张了起来。

    秦萧扬面色也不好看。

    两人心思各异,已然是貌合神离。

    左医生走了之后,孙香琴就让林雪今晚留下来,明天好和萧扬一起去。若是以往林雪必然是雀跃,但是此时她更多的是不安。

    “孙,不用了,我还是回去吧。”

    秦萧扬在林雪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皱眉,以往他对林雪无所谓的时候自然不会在意她的去留问题,但是如今两人这般关系。

    搁林雪的情况,孙香琴留她下来,她高㊣(5)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拒绝。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生发芽。

    “外婆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吧。”秦萧扬淡淡开口,让几人都有些诧异。

    林雪看向秦萧扬的目光,并未表现出什么异常,只是道:“不用了,我回去吧,这边我也没带衣服过来。”

    话说到这,大家也知道林雪今晚是不想留下,也不再勉强。

    林雪走后,郗画梅拉过秦萧扬,低声道:“你刚才怎么回事?”

    “没什么。”秦萧扬淡淡回答。

    郗画梅叹了口气,最近无论是秦嘉磊还是秦萧扬都不让她省心,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最近嘉磊都说工作忙不回家,就好像在躲着她一样。

    “你好自为之吧,希望明天结果别让妈失望。”

    等郗画梅走后,秦萧扬才拿出电话打给私家侦探。

    林雪一回到家,就找了个借口出门急急忙忙去寻他找山本太郎。

    给读者的话:

    推荐红株新作《馋妃碎碎念》~求月票,亲,点‘月票’就可以知道自己有木有月票了。么么扑倒

    235DNA

    刚到寻他的时候山本太郎不在,等了一会他才从门口进来。

    “山本太郎!”林雪连忙迎上去。

    山本太郎皱眉,道:“跟我进来。”

    看着林雪微凸的腹部,山本太郎眸中闪过几分厌恶,这个孩子最好和他无关。

    “你放心,这个孩子绝对不会是你的!”林雪看出山本太郎的意思,吼着说。

    “那最好,”山本太郎喝了口威士忌,道:“你来找我,是为了明天的事?”

    林雪戒备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是郗家刚刚决定的,他从哪知道这个消息。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搂过林雪,亲吻她的脖颈。

    “你放开我!”

    “很久没做了,你一定也想念了,乖。”山本太郎柔柔说着,手却用力的按压林雪的腹部。

    “你把手拿开!”林雪面容微抽,露出几分痛苦。

    山本太郎力度转轻,道:“乖乖的把自己交给我,明天你自然会得到想要的结果。”

    林雪身体僵住,慢慢的放松下来。

    拉住山本太郎的手道:“轻点,不要……不要伤到孩子。”

    “不会,毕竟它也有可能是我孩子,不是吗?”

    林雪分明见山本太郎眸中闪过冷色,心中不安加剧,却不敢表现出来。

    蛮横的冲撞,许久没有体验过的快感让林雪既想阻止,又无力阻止。

    “别……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否则……我不会……嗯……放过你……啊。”

    门外守着的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和嘲笑。自家少主对付女人的手法果然有一套,这个女人恐怕不知道,她一直想找的仇人就是她身上的男人。

    这女人也真是蠢。

    寻他外面,私家侦探将看到的情况告诉秦萧扬,并将照片传给他。照片上是林雪进入寻他和山本太郎随后进入寻他的照片。

    以及后来林雪离开的时间照片神情都被拍了下来。

    秦萧扬看到照片里的林雪,心中的怀疑更加得到验证,林雪和山本太郎的关系不一般。

    天亮,苏桐刚睁开眼就想起今天是拿DNA结果的日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昨晚早餐就出了门。

    从家里搭公车到那家私人医院要将近4个小时,速度远远比不上地铁,可苏桐却下意识的选择了公车。

    林雪和秦萧扬去医院后,郗萧韶在家里也是无聊,正想打电话问问苏桐在哪里,约她出来,却被段琴竹叫住。

    “萧韶,来,弹首曲子给妈听。”段琴竹让人将古琴放在院子里。

    郗萧韶笑着道:“妈,怎么突然来了兴致?”这古琴他从小就不是多擅长,和妈分开后,就更疏于练习。

    “恩,今天天气不错。”段琴竹似答非答。

    听到段琴竹这样说,郗萧韶知道,自己今天偷跑的计划算是泡汤了。听到琴声,一定会过来,一过来他就要弹更多。

    郗萧韶动着花花肠子,指尖故意滑掉好几个音。

    “音错了”

    “古琴太久没弹,要不改天我练习了,再给您弹?”郗萧韶手按着古琴,满脸笑容。

    段琴竹摇了摇头,仿似叹息的道:“这儿子长大了,心里就开始会挂念别人了。”

    郗萧韶站起来道:“那妈我先走了!”

