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261-270


    261苏家女人

    又是一次有惊无险,苏桐看着苏启兰被推出来,苍白的脸色比之前稍微缓和,她的身体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

    “小桐!”

    苏桐摇晃了一下,看清楚后见蒋槿澜正紧张的看着她。

    察觉到他的手扶着她,苏桐连忙推开。

    “我妈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医院里有我就好了。”

    “小桐……”

    苏桐没有停下,直接进了病房。

    聂若宜看着蒋槿澜,那脸上的神情带着哀伤。

    “你心里的人是她?”

    蒋槿澜没有否认。

    聂若宜自嘲道:“你回来,也是因为她?”当初他还以为槿澜回来,是因为想起她说的话,原来与她无关。

    “若宜,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蒋槿澜淡淡出声。

    聂若宜淡淡的露出一个笑容,道:“可惜,再好也不是你。”

    蒋槿澜看着她,目光复杂带着悲怜。

    “槿澜,不要这样看我,”聂若宜朝他笑着,道:“至少我知道你心里真的有人,而不是骗我。”

    蒋槿澜收回目光,淡淡道:“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聂若宜看着他,笑着道:“槿澜,原来你真的没喜欢过我。”

    蒋槿澜不解她的意思,却见她径自离开医院。跟着出去后,她却不让他送,直说宁可自己一个人走。

    蒋槿澜替她打了车,看着她离开。

    聂若宜坐上车,脸上始终带着自嘲。

    病房里,聂荣本想陪着苏启兰,可是还没到天黑,就接到了李梦娇的电话。

    “小桐,爸有事先走,你妈要是有什么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说完,又不舍的看了几眼苏启兰。

    “恩”

    聂荣听到声音,也不敢看苏桐眼神,直接离开病房。

    苏桐拉着苏启兰的手,察觉到她手有些冰凉后,连忙用自己的手包住,直到苏启兰的手有了些温度。

    病房外,一道身影看着病房里的两人,神色黯然。

    郗萧韶靠在病房外,从天色明亮,一直到黑暗包围。

    路过的护士奇怪的看着这个站了一下午的年轻人,本以为他是找不到病房,现在看来倒像是在等着谁。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护士骨气勇气走过来。

    她认出,这人昨天也来过。

    病房外的声音传入了苏桐耳中,苏桐察觉到什么,微微皱眉走出去。

    “先生!”

    见郗萧韶离开,护士连忙含住。

    郗萧韶匆匆离开,苏桐走出来时已经看不到人。

    “护士小姐,刚才是谁?”苏桐按捺下心中的猜想,开口询㊣(3)问。

    那护士道:“不知道,应该是病人家属吧,昨天我见他来过。”

    “哦,谢谢。”

    苏桐神情中闪过黯然,她猜到了是谁,可是却不想见他。

    郗萧韶从医院离开,本想去陷阱喝几杯酒,想起家里的情况,还是坐了车回去。

    一进门,就看到郗凯国坐在院子里,神情落寞。

    “爸”

    “萧韶回来了”郗凯国回过神。

    郗萧韶在郗凯国面前坐下,“爸,怎么不进去?”

    郗凯国叹了口气,看向他,半响才苦笑着道:“苏家的女人不容易对付吧?”

    262重击郗画梅

    郗萧韶愣了一下,看着郗凯国,却见他自己似乎也是愣了一下。

    “大概因为他们面对的是郗家的男人吧。”

    许久,郗萧韶才缓缓说出口。

    时间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随后郗凯国才缓缓扬起一丝勉强的笑容。

    “医院怎么样了?”

    郗萧韶淡淡道:“还好。”

    对于为什么郗凯国知道他去过医院,郗萧韶并没有询问。这几天的事情已经足够他看出,自己父亲和苏母有一段过去。

    他不提不问,只是想保护母亲。

    “你们父子两说什么呢?”段琴竹笑着走出来。

    “没什么,”郗凯国先开口,“爸下来吃饭了吗?”

    段琴竹摇摇头。

    郗凯国叹了口气,这次秦家发生的事情让郗济国颇为愤怒,怎么也想不到连自己的女儿都牵扯进去。

    “倒是画梅,刚才又来找了你一趟,似乎有什么急事。”段琴竹叹气的说着。

    郗凯国皱眉,如今他实在是不想见这个妹妹。

    “秦家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进展?”

    郗凯国道:“恩,现在的证据对秦家很不利,谷诗韵的死可能会牵扯到画梅身上。”

    段琴竹讶异,郗萧韶则在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皱起眉头。

    “那怎么办?”段琴竹开口。

    郗凯国道:“我已经让局里调查了,这些证据暂时还压在局里,画梅暂时不会有事。”

    段琴竹依旧紧紧皱着眉,这证据就像是一个印象炸弹一样,如果被有心人知道的话,一旦曝光出来,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郗凯国显然也想到了,所以对这件事情也是忧心忡忡。

    另一边,郗画梅离开郗家后就去找私家侦探。

    “你不是说这个东西可以干扰所有的信号吗?!”郗画梅将东西扔在桌上,语气怒冲。

    “没错,它是可以干扰所有信号。”

    “那为什么警方……”察觉到有些人看过来,郗画梅压低声音,“那为什么会有那盘磁带,还会落在警方手里。”

    那私家侦探笑了笑,道:“郗女士,我说这个可以干扰信号,并没有说它可以清洗消除信号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估计郗女士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如果不是有这个的话,那警方拿到的就是清晰的磁带。

    “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郗画梅怒急冲出口。

    如果知道这东西只是干扰,技术组可以恢复,她断然不会冒这个险。

    “郗女士,如果您不做亏心事,这点东西对您不会有影响的。”私家侦探意有所指。

    “你什么意思?”

    “郗女士做过什么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那私家侦探笑了笑,道:“做过的事情怎么掩盖都没用的。”

    郗画梅愤怒的看着那私家侦探,他怎么敢对自己这个态度。

    “别忘了,我是雇主!你这是什么态度?!”

    私家侦探道:“郗女士,以前是,现在可不是。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你的身份不适合总是出入这种地方。”

    说完,私家侦探抬眸看了眼监控器。

    郗画梅目光凌厉,将心中的怒意压下,忍了忍最后才高傲的离开那私人侦探会所。

    “彭宇,你这样做并不明智。”办公室的另一扇门打开。

    彭宇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道:“难得的机会,不是吗?”

    “的确,”那人道:“那些证据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出来?”

    “不急,时机还不成熟。”彭宇微微一笑,脸上露出冰冷狰狞的笑容。

    段琴竹和郗凯国没想到,他们的担心在第二天就成了真。

    “局长!”

    侦察组组长见到郗凯国,一脸着急。

    郗凯国皱眉,“怎么了?”

