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311-320


    311回来,是因为我吗?

    黎叔坐在办公室里,怎么想都觉得不对。

    如果郗萧韶真的忘了基地的事情的话,他怎么会跟着自己进来。

    想到这,黎叔神色一凛!

    心中最不好的猜测在脑海中闪过,连忙拨打了个电话。

    “立马给我查出郗萧韶在哪!”

    “是!”电话那头,吓得立马开始动手查。

    “报告少将,找不到郗组长的位置。”

    黎叔心整个都凉了,手中的话筒掉落下去,郗萧韶潜入基地目的到底是什么?这里的秘密关乎国家安宁,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差池,他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立马给我将郗萧韶找出来!”

    “是!”

    听到基地里的动作声,小孔微微皱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那么乱。听起来出动的人数不少,难道他们不知道即使这里隐秘,那么大的动作也会引人注意吗?

    郗萧韶脸上勾起一抹笑容,其中的冷色一闪而过。

    “这里是我曾经待过的地方?”

    小孔道:“是,你是我们猎鹰行动组的组长。”

    “猎鹰行动组?”郗萧韶微微皱眉,这个名字这几天一直在他脑海中跳动,似乎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萧韶,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小孔并未放过郗萧韶神情上的变化。

    郗萧韶道:“恩,不过只有一点点。”说完,朝小孔走过来。

    小孔看着郗萧韶的动作,在听着远处的嘈杂声,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怕我会害你?”

    小孔心中一怔,听到这句神情恍然戒备起来,“我相信你不会。”

    “是啊,”郗萧韶说得仿似感慨,脸上的笑意更加深邃,“说起来,这个地方挺有意思的。”

    小孔脸色一遍,“你……萧韶!”

    郗萧韶突然倒地,浑身渐渐缩起,额头上冒出冷汗,看起来很是痛苦。五指紧紧收拢,青筋暴张。

    “萧韶,你怎么了!”小孔连忙蹲下来扶起郗萧韶。

    郗萧韶侧头,脸上的神情狰狞难看,小孔心中一惊,要后退一惊来不及。手下意识的要腰间的枪,却了个空。

    “你在找这个?”郗萧韶拿出手中的枪,呼吸沉重,神情冰冷狰狞。

    “萧韶,你想做什么?!”

    枪口正对着他,小孔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听着萧韶将抢上膛。

    远处传来脚步声,郗萧韶拿起手中的枪对准小孔。

    眼前一黑,小孔倒在地上。郗萧韶将枪收好,快速的离开基地。

    “少将!我们找到孔磊了!”

    黎叔走过来,看到孔磊倒在地上,连忙让人将他带进去,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许透露出去!否则军法处置!听到没有!”

    “是!”

    黎叔看着离开的方向,神情沉重。

    —

    接到郗萧韶的电话,苏桐吓了一跳。

    “喂”

    “过来。”

    苏桐心中气结,这语气当她是什么,“我今天没空!”

    郗萧韶已经拿不稳电话,听到这句,脸上勉强露出笑容。

    “我毒瘾犯了……你不想看我……”

    啪,听到电话掉地的声音,苏桐心紧紧揪起,“我立马过去!”

    苏桐出门,连昂迎上来。

    “你跟我一起去!”不等连昂开口,苏桐先说了命令。

    香格里拉,苏桐几乎是跑着进酒店的。

    急急忙忙打开门,一进去就看到郗萧韶躺在地上,扑着地毯的地方出现点点血迹,再看他的手,十指已经受伤。

    “萧韶!”

    苏桐扶起他,郗萧韶此时痛苦万分,恨不得拿自己的身子去撞墙才能缓解身上的痛苦。

    看到郗萧韶的样子,苏桐整个人都慌了,“萧韶,你先起来。”

    郗萧韶无意识的紧紧抓住苏桐,睁开眼,那眼中尽是血丝,还带有疯狂的痕迹。

    “桐桐……给……给我……”

    苏桐拉起郗萧韶,让他坐起来,“萧韶,你听我说,你忍过去就好了。我在这陪你,我会一直陪你,我们一起熬过去就好。”

    郗萧韶摇头,狠狠的推开苏桐!

    “萧韶!”

    郗萧韶要去开门,却被苏桐拦住,苏桐死死的抵住门,就是不肯推开。

    “让开!”郗萧韶不知道自己还能控制多久,他只知道自己要疯了。要被身体的感觉给折磨疯了,他需要冰毒,需要可以缓解这种痛苦的东西。

    “不让”

    郗萧韶握紧拳头,一拳狠狠的砸在门上。

    “桐桐,”郗萧韶脸色苍白,汗水底下,“你不是喜欢我的吗?啊,难道你喜欢我的方式就是让我痛苦吗?”

    苏桐咬着牙,摇头。

    郗萧韶神情变得冷酷,眼神狠厉的看着她。

    “女人,我不是他,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苏桐道:“我知道你不是他,所以我不会让你毁了他。真正的郗萧韶,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郗萧韶大吼了一声,一把拉开苏桐,将她摔在地上。

    “连昂!”

    苏桐爬起来,抱住郗萧韶,连昂也从前忙拦住他。

    此时郗萧韶已经毒瘾发作到最痛苦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清楚,只觉得身上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在咬。

    “放㊣(5)开我!”

    低哑的吼声仿佛从灵魂深处发来,苏桐将门上锁,也将连昂拒之门外。

    房间内传来各种砸东西和碰撞的声音,连昂想进去,但是怎么敲苏桐都不肯开门。直到最后连昂打算破门而入。

    “连昂!你呆在外面!”

    房间内即使门的隔音效果很好,也能听到各种声音传来。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才安静下来。

    苏桐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平静下来的郗萧韶,身体一轻,也坐在地上。此时松懈下来,浑身的疼痛才传来。了脖子上的伤痕,血迹站在指尖上。

    腰间和身体内也有多处的撞伤,揉的时候一动才发现,自己右手上两个指甲剥离,锥心的疼让她的手指忍不住发抖。

    发觉萧韶动了一下,苏桐连忙站起来。

    “萧韶,怎么样了?”

    郗萧韶看着她,双眸缓缓聚焦,许久脸上才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

    “为什么回来?”

    苏桐一震,愣愣的看着他,没有反应。

    “是因为我吗?”

    312谁的

    “你……”

    看着苏桐又哭又笑的样子,郗萧韶叹了口气抬手擦去她的眼泪,道:“不要会错意了,我并没有想起你。”

    苏桐分不清这句话的真假,她相信是真的,可是又觉得是假的。

    郗萧韶看她泪眼迷离的样子,笑着道:“不过我相信,你当初离开我一定不是真心的。否则哪有人会为了前任男朋友做到这份上,所以,我会试着想起我们的过去。”

    “我想,和你的记忆应该不错。”

    见郗萧韶沉思着才说出口的样子,苏桐没好气的露出一个笑意。

    虽然总是在失望和希望之间交替,但是心里认了,她也只能认了。

    “女人,把上次的故事讲完吧。”

    苏桐纠正他道:“不是故事,是我们是事情。”

    郗萧韶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明显的笑意。

    苏桐用左手擦了眼泪,脸上也跟着笑起,偷偷将右手掩到身后。那锥心的痛苦,就让她自己独自感受就好。

    郗萧韶静静听着,无论事情是悲是喜他都没有反应。

    “好了,就是这样子的。”

    郗萧韶微微皱眉,不满道:“这样就没了?”

    他更相信苏桐只是给了内容简介,他都还没点击阅读呢。

    苏桐清咳了一声,道:“恩,你爱信不信。”无语,不然他还打算像看电影一样让她讲出来吗?

    有些事情,有些话哪能说得出口。

    郗萧韶始终皱着眉头,道:“你说,我向你求过婚?”

    “恩”

    见郗萧韶看起来好像一直在思索着什么,苏桐也不出声打扰。

    十几分钟后,郗萧韶才转头看她,眸中透着玩味的得意还有几分愉悦。被他这种眼神看得有些发毛,苏桐连忙道:“有什么话你就问,不要瞎想。”

    郗萧韶笑着道:“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苏桐认真道:“什么问题?”

    “你的第一次是我的?”

    苏桐脸色瞬间通红,却还故作镇定的道:“什么第一次?”

