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301-310


    301时间无法洗去一切

    看着镜子里妖艳的女人,林雪脸上缓缓露出一抹笑容。拿起粉扑补上妆,心打扮的容颜让她有那么片刻的陌生。

    一会她要给唐国栋带来的所谓朋友表演钢琴,这些人的官位都不低,唐国栋都惹不起,她就更加不行了。半年来,唐国栋已经从对她的言听计从,到如今的随意招呼。

    左脸颊依旧微微红肿。

    轻轻了下打过巴掌的地方,林雪眸中露出几分不甘。

    镜子里的脸显得更加的陌生,艳俗浓抹,更像是风尘中的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咚咚咚

    洗手间外敲门声传来,打断了林雪的思绪。

    “小雪,你还要多久!好了就赶紧出来!”唐国栋说到。

    林雪脸上有几分恨意,口中却是柔顺娇声道:“知道了,就来。”

    门打开,唐国栋看着林雪的脸,还有身上的装扮,目光中露出几分贪念来。

    “宝贝,今晚我一定好好犒劳你。”

    林雪心中闪过厌恶,错身过唐国栋走进包厢。

    唐国栋并不在意林雪的态度,女人如果不耍小子就不是女人了,只要不超过他的容忍范围。

    钢琴前,林雪开始弹奏。

    指尖的音符流淌,她已经抓不到这首歌里所表达的情绪了。但是想起当时学这首歌时的场景,林雪心中染上点点暖意。

    她就像公主一样,被王子细心呵护。

    唐国栋看着林雪的样子,脸上带着笑意眸中却是闪过狠。

    “国栋啊,这个歌弹得不错啊”

    唐国栋一点就通,一脸赔笑道:“刘委,你要是想听的话,我可以让她给你单独再弹一遍。”

    刘委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林雪一曲弹完,见唐国栋和几个人站起来,也要跟着离开却被唐国栋喊住。

    “小雪,你留下来。”

    林雪僵住,转头看着沙发上的刘委,脸上尽是屈辱。

    “你最好听话。”唐国栋走到她身旁,冷声的说到。

    见林雪坐下来,唐国栋又道:“小雪啊,刚才那个弹得不错,你再弹一遍,我们去隔壁有事商量。”

    门关上,刘委笑着道:“小雪,来,弹啊。”

    林雪坐在钢琴前,微颤的弹着曲子。察觉到他站起来后,虽然想跑,但是她知道自己如果跑了唐国栋不会刚过她。

    腰被人搂住,随后抱起,钢琴声停下,林雪闭上眼睛,任由身上的人动作。

    一个小时后,唐国栋才进来。

    这时已经没有别人了,只剩下独自躺在沙发上的林雪。她正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唐国栋阻止住她的动作。

    林雪笑了笑,主动勾住他。

    一番**之后,唐国栋才满足的放开林雪,林雪靠在唐国栋怀中,眸中已经没有丝毫感情。

    “国栋,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弄垮郗家吗?”

    现在郗凯国只是被停职而已,本就没有免职,这样郗家随时有可能会死灰复燃。

    唐国栋笑着道:“你懂什么,官场上的事情你们女人不懂。郗济国那么多年,你以为单凭这件事就可以弄垮他吗?”

    “那你当初不是说……”

    “别着急嘛,”唐国栋抬起林雪的下巴,道:“我最近收到一个消息,说郗萧韶和R过山口组的少主有来往。”

    林雪眸色微动,道:“什么意思?”

    唐国栋笑着道:“郗家身份特殊,子弟都经过专门训练,除非身居要务,否则坚决不许和外国势力组织私自来往,否则就有泄露国家机密的嫌疑。”

    林雪心里一惊,听到这个消息,她却没有兴奋的感觉。

    “不错,结合山口组这些年在我国的行为,加上最近国内外反动阻止的动作,上头早有杀**儆猴的打算,郗家不是正合适吗?”

    林雪掩下眸中的惊愕,笑着道:“国栋,原来你早有打算。”

    刚才那几个人中分明也有R国人,官场黑暗岂是常人能参透。

    ——

    天色渐晚,苏桐趴在桌上,桌上的菜依旧摆着。

    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许,心底她还是有期盼的。期盼郗萧韶像以往一样,无论多晚都会赶回来。

    漆黑的周围让人分不清楚时间的距离。

    过去的三个月里,她最害怕的就是黑夜。闭上眼睛,她就害怕自己会被自己的梦境惊醒。

    心底的记忆无论多久回忆起来都仿若昨日,每当午夜梦回,分别就会变得更加清晰。只有白天才会告诉自己,时间可以洗去一切。

    只是刻意的遗忘,换来的是更加清晰的记忆。

    甚至他的神情,每一个动作,都在狠狠的割着她的心。时间无法洗去一切,只是会逼着你不得不放下。

    苏桐站起身,打开灯,垂下的眼眸抬起,看到门口的人猛的吓了一跳。

    “萧韶……”苏桐声音微哑,却是透着兴奋。

    郗萧韶厌恶的看了她一眼,道:“不要这样叫我!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一句话打回现实。

    苏桐咬牙,转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少爷”女仆上来,恭敬有礼。

    郗萧韶扔下衣服道:“我饿了,给我做点吃的。”

    “是”

    苏桐道:“我去热!”

    “站住!”

    郗萧韶走上前,㊣(5)拿过苏桐手中菜,狠狠的摔在地上!盘子四分五裂,菜洒了一地。

    “苏小姐,你装够了没有?!”

    苏桐深吸口气,捡起地上的东西,告诉自己不要和小孩子计较。

    郗萧韶一把拉起苏桐,目光中透着笑意却是嘲讽至极道:“怎么,现在后悔了,后悔当初分手了?”

    苏桐看着他,道:“是,我后悔!我后悔可以了吧!”

