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12

何夕 Chapter 12


    岑君西很晚才从会议室出来,神色疲弊,眼圈下有暗淡的影,他走过来端起她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皱着眉头阁下杯子又走了。如今房地产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即便是西林置地在整个登州首屈一指,岑君西也不得不花大把的心思在公司运作上。昨天还从报纸上看到他们公司参与旧城改造,又在黄金带的CBD圈了一块地,要打造品万象城,就连地跌站的灯牌都换成了他们的广告,铺天盖地的写着“一寸西林一寸金。”

    他一下飞机回来就马不停蹄,而她一个下午都在喝咖啡上网做设计,百无聊赖。黑天的时候给朱晓一打了一个电话,朱晓一在电话里面急的哇哇直叫:“还知道来电话!单子都下了好几张了,你在哪儿?!”

    周心悦只好告诉她岑君西回来了。

    电话里面立刻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听朱晓一死样活气的说:“自求多福,早死早超生,人间不丧天来丧。”最后警告她:“没死干净之前不要回来,我见不得血光。”

    周心悦气急败坏:“黑心肝烂肠子,不会聊天!”

    “会聊天有什么用,保得住小命才是真。”

    周心悦没好气的回答她:“我诅咒你看丢了店门,被贼扛了去,大BOSS那么抠,回头再用你的血来祭我,准保!”

    那家店是她的工作室,也可以说是岑君西九牛一毛的副业,因为从选址到出资,完完全全是他一个人的决定,难为他百忙之中还要按时来亲自查账,除了固定工资,她别想拿走一分一毫。

    工作室开在一幢中世纪天主教堂旁边,沿街都是些外文书店和一些设计师开的小店,还有她最喜欢的法式卷饼店,路过的行人不多,多是留过洋的情调小资,或者是刚刚做完弥散的虔诚教徒。

    他倒是替她选了一个这城市最安逸的角落,每天工作的时候,人事都在无声无息间信步流过,当真是设计师最需要的气息,安静又惬意。她每天负责开店关店,有时候创作首饰和设计衣服,有时候和朱晓一一起招呼来客。

    “小悦,”朱晓一在电话里面要迟疑上一会儿,才肯开口告诉她:“今天沈静北来过了。”

    她“哦”了一声,没有什么反应,反而开始跟朱晓一东拉西扯些有的没的:“我今天见到张宝茹了,她那的那个香水味道蛮不错的,你不是狗鼻子吗,等着帮我闻闻。我今天还吃了Leslie做的Flan炖蛋,那厨子手艺越来越好了,岑君西请他真没白花钱,改天你也过来尝尝,味道贼美了,还有甜酒咖啡,都放凉了,结果BOSS跟牛饮似的解决了,还有……”

    “小悦,”朱晓一迫不得已的打断她:“你要是真的很想他,我去求峥嵘,让他帮个忙,你俩带着孩子见个面吧。”

    “没有。”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她否认:“我没有想他啊,也没有想孩子。”

    朱晓一在电话里面叹了口气:“你是死鸭子嘴硬……”

    她在盥洗室里,切断了电话。

    偌大的盥洗室一面全是玻璃,吊着半面水晶大吊灯,被影子一反成了整个,简直富丽堂皇。她把手机放在汉白玉的水台上开始洗脸,一捧水捧到脸上,然后低着头,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微而又倔强:“我没有想他啊,也没有想孩子。”

    她站在那儿一直往脸上泼水,头发都湿了,衣袖都浸水了,可是不能不洗。她两只手捂着脸,水珠就从指缝里漏出来,咸咸的温温的,又落在洗手池里,被水流冲走了。

    她都不知道一直在那里洗了多久,直到电话响,她还以为是朱晓一打来的,结果不是,尹秘书在电话里面彬彬有礼的对她说话:“周小姐,岑先生在车里等您。”

    她急急忙忙抽了面巾纸揩脸,照了照镜子发现没法去见他,又搽了一点粉底霜,把红晕遮了差不多,这才匆匆往外走。已经有人为她按好直达电梯,她竭尽所能的快,稍慢一点都不可以。

    岑君西是天是地是太阳,她周心悦绝对没有那个胆量让他多等一秒。

    可即便这样赶,岑君西在车里还是等得不耐烦了,他把手里的打火机推开关上,再推开,再关上,一下一下,青蓝色的火苗被他捧在手里,笼罩出一团郁的光影,映着他侧颜,有一种审判似的生硬冷漠。

    周心悦踩着细高跟跑过来,踮着脚尖站都站不稳,弯腰对着车里面的人牵动嘴角,调整呼吸,努力的保持微笑:“晚上好。”

    作为回应,他“哒”的一声合上打火机的盖子,随手灭了火,搁到一旁的位子上。

    她规规矩矩的坐进来,坐到他的打火机旁边。

    车里的空调温度调得极高,这是岑君西的特点,他体温偏低,平时微微皱眉全身上下都会散发着无从躲避的戾气,简直迫人心神,她记得有一次浏览他们公司的员工BBS,有个帖子幸灾乐祸的点评谁是公司最苦逼的人,结论竟然是程浩和尹秘书躺枪,原因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见面迎刀枪,眉如剑,目如霜!”

