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281-290


    281如果……

    “像你一样争取吗?!”聂思圆站到苏桐面前,大声的说着。

    这声音引来图书馆的许多人侧目,苏桐无心理会聂思圆,绕过她离开。

    “苏桐,你既然敢做就不要怕别人说!”

    苏桐无视身后的声音,对于聂思圆她已经习惯了。她不想和聂思圆计较,另一方面还是看在若宜的份上。

    苏桐深吸口气,心里隐隐有些东西想冲出来,只是被她生生压制下去。

    如今看到郗萧韶,她竟然会觉得拘谨。

    应该说是觉得不自在,有种被什么东西压着喘不过气的感觉。

    “小桐。”

    苏桐听到声音,抬眸,是聂若宜。

    “若宜,你怎么来了?”

    聂若宜微微一笑,道:“我要是连要走都不来的话,你还不怨死我。”

    苏桐讶异,道:“你要走?”

    “恩,”聂若宜道:“你也知道,我一向是在海外的,这次回来不过是意外。有时间吗,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恩,好啊,去哪?”

    “去那个咖啡厅。”聂若宜指着图书馆下面的零下一度。

    “恩”

    两个女孩子椅子坐着喝咖啡,内容却是轻松自在很多。

    “若宜,其实我和槿澜没什么的。”

    “我知道,”聂若宜笑着道:“要是你们真有什么的话,我也没办法和你这样坐下来喝咖啡了。”

    苏桐心中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若是若宜也说她什么的,她不会反驳只是心里会很失望。

    “小桐,你是怎么想的?”

    苏桐抬眸,有些不解的看着聂若宜。

    聂若宜道:“小桐,难道你没有认真想过你现在的处境吗?”

    苏桐手中搅拌着咖啡,道:“若是换做若宜你,会怎么想?”她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想。

    聂若宜道:“小桐,当局者迷,有时候不妨跳出来看看。”

    “你们之间是不是出了问题?”

    见苏桐眉目间显而易见的轻愁,聂若宜道:“你这个样子是骗不了我的,其实只要你喜欢了,不要想太多,事情自然会迎刃而解的。”

    苏桐笑着道:“若宜,若是问题真能解决,你又何必离开呢?”

    “……”聂若宜别了苏桐一眼,道:“我这不是安慰你吗?”换句话说,这只是安慰的话而已。

    苏桐没好气道:“你这也算安慰,分明是接我的伤疤。”

    “哪能啊,郗家的确是不好办,”聂若宜道:“小桐,你知道爸的态度吧?”

    “……恩”聂荣没有明确跟她说过,不过话中字里行间倒是暗示过。

    聂若宜㊣(3)道:“你知道就好,问题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小桐,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姐姐我都支持你!退一步,也许事情都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你也是,离开后记得和我保持联系。”

    “那是当然,”聂若宜站起身,道:“小桐,如果……我是说如果……”

    苏桐疑惑,道:“如果什么?”

    聂若宜道:“没什么,我该走了,这里的咖啡还是依旧难喝,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变。”

    如果槿澜真的想你表白了,你可不可以拒绝他?

    给读者的话:

    谢谢可爱亲的四张月票,某非伏地拜谢!可惜看不到名字,嗷嗷,某非这里的亲都是好事不留名吗?对手指……

    282这只是刚开始

    聂若宜走后,苏桐又遇见了聂思圆一次,她依旧是不善的态度,苏桐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三天后。

    如往常一样,苏桐早早的来到学校。

    随着第一道钟声的响起,苏桐来到教室点名。

    一进教室,窃窃私语的声音立马都听了下来。苏桐点名时,敏感的察觉到了教室里所有人都不对的目光。

    目光中有鄙夷,有暧昧,甚至有些不怀好意的味道。

    苏桐微微皱眉的发现郗萧韶并没有来,点完名后从讲台上下来,门口遇到吴教授,却见他脸色铁青的看了自己一眼。

    苏桐心下一惊,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

    还没到办公室,就被见郗萧韶从远处走来。

    “小桐,收拾东西,先跟我回家。”郗萧韶神情严肃,眉目间透着凌厉。

    苏桐皱起眉头,道:“发生了什么事?”

    “别问,先跟我回去。”

    郗萧韶跟着苏桐进办公室,将她的包一收拾,便拉着她回去。

    李明天见两人在一起,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便低下头。回到公寓,一路上苏桐询问,郗萧韶都没有回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沙发上坐下,苏桐询问。

    郗萧韶拉着她的手,看着她,道:“学校里有人散发了一些照片还有录像带,是关于你和我的。”

    苏桐手一动,被郗萧韶紧紧握住。

    “这几天你不要去学校,等这件事情平息后再回去。”

    苏桐点头,心中却藏着巨大的不安。到底是什么样的照片和录像带,会让他们用这种眼光看她。比上次更加露骨,也更加让她难以接受。

    苏桐更无法想象,之后的一天郗萧韶都在公寓里陪她,知道第二天郗萧韶才离开一趟。

    趁着郗萧韶离开,苏桐回了一趟家。

    刚进家门,就听到蒋槿澜和苏启兰谈话的声音。

    “小桐,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学校不用上课吗?”

    苏桐道:“不用,这个时候没有课,我落了点东西回来拿。”

    苏启兰并没有怀疑其它。

    坐了一会,苏启兰便说要去买菜,让苏桐和蒋槿澜坐坐。

    苏桐道:“槿澜,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蒋槿澜笑了笑,并没有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出去,看苏桐的样子应该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也好。

    “恩,我路过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茶水溢出,苏桐拿过布将茶水擦掉。

    “一会送我去学校吧?”苏桐将茶放在蒋槿澜面前。

    蒋槿澜道笑着:“不如逃课怎么样?”

    苏桐看着他,露出几分怀疑的眼神。

    蒋槿澜道:“大学不逃课可是一种遗憾,逃课吃饭绝对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槿澜,我还一直以为你会是学业优先的人。”虽然蒋槿澜的生意都是夜店类型的,但是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

    斯斯文文,优雅得体。

    蒋槿澜喝了口茶,苦笑着道:“对于我来说,没有比学习更痛苦的事了。”

    苏桐笑了出声,没想到蒋槿澜居然在学习上是个问题。

    蒋槿澜任凭苏桐笑着,配合着做出一脸苦瓜相。

    吃过午饭后,苏桐并没有回公寓,郗萧韶打电话给她,她跟他说她在家里,其实是回到了学校。

    刚走到校门,苏桐就听到了一些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其中还带着笑意。

    “喂,够劲爆吧,没想到那个老师是个那么‘够味道’的女人。”

    “……”

    几人说笑的声音让苏桐停下脚步。

    听到学习论坛,邮箱之类的词后,苏桐去了网吧。

    S大的学生每人都有学校的私人邮箱,方便教授发布作业和通知,也方便学生提交作业,更好管理学生账户。

    打开许久不用的邮箱。

    一封未读邮件打开,附件里是一个文件包。

    文件包名:围观S大最不要脸的女人

    苏桐双击点开,压缩文件里照片和录像带都被用数码编号,想点开照片,可是手就像不受控制一般点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终于打开了一张。

    照片蹦出来,苏桐脸色刷白,心中的恐惧就像梦靥一样将她吞噬。将照片关掉,苏桐跑出网吧,扶住旁边的路灯,忍不住想呕吐。

    网吧里,那打开的邮件突然闪过一条英文字符,随后整个电脑死机崩盘。

    与此同时,凡是打开了这份邮件或是复制拷贝的电脑都会在瞬间黑屏,随后任凭怎么打都打不开。

    整个S大的电脑几乎都陷入瘫痪。

    “病毒已经植入成功了,凡是打开这照片的人都会中病毒,强制删除电脑硬盘上的一切记录,并且无法恢复。”小李将病毒的强度说出,脸上都忍不住有些咂舌。

    “恩,辛苦了。”

    “组长更辛苦。”小李心有余悸。

    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弄到了这么厉害的病毒,组长果然是神通广大。不过那些照片到底是什么,他们是怎么惹到组长的。

    乖乖,删除整个硬盘的东西,这可不是开玩笑。

    而且,是照片打开瞬间立马黑屏,连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苏桐跑回家,身体的冰冷依旧没有停止,直觉告诉她,这不㊣(5)过是刚开始而已。她没有看到那个录像带,但是但是照片就足够她猜想了。

    “老板,电脑上的东西被人洗了。”

    蒋槿澜嘴角微扬,喝了口手中的红酒,道:“看来他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

    “老板,这个病毒尤为厉害,要不要找人来破解?”

