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14

何夕 Chapter 14


    沈静北唇角微扬:“我都忘了,哥是玩扫雷的高手,开的还都是大局,等赢了一眼望去,遍地小红旗。”

    岑君西觉得他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哈哈大笑,一直站在沈静北后面的姑娘见两个人总算有了间歇,急急忙忙笑着打圆场:“七哥,沈公子,管他红旗彩旗,对你们男人来说,还不是有旗就是胜利?”

    岑君西斜睨了一眼周心悦,目光冷峻:“我倒早没想明白这个道理。”

    周心悦早就知道这种地方的姑娘善于钻营,今日得见,一下子让她刮目相看,这些女孩身上不仅仅只有美丽和妖冶,倒真的有长袖善舞多财善贾的本事,怪不得把一群公子哥媚得五迷三道的。

    岑君西松了口,休战缓和问沈静北:“你这是要走?”

    沈静北也觉得该消停了,客客气气的点头说:“得走了。”

    才来就走,这种情况多半是请他办事的人目没达到,岑君西笑了一声:“咱们哥俩谈了半个月的生意也没空坐下来叙会儿旧,不如哥请你泡泡澡,洗洗尘,你看你被那地方整的,都快没法去见咱爸咱妈了。”

    沈静北看了一眼周心悦,笑了笑说:“哪敢让哥请,我倒是在这儿存了好酒,哥要是不嫌弃,品品去。”

    岑君西不置可否,倒是甜甜摇着他的手臂呢喃:“走嘛,七哥,在这儿站着,人家要无聊死了。”

    他这才笑了一下,问:“四哥走了没有?”

    跟在沈静北后面的业务专员殷勤的说:“四哥刚卡了台,还在包厢呢。”

    岑君西说:“直接去四哥那儿。”

    踩着地毯拐了两个弯就进了包厢,一群小姐围在牌桌前,一头坐着老四谢柏杨慢条斯理的甩出一张牌,小姐们一阵娇笑,他抬头才见着他们几个进来,“哟”了一声:“老七怎么也来了,还把沈公子又请回来了!”

    其他人立刻站起来问候:“七哥好!沈公子好!”

    岑君西挥了挥手往牌桌前悠然的一坐,倒像坐沙发似的派敞,把手臂搁在椅子背上,眯着眼冲老四笑:“这不听说你寂寞难耐,特地招呼人来陪你打牌。”

    老四但笑不语,只是赶紧招呼沈静北坐下,又招呼公主开酒水上果盘。

    岑君西下巴对着甜甜偏了偏:“三缺一,加上你,齐活了。”

    甜甜也不管刚刚知道周心悦的身份,两只手攀着岑君西的肩膀,下巴抵着他肩头,声音娇腻腻的发甜:“我才不跟你们玩,都跟人似的,卖我十个也不够。”

    老四一心急着输钱给沈静北,连忙说:“你输了算我头上。”

    岑君西抬手打住:“那哪儿成,那就无聊了,咱们不赌钱,换个别的。”

    陪坐的小姐里面有爱笑闹的,接口说:“赌香吻,谁输了谁献吻!”

    “哦?这个好。”岑君西没正经的笑了两声问:“那四哥输了怎么办?”

    “自然是女伴代罚喽!四哥快瞧瞧七哥心肝儿有多坏!”

    谢柏杨好气好笑的接口:“他不是心肝坏,我看他是急着想输牌了!”

    小姐们嗤嗤的笑,声音娇滴滴的发嗲,立即动手洗牌码牌。岑君西这才有满意的意思,正好公主把烤好的雪茄捧上来,他吸一口,缓缓喷出一片云雾缭绕,隔空对周心悦勾了勾手。

    周心悦蹙眉走过去,岑君西把大腿斜喇喇的撇出来,用雪茄指指:“坐。”

    周心悦恨死岑君西这幅表情了,她鞋跟太高,走过去的时候甚至腿都是绷直的,一步一步僵过去,此刻也像不会打弯了一样,不坐就是不坐。

    牌已洗好了,码成墙排在各自门前,可岑君西抬头看着周心悦,偏偏不开。

    谢柏杨给一旁的程浩递了个颜色,程浩在岑君西旁边安了吧台椅,把周心悦强行按下去。

    岑君西冷笑了一声,开始掷骰子。其实他和谢柏杨都是牌局上的高手,也不知道诚心的还是怎么着,偏偏今天没有正路子,谢柏杨打什么,他就跟着打出去,两圈下来谢柏杨输惨了,一旁看牌的小姐全都眼笑眉飞,不停的往唇上涂烈焰口红,把沈静北脸上亲得横七竖八全是唇印。

    沈静北也不恼也不推辞,一张打一张,表情平静,赢了更平静,香吻送来就照单全收。难得有人在一群莺莺燕燕里面坐着,把西装革履穿得洒脱风流,却有着跟暧昧毫不沾边的器宇轩昂。

    岑君西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有小姐递上毛巾,他擦了把手说:“最后一局。”

    甜甜看看周心悦又看看他,眼波欲流:“急什么呀,七嫂就在这儿呢,又没人催你,还怕你被我们抢了去?”