    郗萧韶有片刻的愣住,随后大声笑起来,“苏桐,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苏桐沉默没有说话。

    “我恨你的自以为是!”郗萧韶冷声道:“你以为我郗萧韶是什么人!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有,”苏桐看着郗萧韶,“萧韶,所以,这一次换我来追求你。”

    郗萧韶推开苏桐,道:“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苏桐笑了笑,低头捡着地上的东西。

    郗萧韶想上前拉起她,只是刚靠近就整个人开始颤抖。

    他的毒瘾犯了。

    给读者的话:

    我恨啊!我家**肋的无线网!!!!!谢谢月票,今天更1W做补偿,某非就是不睡觉也一定更新上。抱歉!

    302立马走!情深难控

    “萧韶,你怎么了?”苏桐察觉到不对,连忙扶住郗萧韶。

    郗萧韶推开苏桐,不断想拿口袋中的东西,可是手不听使唤不断发抖,怎么都拿不出来。

    “帮……帮我……”郗萧韶觉得浑身冰冷,浑身发抖。

    苏桐连忙在他口袋中掏东西,看到是病毒后,立马收起来。

    “萧韶!你不能再碰这个东西!”

    郗萧韶跪在地上,浑身难受就像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萧韶!你坚持住!”苏桐拉住郗萧韶,整个人都慌了,紧紧的抱住他希望能给他一些温度。

    郗萧韶不断颤抖,“桐……桐桐……”

    苏桐愣住,看着向郗萧韶,看着他的样子,满目心疼。

    “给我,把东西给我。”郗萧韶拉住苏桐,那力道让苏桐疼得眼眶都酸了。

    苏桐摇头。

    郗萧韶颤颤巍巍的抱住她,“桐桐,求……求你……给我。”

    眼眶的眼泪滴下,一滴滴落在郗萧韶脖子处。

    可是他却仿佛没有察觉,“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给我。”

    苏桐心疼得几乎无法呼吸,将手中的东西给他,看着他在那吸食。视线模糊,所有的坚定都崩溃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面前眼前的郗萧韶。

    过了半个小时,郗萧韶抬起头。消瘦的脸庞透着不健康的苍白,额头上还有冷汗。可是他脸上的神情兴奋满足。

    “桐桐,我喜欢你。”郗萧韶笑着抱住苏桐,靠在她肩头声音温柔。

    苏桐任由郗萧韶抱着,整个人都乱了。

    “我……”也喜欢你。

    苏桐说了一个字,后面的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郗萧韶抱住她,笑着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真的很般配,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

    听到这一句,苏桐心中觉得害怕。

    “萧韶,你听我说,”苏桐抬起郗萧韶的头,轻抚消瘦惨白的脸庞,声音轻柔,“你不能这样下去,我会留在你身边,让我帮你。”

    郗萧韶嘴角扬起,露出笑意,“你怎么帮我?”

    苏桐认真道:“走,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戒毒。”

    郗萧韶挥开苏桐的手,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戒毒?不要自作多情了,这个东西很不错,我很喜欢。”

    “郗萧韶!你住口!”苏桐站起来,看着地上的他,哭着道:“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如果让段阿姨知道了,她该有多伤心!你有没有想过!”

    郗萧韶嘴角微扬,笑容仿佛要嘲讽整个世界。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教训我?”郗萧韶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道:“把我赶出郗家的时候,他们就都和我无关了。苏老师,真是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郗萧韶就要走进房间。

    “站住!”

    苏桐拉住他,“我知道,你是故意在气我,气我背弃你。”

    郗萧韶面无表情的听着她说下去。

    “是我背信弃义,是我言不由衷。我说过,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苏桐擦了擦眼泪,道:“我陪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陪你。”

    郗萧韶眸中闪过几分痛楚却是极好掩下,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苏桐。

    苏桐捡起地上的冰毒,笑着道:“我们一起,这次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

    看着苏桐的动作,郗萧韶震惊,手不受控制的夺过苏桐手中的东西。

    “你疯了!”

    苏桐破涕为笑,道:“我是疯了。”

    郗萧韶愣住,眸中闪过冷色,脸上的神情瞬间都消失不见。

    “萧韶?”

    郗萧韶道:“走,现在立马走。”

    苏桐不明白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萧韶,你怎么了?”

    郗萧韶拉过苏桐,将她带向门口的方向,“别问,现在就走,立马离开这里,不要回来!”

    苏桐被郗萧韶拉着,他走得步伐又大又快,几乎赶不上。

    “萧韶……”

    啪啪啪

    一道鼓掌的声音传来,郗萧韶面容一冷,手紧紧的抓住苏桐,将她带到身后。

    “萧韶,想不到你居然会骗我。”山本太郎含笑的说着,但是眸中的冷却是显而易见的。

    “放她走,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包括你自己吗?”

    郗萧韶眸色渐冷,看着山本太郎身后的五人,已尽是戒备。

    在山本太郎出现的那一刻,苏桐便明白了发生的事情。

    “萧韶,你该知道,我一直对你很好。”山本太郎柔柔一笑,道:“可是,你不该还爱着这个女人,难道我不好吗?”

    苏桐只觉得毛骨悚然,郗萧韶淡淡道:“我们只可能是合作关系。”察觉到山本太郎并没有发现太多,郗萧韶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那就可惜了。”

    郗萧韶见山本太郎看向苏桐,开口道:“如果你敢动她,你什么都得不到。”

    山本太郎住那头看向郗萧韶,道:“是吗?”

    “是,”郗萧韶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而剩下的最后一块我也知道在哪里,只要你不伤害她,什么时候我都可以带你去拿。”

    山本太郎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这个没用的公子哥骗过去。他喜㊣(5)欢的人就要是一心一意的,现在他不止破坏规则,还利用他的感情骗他。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山本太郎声音微冷。

    郗萧韶道:“我还在你手里不是吗?”