    那组长直接将报纸拿给郗凯国,看过后郗凯国紧紧皱起眉头,脸上的震惊来不及掩饰。

    郗画梅和谷诗韵的事情清晰的被人报道出来,甚至上面的人还拍到了最后一次郗画梅和谷诗韵见面的画面,有一张还是郗画梅扇谷诗韵巴掌。

    “组长,不止是这个,你要看看这个早间新闻。”

    “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早间新闻特别报道被放了出来。

    “据可靠消息来源,被人发现死在边池的谷诗韵女士生前曾经和人发生冲突,而这个人正是S省附属医院的副院长,相信对于她大家都不陌生……”

    之后是清晰的画面,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郗画梅威胁谷诗韵的动作和神情却是一看便知。

    甚至之后还有谷诗韵和私家侦探见面,去见一些打手的画面。

    这则消息一时间在S省各大电台掀起,对于这种消息所有人都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趣。

    就像是大家合力抓出真凶,惩处犯人一样。

    在这个压抑的时代,大家显然都有当英雄和维持正义的**。

    郗画梅刚进医院,就被焦急等着的秘书迎上,“副院长,院长正在办公室等您。”

    郗画梅这几日被弄得憔悴不堪,如今听到院长亲自找自己,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知道是什么事吗?”

    那秘书没有正面回答,那眼神却再清楚不过,是什么事难道副院长您还不清楚吗?

    郗画梅心中一紧,果然是因为嘉磊的事情影㊣(5)响到了自己。

    不要紧,只要她不承认自己和谷诗韵的事情院长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想到这,郗画梅又挺直腰背走进医院,忽视别人投过来的目光。

    推开门,郗画梅的笑容在看到院长铁青的脸厚顿时僵住。

    “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郗画梅,你被停职了。”

    “院长,您说什么?”郗画梅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如今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她不能再失去工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院长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冷厉,道:“难道你做了什么还要我提醒你吗?!你自己看看!医院不能留你这样的人,你收拾一下回去吧。”

    郗画梅拿起桌上的报纸,照片入目,她脸色顿时刷白,身子一踉跄几乎站不住。

    “院长,这上面……这上面都是胡说!”

    院长道:“这些话你跟公安局说去吧,医院的声誉不能因为你受损!”

    给读者的话:

    恩O(∩_∩)O~谢谢独舞的月票,咔咔,很开心。还有兮儿的O(∩_∩)O~,某非双手接下,加更拜谢!

    263一次次错

    郗画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办公室的,秘书替她收拾的东西,送她出医院。

    一路走出来,那些医生和护士的目光让她近乎崩溃。

    “副院长,您放心吧,等事情查清楚了院长就会让您回来的。”秘书将东西放车里,出声安慰。

    郗画梅自嘲的笑了笑,为了这个位置她奋斗了二十年,如今只是因为电台和报纸的消息,就可以将她停职。

    “副院长,秦主任来了。”秘书说完,就进了医院。

    “妈……”

    郗画梅抬头,对秦萧扬道:“妈没事,只是暂时休息而已,你好好干,不要让妈失望。”

    秦萧扬知道母亲一向要强,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也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

    “妈,我送你回去吧。”

    郗画梅摇头,道:“不用了,医院里事情多,你留下来吧。现在,你要好好干,知道吗?”没有了她的照顾,那些暗中有不满的人一定会趁机有动作。

    “妈放心吧,”秦萧扬替郗画梅打开车门,道:“我已经请过假了,没事的。”秦萧扬没有告诉郗画梅。

    因为她的缘故,他这个主任在刚才已经有名无实了。从今天起除了偶尔的坐诊,他本就是闲职一个。

    郗画梅总算放心道:“萧扬,你放心,不是妈做的。妈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看谁敢看不起我们,你好好做,别让他们看笑话,知道吗?”

    “恩,”秦萧扬启动车子,仿似无意的道:“妈,趁这个时间,你刚好可以休息一下,这么多年来,你都没休息过。”

    郗画梅摇头道:“妈不会休息,妈要查出到底是谁在害我们秦家!”

    秦萧扬神色间不掩失望,送郗画梅回家后便离开自己回了医院。

    秦嘉磊在看到照片上谷诗韵的容颜时,心中骤然一痛。无论她做了什么,她始终是自己唯一真爱的女人。

    人就是这样,只要死了,就只会去想她的好,然后无限放大并沉浸在回忆里。一点一滴,都变得份外珍贵。那些错误,轻易的就可以被原谅。

    也许谷诗韵就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她能一击即中。

    “秦局,事情还没查清楚,您也不用太担心难过。”

    不,他并不担心,秦嘉磊拿着报纸,紧紧握紧,他在替诗韵难过。

    如果说诗韵有什么错,那都是他的错,都是他和郗画梅的错。如今她都已经死了,他也不能在软弱下去。

    如今的局面固然有她的缘故,可是细想起来,却是这二十年来的积累造成的。为了让他升迁,为了让他秦家配得上郗家,这些年他有意忽略了太多。

    他以为他对郗画梅的退让总会有尽头,可是现在他发现,如果他永远不反击,他就永远无法抬头。

    他秦家并不欠郗家什么!

    “麻烦你,帮我联系律师。”

    —

    “今天的报纸呢?”郗济国下楼,脸色难看。

    “首长,今天报纸没什么特别的,您先用早餐吧,夫人特地亲自下厨准备的。”年叔看过今天早上的报纸后,就让人收起来。

    可是军人的出身让他说话再委婉深思,也是充满破绽。

    “拿出来!”郗济国重重的将龙头拐杖敲下。

    孙香琴正从厨房出来,见郗济国一早晨就动怒,连忙劝阻,“你这是做什么,昨晚就没休息好,这报纸少看一两天又不会怎么样,先吃早饭。”

    “是啊,首长,先吃早饭吧。”

    郗萧韶刚好从楼上下来,“爷爷,什么事又惹您不高兴了。”

    郗萧韶今晨本想去医院看苏桐,跟她说说话,可是看到报纸的报道后便不敢出门,生怕家里出什么事。

    这几天郗萧韶都在家里,让郗济国至少还有点顺心的地方。

    “哼!”

