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郗公子别缠我! 361-368正文完


    361蒋云涛

    时间飞快的又过了一个月。

    这个月来,对于S省的一些重要人物来说可以说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度以为已经落败的郗家突然以王者之势回来,本来已经纷纷散乱的派别更是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媒体上所见的动静都只是说郗凯国被人冤枉,官复原职。而唐国栋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被革职查办。

    这一查之下却是牵扯出了好几位重要官员来,而违纪的内容包括买凶杀人和贪污受贿等等,罪行从他刚上任一直到现在。

    许多人都知道说这次牵连甚广,却无法说出头绪来。

    仿佛只是一夜间突然唐国栋就倒台了,而且证据确凿,这看起来分明是早有预谋。

    一时间S省的官员都是人人自危。

    凡是在高位上的谁没干过黑心肝的事,这些事都是不能摆上台面的。如今唐国栋被人这样大刀阔斧的提出来,可以猜到的是他一定得罪了什么人,而且这个人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

    大家心里都猜到了是郗家,但又都不敢肯定。

    直到一份文件下来,大家才肯定了心中所想。只是没想到,所有的人竟然都被摆了一道,这郗家后辈真是不容小觑。今天郗家能够恢复,甚至更胜从前却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不是郗济国一早算计好的话,那可以预料,未来的几十年郗家将在这个新继承人手上发展到无法想象的地位。

    郗萧韶

    这以往等同于公子哥的三个字如今对许多人来说意义已经大不相同,许多人都暗中动用资源想要调出他的档案,却一无所获。一个能在一夜之间扳倒唐国栋的人,无法想象他的身后到底是谁。

    唐家的水深不可测,所以唐国栋这些年才能横行于官场。但是这样的人,却毫无征兆的倒下。这不由得令许多人深思,到底什么样的人能够对付。唐国栋倒下的那一晚,许多人无眠。

    各种猜测都深埋于心底,能推敲到最后的,心里也都大致有了数。得出答案后,除了心惊之外,更暗暗确定了自己今后的风向。

    白云机场

    一个老人从飞机上下来,看了眼蓝天白云,眼中有些浑浊。

    五十七年了,他离开五十七年了。

    “蒋先生,这边请。”

    一道压低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蒋云涛的惆怅之情,这次他是用假的身份回来,随时有被人发现的危险。

    蒋云涛跟着接机人员上了一辆车,车子缓缓驶入偏僻的郊区,看着周围的高楼,几十年的时间祖国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高楼当年是没有的,这条小道,他跟随老首长打游击战的时候来过。

    不过当时两旁都是枯树和破落的山村,路都是山路,现在都变成青柏油面了。

    “蒋先生,到了。”

    蒋云涛下车,心中有些彷徨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他并不知道谁安排他回来的,不过这些年了,生死他早置之度外,放不下的是当年的愧疚。带他过来的人既然那么清楚当年的事情,必定是四家之一。

    确认了这一点,他便决定过来。

    打开门,蒋云涛没想到看到的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青年。他身材颀长,穿着军服,神色透着了若于掌的自信。面容英俊,眉宇间透着军人特有的一点点戾气,眸中的冷色虽然掩饰得极好,但是他凭着直觉他就是能一眼判断出来。

    “你是谁?”蒋云涛开口问道。

    “郗家,郗萧韶。”

    蒋云涛眉目微皱,这个年轻人不应该会知道当年的事,他带着疑惑道:“是你接我过来的?”

    郗萧韶让他坐下,笑着道:“不错,蒋先生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现在就问。”

    蒋云涛坐下沉思了半响决定单刀直入道:“你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

    郗萧韶淡淡道:“我去过九龙沟,调查过当年的事情。看过一些文件,还有我见过聂荣臻。”去九龙沟之前他就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一些机密文件虽然不全,但是加上黎叔的补充还有自己的一些推测,已经能猜到七八分。

    去过九龙沟,密室内的文件有一份是说当年的事情的,虽然是以R**的角度,但足以肯定,苏崇国并不是那个叛国的人。

    其实听到九龙沟三个字,蒋云涛就相信了。

    他眉宇间的那份从容已经被疲惫所取代,这些年这个秘密他背负得太辛苦。当年的离开,他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自己的妻子死了,儿子也重病去世。虽然上天对他不薄,留给他一个孙儿。但这个孙儿跟着他,却是吃尽了苦头。

    “聂兄……聂营长他还活着?”