    段琴竹笑着道:“去吧。”

    郗萧韶一溜烟儿的不见了。

    段琴竹走到古琴前,这首曲子她从小就教他,怎么可能还会滑错音。估着郗萧韶一会还会回来,段琴竹并未将东西收走。

    郗萧韶溜出自家大门,就开始给苏桐打电话。

    苏桐此时正挤着车,对自己冒傻气的行为正有点后悔,就听到手机响起。

    “喂”

    “桐桐,在哪呢?”

    明显感觉到郗萧韶很开心,苏桐看了看拥挤的人群,跟郁闷了,“……在外面”

    郗萧韶顿时拉耸下肩膀,道:“桐桐,你出去玩不带我。”想到桐桐可能和蒋槿澜在一起,郗萧韶怨气更重了。

    “……乖,在家复习,老师回去给你买小红花做为奖励。”

    戏谑的语气让车里的其他人忍不住回头,一看是个美女,更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要其他奖励。”既然不能找桐桐,那就去基地看看。

    梁英杰的事情被隐瞒了下来,梁家对外说要送梁英杰去外国。

    “好啊,给你买糖。”苏桐笑容满面,日子久了,这厚脸皮的功夫总是会增长的。

    “我不吃糖,糖是给老师吃的。”

    苏桐起初没反应过来,等又说了一两句,才慢慢反应过来郗萧韶说的什么意思。顿时满脸通红,双眸冒火。

    “郗萧韶!你去死!”

    说完,啪的一下子挂了电话。

    等反应过来,整车的人已经都看向她。苏桐顿时更窘了,刚好车子到站急急忙忙的冲过人群下车,下车后,还急急的喘了几口气。

    苏桐正要放弃公车做地铁,还没过马路,郗萧韶的电话又过来。

    想着不接,可是电话响个不停。

    “郗萧韶!你给我适可而止!”

    “我今晚想吃红烧狮子头,材料我买回去,在家等你。”迅速说完,就等着苏桐的震天吼传过来。

    苏桐深吸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立马打㊣(5)车过去掐死那个死孩子。

    “桐桐?”电话那头一点声音也没有。

    苏桐眯着眼,道:“你想吃红烧狮子头?”把材料换掉,味道应该会很‘不错’!

    郗萧韶不自觉的了鼻子,他好像察觉到了点危险的气息。

    “恩。”

    “好啊,今晚我回家做给你吃,吃完我再回去,记得等我。”苏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然后果断挂掉电话入了地铁口。

    医院里,林雪和秦萧扬已经在准备做DNA检验。

    两人取完样本后,就离开医院。

    快中午时医院传来消息,说机器出现故障,报告结果会延迟。秦萧扬微微皱眉,虽然觉得凑巧,但医院设备出错再正常不过,也未往心里去。

    苏桐好不容易到医院,却被告知DNA部门的机器出了故障,报告在电脑里暂时拿不出来,可能要下午才能恢复。

    无奈之下,苏桐只能在医院门口闲逛。

    “少主,年医生来了。”

    山本太郎将一份样本,还有一个信封交给年医生。

    山本太郎道:“将这份样本也检查一遍。”这份样本是他自己的DNA。

    给读者的话:

    第三章~

    236姐弟?

    那年医生没有随意猜测,只是道:“那我的家人……”

    “等结果出来,你的家人自然会平安无事。”山口南一开口。

    年医生苦着脸接过东西,正要下去,却听到山本太郎开口。

    “苏小姐今天来这里做什么?”说着指着目光所及的一个人。

    年医生看了眼,看清楚是苏桐道:“她今天过来拿结果,是郗夫人带来的一位客人。”

    “郗夫人?”山本太郎嘴角露出柔柔的笑容,“她带苏小姐来做什么?”

    “也是来验DNA,不过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年医生连忙撇清关系,生怕山本太郎会再有什么打算。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道:“将两份DNA样本给我,其它的没你什么事了。”

    “这,山本先生,这客人的DNA一向是机密,就连我也是拿不到的。这件事真的不行。”年医生连忙拒绝。

    山本太郎也不勉强,一个人利用一次充足,再用第二次就不用顺手了。

    “做好我交代的事,剩下的我会处理。”山本太郎说完,便离开了医院。

    年医生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要离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在身后传来。

    “年医生”

    年医生转头,“蒋先生”

    蒋槿澜看了看山本太郎离开的方向,道:“年医生和山本先生的关系似乎不错?”

    “没有,蒋先生不要误会,山本先生只是过来检查身体的而已,没、没有……蒋先生……”年医生看着蒋槿澜身后两人将自己围住,顿时苦着一张脸。

    蒋槿澜道:“我的耐心有限”

    年医生哭丧着道:“蒋先生我真的不能说,我的家人都在他手里,我要是说出来的话,我老婆和孩子就没命了。”

    蒋槿澜道:“如果你不说出来,不止是你老婆孩子,就连你都会没命。”

    年医生不为所动。

    蒋槿澜继续道:“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会来医院?”

    难道是郗家?!