    “不用了,你下去吧。”

    蒋槿澜放下手中的酒杯,他没有出手就是要等郗萧韶出手。这个病毒的确是可以保护小桐,但是同时也树下了无数的敌人。

    郗萧韶再厉害,也不过是二十二岁左右的青年,经验和阅历都还不够。

    他越想替小桐出气,越想保护小桐,就越有可能会伤害她。

    离开基地,郗萧韶给苏桐打电话,她却一直没接,知道苏桐可能察觉到什么,郗萧韶连忙赶到苏家,可是换来的却是苏桐的而不见。

    “桐桐,你听我说!”

    “我想冷静一下,你……先离开好吗?”门口,苏桐声音干涩软弱。

    283过不去的冬日

    郗萧韶拉过苏桐,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要多想,会没事的。”

    苏桐木讷的由郗萧韶抱着。

    过了许久,苏桐才缓缓开口,道:“萧韶,我要回去了,我冷。”

    现在是冬日,寒风吹拂,肆虐侵袭。

    “桐桐……”郗萧韶将苏桐抱得更紧,让她趴在自己口。

    苏桐抬手轻轻的抱住郗萧韶,心中却分外冰凉。仿佛眼前这便是最严寒的冬日,怎么也无法跨过去。

    最让苏桐受打击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吴教授第二天见到她时的眼神还有那说得隐晦,意思却直接的话语。

    “苏桐,以后我的助理工作想让学生来做,你以后就不用过来了。”

    一句话,将喘气的方向堵死。

    这是大四下学期,学院里只剩两堂课,一到五只有四节课,如果连吴教授这里都没事可做了,那她基本上也不用回学校了。

    这对她目前的情况来说再好不过,可是苏桐却分外觉得凄凉。

    她被吴教授拒了,这隐隐的在提醒她,她留校的事情也会跟着被拒。想到这个可能,苏桐停在教务处门口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开。

    最终,转身,落荒而逃。

    回到家里,苏桐靠在门上,不知道怎么面对妈。

    “小桐,是你回来了吗?”苏启兰的声音从里传来。

    苏桐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幸好,没有眼泪。

    “妈,是我。”

    “小桐,妈今天早上做了点东西,你给槿澜送去吧。”说着苏启兰从个厨房里拿着东西出来。

    苏桐看着苏启兰的神情,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好,妈我这就送过去。”

    走出家门,苏桐深深的吸了口气,寒冷的空气入肺,内外透了个心凉。

    蒋槿澜在办公室时,就收到消息说苏桐离开家朝他的方向而来。愉悦从心底油然而生,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虽然趁虚而入不是正人君子所为,但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这点并不算什么,再说他亦不是君子。在S省之外的蒋槿澜更像是黑帮头目,而不是现在的西装革履衣冠楚楚。

    “蒋先生,苏小姐来了。”

    听到门外的人禀告,蒋槿澜收回满心的心思,亲自打开门,含笑的看着门外的人。

    “今天怎么想来看我了?”

    亲昵的语气让苏桐觉得有几分怪异,不过并没有在意。

    “恩,我妈给你煲了个汤,让我给你送过来。”

    蒋槿澜接过,打开,闻着道:“恩,阿姨对我真是有心了。我不过是说阿姨做的汤好喝而已。”

    苏桐嘴角轻扬,无奈道:“得了吧,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汤现在还是热的,你赶紧喝了。”

    蒋槿澜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讶异道:“时间过得这么快,这都到饭点了。”

    看着办公桌上满满的文件,苏桐道:“你吃完饭再继续忙吧,我不打扰你了,妈还在等我回去吃饭。”

    “恩,好,我让人送你吧?”

    苏桐站在门口,笑着道:“大老板,你日理万机就不要为我这个平民小老百姓费心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不要送了。”

    看着苏桐走出大门,蒋槿澜才返身回办公室。

    走在路上,苏桐拉了拉自己的衣领,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今年的过年过得还比不过平常。在医院守着苏启兰的时候,听到守岁的鞭声,她被吓了一跳。

    现在看到路边小孩子手里的鞭,她还心有余悸。

    “小姐,大好人啊,行行好吧。”

    入目是一个衣衫褴褛的阿婆,如雕密布的皱纹让她起来染尽了风霜,岁月蚕食,枯槁的手纹理深刻,向她伸着。

    苏桐从口袋里掏了掏,给了她十块钱。

    “多谢小姐,好人有好报啊。”

    她要的不是好报,她只想要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善心对她来说不过是一时的,她只想要自己好过一点。

    回到家,推开门,苏启兰正坐在餐桌上等她。

    见她进来,苏启兰讶异道:“小桐,外面下雪了吗?”

    苏桐也跟着讶异,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落了一层细细的雪花。

    “没想到现在还有雪,妈,要不要出去看看。”

    苏启兰笑着道:“你从外面回来,倒没发现下雪,是槿澜送你回来的吗?”

    苏桐笑容微滞。

    指尖的雪花融化,凉凉的。

    “妈,你在说什么呢,槿澜那么多事情,我好意思让他送吗?”苏桐洗了下手,坐下给苏启兰盛了饭,道:“妈,你就不要瞎想了。”

    苏启兰叹息也不再说什么。

    吃完饭,苏桐洗碗苏启兰有事说要出门。

    苏桐微微皱眉,妈这几天下午吃过饭都会出门,到了下午才回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咚咚咚

    敲门声音传来,苏桐放下碗,打开门。

    “爸,你怎么来了。”

    聂荣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桐,心中满是失望。

    苏桐放下茶杯,道:“爸你来得不巧,我妈刚出去了。”

    聂荣移开茶杯,道:“小桐,我今天是为了你的事情来的。”

    苏桐笑着道:“爸,我有什么事情。”

    看着苏桐不自觉防备的双手互握的动作,聂荣道:“学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5),你打算怎么办?”

    “……爸怎么会知道?”苏桐看着聂荣,目光带着质疑。

    聂荣板着脸,道:“是思圆告诉我的,你妹妹关心你难道也不对吗?”

    苏桐想,这大概是她今天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不知道她跟你是怎么说的,多谢她的关心,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聂荣怒道:“这种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自己处理!你知不知道,那些照片如果传出去,你以后都没法见人!”

    “那也是我的事,”苏桐深吸口起,道:“这件事我现在不想谈,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聂荣道:“你可以离开S大,离开这里,我可以给你安排新的学校,哪怕是你要出国也行!”

    苏桐看着聂荣发怒又失望的神情,冷笑道:“不用了,你还是回去照顾好你自己女儿吧。”

    “你说什么!这就是你对自己父亲,对自己妹妹的态度吗?!”聂荣怒。

    苏桐道:“是,我今天就是这个态度。”

    聂荣举起手,一巴掌准备扇下去。

    “聂荣!你凭什么动我女儿!”