    苏桐拉住郗萧韶,十指交扣,就算她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也能感觉到一定很危险。她不希望他去冒险。

    郗萧韶一个眼神,轻轻安抚着她。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山本太郎眸中闪过冷,这么以来,郗萧韶对他从来没有过这种眼神。他的玩世不恭原来只是用来欺骗他的!

    山本太郎轻柔一笑,道:“好,我放她走,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听着柔的声音苏桐心中不安更深。

    郗萧韶将苏桐送出去,暗中在她耳中交代了一句话。苏桐点头,在不舍中逃离这个地方。

    远处,郗萧韶看着她,神情紧紧敛起,山本太郎怎么会那么轻易放了桐桐?

    他转身,五人已经站在他眼前,山本太郎笑意不明,目光却是对他志在必得。

    303局中局,计中计

    苏桐离开没多久,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脚步声紧紧尾随着自己。上次的事情苏桐还记忆犹新,因此忍不住加快脚步。

    脚步声越来越近,几乎就像是在耳旁一样。

    冷风掠过耳旁,苏桐脚步飞快,突然一只手将她拉住。

    “啊!”

    “孙小姐!”连昂没想到苏桐会那么大反应。

    看清是连昂,苏桐已经是一身冷汗,“连昂,怎么是你?”

    连昂道:“孙小姐,是不是有人跟着你?”

    “我们先走,去郗家!”

    “可是现在已经……”

    “现在就去!”苏桐开口说到。

    “是”

    车上,苏桐给段琴竹打了电话没有人接后,又给秦萧扬打过去。

    到郗家时,秦萧扬已经等在门口。

    “小桐,怎么了?”

    苏桐急着道:“我有事需要见郗首长,你能不能帮我?”

    秦萧扬道:“是因为萧韶的事情?”

    苏桐点头。

    “我带你进去,”秦萧扬道:“外公现在对萧韶还没有消气,你一会进去说话小心点。”

    苏桐道:“恩,萧扬,谢谢你。”

    “不用。”秦萧扬走在前面,苏桐没有看见他眸中闪过的冷色和复杂。

    第一次走进郗家,苏桐来不及为第一次见面紧张,心中只着急着要将萧韶的交代告诉郗济国。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是四个月后了,此时的郗济国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年迈老人。

    “你来做什么?!”郗济国对苏桐没有丝毫好脸色。

    苏桐道:“是萧韶让我来的。”

    听到萧韶的名字,孙香琴微微神情微动。

    没有看到段琴竹和郗凯国,苏桐心中疑惑,但是也没有在意。

    “他已经和我郗家没有任何关系!”郗济国说完,猛烈的咳嗽起来。

    孙香琴连忙给他顺气,“济国,你先听她把话说完。”

    经过刚才的事情,苏桐相信郗萧韶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为了郗家。只要将误会解开,一切就都会好的。

    “我不知道你们误会萧韶什么,”苏桐道:“不过请你们要相信无论他做什么,都一定有他的原因。”

    “好了!”孙香琴厉声道:“这些话不需要你来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苏桐道:“萧韶让我告诉你们,东西他已经拿到手了。”

    “混账东西!”

    一道震天大吼响起,苏桐震住,郗济国身形晃动,神情愤怒悲痛。

    “济国!济国!”

    “外公!”秦萧扬连忙扶住郗济国,认错道:“是萧扬是错,我早知道他已经拿到信,可是一直没敢告诉你。”

    郗济国看着秦萧扬,一句话说不出便晕了过去。

    苏桐见状,连忙拿出手机要拨打急救电话。

    “来人,把她给我轰走!”孙香琴厉声说着扶住郗济国,“萧扬,以后这种人不许再带进来!”

    “是,”秦萧扬道:“外婆,医生已经赶过来了。”

    没过五分钟,医生便出现在郗家。而苏桐此时还是一头雾水,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萧扬走到苏桐身旁,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苏桐看了他一眼,摇头笑着道:“不用了,我自己知道怎么走。”

    秦萧扬神情铁青,丝毫没有刚才的着急和愧疚。

    “不管你怎么认为我,”秦萧扬道:“我受过的委屈你不知道,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所以,你就可以落井下石?!看着他落入危险不管?!”

    “秦萧扬,”苏桐笑着拉开他的手,嘲讽道:“你没有错,所有的错都是被人的。”

    说完,苏桐离开郗家。

    秦萧扬握紧双手,看着苏桐的背影,脸上的神情带着怒意。

    —

    冰冷的手术台上,郗萧韶浑身着电线,被浑身帮着。

    山本太郎看着他,柔柔一笑,道:“告诉我,另外的两封信在哪里?”

    郗萧韶冷哼道:“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合作伙伴的吗?”

    “萧韶,你该知道,我的耐很有限!”

    郗萧韶嘴角微扬,嘲讽味十足。

    “看来你是不打算合作?”

    “那是我最后的筹码,给了你,我可不敢想象你会怎么对我。”

    山本太郎面色一冷,拿起手中的遥控器道:“我想你该知道以前都是对待那些不听话的战俘的,萧韶,我不想对你用这些,可是如果你再不听话,我就没办法了。”

    郗萧韶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

    山本太郎柔柔一笑,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医生和护士。他们会意,立马在郗萧韶口中塞入牙套。

    电击会引起浑身抽搐,犹如癫痫发作,牙齿也不受控制咬合,一不小心会咬断舌头。

    “萧韶,怎么样?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山本太郎面容郁。

    郗萧韶微嘲的看了他一眼,意思明确。

    山本太郎摁下按钮。

    “啊!”

    剧烈的挣扎撞击从台上传来,沙哑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带着极致的痛苦。台上的人抽搐了一下,浑身紧缩,好像所有的筋都瞬间抽到了一起。

    不过几秒,但是单是看就觉得漫长。

    “说!㊣(5)东西到底在哪?”