    郗萧韶笑得万分恶劣,手偷偷的从后面搂住苏桐的腰,在她不防之下,将她摁在床上。

    “当然是这个第一次。”

    郗萧韶低头,吻苏桐的脖颈,却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见郗萧韶皱着眉头,收敛了笑意。

    苏桐脸上红晕未消,还有些羞涩,清咳着道:“没事的,只是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别动。”

    郗萧韶埋头,轻轻的吻着她的脖颈。

    温柔的声音让苏桐不舍得离开,吻一路向上,耳垂被轻轻含住,传来点点异样的感觉。

    “可以吗?”郗萧韶问着苏桐的嘴角,磁低沉的声音带着热度。

    苏桐双手勾住郗萧韶,无声的回答。

    郗萧韶会意,吻住苏桐的双唇。轻轻的挑开她的双唇,一点点的勾勒着她唇中的每一处慜感。被勾住的唇舌传来酥麻蔴的快意,苏桐眼眶微湿,双眸迷离朦胧。

    放开她,潋滟的双唇让郗萧韶眸色微沉。

    手从衣裳下一路向上,挑开阻拦的布料,双掌揉捏着盽满圆闰的双锋,直直挑豆到顶上的粉色忍不住跳动。

    看到苏桐脸上的神情,郗萧韶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解开牛仔裤上的皮带,拉开拉链,手一点点的伸进去,来到最隐觅的地方。苏桐睁开眼,看着天花板,感受着那一点点的愉悦随着他指尖的动作升起。

    直到湿旎的感觉从指尖传来,郗萧韶才停下手,双唇重新吻住苏桐。

    拉过她的手,让她替自己解开束缚。

    苏桐深吸口气,呼吸也变得急切。唇间的纠缠更加热烈,苏桐的一点点回应,都惹来他更深的占有。

    “快点。”

    听到这声催促,苏桐恨不得躲到地底下去。

    如果说以前的郗萧韶是百无禁忌,那么现在的郗萧韶更是无耻和不忌讳到了极点。

    在拉过她的手做了各种做了各种事情后,郗萧韶才将自己送进那温热包綶的地方,正式开始攻城略地。

    拉起苏桐坐起的时候,两人都忍不住发出申訡。

    快高謿的时候,郗萧韶却突然停下动作,苏桐难耐的睁开眼,却见他正看着她的手,眸中露出怜惜和心疼。

    “没……啊!”

    郗萧韶将她狠狠的恩在床上,腰上的疼痛让苏桐皱起眉头。

    郗萧韶梃动浑身的力量不断的进出,模糊的视线里,苏桐看不清他的神情,身体的逾悦几乎将她吞没,呼吸几乎要停止。

    最后的那一刻,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郗萧韶喘息着,手搂着她的腰侧身躺着,一脸满足的样子。

    “女人”

    苏桐此时连别他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敷衍式的应了她一声。

    等了半天也不见郗萧韶开口说话,苏桐疑惑的睁开眼,脸上的謿红还没有消除,眉目间风情妩媚。

    郗萧韶低头吻了她一下,笑容勾起道:“没什么。”

    苏桐别了他一眼,欢逾过后总是带着痛苦,意识到这一点,苏桐不悦的皱起眉头。

    郗萧韶爱极了现在怀中女人的样子,看起来带着几分小女人的娇羞,又有一些成熟妩媚的味道。

    见郗萧韶翻身压住自己,苏桐不满道:“疼死了,下去。”

    本㊣(5)来还想说点甜言蜜语的某人,决定直接做事,“……我们再来一次。”

    苏桐脸一黑,想反抗但是耐不住某人迅速的动作。

    一个小时后,房间的门打开,连昂见是郗萧韶,脸色立马变得难看。

    郗萧韶倚在门上,心情愉悦道:“桐桐现在不方便见你,这是我们俩的衣服尺寸,麻烦你拿到前台。”

    “谢了”

    说完,郗萧韶关上门。

    床上,苏桐沉沉的睡去。

    拉开被单,看到她身上的伤痕,郗萧韶脸上露出十足的懊恼。抱起苏桐,将她放入水中。看到她眼底的青黑,郗萧韶心中叹了口气。

    洗完抱起的时候,苏桐自然的靠在他前,那样子让郗萧韶看得有几分咬牙切齿。

    “幸好睡着了,不然非让你求饶不可。”

    将苏桐放在床上,郗萧韶拿起苏桐的牛仔裤,果不其然看到了伤药。

    苏桐睁着眼,侧头看着郗萧韶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给读者的话:

    嗷嗷,加更了。各种谢,么么所有亲。(不用错别字过不去审核啊,你们懂的。河蟹时期)

    313特别交待

    在郗萧韶转头时,苏桐闭上眼睛假寐。

    郗萧韶显然也看到了,眸中闪过几分流色后,拿起药轻轻的给苏桐涂上。涂完后,看着床上的女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听到这声叹息,苏桐心中一紧。

    敲门声响起,苏桐睁开眼,郗萧韶刚好起身去那衣服。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又何苦执着相思。

    我说,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听着耳旁穿衣服的声音,苏桐心中紧紧揪着尽是酸楚。

    脚步声靠近,郗萧韶站在床旁,低头轻轻吻她的额头。低哑微沉的声音传来,带着叹息,似乎又有点无奈。

    “傻女人。”

    被单下,苏桐过得手紧紧握成拳。

    “这样做……”郗萧韶轻抚开苏桐额前的发丝,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淡淡道:“若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心疼的。

    “可惜,我不是他。”

    低头轻吻她的发丝,郗萧韶起身离开。

    直到许久,苏桐才睁开眼,眼睛干涩发疼。

    —

    郗萧韶离开香格里拉,拦了辆车便回了宅子。

    一进门,就有人让他去见山本太郎。

    郗萧韶冷眼看了那人一眼,走向相反的方向。

    在房间里洗完澡出来,山本太郎已经在他的房间里。

    “你今天没有按时回来。”

    “恩”

    山本太郎将一包东西扔在桌上,叹息道:“萧韶,我不想让你痛苦。”

    “我知道。”说完,郗萧韶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椅上。

    “你今天出门去了哪里?”

    郗萧韶坐在他对面,慵懒的靠在座位上,神情似笑非笑。

    “我去哪里应该不用告诉你吧?”

    山本太郎心中生怒,却只能强压下去,“当然不用,你有你的自由。三封信的内容我看了,有些地方需要你帮忙。”

    帮忙?

    这么好听的词,郗萧韶更愿意理解成是他不熟悉中文才用的。

    郗萧韶道:“说来听听。”

    对于郗萧韶这种漫不经心无所畏惧的态度,山本太郎心中很是不满,不过现在只能求助于他。

    “我怀疑这信里的内容,有些是用暗语写的,你应该看得懂。”

    郗萧韶挑眉,并未否认。

    各国都有自己的暗语手势,这三封信是苏家、郗家、藏匿已久的蒋家共同拥有的。出自军事之家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一点,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将三封信交出去。

    “萧韶,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应该朋友一样,互相帮助才对。你帮我,其实也是在帮你自己。”山本太郎柔柔一笑。

    笑容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可是郗萧韶分明看出山本太郎眸中闪过的冷色。

    郗萧韶笑着道:“哦,我可不知道朋友之间会互相用刑?还是说,这是贵国独有的待客之道?”

    山本太郎眸中闪过郁。

    他不知道上次哪里出了差错,自从上次电击之后,郗萧韶对他的态度明显更加不善。而且,字里行间总是带着嘲讽。

    山本太郎道:“如果萧韶肯跟我好好合作的话,我又怎么会那样待你?”

    郗萧韶嗤笑着道:“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山本先生,既然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山本太郎一怒,正要说话,却见郗萧韶站起身,道:“将信给我,我自然给你你想要的。”

    这一句,让山本太郎脸色彻底变得难看,却只能隐而不发。

    如今山口龙一已经快来了,如果他不在父亲来之前将信息破解,那么一切的努力就等同于白费!

    “好,我等你!”

    说完,山本太郎冷着脸离开郗萧韶的房间。

    —

    基地里,看到小孔醒来,医生松了口气。

    “小孔,发生了什么事?”小李紧张的看着小孔。

    小孔揉了揉发疼的脖颈道:“是萧韶,他还拿走了我的枪。”

    “什么?!”

    小李震惊,组长拿走枪要做什么?不会是想单枪匹马对付山本太郎和山口组吧?

    “我去帮组长!”小李说完,就一个劲的往外冲。

    “站住!”黎叔开口。

    “黎叔!不能让组长一个人冒险!”