    郗萧韶眼神示意年叔下去,朝孙香琴眨了眨眼,道:“,您今天早上不是做了爷爷最喜欢的小米粥吗,还不赶紧让人端出来让爷爷尝尝。”

    孙香琴笑了笑,这才放心的进厨房。

    “哼,你们一个个都想瞒着我,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瞒到什么时候。”

    郗萧韶笑着道:“哪能啊,爷爷,孙儿从小到大还没什么事情能瞒过您呢。”

    郗济国依旧板着脸,不过却是缓和了不少。

    郗萧韶看着郗济国的白发,眸中闪过几分担忧和愧疚。

    —

    医院里,蒋槿澜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苏桐正趴在苏启兰床上,手还握住苏启兰的手。

    轻轻的走进去,本不想吵醒她,可惜门一开她就醒了。

    苏桐睡得并不熟,医生交代妈的状况还不稳定,生怕会再出什么意外,她一晚上不断醒来检查苏启兰的情况。

    “我给你们带了早点过来,你去洗把脸吧。”

    苏桐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才进洗手间。

    苏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低头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因为来医院匆忙,所以她什么东西都没带。

    回到病房,苏启兰已经醒了,正和蒋槿澜说着话。

    两人的气氛轻松,苏启兰气色也好了不少,虽然仍旧虚弱。

    “妈,先喝点水吧。”

    苏启兰笑着道:“不用了,你自己喝吧,刚才槿澜给我倒过了。”

    见蒋槿澜打趣的看着自己,苏桐疑惑。

    ㊣(5)蒋槿澜抬手,示意了一下头发。

    苏桐脸一红,连忙抬手理了理,蒋槿澜笑意悠然。

    苏启兰看在眼里,脸上露出淡淡欣慰的笑容。

    不想继续打趣苏桐,蒋槿澜回头,道:“阿姨,今天感觉怎么样?”

    苏启兰道:“好多了,小桐,一会替妈办理出院手续吧。”

    苏桐一急道:“妈,医生说您的情况还不稳定,需要留院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苏启兰道:“妈自己的身体还不清楚吗,妈说没事就没事了,你也不能总是在医院里。”

    “学校那边我已经请过假了,不会有影响的。”

    蒋槿澜见苏启兰沉默,知道她担心的是医药费问题。

    “阿姨,你放心在医院住下吧,小桐可以先去学校,这里还有我。”

    若是以往苏桐会拒绝,可是如今她只能接受蒋槿澜的帮助,哪怕这个人情太大。

    “是啊,妈,你就住下吧。”

    苏桐看着她,眼神里尽是希冀,就怕苏启兰拒绝。

    苏启兰叹了口气,道:“好了,妈住下也行,你也该回家拿东西吧,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苏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刚才从镜子里她就知道自己有多狼狈不堪了。

    蒋槿澜含笑的道:“恩,小桐的样子的确不好,一会我会送她回去的,阿姨放心吧。”

    给读者的话:

    桐桐,萧韶,俺不是故意的。。。。。。。

    264好久不见

    苏桐连忙拒绝道:“不用了,你一定还有事情,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蒋槿澜道:“小桐,还跟我这么客气。”

    苏启兰开口道:“小桐,就让槿澜送你吧。”

    见苏启兰开口,苏桐点了点头,掩下的眸中闪过黯然之色。

    吃完早饭,医生检查过苏启兰的情况无恙后,苏桐才放心的和蒋槿澜离开。

    车上

    蒋槿澜道:“小桐,放心吧,阿姨的事情上我一定会尽力的。”

    苏桐感激的微笑道:“槿澜,我相信你……谢谢。”

    蒋槿澜看了苏桐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没有再说话。

    车子里突然陷入沉默,苏桐有些不习惯。

    眼睛看着窗外,想起有一次郗萧韶故意带着她绕了同一个地方好几圈,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觉得哭笑不得。

    “你笑了。”

    蒋槿澜的声音传来,苏桐微怔,笑容缓缓收起。

    “这些天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真正的笑。”蒋槿澜说得有些叹息。

    “……对不起”

    她不是不明白槿澜的心意,只是她心里已经有人了,又怎么再容得下第二个人。

    蒋槿澜见苏桐神情黯然,笑着道:“没关系,我有信心你一定会喜欢我。不要愁眉苦脸,如果我的存在会让你失去笑容,那才是真的对不起我。”

    苏桐看着蒋槿澜,笑着道:“槿澜,想不到你说甜言蜜语也是信手拈来。”

    蒋槿澜看着苏桐的笑容,虽然依旧有些轻愁,但却好看极了。

    “你没想到的还有很多,”在红灯口停下,蒋槿澜转头看着她,笑容温柔,“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我。”

    苏桐别开眼,有些不自在。

    看到苏桐这样,蒋槿澜脸上露出笑容,颇为愉悦。

    回到家里,门依旧敞开着,不过门口却有人守着,不会遭贼。

    蒋槿澜见苏桐眉头微皱,解释道:“事情还没结束,这些暂时还不能恢复,不要多想,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苏桐点头,推开门道:“你先坐一会,我去收拾东西。”

    见苏桐重拾神的走进去,蒋槿澜脸上露出笑容。小桐的子,还真是从小到大都没变。

    “干嘛这样看着我?”苏桐擦了擦脸,道:“我脸上又没东西。”

    蒋槿澜突然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道:“不对,有点东西。”

    苏桐被蒋槿澜突如其来的动作怔住,等她察觉过来时,蒋槿澜的唇已经附上她的唇瓣。

    陌生的气息让她猛地推开蒋槿澜。

    “槿澜,我……”

    被猛的推开,蒋槿澜愕然,随后道:“对不起,我没有侵犯你的意思。”

    “我……收拾好了,走吧。”

    苏桐率先走出门,看到门口站着的身影后,身体顿住,冰凉从脚底冲上来。

    “好久不见。”

    苏桐别开眼,“好久不见。”

    蒋槿澜站在苏桐身后,看着郗萧韶,脸上的温柔尽数收起。

    “小桐,阿姨还在医院等我们,走吧。”

    苏桐没有看郗萧韶,轻声答道:“好”

    郗萧韶站在门口,没有让开。

    蒋槿澜走上前,道:“郗先生,麻烦你让开。”

    苏桐始终没看郗萧韶,但她知道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看着他。

    “桐桐”

    华丽低哑的声音触动了心底的那一跟弦,苏桐不受控制的看向郗萧韶,看到他清贵依旧,身形却有些消瘦。

    郗萧韶温柔的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你瘦了”

    苏桐看着他,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看到苏桐抬眸,将泪水逼进眼眶里,郗萧韶扬着一边的嘴角,带点苦涩和惭愧。

    苏桐别开眼,道:“槿澜,我们走吧。”

    两人从他身侧走过,郗萧韶抬手想拉住苏桐,却被她侧身错过。

    上了车,苏桐看着窗外,倒视镜上一个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远。

    蒋槿澜道:“我给阿姨联系了一个医生,那医生是心脏病科上的专家,我想安排阿姨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迟迟没有等到回答,红绿灯口,蒋槿澜转头,见苏桐看着前方目光无神发着呆。

    “小桐?”

    苏桐转过头,微微一笑,道:“怎么了?”

    蒋槿澜看出她眼底藏着的悲伤,微微怔住,笑着道:“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中午想吃什么。”

    苏桐笑着道:“什么都可以,我和妈会自己决定的,你大忙人一会还是先回去吧。”

    见苏桐不提刚才的事,蒋槿澜也假装什么都没发现。

    “再忙也有吃饭的时间,你不会连和我吃饭都不肯吧?”