    郗萧韶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加大电伏!”

    护士已经被吓住了,一旁的医生连忙上去加电伏。

    又是一次非人的折磨,郗萧韶已经开始翻白眼,停止以后,呼吸几乎也都停滞,双眼仿似涣散没有聚焦。

    “东西在哪里?!”山本太郎有几分疯狂,双眸充血。

    看到郗萧韶嘴角微扯起的笑容后,更是奴不可止。

    “给我再加大电伏!!”

    那医生看了眼郗萧韶,道:“山本先生,不能再加了,这、这已经将近人体极限了,会出问题的。”

    “会出什么问题?”山本太郎柔柔一笑,眸中的光芒意味不明。

    “会、会影响记忆功能、还有行为……”

    那医生看到山本太郎的眼神后,顿时停住口,他分明是知道后果,他是故意的。

    手颤抖着加大电伏,看着山本太郎一次次摁下遥控器。

    随着巨大的刺激传来,郗萧韶只觉得脑袋一空,一些东西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他想挣扎,却已经来不及。

    304你是谁?

    之后的几天,苏桐想尽办法打听郗萧韶的消息,但是都一无所获。直到七天后,连昂才告诉她,有人看到郗萧韶晚上在梦幻之夜出现。

    苏桐听到消息后,立马来到梦幻之夜。

    梦幻之夜热闹依旧,苏桐走进来后直接去了后巷,可是却没有看到郗萧韶的身影。正失望要离开时,却听到一阵熟悉的嗓音。

    “萧韶!”

    苏桐转身,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处找到他。

    消瘦的面容依旧俊美如初,之前长长的发丝显然经过心修剪,金色灯光下,他神情有几分慵懒靠在卡坐上,面容带着几分圣洁却又有公子哥的轻佻。

    桃色双眸微扬,脸上挂着熟悉的可恶笑容。

    修长的指尖正拿着一杯黑夜之吻,薄唇轻沾,自然而然的吸引着许多人的目光。那一身的力量感加上慵懒的动作优雅得像一只豹子,这样的气质才是郗萧韶该有的。

    只是他的眸间过分干净,让苏桐既熟悉又陌生。

    她认识的郗萧韶,眸间是含情的,而不是像现在那眼神更像一个游乐花丛的公子哥。

    “萧韶”苏桐的声音透着久别重逢的那种喜悦。

    郗萧韶听到声音转头看去,放下手中酒杯,眉头微皱的看着她。

    苏桐看到郗萧韶陌生的目光,微微有些不适,不过想起七日前的事情,心中了然。

    “你没事吧?”苏桐紧紧盯着他,就怕自己错过他的暗示。

    郗萧韶坐起身,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桐,嘴角微扬,道:“小姐,我认识你吗?”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苏桐说着,点了一杯天使之吻,翻了个白眼道:“你没事就好。”

    看到苏桐手中的天使之吻,郗萧韶眉目微挑,显然对于送上门的美女他并不打算拒绝。

    “你交代我的事情我跟郗家说了,不过他们好像有误会。”

    “恩”郗萧韶目光兴致颇高,淡淡应着。

    苏桐看了眼周围,不远处的确有两道目光在看他们。

    “你有没有把握摆脱他们?”苏桐站起身,不想他们再看到自己和郗萧韶太近,“郗家的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这几天虽然没有郗萧韶的消息,但是郗家的她却知道了不少。秦萧扬和郗画梅暗中有不少动作,她要告诉他小心防范。

    郗萧韶微微一笑眸中冷色闪过,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热心女人心中有了些判断。

    “你跟郗家什么关系?”

    苏桐看着他的目光,被那一丝冷色怔住,没好气道:“萧韶,你生气也该生气够了吧。之前是我错了,现在我妈已经没事了,你又离开了郗家……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郗萧韶靠近苏桐,英俊的面容透着几分迷离的诱惑。

    苏桐对于郗萧韶突然靠那么近,有些戒备道:“喂,你不要乱来,有人看着。”

    郗萧韶一把抱过苏桐,搂住她的腰,道:“不得不说,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三天这里每天都有很多女人向他搭讪,但都没有这个女人来得有趣。

    脖颈上的热度让苏桐脸微红,余光看到那两人走近,连忙道:“萧韶,他们过来了。”

    郗萧韶轻轻应了一声,牙齿已经在轻咬苏桐的耳垂。

    苏桐轻颤。

    “小姐,你很敏感啊。”低低的笑声从腔发来。

    苏桐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似笑非笑的推开他冷哼道:“你叫我什么?”

    对于被人突然推开显然郗萧韶并不愉悦,皱眉道:“你叫什么很重要吗?怎么,在玩欲擒故纵?”

    苏桐看着郗萧韶,那双眸薄情轻佻,眼中没有她。

    “萧韶,你……怎么了?”

    郗萧韶皱眉,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眸中的不安他会觉得不舒服。

    “少爷,该回去了。”

    山口南一对着郗萧韶开口。

    郗萧韶站起身,整理下刚才弄乱的衣服道:“恩,走吧。”

    苏桐诧异的看着郗萧韶的动作,“萧韶!你不可以和他们一起!”

    山口南一站在一旁,并没有阻止苏桐。

    看着苏桐拉住自己的手,郗萧韶眉目微挑,薄唇柔声开启道:“小姐,这样主动可不好,我喜欢主动的女人,可是倒贴上来的话就有点惹人烦了。”

    “你……不认识我?”苏桐压下心中的怒火。

    “我一定要认识你吗?”这次换他皱眉,这个女人为什么会给他熟悉的感觉。

    苏桐看向山口南一,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山口南一冷哼了一声,道:“少爷,改回去了。”

    郗萧韶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更有趣,看着苏桐伸出手,道:“给我你的手机。”

    山口南一也好奇。

    郗萧韶拿过手机,飞快的摁了一串号码,道:“这是我的电话。”

    直到郗萧韶离开梦幻之夜,苏桐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现在她面对的是比之前更讨厌的郗萧韶吗?