    岑君西对这揶揄毫不在意,反笑:“我是怕他被别人抢了去。”他看看周心悦,只管在她脸上微微拧了一把。

    周心悦依然冷面如霜。

    岑君西又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可那张脸是僵的,不会笑,也没有表情,只是坐着不说话。

    岑君西微微一侧,偏过身来从正面的斜下方看她,他倒是很少做这样的动作,就像以前替她带坠子,带完了要仔细打量配不配她似的,然后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拽进自己怀里。他动作亲狎的放荡,目光却一片暗沉,冷笑了一声,低头吻住她。

    他口里有烤榛子和苦杏仁的干果味道,她知道那是醇化雪茄的芳香成分,而有什么东西在她唇上游走,是他的舌头,一点一点想要撬开她的唇。

    她反应过来就开始挣扎,两只手抵着他的口,头拼命的向后仰,他很快就嫌她不老实,将她的胳膊麻花一样的扭起来,强势的吻,一路吻下去。

    她躲得太奋力,他吻得很辛苦,呼吸都觉得受到阻碍,最后索腾出一只手来三两下解开衬衣上面的纽扣。

    她没有办法阻止他,可是很痛,他把她的双手拧得很痛,她想要出声,可一张开口他的舌头就席卷进来,那样烫,把她都要烫熟了,她在麻木之前闭着眼睛咬下去。

    他吃痛,却没松开手,反而开始更加疯狂地侵犯她,她只有以咬还击,切齿的撕咬着他的唇,血腥味顷刻充斥了呼吸。她狼狈的挣扎,从椅子上都落到了地下,最后他终于把她放开了,舔了舔口腔内壁的伤,往烟灰缸里啐了一口血。

    那些小姐们哪见过这种阵仗,吓傻了似的只管立在那儿看,倒是程浩上前递了一杯水给岑君西漱口,又拿了一纸空杯让他把血水吐在里面,这才上去搀扶周心悦起来。

    岑君西整整漱了两口水,嘴里还有一丝丝血腥味,他只好往纸巾上吐,一边吐一边朝周心悦走,最后站住,用手在她面颊上抵了抵,下巴一偏,语气轻描淡写:“输牌就有个输牌的样子,去,替我去亲亲沈公子。”

    本来依着着岑君西平时对沈静北的态度,没人敢起哄让他愿赌服输,可没想到他今天就是呕着口气来的,诚心要让人难堪。

    沈静北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他离开牌牌桌在沙发上坐下来,小姐抽了一张湿巾在一旁给他擦脸上的口红印,擦了两下被他接过去自己擦,小姐对着自己的脸指指点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等他擦干净了,这才冷静下来说:“算了哥,咱们玩玩牌而已,你别为难心悦。”

    岑君西没搭理他,转过头去又撇了一下嘴角,看看纸巾里的血迹又看看看周心悦。

    她也在看着他,下嘴唇已经被咬得发白,眼神似一把双刀,仿佛能在他身上戳出两个窟窿来。而岑君西看她则是笑意愈来愈深,像是一枝罂粟,妖冶毒恶,一寸一寸的侵蚀入骨。他笑着问:“怎么还不过去?”

    周心悦停顿了一会儿,突然松了一口银牙,唇角微微的往上挑,竟然勾出一个恨意了然的笑来:“七哥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呗?”她大大方方的走到沙发前,水葱样的手指捧住沈静北的嘴唇,吧唧一声,软绵绵的烙下一个吻印,她也不急着收回,一直缠缠绵绵的吻到耳才抬起来。

    沈静北被她吻过的地方直发麻,耳边也是嗡嗡的在响,隔得太近,她的面目模模糊糊看不清。

    他记得还是刚搬家住到她隔壁的时候,有一天,他放学回来,司机打开门,她从门后面冒出来,大大方方的瞅了他,毫不吝啬的对他给予表扬:“你是小北哥哥吧,长得好漂亮!”

    他没见过夸他漂亮的女孩,抄着口袋一愣,她却像只被主人宠惯了的猫咪,已经嘟起□□自动送上来了。

    大好的艳阳微风,桃花的落英高蹈,她的唇就像桃花瓣一样的粉红、小巧,绵绵的印在脸上叫他说不出来话,只是站着。

    她亲完了便咯咯的一笑,一张脸上写满阳光,叫他:“小北哥哥!”

    他一直记得,记得落在她发间的桃花,记得那软绵绵的吻,记得那张活泼的笑脸,阳光洒下来,却明媚不及她分毫。

    周心悦勾引一样的掰过他的另一面脸又要吻,他突然扶住她,指尖发烫,拉过她的手,认真的说:“别闹了。”

    岑君西笑了,他在沙发另一头坐下,伸出拇指,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对着他俩做了一个赞赏的手势,然后伸手对她招了招。

    周心悦这才离开沈静北,岑君西就拽着她的胳膊一扯,顺势抱在自己大腿上。

    他伸出一只手摩挲着她喉咙上的那块红痕,那是他来之前在她身上种下的。他虽然笑着,冷意却在眼眸里蔓延,寒气逼人:“亲完了?”

    “嗯,亲完了。”周心悦抬手在他脸上那个若有若无的梨涡上戳戳,笑着问:“七哥高兴不高兴?”

    “高兴,可高兴了。”岑君西掂了掂腿,像抱了娃娃一样的晃了晃她,继续说:“你平常日老掉着一张脸给我看,这会子怎么知道笑啦?就是么,卖笑卖笑,你卖个笑哄我高兴也哄得沈公子高兴,我这俩钱才花得不冤枉,对不对?”

Chapter 1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