    苏桐见蒋槿澜说得认真,侧头道:“怎么会,我可是知道有许多人想和你吃饭都约不到。”

    蒋槿澜微笑着启动车子,道:“你什么时候想,我都会陪你。”

    苏桐笑着,不去想这句话的深意。

    到了医院门口,蒋槿澜停下车,“等我一下。”

    苏桐疑惑,见他走到报摊前买了两份报纸回来。

    “看看”

    见他神秘的递给自己,苏桐更是不解。

    “我想这个消息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个好消息。”蒋槿澜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5)

    苏桐看过后,笑着道:“怎么说呢,至少出了一口气。”

    蒋槿澜眸中闪过冷色,道:“可惜证据还不够,如今这个只能让她成为嫌疑犯,她身后有郗家,这个案子再拖下去,他们迟早都会脱罪。”

    苏桐听到这句,忍不住抬头看向蒋槿澜,却见他脸上含着温柔笑意,没有异常。

    “会不会觉得我很可怕?”蒋槿澜笑着看向她。

    苏桐有片刻的迷茫,随后才道:“不会,只是我以为你应该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一面。”一个开酒吧,拥有一条街营业权的人,她不会傻傻的认为会真的善良到哪里去。

    蒋槿澜笑了出声,眼睛里都透着愉悦,道:“小桐,你对我还挺了解的。”

    苏桐睨了他一眼,无力白了他一眼道:“蒋先生,我们是不是该下车了?”有时候,槿澜话也挺多的。

    蒋槿澜愉悦的将车子停在停车场,开着车门颇为绅士的道:“苏小姐,请。”

    苏桐摇头笑了笑下车。

    给读者的话:

    难道我是配角控?!orz。。。为嘛我总有凌虐猪脚的**,亲们,你们要努力阻止我啊。

    265不该

    蒋槿澜跟苏桐吃过午饭后,才离开医院。

    病房里,苏启兰正看着电视,见苏桐进来便拿起遥控关了。

    “妈,怎么不休息?”

    苏启兰示意苏桐坐下,道:“妈一会就休息,小桐,妈许久没跟你好好说过话了吧。”

    苏桐笑着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妈自然不用再像以前一样。”

    苏启兰着苏桐的头,道:“小桐,你打小聪明懂事,妈一直很省心。”

    “妈说这个做什么,这是我应该的。”

    苏桐笑着,心里却有些窒息,每次苏启兰说这样的话她就忍不住担心。

    “小桐,妈上次让你带萧韶过来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妈想见他的话我就叫他过来。”

    苏启兰道:“小桐,你知道妈的意思。”

    苏桐道:“妈,你现在该好好休息,我和萧韶的事情,我们会自己解决的。”她知道妈想说什么。

    “妈是怕你当局者迷,”苏启兰叹息道:“妈本来也不反对你和他在一起,可是如今这种局面……妈是担心你啊。”

    “妈你不用担心了,这是秦家的事和郗家又没有关系。再说您和秦家的事情也没有关系,您多虑了。”

    苏启兰拍了拍苏桐的手,也不再多说。

    希望真的是她多虑吧。

    见苏启兰睡过去,苏桐才离开病房,站在走廊上呼吸着新鲜空气。

    早上见过郗萧韶后,她的心就无法平静。

    只有不去想他,她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

    看着窗外绿草如茵,苏桐放空自己,看着那些安详平静的面容,如今面对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远远的有一道脚步声传来,苏桐面容含笑,将脑海中的思绪一点点抽离。

    脚步声停下,很近又似乎很远。

    苏桐想着回过神后,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她竟然会错以为萧韶就在她旁边,摇了摇头,她转身想回病房。

    却在转身后,看到让她又怒又怨又喜的身影。

    苏桐板着脸,“你来做什么?”

    郗萧韶看着她,淡淡道:“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一会就好。”郗萧韶再次开口。

    苏桐轻轻点头,脸上却带着隐隐怒意。

    “我妈在休息,一会就醒,我不能离开太久。”

    郗萧韶道:“好。”

    两人来到医院旁边的咖啡厅,选了一个偏僻隔间的坐下,此时人很少,周围一片安静。

    “阿姨怎么样了?”郗萧韶先开口。

    “恩”

    苏桐神情淡淡,也不看郗萧韶。

    沉默了半响,郗萧韶才又道:“对不起,那天我没在。”

    苏桐眸中闪过怒意,微怒道:“如果你想说的就是这个的话,我不想谈。”

    郗萧韶眸中闪过愧疚,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抱歉”

    苏桐咬牙,站起身。

    “我走了。”

    郗萧韶拉住苏桐的手,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眸中闪过笑意。

    “桐桐,你就那么不愿意见到我?”

    牵着她的手传来点点热度,苏桐转过头,看向他,“郗萧韶……”

    郗萧韶看着她,眸中的内疚和自责更重。

    “郗萧韶,”苏桐深吸口气,良久才道:“我不要你愧疚,不要你自责。”

    他眼底青黑明显,神色间有她不曾见过的黯淡。

    她心疼,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早上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的消瘦和疲惫,她觉得心疼。她怨郗画梅,怨郗凯国,可是看到他的时候,她心中燃不起意思怨气。

    反而在看到他的愧疚和自责后,心中闪过愤怒。

    是不可遏制的愤怒。

    她喜欢的郗萧韶,不会自责不会去做无谓的愧疚,而是该积极的面对。经过这些事情,他们会更加艰难,她也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坚持。

    “桐桐……”

    苏桐眼眶微湿,可恶,明明说好要勇敢的。

    “我喜欢的人要有足够的勇气承担……”

    苏桐睁大眼睛,愕然的看着堵着自己唇舌的人,他眸中含笑,眉目间是她熟悉的神采,自信张扬得意。

    察觉到他的舌头一直勾着她,苏桐想后退,却被他紧紧按住。

    身后有人打翻咖啡的声音,还有人匆匆走过的脚步声。

    苏桐瞪着他,俨然有你疯了的意思。

    郗萧韶强势的搂着她,唇舌间疯狂的占有,他是疯了,在她开口的时候他就疯了。

    “我想你,很想你。”停下的时候,郗萧韶在灼热的呼吸间开口。

    苏桐靠在他前,脑海中还有片刻的空白。

    “我也觉得自己不适合愧疚加自责,”郗萧韶仿似没吃饱的狐狸,眉目轻佻,幽幽道:“可是我想做做样子还是应该的。”

    苏桐听着郗萧韶所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怒还是该喜了。

    “你放开我!”苏桐低吼。

    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即使他们地方隐蔽,外面的视线依旧很轻松就能穿过来。

    “不放,”郗萧韶有些幽怨的道:“你都不知道,这几日我有多担心你,我担心你不理我,还担心你被人拐跑。”

    为了这个,他早上还故意上演了一个悲情戏,就为了看桐桐的态度。

    好在桐桐完全没让他失望。

    ㊣(5)当然了,郗萧韶不会承认,在看到苏桐眼眶湿的时候,他深刻的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苏桐没好气的笑了一下,随后毫不犹豫的掐了郗萧韶一把,笑着威胁道:“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郗萧韶嗷了一声,乖乖放开苏桐,不过手还是依旧放在她腰间,拉着她坐下。

    打闹了一下,气氛恢复以前的温馨,郗萧韶看着苏桐道:“你瘦了。”

    苏桐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道:“这句话已经说过了。”还说她,他自己不也一样。

    郗萧韶笑着道:“我是说真的。”

    苏桐不理他。

    “桐桐,我去看看阿姨怎么样?”