    周心悦当时笑得不行,还偷偷用他办公室的电脑注册了个论坛账号,昵称叫“终极大BOSS”,频频在论坛现身,话说得模棱两可,一时搞得人心惶惶。

    她解开外套的一粒纽扣,倒真有点像小职员见了大老板似的,小心翼翼,主动跟他搭讪:“真暖和。”

    这样的主动示好他似乎很满意,伸出来一只手捞了她的头发把玩,“你这一下午都在干什么,嗯?”

    监控录像岑君西随时都能调出来,周心悦不敢骗他,于是老老实实的交待:“做设计。”

    他笑了似的哼了一声,随手抽出来一本账本拍在她腿上:“看看你这个月的进账,整个一烂摊,不挣钱也就算了,还真有你的,净让我往里面赔钱。”

    她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含糊道:“冬天,做首饰的人少,买得也不多。”

    他不耐烦的把账本丢到一边,“那你还做什么设计,嗯?不如回家陪我睡觉,算是给我省钱。”

    她有点恼:“当初还不是你让我去的,你明知道我笨,不会挣钱。”

    “要用对形容词,你不是笨,是蠢。”他嘴角的的弧度上扬,是真的笑了:“你说你怎么就不会学学你爸,多明呢,差点把我算计死。”

    周心悦发僵的手指一下一下机械的抠着座椅,抿着嘴巴不说话。

    岑君西眼尖:“你尽管把它抠破,那是真皮的,你把它抠破了我可没钱换新的。”他翘起腿懒洋洋的:“我一天到晚辛辛苦苦的挣点钱,不是给你烧,就是给你爸烧,我就是个油田,早晚也得被你们父女俩榨干了。”

    周心悦不再抠了,她把指甲扣入掌心,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平静:“你不配提我爸。”

    岑君西大惊小怪的“哟”了一声,“别介啊,你这么说我可要给你爸断医药费了啊。”他伸出微凉的手指勾着她的头发,一点一点缠多,过了一会儿才说:“哦,我都忘了,你不怕,你前夫还肯养呢,我最好是直接把他扔海里面去喂鱼。”

    周心悦冷淡:“你想把他送去喂鱼不是一天两天了,想扔就扔,别拿这个吓唬我。”

    岑君西笑了。这些年他一向少笑,几乎就不会笑,所以突然看到他笑得跟以前一样暖和的时候,周心悦有了一种错觉,觉得他的手还会一如既往的覆在她头上,然后揽她入怀。

    可是岑君西没有,他笑着笑着就笑出一身的冷厉,手指一使劲儿,大把攒住她的长发。

    周心悦知道岑君西一定会生气,她越是表现的不在乎,他就越是不高兴。她不高兴的时候也不愿意让他高兴,所以她偏不配合。

    岑君西冷不防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拉近,又狠狠的推撞到车门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这么大的动静,就连副驾驶座上的程浩都微微侧脸乜了一眼后座。

    周心悦的头磕在车窗玻璃上痛极了,不过她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示弱,只是抬手理了理扯乱的长发。

    他慢慢俯下身来,贴着她的脸颊冷笑:“周心悦,你个蠢货,别以为我不敢,你爸现在跟个死人没什么两样,全凭我那点钱吊着□□气,我就是指望他能醒过来看看你,看看他闺女现在在我手上是个什么样子。”

    车窗外疾驰的流光闪过她的瞳孔,她抬起手指点着他的口:“我也想让他醒过来,亲眼看着这儿,我怎么替他补一枪。”

    他震了一下,猛地发力掐住她,手指扳着她的下巴,冰凉浸骨,然后他突然吻住她的脖子,一口咬在最柔软的地方上狠狠地辗转吮吸。

    她痛的发出一声闷哼,反抗的捶打着他的双肩,可终究不能抵过他的力气,他直到留下一个通红的印记才停下,指尖修冷的游走过那个吻痕,笑得暧昧:“放心,那天我一定先给老爷子一个视觉大冲击。”

    周心悦羞愤的挥开他的手,坐直了身体整理衣服,司机和程浩冷着脸孔端坐在前似是不见。

Chapter 1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