    刚才她分明看到郗萧韶手上有一些黑色的伤疤,他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苏桐握紧手机,打电话给了连昂。

    她确定那是一些电击所造成的伤,她只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郗萧韶上了车,山本太郎正在车上等他。

    “怎么又亲㊣(5)自来了?”郗萧韶神情不冷不淡。

    山本太郎道:“难道不应该吗?”

    郗萧韶微嘲道:“我说过,只要你给我我想要的,我自然会将你想知道的告诉你。”

    山本太郎微微一笑,眸中闪过冷色。

    郗萧韶的确如他所愿的忘记了一些人,也记得那两封信的事,只是却依旧和他讨价还价!而如今,他又担心再增加点击,会让他连信的内容也忘掉。

    “你想要的资料我明天给你,到时候别让我失望。”山本太郎冷声开口说到。

    “彼此彼此。”郗萧韶说完,闭眸不看他。

    第二天,看着资料上的事情,郗萧韶靠在坐上嘴角微扬。原来昨晚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前任女朋友,以前的自己眼光还真是差得可以,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被逐出郗家。

    怎么说,现在的他也要替以前的他讨回来这笔债。

    给读者的话:

    如果……我说我是亲妈,你们会不会砍了我。顶锅盖,飘走~继续下一章

    305拜谁所赐

    在问过医生之后,苏桐确定山本太郎一定是对郗萧韶用过电击。

    不过才七天的时间,经历过的电击次数不会超过两次,记忆只会暂时消失,只要给予充足适当的刺激,他的记忆还是能恢复的。

    苏桐明白这一点之后,已经没有过多的事情用于悲伤或缅怀过去上了,她只想把郗萧韶牢牢的看住。

    带好涂抹伤口的药,苏桐拨出了郗萧韶的电话。

    电话响起的时候,郗萧韶正在享受午餐。看到这个电话,他微微眯起眼,眸中闪过一道光芒。

    “喂。”

    山本太郎已经从山口南一那里知道了他和苏桐的事。

    “好,一起吃个午饭。”

    说完,郗萧韶挂了电话。见山本太郎铁青着脸,他将一封信拿出,道:“这是给你的补偿,我出门了。”

    “南一,跟上。”他必须确定郗萧韶是真的失忆。

    “是,少主。”

    郗萧韶对与身后跟着尾巴表示无所谓,反正他想做什么他也管不了。事实上有一个观众,感觉起来还不错。

    来到约定的‘契阔斋’,刚走进去,就有人领着他们去包间。

    苏桐早已点了鸳鸯相思锅,准备好了等着他。

    郗萧韶一推开门,看到苏桐眸中就染上嘲讽。

    “你倒是迫不及待。”

    苏桐对于他怪里怪气的嘲讽直接视作是失忆所指,并未有什么感觉。

    “你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

    山口南一和连昂面对面坐着,对于两个大男人一起吃鸳鸯相思锅显然都互相表示能忍。

    “味道怎么样?”

    郗萧韶吃了一口,道:“不怎么样。”

    苏桐笑容一滞,道:“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

    “以前喜欢的东西,不代表现在会喜欢,”郗萧韶放下筷子,道:“就好像以前喜欢的人,说不定现在最讨厌也说不定。”

    如果还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苏桐就是死人了。

    “那可不一定,”苏桐挑起一颗葱,笑容得体道:“就好像我以前觉得它算是一葱,现在他还是一一样。这样比喻可能不对,不过以前喜欢的人,我现在依旧喜欢。”

    若说前半句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后面的半句却是包含感情。

    郗萧韶冷冷笑了一下道:“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又怎么会离开?”

    “……萧韶,你记得了?!”苏桐笑容扬起。

    郗萧韶看着她的笑容觉得很刺目,这个女人有病吗?连这句话也值得高兴。

    “我没允许你这么叫我,”郗萧韶皱眉,透着嘲讽道:“我说了,对于倒贴的女人我没有兴趣,尤其是像你这种女人!”

    苏桐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那陌生的目光,深吸口气,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连昂已经站起来,却被苏桐先开了口,“我想听你说而已。”

    郗萧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我不想弄脏自己,没想到我以前会喜欢你这样的,真是让我倒尽了胃口。”

    苏桐紧紧握住筷子,几乎要将它折断。

    郗萧韶站起身,打算离开。

    “相比以前的郗萧韶,你也让我倒尽了胃口。”苏桐深吸口气,如果他的格没变的话,这一招应该还是管用的。

    郗萧韶停下脚步,转头,掐起她的下巴,“你真是下贱的可以,你知道吗?”

    “不过,我的确对你还是有点兴趣,这张嘴那么厉,我倒是迫不及待想尝尝了。”说完,极为轻佻的笑了起来。

    连带山口南一也笑了起来。

    “郗萧韶!你不要太过分了!”

    “连昂,不要紧,”苏桐看着他,不怒反笑给他打了个电话道:“我的电话也给你,时间地点你定,谁没到谁就是最无耻下贱的那个!”

    郗萧韶敛起笑容,冷哼了一声带着山口南一走人。

    “孙小姐……”

    “连昂,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手。”苏桐开口,疲惫的离开契阔斋。

    连昂皱起眉头,看小姐的样子如果他再不报告就对不起首长了。

    收到连昂的消息,聂荣臻立马派人来S省,不过令苏桐讶异的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带她回去,而是每天紧跟着她,晚上的时候又时常只剩下连昂。

    “最后一封信在哪来?”看过第二封,山本太郎已经完全相信了郗萧韶的话。

    郗萧韶睨了他一眼,道:“我要的资料似乎还没给我齐吧?”