    “你给我坐下!”黎叔冷声道:“目前他打算做什么我还不清楚,你现在贸然去又能做什么?”

    小孔揉着脖颈的动作一顿,道:“黎叔,你是在怀疑萧韶?”

    小李惊讶,而刑真则颇为讽刺的看向黎叔,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黎叔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如今,我们必须十足戒备!这里不能出错,更不能让人泄露出任何消息。”

    “我觉得萧韶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是他对基地并没有敌意,”小孔道:“不然他完全可以对我开枪,要知道那把枪是消过音的,即使他杀了我,也足够的时间离开。”

    小李看向黎叔道:“是啊,如果组长真的对我们有敌意的话,我们本就救不回小孔。”

    黎叔神情并未松下,这件事他必须做好报告上头的准备,不能出一丝差错。

    刑真冷哼了一声,道:“要知道他有没有危险,我有办法。”

    “什么办㊣(5)法?”黎叔询问。

    刑真站起来,嘲讽道:“你们更关心结果不是吗?就算不为你们,我也不想高野组失去一个人才。”

    说完,刑真直接离开。

    看着黎叔铁青的脸,小孔和小李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是无奈。

    这个高野暗杀训练组的组长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黎叔的态度总是这样,好像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小孔,你一会写份报告给我。”

    “……是”

    小李道:“黎叔,郗家那边,要不要去一趟?”

    黎叔道:“恩,这件事让我来吧,郗家那边也该让他们知道了。”瞒了郗家这么久,现在郗萧韶都这样了,总要给他们一个交待。

    “等等”小孔皱着眉道:“当初组长离开之前交待过,无论他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告诉郗家。”

    “说起来,”小李努力回忆着道:“组长好像还特别交代过,要我们注意一个姓蒋的。”

    黎叔突然站起来,神情激动道:“你说谁?!”

    314记忆

    这几天郗萧韶来苏桐家就跟被人上了发条一样准时,不过都是在毒瘾发作的时间之后。苏桐有很多次想尝试着让他早点来,可是却说不出口。

    那天郗萧韶的疯狂她还历历在目,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勇气阻止郗萧韶第二次。

    每天郗萧韶都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想说话的时候就跟她说两句,不想说话的时候,就当透明人。

    起初苏桐故意和他斗气,对他的话爱理不理,到后来苏桐觉得自己只能无语了。显然,现在的郗萧韶如果你不理他的话,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最后,苏桐变得任劳任怨。

    他大少爷要是想跟她说话的话,她就劳碌命般的开口。要是他玩自闭装深沉的话,她就看书。

    她算是想明白了,如果继续和郗萧韶赌气的话,她迟早会被气死。

    再说,老夫老妻了,斗来斗去还不是自伤。

    似乎也是吃准了苏桐这一点,郗萧韶喜欢极了在苏家的感觉。尤其是喜欢看她从书中抬起头来,别了他一眼后不情不愿开口说话。

    就像现在。

    “女人,今天晚上住这里。”

    苏桐抬起头,别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除了我的房间,其它的地反随便。”可恶,就没半天征求她意见的打算吗?

    “除了你的房间,我哪里也不住。”

    苏桐放下书,气结道:“郗萧韶!这里是我家!”

    “我们已经订婚了,这里也是我家!”

    苏桐哭笑不得,道:“我们是订婚,又不是结婚,再说……”

    “要不我们今晚结婚?”

    苏桐放下书,无视他的话道:“我去做饭。”

    郗萧韶看着苏桐气呼呼的进厨房,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苏桐在厨房坐着饭,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出来一看,郗萧韶已经出门了。该死,早知道刚才就问问他要不要在这里吃饭。

    苏桐切着西红柿,心中很是幽怨。

    郗萧韶出了门,朝小巷子走去。才刚入小巷子,就有人朝他袭来。

    一个侧身避过,郗萧韶冷眼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

    “怎么,不记得我了?”刑真说到。

    郗萧韶掀唇道:“你有什么值得我认识的地方吗?”

    “你变了不少。”刑真并未受郗萧韶的话影响。

    如今的郗萧韶看起来的确和以前大有不同。

    以前的郗萧韶清贵优雅,神情轻佻惑人。而现在的郗萧韶,更像是洗尽铅华归来,平淡的双眸让人无法忽视,气势更胜从前。

    若是以前只是个青涩高贵少年,那么现在他已是历经血雨的王者。

    眸中对什么都不在乎,刚才侧身闪过他的动作带着十足的杀气,这样的人的确如黎叔所说危险至极。因为他心中什么都不在乎。

    “你就是专程来跟我说这个的?”郗萧韶挑眉,这个人身手不简单。刚才那一招,对他更像是试探。

    刑真道:“不是,不过有些东西要还给你。”

    “什么东西?”郗萧韶皱眉。

    刑真拿出一个光盘道:“这个。”

    郗萧韶接过,道:“这是什么?”

    刑真腼腆一笑,老实人的外表让这个笑容一点也不突兀。

    “这是你在高野经历过的事,另外,还有一点小小赠送,”刑真仿似兄长一般,拍了拍郗萧韶的肩膀,道:“你看过后就会感激我的。”

    郗萧韶拍开他的手,道:“我有洁癖”

    “……”刑真看着郗萧韶转身,眉目微微皱起。

    郗萧韶的确是变了,这个变化他现在还不敢肯定是好是坏。刚才对他的杀气一点不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动作间充满杀气的郗萧韶,也只是在高野训练刚结束的时候。

    后来这身杀气已经在平常的生活中渐渐磨灭掉。

    如果他不是身处在危险深藏的环境,那就是刚才真的想杀他。

    郗萧韶拿着光盘,回到苏家。

    一进门,看到苏桐坐在餐桌上,头趴着神情看起来像是在发呆。

    “在等我?”郗萧韶笑容扬起,眸中也染上笑意。

    苏桐听到声音,骤然抬起眸,眸间毫不掩惊喜,也不避讳道:“是”

    郗萧韶别开眼,对于苏桐那么期待的眼神,显然他现在还有些吃不消。

    “你手上拿着什么?”

    郗萧韶将它放在桌上,道:“没什么,一个老朋友的东西而已。”

    “老朋友?”

    “恩”

    郗萧韶自顾坐下来,将碗拿给苏桐。

    苏桐接过,自觉的给他盛了碗饭,边道:“老朋友是谁?”

    郗萧韶接过饭,道:“老朋友。”

    苏桐握紧筷子,她有掐死人的冲动!

    饭后,也许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郗萧韶主动帮苏桐收拾碗筷,甚至要洗。

    “这么自觉?”

    郗萧韶洗着碗,动作熟练,“当今晚的费用。”

    苏桐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厨房。

    郗萧韶嘴角扬起,在苏桐看不见的地方,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苏桐坐在客厅里,知道郗萧韶是顾及到她的伤口,心中传来许久没有的甜蜜感。看着桌上的光盘,苏桐手动了又动,最后终究是没有拿起来。㊣(5)

    郗萧韶洗完碗出来,苏桐已经进房了,仔细听还能听到洗澡的声音。

    郗萧韶眸中闪过异样的神采,随后拿起桌上的光盘,放进机子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看。

    光盘里的那个人的确是他,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带着桀骜不驯的神情,桃色双眸带着轻佻。

    高野组里,训练时没有出身的顾虑,所以不用想象也知道少年会有多惨。

    郗萧韶静静看着,恍恍惚惚中,分不清他自己到底是谁。

    苏桐打开门的时候,郗萧韶坐在沙发上,双眼看着电视,神情淡漠到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听着电视里的声音,苏桐有些好奇。

    他不会在看谍战片吧?

    苏桐刚迈出脚步,就听到一道冷戾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站住,不许过来!”

    郗萧韶冷冷的看着她,苏桐怔住,浑身有种毛骨悚然的冰冷。

    315傻瓜,我回来了

    许久,苏桐才用自己也不确定的声音道:“萧韶?”

    郗萧韶关上电视,将头靠在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

    苏桐走近,接了杯水放在桌上,走到郗萧韶身后,抬手替他揉着两侧的神经。

    郗萧韶睁开眼,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有淡淡的红晕,微微一笑后,放松自己的身体让她揉着在自己抽疼的神经。

    整个屋子安静得没有声音,许久,才听到郗萧韶开口。

    “抱歉”

    苏桐微微一笑,心中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郗萧韶拉下她的手,抬起头,笑着看向她道:“洗完澡了?”