    “恩”郗萧韶淡淡道。

    对于一个背叛祖国和兄弟的人,他显然并不打算给予任何热情。

    蒋云涛看着郗萧韶道:“他们呢都还活着?”

    郗萧韶道:“林叔叔去世了,二叔死在当年的战场上。”

    蒋云涛一震,急切道:“那、那苏首长呢?”

    郗萧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带着些许嘲讽,“一个卖国贼的下场蒋先生还不清楚吗?”

    蒋云涛直觉得脑袋一轰,有些懵住,不过随后又清醒了过来,他早就该猜到了,只是心存侥幸。

    蒋云涛道:“当年的事错在于我,你想要我怎么做。”

    “认罪”

    淡淡的两个字却仿佛铅铁一般沉重,蒋㊣(5)云涛愕然的看着郗萧韶,面上尽是犹豫踌躇,“我、我需要考虑一下。”

    “好,我给你时间考虑,”郗萧韶站起身,掩下眸中的狠厉之色道:“一旦考虑清楚了,就不要后悔。”

    蒋云涛猛的抬头看向郗萧韶,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抹杀气。

    “你本不打算送我回去?!”

    郗萧韶微笑着道:“蒋先生,我什么时候答应送你回去?”

    “你!”蒋云涛站起来,道:“我已经不是Z国人,你无权扣押我!”

    郗萧韶道:“谁说TAIWAN不是Z国的一部分?蒋先生,你有的是时间考虑,只是结果由不得你决定。”

    给读者的话:

    恩,每个人都会打一下酱油的。不过有的是在番外打了,结局应该是塞不下那么多人。

    362这是林萧音

    在第三天,郗萧韶就收到了蒋云涛愿意配合的消息。

    这个消息是在意料之中,所以郗萧韶并不觉得惊吓,接下来的就是等。虽然他震慑住了蒋云涛,但是实际上,他心里清楚,当年的案子如今是不可能重审的。苏崇国只能含冤一辈子,他能做的不过是让真相给该知道的人知道。

    “怎么,有什么好消息?”林萧音喝了口竹岷谝黄Ω檬且郧坝美捶呕跷锏摹

    苏桐疑惑的跟着郗萧韶进去。

    “站在这里。”

    苏桐站着,只听一道木门开关的声音,刹那间,光线刺入,整个小阁子亮了起来,定睛一看,眼前五彩缤纷,樱花辬飘落于白雪同舞,周围的光芒因为水汽,透着七彩奇光。

    苏桐走向木门,看着眼前仿佛桃花源般的美景,不敢置信。

    郗萧韶笑着道:“这里是我们小时候来的时候发现的。”谁能想到外表普通的小阁子打开后,却是别有洞天。小时候他们还约定,以后要是遇到喜欢的人就带她来这里。

    “等等。”郗萧韶放开苏桐,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见郗萧韶在阁子木墙上捣鼓,苏桐走过来,无语的见他轻而易举的卸下一块。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来了一步。”

    苏桐凑近一看,木板后面的玄色雕花上居然有一片竹叶,虽然已经枯了,但是竹能长青如今透着墨色看起来反倒透着古朴的厚重感,雅致奇妙。

    “这是谁留下的?”见郗萧韶将路上采的一片竹叶放下,苏桐大致也猜到一定是在履行什么约定。

    郗萧韶笑得意味深长,“我也想知道是谁留下的,比我们还早。”

    萧扬离开了没有,萧迪太小又没回国,只剩下萧明和萧音……似乎想到了答案,郗萧韶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郗萧韶和苏桐便赶紧出去。

    看到萧韶和苏桐过来,林萧音松了口气,趁自家爷爷不注意的时候扑腾到萧韶和萧明身边。幸好,林启邦和郗济国一见面都是激动不已,一时间也注意不到小辈。

    “爷爷,这厢房都准备好了,我们进去吧,别在这受寒了。”段萧明开口。

    想到顾着叙旧连屋子都没进,几人顿时笑了起来,一起进厢房里。

    听到声音靠近,蒋云涛站起来,蒋槿澜扶着蒋云涛,在厢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分明感受到爷爷身体的僵硬。

    “济国啊,你说我们兄弟几个都……”

    看清楚眼前站着的人,两人都忍不住渐渐的寒了脸。虽然岁月如霜,但无论过多久,他们都不会忘记眼前这张脸的样子。

    “蒋云涛!”

