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16

何夕 Chapter 16


    包厢的电视墙闪着忽明忽暗的光,他的侧颜映在墙壁的金属百叶上,折出一沓光影,跟有好多人齐刷刷的坐在那里似的。她偏头看他,还是那一头松软的短发,在光影下泛着幽幽的青蓝色。

    她终于说:“我得走了。”

    他隔了片刻才开口:“他同意咱们见面。”

    她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也没有要离开,他把手松了。

    其实这些年,重逢的情景他也想过不知道多少次,也知道早晚会见到她,只是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心里恍恍然着。

    他兀自失了一会儿神,再回来看她的时候,足够从容到唇角的弧度刚刚好:“心悦,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她也渐渐从手脚冰凉缓和了回来,笑着说:“我挺好的。”想了一想又接着说:“我很好。”

    他都看得出她不好,是真的瘦了,小时候脸上一直是婴儿肥,胖嘟嘟的最是讨喜的样子,后来少女的时候就苗条起来,远远看着亭亭玉立的,但的确没有像现在这样瘦过,倒叫他觉得眼前坐着的人不是她似的。他主动跟她说:“孩子很好。你刚走的时候整天缠着我要妈妈,现在我也不在他身边了,今天去爸妈那里看,乖多了,不怎么提你了。”

    她眼睛里燃起一点光彩,黑晶晶的雪亮,急忙问他:“是不是长高了?”

    “我拿给你看看。”他从口袋里出手机,翻了儿子的照片给她看。

    小小一方屏幕,里面的男孩子人小鬼大的模样,她激动地不断摩挲屏幕,就像抚到孩子一样。她走的时候他还那样小小的一点,现在也能跑能跳了。这几年为了躲避岑君西的怒怨,再强烈的思念她都忍了下来,一直没跟他们父子两个联系过,日日思夜夜想,只有她自己知道。今天见了照片,眼睛里一阵刺痛,眼泪很快就落下来。

    沈静北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尝试着安慰她:“过些天找个机会带给你见见。”

    她没接那方手帕,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撇撇眼泪,把手机还给他:“别,他看我看得紧,还是别见了。”

    他也不坚持,收了手机又坐在那儿,四周又无声的沉默起来。

    跟电视上那些重逢故事完全不一样,他们坐的近却像是隔了很远,说不上来是什么味儿。离开布鲁塞尔回国的这段日子是她最苦涩的岁月,她曾经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决心度过去,总以为再见到他的时候就是胜利的时候,就可以什么也不想的跟他走——可是有什么好像不对了。她突然无限可悲的想起张爱玲的《十八春》,想起那句话来,我们回不去了。

    他看着她,努力地维持风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现在既然被迫在我哥手上,他那个人,你又何苦来要惹,顺着他的话做吧。”

    她并没有接话。她也曾经逆来顺受过,每天接受岑君西的各种要求,只想着他报复够了就放了她,然后永永远远的离开。那时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怎么能像现在,一切不可逆,一切回不去。她平静的问他:“我想要一瓶安眠药,100片,你能帮我搞到吗?”

    沈静北皱了皱眉,问她:“你要那个干什么?”

    “自杀,或者杀了他。”

    “开玩笑。”他的笑容含而不露:“我认识的周心悦不是这样的人,我对她有十足的信心。”他俯身取了两吸管□□果汁杯里,很温和的问她:“需要吗?”