    苏桐靠在他身上,闭着眸,“再过段时间吧,我妈的病情还有些不稳。”

    “好,”郗萧韶调整了位置,轻轻开口,“休息一下吧,一会我叫醒你。”

    “恩”连日来的疲惫早已透支了她的力,没多久苏桐就睡了过去。

    郗萧韶拿起桌上的手机,看过未读短信后,眉头紧紧皱起。

    出事了。

    266离婚协议

    手机震动了几次,苏桐醒来。

    “怎么了?”

    郗萧韶不打算隐瞒,亲吻她的额头,道:“恩,有点事,我需要回去一趟。”

    苏桐点头,神色间已恢复了不少神。

    “你先回去吧,我也该回医院了。”

    将苏桐送回医院后,郗萧韶便匆匆回去。

    —

    接到离婚协议的时候,郗画梅整个人都懵了。

    “郗女士,我是秦先生的委托律师,秦先生认为他和你格不合,不适合再保持夫妻关系,如果您同意的话,请在这上面签字。”

    秦嘉磊三个字刺痛了她的眼,郗画梅拿起离婚协议书,将它撕成碎片。

    “我不会和他离婚的!”

    律师站起来道:“既然这样,我会代秦先生向法院提出申请,郗女士和秦先生就只能在法庭上解决了。”

    见郗画梅没有反应,律师道:“郗女士,我先走了,申请成功后法院会将传票送过来,如果您不愿亲自出庭的话,可以请律师代理。”

    律师走后,郗画梅将桌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曾今珍爱的贺兰石鼓摔落在地,裂成两半。

    秦嘉磊,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对我落井下石!

    这个时候他们离婚的消息如果爆出,对大家来说都没有好处。他这样做本就是要和她完全撕破脸,甚至不顾秦家和郗家的声誉。

    不过才一个上午,秦嘉磊和郗画梅要离婚的消息就已经被人传出,这也意味着秦嘉磊本无意掩饰这个事实。

    秦萧扬接到消息匆忙赶回来的时候,郗画梅已经收拾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萧扬回来了。”郗画梅笑得仿若平常。

    秦萧扬看着郗画梅的样子,忍不住道:“妈,您要是觉得伤心就发泄出来,在儿子面前难道您还要忍吗?”

    郗画梅收起笑容,道:“萧扬,你错了,妈并不伤心。妈知道现在有许多人想看妈的笑话,妈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既然你爸要离婚,妈也不会反对,你放心,妈不会被打倒的。”

    “够了!”秦萧扬看着郗画梅的样子,道:“妈,这不是让不让别人看笑话的问题,这是我们家里的问题。爸要和您离婚,和别人无关!”

    郗画梅看着秦萧扬,笑着道:“萧扬,你放心,妈没事的。”

    “我去找爸谈谈。”说完,秦萧扬关门出去。

    郗画梅坐在沙发上,脸上保持着优雅高贵的笑容。

    “秦局,您的儿子来看您。”

    秦嘉磊紧绷的面容微松,“恩,让他进来吧。”

    “好的”

    秦萧扬看到秦嘉磊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才不过几日不见的父亲,竟然苍老了那么多。

    “爸,您怎么样了?”

    秦嘉磊道:“没事,等调查结束了,爸就可以回去了。”

    “爸,您是不是真的打算和妈离婚?”

    看到秦萧扬,秦嘉磊就有心理准备他是为这件事而来。

    “恩”

    “爸,现在这种情况,离婚对您和妈来说都不是明智的选择。”秦萧扬尽量冷静的和秦嘉磊协商。

    秦嘉磊道:“爸知道,只是爸过了太多年明智的日子了,现在该学着糊涂。”

    秦萧扬知道这不过是借口。

    “爸,妈需要您的支持。”

    秦嘉磊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妈谁的支持都不需要,她一向只相信自己想的。萧扬,我和你妈那么多年了,我了解她。”

    秦萧扬还想说什么,却被秦嘉磊阻止。

    “萧扬,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医院并没有开除我,我还是会继续留下来。”

    秦嘉磊道:“恩,不过以后医院的事情你要靠自己了。还有,你名下的公司已经提前找人打过招呼了,我下台后你也不用担心。”

    “爸,你现在要关心的应该是您和妈的案子。”

    “没什么事的,我心里有分寸”秦嘉磊一脸轻松,仿佛这个事情不过是小事。

    见门外有人探头,秦嘉磊道:“你回去吧,不要让别人为难,一切都会过去的。”

    —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郗济国怒的将报纸扔在地上。

    两份报纸上一份是写她和谷诗韵,一份是她和秦嘉磊。

    郗画梅道:“爸,这都是有人在挑拨和诬陷我们,您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郗济国道:“我就是太相信你,才会让你弄成这个样子!”

    “爸,总之不管您信不信,这些事情都不是因为我,是因为那个秦嘉磊。如果不是他和谷诗韵旧情复发,我也不会去找她,更不会让人拍到这些照片。还有,爸你知道吗?他一看我如今被警察怀疑,就干脆和我离婚!他这样做本就是想让别人将目光转到我身上,好保全他自己!”

    “妈!”秦萧扬听不下去,出声阻止。

    郗画梅看着一道道目光,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哼,这一切都是秦嘉磊的错!”

    郗济国心痛道:“画梅,难道你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吗?”

    “我没有错!”

    郗画梅见大家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冷笑着道:“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是我的错?!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我没有错的。离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

    说完,郗画梅直㊣(5)接离开郗家。

    孙香琴连忙喊住她,“站住!画梅,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服软的时候就要服软,这件事情我看你和嘉磊好好说说,他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你们之间定然是有什么误会。”

    “妈,没有误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想着谷诗韵。我倒要看看,以后谁的日子更难过。”郗画梅说完,就要离开。

    郗济国冷声道:“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大门,以后你就不是我郗家的儿女!”说完,郗济国上楼。

    孙香琴眼神示意秦萧扬,自己跟着郗济国上楼。

    郗萧韶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如果不是担心爷爷的身体,他本连回来都不想。

    “妈,我今晚不在家吃饭了,别等我。”

    段琴竹连忙道:“萧韶,你去哪?”