    苏桐抽回自己的手,转头趾高气昂的回房。

    郗萧韶低低笑起,中的笑意带着愉悦。

    关上房门,苏桐手放在门把上,终究是没舍得锁上门。夜深的时候,门被人打开,郗萧韶躺在她身侧,搂着她没有其它动作。

    看着她的睡颜,轻轻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要起身脱下衣服,才发觉自己的衣服被人紧拉着。郗萧韶低头,看着苏桐埋在他前的动作,心中叹了口气,重新搂住她,就着刚才的姿势不动。

    傻女人。

    看她眼下明显的青黑,郗萧韶搂紧她,安抚着她让她安心睡去。

    苏桐闻着鼻尖熟悉的气息,嘴角扬起。黑夜中,她可以欺骗自己,什么都没有改变。这一刻的郗萧韶,是那个和她生死同裘的人,是只属于她的郗萧韶。

    察觉到前点点湿意,郗萧韶低头在她唇间落下一个吻。

    天亮,苏桐醒来,郗萧韶已经不在房中。没有过多的失望,她起床推开窗户,是难得的好天气。

    能得一夜无梦,已经足够了。

    —

    看着三封信的内容,郗萧韶眉头微微皱起。

    山本太郎柔柔道:“怎么了?”

    “这里有些暗语并不是现在使用的,我需要回去查一下资料。”看得出来,这是第四野战军先锋部队用的,有一些现在还在用,但是一部分已经用不上了。

    山本太郎皱眉,道:“你打算去哪查?”

    郗萧韶眸中闪过笑意,意味不明道:“有一个地方,这些东西一定能查到。”

    “什么地方?”

    郗萧韶道:“你应该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地方是地图上搜索不到的。”

    山本太郎皱眉,他当然听过这个地反。他这次来的任务之一也包括找出这个地方所在,只可惜一直没有线索。

    山本太郎道:“你知道在哪里?”

    并未忽略他眼中的狂热,郗萧韶道:“我不知道,不过昨天我遇到一个人,他应该知道在哪里。”

    “是那里的人?”山本太郎问道。

    “恩,应该是。”郗萧韶的语气分明是笃定的。

    山本太郎不动声色道:“据我所知,该基地戒备森严,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郗萧韶,他们不会相信你的。”

    郗萧韶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面道:“你不用试探我,我是不是真的失忆,你不是最清楚吗?我是不是以前的郗萧韶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愿意相信我是。”

    只要他们愿意相信是,那要取得信任并不难。

    “萧韶,”山本太郎停顿片刻才柔柔一笑,轻声道:“为什么你肯和我合作?如果你愿意回去的话,相信他们不会亏待你的。”

    郗萧韶笑着道:“山本先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又为什么愿意留在山口组,而不是加入贵国的自卫队呢?”

    R国是二战战败国,据1947年《和平宪法》规定,其军队阵容只能处于自卫水平,称为自卫队。

    山本太郎眸中闪过一丝冷色,面上笑意了然。

    见郗萧韶放下信,山本太郎道:“你现在就去?”

    “不是,我要去见一个人。”

    “谁?”现在的郗萧韶应该谁都不认识才对。

    郗萧韶仿似故意的一字一顿道:“我的前任女朋友。”

    如果不是靠得那么近,山本太郎几乎要忽略了郗萧韶眸中的淡漠,笑了笑,并未阻止。

    苏桐奇怪的看着离开不过两个小时,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郗萧韶。

    “你怎么来了?”

    郗萧韶看着苏桐,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眉目轻佻,道:“桐桐难道不想看见我?”

    苏桐仿佛看到了以前的郗萧韶,以为自己的错觉道:“你不是刚离开?”

    “我想你,所以就来了。”郗萧韶说着,搂住苏桐。

    苏桐愣住,“萧韶,你……”

    “傻瓜,”郗萧韶靠在苏桐肩上,轻咬她的耳垂,声音华丽低哑的缓缓道:“我回来了。”

    苏桐下意思的猛的推开他,道:“你是谁!”

    郗萧韶面上闪过几分受伤的神情,看着她苦笑道:“桐桐,我以为你会高兴看到我,原来是我想错了。”

    说完,郗萧韶转身就要走。

    苏桐慌乱般跑上去,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你没有想错,”苏桐紧紧的抱住他,哭着道:“我很高兴,萧韶,我很想你,非常想。”

    苏桐哽咽的说着,心中的酸楚苦涩都被这一刻的欣喜愉悦所替代,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他回来。

    低低的笑声缓缓传来,在哽咽声中听起来是那么刺耳。

    郗萧韶拉开苏㊣(5)桐的手,转身,擦去她的眼泪,轻声道:“连你都能骗过去,那别人就应该更不是问题了。”

    苏桐茫然的看着他,脸上的为他留的泪还在,心中的愉悦还美好得让她不知所措。

    “不会吧?”郗萧韶擦着她的眼泪,道:“这样就被吓到了,女人,你很有趣。”

    看着郗萧韶脸上的笑意,苏桐的心顿时被人紧紧揪住,辗转的剧痛让她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

    “……萧韶,我真的很想你。”

    “我知道,”郗萧韶勾了勾她的鼻子,眸中淡漠脸上笑容完美道:“一会我就回来,你先做饭等我。”

    看着郗萧韶转身离开,苏桐整个人都麻木了。

    “……好”声音很轻很轻,离开的人早已听不见。

    苏桐迈开一步,脚尖却是一个踉跄。

    “孙小姐!”

    刚进来的连昂连忙扶住苏桐,看到她脸上无声滑落的泪,竟也好像感觉到了那份酸楚一般,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给读者的话:

    感谢喂猪他娘的两张月票,某非加更了。伏地拜谢所有支持的亲。么么扑倒

    秘密军事基地。

    如往常一样,士兵在暗处巡视,小路上戒备森严。

    “少将,郗组长在外面说要见你!”一个士兵急急忙忙的进来报告。

    黎叔微微皱眉,声音带着几分严肃道:“你说谁?”

    “郗、郗……组长”那个小士兵不确定这个称呼是不是还合适。

    小孔听到了也皱起眉,萧韶怎么过来了。

    “黎叔,我去接组长。”小李不等黎叔说话,已经冲出去。

    “派人跟上!”黎叔连忙开口。

    小孔连忙叫了几个人跟上去,来到路口,郗萧韶一个人正站着等他们。

    “组长!”看到郗萧韶脸上那熟悉的笑容,小李先开口。

    郗萧韶拍了拍小李的肩膀,感慨道:“这段时间辛苦了。”

    小李兴奋难掩道:“组长,你都想起来了是不是?!”

    郗萧韶微微一笑,点头道:“恩”

    小孔看着郗萧韶敏锐的觉得有点不对,可是又看不出哪里不对。

    “孔磊,”郗萧韶看着他,眉目微挑,笑着道:“不会还在记恨之前那一下吧?”

    “哪能啊,”应该是他多疑了,小孔笑着道:“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对了,萧韶,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说着,已经带着郗萧韶进了基地。

    郗萧韶看着畅通无阻的路,眸中闪过笑意。如果不是由他们带路,搜身是少不了的。

    “这要多亏了刑真。”

    小李一脸得意道:“组长,这你要感谢我,你也知道高野那地方有多变态,是兄弟我独自一个人冲上去的,这才请来了刑组长。”

    郗萧韶笑着道:“恩,等这次任务完成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小李听得有几分毛骨悚然。

    “组长,你还是别感谢我了,你上次感谢完我,我这条腿休息了三个月。”说完,小李还拍了拍自己的腿。

    郗萧韶拍了他一下,道:“你小子,谁让你平时不好好训练!”