    284反对

    “棋兰”

    苏启兰冷着脸道:“我自己的女儿不用你费心,你给我走!”

    聂荣摇头放下手,叹了口气压下声音道:“棋兰,你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小桐好好的,我怎么会……”

    苏启兰道:“那又怎么样,小桐是我女儿,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心里还不清楚吗?!”

    聂荣还想说什么,但是看苏启兰的脸色,不再说什么离开。

    “妈,没事了。他走了。”

    苏启兰道:“小桐,是妈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苏桐见苏启兰眼中含泪,被吓了一跳,连忙擦掉她的眼泪,道:“妈,没有,这次是我自己不对,不关你的事。”

    苏启兰笑着擦拭自己的眼角道:“小桐,你要记住妈永远是支持你的,妈做什么都是为你好。知道吗?”

    “恩”

    苏启兰进屋,苏桐继续回厨房洗碗,心中复杂万千。

    思绪混乱的不断跳动,压着她的神经,一个不留神,手中的碗滑落在地。传来清脆的响声,苏启兰听到声音,走出房间。

    “妈,没事,我不小心摔了一个碗。”

    说完,没听到苏启兰回应就听到家里电话响起,苏启兰顺势接了起来。

    “喂,你好。”

    “是,我是苏桐的母亲,是系主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听到系主任三个字,苏桐连忙跑出厨房,抬眸对上苏启兰的眼神,那眼神中尽是失望和痛心。

    “系主任,我知道了,谢谢。”

    见苏启兰挂下电话,苏桐走近,轻声道:“妈,是谁的电话?”

    苏启兰看着苏桐,随后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妈……”苏桐声音微哑。

    苏启兰转身回自己房间,苏桐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头无力的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窗外寒风肆虐,那声音如鬼泣,让人忍不住害怕。漆黑的世界,找不到一丝光亮,有的只是自己的温度。可是这点温度,却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郗家

    郗萧韶回到家里,就被郗济国叫去书房,同时在书房里的还有孙香琴和段琴竹,两人紧张的互相看了一眼,今天老爷子的架势不像开玩笑。

    郗萧韶也早有心理准备。

    “这些是什么?!”

    郗萧韶看着桌上的照片,上面正是学校流传的那些,他和桐桐在一起时的亲密照。

    “是孙儿的照片,难道爷爷认不出来吗?”

    郗济国厉声道:“这个照片中的女人是谁!”

    “是我未来的妻子。”

    “混账!”郗济国将照片摔在郗萧韶脸上,道:“这样的女人你也要!你简直是要丢进我郗家的颜面!”

    郗萧韶冷笑着道:“爷爷,桐桐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心里清楚。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不会让任何人诋毁她!”

    “住口!”郗济国怒吼一声,指着郗萧韶道:“我绝不允许这样的女人进我郗家!你给我立马和她分开!”

    郗萧韶微微一笑,道:“爷爷,你不同意桐桐,真的是因为这些照片吗?”

    郗济国看着郗萧韶,道:“这些照片难道还不够吗?!”

    郗萧韶笑着,将照片捡起来。

    “爷爷,你从小就教导过我,出身无贫贱富贵之分,就凭这些照片又能证明什么?”郗萧韶看着照片上的女子,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意,“爷爷不能仅因为她是苏家的人,就反对我们在一起。”

    郗济国目光如炬,手中的龙头拐杖被他紧紧握住。低沉凌厉的声音不似方才的怒意,但是却更加让人觉得压迫。

    “你既然知道,还是要违逆爷爷的意思?”

    郗萧韶站起来,将照片收好道:“即使苏家有错,也不应该由桐桐承担。她……”

    “济国!”

    龙头拐杖重重的落在郗萧韶身上,随着一阵揪心的声音响起,郗萧韶单膝不备跪在地上,疼痛让他的神情有几分扭曲。

    郗萧韶咬牙,看着郗济国,扯着嘴角道:“她……并没有错!”

    “那错在我郗家吗?!”郗济国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郗萧韶道:“任何一个女子爷爷都可以接受,唯独苏家不行!”

    郗萧韶缓过巨痛,一字一句道:“除了苏桐,孙儿谁也不要!”

    “好!”郗济国将龙头拐杖重重一敲,道:“你有骨气是吧,爷爷倒要看看我孙儿到底有多少骨气!”

    看着架势,段琴竹连忙蹲下来,目光心痛的擦去郗萧韶额头上的冷汗。母子连心,这比打在她自己身上还疼。

    “萧韶,你爷爷正气头上,你何必再说这种话,听妈的话,”段琴竹压低声音,轻声道:“你给爷爷认个错,我们先缓过去,以后再慢慢说好吗?”

    看着段琴竹不忍的眼神,郗萧韶摇了摇头,道:“妈,我只要桐桐。”

    “你们都给我让开!”郗济国冷怒出声。

    段琴竹抱住郗萧韶在他耳旁道:“萧韶,听妈的话,就这一次,快跟爷爷认错。”

    “来人!把她们给我拖出去!”

    “济国,你消消气,三儿明白的,你好好跟他说说。”孙香琴也着急了,看着地上挺背跪着的郗萧韶,知道他是不肯服软。

    “老夫人,夫人,请先出去。”

    段琴竹紧紧拉着郗萧韶的手,眼泪已经开始下来,“萧韶,听妈㊣(5)的话,就这一次好吗?以后做什么妈都不拦你。”

    郗萧韶擦去段琴竹的眼泪,微微一笑道:“妈,你先出去,今晚我想吃你包的饺子。”

    “济国……”

    郗济国见段琴竹这样,冷声道:“我再问你一次,这个女人,你是不是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郗萧韶拉着段琴竹起来,被打的那条腿几乎是拖着。

    “爷爷,桐桐是您的孙媳妇。”

    见郗济国的脸色铁青,郗萧韶看向年叔,随后道:“妈,,你们先出去。”

    “老夫人,夫人,请。”

    段琴竹看着郗萧韶的神情,捂住自己的嘴巴跑出去书房,孙香琴则由老年扶着,摇头心疼的往外走。

    门关上,郗萧韶跪下,看着郗济国道:“爷爷,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

    郗济国瞳孔一缩,凌厉道:“以往我任由他们宠坏你,才会让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给我上家法!”

    说完,年叔身后三个人将郗萧韶扣住,用绳子将他双手绑起来。

    285别离开

    书房里,传来一阵阵让人胆颤的声音,段琴竹的心随着一阵阵击的声音不断揪起。

    已经一个小时了,看着地上已经几近昏迷的少爷,老年有些犹豫。双手被绑住的地方渗出两道血痕,牙关被紧紧咬住,一丝血迹溢满嘴角缝隙。

    “首长”

    郗济国转身,看向地上的郗萧韶,此时他身上的T恤布满血痕,破烂的地方还能看到底下皮掀开的痕迹。

    “你是我郗家的子孙,我要你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以郗家的利益为先!”郗济国道:“等你伤好后,我会安排你进军营,三个月后去H市上任!”

    郗萧韶咬着自己的舌尖,浑身的疼痛让他视野有些模糊。

    “爷爷,我不会离开桐桐的。”

    郗济国浑身一颤,目光更是凌厉,此时的郗萧韶仿若当年的郗凯国。

    浑身是伤,依旧是不肯松口。

    “既然是我郗家的子孙,就由不得你!”郗济国坐在座位上,目光凌厉,神情如雕蜡般固执暗沉道:“给我继续打。”

    “……是,首长。”

    又过了半小时。

    段琴竹守在门外,终于再也忍受不住。

    门里的声音让她心如刀割,即使那孩子犯了再大的错,这些惩罚也够了。她不能再让他去那个地方。

    “琴竹!”