    郗萧韶走过郗画梅身旁的时候,微嘲的道:“去哪也比待这里好。”

    郗画梅脸色铁青,眸中闪过郁恶毒的光芒。

    267和好如初

    回到医院,苏启兰已经醒过来,此时聂荣正坐在她身旁。苏桐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可是看到两人难得相处,她还是决定现在外面等等。

    “小桐,你妈怎么样了?”

    声音传来,苏桐转头,微讶道:“吴叔,你怎么来了?”

    吴叔只在妈病倒的时候来过,之后都没再出现。

    其实苏桐一直不明白妈和吴叔的关系,她们搬去乌衣巷之后,吴叔才搬过去的。妈和吴叔的关系算不上亲密,但是平时吴叔也是对她们照顾有加。

    苏桐曾经以为妈和吴叔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可是事实上,每次妈身体不舒服吴叔都会出现,只是之后又默默离开。

    “你妈怎么样了?”吴叔有些局促。

    苏桐道:“妈已经过了危险期了,吴叔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了,”吴叔朝里看了一眼,道:“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店里还有些事情要忙。”

    见吴叔要走,苏桐连忙道:“吴叔!你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吴叔犹豫的朝里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笑着道:“不用了,你妈已经有人照顾了,我先走了。”

    说完,匆匆离开。

    “小桐,刚才是谁?”聂荣从病房里出来,看到苏桐正看着远处的一个背影,那人走得很聪明,背影看起来有些熟悉。

    “哦,是隔壁的吴叔,他顺路过来看看妈。”

    聂荣没有多想,对着苏桐道:“你进去吧,我先回去一趟,有什么事情记得打我电话。”

    苏桐点点头。

    “妈,你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苏启兰微微笑着道:“不要哄妈开心了,妈的身体自己清楚。”

    苏桐道:“妈,我不许你这样说,医生都说你能好,就一定没问题的。”现在心脏搭桥手术成功率已经挺高,妈一定会没事的。

    “小桐,”苏启兰道:“你会不会怪妈当初带你离开聂家?”如果当初让小桐姓聂,也许她也不用跟着自己受苦。

    苏桐摇头,道:“我只想和妈在一起。”

    年幼的她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得模模糊糊,只知道妈和爷爷的关系时好时坏,大部分都是因为她姓苏或是姓聂的问题。

    苏启兰抱着苏桐,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小桐,是妈太自私了。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苏桐奇怪的朝外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人。

    “萧韶,你怎么来了?”苏桐讶异,压低声音不让苏启兰听到。

    郗萧韶一把揽过苏桐,亲吻了她一下,道:“想你了,脚就自己过来了。”

    “贫嘴!”

    郗萧韶挑眉示意苏桐苏启兰的情况。

    苏桐摇头,她可不敢现在让妈看见郗萧韶,这个风险她冒不起。

    “小桐,谁啊?”

    苏启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苏桐连忙抓住郗萧韶的手不让他乱来,“哦,妈没事,是个小朋友找不到病房呢。”

    郗萧韶脸黑了黑,随后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小朋友哈?”

    苏桐还没明白他语气中的意思,就被他抵在墙上,直接来了个法国式热吻。周围路过的病人频频侧目,远远的一个护士正快步走过来。

    “先生、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们注意点影响。”

    苏桐一把推开郗萧韶,正面对着护士的目光,一脸尴尬,“不好意思,护士小姐。”

    郗萧韶则在一旁看着,有几分意犹未尽。

    “护士小姐,”郗萧韶转身,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请问这里有什么地方适合说话的?”

    那护士没想到转身过来的男人会有一张这么帅气俊美的脸,愣神之后脸颊不由得微微发烫,见他温柔含笑的看着自己,更是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

    “这里是医院,你们自己控制着点。”

    说完,护士转身走了。

    听到护士这样说,苏桐恨不得一头撞死自己,偏偏郗萧韶脸上的笑容依旧欠扁。甚至那笑容让路过那些对他们侧目的人,都有了不好意思的感觉。

    倒像是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让这个男子发现。

    苏桐看不过去,一把手拉过郗萧韶,快步推开隔壁的门走进楼梯口。

    “郗家没事吧?”

    一进去苏桐就张口询问,她并没有忽视郗萧韶这两次眉目间的疲惫。她以为他是因为郗家的事情。

    郗萧韶眼眸弯起道:“自然没事,谁还能对郗家不利。”

    “也是。”苏桐认真的点头,想起郗画梅那天的举动,又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

    知道苏桐想到了什么,郗萧韶抱住她,在她耳旁道:“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苏桐拍了拍郗萧韶的脑袋,道:“乖,我不要你为难,她怎么说也是你姑姑,你现在还来看我就说明你的心意了。”

    郗萧韶轻咬住苏桐的耳垂,“我想要你。”

    苏桐身子一缩,别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跟你说正经的,郗家最近也不太平,如果没办法过来的话就不要勉强了,好好休息。”

    郗萧韶心中叹息,有时候他甚至不希望她那么善解人意,脸上坏笑着戏谑道:“没有你在身边,我休息不好。”

    苏桐耳微红,捶了他一下,说话没个正经。

    “让我抱一会儿。”㊣(5)

    轻柔的声音让苏桐没有挣扎,两人静静的拥着彼此。

    —

    在警方处理完录像带之后,郗画梅本应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收监,但是因为郗凯国的位置,局里只是让郗画梅不要离开S省即可。

    甚至没有带回来问话。

    言论在经历过最**后,有了一点点平息,随着案件的一天天调查,一个新的线索又出现在面前。

    警方发现,有一个电话号码经常打给谷诗韵,而谷诗韵死之前的最后一通电话也是这个。甚至,在警方用技术恢复了谷诗韵手机里被删除的短信后发现。

    谷诗韵的死更像是一个谋,而主谋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那些短信被可以删除更说明了这个人的嫌疑。

    警方顺着这一条线搜索,最终查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人。

    268协助调查

    透过卧室的门,看到警方来家里找自己的时候,齐木北就知道自己定然是逃不过去了。

    “齐主任,我们怀疑您的儿子和一桩凶杀案有关,请您让他出来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公事公办的语气,让齐主任知道他们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紧紧是怀疑那么简单。

    “木北!”

    齐木北从卧室里出来,看到眼前的三个警官,脸色已经有了不对。

    “爸,您什么都别问了,我没有杀过人。”

    “木北,什么杀人?你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错?”齐母连忙拉住齐木北,道:“警官,我们木北虽然会惹祸,但是绝不会杀人的。”

    “你放心,我们警方据证据办事,不会污蔑任何一个好人的。”

    对着齐父和齐母说完,三个警察带着齐木北上车。

    齐木北一路上都没有正式过三个警察的目光,当你心中有鬼的时候,在面对正义时就会胆怯。好像自己心里的所有黑暗都会被看出来一样,一路上齐木北都是低着头。

    他的表现引起了连警官的注意。

    审讯室里,齐木北始终低着头。

    连警官拍了拍同事的肩膀,坐在位置上道:“姓名”

    “你们不是知道吗?”齐木北不看他们,两只手不断纠缠。

    连警官看到这一点,眸中闪过一道光,放下烟头,道:“问你姓名你就老实回答,这里不是你蛮横就能解决问题的地方。”

    齐木北手搅动得更加厉害了,低声道:“齐木北”

    他怎么会和凶杀案有关,难道是梁英杰的事情被人发现了?!想到这,齐木北更加的紧张,身子开始不断变换位置。

    “你认不认识谷诗韵?”