    年医生一想,顿时冷汗直冒,如果是郗家的话,即使他老婆和孩子出来也一定没有活路的。

    “蒋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蒋槿澜让两人将年医生扶起来,道:“将他刚才和你说过的话细细说来,不要有遗漏。”

    “好”

    说完,年医生将刚才两人说的话都说了一遍。

    蒋槿澜微微皱眉,郗萧韶猜得没有,山本太郎的确是会暗中下手。

    “你说的苏小姐是谁?”

    年医生回忆了一下,道:“是苏桐小姐,是郗夫人带她过来的。”

    蒋槿澜道:“郗夫人带她过来做什么?”

    年医生顿了一下,想到自己和家人的未来都要靠眼前的这个,又不禁犹豫起来。

    “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再过三年就会退休,我想你一定很想得到这个位置。”

    年医生咬牙道:“郗夫人要我们检验苏小姐和两一个人的DNA是否匹配,那个人应该是郗少爷。”

    这是军方家属的私人医院,郗家的DNA这里都有。

    蒋槿澜愕然,完全没想到会是郗萧韶。

    这件事情郗萧韶应该还不知道,否则他让自己帮忙来医院时不会绝口不提。

    “那份报告结果如何?”

    “两份DNA并不匹配。”年医生将结果说出来。

    结果早就知道了,只是报告和最后的确定费了些时间。

    “恩”蒋槿澜道:“回去吧,如果山本太郎再让你做什么,就通知我。”

    “好,蒋先生,我的家人!”

    “放心吧,你的家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蒋槿澜道。

    年医生稍稍放心的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蒋槿澜看着远方,他刚才还以为是自己看错。只是山本太郎如果知道苏桐和郗萧韶的事情,会如何做呢?

    想到这,蒋槿澜瞳孔一缩,如果是自己,又会如何做呢?

    山本太郎想做的,不就是自己想做的吗?

    “老板,要不要阻止他们的行动?”

    “先静观其变。”

    打电话给郗萧韶的时候,出于私心蒋槿澜只将部分告诉了他。

    自从打过一架后,两人如今是半合作的状态。蒋槿澜利用郗萧韶的身份一些事情上方便了不少,而郗萧韶则会在需要的时候找他帮忙。

    山本太郎的人他太了解,加上最近林雪频繁去见山本太郎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所以他才让蒋槿澜帮忙。

    以蒋槿澜的富商身份,来这个医院比他会方便许多。

    下午的时候,苏桐终于拿到了报告。

    “我们已经将另一份报告送给了郗夫人,请您放心。”护士发挥私人医院的服务态度。

    “恩”苏桐拿着沉甸甸的报告,走出门口。

    在等候室,苏桐拿出报告,看到最后的matched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们是姐弟!

    苏桐慌忙将报告放进包里,跑出医院。

    茫然无措的上了公车,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耳旁的传来声音,苏桐摇了摇头,她没事。

    “谢谢”她听见自己用很轻很轻很轻的声音说着。

    手机铃声响了又响,苏桐坐在公园的石凳上㊣(5),任凭手机震动不止。

    在公园坐了许久,苏桐缓过神来,第一个念头便是她不信会是这样的结果。无论真假,她都要回家,找妈求证。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苏桐连忙做地铁回家,回到家里苏启兰还没有回来。

    将饭做好后,听到苏启兰的声音,苏桐差点打翻手中的酱油。

    “妈,当初您阻止我和萧韶在一起,是……因为什么?”快吃完饭时,苏桐开口。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妈这个问题?”

    苏桐将包里的报告拿出来,“妈,段阿姨让我和萧韶验了DNA,结果我不信,我怀疑段阿姨动了手脚,所以我想回来问您。”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不得不留心眼。

    苏启兰看着苏桐急切的样子,叹息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是不是姐弟又有什么关系?”

    “妈,你在说什么?!”苏桐惊得筷子掉在地上,一脸不敢置信。

    “小桐,”苏启兰目光如剑,看着她,“你和萧韶的确是姐弟。”

    237相处之道在于坦诚

    段琴竹收到DNA报告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她早预料到当年凯国和棋兰的关系,但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却依旧叫她不能接受。

    这是怎么多年了,她习惯为了这个家庭的和睦,不说什么,将这一切都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星期日,一早上,郗萧韶习惯的发骚扰短信给苏桐。

    没过多久就收到苏桐的短信,简单的早安就让郗萧韶眸中闪过邪恶的目光。

    吃过早饭后,郗萧韶就出门来到两人的小公寓。

    秦萧扬和林雪的报告要几天后才能出来,此时郗家上下还算是平静。

    只是出门时,母亲似乎有话要对他说,但是看起来又不像。

    郗萧韶离开后,段琴竹便来到苏家找到了苏启兰。

    苏启兰似乎也猜到她回来,碧螺春早早的就等着客人来品尝。

    “棋兰”