    孙香琴见段琴竹要走上前,连忙出声拦住。现在她们进去,只会让郗济国更加的下狠手。

    “爸!”段琴竹开口,“他是你孙儿!他不是你的部下,你无权这样对他!他只是认定自己想要的而已,他错在哪里?!”

    段琴竹拍打着门,道:“爸,你放开他!他是你唯一的孙儿!他要是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吧,难道你想看他和当年凯国一样吗?!你知道吗?!凯国他到现在还要每天吃药!”

    门打开

    段琴竹泪流满面,她简直不敢相信,躺在地上的人是她的儿子。

    “萧韶,萧韶,是妈。”

    段琴竹捂住自己的嘴,看着这样的郗萧韶,她甚至不敢去碰他,生怕会弄疼他一分一毫。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失败,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

    “少夫人,你放心,已经叫了医生了。”

    段琴竹擦去眼泪,厉声道:“你们都不许碰他!”

    段琴竹轻轻的抬起郗萧韶的头,此时他满头冷汗,嘴角的血迹还在往下滴。

    “我的孩子!”段琴竹泣不成声,“萧韶,是妈,你睁开眼看看。”

    郗济国见段琴竹这样子,冷脸道:“他是我郗济国的嫡孙,他有几两重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夫人,连医生来了,让他看看吧。”

    段琴竹仿佛没有听到,只是颤颤巍巍的拂开郗萧韶的发丝,只恨不得此时这孩子的伤都在自己身上才好。

    身体的疼痛让郗萧韶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中。

    听到段琴竹的哭声,他睁开眼,声音沙哑,“妈……”

    “萧韶!”

    “妈,咳咳咳”郗萧韶被喉中的血腥呛住,声音如含着沙子,“我今晚想吃饺子,给我包饺子好吗?”

    “好……好,妈这就去弄。”段琴竹泪如雨下,心疼得不能自己。

    “妈,你过来一下,”郗萧韶拉住段琴竹的手,在她耳旁轻声开口,“桐桐她……”

    听着郗萧韶开口,段琴竹不断点头。

    见郗萧韶似乎要昏迷过去,老年连忙叫连医生,如果小少爷再昏过去,那就真的危险了。

    抬上担架的时候,郗萧韶已经几乎没有了知觉。

    他刚才才明白爷爷的用意,他受伤进了医院就无法反抗,也无法再做什么。比起身体的伤,他更多的是心上的。

    桐桐,不要离开我。

    —

    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苏桐不知道自己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她不断的给郗萧韶打电话,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接,直到最后的关机。

    郗萧韶答应过她,不会关机的。

    苏桐心里纷乱万分,鼓起勇气给李明天打了个电话,从他那里直到,郗萧韶请了病假。已经三天没有来学校了。

    病假,搁谁身上都有可能。可是认识郗萧韶这么久,她还没有见过他生病。

    到了第四天,苏桐只想到了一种让她觉得最不可能的可能,郗萧韶被软禁了。

    这种念头一出,苏桐自己都觉得可笑。

    郗家应该不会这样对他,而且以他的格又怎么可能会被人软禁。

    苏桐正这样想着,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啊?”

    “孙小姐,我是连昂。”

    苏桐一怔,连昂怎么来了。

    门打开,意外的是,这次来的居然只有连昂一个人。

    “孙小姐,首长很关心你的生活。”连昂说话一板一眼,让苏桐有种他其实生活在战争时代的错觉。

    “连昂,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苏桐倒了杯水给连昂。

    “孙小姐,首长已经在知道了孙小姐身上发生的事情,首长特地过来想帮孙小姐的忙。”

    苏桐皱眉,淡漠道:“我没什么可帮的。”

    连昂道:“无论孙小姐什么时候有需要,连昂都会替孙小姐出手。”

    “恩,多谢。我爷爷怎么样了?”

    “首长一切安好,孙小姐放㊣(5)心,这次连昂来,还有一个事情等着孙小姐回复,”连昂道:“首长想将孙小姐接去Y省,这也是夫人的意思。”

    苏桐听完下意识道:“对不起,我暂时不想离开S省。”

    虽然现在离开S省能让她逃离现在的是非,可是经过这几天的思考和冷静后,她反而看清了一件事情,只要她最在乎的还在S省,她就不想离开。

    虽然很怨那个死孩子的出身,不过她已是心甘情愿了。

    “孙小姐,首长说希望孙小姐多考虑一段时间,连昂也会暂时住在S省,等孙小姐回复。”

    苏桐接过连昂递过来的地址,无奈道:“恩,我会考虑的,不过你不要报希望。”

    “孙小姐,告辞。”

    苏桐点头,送连昂离开,转身关门时,却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身影。

    “萧扬,你怎么来了。”

    秦萧扬道:“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萧韶的事情。”

    给读者的话:

    萧扬会说什么呢?亲们拭目以待吧。orz。。。。伏地拜谢所有月票、推荐票、金砖、收藏~

    286最后

    苏桐皱眉道:“萧韶怎么了?”

    看到苏桐紧张的神情,秦萧扬眸中闪过黯然,面上笑着道:“我们进去说好吗?”

    现在是冬日,的确是不适合在门口说话。

    “恩”

    走进屋子里,秦萧扬嘴角露出自嘲。

    没想到他第一次来苏家,居然会是因为郗萧韶。

    “萧韶他怎么了?”

    秦萧扬看着苏桐眸中的紧张,道:“难道你眼里真的只有萧韶吗?”

    苏桐一愣,随后别开眼。

    “小桐,我想你亲口告诉我,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萧扬,你们是不同的两个人,本没法比较,”苏桐抬眸看着他,道:“萧扬,一切都过去了,放开好吗?”

    秦萧扬眸中闪过深深的失望,随即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小桐,我知道我是没机会了。”

    苏桐微微一笑,道:“我曾经给过你机会,不是吗?”

    秦萧扬一怔,看着苏桐脸上的笑容,心中微微抽疼。

    是啊,如果不是他自己放手,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你不是想知道萧韶吗?”秦萧扬淡淡道:“他没办法过来看你,外公将他关了起来。”

    苏桐心里重重一击,“他怎么会被关起来?”

    问完,苏桐随即反应过来,是了,除了她还能有什么原因,郗济国早就警告过她了。

    “他怎么样了?”苏桐声音很轻。

    秦萧扬道:“不知道。”

    苏桐心下一紧,双眸满是希冀的看着秦萧扬,“能不能……帮我看看他?”

    “小桐,”秦萧扬叹了口气,道:“如今除了外公和外婆,谁都见不到他。”

    “他们凭什么关着他?”苏桐声音干涩无力,她很想厉声质问,可是却失了底气。

    不是她的错,可是又是她的错。

    她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彼此能有喘息之地。

    “小桐,你也别想太多了,今天是阿姨托我过来找你的,她说萧韶一切都好,要你好好照顾自己。”

    “恩”苏桐低着头,回答得很轻。

    如果真的很好,又怎么会摆脱萧扬过来。

    段阿姨不是不知道萧韶和萧扬的关系。

    直到秦萧扬离开,苏桐都没有缓过神来。窗外的雪花飞落,很美。落在地上化成透明的冰,泛着冷冽的光芒。

    察觉到脸上有些湿意,苏桐抬手,了一下自己的脸,是泪水。

    她还以为在两人的事情上自己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原来这份感情不知何时已经入骨,哪怕伤及一分,自己也会痛及三分。

    都说情到浓时情转薄。

    为何他们不是这样呢,若真这样,对大家来说或许将是最好的结果。

    大门打开的声音传来,苏桐木然抬眸,视线模模糊糊,应该是妈回来了。

    苏启兰打开门,抬头看到站在窗口的苏桐。因为有些远,所以看不清神情,这几天她没跟小桐说过一句话,是因为心中实在是失望痛心。

    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苏启兰走近,看了苏桐一眼,本想移开却被苏桐脸上的表情吓到。

    “小桐,你怎么了?!”