    “不、不认识。”齐木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不认识?!”一旁的另一个警官将手机扔在桌上,厉声道:“不认识你怎么会和她通电话,还有发短信?!”

    雷霆的声音突然降临,齐木北心中的勇气早已溃败崩裂。

    “我真的不认识她!”

    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审讯室的这一套往往无往不利。

    连警官吸了口烟,道:“你仔细想想,我们查出她死前最后一个电话就是和你联系的。”说完,让一旁的人将一份通话记录拿给齐木北。

    齐木北不断的擦着冷汗,上面的确是他和谷诗韵的所有联系。

    “这个手机号码的确是我的,但是、但是三个月前我就丢了,所以、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谁能证明这一点?”连警官看着齐木北,眉头微皱。

    “没有人,”齐木北心中咬定不认,到底是官家养出的孩子,在经过最初的惊慌后一瞬间他便分析清楚了利弊,“不过,我现在的手机号码是新的,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我周围的人。”

    “我们会的。”一旁的警官冷声开口。

    原本以为吓一吓就能套出话来,没想到之后齐木北几乎都是在打太极,甚至许多问题直接拒绝回答。

    从审讯室里出来,一个警官道:“妈的!好不容易有了进展就这样断了,头儿肯定又不满意。”

    连警官也是皱着眉道:“先别急着下结论,小刘,你去查查平时这个齐木北都和什么人联系。”

    “哎,好的,我马上去。”

    “现在怎么办?!”那警官焦躁的道:“再没有进展的话,局里快顶不住压力了。“

    连警官将烟头扔在地上,道:“我去问问局长吧。”

    听到这句话,那警官明白了他心里的打算。

    这个案子的第一嫌疑人一直没有来过局里,这一点已经让很多人不满了,事到如今,局长估计也无法再袒护了。

    看到连警官来找自己,郗凯国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局长,同事们都已经尽力了。”

    “我明白,”郗凯国道:“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局长,对不住了。”

    如果不是线索实在是少,他们也不会对郗家出手。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就是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只是如今这案子已经快引起更上头注意了,他们也没办法再顾全郗家。

    —

    敲门的声音传来,蒋槿澜头也不抬道:“进来”

    “老板,有人送来这个。”

    一个大大的牛皮纸袋包着鼓鼓的东西,蒋槿澜道:“谁送来的?”

    “对方没有说,我们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危险。”

    蒋槿澜接过纸袋,拆开口将东西倒出,看到那一叠照片后,蒋槿澜顿时明白这些是什么东西。

    “包子”

    包子刚出去人还没站稳,就又进去,“老板,有什么吩咐吗?”

    蒋槿澜将纸袋封好,道:“将这些东西送到公安局,不要暴露了身份。”

    “是,老板。”

    —

    公安局来抓人的时候,郗画梅正在自己的家里画着梅花。那梅花孤高傲慢,始终是迎风而立,本该是极其吸引人的,只可惜笔墨间下笔过于尖刻,看起来透着让人无法靠近的自傲。

    她没想到法院的传票居然在第二天就送来了家里,秦嘉磊,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我划清关系了吗?!

    现在你是阶下囚,而我不过是被停职,如果我不出面看谁能保你!

    “夫人,有警官要找你。”

    ㊣(5)笔尖一动,花瓣形状散开。

    郗画梅皱眉道:“他们不去查案,来这里做什么。”

    这句话不轻不重,却落入了来的两个警察耳中,顿时脸色都变得难看。如果他们不查案的话,她早就已经被局里当做凶手直接关起来了,何必费那么多事。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因为这嫌疑人是郗家的人,这案子早就结了。

    “郗女士,不好意思,我们来这里就是查案的。”

    郗画梅冷哼道:“哦,那有什么进展?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现在也不会被停职,我看你们警方的办事效率也该提升一下了。”

    那说话的警官忍了忍,随后笑着道:“郗女士,我们今天正是为了提高效率来的。”

    “哦,有进展了?”郗画梅语中露出轻蔑。

    另一个警官道:“是,我们怀疑您和这一期凶杀案有关,请您跟我们走一趟。”您字被加强的语气说出来,带着浓浓的讽刺。

    269弱强食

    “你说什么?!”郗画梅脸色一变。

    第一个说话的人显然已经失了耐道:“郗画梅,请你跟我们走吧。“

    郗画梅站起来,怒道:“你们在胡说什么?!你们不去抓犯人,却只会来怀疑我!我不会和你们走的!”

    “郗画梅,如果你不和我们走的话,就等同于拘捕,拒捕是什么罪相信您应该很清楚吧?”

    郗画梅脸色一白,咬牙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一群废物能把我怎么样!”

    郗画梅连日来的不顺和堵心,都在今日恨不得一下子发泄出来。她的态度傲慢冷漠,审讯时更是称不上配合。

    连警官本来只是想走走流程,给大家一个交代,等之后再找个借口让郗画梅回去,见她这样,直接下令关押24小时。

    知道被送进囚室,郗画梅才失了脸色。

    “你们要把我关在这里?!”

    郗画梅看着小小的单人间,蓝白色的单人床铺,连个桌子和卫生间都没有,大大的铁窗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这意味着她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可言。

    “我要换地方!”郗画梅冷声开口。

    那警官冷笑着道:“郗女士,不好意思,您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只能住这里。”

    “我要见你们局长!”郗画梅开始慌了,不肯进去。

    那警官朝另一人示意了一下,将郗画梅推进去,然后锁上牢房的门。

    “对不起,我们局长公务繁忙,这点小事就不用烦他了。”说完两个警察嘲讽的笑着离开。

    郗画梅摇晃这铁栏,“你们放我出去!”

    “美女,今晚要不要加入我们啊?”

    听到声音,郗画梅身子一颤,转头看去才发现这里不止是她自己一个囚室,旁边的也都是满的。在她视线能触及的地方,都是男囚犯。

    “虽然有点老了,不过好歹也是个女的。”

    污秽的话语让郗画梅脸色青白交替,走进囚室角落将自己躲起来。

    随着天色一点点变暗,她心里才一点点害怕起来,囚室里的声音越累越大,污秽不堪,笑声难以入耳。

    郗画梅觉得疲惫时眼睛好不容易闭上一会,就会被周围的吵闹声弄醒,几乎每次睁开眼她都无法看清自己在哪。

    她一出生就是郗家的大小姐,哪里受过这种罪。她一向是高高在上的,而这里是最低级的地方,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待上一刻。

    “郗画梅,吃饭了!”