    山本太郎示意,山口南一将最后一份资料给他。

    这是郗家的资料。

    郗萧韶看着,眉头微微皱起,没想到郗家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看来想用也用不上了。这一点倒是让他想不到,既然被赶出郗家,郗萧韶和郗家就应该没有关系了。

    这样也好,省得麻烦。

    “最用一封信在哪?”

    郗萧韶微微一笑,道:“最后一封信我会和你一起去拿,什么时候行动我会告诉你,等着我的消息就可以了。”

    山本太郎眸色微敛,对于此时的郗萧韶他已经失去了耐。

    “陪我喝一杯酒吧。”山本太郎开口,起身去酒柜拿酒。

    郗萧韶挑眉,结果他倒的红酒,闻了一下,道:“89年的拉菲,山本先㊣(5)生倒是舍得。”

    山本太郎压下心中的怒火,这几日来郗萧韶对他说话都是连嘲带讽。

    “是萧韶你,自然舍得。”

    见山本太郎硬生生压下怒火的样子,郗萧韶显然心情很好。虽然他失去记忆,不代表他变傻。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多半是拜他所赐。

    对于敌人手软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他郗萧韶恰恰不是傻子。

    “味道怎么样?”话说着,山本太郎挥退了一旁的人。

    郗萧韶喝了一口,满足道:“不错”

    看着郗萧韶扬起的弧度,山本太郎眸光微热。

    察觉到山本太郎目光中的不对,郗萧韶微微皱眉,随着身体热度的不断传来,神情已变得冰冷。

    山本太郎站起身,手中拿着皮带。

    “想不到山本先生还有这个爱好。”

    山本太郎道:“如果你乖乖听话,我又何必这样?”

    郗萧韶看着山本太郎一步步走近,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给读者的话:

    很好,还不到凌晨五点,我可以睡几个小时。爬走。。。。。

    306以前的郗萧韶一点也不傻

    苏桐看到电话号码,没有犹豫的接起来。

    “喂”

    “出来。”

    苏桐微微会走没,电话那头,郗萧韶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带着喘息。

    “香格里拉503,现在立马过来!”说完,郗萧韶直接挂了电话。

    苏桐挂下电话拦车赶过去。

    连昂本想阻止,可是却被身旁的人制止住。

    “首长的意思是保护好孙小姐便可。”

    连昂皱眉,这次他们来没有立马带苏桐回去,他便猜到了首长必定是另外给了他们任务。

    香格里拉,苏桐直接进电梯并未受到阻拦,显然郗萧韶已经交代过。来到五楼,她深吸口气,才走出电梯。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郗萧韶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打开门,果不其然看到那个令人厌烦的女人站在门外。

    见郗萧韶一脸潮红额头冒汗的样子,苏桐着急道:“萧韶,你怎么了?”

    郗萧韶将苏桐搂住,门关上见她摁在上面,极热的呼吸迎面扑来,“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怎么了吗?”

    此时郗萧韶紧贴着她,他身上一点点的变化都能轻易被察觉。

    见苏桐脸微红,他笑起,带着几分野蛮愉悦的味道。

    “虽然你不怎么样,”郗萧韶的头靠在苏桐肩上,手已经开始不规矩,“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女人。”

    苏桐也不挣扎,任由郗萧韶将她的衣服脱下,他的手毫不怜香惜玉,只顾着攻城略地,缓解自己身上的燥热。

    没有任何事前的润滑,直接冲进来。

    她疼得脸直抽起,而他却好像尝到了味道,更是疯狂的挺动。随着药的增强,他动作暴蛮狠。

    干涩的甬道没动一下都疼得她想推开他,可是看到他的神情后,她又忍不住只能咬牙承受。

    几个小时后,郗萧韶终于停了下来。

    苏桐已经麻痹得没有知觉,看着他安静的躺在自己身上,睡颜柔和满足,眉间轻轻蹙起。苏桐抬手,手腕疼得她嘶了一声,手指附在他眉间。

    将那皱起的眉头轻轻揉开。

    浑身疼得好像被人拆成了好几块,苏桐将他挪开来到洗手间。镜子里自己浑身伤痕遍布,腿间更是带有血迹,走一步都是撕裂的疼痛。

    苏桐无奈的笑了笑,幸好他什么都不记得,也不会在乎。不然,定然又会责备自己了。泡在浴缸里,伤口碰到水疼得她眼泪忍不住在眼眶打滚。

    自己的衣服已经报废,没办法只能穿上酒店提供的衣服。

    床上的人还没有醒,**着上身消瘦依旧,却充满着力量。看到上面一条条的伤痕,苏桐捡起自己掉落的裤子,拿出上次就准备好的药。

    一点点的轻轻抹在那些伤口上,力度轻柔适中。

    郗萧韶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张心疼的容颜正专注的给自己抹药。蹙起的眉梢挂在苍白的脸色上,更有几分惹人怜惜的味道。

    郗萧韶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一点点的向下涂药,见她认真的样子,他嘴角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腰部涂完后,苏桐眉头紧皱,脸上有些羞红。

    被单掩下的部位正在眼前,轻轻咬唇,指尖一点点的挪开,能抹一点是一点吧。苏桐想,刚才那样疯狂都没事,下面即使不抹药应该也不要紧。

    显然看出了苏桐的打算,郗萧韶抬手,在她猝不及防时,将被单掀开。

    苏桐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随后又被自己所看到彻底吓住。

    “你个变态!”

    苏桐吼完,身子往后一仰,下体的疼痛让她一时不防倒在床上。

    郗萧韶看到她这样,却是开怀的笑起来。笑到最后一个翻身,将苏桐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怎么,还没满足你?”