    苏桐转过头,妈肯跟她说话了,“妈,你回来了?”

    “小桐,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有什么不舒服,快跟妈说?”

    此时苏桐脸色苍白,眸中含着巨大的悲伤,就好像整个灵魂被人抽空了一样。眼眶湿润,泪水徘徊在眼眶里,没有掉下一滴。

    “妈,我没事啊,可能是窗外的雪飘进来了。”苏桐笑得极美,可是带着眼中的泪水,看起来透着无法言语的悲痛,“难怪觉得冷,我这就把窗户关上。”

    苏桐将窗户关上,转身的时候手无意擦过自己的眼角。

    —

    郗家

    经过几天的照料后,郗萧韶终于退了烧,只是依旧没有醒过来。

    段琴竹一直守在郗萧韶身边,生怕他再有半点意外。

    郗凯国轻轻的推开门,不过几天,自己的妻子整个人都憔悴了。

    “琴竹,萧韶还会没事的,你先吃点东西。”

    段琴竹摇摇头,道:“我等萧韶醒来,他现在一定很疼,我这个做妈的怎么吃得下去。”说完,泪水又流了下来。

    郗凯国搂住段琴竹道:“琴竹,医生已经说了,萧韶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外伤,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段琴竹拉着郗萧韶的手,含泪哽咽道:“只是这孩子从小就怕疼,他怎么忍下来。”

    “凯国,我是他妈,我知道他一定很疼。”

    郗凯国紧紧的搂住段琴竹,第一次知道自己怀中的妻子是这样的羸弱,也需要别人的疼惜。

    “会好的。”郗凯国说着,声音也有些沙哑。

    段琴竹拉着郗萧韶的手,正缓和自己的情绪,却察觉自己握住的手有些轻微的动作。

    段琴竹连忙拉紧郗萧韶的手,看着躺在床上的他,轻声开口,“萧韶”

    郗萧韶睁开眼,看到段琴竹正含着泪花看他。

    微微一动,疼痛的感觉彻骨袭来。

    “孩子,别动。”郗凯国连忙出声,道:“爸给你喊连医生进来。”

    “不要,爸,我已经没事了。”

    自己的伤势如何㊣(5),郗萧韶还是能察觉出来的。

    见段琴竹眼泪又开始掉,说不出话来,郗萧韶扯着嘴角道:“妈,别哭,这真的没什么的,过几天就好了。”

    “恩”段琴竹点头。

    郗凯国拍了拍段琴竹,示意自己出去叫人进来。

    郗凯国一走,郗萧韶便微微用力拉过段琴竹的手,“妈,帮我一个忙。”

    段琴竹双手握住郗萧韶的手,低声微哑道:“你说,妈一定帮你。”

    “妈,我想出去一趟。”

    —

    又过了一天,清晨,苏桐起得很早。看到镜子里双眼通红微肿的自己,她不禁吐了吐舌头,朝镜子里的人不屑的看了一眼。

    洗把脸,将昨夜的痕迹用化妆品遮住,穿好衣服出门。

    昨晚系主任给她打电话,要她今天去一趟学校,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的。而且,今天也是她最后一次当助教去化工学院点名了。

    以后应该都没有机会站在讲台上了。

    不过只要还能的那个一天助教,她就会做好自己应做的事。

    287情到浓时情转薄

    无视学校里那些异样的目光,苏桐一路走到化工学院,在吴教授上课之前,进去点名。

    吴教授站在门口,听到教室里传来的清脆女声时,心中说不讶异是假的。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可以不来的。

    苏桐点着名,下面的学生目光大部分都是不善的。

    苏桐看着花名册,勾起没到的学生名字,看到下一个名字时,她嘴角微扬,透着暖意。

    “郗萧韶”

    “到”

    轻轻的声音却被巨响更加有力,苏桐手中的笔一顿,抬眸对上那个喊到的人,脸上露出欣喜又呆愣的笑容。

    苏桐收回目光,郗萧韶的到来显然让教室里的许多人也感到惊讶,嗡嗡声不断。

    点完名,苏桐要走,却被一个前排的男生叫住。

    “苏老师,”那男生站起来,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苏桐站在台上,看着这个分明不善找茬的男生,道:“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课后来问我。”

    “我想这个问题不止是我,全系的人只怕都想知道。”

    苏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想问什么?”

    郗萧韶远远看着,听到声音时就已经站起身,此时正站在苏桐身旁,双眸凌厉的扫了全班一眼,顿时鸦雀无声。

    那男生心有余悸,可是想到自己即将问出大家想知道的问题,心里还是不怕死的发问。

    “最近我们都收到一份叫S大最不要脸的女生的文件包,不知道苏老师收到没有?”

    苏桐道:“收到了。”

    那个男生更加得意,郗萧韶想做些什么,却被苏桐拉住手制止住。

    “这么说苏老师也看过里面的照片了?”那男生笑得荡,色情的打量着苏桐道:“不知道上面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学生就是好奇这一点而已。”

    苏桐深吸口气,正要回答,却被郗萧韶抢了先,“是真是假,与你何干?”

    说完,郗萧韶又扫了所有人一眼,道:“又与你们何干!”

    “你们败坏校风,不知羞耻,当然和我们有关系!”一个男生站起来,大声说着。

    郗萧韶冷嘲,道:“要说不知羞耻,你们窥探别人的**!破坏别人的感情,不是更不知羞耻!况且,我和她在一起又犯了什么错!?”

    吴教授站在门口,看着台上的青年,目光中微微露出赞赏。

    “你这是狡辩,如果你们不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又怎么会被人拍到照片。”一个女生看着苏桐,讥嘲的说着。

    郗萧韶紧紧握住苏桐的手,两人互相握着,都觉得疼。

    “哼!可笑,”郗萧韶笑着摇头,道:“偷拍别人的照片倒成了正确的事了!如果我们真的错了的话,那也是错在我们真心相爱!”

    “错在我们只是爱对方,容不下任何人觊觎!”

    郗萧韶字字铿锵有力,话音落下,耳旁却好像依旧有声音在回响。

    有人站在起来忍不住鼓掌,接着掌声不断响起,一个个站起来看着他们,掌声震耳欲聋。刚才问话的几人,脸色青红皂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吴教授走进来,笑着道:“好了,郗萧韶,苏桐,上课时间到了,你们有什么事就去外面说吧,不要影响学生们上课。”

    话说完,全班爆出一阵笑声。

    显然都听出了吴教授话中的调侃,苏桐被郗萧韶拉出教室,脚步随着他移动,手指紧握的疼痛传达到心里。

    快步走开没几步,郗萧韶紧紧的抱住苏桐。

    “我很想你。”

    苏桐抱着郗萧韶,靠在他肩头,双眸干涩道:“我也是。”

    郗萧韶轻吻苏桐的额头,道:“我们回家好不好?陪我回家。”

    苏桐靠在他前,点头。

    “桐桐,接下来……可能会有些艰难。”

    苏桐听着他的心跳声,嘴角微扬,道:“我知道。”

    “恩”郗萧韶眉头紧皱,轻柔回答。

    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苏桐道:“我要回一趟学院,你现在办公室等我吧。”

    “我陪你”

    苏桐摇头,轻笑着道:“不用,难道我还不知道路吗?”

