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9

何夕 Chapter 9


    周心悦一直没有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半夜,直到快天亮了才睡着一些,结果梦里也是飘忽不定,总是记挂着什么事情似的。后来她干脆起来洗了个澡,披着湿淋淋的头发下楼的时候,把正在打扫客厅的阿姨吓了一跳:“哟!这怎么跟丢了魂似的?”

    父亲工作一直很忙,母亲去世了以后,她就觉得这个家不成家了,所幸父亲坚决不再婚,经过人介绍,给她找了一个保姆。保姆姓宋,是个进城务工的农家妇女,在她家干了十几年,对周心悦当真是相依为命,亲闺女一般的照料。

    她见不得周心悦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想法子哄她,问她想吃什么,又给她说笑话听,哄来哄去的,最后周心悦突然说:“宋阿姨,你教我做一碗米线吧,我想去看个病号。”

    宋阿姨以为她指的是沈静北,于是说:“这孩子,人家家的厨师什么做不出来,我这点手艺再教了你,别让人家妈妈瞧不上。”她说完这句话又想了想,很快笑了,亲昵的在她脖颈子上轻轻的戳了一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现在都是大好青年,老大不小了,心意这点东西大厨到做不来。”

    她一心急着下厨房,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攀了宋阿姨的手,哼哼唧唧的撒起娇来:“宋阿姨,你就快点教教我吧。”

    从小就是这样,她没有妈妈可以撒娇,爸爸又经常不在家,她撒娇都只能冲着宋阿姨。宋阿姨难得她这么大了还撒娇,也是愉悦,带她去厨房,就手把手的教她。她认真的学,围裙像模像样的系了,把家里所有的食材摆了一摊,俨如是个要翻妃嫔牌子的皇帝,先解冻了一只柴**,还用温水泡软了一匝米线,洗净抹干了锅碗瓢盆,开始煲汤。

    整只**焯水,去了杂质,再放姜片香叶,又放红枣和枸杞,盖严实盖子用清水炖。一只**飘着鲜香气,整整炖了两个小时才是好,拿勺子一点点的把油撇干净,盛到锅里煮米线,最后都煮好了才把豆皮和青菜放进去滚了滚,又把紫菜和胡椒垫在保温桶底,这才连汤带面的装进保温桶,还不忘撒了一点哄香的芝麻。她站在镜子前照了照,脸上又干又暗,只好涂了一点面霜,才提着保温桶离开。

    打车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是午饭点,门诊输的人稀稀落落的,她进来之前还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去吃饭了?结果一转身就在一排座椅上看到了他们,好几个人,看样子像是来给岑君西送饭的,也在那儿坐着吃盒饭。

    欧立宁刚吃上,嘴里塞得满,远远看着她走过来,难为他一边嚼饭一边嚷嚷:“嗬,谁把嫂子叫来的?嫂子来了啊!”

    岑君西还在输,脸色简直是苍白,倚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忽然听到欧立宁说这句话,就睁开眼,抿起嘴唇冲她笑。

    周心悦见他还没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走进一点,就听一群人喊她:“嫂子!”她都快习惯了,虽然无语也不再解释,反而把保温桶递上去,大大方方的问他:“还没吃吧?”

    他笑了一下接过去,“这是什么啊?”

    她说:“米线,我煮了点米线,没吃的话趁热吃。”

    岑君西还没说什么,偏欧立宁故意起哄:“吃完了没有,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快闪,别妨碍嫂子给咱哥喂饭!”

    一群人哈哈的乐,一边收拾一边哄笑,岑君西把刚拿起来的筷子就投过去了,嗖嗖的如同两只箭,欧立宁也没耽搁,伸手一捞,很娴熟的把筷子抓在手里。他笑嘻嘻的理出筷子头,扒拉着饭盒里的片往嘴里填,口里还啧啧不停:“哟,筷子都不要啦?待会怎么吃啊?”他眼皮色迷迷的翻上翻下,然后把嘴孥得高高的:“这吃法难度有点高啊七哥,要努力!”

    旁边一群挨千刀的笑得就差打滚,但岑君西就没心情开玩笑了,他一手捧着保温桶,另一只手还粘着输的胶布条,微微蹙起眉头,“还有完没完?”

    “有完有完,咱这就给你们腾地方。”欧立宁笑嘻嘻的,总算是收敛了一点,一帮人也都正经起来轰轰的往外走,最后欧立宁也走了,还贼心不死回过头来做了个接吻的手势:“嘿,嫂子,那个,你们慢吃啊!”

    周心悦抽了抽嘴角,岑君西头痛的抚额,最后他俩两两相看。

    一群人胡说八道的时候周心悦到还觉得无所谓了,可一余下她和岑君西大眼瞪小眼,实在觉得气压逼人,只好替他把保温桶扭开,“呃,吃饭吧,不烫了,都怪他们。”

    他附和点头:“嗯嗯,都怪他们。”好像欧立宁的玩笑真开了那么长久似的。

    其实米线温度还很高,冒着热腾腾的气,医院里既没桌子也没碗,他就用打针的手捧着,另一只手握着筷子呼噜噜的吃。

    真的是很好吃,米线很滑,**汤很鲜,豆皮嚼在嘴里也是特别的香软。他从来没吃过这样美味的米线,只觉得很好吃。

    他几乎吃得狼吞虎咽,最后连汤都不放过,用手捧着保温桶,喝一口,再喝一口。周心悦看着,觉得他可怜,就像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一样。

    她尝试着问他:“我第一次做,好吃不好吃?”