    “你没死?!”

    看到两人的样子,蒋云涛内心的波澜反倒冷静了下来,“好久不见,林首长,郗首长。”

    “你怎么会在这里?!”郗济国开口。

    几个小辈的心都揪起来,这场面俨然一触即发。

    “济国,先坐下。㊣(7)”

    “是啊,启邦,人都回来了,有什么都说清楚。”林开口,事先林萧音已经和她打过招呼,所以并不像林启邦那么激动。

    “好啊!你们今天是合着伙的算计我们!”

    蒋云涛见几个小辈脸色都有些僵硬,连忙道:“不是的,是我求他们让我见你,当年的事情,你们误会苏首长了。”

    “闭嘴!”郗济国龙头杖一敲,声嘶力竭。

    蒋云涛道:“我这有些信件,你们看后就明白了。”

    孙香琴示意郗萧韶,让他们先出去。他们几个小辈在不止没有作用,还可能让他们无法冷静下来说事。

    几个小辈站在厢房外,听着里面的声音从震耳欲聋渐渐恢复平静,心情也是跟着过山车一样不断兜转。

    两个小时过去,苏桐紧紧握着郗萧韶的手,手心已经尽是汗。

    虽然她没有见过爷爷,但她知道如果他在天有灵的话一定希望洗清自己的冤情。通敌卖国,这对一个出生入死的将领来说简直的灭顶的打击。

    郗萧韶搂紧苏桐。

    又一个小时过去,厢房的门终于打开,开门的是孙香琴,眼角还有些湿润。

    给读者的话:

    备注:文中‘云山积雪’是改自清乾隆题字的‘南山积雪’一景,怕有些亲对号入座,所以修改了一下名字

    367嫁娶问题

    沉重的气息在厢房中回荡。蒋云涛神色灰暗,低着头没有说话。

    郗济国率先站起来:“回去!”

    郗济国离开后,林启邦也跟着离开。蒋槿澜扶着蒋云涛经过苏桐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终究是什么都没说错身离开。

    苏桐想跟他说点什么,终究只能沉默。

    郗萧韶占有式的拥着她,脸上的神情丝毫不退让。苏桐轻抚着腹中的孩子,笑容微微苦涩甜蜜。

    接下来的一个月,郗济国几乎都没有离开书房。而林启邦回到Y省,也是和郗济国一样的反应,林萧音担心自己爷爷会出事,所以也跟着一起回去。

    正在大家担忧的时候,林启邦却径自从书房中出来。

    “萧音”

    听到这一铿锵有力的声音,林萧音心中松了口气,林家的气氛也不再那么压抑。

    “爷爷”

    “恩”林启邦看着林萧音道:“陪爷爷去一趟S省。”

    林萧音等这句话等得都快长菌了,当即大声道:“是!”

    林启邦冷哼一声道:“回来爷爷再跟你好好算账!”

    林萧音拉耸下脑袋闷闷道:“哦”

    林启邦看到林萧音这个样子,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混小子,以为这样子他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次去S省,只怕不会轻易回来咯。也罢,孙儿长大了,他这个爷爷也管不动了。

    林萧音拉耸的脑袋下,早就偷偷露出了一个笑容。

    林启邦和林萧音的到来,让郗家颇感意外。郗萧韶和段萧明都特地赶过来,生怕出个什么事。

    林萧音偷偷给了他们一个你们放心尽在我掌握的眼神。

    郗济国似乎早知道林启邦要过来,并不感到惊讶。两个老爷子独自进了书房,不知道说什么。听到笑声,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书房门打开,看着坐在楼下的小辈,郗济国板着脸道:“萧韶,欠人家的该办就要办,我郗家的曾孙不能跟别人姓!”