    看到苏启兰的样子,段琴竹心中不忍。

    头发半数花白,脸上的皱纹带着岁月的沧桑。看起来俨然已是逝去芳华的妇人。

    “琴竹”

    也只有和段琴竹可以这样,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是碧螺春?”苏启兰喝了一口,口齿留香。

    “恩,不过这茶算不上上等。”大概她会喝不惯。

    段琴竹又喝了一口,笑着道:“这茶是浔阳带来的吧,也只有那里的茶能有这个味道。”

    苏启兰道:“你这品茶的功力更胜从前了。”

    段琴竹笑了笑。

    她今天来没想过自己可以这般平静,甚至坐下来,竟然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谈谈这最浅显的东西,找回当年姐妹的感觉。

    “你也知道我就爱茶,”段琴竹见桌上俨然是一个棋盘,讶然的道:“棋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棋成痴。”

    苏启兰看着段琴竹的指尖道:“你呢,不也是依旧对琴不离手。”

    “你说这世事真是奇怪,你和我都因为这名字,对棋琴情有独钟。”段琴竹笑着道。

    苏启兰受段琴竹感染,也来了兴致道:“要不要来一盘?”

    “好啊”

    两人静静的下了一个小时,最后段琴竹弃子投降。

    “棋兰,这么多年,你的棋力又远胜当年了。”她更加不是对手了。

    苏启兰笑着将棋子收起,以前每次输棋段琴竹都会抱怨,然后要她将棋子重新摆一遍,教她怎么才能反败为胜。

    时光荏苒,转眼已经二十几年了。

    “棋兰,小桐是凯国的孩子吧?”

    “不是”

    段琴竹苦笑道:“你又何必瞒我,如果当年我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让凯国离开你。也不会让你们两个现在这样。”

    “他们的确不是姐弟。”苏启兰起初以为是段琴竹暗中作,可是看她的样子分明不是,“当年我的确有过他的孩子,不过后来出了事孩子就没了,小桐的确不是他的。”

    段琴竹道:“那这份又是DNA检验是怎么回事?”

    苏启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两个不可能是姐弟。”

    段琴竹相信苏启兰的话,棋兰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如果不是这耿直的格当年这些年她会走得更容易一点。而且,没有一个母亲会愿意说自己的孩子没了。

    “那你告诉小桐了?”

    苏启兰收着棋子的手一顿,道:“没有”

    段琴竹道:“为什么?这两个孩子很般配,不告诉他们真相对他们来说会是折磨。”

    苏启兰道:“郗家是容不下小桐的,这不也是你阻止的原因吗?”

    段琴竹眸光微闪,她没想到棋兰连这一点都想到了。

    棋兰的人就跟着棋一样,每一步都能算出来,甚少出错。

    “棋兰,我……”

    苏启兰心中疲惫,刚才相逢的兴致已经被打散。

    “我明白你的立场,你是为郗家考虑,而我是为小桐考虑。分开对大家都好,我也不想小桐受委屈。”

    段琴竹缄口,棋兰说得没错。

    “可是这样对那两个孩子,会不会残忍了一点?”棋兰应该更能明白会拆散的痛苦。

    苏启兰道:“长痛不如短痛,小桐的子我清楚,虽然会伤心但是过段时间自然会好的。萧韶是郗家的子孙,他要撑起郗家,他们各自分开一段时间,感情淡了自然就散了。”

    以后两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即使再有想法也只能放下。

    “棋兰,我始终觉得这件事不对。”段琴竹开口。

    苏启兰眸色微暗,道:“那什么又是对呢?”

    段琴竹怔住,没有开口。

    她对棋兰是愧疚的,即使当年明明是她先和凯国订的婚,但是她心里对棋兰就是忍不住内疚。

    就像当年一样,面对她,她总会失了自我。

    “棋兰,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

    “恩”

    “其实凯国他一直很想你,虽然他不说,但是我……”

    “琴竹,我已经放下了,”苏启兰道:“你不必委屈自己,我对他已经没有情意了。我心中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他有动摇,你又怎么能抢得走。”

    段琴竹低下头,她这些年来的委屈没想到只有棋兰懂。

    “那两个孩子……”她还是不忍心。

    苏启兰道:“他们经历得太少,如果他们能坚持在一起㊣(5),说明他们足够面对郗家,如果不能,及早放弃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你说得对。”可是他们毕竟是‘姐弟’,她担心小桐那孩子坚持不下去。

    苏启兰心中却是另有一层顾虑,相处之道在于坦诚。

    如果两人不能够完全敞开心扉,那迟早也会出现问题。

    —

    公寓里,苏桐埋头趴在沙发里,整个人提不起一点力气。

    门打开,郗萧韶蹑手蹑脚的走近沙发,“睡着了?”

    苏桐听到声音,心中难受,闷闷的没有抬头,“没有”

    郗萧韶将苏桐抱起,见她眼眶泛红,皱眉道:“怎么了?”

