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1

何夕 Chapter 1


    岑君西打来电话的时候是早晨3点,周心悦还在睡觉。

    她住得这片别墅区在屿山脚下,临近没开发的海湾,白天旅游的人还算多,到了晚上就鸦默雀静的,好似深山里的庙群。不过和尚可不住在这儿,和尚住庙,住这儿的人像和尚,家家户户深居简出,各念各的经。

    比如前几天,隔壁的女主人被一个泼妇打流产了,洗衣服的保姆特神秘的告诉她:“那是崔部长的小二。”这个崔部长她认识,有一回还跟着岑君西和他一起吃饭呢,原来是邻居。

    再比如她刚住进来的时候,后面那家被一群记者围攻了,保姆溜去看,回来喜气洋洋的拿了张签名:“嘿,后面住的原来是陈莎拉!”

    陈莎拉她见过,经常在电视上晃,一双大眼睛整天泪汪汪的,看着就惹人疼,演绎事业正徐徐上升,眼瞅着要封后了,结果被曝光做了某某总裁的地下情人,骂声震天。不过这年头一当小三就有猛料,连带着岑君西这幢房子也天天上娱乐头条,后来连财经板块都上了,因为房价升值太快。

    岑君西这个人太明,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怨不得她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不过这些热闹很少见,有几个人愿意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何况小区管理严格,出入都用指纹门禁,所以白天都很少有事发生,这个时候大半夜的,正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铃声大作,她心惊跳的爬起来乱。

    不是手机,手机关机了,可铃音还在坚持不懈,一声一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凌晨跟炸雷似的,她心都快蹦出来了,这才想起来是床头的电话,晕头转向的去接:“喂?!”

    岑君西像是在机场,电话里面隆隆的,他声音一贯沉郁如同和弦的低音,只是说:“我登机了。”

    还没等周心悦应答他那边就切断通话,再拨回去就是关机,她奄奄一息的骂了一句,蒙上头继续睡。

    本睡不着,因为家政助理已经起来了,一直在门口徘徊,最后终于敲门叫她:“周小姐呀?”她不想起,故意装作没听见,家政助理敲门几次未果,反倒不敲了。

    岑君西请的私人管家在英国受过管家行会的专业培训,上到整栋别墅的风格翻新,下到地毯边缘多出来的线头,总能把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处理女主人这点小情绪简直微不足道,所以他彬彬有礼的隔门提醒她:“周小姐啊,先生的航班很快就要到了,您应该比我清楚,岑先生下了飞机最想见到的是什么。”

    周心悦只差跳起来摔杯子了,真是岑君西□□出来的人,说话办事跟他如出一辙。

    一想到岑君西这个人,她就忍不住浑身汗毛都乍起来,似乎能把一层睡衣撑离皮,只得爬起来趿着拖鞋换衣服。

    这几年岑君西的生意做得极大,经常出差,每次回来都劳师动众。他这次是去南方一个贫困县买地皮,她查了,那个县到现在还有村子没供上电,岑君西却为了那块地亲自出马,结果又披星戴月的赶回来,实在不像他的风格。

    北方的凌晨滴水成冰,她从屋里跑出来呵气连连,好在车里暖风开的大,又提前预热,里面温度高多了。管家从车窗递上一个礼盒,告诉她:“周小姐拿上这个,岑先生会高兴的。”

    管家就是这个样子,讨老板欢心的事,永远想在她前面。其实她跟管家属于一个工种,工作都是把岑君西伺候高兴,这样每个月就能从他那里领到一笔小钱,从这一点出发,她和他有什么不一样?惟一的区别就是家政是男人,干的活也比她干净,至少不用在床上伺候他。

    清晨的道路车况极顺,司机正把车开上高速,礼盒被她拿在手里,马路两旁的灯光就透过水雾跃到上面,是条羊绒的男士围巾,银灰色还泛着点荧蓝,带着点茸茸的丝滑,上去手感极好。