    他还捧着保温桶在喝,底都朝天了,终于喝完,靠在椅子上感慨:“真好吃,太好吃了,我本来吃什么都没胃口,这下就差把桶一起吃了。”

    她觉得心酸,伸手拍拍他:“有机会我还给你做。”

    他笑,因为吃得热,苍白的脸上都挂了细密的汗珠,她又掏出纸巾来给他。

    那么一方带着她体温的纸巾,似乎还沾染着她的香气,并不是香水香,而是淡淡的少女甜,一如她带给他所有的感触。真是奢侈。他接过去只是这样想。真是奢侈,奢侈到他攒在手里舍不得用。

    她抬头看看他还有半瓶子药水没有输完,把保温桶收了又坐回他身边,告诉他:“我等你输完这个吊瓶就走。”

    岑君西说:“好。”他又拖过来一旁的报纸,问她:“你要不要看报纸?”

    “唉……”她也觉得无聊,只好点头:“好。”

    结果岑君西还很体贴的把娱乐八卦版抽出来给她,自己埋在财经版里,十分老实的看报。

    看报纸的时光也百无聊赖,八卦也就那么点事,她又基本漠不关心,两个人并排把头埋在那里,除了岑君西偶尔还抖动一下报纸,她和他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医院里暖和,又是过了午后,有些病号支持不住,干脆在椅子上躺了,输大厅渐渐安静下来,她一晚没睡的困意越来越浓,最后实在支持不住,眼睛一合就歪倒了。

    她意识是迷糊的,睡着了以后有点冷,本能的向着温暖的地方依偎,那团温暖一开始轻轻地将她推开,她坚持到底百折不挠,又重新依偎过去,终于没有再被推开,只是过了一会儿,那团温暖反而抱住了她,慢吞吞的,轻手轻脚的,像是不久之前的一个晚上,空气里带着她并不熟悉的烟草香气。

    太困了,实在是太困了,她睡得好好的,只是忽然梦到踩漏了一节楼梯,狠狠瞪了一下腿,猛地抬头,正好撞到岑君西的下巴上。“咚”的一声,她又倒下去,瞬时清醒,捂着额头痛的快要哭出声来。

    岑君西显然也被撞懵了,她还躺在他腿上,而他仰着脖子,紧紧笼着好看的眉头,一副鼻血长流的样子。

    她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挣扎着爬起来,歉意的问他:“你没事吧?”

    他没吭声也不动,周心悦这才发现他那瓶药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输完了,幸好输管里有安全装置,还存着一部分体。她不经意触碰到她的额头,才发现他发着烧,浑身烫滚滚的,吓得她直吸气:“……喂?……岑君西?岑君西!”

    他有了一点反应,惺忪迷茫的睁开眼看她,动了动嘴唇:“我好像有点烧……”

    她心急:“你不是有点烧,你是很烧!”她看看不远处的门诊室,问他:“你还能不能走?”

    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顿了一顿才回答她:“能。”

    其实是逞强,他才站起来手就捂在肚子上,然后试着走了两步,咕咚一声,双目紧闭,软软的卧在地上,彻底晕过去了。

    她打了一个寒噤,求助周围,有好心人帮她叫了护士,她蹲下去想要搀扶他起来。

    已经有医生和护士朝这边跑,他们推开周心悦,围着他,做最紧急的处理,把他唤得半醒,又用推床推着送进了观察室。

    她在一旁焦急的站着,岑君西神智还不清醒,已经被解开衣扣,袒露着襟躺在那儿。这样看上去他很瘦,没什么,两边的肋骨倒像肋排,一条一条的骨节清明,她只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父亲意外的男人露着襟,她看了一眼就觉得莫名的不舒服,想别开头去,奈何他右腹上贴了一方纱布,白得扎眼,吸引了她所有的目光。

    医生做完了检查,摘掉半边口罩问她:“你是他家属?”

    她只得摇头,回答医生:“朋友。”

    “尽快通知他家属来吧,刀口已经感染的很严重了,他需要住院。”

    家属?刀口?感染?住院?

    她有点着急,他的家属,沈静北一家吗?她要去找倒也方便,只是他这边醒了,找不到人又跑了怎么办?欧立宁吗?那群人看着很不可靠的样子,再说,医生说了是要家属啊?

    她迟疑着,犹犹豫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突然动了一下,清疏的睫毛微微抖着,看上去就要醒过来。她总算松了一口气,上去小声唤他:“岑君西,岑君西?”

    他慢慢睁开了眼,目光都是迷茫的,她趁机俯下身问他:“医生说你伤口感染了,要通知家属,你在这儿等我回来,可以吗?”

    他晕晕乎乎的,闭了闭眼又睁开,然后开始掏口袋。

    是钱夹,他掏出来就没力气扔给她了,如同呢喃一样的说了一串话,断断续续的,“卡,密码,XXXXXX……我没家……”

Chapter 9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