    苏桐别开眼,“没什么”

    “告诉我,”郗萧韶让苏桐看着自己,道:“到底怎么了?”

    苏桐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眼泪哗啦啦的直掉。

    郗萧韶心疼的道:“桐桐,别哭,你看眼睛都肿了,发生了什么事?嗯?告诉我。”

    给读者的话:

    第五更~我的爪子啊,终于完成了今天的更新

    238新的挑战

    苏桐破涕为笑,却依旧有些委屈的道:“看这个看的。”

    郗萧韶这才发现,枕头底下还藏着一本杂志。

    “就是这个?”郗萧韶翻开杂志,上面写的是一个人间惨剧。

    “恩”

    郗萧韶笑了起来,拍了拍苏桐的脑袋,道:“傻瓜”看书都能看哭了……

    “我去洗洗。”

    说完,苏桐进了洗手间。

    镜子里她的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看起来有些憔悴,洗了把脸,总算把眼泪都冲洗掉。

    苏桐对着镜子笑了笑,才走出去。

    打开门,看到的是郗萧韶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杂志眉头微皱,似乎在研究究竟这个故事为什么会让桐桐流泪。

    苏桐走过去,将书夺过来道:“这种故事不适合你看。”

    看着苏桐红彤彤的眼睛,郗萧韶暗暗决定,以后进家里的杂志他一定要先好好检查一遍,将一切潜伏势力扼杀在摇篮里。

    桐桐的眼泪只能是为他留。

    “今天陪我去逛街!”

    见苏桐来了兴致,郗萧韶拿起她的包,两人出门去了最繁华的南京路。

    令人本就是俊男美女,更何况苏桐还红着眼睛,分明是刚哭过的样子,惹来更多的眼球。

    郗萧韶有心护花,但是也阻止不了别人看过来的目光。

    有时候人群拥挤,那种目光就更难以忍受了。

    看着萧韶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苏桐心情大好。

    “萧韶,你再这副表情,就要吓跑人家小姑娘了。”

    听到苏桐调侃的话语,郗萧韶搂紧她,仗着身高的优势,在她耳侧咬牙道:“下次不许来这里!”

    苏桐睨了他一眼,嘴角勾起,耳边风。

    “不要”

    说完拉着他继续冲进人群。

    苏桐打赌,郗萧韶这辈子一定没有逛过真么堵的地方,也没进过这么嘈杂的店。他的神情有些扭曲,眉心微皱,店员隔着客人要他试穿的时候,他几乎要失了耐。

    只是每次她回头,他都能露出由衷的笑容,随后有些苦巴巴的看着她。

    知道他不习惯,苏桐偶尔会故意多逗留听店员唾沫横飞,偶尔也看不下去拉着他就跑。

    明明都是品牌店,他大少爷居然还嫌弃人家挤,嫌弃人家服务态度热情。

    当然,热情的确该嫌弃。

    哼,她刚才还看见有一个服务员一直缠着他不放,幸好她发现得早。

    就像现在,明明看衣服的是她,但是貌似他身边的服务员比自己多。

    “先生,给您女朋友买衣服吧?这件是我们今年的新款,很适合您女朋友的身材的。”

    “不用”郗萧韶不耐烦拒绝。

    “先生,这是情侣装,是我么今年最热销的一款,您要不要试试?”

    “……”

    郗萧韶对苏桐以外的意有所图的女一向给不了好脸色,“小姐,买衣服的人不是我,你们再这样做,我就要告你们骚扰客人了。”

    这句话声音不小,不止是服务人员听到了,就连店里的几个客人也听到了。

    “桐桐,我们走吧?”郗萧韶笑容完美,这家店他们已经待了半小时了,桐桐绝对是故意的。

    苏桐轻咳了一声走过去,随后郗萧韶搂着她走出店。

    “还要继续下一家?”郗萧韶主动询问。

    苏桐搞不懂郗萧韶怎么突然转,“恩,下一家吧。”

    郗萧韶挑了一家人最多的道:“不如对面左边那一家怎么样?”

    苏桐抬眸,原来是美邦。

    美邦大多是学生装,平民化的价格,人流量一向很客观。

    “既然桐桐没有意见,我们就走吧。”说完,郗萧韶带着她过了马路。

    在店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在外面就觉得里面的人够惊心了。

    “这里不错”

    苏桐不解,“什么不错?”

    郗萧韶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勾起苏桐的下巴,道:“这样不错,我一直想试试。”

    说完,在苏桐愕然之下,直接吻住她。

    苏桐脸颊都要烧起来了,郗萧韶却是越吻越深入,舌头横冲直撞,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耳旁已经有口哨声传来。

    还有几个脸红的小女生跑过去,苏桐挣扎,但是郗萧韶轻易的就将这些解决。

    美邦的服务员看着,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阻止。

    现在门口站着的人已经要比店里的人多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吗?

    “五分钟!五分钟!”人群中,有一道声音起哄。

    郗萧韶抱紧苏桐,在间歇时,吐着气道:“五分钟?”