    “我怕你自己一个人。”

    说完,郗萧韶牵着苏桐的手,大摇大摆的走在校园路上直到人文学院。

    系主任办公室,听到敲门声,灭绝头也不抬道:“进来。”

    这个时候来的只能是苏桐。

    “系主任”

    系主任拿出一份文件丢在桌上,道:“拿走啊,S大可不敢要你。”

    “……”

    没有听到声音,系主任抬头,愕然的看到苏桐身边还站着郗萧韶。想到另一份文件,她偷偷的收了起来。

    郗萧韶拿过文件,上面是苏桐的实习情况。

    “你偷偷修改了实习成绩?”郗萧韶冷声询问。

    系主任干笑着道:“这事……这事不是我决定的,你应该去问……”系主任没敢说全。

    郗萧韶却知道是谁了。

    郗萧韶转身,看到的是苏桐平静的神情,“小桐,你放心,这件事我会……”

    苏桐拿起桌上的文件随意翻开道:“萧韶,你真的愿意我留在这样的学校吗?擅自修改学生的成绩,教师取舍全看上头脸色,为了升职,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来。”

    苏桐每说一句,系主任的脸㊣(5)色就难看一份。

    “我本来也不想待了,这正好。”说完,苏桐拿起文件牵起郗萧韶的手,让他和自己出去。

    郗萧韶由苏桐拉着,心思百转。

    一直回到公寓,苏桐也没有开口。

    苏桐将郗萧韶拉到沙发上坐好,蹲下看着他道:“我不是柔弱任人欺负的人,你不用一心想着护我。”

    郗萧韶看着她,忽然看不清她眸中的神采到底是为哪般。

    苏桐笑着,轻轻的拉起郗萧韶的手,将自己的手指和他挨个扣紧,紧紧的没有意思裂缝。随后又轻轻的放开,但并未完全放开。

    “萧韶,这么多天不见,我很想你。”苏桐将头靠在两人紧连的掌上。

    “我也是。”郗萧韶声音微哑。

    “萧韶,”苏桐轻轻的唤了一声,抬起头,放开手,却被郗萧韶瞬间紧紧握住,苏桐愣了一瞬,随即抬头双眸含笑的看着他,“萧韶。”

    郗萧韶恩了一声。

    “我们分手吧。”

    288凤凰涅槃重生

    郗萧韶紧紧的握住苏桐的手。

    “萧韶,疼。”

    苏桐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只是在眼眶中打转。

    郗萧韶握得更加紧,苏桐打着他,眼泪一滴滴掉下来,“真疼。”

    “桐桐,你真是没良心的女人。”

    郗萧韶拉起苏桐,将她抱入怀中,也不顾自己的身体,直接俯身吻住她的双唇。

    两人触碰的瞬间都点燃了心底的火线,就好像干渴已久的人突然都找到了水源一样,两人受蛊惑般不断纠缠。

    苏桐紧紧的抱住郗萧韶,张开的双唇早已被人攻城略地。

    郗萧韶一一扫过每一处,最后在她的唇瓣上轻咬。

    苏桐轻吟,疼痛的感觉让她很想别开,但是却被郗萧韶紧紧禁锢住。

    许久之后,郗萧韶终于放开。

    目光锐利,“你刚才说什么?”

    苏桐相信,她要是敢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郗萧韶接下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苏桐喘息着道:“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我不同意。”

    “……”苏桐默。

    郗萧韶道:“你刚才应该只是征询我的意见,我的答案是,我不同意。”

    “分开,对大家都好。”苏桐的声音很轻。

    郗萧韶重重的咬了她一下,道:“疼吗?”

    苏桐摇头,“不疼”眼中却分明疼得冒泪花。

    郗萧韶轻抚着刚咬的伤口,道:“是对大家都好,但是对我们俩不好。桐桐,你离不开我……”

    苏桐身体一怔,闭上眼睛,睫毛微颤,不否认也不回答。

    郗萧韶附在她耳旁,两人静静的躺着,房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许久之后,苏桐睁开眼,侧头,看到郗萧韶趴在她身上,双眸紧闭青黑的眼袋透出疲惫,仿似睡着了。

    苏桐抬手,轻抚郗萧韶的头发。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这般亲密的动作会发生在她身上。

    苏桐指尖轻碰郗萧韶的发丝,不小心碰到一处皮肤。苏桐正要移开,随即皱起眉头,指尖下的触碰感觉好像不对,似乎是受伤了。

    正要探究,却见郗萧韶动了一下。

    耳旁有热气传来,随后是一道压低了的声音,“我……也离不开你。”

    似呢喃,似叹息,似承诺,似恳求。

    “很累,桐桐,陪我睡一觉。”郗萧韶趴在苏桐身上,在苏桐还没有消化完上一句的感动时,又极其平淡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苏桐调整了个位置,就这样让他趴着。

    浑身被人这样压着,不到一个小时渐渐的就有了麻痹的感觉。苏桐一动不动,麻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曾经有多少个夜晚,默默的,就承受住了她的全部。

    两个小时候,郗萧韶睁开眼,从苏桐身上下来。

    见苏桐躺着一动不动,郗萧韶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苏桐有几分心惊,但在看到他眼底依旧留着的青黑时,又觉得他可恶。

    “美人,这是在等着寡人宠幸吗?”郗萧韶挑起苏桐的一撮头发,放在鼻尖下吻,二世祖浪荡儿的样子学了个准。

    苏桐拍开郗萧韶的手,道:“该做饭了!”

    郗萧韶拉起苏桐,也没有做什么,就笑着看她去厨房。

    等苏桐进了厨房,郗萧韶才又再度躺下。

    背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坐着的时候伤口撕开,疼得他几乎要抽起来。看到桐桐的样子,他知道不能让她知道。

    若是知道自己受了伤,她定然会更加自责。

    从他们真正在一起的那一天,他就无法想象自己会和她分开。哪怕这是一场游戏,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喊停。

    因为这是他的游戏。

    —

    郗家

    在发现郗萧韶不见了之后,郗家就出动了所有的人去寻找。

    不过片刻就有人回来说,郗萧韶曾经出现在S大,后来和照片里的女人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郗济国铁青着脸,道:“给我找!”

    老年对上次的事情心有余悸,少爷怎么这么不听话,又出去了呢。

    郗凯国握住段琴竹的手,让她不要着急。

    段琴竹点头。

    萧韶跟她说,等过段时间郗济国的怒意平息了,他就带苏桐回来。如果郗济国态度没有改变的话,那么他会带苏桐离开。

    而他自然有办法不让郗济国知道他所在。

    身为母亲,让自己的孩子离开自己是玩玩舍不得的,可是看到他那么执着,她除了支持还能做什么。在两人事情上,她已经错过一次了,她不想再错第二次。

    她不知道下次萧韶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

    苏桐做完菜出来,看到郗萧韶趴在沙发上,发丝凌乱神情疲倦。轻轻的走近,苏桐想叫醒郗萧韶,却在指尖要碰到时,突然停了下来。

    指尖不受控制的向下移,苏桐轻轻挑开垂下的宽大T恤的一角,她没有看到什么,因为在T恤和触碰的地方,她便掀不开。

    只看到这一处,其它的什么都看不见。

    苏桐放下T恤,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看向背部那T恤扭曲的粘在他背上。

    “萧韶……”

    听到声音,郗萧韶几乎是瞬间便睁开眼,翻过身,仿似自然的看着苏桐,“做好饭了吗?”

    “恩”苏桐双目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郗萧韶,“要不要多休息一会,还有汤没做。”

    “好”郗萧韶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浑身微微发烫。

    苏桐走进厨房,手扶着灶台,身体仿佛被人四分五裂一般,没吸一口气都会觉得疼。平缓了情绪之后,苏桐走出来。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人,轻抚他的额头,还有些热度。

    都发烧了还要这样吗?