    管家的眼光简直完美到无懈可击,很搭他的气质,年轻,清爽。岑君西喜欢这个巴黎的老牌子,从外套到西装、领带到皮带,一身法国男人特有的气息,洒脱又不张扬。

    但是周心悦觉得不适合他,他更适合淘宝上的包邮衫。原来他多穷啊,穿的都是夜市上的地摊货,洗得毛毛的还不肯扔,总是她逼着才肯换新的,还得蹲在地上废物利用,拖一遍地再丢进垃圾桶。她摇着存钱罐哗啦哗啦的跟他说:“打细算,还是君西合算!”他涎着脸凑上来笑眯眯地:“那你快求我娶你。”她拿存钱罐打他,他侧过身躲开,刚洗完的手还是湿的,就捧住她的脸,蜜蜜的吻她,手指间满是香皂的味道。

    她有一点晕晕的,对司机说:“开慢点。”

    司机并不听她的,继续一路风驰电掣。其实已经晚了,东方都露出了一点天亮的鱼白,岑君西又是从跨省的机场飞过来,用不了多少时间。车子一直到机场才减速开进贵宾通道,他们在停机坪上刹住的时候,接机航班正滑进预定跑道,引擎声轰轰传来如同远雷,她听得到前排松出的一口长气。

    周心悦想起刚回国的时候,冷不丁的发现岑君西已经彻底变了一个人,变得咬铁嚼钢说一不二,挥斥着她永远不会打听的地下组织,把持着登州房地产的规划波动,敢在刀锋上舔血,叱咤在风口浪尖,整个人都像他腕上那块手制Patek Philippe的石英谐振器,全年误差也不会超过30秒。他甚至要求身边的人和他一样的准,最好能做到长长久久的不犯错误,就算这样还得时刻担心,明天会不会混不到饭吃。

    想在岑君西手底下混饭吃的人都得清楚周心悦的低位,他们对她恭敬但也用不着太恭敬,所以司机看着落稳的起落架,回过头来丢出两个字:“下车。”

    周欣悦很识趣,乖乖下车。机场风太大,她的头发丝被吹开四处散着,她用手去捂,远远看见岑君西从舷梯上走下来。

    12月份,南北方温差极大,天气那样冷,他也只是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开司米大衣,前的衣襟开着,风扑面,他眯了眼,大衣的下摆在破空声中翻飞,灯光映照下,如同逆扬在长风里的羽翼。风尘仆仆却衣冠楚楚,她站在风里,嘴巴呵出一团白气,攥紧手里的围巾。

    岑君西显然看到了她,冷着脸,眼里带着没法扑捉的颜色,边走边剥了纯黑色的羊皮手套,到跟前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来扣住她的后脖颈,把她翻身按在车门上。他手指冰凉,探得她狠狠哆嗦了一下,很快就被下移的手指卡住下巴,又重新翻转回来。干冷的指节扫过她的面颊,然后他一俯身随的吻了下去。

    这个吻实在没什么技巧,趋近于蛮横,连夜的兼程让他下巴长了一层青短的胡茬,扎她的时候传来妥帖的微痛,而他大约在飞机上喝了红酒,唇齿间淡淡的酒气息瞬间侵占了她舌尖的领地,辗转深入。

    岑君西喜欢随心所欲,兴趣来了哪里都可以变得有情调,跟他一起下来的程浩早就司空见惯,叉手而立,眼观鼻鼻观心,熟视无睹。周心悦却难为情,每次跟他在大庭广众下接吻都觉得全身血在往脑子上涌,他灼热的温度让她喘不过气来,在这样霸道的掠夺下本能的挣扎,却被他扣住手腕,有力的往下压。

    没一个人敢拒绝岑君西,周心悦更不敢,她只能缩着身子往后背的车身上贴了又贴。

    岑君西很快觉察到她全身上下都发僵,这才一点一点的挪出来,牙齿仍旧不轻不重的啃啮着她的唇,声音隐在远雷里,低沉的让她心慌,“瘦了,谁虐待你了?”

    她连忙堆起笑,唯恐自己的躲避让他生气,乖乖地回答:“谁敢虐待我啊,想你想的。”

    岑君西带着点笑意又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附在她耳畔愉快的呢喃:“得了吧,我怎么觉得你是想我的钱了?”他说得一脸正经:“说真的,你现在这身卖得比外面小姐贵多了,我都快付不起了。”

    周心悦脸色霍地变白,硬生生咬住下嘴唇,过了一会儿才顺着他心思,有点娇嗔的开口:“你倒在外面玩得尽兴,也不记得我还在家里了。”

    他的手指又捏住她脸上的白,特别爱抚的转着:“怎么,你不高兴?”