    郗萧韶眼睛一亮,笑着道:“爷爷,你孙儿我想娶,也要人家肯嫁啊。”

    “怎么,我郗家还配不上他聂家?!”郗济国声音如雷,俨然是大大的不满。

    “这孩子都有了,难道你们还不打算结婚?!”郗济国脸一板道:“我不管你们现在都是什么习惯,总之,有了我郗家的血脉就必须结婚!”

    林萧音笑着道:“郗爷爷,人家小桐追求的人可多了,我们萧韶虽然勉强也算那么回事,但人家不放手,那也没办法啊。”

    林启邦道:“你小子这是幸灾乐祸,不过老郗,我孙儿说得也对,我看那女娃的确是还有人上心。”

    林启邦一帮衬,郗济国板着的脸更加难看。

    别人不知道林启邦的子,林可是清楚得很,他这是看别人有孙媳妇自个儿没有,觉得低人一等不乐意了。

    郗济国道:“把那女娃带过来,爷爷我亲自跟她说。”带着他郗家的曾孙到处跑,这要是有个万一谁负责!

    郗萧韶还没开口,就被林萧音抢了先,“郗爷爷,这可就难咯,你们两老一闭关就是一个月早把人家吓跑了!现在啊,人家正在自个儿家里呢!”

    林启邦和郗济国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那个叹息。

    见两人都不说话,林萧音暗暗捅了郗萧韶,却见他神色平淡似乎没有将他们的反应的看在眼里。

    段萧明微微皱眉,如果这两老不亲自过去一趟的话,只怕事情就难办了。转头看了眼郗萧韶,见他眸中闪过的绝然后顿时心头一怔。再见他,却依旧是神色如常,没有半点不妥。

    看来就算双方僵持,郗萧韶也是另有打算了。

    “这么多年,老战友也没剩多少了。”郗济国叹息。

    林启邦叹息着道:“是啊。”

    听到这一句,郗萧韶缓缓松开紧绷的力道,嘴角露出显而易见的笑意。段萧明也跟着松了口气,林萧音仿佛也是松了口气,两人看着,不禁都是苦笑着摇头。

    聂家,半个月前苏桐主动回来后,聂元臻并未给好脸色。

    知道是自己不对,所以半个月来苏桐每天早上都会来找聂元臻下棋,聂元臻也是半个棋痴,很长时间没有人陪他这样对弈,半个月来见苏桐棋艺不断上涨,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对手越强,越值得抗击。

    体内的好战因子绝不会随着年纪的上涨而降低,聂老爷子越战是越开怀。

    这日,苏桐正陪着聂元臻下棋,就听到楼下有声音。

    聂元臻皱眉,他最不喜有人在他下棋的时候打扰他,苏桐起身打开门连叔已经等候在门外。

    “孙小姐,人来了。”

    苏桐心头一怔,按捺下心头的激动,轻声道:“爷爷正在下棋,等一会吧。”

    “谁来了?”聂元臻状若无意的问着。

    苏桐笑着道:“没有,爷爷,我们继续下棋吧。”

    聂元臻看了苏桐一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本来一个半小时就可以结束的棋局,不知道是不是聂元臻故意硬是多下将近一个小时。苏桐下到后面无奈的看了自家爷爷一眼,看来爷爷是早知道,故意要给他们难看。

    楼下,郗济国等了一个小时后脸已经臭得不能再臭了。

    连海升送上茶,郗济国冷冷的哼了一声。连海升也是老战友了,军姿依旧,不㊣(5)过他们不是自己首长,所以郗济国怎么板脸他都假装没看见。

    书房的门打开。

    苏桐扶着聂元臻出来,聂元臻在楼下往下看,脸和郗济国一样臭。

    “怎么,是觉得当年放了我可惜,所以今天过来打算继续抄办我?”

    聂元臻不动,苏桐也不敢下去。

    林启邦道:“姓聂的,老子当年打鬼子的时候你还不过是一个小兵!我今天就是要抄办你,也没人敢说什么!”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有这个能耐,海升,把他们给我撵出去!”

    郗济国道:“慢着!”

    “郗济国,这里可不是你郗家!”

    郗济国站起来,声音硬朗道:“聂元臻,我今天来是来找我孙媳妇和曾孙的,我不和你吵,你要想给崇国讨公道的话,我等着你。”

    “谁说是你曾孙了,这孩子以后必需姓聂!”