    你说得不对,分开对我们两个也都好。

    你不用费心瞒着我,我也可以从此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苏桐拿出手机,打了段琴竹的电话。

    迷迷糊糊间,郗萧韶仿佛听到什么声音,只觉得身体被人抬起,要睁开眼,却觉得浑身无力。只能任人摆布,屋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像桐桐的。

    苏桐松开郗萧韶的手,看着他们给他打药,看着他们将他抬出这个公寓。

    “苏小姐,郗少爷我们会好好照顾的,感谢你的配合。”在都担心郗济国要发怒的时候,知道了少爷的消息,这让大家都很高兴,少爷回来,他们就不用受罚了。

    苏桐点头,却怎么也扯不出笑容来。

    他们走后,苏桐看着空荡荡的公寓,桌上的饭菜早已冷却。放入口中,又苦又冰。

    吃完饭,洗过碗后,苏桐看了眼公寓,将钥匙放在桌上,随后反手关了门。

    —

    第二天,苏桐回到学校上课,刚上完课就被系主任叫过去。

    门打开,见只有她一个人,系主任显然松了一口气,从桌下拿出昨天不敢拿出的文件给苏桐。

    “系里开会决定,你不适合在本系读研究生,你的行为严重影响了本系未来的招生和信誉。”

    苏桐看着桌上的那封退学信,心中简直嘲讽到了极点。

    “苏桐,你可以走了。”

    苏桐拿起桌上的信,对着系主任道:“主任,听说你即将调去Y省分校任副校长对吧?”

    “那又怎么样?”以为这样她就整治不了她吗?

    苏桐摇头,笑容点点放开,很美但却让人有几分心惊,“难道就因为我抢走了你女儿的奖学金,所以让你这么记恨我?”

    系主任冷笑道:“如果你不这么不知好歹,我何必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当年如果不是你妈不知耻,我怎么会到现在还只是个主任!”

    “所以你就可以利用你手中的权力,不断的针对我身边的人,针对我吗?!”

    系主任嗤笑道:“我就是针对你,你又能怎么样?总之,从今天起,你只是S大即将毕业的一名毕业生,而且,呵呵,能不能毕业还要看系里的情况。”

    ㊣(7)苏桐紧紧的握住那封信,看着系主任,心中被压抑的地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我一定能毕业,而你,最好不要调去Y省,”苏桐将信撕掉,扔在系主任面前,神情高傲道:“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这样的苏桐,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无论是气势还是神情都和往常不同。

    “站住!”

    苏桐径自走出去,连门都没有关。

    回到家里,打开门,连昂正坐在沙发上和母亲聊天。

    “孙小姐”连昂站起来,行了个礼。

    苏桐微微一笑,微微苍白的脸色让苏启兰皱起了眉。

    “小桐,是不是不舒服?”

    苏桐摇头,坐下来道:“妈,我很好,你们在说什么?”

    苏启兰别开眼,最后还是拉过苏桐的手,轻声道:“妈在想,我们母女俩回去找你爷爷,你看怎么样?”

    连昂道:“是啊,孙小姐,首长这次对我说,如果请不到孙小姐的话就是失职。首长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盼着孙小姐回去。”

    苏桐微微一笑,看着两人小心翼翼和期盼的眼神,道:“恩,回爷爷身边也不错,不过再给我几天时间怎么样?”

    “好,”连昂一下子也忘了什么礼仪,连声道:“孙小姐准备半个月也行,连昂这就将消息告诉给首长!”

    苏桐听着电话里聂元臻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她不会懦弱的任人宰割,是凤凰最终涅槃重生,还是他们玉石俱焚,她拭目以待。

    给读者的话:

    咔咔,谢谢卟漓的两张月票,还有不知名亲的两张O(∩_∩)O~伏地拜谢啦!

    289高野训练地

    郗萧韶醒来,睁开眼是熟悉的绿色。

    周围的气息透着冷冽严肃,简单到单调的颜色让他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哪里。这个地方,他已经有5年没有回来了。

    “萧韶,你醒了。”

    一道含笑的声音传来,郗萧韶转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个笑面虎这么多年都没有变。他外表憨厚总带着笑容,如果你以为他是个简单角色的话,你就错了。

    他是高野暗杀训练(请勿对历史对号入座)的组长,俗称老A,一个相当狠厉的角色。

    “首长将你送来了这里,你的伤应该说没什么大碍了,”半天他才补充道:“如果不是你自己随便乱动的话。”

    郗萧韶动了动给自己的身体,疼痛的感觉已经不明显了。

    来了这里,绝对能接触到最好的医疗手段。

    这里每天都有人进来,也每天有人躺着出去,最黑暗的训练场地,自然医疗也会是最好的。毕竟,这里有源源不断的绝佳的人体‘资源’供他们研究。

    鼻尖的血腥味让郗萧韶双眸不禁露出几分嗜血的颜色,闭上眼,脑海中尽是苏桐,再睁开,又是简单的绿色。

    “喂,你不会傻了吧?”刑真皱眉的看着躺在床上发愣的人。

    郗萧韶抬眸,对上他,嘴角缓缓露出一个笑容,“这次又是什么?”

    “你知道?”刑真答非所问。

    郗萧韶坐起来,毫不在意的道:“说吧,这次要怎么才能出去?”

    “你知道,首长的意思是,让你至少在这里待一个月。”刑真微微咋舌发问,这个大少爷的脾气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改。

    真是倔得令人发指。

    “这里的规矩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手了?”郗萧韶挑眉发问,眉目间的杀气和戾气尽显。

    刑真啧啧了两声,打量着郗萧韶道:“这才是我认识的郗萧韶嘛,看你进来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熊了呢。”

    要知道,这小子当年出去时的记录可是保持了三年,这两年才有人刷新的。绝对是个狠角色,看他这身打扮,还以为又被养尊处优坏了。

    “要不要试试?”郗萧韶嘴角微扬。

    刑真道:“要试也是以后。”

    见郗萧韶挑眉看着他,他又道:“我上年纪了,还是算了。”

    这小子可是一心想报当年的仇,他才不给机会。

    “对了,你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刑真很好奇。

    高野组属于第四军区,但是编制上是没有显示的。因为这个组很特别,来的都是**,为的是培养内部的接班人。

    训练比普通的特警更加辛苦,而且所训练的项目一般都会作为机密。针对背景的不同,还会提供一些特别的训练。比如外交官的子女都会接受一套手势暗语和防身训练,谨防他们被其它国家或是非法组织所抓,进而威胁到官员和国家的利益。

    郗萧韶出身军事家庭,各类格斗兵器首先就逃不过。其次,因为某些需要,据他的身体条件他还被另外编入另一组。

    对外他们的任务都是猎鹰行动,意味着这些任务是高危险随时可能命不保。但是所接受的荣誉也是国家最高的,如果有命活下的话。

    “你很好奇?”郗萧韶淡淡询问,眸间的冷色掩下。

    刑真身体一僵,刚才的一瞬间他竟然感觉到了杀意。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他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而且还送了回来。

    要知道,出去了再送回来本就是一种耻辱。

    郗萧韶拿过一旁的装备,将自己穿戴好,道:“我要出去。”

    刑真看着郗萧韶的架势,立马道:“萧韶,你别开玩笑了,首长说了你至少要在这里待一个月。”

    郗萧韶道:“我参与了猎鹰行动,不能待那么久。”

    “什么内容,我怎么没听说?”

    “国家机密”

    “……真的是因为猎鹰行动?”刑真讪讪的询问,看他的脸色本就是为了私事。

    “不信你可以问黎叔,”郗萧韶穿戴好,拔出匕首,道:“我必须出去。”

    刑真看着脸色还依旧苍白,但是却不顾一切要出去的人,心里更加疑惑不解。

    “萧韶,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急子了。当年你为了等出去的机会,可是不惜在野外等3个月。”

    “恩”郗萧韶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快速走出掀开帘子。

    刑真一见郗萧韶的动作,大惊道:“萧韶!你现在的身体本就是去送死!”