    苏桐双颊烧起,咬牙低头,她死也不抬头,“走”

    郗萧韶搂着苏桐,笑容荡漾的无视周围的目光,苏桐一路鸵鸟手死死的掐着郗萧韶,她要恨死他了。

    连这种荒谬的事情,她都不舍得,又怎么放得下他。

    “回家吃饭?”

    苏桐顾着走神,没有仔细想郗萧韶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听到钥匙打开的门的声音,她才恍恍惚惚的看向郗萧韶。

    郗萧韶见她双眸迷离,带着几分困惑。

    心中喜欢到了极点。

    “你诱惑我……”

    郗萧韶将苏桐抵在门上,俯身在她脖颈处,声音低低的带着㊣(5)沙哑**的味道。

    “你起来”彼此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这样下去她一定又会被带坏。

    郗萧韶吻着苏桐的侧脸,声音含含糊糊,“恩,进房间也行……”

    苏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期末考试还没结束。”

    郗萧韶动作一顿,咬了苏桐一下,“停止好不好?”

    苏桐心中苦涩,笑着推开他道:“不好,不止不好,我还打算延长期限!”说完苏桐闪身进了厨房。

    郗萧韶郁结,垂头丧气。

    “想吃什么?”

    郗萧韶闷闷道:“吃什么都可以。”

    还没等苏桐说话,郗萧韶眼睛一亮,道:“最好是吃你。”

    苏桐转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凉凉道:“我把自己切成菜做给你吃吗?”

    “……不,换种吃法。”

    郗萧韶求欢不成,只能借着帮忙的机会稍微吃点豆腐,虽然不顶事但是勉强也能解解馋。

    —

    “大人,上次的客人来电话说,希望大人再过去一趟。”阿宝尽责的将事情告诉给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的自家大人!

    毛苗将一片薯片扔进嘴里,道:“价钱呢?”

    “……可以另算。”

    毛苗将薯片放下,拍了拍手道:“开工!’

    小君看着一人两鬼出门,眉头紧紧皱起,但愿是她多虑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题目什么的真是分外难取(╯)╭

    239世事无常

    “大人,你知不知道上次的客人是谁?”阿贝看着毛苗,小心的询问。

    毛苗点头。

    阿贝自顾道:“是应尚河”

    毛苗转眸瞪了她一眼,她又没失忆!

    阿贝将自己缩成一团,很委屈。

    “大人,应家的官家说,自从上次大人去过之后家里夜里就没有再听到哭声了,但是应先生担心以后还会发生这种事,所以想请大人去安一下家宅。”

    毛苗脚步一顿,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半小时后毛苗就来到了应家,本来应家想请人过来接她的,但是被阿宝回绝了,毛家又不必他应家差,这点不需要他们。

    在维护毛苗上,阿宝也是毫不客气的。

    毛苗自然不知道阿宝的想法,所以看到还要自己出油费后她便叮嘱阿宝,事后谈价格的时候一定要再加上车路费。

    阿宝无语的点头。

    “毛小姐,先生和少爷今天有事出门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请毛小姐见谅。”管家笑着说着,身后的大铁门自动慢慢关上,一条黑线在门缝间一闪而过。

    出门时还是晴空万里,到了这里却已经是天了。

    管家领着毛苗进主宅,快进主宅时,毛苗忽然停下来。

    “管家,我这有一道符,我刚才忘了贴门上了,麻烦你帮我贴上好吗?”

    管家连忙摆手道:“毛小姐,还是让和您一起来的助手去吧,这要是贴不好,我可担当不起啊。”

    阿贝和阿宝齐齐戒备愕然的看着管家!

    毛苗不动声色道:“管家说助手,不知道是哪位?”

    管家笑着,慈眉善目,道:“这里离门口有段距离,小伙子去会适合一些。”

    管家话未落音,毛苗已经将手中的红色符扬出。

    符咒刚现,那管家顿时如鬼魅一般消失在眼前,可空气中却出现一股腐尸的味道,刺鼻难闻。

    “大人!”阿贝惊叫。

    毛苗转头,刚才还葱郁的植物,在眨眼间枯黄干萎,淡淡的黑气从腐臭的草目上升起,一层一层的包住主宅。

    视线渐渐扭曲,冷不断袭来。

    毛苗后退几步,镇定道:“快进去!”

    阿宝和阿贝连忙飘进主宅,这次他们竟然完全察觉的不到,对方若不是与他们不同,就是远远比他们厉害。

    “大人,怎么会这样?!”

    毛苗拿出罗盘,完全混乱。虽然主宅内还是安然无恙,但是门外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黑气冲天扭曲冷。

    “是幻术。”毛苗神情凝重,他们落入了设好的幻境之中。

    该死,若不是太轻敌,刚才管家将门关上的时候她就该发现。

    幻境是进去之后才能封锁结界,这是幻术最常用的一种,她以往从未遇见过也不甚在意,没想到今天却在这上吃了亏。

    “大人,幻境只要找到出口就能破解,我去找!”阿贝飘起,就要出去。

    “站住!”