    郗济国怒道:“聂元臻,你别欺人太甚!”

    聂元臻看向郗萧韶道:“郗家小子,我告诉你,要结婚可以,这孩子必需姓聂!否则,一切免谈!”

    给读者的话:

    谢谢支持,毛苗的文资料很多,如果现在写准备也不充分,给大家一个半成品某非也不满意。今年内毛苗的文应该会开,现在先开一个娱乐圈的文,故事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嘿嘿。

    368结婚【正文完结】

    郗济国怒不可止,在大家以为他要走人的时候,却见郗济国坐下,猛的拍着桌子道:“姓聂的,你以为我愿意来!”

    聂元臻冷哼道:“郗济国,今天没人让你来!”

    郗济国道:“我说你还是当年那倔头脾气!老子当年真该一枪毙了你!”

    两人一言一语,俨然有越来越没谱的趋势,苏桐抬头,见郗萧韶正看她,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今天郗济国和林启邦能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他们都做好了准备。

    两人争执着,脸色铁青,最后基本上已经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林启邦见缝针道:“老聂啊,当年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想不到崇国竟然着了蒋云涛那叛徒的道。”

    聂元臻神色并未松下,即使是这样,当年他们不出手相救也是不争的事实!

    “你一定是怪我们当年不出手,可是你想想,当年我们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济国当时半条命都快没了,要不是抢救及时,还指不定能不能站在这里。一醒来,就是邦国牺牲的消息,搁你,你也好不到哪去。”

    聂元臻依旧冷着脸,苏首长死的时候的样子,他至今历历在目。苏家家破人亡,这岂是假单的换位思考能解决的。

    “对于苏家后来的遭遇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看了眼郗济国,却见他只是冷哼一声并不打算开口。

    聂元臻冷嘲道:“无能为力,凭你们几个的战功也会无能为力?!”

    这句话不止是聂元臻想问的,整个苏家都想问,甚至几个年轻的小辈听着都有这个疑惑。只是毕竟事关自己家族利益,所以对聂元臻的话还是觉得有些刺耳。

    郗济国淡淡道:“谁说我们没有帮忙?”微哑的声音传来,在场的几人都有些惊讶。

    林启邦见几个小辈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开口道:“元臻,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怎么样?”

    聂元臻脸色铁青,自顾转身进了书房。连海升一看聂元臻的样子,便也开口请郗济国和林启邦上去。门关上,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郗萧韶看着楼上有些六神无主的苏桐,笑着道:“桐桐,下来。”

    苏桐面对楼下那么多目光,有些不自在,听到声音连忙走下楼。挺着大肚子,步伐还那么快,看得几人都有些紧张。郗萧韶见她要下来了,也一步走上去,将她抱下来。

    “带我到周围走走?”郗萧韶笑着说道。

    苏桐点头。

    看自家孙小姐被人带走,九嫂也连忙上来招呼客人。这可能就是未来孙小姐婆家的人,可要好好招待了,免得以后落他们不是。

    见郗萧韶真的只是和她走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苏桐终究开口道:“你不担心?”

    郗萧韶笑着道:“只要爷爷肯过来,我们的事情就算成了。”

    “怎么说?”苏桐皱眉,好看的眸子带着困惑。

    “就像林爷爷说的,当年三家并非真的没有出手帮苏崇国。”

    郗萧韶将自己了解的事情都一一告诉苏桐。

    以当年郗济国、段沧海、林启邦的战功,如果真的一路顺利的话,又怎么会只是今天的地位。地方和中央,这差别大有学问。他以往不在意,后来一查之下才知道。三家当年都有替苏崇国求情,只是落了个自身难保的下场。郗济国被停职查办,那十年里几乎被打倒,是开放后才慢慢恢复的地位。

    而段沧海则因为言辞激烈,得罪了上头,所以被发配到国外,彻底的远离国家权力中心。

    林启邦则因为这件事主动弃政从商,虽然后来恢复了名誉,但是待在军中一日机会想起昔日的事情。

    当年赫赫有名的四位战将,早已是死的死,退的退。生死之交,纵然知道情报被出卖,也还是会有不忍,更何况是眼看他们一家子落到当日的下场。

    书房中

    郗济国冷着脸道:“我今天话就话就说到这里,你爱信不信!”