    “我哪有资格不高兴。”

    “唔,学乖了。”

    她把手里的围巾展开套在他脖子上,伸出手来给他细细围了,低声下气的问他:“不是告诉你了这边冷,怎么还穿的这么少?”

    岑君西终于挂了满意的笑,微微眯起眼睛,眉心舒展开,“关心我?你这儿跟哪儿学的,装的还挺像。”

    她继续努力地笑着给他扣上风衣的纽扣,小心翼翼的换话题:“你刚下飞机,我们回家吧?”

    他不答反问:“回家给你搞创收?”

    她窘迫到脸红,手指攀着他的大衣襟,指节都攥得发白,他身心愉悦的拍拍她被捏红的脸颊,自顾自的坐进车里。

    岑君西这车是所谓的大奔,车厢宽敞,他坐得舒展,一只手撑着太阳,斜睨着眼看她,浅淡的剑眉微挑,延展下去似乎能并入鬓角,“最近没去看看你爸和儿子?”

    周心悦脸色瞬间发青,手指不自在的抠着车门上的开关,一下一下的没有节奏感,她别过脸去看窗外,窗上却映着岑君西的透明影子,甩也甩不掉。他一只手掰过她的下巴,把她的头仰得高高的:“我问你话呢。”

    她被岑君西卡得喘不上气,那手劲大的好像不是在问话,要活活把她捏死一样。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声音听上去带着涩瑟的控制:“我爸还不是你管着,孩子不是也判给沈静北了?”

    岑君西轻笑出声:“唉,我这次到看到你丈……哦不,现在是前夫了。”

    周心悦被他捏得痛极了,她想挣开却不敢,只能昂着头继续听他说下去:“老爷子真够绝的,一回国就把他发配到那个穷地方当县长。”他笑,眉目越发的舒展开,动着嘴角:“这要是做出点政绩回来,了不得啊。”

    她把眼睛闭上,尽量让自己冷冷得回答他:“关我什么事。”

    岑君西总算轻度表示了自己的满意,他冷笑一声松开手,慢条斯理的算,“你前年四月回国,五月离婚,六月跟了我,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一直到今年十二月……”他轮番合上手指的样子看起来一脸无辜:“哟,你都快三年没见着亲爹和儿子了。”

    她低头发怔,盯着手指甲,需要很多力气才能控制自己不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痕。这些显然都被岑君西看在眼里,他眯起眼睛笑容深刻,这种笑在这个时候看起来是一脸的挑衅,“既然离婚了,咱孩子没生出来之前,就别想别人家的了。咱爸么,等我忙完了这阵子带你去看看他,怎么样?”

    她勉强的笑,带着点悻悻:“随你的便吧。”

    岑君西这才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眯着眼点上。

    车子上了高架桥,速度不快,一路开进市区。这城市已经醒来,开始全新一天的运作,程浩回过头来问他:“七哥,去哪儿?”

    道上人都叫他七哥,因为干岑君西这一行,白手起家的兄弟一共九个,年龄岁数相差不大,他生日月份小一些,所以排行老七。

    周心悦把耳朵竖起来,身体绷得很紧,岑君西觉得饶有兴趣,他弹了弹烟灰,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回公司。”

    她像个封口没扎牢的气球,鼓鼓的气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立刻松懈了一半。岑君西一手勾过她的脖颈,又像亲昵又像惩罚,一口烟雾喷在她脸上:“别放松的这么早,我又没说你可以先离开,在哪儿办事不是一样?”

    烟雾呛得她想咳嗽,皱着眉头强忍下去,带着一丝挖苦,半真半假的搡开他:“刚才还说付不起了。”

    岑君西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地乐起来:“哦?我哭穷嘛。等下你主动点,钱不就来了?”

    周心悦抱着胳膊冷冷的坐在那儿,不说话。

    主动?讨好他的事她以前干过,可他最不能忍受女人的笨拙,她那点可怜的经验每每都被他的冷若冰霜付之东流,到最后他一应付她那点浅薄的皮毛功夫就会嫌烦,冷冷的罩着一层戾气,从牙缝里面挤出三个字:“滚远点。”

    她够笨了,再主动去谄媚他,等于找死。

    她不想死,她还有爹没人照顾,有儿子需要保护,她不觉得岑君西有那个善心,等她死了可以替她照顾爹保护儿,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温柔一点,打起百分百的神来应对他。

Chapter 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