    小李嘿嘿一笑,小孔此时也彻底放下了心里的疑虑。如果不是萧韶恢复记忆的话,这些话断然是说不出口的。

    郗萧韶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眸中的冷色一闪而过,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高兴的不止是小李和小孔,旁边的几个士兵也是非常高兴,早有人跑进去将这个事情告诉黎叔。

    郗萧韶刚进去,就看到黎叔站在门口等着他。

    郗萧韶掩下眸中所有,这个黎叔不好对付。

    “黎叔,我回来了。”

    黎叔看着郗萧韶,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他的肩,道:“回来就好,你小子要是再不回来,黎叔我就要亲自去给首长请罪了。”

    “黎叔言重了,这件事是萧韶自愿的,本不是黎叔的错。”

    黎叔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小孔,小李,你们在门外守着,我有话和萧韶说。”

    小孔和小李明白黎叔的意思,他一定是还不相信萧韶,所以想再单独确认一遍。

    “黎叔,组长刚回来,是不是先让他休息一下。”小李看出郗萧韶脸色的微微苍白。

    黎叔看向郗萧韶。

    郗萧韶重重的拍了小李一下笑着道:“还是兄弟你有良心!不过安全谨慎第一,我能理解。黎叔,进去吧。你们两给我在门外守好,知道吗?”

    “是,组长!”小李敬了个标准的军姿。

    坐下后,看着郗萧韶的样子,黎叔心中已经信了两三分,不过依旧还是要谨慎。

    “怎么想起来的?”

    郗萧韶淡淡笑着道:“起初的确是忘了,不过电击对我效果不大,以前在高野的时候就受过训练。近年来每年也都会回来一两次,早就习惯了。”

    黎叔道:“这么说,电击对你已经无效了?”

    “黎叔,我说的是效果不大,”郗萧韶笑着道:“山本太郎对我连续用了三次,每次都是几个小时,我就是铁人也受不住啊。”

    说着郗萧韶将手臂上的伤露了出来。

    黎叔心中也是不忍,那伤疤看起来还有些狰狞,可见当时有多痛苦。

    “你辛苦了。”

    “算不上,”郗萧韶道:“每次用完,我都会忘记一些事情,不过渐渐的那些记忆又都清晰了起来。”

    “你上次是假装的?”

    “不错,”郗萧韶眉目轻扬,笑着道:“黎叔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

    黎叔看着他,故作不解道:“什么话?”

    郗萧韶摇头道:“黎叔记忆力不会真么快就不行了吧?几年前我在高野的时候跟您说过,我怀疑基地里有R国间谍,所以猎鹰行动一定要谨慎才行。”

    这一刻,黎叔已经信得七八分了。

    “你小子,你还记得这件事!”黎叔脸上露出笑容,心中也是如释重负,老实说如果失去郗萧韶,那对整个猎鹰行动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那现在呢,怎么这么招摇的过来了?”

    郗萧韶将黎叔的神情收入眼中,掩下眸中的芒色,道:“我告诉山本太郎,我要来基地里拿一样东西,要装成恢复记忆的样子。”

    “你小子!还是你机灵!”

    “那是当然,黎叔不会以为我就这样任人宰割吧?”

    黎叔笑过后,又重新严肃的道:“这次他要什么?”

    郗萧韶不动声色,自然平常的道:“当年的第四野战军的作战指挥指导军政内部手册。”

    黎叔惊愕道:“他要这个做什么?!”

    郗萧韶摇头拿出一张纸道:“这一点我还不清楚,不过他将所需要的已经写下来给我,我只要查出这上面所写的就行。”

    黎叔拿过那张纸,上面的字句断断续续的,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

    只是这一时半会他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看过。

    黎叔道:“萧韶,这样,这个你先放我这,这些我看着有点眼熟。”

    “黎叔,山本太郎看起来很着急,如果我现在不能拿回去,估计他就会怀疑了。”郗萧韶说得有几分着急。

    黎叔抬起头,看向他,道:“这是他要的?”

    “是啊”

    “不像吧,”黎叔冷哼一声道:“你小子这么着急,我还以为是你要的。”

    “……怎么可能,黎叔,我知道这些做什么?!”

    黎叔听这话,隐隐察觉出了不对。

    按郗萧韶的格,他宁可自己出面稳住山本太郎,也绝不会致国家安危于不顾。而且,他还从未见他在自己面前这般着急过。为了证明他组长的能力,郗萧韶一直都是沉稳的。

    “萧韶,你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首长现在肯定很着急。”黎叔不动声色的放下纸。

    好端端的,怎么提起郗家?

    郗萧韶道:“我知道,我会找机会回去的。”

    黎叔心中一凛,手已经悄然伸进抽屉里,那里放着一把手枪。

    “我会先过去和你爷爷打个招呼,这样你回去他才不会发火。”黎叔面上笑着。

    郗萧韶垂下的眸中闪过冷色,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了口袋里。

    “黎叔,那就要多谢你了。”既然已经被怀疑了,那只剩最后一招了。

    —

    门外,小孔和小李无趣的守着。这里已经是第四道防护线了,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小孔,你是第几次被组长卸下枪了?”

    小孔道:“肯定比你少。”

    小李道:“那也肯定差不多了,再说,我可从来没有像你一样狼狈过。”

    “小孔,怎么了?”

    小孔眉头微皱,脑海中闪过一道光。

    对了!

    萧韶之前的目的本就是他的枪!难怪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包括刚才。如果他真的想起来,何必还要他们带路!

    目的就是为了不用搜身!

    “小李,快!黎叔有危险!”

    小李愣了愣,见小孔的神情知道不假,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的枪,两人同时戒备。

    “黎叔。”小孔出声喊。

    门内没有声㊣(7)音传来,两个人的心都沉重了起来。

    正要破门而入,只听一道砰的声音传来。

    “黎叔!”

    再也顾不得什么,两人破门而入,看到倒在地上的人后,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黎叔怒道:“还发呆做什么?!他毒瘾犯了!”

    小孔先反应过来,连忙扶起郗萧韶道:“快,送医务室!”

    小李和他一起将郗萧韶送过去。

    一到医务室,几人连忙合力将郗萧韶帮助,医生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药注入郗萧韶体内。这是协助瘾君子戒毒的药,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痛苦。

    看着郗萧韶渐渐平静下来,小孔和小李还心有余悸。

    没想到出事的会是萧韶。

    真的是他多疑了,小孔无奈的想。

    “你们先出去吧,我没事。”郗萧韶开口。

    知道郗萧韶是不愿意让他们看见他现在的狼狈,两人将所有的人都叫了出去。

    “你们先去见黎叔吧,我的情况,”郗萧韶顿了顿,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好隐瞒的。”毒瘾发作便是这最后的一招。

    小李没说什么,小孔道:“萧韶,放心,还有营里的兄弟们在。”

    “恩”

    见郗萧韶神情黯然,两人一起出去。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连门外的声音都很少。

    几分钟后,郗萧韶坐起身,微微苍白的脸上露出冷戾的笑容。

    给读者的话:

    伏地拜谢所有月票~么么所有亲

    317假亦真时真亦假

    回去的路上,小孔道:“小李,我还是不放心,你先去看黎叔吧。”

    “好”小李点头也没有多想。

    小孔转身回去,知道看不到小李的身影了,才转身朝另一条小道上走去。

    小道上木林葱郁,这是最为偏僻的一角,也是他负责巡视的地方,通常很少人来。

    拐着小道进了一处更为隐秘的地方,小孔才停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之后,才侧身来到一棵大树后面。

    那里,一道身影已经等候已久。

    “怎么样?”山本太郎转身看向孔磊。

    孔磊严肃的样子微松,道:“恩,事情很顺利。他的确是失忆了,否则不会做出今天的事情来。”

    利用黎叔和他们的感情,以往的郗萧韶做不到这一点。

    就因为他太重感情,所以许多事情都伸展不开,这也是组内有些成员对他不服的一点。

    山本太郎脸上露出笑意,柔道:“恩,你继续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孔磊道:“是,少主!”

    “这次的行动结束后,你就回去吧,山口组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少主。”孔磊心中窃喜。

    —

    医院里,郗萧韶坐在床上,他的毒瘾并没有发作,不过也差不多了。

    听到动静,郗萧韶立马出枪,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开始警惕。

    “是我。”

    小小的内侧门打开,郗萧韶看着出现在门后的黎叔和刑真,将枪放在一旁。

    “怎么样?”黎叔关心的发问。

    郗萧韶笑了笑道:“没事,还不是时候。”

    听到这一句,黎叔皱起眉道:“没想到孔磊居然就是那个间谍。萧韶,这次的任务危险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估计,我要你立刻停止行动!”