    聂元臻道:“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那后来呢?为什么你们不放过苏家?!”

    “苏家只剩下苏启兰一个,难道我们还会对晚辈,一个弱质女流出手吗?!”郗济国不乐意了,冷声的反驳。

    聂元臻看着郗济国的态度,心中更是窝火。

    林启邦道:“不过你说得也对的是,我们后来的确没有再帮苏家,是我们误会了崇国。今天过来,也是希望你能带我们去看看崇国。”

    郗济国并未否认,是他们当年糊涂,才会没查清楚就误会崇国,更让他落得当日的下场。

    他们三个,也是侩子手之一。

    “明天过来!”聂元臻说完,神情俨然是已经下了逐客令。

    郗济国冷哼了一声,走出书房,楼下的几人见他们出来都是气呼呼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还是林启邦开口,“混小子,还不走?!”

    林萧音给了段萧明一个眼神,那意思就是没事了,放心。确定没事后,段萧明和林萧音便带着孙香琴和林先回去,以后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掺合的了。

    第二天

    郗济国、林启邦、聂元臻、连海升、苏桐和郗萧韶便一起来到了Y省西陵园,苏桐和郗萧韶还有连海升在远处等着,三个老人一起朝一块墓碑走去。看着三人都有些佝偻的背影,苏桐心情复杂。

    这心结都纠缠了各自大半辈子,不知道还有多少战场上荡气回肠的故事没有人知道。

    一捧黄土,遮盖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

    只愿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苏桐将头靠在郗萧韶前,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一刻的温暖更加真实。

    两人温情蜜语还没开始,就见远处三人已经朝他们走来,郗济国一脸铁青和林启邦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倒是聂元臻一脸笑意。

    苏桐看向郗萧韶,却见他也是一脸不解。

    郗济国走过来,铁青着脸对两人道:“在我曾孙出生之前,你们必须结婚!还有,搬回来住!”

    两人微怔的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一个笑得玩味,一个笑得幸福……

    ——正文完结

    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陪伴,本来说上个月完结的,结果硬是多出了半个月,某非很是抱歉。

    个人偏爱历史厚重感的文,不过看起来似乎亲们不太喜欢,高干类型的以后应该不会再写了。至少近期是没有打算吧,成绩不理想的说。

    拍拍脸,感慨不多说,接下来说一下之后打算。

    1、本书番外会再写几个人的故事,期待亲们继续支持。

    2、要开娱乐圈的新文,先发一部分让亲们试阅,不会增加谷粒数,亲们放心O(∩_∩)O~

    【重生影后VS天王】——试阅(4月20号左右发)

    1试镜

    “冯导,那个试镜的演员还没来。”导演助理尽责的报告。

    冯百抬起头,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此时被他揉得很是凌乱,长期缺觉睡的眼睛有些浑浊,但却很有神,“谁?”

    “是公司近签的一个新人,叫简思浔。”

    “呸!”将口中的烟丝吐掉,冯导紧紧皱起眉头,这个演员他有印象,已经是第二部戏有她了。一个没用的花瓶,偏偏公司安排,他一个导演有时候也不得不妥协,好在只是一个小丫鬟的角色。

    “那就换人!”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冯导将烟头扔掉,“公司那边如果说什么就推给我,妈的,一个二流演员也敢跟我耍!滚边去!”

    导演助理很无辜的受牵连被骂,冯百在圈内也算是知名导演,可惜这几年票房成绩不行,所以才没落了。

    现在这部电影《将军》是他今年唯一争取到的大片,所谓大,就是投资大,如果这片儿再卖不出票房成绩的话,冯导以后的前途堪忧。

    这个圈子的风光都是表面的,也来得短暂的,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

    “你好,请问这里是《将军》的片场吗?”一个清亮的女声传来。

    导演助理转身,是一个漂亮的少女,长相偏上,双眸干净透亮,皮肤白皙,长及腰间的秀发柔顺如墨,形象给人感觉很健康向上。

    这一点,在这个圈子里很重要。

    “是,有什么事吗?”不自觉的放缓了语气。

    简思浔微微一笑,自然不做作,有几分腼腆道:“你好,我是简思浔,今天过来试镜的,能麻烦你带我过去吗?”