    声音传来,郗画梅被惊醒,连忙跑向那个发饭的人面前,“你帮我通知郗家,就说我被关起来了。”

    那送饭的人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不理她。

    “你听见没有!你们没有权利关我!”

    这种话似乎是那些囚犯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话音刚落,到处都是笑声,甚至还有人夸张的学起了她的语气。

    郗画梅气得浑身颤抖,一脚踢开地上的食物,躲在角落。

    —

    秦萧扬回到家就被告知自己的母亲进了公安局现在还没回来。秦萧扬跑到公安局,知道了自己母亲被关起来的消息,立即打电话给了郗凯国。

    原本以为自己的他会将母亲保出来,没想到他却是说无能为力。

    没有时间去抱怨郗家关键时刻的退缩,秦萧扬紧接着去跟公安局的人费劲了唇舌,却始终没办法打动他们一丝一毫。

    昔日他也曾经来过这里,哪个人对他不是客客气气,可是如今大家对他的态度都带着敷衍,甚至恨不得赶紧甩开他。

    秦萧扬从没觉得自己那么没用过。

    父亲出事了,他只能在旁边看着;如今母亲出事了,他依旧只能在旁边看着,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他早听父亲的话从政,就不会落入今天的局面。

    想到父亲,秦萧扬立马开车过去,可是还没进去同样被人拦在外面,说秦局如今谁都不能探视。

    想起昔日父亲的朋友,秦萧扬一一打电话过去希望他们能伸出援手。得到的答案无非都是拒绝,有的人甚至他还没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这就是官场。

    这就是人情冷暖。

    秦萧扬坐在公安局门口,冷风不断的吹着他。

    他一向是骄傲的,他一直以为凭着他的努力一定能出人头地。可是他错了,努力并不一定有结果,所有的关系都是建立在利益至上。

    有了利益,谁都会对他恭恭敬敬。

    没有了利益,大家甚至还比不上陌人。

    而所有的利益,都是以权势作为基础。

    冷风让他的眼眶有些发红,显露出几分狰狞的厉色,与以往的清俊高贵截然相反。如果说以往的秦萧扬透着出尘的气质,那么现在的他则将这份出尘都收了起来,变得容易靠近,但双眸也更凌厉,透着执着的野心。

    郗画梅从囚室里出来,几乎是落荒而逃,不过是一个晚上,她所有的高贵和骄傲都被狠狠的踩在地上。

    郗画梅走出公安局的时候,甚至不敢抬起头,她害怕让任何人看见她如今的样子。

    “妈”

    听到声音,郗画梅抬头,看到秦萧扬正站在楼梯上,双眸充血。

    “萧扬”

    秦萧扬将一夜之间变得柔弱的母亲搂入怀中,道:“妈,儿子接您回家。”

    “萧扬㊣(5),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害妈,你一定要帮妈将这些屈辱讨回来。”郗画梅恨恨的说着,那双眸还有未散的恐惧。

    秦萧扬淡淡道:“妈,我会的,你放心。”

    他母亲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秦家,为了让他过得更好。她不过是相当一个称职的母亲,这样有什么错!

    郗画梅感受出了秦萧扬身上的变化,看到他目光中的恨意,郗画梅露出安慰的笑容,她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孙香琴远远的看着两人,道:“走吧,让他们母子两好好反省反省。”

    郗萧韶微微皱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您不过去吗?”孙香琴和郗济国昨夜也是一晚没睡。

    “不了,我先回去,一会让你姑姑来家里先洗洗晦气。”

    郗萧韶点头,见孙香琴离开后,才走向秦萧扬和郗画梅。

    “萧扬,你要记住,这个世界弱强食,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郗画梅抱着秦萧扬,看着远处靠近的人影冷冷说着。

    270峰回路转

    回到郗家,郗画梅含笑的和所有人说话,秦萧扬也是一脸淡然。对于这母子两人的表现,孙香琴虽然意外,但是以为画梅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心中也是欢喜。

    “画梅,这件事情你哥一定会处理好的,你以后凡是做事要讲一个理字,知道吗?”孙香琴叮嘱。

    郗画梅笑着道:“妈,我知道了,经过这件事情,我一定想通了。”

    郗济国见秦萧扬的气息比以往沉稳许多,心中也有几分满意,这也算是这次事情的意外收获。

    “凯国,这个案子什么时候能查清楚。”

    郗凯国道:“已经有线索了,相信不久就会查出真相的。”一个死人能做的事情,远远比活人多。

    郗凯国说这句话心中并没有底,这个案子本是普通,只可惜背后似乎总有看不见的推手让他防不慎防。

    “哥,谢谢你,让你替我费心了。”郗画梅面容含笑。

    郗凯国有些不习惯郗画梅这种态度,段琴竹道:“你们是兄妹,本来就是应该的,来,先吃饭吧。”

    —

    郗画梅本以为这次的服软至少可以让她喘口气,谁知道才刚从郗家回来,还没进门,就又被三个刑警拦下。

    “郗画梅,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秦萧扬怒道:“你们这次来又要做什么?!”㊣(2)

    “郗画梅,我们足够的证据证明谷诗韵的死和你有关,现在正是逮捕你。”

    这一句话入晴天霹雳,让郗画梅好不容易坚定的心一下子跌落了谷底。

    “萧扬,快,回去找他们!”现在只能求他们。

    郗画梅跟着他们回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没有杀谷诗韵。

    秦萧扬回到郗家将事情说出后,郗凯国立马赶回了公安局。郗画梅无论怎么样都是他妹妹,更何况他不相信她会杀人,昨晚的教训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郗济国此时也坐不住了,立马让自己的部下出去寻找一切可以帮助郗画梅洗脱罪名的证据。

    一个牛皮纸袋,里面的东西就仿佛说明了整个杀过人过程一样。她和谷诗韵吵架,她找打手,她出现在边池,她曾经说过的狠话……

    杀人动机成立,证据确凿,媒体压力,有人煽风点火,这个案子已经压不住,上头也需要一个人来了结这个案子,即使是得罪郗家。

    秦嘉磊虽然确定和谷诗韵的死无关,但是在一片反腐声中,最终被消除党籍并革除商业局局长职位。这个结果很多人都表示满意,也就不再追求。

    郗画梅自然而然的成了众矢之的,甚至隐隐的,郗家这两个字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等到日后郗家意识到时,已经弥补不及,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经过三日的彻底查找,一个目击证人的出现让这个闹了一个月的案子灰溜溜结束。

    谷诗韵自杀时,有一个人路过刚好看见,为了避免麻烦或是惹上什么事并没有出手相救,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当好人的代价太高。

    如果不是他嘴巴不严实喝醉酒后乱说,本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而郗画梅的结局也会在这里结束。

261-27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