    苏桐看着他,有那么片刻的怔住,曾经,他也这样恶劣的问过。明明是同一个人,却再也没有她的记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脏,”苏桐推开他,坐起来,道:“你把我的衣服撕坏了,记得赔我一套。”

    说完,苏桐站起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郗萧韶站起来,刚才一定是他错觉,否则怎么会看到这个女人眼中闪过受伤。

    从浴室里出来,看到苏桐还依旧坐在椅子上,郗萧韶微微皱眉。

    “苏桐,你一向都这么随便吗?”郗萧韶穿上衣服,整理着袖子道:“不过是一个电话,你就敢和男人上酒店,看来我以前一定很傻。”

    苏桐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磨难可以让人迅速成长,现在的郗萧韶看起来浑身上下充满着力量感,成熟的气息比以前更加蛊惑人。

    “你说错了,以前的你一点都不傻,”苏桐看着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懂,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轻声道:“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什么都在乎。独自承受了太多,所以……”

    苏桐看着他,目光微微迷离,笑着道:“不过现在的你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郗萧韶眼眸一缩,心里那点心疼的感觉是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我以前承受的太多,所以你才离开我?”郗萧韶走近她,话语中带着逼问,“这么说,你也是肤浅的女人,只能同甘不能共苦?!”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苏桐突然露出一个极美的笑容。

    “你想知道?”苏桐挑眉。

    ㊣(5)“你!”

    苏桐站起来,手自然的替他整理着衣领道:“如果想知道的话就和我保持联系,你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这么近的距离,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脸让他忍不住紧紧皱起眉头。还有动作间可以看到的伤痕,想到都是他造成的,竟然有几分烦躁。

    越靠近这个女人,他就越控制不住自己。

    拍开苏桐的手,郗萧韶拉开自己的衣领,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再打给你的,不过像你这种女人,即使没有我也有别人?呵。”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苏桐才撑不住的坐在地上。

    迷乱的神经,此时她已经分不清是身体的疼,还是心上的疼。看着满地的狼藉,苏桐苦笑,正要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就听见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307对不起谁

    “小姐,刚才那位先生要我们给你送衣服过来。”服务员拿着衣服,面带完美的公式化笑容。

    苏桐将衣服接过,谢过后关上门换衣服。

    衣服穿上却是意想不到的合身,想到这,苏桐笑了笑。现在,哪怕是有一点的希望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鼓励。

    郗萧韶从酒店出来,心情有几分愉悦却又忍不住有些沉。

    不得不说,那个女人无论哪方面都很合自己的要求。只是一个电话她就能过来这一点让他很不爽,她就那么随便吗?

    郗萧韶抽了烟,据他的感觉以前的他应该是不抽烟的,不过现在他有必要靠这个缓解一下神经。

    醒来什么都忘记的感觉很糟糕,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一样。内心里,他是孤单的,只是脑海中不自觉的做出防备。那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这种熟悉让他不自觉迷恋。看到她忧伤的神情,他会心疼。

    吐出一口烟圈,郗萧韶在烟雾中看着苏桐上了一辆车。身上穿着新的衣服,看起来不出意外的很合身。

    郗萧韶站起身就要离开,却看到另一辆车上有人上车然后开动跟着苏桐。

    不自觉的皱起眉头,郗萧韶开车跟上。

    苏桐回到家里,身体疲惫不堪。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能让连昂他们知道,苏桐拿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在妆容下看不出苍白。

    郗萧韶远远的停下车,跟着他们走进小巷,然后来到乌衣巷。

    身处巷中,看着眼前的梧桐树,郗萧韶脑海中不停的闪现过一幕幕场景,就像放电影一样,真实熟悉却又带着距离的陌生。

    “少爷”

    冷硬的声音打断了即将要涌起的记忆,郗萧韶冷着脸,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山口南一。

    “你来做什么?”

    山口南一公式化道:“少爷,时间到了。”

    郗萧韶冷哼了一声,便跟着山口南一回去。

    他醒来以后,每天山本太郎都会给他一些病毒。他知道这是在控制他。而现在情况不明,即使他想做出反抗,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能做的就是控制自己每次吸食的量。

    “回来了?”山本太郎柔柔一笑,绝口不提之前发生的事。

    郗萧韶看着他手腕上的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着郗萧韶走进去,山本太郎朝山口南一示意,明白后他悄悄退下。

    桌上的冰毒早已准备好,这东西的感觉的确不错,既然不能拒绝那何不享受。郗萧韶神情陶醉,在山本太郎看来,他的确是喜欢的。

    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郗萧韶心中暗自戒备,面上不动声色。

    “你想做什么?”

    山本太郎笑着道:“萧韶,你放心,这次是为你好。”

    说完,几个人已经围住他,一旁的医生和护士早已做好了准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也不像之前那么害怕。

    郗萧韶刚吸食完冰毒,身体的感觉还有些虚浮,哪里敌得过几个人的攻击,不过片刻便被钳制。

    冰冷的手术台上,郗萧韶睁开眼,看向山本太郎,刚才被打断的记忆猛然间全部都涌了上来。

    桐桐……

    郗萧韶终于明白不明的心痛是什么,山本太郎看着他目光中的闪烁,一次次的摁下按钮,看着他的眼神一次次恢复涣散。

    “山本先生,不能再进行了,病人已经连续接受了几次电击,若是再继续下去,只怕会影响神经系统的功能。”医生劝阻。

    山本太郎停下动作,这次他之所以敢做得那么彻底。

    就是已经肯定郗萧韶绝对不会忘记信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执着,但是这一点发现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

    苏桐在家休息了几天,期间打过郗萧韶几次电话,但是都没有人接。

    看着窗外梧桐鹄吹哪且豢蹋奖咎闪成下冻鲋驹诒氐玫男θ荨K芟氲秸錾娇谧檎伊思甘甓济挥姓业降亩鳎缃窬谷辉谒掷铩

    虽然还没有拿到手,但是有了这封信上的指示,一切都不过是唾手可得。

    这种时刻他当然要和自己的父亲分享,山本太郎已经命人回国告诉山口龙一这个消息,只等山口龙一过来,他们就可以出发。

    —

    “山本太郎已经拿到了所有的信,我们估计这个月山口龙一就会来R国。我已经通知海关不会阻拦他来S省,不过,这样一来你就绝对不可以出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这次的猎鹰行动失败,那么承担后果的必然会是郗萧韶。到时候救不了郗家不说,还会适得其反。

    郗萧韶笑着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会配合你?”