    “幻境出口一旦关上,除非幻境之主,否则谁也找不到出口。”毛苗缓缓的靠近一幅画,画上,一个年轻男子笑意悠然俊逸,但细看却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大人,这幅画……”

    毛苗暗暗深呼吸,走近道:“这幅画少说已有百年,人物栩栩如生,只怕真人都不一定有这个效果。”手中的黑色符随时准备。

    “小姐好眼力。”

    这声称赞仿佛从地底下传来,温柔好听,但是却有种惊悚的感觉。

    不是在这幅画上!

    毛苗转身,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连外面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大人,幻境解除了!”阿贝兴奋的大叫。

    阿宝和毛苗却是同时紧紧皱起眉头,不对,没有解除。

    “你是毛家的人?”声音再次传来,“毛家祖训,人鬼殊途。你却养了两只鬼,毛家真是越来越可笑了。”

    阿宝一脸严肃,这一条祖训早已在百年前被前任大人抹去,他如何得知。

    “大人,快走,你不是他对手。”

    毛苗手心暗暗出汗,小声道:“阿宝,我是出不去,不是不想走啊。”

    她刚才要用黑色符的时候,竟然有种被挡住的感觉,她只希望这是错觉,否则她就完蛋了。

    “有意思,天师和鬼也能合作?”声音带着嘲讽之意,一阵寒过后,“我倒想看看是鬼有情,还是人有意。”

    “大人!”

    “阿贝!”

    毛苗连忙用附灵术想将阿贝拉回来,但是她还没开始,阿贝就已经消失了!

    “这样似乎简单了点,不如这样……”

    “大人,快走!”阿宝刚听到声音,就察觉到自己身体动弹不得,浑身的鬼力正在被人抽离,连神智都开始丧失。

    “嘘,不要吵。”

    毛苗听着声音耳朵里的声音脸色苍白,手中的黑色符竟然拿不住,掉落在地随即消失不见。她额头上尽是冷汗,神情呆愣害怕。

    “你们有两个选择,要嘛你们两个合作,杀了你们……大人,要嘛你们大人救出你们其中一个。”

    冰冷的声音像是眸中诅咒,刹那间周围的场景开始转变,四周变得黑暗,但如鬼厉的哭泣和哀嚎却不绝于耳。

    毛苗捂住自己的耳朵,害怕的蹲在地上。

    阿贝和阿宝看㊣(5)着她,不断呼喊,她是宿主,只要他们齐心一定能冲出去。可是现在毛苗什么都听不见了,阿贝和阿宝挣扎着渐渐被拖入黑暗之中。

    毛苗猛的抬头,看到的是阿贝和阿宝失望的眼神,还有渐渐染上愤怒的双眸。

    “阿贝……”

    空荡荡的声音引来周围的一阵鬼笑,毛苗站起身,惶然不知所措。

    —

    几天过去,秦萧扬和林雪腹中胎儿的DNA终于有了结果。

    左医生亲自将报告结果送来郗家。

    “这份DNA检测证实,秦先生的确是孩子的父亲。”

    这个消息如重磅一般让郗画梅震在原地,而秦萧扬脸上则露出嘲讽之色。

    孙香琴见郗济国脸色不好,连忙开口道:“这就好了,婚礼也该进行了。”

    “外婆,我不会和林雪结婚,因为,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份报告,也是我和孩子的DNA检测报告。”秦萧扬拿出报告,冷笑着道:“不过我这份报告的检测结果却和左医生完全相反。”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240求证

    林雪脸色一变,希望郗济国说点什么,却见他看着她目光凌厉,慌忙低下头,什么也不敢说。

    “拿过来。”

    秦萧扬将报告递给郗济国,报告一共有两份。

    一份是秦萧扬和孩子的,显示并不匹配。

    而另一份是其他人和孩子的,显示匹配。

    “左医生”郗济国将报告递给左医生。

    左医生看过后愕然,“秦先生,这两份报告是哪里来的?”

    秦萧扬道:“这是我让人另外检测的,我收到消息说负责检测的年医生被人要挟,暗中修改了报告结果。”

    左医生想起这两天年医生反常的举止,沉着脸色道:“没想到医院会出现这种事情。”

    左医生想向郗济国赔礼,却见他摆手道:“不必了,这件事情你需要好好调查,这里有两份报告,一份是你的,另一份是怎么回事?”