    郗萧韶看了刑真一眼,眸中闪过友好的笑意。

    脸色微微苍白,道:“如果现在停止的话,那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更重要的是他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山本太郎。

    “如果再下去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黎叔道:“这已经不仅仅是猎鹰行动,他们居然潜伏进了这里,目的绝不仅仅是这批灵体武器那么简单。”

    郗萧韶手抚着枪淡淡道:“正因为不简单,所以才要继续下去。”

    “不行!”黎叔看着郗萧韶苍白的脸色,还有消瘦的面容,说什么也无法让他继续下去。

    郗萧韶笑了笑道:“黎叔,你别忘了,我才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在我没有说停之前,这个任务必须继续下去。”

    黎叔面上铁青,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如果要继续下去的话,也必须换人!”再这样下去,郗萧韶的身体肯定会吃不消。

    郗萧韶眸中闪过一丝冷色,嘴角微扬道:“黎叔,你难道想让第二个人再变成我这个样子吗?”

    黎叔还要说话,却听郗萧韶道:“对了,帮我那些货进来,我的毒瘾快发作了。”

    “你真的要继续下去?”刑真开口。

    “怎么,”郗萧韶挑眉,似笑非笑道:“难道你要替我来?”

    刑真撇开头,懒得理他。

    黎叔紧紧皱起眉头,道:“好,萧韶,既然你要继续下去的话,黎叔也支持你。不过你要记住,这次任务关乎的不仅仅是你的命,更重要的还有国家的安全。”

    “如果……你无法完成任务的话,那么牺牲了也是白费。”

    郗萧韶微微一笑,道:“我知道。”

    他说过能完成的事情,就一定能完成。

    “那三封信上写了什么?”一旦确定了要继续,黎叔也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郗萧韶道:“信上说那批灵体武器在浔阳殷村一个叫子母渡的地方,黎叔,我需要你提前派人去那里一趟。”

    “还有,我需要一个模仿笔迹的高手。”说完,睨向刑真。

    刑真露出一个朴实的笑容,现在看起来倒是一个老实人的样子。

    黎叔明白郗萧韶的打算,道:“地方我会给你安排,你放心,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

    “恩”先将地方换掉,之后的一切都好进行。

    “你真的打算要将山口组一网打尽?”刑侦微微皱眉。

    既然灵体武器的地点已经知道了,山本太郎就没有了利用价值,现在派人去暗杀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郗萧韶额头上露出点点薄汗,道:“机会难得,我不想错失了。”

    山本太郎已经命人回R国通知山口组这次的事情,倒时候来的人一定不止山口龙一。将山口组一网打尽的滋味,他怎么能错过了。

    再说,如果只是暗杀的话,就太便宜他们了!

    “黎叔,我还需要你做一件事。”郗萧韶开口。

    “什么事?”

    郗萧韶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来的应该不止是山口组的人。如果是这样,就有可能会引发国际争端。”

    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无缘无故在别国死了,都足够成为一个事件。以山口组和R国党派勾结的成分,不好好处理的话,到时候肯定不好平息。

    黎叔眸中闪过一丝锐利,道:“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来处理。”

    他能当上少将,这些手腕还是有的。

    郗萧韶点头,他在对付国际争端上尚没有经验,如果㊣(5)让他自己来的话,必定会有疏忽的地方。

    黎叔看着郗萧韶,心中感慨良多。

    不过才一年的时间,成长已经这般迅速,郗家看来是后继有人了。

    “郗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刑真开口说到。

    郗萧韶笑了笑,眸中露出一丝苦涩道:“就这样吧,告诉了他们只会让他们陷入危险。再说我这个样子也的确不好,等任务完成了我会自己回去说明的。”

    黎叔拍了拍郗萧韶的肩,心中明白这种有家不能归有误会不能解释的滋味。

    郗萧韶笑了笑,道:“黎叔,麻烦你帮我那些药进来,我快撑不住了。”

    “……好”这个时候让他戒掉毒瘾只会让他更加危险,而且,只有现在的郗萧韶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离开基地之后,郗萧韶就去了苏家。

    318情深刻骨,相思无界

    一进门,连昂就拦住了郗萧韶去路。

    郗萧韶睨着他,显然不解他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既然你不是以前的郗萧韶,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孙小姐。”连昂公式化开口,语气淡漠。

    郗萧韶笑着,冷嘲道:“我想,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手吧?”

    连昂一步不移,神情紧绷道:“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但你再伤害孙小姐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郗萧韶嗤笑,嘲讽的挑衅道:“你要对我怎么不客气?派人杀我?”

    郗萧韶摇头,道:“如果是你的话,我劝你还是别费这个功夫了,因为你本不是我的对手。”

    连昂听完,手刚抬起,就被郗萧韶迅速钳制。

    郗萧韶一个用力,只听卡擦的一声,连昂脸色顿变,冷汗从侧脸颊留下来。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郗萧韶放开,嘴角勾起,道:“桐桐还等我吃饭,想切磋的话,我随时欢迎。”

    连昂替自己将手接上。

    转身,郗萧韶已经即将进门,“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连昂开口问道。

    郗萧韶脚步未停,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

    连昂的问题苏桐也听到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很庆幸郗萧韶什么都没有回答。

    “桐桐,我回来了!”郗萧韶笑着进门,声音亲昵好听。

    苏桐将菜端出来,眼眶里还有些淡淡的血丝。

    “我刚好做好饭。”

    郗萧韶闻了闻,接过苏桐手中的菜,道:“味道闻起来很不错。”

    苏桐笑着看他将菜放下,准备转身进厨房拿碗。

    “别动,我来。”

    郗萧韶开口,笑着搂过苏桐偷得一个香,然后拿了碗出来。

    见苏桐看着自己,郗萧韶笑着道:“看我做什么?”

    苏桐笑着道:“你大少爷不是一向不屑于做这种事吗?”这样就好,这样相处就好。她假装什么事业没发生过,而他只要肯来就好,肯让她知道他无事就好。

    郗萧韶搂过苏桐,轻吻她的额头道:“今天我做错事了,对不起。”

    情深缠绵的声音让苏桐心中的那点苦涩一点点蘸开。

    “你……”

    郗萧韶吻住她的唇,轻轻捻转,微热的气息吐出,将她的颤抖一点点化开。

    “我欺骗了你,是我的错。”

    苏桐靠在他口,脸上轻扯出一个笑容,“是我心甘情愿的。”

    郗萧韶笑出声,将她的头抬起,勾了勾她的鼻子,道:“傻瓜,难道我下次跟你说我回来了,你还会相信?”

    苏桐看着他,踮起脚尖,在那片薄唇上轻轻求得一个吻,一字一顿,认真道:“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

    郗萧韶自然的放开她,坐在餐桌上脸上露出不以为意的笑容,开口道:“这个游戏玩多了没意思,我想想,下次我们玩别的。”

    苏桐坐下淡淡道:“好”

    一顿饭下来,郗萧韶说了许多,苏桐都静静听着。

    “今天还是我来。”说完,郗萧韶主动收拾着碗筷。

    苏桐坐在沙发上,桌上已经空无一物,她找了一天都没有看到那个光盘。郗萧韶洗完碗出来,就看到苏桐在找东西。

    “什么东西掉了吗?”

    苏桐一惊,笑着道:“恩,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郗萧韶眼眸微眯,走向苏桐,道:“我想想,不会是在找昨天的那个光盘吧?”

    苏桐垂眸,咬牙,不知道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傻瓜,你就不会骗我说不是?”

    苏桐刚要说点什么,就听郗萧韶笑着开口道:“以前的你,说谎应该很容易吧?”

    “对了,明天我不过来了,有点事。”

    苏桐看着郗萧韶,见他一脸的漫不经心,眸中淡漠得没有一丝人气。面对这样的他,只会让她越来越失了分寸。

    他喜欢上了戏弄她的游戏,而她心甘情愿,甚至甘之如饴。

    这样下去,对他们来说都不会有结果。

    “恩,也好”苏桐见他走近,自然的走开道:“我也有点事情要离开S省几天。”

    郗萧韶眼眸一缩,看着她道:“你要离开?”

    苏桐微微一笑道:“恩,我离开很久了,该回去一趟。”

    郗萧韶眉微挑,显然有些不满。

    苏桐道:“反正对你来说我不过是前女友,你也不会多在意,再说我离开后还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你再过来不就好了。”

    郗萧韶掀唇道:“不一样,我不喜欢等人。尤其是辜负我的人,而且,你不是说要追我?难道你就是这样追男人的?”

    苏桐轻声笑起,看到郗萧韶这哀怨的样子,心中的麻木又起了点涟漪。

    “那你想怎么样?”