    黎叔笑容难看,这个郗萧韶,现在比过去更难搞定。

    “为了郗家,你必定会配合”黎叔拍了拍郗萧韶的肩,道:“这几个月你受苦了,不过你放心,只要这次任务完成了,郗家以后都不会有问题。而你,也可以回去。”

    再怎么说也是亲爷孙,郗济国不会真的不认郗萧韶。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郗萧韶站起身道:“我可不打算回去。”

    黎叔皱眉,看着郗萧韶道:“萧韶,你在说什么?!’

    “我说的是事实,郗家和我有什么无关,按照你们说的我都已经被赶出来了,不是吗?再说,我跟着他也不是因为你们所谓的什么任务,而是因为他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次机会。”

    小李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郗萧韶,许久才道:“组长,你……呵呵,你是开玩笑的吧。”

    郗萧韶似笑非笑道:“我应该也不是你们什么组长了吧?”

    小孔紧绷着脸,看向黎叔,眸中有些担忧。

    “不是,组长,”小李连忙笑着挠头道:“这不是当时的战略吗?如果不这样做,怎么避过那些人的眼睛,让他们相信呢。”

    “组长,你不会现在想来个秋后算账吧?”小李脸上故意露出几分害怕的神情来。

    郗萧韶笑了笑,道:“好了,我也该走了。”

    “站住!”

    郗萧韶转头,疑惑的看向黎叔,眸中闪过的冷色让几人都不禁心中一凛。

    “有事?”

    小孔对着黎叔摇头,开口道:“萧韶,这个任务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努力就会功亏一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

    郗萧韶嘴角扬起,淡淡的应了一声。

    直到郗萧韶的身影离开,小李才干巴巴的开口,“你们说……组长不会是真的失去记忆了吧?”

    小孔和黎叔都绷着脸,没有开口。

    小李彻底僵了笑容,“喂,你们是在开玩笑吧?!别忘了,他可是郗萧韶啊!”

    身为猎鹰组的组长,他接受过的训练比他们更多也更可怕。

    能从死亡之谷出来的人,电击训练是比较经受的,各国的审讯方法也是逐一尝试,怎么可能还会有影响!

    “只怕,他们对他用的远远超出了我们的估量。”半天,小孔才紧紧皱着眉说出心里的猜测。

    小李嘴巴张了又张,心里凉了一大半,同时心中又忍不住生起怒意。

    “这帮王八羔子!我找他们算账去!”

    “站住!”黎叔沉着声音道:“要报仇的话,也要将他们连拔起!你现在去,只会让他的努力白费!”

    小李握紧拳头,心中尽是愤怒。

    难道当初组长要亲自去,一定是想到了会有今天。一想到连组长都承受不了,小李就恨不得打死那个山本太郎,还有整个山口组。

    小孔拍了拍他的肩,道:“不要泄气,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已经差不多了,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们就好好回敬他们!”

    “……我去找刑真”

    说完,小李直奔高野。

    知道小李定然还是不甘心,小孔也没有再阻止。

    黎叔道:“小孔,你去跟着萧韶。”

    小孔心里一惊,黎叔这是不相信组长,“黎叔……”

    “去!”黎叔面色铁青。

    在国家利益上,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如果萧韶真的把什么都忘了,那他的存在就是一个威胁。

    “是,”小孔不甘的开口,复又道:“黎叔,如果萧韶真的忘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黎叔转过身,看着桌上的青铜,目光沉得可怕,“我会亲自给郗家一个交代。”

    —

    从基地出来,郗萧韶一路畅通无阻,一路上甚至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

    看起来这里的确是以前他经常来的地方,虽然没有记忆,但是每一条路他都自然而然的知道该怎么走。

    看着郗萧韶轻松的避过每一个障碍,小孔怎么也想象不出,他忘了这里的一切。

    叹了口气,小孔摇了摇头,抬头。

    人呢!

    小孔加快脚步,在几条路上转了一圈,却都没有看到郗萧韶的身影。

    他将人跟丢了!

    小孔怔怔的震住,小组内以他的跟踪技术为最优,还没有人可以在他眼皮底下消失。

    想到黎叔的话,小孔心中跌入谷底。

    的确,如果郗萧韶真的忘记了一切的话,对基地和整个组织来说绝对是一个大的㊣(5)威胁。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他只希望黎叔不会派他们出手。

    拿出定位仪,郗萧韶身上带着的信号器还是可以被追踪到的。过了片刻,定位仪上还是没有反应。

    小孔悄然收起定位仪,找不到的可能只有一个,他还在基地内。

    而且,很有可能就在自己周围不远处。

    郗萧韶看着小孔戒备的神情,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眸中却闪过一道杀意。不错,有几把刷子。如果不是刚才趁他低头躲进这里,只怕他也甩不开他。

    “萧韶,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说着,小孔已经不动声色的将手移到身上藏着的枪上。

    “谈什么?”

    听到声音,小孔转身,郗萧韶正站在灌丛林外,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他。

    小孔心里松了口气手上放开枪,刚才的察觉到的杀气应该只是错觉。

    给读者的话:

    咳咳,恨R国太狼某非能理解,但是为嘛要气小蒋呢?对手指,他不是挺好的吗?


301-31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