    见他没回答,简思浔又道:“我来晚了,助理不在身边。”

    导演助理叹了口气,道:“你一会进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冯导脾气不太好,尤其不喜欢迟到的演员。”

    “恩,谢谢你。”简思浔给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导演助理也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好像和上次不太一样,一直无神的眼睛,似乎多了点东西。

    也许是上次冬天拍戏太冷,所以才会吧。

    “到了,你进去吧,那个人就是导演。”

    简思浔笑着看向导演助理,“我知道,谢谢。”

    这个人还有点意思。

    他对谁都那么客气吗?如果是以往的她还有可能,可是要知道如今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二流小明星,看来,这个圈子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冯导,你好,我是简思浔。”

    冯导,在她还是另一个人的时候曾经和他合作过。他的脾气不好,要求也很高,通常让剧组的人苦不堪言,不过这种严谨的态度一直是她尊敬的。

    “恩”

    冯百看了眼简思浔,皱眉,有几分不耐的淡淡应着道。

    简思浔站在一旁,也不打扰他。她的试镜应该是被取消了。

    《将军》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个亡国将军的故事,题材不是很新颖,但很合观众口味,口碑也佳。加上大的投资,场面、演员和宣传到位,票房就会有保证。

    她试镜的角色是公主身边的一个丫鬟。

    这个角色说重不重,但却是个新人上位的好机会。公主是将军的未来妻子,也就是女主角,跟在女主角身边,镜头自然会多。

    镜头多了,曝光率大,观众就有可能记住,即便没记住至少也能混个脸熟。

    静静的站在一旁,现在试镜的是一个青楼头牌的角色,这个妓女一直偷偷喜欢着将军,但是因为身份的关系,她只敢偷偷喜欢。七年后,终于有了一次机会。

    “下一个!”冯导吐着烟,习惯沉着脸,这个角色已经试镜了二十几个人了,但是冯导依旧不满意。

    另一个导演助理跑过来,轻声道:“冯导,已经全试镜过了。”

    冯导紧紧皱起眉头,演艺圈的质量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你!”

    见冯导看向自己,简思浔一脸诧异,“冯导?”

    “恩,就你!试试这个角色!”刚才他就注意到她,忍耐力不错,这一点对于新人来说很重要。

    直觉上,可以给她试一试。

    “冯导,你是说她?”导演助理很为难,这个简思浔的外表干净活脱脱一个大学生形象,她怎么能演好一个妓女的角色。

    “费什么屁话!”冯导骂完助理又对着简思浔道:“你行不行?!”如果她敢说不行,立马就给我滚蛋!

    简思浔轻轻啊了一声,眼中激动难掩,但是却克制的道:“冯导,我可以试试,我会努力的。”

    冯导没有回答只是面露不屑,这个圈子里不需要任何保证,镜头前凭事实说话比什么都强。实际上他对她并不抱希望,只不过是想给公司一个交代罢了,冯百这样对自己说。

    进了公共化妆间,化妆师和服装师早已经准备好。

    简思浔坐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习惯的弯起一抹笑容。

    “对不起!”化妆师连忙拿起化妆棉将画花的眉角迅速擦去。

    简思浔收回笑容,没错过化妆师眼中的惊艳。这具身体现在才十九岁,比她原本年㊣(10)轻许多,她倒想看看,这辈子她能到达什么样的高度。

    “思浔,试试这衣服。”化好妆,服装师递上衣服。

    “好,谢谢。”

    见简思浔见了试衣间,那个化妆师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刚才少女那一眼,让她真有种青楼头牌真的就要眼前的错觉,太妩媚妖娆了。

    试衣间的门打开。

    一身红衣的女子款款走出,不紧不慢,脸上是熟悉的腼腆羞涩。

    服装师一脸意外道:“天啊,这衣服穿你身上很合适!”她还以为她会撑不起来,没想到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简思浔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眸色流转间,微微含笑,媚色妖娆。

    “好了吗?”导演助理突然打开门急匆匆催促。

    简思浔收回刚才一瞬间的神情,跟着导演助理出去。

    ……

    之后的等新文发了大家就能看到了,题目暂定是【重生影后VS天王】之后要是修改的话,会再通知亲们。


361-368正文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