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13

何夕 Chapter 13


    车子在高架路上跑了几圈,过了中环,又下了北三环,周心悦才发现路线不对,车是一路向北,本没在海湾入口的岔道拐弯,距离岑君西的别墅越来越远,倒像是要进山上去。

    岑君西看出她诧异,难得有兴趣告诉她:“带你到山里面认识几个朋友,回头你也好学着点。”

    她不觉得岑君西有那个闲情逸致介绍朋友给她认识,他那一帮都是些狐朋狗友,凑在一起没个正经。她只知道屿山上面有家知名会所,岑君西在那儿有自己的包间,里面吃喝玩乐洗浴按摩,一条龙服务,坐台的还有电影学院的学生,比天上人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单是他们哥几个,这城市生意场上的交际应酬,不少都是在这儿拿下的,至于那些没事被钱烧的公子哥,更是来这里销魂,很是自在快活。

    这是岑君西第一次带她上来,车子在盘山公路上甩了好几个急转弯,又穿了一个隧道,等到司机把车开过一处90度的路弯,这才逐渐显出一处廷式的酒店,远远看着好似皇家园林,沿路装饰了无数盏琉璃灯,灯火迤逦,像是一条玉带,把这夜色下所有的景观都齐齐穿成串照亮,富丽堂皇,华丽到奢靡,左右上下皆是琼楼玉宇。

    车子七拐八拐的在一个小道口处停下,自有门童上来接应。那门童显然受过专业培训,径直上来开岑君西的车门,恭敬敬的说:“请七哥下车。”

    周心悦头一回来这种地方,跟着岑君西下车步行。曲径蜿蜒,这么冷的天,这里的植被还都是绿意的,枝滥懔恕!

    岑君西不恼反笑,“七哥食言了,怎么着,交给你们发落?”

    “好好好!老规矩,‘蜻蜓点水’,一个都不能少!”

    “哎呀不行不行,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七哥!”

    “就是嘛,‘蜻蜓点水’才到哪里,七哥必须‘关公巡城’!”

    姑娘一人一句,七嘴八舌的只管乱说,倒有个美人下巴一偏周心悦,会说话的眼睛狡黠的闪着,特别妩媚的娇笑:“我说你们几个还有没有眼力见儿呀,没看今儿七哥带了七嫂来?”

    岑君西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周心悦,周心悦面色讪讪,他笑起来:“哟,这是谁吃醋了?眼睛怪尖的,过来给七哥亲一下。”

    美人叫甜甜,一群人起哄,她倒也大方,一瞥周心悦,又拿媚眼瞧了岑君西,莞尔一笑:“七哥要是怕回家跪遥控器,将来补上我可不介意的哦。”

    岑君西哈哈的乐:“谁敢让我跪遥控器去?倒是你们把人磨得骨头都酥了,让跪玻璃碴都心甘。”一群美女嘻嘻笑,他故意笑着睨了一眼身后的周心悦,捏了捏甜甜的脸蛋,声音庸庸散散:“放心,那是我家保姆,我带她来开开眼。”

    甜甜立刻接上话茬:“七哥家保姆都这么漂亮,怪不得把咱们都忘了,可是看不上眼了。”

    岑君西被她哄得舒坦,眼睛弯起来笑眯眯的:“这嘴巴又酸又甜的,让我尝尝到底什么味?”他大模大样的要吻甜甜的小嘴,眸中光却不经意的划过周心悦。

    周心悦紧抿着唇,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来,问甜甜:“咦,我怎么听到沈公子的声音了?”

    这大堂里的姑娘平日里应酬惯了,什么世面没见过?自然不会再追着岑君西讨赏,只是笑着搡他:“七哥耳朵什么长得?沈公子今儿早上刚回来,就在楼上雅间呢。”

    突然感觉某种熟悉的气息从不远处向自己包抄过来,周心悦站在那里,迟疑地看了一眼甜甜,而岑君西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眸光暧昧不明:“哦?原来是故人在。”

    其实岑君西倒也不是耳朵真长到此,他只不过下午就听说沈静北今晚在这里有应酬,刚才下车的时候又见着他那辆月光灰色欧陆。

    宾利4S店不过才落户登州,他那辆欧陆都已经买了两年了,据说是他回国时老爹沈嘉尚送给儿子的见面礼,全城月光灰色仅此这一辆,特别好认。不过沈静北倒是小心翼翼,敢开不敢领,一直推说是朋友的借来玩两天,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只是见车如见人。

    岑君西伸出食指轻摩挲着甜甜尖俏玲珑的鼻尖,认真说:“既然是沈公子在此么,我哪有不上去拜访的道理?”