    郗萧韶看着外面熟悉的血腥味和血渍,眸中渐渐露出嗜血的笑容道:“在这里,生死就该置之度外,不是吗?”

    刑真睁大眼睛,看着郗萧韶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么不顾生死!

    看他的眼神,分明是拿自己的命在拼每一刻!难道郗家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想到这,刑真决定暗中派人打听。

    七日后

    漆黑的夜晚,几声狼叫声传来,山谷中来回响动的野兽声响让人不寒而栗。只听一阵稀稀松松的声音,从木灌林中,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身形微微踉跄,那双眸泛着冷冽的光芒,月色下,消失在视线中。

    “妈的!他真的就这样出去了?!”刑真看着监控器里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忍不住咒骂出声。

    “老刑㊣(5),要不要派人去拦截他?”一旁的副手回答。

    刑真依旧紧盯着监控器,随后道:“给我回放,把他的录像带给我调出来。”妈的,居然有人能七天走出这个死亡之谷考核,简直是开玩笑。

    通过定位不一会,录像带就全部都出来了。

    “放”

    副手不解为什么这个时候了,自己组长还一脸兴致,难道不担心跟首长没法交代吗?

    “妈的!我就知道他肯定作弊了!这小子,脾气比当年还糟,不过这脑子还行。”

    “组长,怎么跟老首长交代?”

    刑真着下巴,道:“就说,他自己跑了,反正与我们无关。”

    “……是”

    “慢着,这件事过几天再说。”刑真将调查到的资料销毁,笑容邪佞着道:“老子也想看看,他小子能不能长点出息出来!”

    家族势力那就是个屁!

    290没良心

    郗萧韶之所选择明目张胆的从监控器下离开,就是因为他清楚刑真。

    刑真跟他背景相似,虚长他6岁。当年就是因为不肯娶家里安排的女子,所以毅然加入了高野组,靠自己的本事成为高野组刺杀训练组组长。

    刑家对外宣称他出国接任务,婚期也一延再延,最后女方受不了终于另嫁他人。而刑家多次让他回去,他却一直不肯。

    为的就是不想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当年郗萧韶入组,和他最对盘。两个格叛逆的人很合得来,这些年来断断续续有再联系。他了解刑真这个人,他知道自己逃走后,至少也会给他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足够他找到桐桐,然后离开S省。

    趁着黑夜的掩护,郗萧韶一路回到公寓。

    拿出钥匙打开门,门内黑漆漆一片。

    郗萧韶侧身进去,并未打开灯。他还不清楚那天这里是怎么被发现的,又为什么他会被带回去。

    黑进去卧室,换上完好的衣服。

    顾不上处理手腕上和身上的伤,郗萧韶离开卧室,正打算离开公寓。余光看到桌上,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

    郗萧韶走近,接着月色,看清楚那是一串钥匙。

    将钥匙握在手中,冰凉的感觉让他心底一凌,随后又举得是自己多疑,桐桐这个冒失鬼,居然将钥匙落在这里。

    将钥匙是收入口袋中,郗萧韶离开公寓,直接去了苏家。

    来到苏家,因为没有手机,所以他决定翻墙进去。

    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十点左右,苏家却已经是漆黑一片。郗萧韶站在院子里,看着石桌上消失的棋子,笑容微滞。

    走近几步,门上那把锁刺痛了他的眼睛。

    桐桐……

    郗萧韶神情敛起,到底是谁赶走了她们!

    摁下耳朵上的收发器,郗萧韶站在大道上,眸中尽是愤怒。他脑海中闪过几个人选,却都不能确定。

    不过片刻,一辆车听到他身旁。

    “组长。”

    郗萧韶上车,神情冰冷。

    “帮我找个人”

    “谁?”小李好奇,最近没听说有什么新任务啊。

    “你们未来嫂子。”

    “……好”分明是未来弟媳,小李了鼻子。

    —

    第二天下午,天气依旧沉沉的,让人觉得分外不舒服。

    “小桐,收拾好了没有?”苏启兰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苏桐看了下行礼,道:“恩,都好了。”

    本来决定昨天晚上就走,没想到下起了雪,机场被封航班取消,没办法只能改到下午。不过看着天气,下午似乎也不乐观。

    连昂忙着联系机场,而她们则将行李再确定一遍。

    “妈,你晕车药吃了吗?”

    “吃了,”苏启兰对着苏桐道:“小桐,来,过来让妈看看。”

    苏桐走过去,苏启兰拉住她的手。

    “小桐,你是不是不舒服,手怎么还这么凉?脸色看起来也不对,要不先去医院检查检查。”

    苏桐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怎么样她都感觉不到温度。

    “妈,不用了,我刚才刚洗了手,所以是凉的,您不要心了。”

    苏启兰看着苏桐眼下的青黑,眉头微微皱起。

    正想问什么,连昂从外进来。

    “我刚才问了机场只怕今天是走不了了,夫人小姐要多待一天了。”

    听到连昂这样说,苏桐不止为何心里会有不好的预感。

    “小桐?”

    苏桐回过神,连忙放开苏启兰的手。

    “连昂,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苏启兰开口。

    知道苏启兰有话要说,连昂道:“是,夫人”

    “小桐,”苏启兰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让她坐下,苏桐坐下,苏启兰才开口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桐摇了摇头,道:“没有”微哑的声音,让她自己吓了一跳。

    苏启兰道:“是不是和郗萧韶有关?”

    微微不悦的语气,割疼了苏桐的心。

    苏桐微微一笑,道:“恩,我和他分手了。”

    明明是极为平静的语气,可是去让人感觉到莫大的悲怆。

    苏启兰看着苏桐干涩的双眸,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做错了什么。只是这个念头消失得太快,她没有来得及捕捉。

    “这对你们来说也算合适,”苏启兰握住苏桐的手,轻声道:“妈跟你说过,你们不应该在一起。”

    苏桐心下一抽,不受控制的收回自己的手。

    “小桐,现在分手比以后更好,知道吗?妈试过来人,不会……”

    “妈”

    苏启兰被苏桐的眼神惊住,还没有说话,就听她继续道:“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您有什么需要买的吗?”

    “小桐……”

    “妈,没有的话我就出去了。”

    说完,苏桐直接走出房间,苏启兰看着苏桐几近落荒而逃的脚步,神色黯然。

    走出宾馆,才察觉到自己忘了带外套。

    走出一段路后看着天空又开始飞下的白雪,苏桐微微眯起眼。片刻之后,露出一道狡黠的光芒,踩着雪地里的脚印,躲到一颗树下。

    树叶垂下,刚好遮住她整个人。

    苏桐㊣(5)微笑着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经过。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在这里哭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

    苏桐想着,开始酝酿自己的情绪,却发现眼睛始终干干涩涩的流不出眼泪来。

    明明心里很难受,明明很苦不是吗?

    他说,“桐桐,你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

    他说,“小桐,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

    他说,“……”

    苏桐走出那颗树,对着它道:“其实你有一点说错了,我并不是离不开你,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不过你说得对,我的确很没良心,所以,你换一个吧。”

    说完,苏桐微笑着转身。

    心里只是空了一块而已,并没有她想的难受。

    转身,倒着往后走,一步一步,听着耳旁车子的声音,苏桐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觉得这些声音好听呢。

    碰

    冷不防的,倒着走的身体撞上一个膛,脸上笑容僵住,苏桐不敢转身,只是身体却控制不住的自己转了过去。

    “小桐”

    苏桐张了张口,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281-29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