    郗萧韶看着她,显然等着她自己给答案。

    “不离开也行,”苏桐站起来,美丽的小脸上露出几分狡黠道:“不过从明天起,你要每天都来这里。答应这个条件的话,我就留下来,不回去。”

    郗萧韶冷哼了一声,道:“做梦!女人,你想太多了,我走了!”

    说完郗萧韶摆了摆手,离开苏家。

    见郗萧韶离开,连昂才进来,道:“孙小姐,首长那边刚打电话过来,您如果不回去的话……”

    苏桐笑着看着连㊣(5)昂,道:“我没有说不回去。”

    连昂微楞。

    苏桐道:“他没答应不是吗?”

    难道就只许他戏弄她,不许她稍微扳回一局吗?

    离开苏家,郗萧韶脸上的笑容和冷色都回归了平静。

    即使他忘得了所有人,又怎么忘得了她。

    虽然过去的事情他还无法一一想起来,但那份感觉不会骗人。看到她流泪,他会心疼会不舍。多少次午夜梦回,耳旁响起的都是她软软的声音。

    在最痛苦的那七天里,他甚至感激与脑海中的这道声音。可是又愤怒,这个让他始终忘不掉的女人是谁,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在他身边。

    他相信他们分手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纵然什么都想不起来,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决定原谅她。看到她又哭又笑的样,他甚至在想,这个那么傻的女人,如果他不要。

    ……那她一定会很孤单。

    319专情,不过是滥情

    第二天郗萧韶好不容易找了个破借口让自己顺便路过苏家,结果却是门窗紧闭,吃了个闭门羹。

    无奈的了鼻子打算离开,苦笑时,脑海中却闪过一个片段。

    抽疼的神经让他几乎无法站立住,抬头看着苏家,记忆越来越清晰,甚至连当时的苦涩绝望都一一尝遍。

    脑海中一道道声音响起。

    “郗萧韶,你凭什么让我跟你离开,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伤心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这样的人,凭什么让我将自己交给你?!”

    “你说你爱我,你说你要带我离开,你说你要我相信你,你说你会给我未来,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这段时间如果不是槿澜在我身边,我本撑不下去。我一直都不好,很不好,尤其是和你在一起以后!”

    “郗萧韶,我们分手。”

    “……”

    郗萧韶扶住墙,脸上的神色随着声音的传来变得难看,额头上的冷汗一点点渗出,手不自觉握紧。直到脑海中的声音平静后,郗萧韶才踉跄的离开苏家。

    山本太郎派人跟着郗萧韶,直到他去了苏家。

    “萧韶,去哪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郗萧韶看也没看,坐在椅子上,接过女仆送来的湿巾,盖在自己脸上。

    看到郗萧韶疲惫的样子,山本太郎眸中闪过几道芒色。

    “山本先生,”沙哑的声音从湿巾下传来,“那个女人你了解吗?”

    “哪个女人?”

    郗萧韶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

    山本太郎脸上露出一个柔的笑容,长发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轻拂,“不是多了解,不过也算认识。”

    “认识就是认识。”郗萧韶声音冷漠如霜。

    听得出郗萧韶动了气,山本太郎微微笑着道:“不错,我的确是认识这个女人,而且还知道她不少事情。”

    郗萧韶将湿巾拿下,双眸透着凌厉,“什么事?”

    山本太郎将周围的女仆都挥退下去道:“据我所知,她本来是你大哥的女朋友,后来在酒吧遇到了你。因为你大哥订婚,所以她不得不和你大哥分手,后来,你们就在一起了。”

    郗萧韶听着紧紧皱起眉头,眸中闪过怒意。

    “你是说,她有意勾引我?”

    山本太郎道:“有这个说法,因为你和你大哥的关系并不算好,不过,事实如何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郗萧韶冷着脸,之前的自己大哥,之后又是那个姓蒋的!

    那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

    只怕这些日子以来的深情都是装出来!

    “萧韶,”山本太郎看到郗萧韶眸中闪过的暴戾之色,脸上柔柔一笑,道:“你也知道,我了解的不多,是不是这样,还是要你自己去了解。”

    “你说我被逐出郗家是因为她?”

    山本太郎道:“的确,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郗萧韶握紧拳头道:“那后来,为什么我们会分手?”

    山本太郎道:“这个答案,想必萧韶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清楚的话,又怎么会觉得她是有意勾引他,又怎么会如此愤怒。

    “哼!”郗萧韶将手中的湿巾扔在地上,站起身要离开。

    山本太郎看着郗萧韶的样子道:“萧韶,为了一个女人,何必生气成这个样子。”

    “如果换做是你被人如此玩弄,相信你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

    看着郗萧韶这个样子,山本太郎柔柔一笑,道:“是我的错,今晚我有朋友过来,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什么朋友?”郗萧韶微微挑眉。

    山本太郎给郗萧韶倒了一杯红酒,道:“是一个颇为重要的朋友,萧韶若是能和他处得好,以后好处不会少。”

    “哦,”郗萧韶垂膜喝下手中的酒,道:“这么说我非去不可了?”

    山本太郎笑着道:“是,不过如果萧韶还是像现在这样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一定会带你去。”

    郗萧韶冷笑道:“不用威胁我,我知道控制自己。再说,即使你不带我去,我也会自己去的。”

    山本太郎看着郗萧韶扬起的幅度,眸中露出几分异样。

    “萧韶……”山本太郎声音微低。

    “什么?”郗萧韶有几分不耐烦,却是分明看出了山本太郎眼神的不对。

    山本太郎轻笑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郗萧韶皱眉道:“都是男人,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山本太郎笑着道:“萧韶很排斥男人吗?”仿似自然的问着,掩下的眸中却闪过一点点霾之色。

    郗萧韶更加不耐烦道:“你想说什么?”

    “萧韶,”山本太郎接过郗萧韶手中的酒杯,脸上柔柔一下,露出点妩媚道:“你不想试试吗?”

    看到一个大男人做这个动作,郗萧韶眸中闪过几分鄙夷和厌恶道:“山本先生,我想我没有这个兴趣!”

    山本太郎收起脸上的柔媚,长长的发丝被他拂到脑后,笑着道:“我知道要萧韶一下子改变不容易,没关系我可以等。”

    看着山本太郎的样子,郗萧韶微微皱眉,随后又松开,带着几分不确定的语气。

    “好啊,也许有一天我会改变也说不定。”

    山本太郎微讶的看着他,似乎想确定这句话是真是假。㊣(5)

    郗萧韶嘴角微扬,邪佞着道:“这也是一种尝试不错吗?而且,将山口组的少主压在身下的感觉,应该是许多人都体验不到的吧?”

    他没说的是,将山口组少主压在身下的感觉不错,将整个山口组都踩在脚下的感觉一定会更不错!

    听到这句,山本太郎不怒反笑。

    这般轻狂的话,也只有郗萧韶敢说。

    更奇怪的是听他这样说,他身体竟然也有了兴奋的感觉,连呼吸都开始有些急促。若说之前他对这个少年只有**,那么现在他对这个男人已经有了征服的**。

    郗萧韶睨着他,皱眉拒绝道:“我现在可没兴趣,你自己解决。”说完,郗萧韶离开。

    身后,已经有女仆上来服侍山本太郎。

    不管过程如何,今晚他总算要开始接触山口组的人。

    320酒会一幕(谢月票加更!)

    回到Y省,苏桐心里有几分忐忑。

    聂元臻已经知道了她是去见郗萧韶的事情,虽然她没想明白为什么知道的时候没有立马命令她回来,但聂元臻反对的态度是无疑的。

    “孙小姐,你回来了。”九嫂迎上来,站在苏启兰身后开口。

    苏桐点了点头,看向苏启兰,用不确定的声音道:“妈”

    苏启兰绷着的脸色微缓,道:“你爷爷在书房,先去找他吧。”

    “……好”

    苏桐回头看苏启兰,却见她一脸担忧。心中一个激灵,带着满心的不安去了书房。

    敲开门,聂元臻正在下棋。

    “爷爷”苏桐开口,脸上带着笑容。

    聂元臻转头,笑着道:“小桐,回来了。”

    “是”苏桐面上笑得灿烂,心中却是狂打鼓。

    聂元臻道:“这次出门,辛不辛苦?”