    甜甜笑:“七哥没正经,偏爱讲不着边的笑话哄我们听,谁不知道沈公子和七哥是亲兄弟,沈公子还不得巴巴的管七哥叫哥?”

    “咦,嘴巴这么甜,不用尝也知道了,一准儿是刚刚吃过蜜糖了。”岑君西说着手搭在甜甜肩上,搂着她朝楼上走。

    甜甜喜气的依着他,手里捡了串葡萄塞进他嘴里,娇声提醒他:“四哥也在上面,凑了一圈人陪沈公子打牌呢。”

    岑君西冷笑一声:“我看四哥是闲的荒了,什么好兴致,陪他玩?”

    “才不是什么好兴致,我听说……”甜甜机警的四下看看,只有程浩和周心悦跟在后面。程浩是一贯的目光清冷默默向前,周心悦识趣的自动后退两阶。甜甜凑到他耳边碎碎的低语:“我听说四哥手底下的人犯了个不小的案子,在求沈公子帮个忙呢。”

    岑君西疑惑的把眼横了横,俯在她耳边窃窃询问:“犯了什么案子?”

    “小哥那天领着一群小姐在莎莎嗑药呢,结果冲进来一群便衣,当场给抓了。”

    “翻出来多少?”

    甜甜伸出来三手指头。

    岑君西冷笑一声:“是够枪毙的了,也就四哥那点软子还想着赎回来。”

    甜甜不再说话,攀着他的胳膊继续上楼。

    岑君西的心狠在道上是出了名,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回市局提了他身边一个犯命案的,拿来要挟他谈条件,见面才知道干这事的是沈嘉尚。那人好歹跟了岑君西三年,谁想到他二话不说,从后腰上了枪便把人一颗子弹放倒,然后把枪拍在桌上,枪口就对着沈嘉尚,留下句“别逼我喂了你小儿子”,扬长而去。

    这件事把沈嘉尚气了个不轻,低压都蹦到了三位数,沈公子更是衣不解带的在床前伺候了老爹两天两夜。不过这事之后再没人敢要挟岑君西,他手下的人也都清楚做事要规矩,如果哪天犯了案子也别指望七哥来救,还不如在后牙里装颗氰化钾,遇事就吞了好了。

    岑君西素来做事不留余地,至少在对待亲人上,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周心悦本来还在疑惑她为什么带她到这里来,此时已经明白了。她低头看着脚下绒毯,这里是楼梯转角,向上向下看,蓝色的瀑布倾泻而出,地毯表面的流畅纹理从楼梯的最顶端一路延伸下来,这样的观感让楼梯熠熠生辉,分外好看。她心思纷乱,见什么都有别样情感,禁不住叹了口气。

    她叹气原本声细如丝,可脖子感触到一阵冰凉,抬起头来才发现岑君西的手抵在她下巴上,扶了她的下颚让她往上看。

    地毯那头众星捧月般出来一群人,中间簇拥着气质卓越的沈静北,对上了他们,忽然停下脚步,微微垂下眼眸来看着她。

    澄明似水的一双桃花眼,仿佛倒映着整片地毯纹理,却又让这片蓝色在他那深邃眸底无声湮灭,这样低头凝望,里面竟似掠过百转千回。

    而岑君西微微眯起眼睛,嘴角一翘:“沈公子,沈县长,没想到我们早上才分手,现在又见面了。”

    沈静北从周心悦脸上收回了目光,笑得风浅云淡,只是眼底隐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锋利:“哥,带着心悦来这里玩,雅兴挺高。”

    岑君西笑得风气:“那是你嫂子。”

    “我儿子管她叫妈,你要我换个称号,也得先请示我儿子同不同意。”

    岑君西“哧”的一声冷笑:“你在我眼里都是灰孙子,何况你儿子。”

    沈静北也不恼,吐字清楚,带着一点轻微的儿化音:“那哥真是有能力,曾孙都有了,还有劲儿跑这儿来左拥右抱。”

    岑君西挑挑眉打量他身后的小姐,语气轻松:“哪里哪里,还是你比较能干,我像你这么低龄的时候,还没这么妻妾成群。”

    沈静北笑得风雅:“不一样,哥是年纪大了还玩逍遥,我是忙于公务盛情难却,哥比我好。”

    “是比你好。”岑君西紧接着跟上这句,又不紧不慢的在甜甜脸上拧了一记,回头看看周心悦,谑道:“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比你强多了。”


Chapter 1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