    林家的人看不到这两份报告,只能看见自家女儿的脸色。

    见林雪如此,两人心中都暗暗不安。

    这个死丫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秦萧扬将拷贝的一份递给林其璧,才开口道:“这一份是上的人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林其璧看到上面的结果,整个人几乎要晕过去。

    “萧扬,既然左医生的那份可以作假,那你的……”

    显然这也是周君如的意思,所以她看着秦萧扬,等着他开口。

    秦萧扬道:“不过,林叔叔考虑得没错,我这份的确有可能修改。所以我想请左医生核实一下,到底左医生手上的这份报告的DNA属不属于我。”

    医院里有他们所有人的DNA要找并不困难。

    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上,林其璧只觉得奇耻大辱。

    啪!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林雪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此时周围看她的目光让她不敢抬头。嘴角的血腥提醒着她已经发生的事实。

    她和山本太郎的事情被发现了。

    林其璧拉着林雪离开,周君如也脸色难看的道:“我们先走了。”

    郗画梅冷哼了一声,心中却是闪过笑意。这个孩子果然不是萧扬的,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当初怎么会被她蒙蔽了。

    “爸……”

    郗画梅还没说完,郗济国就摆手道:“我累了,扶我上楼。”

    郗济国的平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直没有开口的郗萧韶扶着他上楼,孙香琴看了他一眼,没有跟上去。

    孙香琴知道,自己老伴的平静是因为对子孙的失望。

    无论怎么样,林雪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而萧扬,哎,这孩子聪明反被聪明误,画梅也是枉费他们的一手栽培。

    “嘉磊今天怎么没来?”孙香琴开口。

    郗画梅道:“哦,嘉磊他这几天工作忙。”

    “再忙也要顾家,”连这事情都没过来,只怕家里更是没回去,“画梅,你有时也说说他,这工作固然重要,也不能不理老婆孩子。”

    “知道了,妈。”

    段琴竹扶着孙香琴,朝郗凯国使了使脸色。

    “妈,我的职位安排已经下来了,这几天我就会去局里报道。”

    孙香琴松开眉头道:“这就好,省得你在家也不得劲,现在调回来,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就和爸说说。”

    “知道了,妈”

    孙香琴道:“没事就都散了吧。”

    吴姨过来扶着孙香琴上楼,郗画梅和秦萧扬找了个托辞离开,厅堂里就只剩下段琴竹和郗凯国。

    “琴竹,你这两天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郗凯国担心询问。

    “不用了,”段琴竹笑着道:“只是这几天事情多了点,所以有些累。”

    “还只知道说我,我们都不年轻了,你也别太劳了。”

    段琴竹笑着道:“我哪是劳,只是许多老朋友多年不见,自然要多走走。”

    “眨眼二十几年都过去了,我们都老了。”

    郗凯国握住段琴竹的手,没有说话。

    曾经有人问过他,二十年后他们还是什么样子,当时他回答,必定是你我在一起。

    他记得她笑得有几分羞涩,抱住他埋在他怀里。

    “凯国?”

    郗凯国从记忆中惊醒,笑着道:“怎么了?”说完便忍不住咳嗽。

    “你看你,今天中午的药又忘了吃了,我这就给你拿去。”

    “忘记一两顿的不要紧。”

    段琴竹的声音远远传来,“那可不行,医生怎么交代的你就怎么做。”

    “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小题大做。”说着这话,郗凯国心中万分复杂。

    “吃下吧。”段琴竹将药拿给他。

    看着他吃下,才将杯子递给吴姨。

    “都一大把年纪了,吃个药还不让人省心。”段琴竹叹息,唠叨两句。

    郗凯国笑着道:“琴竹,我们真是老了。”

    她变得爱唠叨。

    而他习惯了她的唠叨。,

    段琴竹顿时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一时间是怒也不是,是笑也不是。

    ——

    苏桐看着手里的报告,反复的看了之后,她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和萧韶是姐弟。

    许多医学研究都表明,有血缘关系的人即使不知道关系,也很难产生㊣(5)恋情。因为人体的基因和体味会让双方自然而然的好像排斥这种关系,她和郗萧韶实在不像。

    可是如果不是的话,妈又为什么会那样说呢?

    苏桐将报告收起来,打开办公室的门出去,一路上就听到许多人在窃窃私语,林雪和秦萧扬的名字被反复提起了好几次。

    苏桐微微皱眉,走到梧桐林下才拿出电话,打给聂荣。

    “小桐?”聂荣声音有些不敢置信。

    苏桐张了张口,还是无法将爸喊出口,只是道:“有件事我想当面和你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聂荣神色微暗,道:“我下午有个会议开到3点,你来公司吧。”

    苏桐犹豫了一下,道:“好”

    聂荣又问了她几句,两人说了寥寥数语后便挂了电话。

    下午,苏桐如约来到聂氏。

    门口的警卫看了她一眼后连忙放行,进了大门,前台的小姐周到的服务让苏桐浑身不自在。

    “聂小姐,总裁一会就出来,麻烦您稍等。”秘书满脸职业笑容。

    苏桐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姓苏。”

    秘书笑容一滞,“苏小姐,抱歉。”

    苏桐等了不到十分钟,就见聂荣进来神情严肃,看得出是工作繁忙之际另外拨出的时间。


231-24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