    苏桐道:“不辛苦,连昂他们都很照顾我。”

    “那就好”

    聂元臻说完这句,就没有在说话。苏桐心中却是更加不安,派人将自己带回来,又绝口不提。

    大概过了十分钟,聂元臻才又抬起头道:“不累的话,陪爷爷过来下棋吧。”

    “好”苏桐走过去,坐下。

    下棋时,苏桐有几次想开口,却都被聂元臻不着痕迹的制止住。安静的下着棋,苏桐执棋心乱,下得自然也没有章法。

    聂元臻明知道自己孙女是为什么这样,却偏偏不开口。

    整盘棋下完,苏桐几乎全军覆没。

    “你的棋艺和你妈比起来,还需要多练习。”聂元臻笑着说,也没有什么严肃怒色。

    苏桐握着棋子,道:“恩,以后我一定多多陪爷爷下棋。”

    聂元臻满意的笑起,沧桑皱纹遍布的脸上看起来神矍铄。

    “爷爷,”苏桐小声开口,收着棋子,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萧韶在一起?”

    聂元臻将白字捡起,动作缓慢,平静道:“你说的是郗家那小子?”

    “……是”

    直到最后一颗棋子收完,聂元臻才将答案吐出,“既然知道爷爷不喜欢,你怎么还去找他?”

    骤然严肃的语气让苏桐震住。

    “爷爷,萧韶人很好,”苏桐鼓起勇气道:“虽然他是郗家的人,但小桐相信他的为人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聂元臻看着苏桐,见她小脸上尽是坚决。

    “既然这样,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过来见我。”

    苏桐道:“爷爷,我一定会带他来见你,只是现在……不行。”后面的话苏桐说得很轻。

    “怎么,爷爷要见他还要看时候?”聂元臻道:“如果这次他陪你回来,爷爷还觉得他小子能配得上你!现在,想都别想!”

    “爷爷!”

    聂元臻道:“你刚回来,先去休息,今晚陪我去见几个老朋友。”

    苏桐还想说什么,但是聂元臻已经板起脸。

    再谈下去只会更糟糕,苏桐心中深吸口气,只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想到郗萧韶如今的情况,她心中黯然。

    苏桐回到房间,床上已经放着一身礼服,是白色红宝石镶的拖尾礼服。手中丝滑的手感带着点点冰凉的感觉,苏桐脸上笑得苦涩。

    晚上的时候,连海升早早的准备好了车,聂元臻上车后苏桐也跟着上去。

    车平稳小心的开在主干道上,这条道是军方专用的。看到是聂首长的车,站岗的士兵纷纷敬礼。车后,还有几辆车同行,不过都只是跟在这辆车后面。

    车子拐了几个弯,进入一处仿似居民别墅区的地方。

    灯火通明,红砖绿茵,透着严肃和恢弘的气势。两旁持枪站着的岗哨,更是为这份气势添上几分威严。

    一个士兵小跑上来,检查过连海升手中的邀请函后才将他们放行。

    车子驶入,视野所及已经和平常的居民别墅没有什么两样,穿着礼服的人来来往往,脸上带着笑意。出发前苏桐才知道,今晚是华南军备总司司长靳西平儿子的十八岁成人礼。

    据说为了这次成人礼,靳西平特地让靳海从米国回来。

    靳西平早年受聂元臻提携才有今天的地位,自己儿子成人礼,自然少不了要邀请他过来。而且,这种庆生会,通常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长辈们打的主意小辈们心里都清楚。

    不过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他们早有觉悟。

    与其和长辈们无效对抗,不如主动物色一个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女人。

    苏桐不知道,自己今晚要来的消息早就已经总所周知,而她恰恰也是属于有帮助的女人。聂元臻手下提携的干部不少,如果能成为他的唯一孙女的丈夫,这恩情自然也会转嫁。

    自然,也有眼高于顶的觉得这样的出身还配不上他们,而且这聂元臻的孙女是圆是扁还不知道,万一是个丑八怪,那娶回家也会丢进脸面。

    “聂首长,靳首长在里堂迎接客人,请您里面请。”说完,那士兵偷偷的看了一眼聂元臻身后的苏桐。

    一眼之后,那士兵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然后在他们走后,赶紧将自己看到的告诉那些等着消息的少爷公子。

    芙蓉出水,羞花闭月,娇盈雅媚……

    这些词在经过一次次的转述后,逐渐的从那些公子哥口中蹦出来。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聂元臻的孙女是个美女。

    有家室有样貌,一个花瓶最需要的条件都满足了。

    “聂首长,哎呀,可算把您盼来了。”靳西平一脸激动,连忙将自己的儿子靳海介绍给聂元臻。

    双方打过招呼后,聂元臻和靳西平便去了内堂坐谈,而苏桐则由靳海领着去了年轻人聚集的地方。

    “小桐”靳海打量着她,笑着开口。

    苏桐看着这个长相可爱的少年,没好气道:“我可比你大了好几岁,叫我桐姐或苏桐。”

    靳海注意到了远处看过来的目光,知道这个美女只能巴结。

    “桐姐,”靳海笑得乐呵呵,全然一个幸灾乐祸的观众样子,“你今晚可是我们这里最高贵的公主,一会看中了谁,千万别客气。”

    苏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停下脚步道:“我不想过去。”

    靳海笑容一滞,“桐姐,很多人都等着你呢。”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不想过去。

    苏桐面上含笑温柔如水,声音却带着十足的威胁道:“要嘛你带我现在走,要嘛我留下你,自己走。”

    靳海笑得也很得体,开玩笑,如果让你自己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桐姐,这边请。”

    说着,靳海在身后很多道目光的注视下,带着苏桐拐进了一旁小茶厅。

    “你自己在这待着没问题吧?”靳海道:“我还有哥们要招待,不陪你了。”

    苏桐无语,她俨然是看到了第二个无比臭屁的郗萧韶。

    靳海走后,苏桐独自找了个角落坐下。一席白色长裙,月色下,披上了一层月华银纱,娇柔清雅。长长的卷发垂下,发尾卷起,勾出点点妩媚的风情。

    加上眉目间似有似无的忧伤,轻易惹人怜惜。

    “聂小姐”

    一道声音传来,苏桐微微皱眉,转头,“你好,你是?”

    “聂小姐不必知道我是谁,”那公子哥笑着将手中的香槟举起,道:“只要我知道聂小姐就足够了,聂小姐自己一个人坐这里,看起来很孤单啊。”

    苏桐微微一笑,道:“抱歉,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坐着,而且,我也不是聂小姐。”

    不是聂小姐?

    刚才分明有人说聂小姐在这里。

    苏桐道:“我的确不姓聂,我想你认错人了。”

    成功打发掉一个。

    ……成功打发掉两个。

    三个、四个……

    “我知道,你虽然姓苏,但是你是捏首长的孙女。”

    “……”苏桐看着眼前这个无比自大的男人,很是头疼,“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7)看附近没人,那男人伸出手想拉住苏桐。

    却被苏桐一个闪身,侧身躲过,随后高跟鞋一气呵成踩下。

    这一幕无比流畅,也让刚好出来的一大批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在眼里。靳海更是及时的拿下手机拍下这一幕,想着一定要跟自己最好的哥们分享。

    “小桐,过来。”

    苏桐见聂元臻和其他人都跟没看见一样,自己也乐得假装没做过。

    “爷爷,靳叔叔好。”

    “……好,乖”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啊。

    苏桐和聂元臻回去,路上聂元臻探了她口风,却都被她挡了回去。也许是刚才那一幕大大的取悦了聂首长,所以他也没有表示什么不满,只说可以慢慢来。

    而另一边,宾客散了之后,靳海就急急忙忙的将自己拍到的拿出来跟自己的好兄弟分享。

    齐萧迪刚打开电脑,就收到了一大堆的视频。

    “萧迪,这个,这个你一定要看!我表哥当时的脸都绿了,我还从没见他那么丢人过,哈哈,这是我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齐萧迪敷衍般的打开,看到视频里的人后眼睛顿时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这、这不是自己未来三嫂吗?!

    “我跟你说,经过今晚这事之后,我表哥对她一定更是志在必得了,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哈哈!”

    完了,三哥要看不住三嫂了!他得赶紧跟三哥联系!

    给读者的话:

    咔咔,好多月票,伸爪子。有11张耶,某非笑得合不拢嘴。嗷嗷,加更了,伏地拜谢所有亲。

311-3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