    她摇了摇头,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让她无力。他俩读高中的时候,学校门口卖的早餐豆浆很好喝,她每天都会买一袋豆浆,然后取两吸管去上学。

    一塑料袋豆浆,长长的,她从老板手里接过来的时候永远要系个死结,而且永远无视沈静北的叮嘱,天天照旧是豆浆一拎,死疙瘩一打。可怜了沈静北只好每天负责然处理,她则在一旁一边盘算着怎么喝到更多的豆浆,一边贱贱的看他费劲解死结的样子。他解开以后就长舒一口气,无限唏嘘的跟她说:“心悦,你真笨啊,将来准保没人敢娶你。”

    那时候他们分坐两张桌子,中间用一支笔横住挂了豆浆袋子,他俩一边一个,了吸管喝豆浆,他吸豆浆的时候总是抿着嘴唇,两颊上现着若有若无的小酒窝。

    高中有年轻有勇气,就是那句话,初生的牛犊不怕虎。所以黄昏的时候在天台上追打,下了晚自习在草地上数星星,栀子花开了他爬树给她摘花,她家招了蜜蜂他带她去捅马蜂窝……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最大的烦恼不过是红笔批的试卷单,还不知道什么是命运的不可抗因素,所有人都把脚下的路踩得吱吱作响,恨不得拼命叩响命运的柴扉。

    那时候真是天真,青梅和竹马还没走到一起,解豆浆袋子的人就变成了岑君西。

    往事伤人心,她无力回望,毕竟回不去了,只得凭着那份熟悉的感觉靠近杯子,却是把那吸管拿了出来,搁在桌子上。

    吸管还滴答着水滴,她却说:“对不起,我要走了。”

    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沉默着,等她都走了很久了,他才掏出打火机来“咔嚓”一声打开,却按着不放,隔着打火机上升腾起来的火苗看那只小酒桶,看了好久才忽的灭了,起身向外走。

    他径直去停车场,把车往回开。七档手自一体的跑车,加速时间还不到5秒,可他却开得极慢。车子行驶在路上,有一个路口是绿灯,倒计时显示还剩6秒,他却把车停下来,身后传来不满的按喇叭声,旁边忽忽的超过去两辆出租车。

    他转头向一旁看。深冬,街上的小店走出来一家三口,都呵着雾气,做爸爸的那个要抱着孩子走,做妈妈却蹲下去给孩子戴严了帽子,然后命令孩子自己迈步。小孩子自己走路的快乐不可比拟,踢着像正步一样的小碎步往前跑,颠颠的,像是随时能磕倒似的,走了两步就回头看看爸爸妈妈,妈妈挽着爸爸的手鼓励他,孩子咯咯地笑。

    他看的恍惚,也许是盯着看的时间太久了,他眨眼的时候眼睛都又酸又涩,像迷了一点灰尘,刺痒的难受。

    路边值夜岗的交警上来敲敲他的车窗,大声叫他“同志”,指了指信号灯,他这才发觉早就又变回了绿灯,幸亏不是高峰时段,后面没有排队的车催他,都不知道走神了。他把车窗打开跟警察道了声谢,踩了油门继续开,冷风呼呼的一直灌进来,吹得他头很冷也清醒,转了几个弯,开过这城市最繁华的市中心,才到了家里的小区。

    门口站岗的勤务兵看到他的车就行了一个军礼,跑步上前给他打开遥控道闸,他一直开进自家花园的停车库,邵颖听到声音抱着沈子涵跑出来,蹲在台阶上挥着涵涵的小胳膊,跟他打招呼:“涵涵看谁回来了?”

    早上他回家的时候涵涵被送去上幼儿园了,这会儿穿着浅粉色的睡衣,被邵颖推着往前,见着他反而往怀里拱,活脱脱像是个包子。

    他弯下腰上前把涵涵接过来,抱在怀里掂了掂,冲邵颖叫了声“妈”,又笑着说笑:“天这么冷,你还带着孩子出来,快进屋去。”

    邵颖也不答话走回屋,沈嘉尚正靠在按摩椅上看报纸,年轻的时候近视,现在老了看报倒要摘掉眼镜了,见着儿子回来又把眼镜戴上,开始泡茶,“回来了?”

    他又叫了声“爸”,弯腰把涵涵放到了玩具木马上,摇着马头逗他:“谁回来了?”

    涵涵在小木马上摇得开心,呼呼的小手扭着把手,咯咯地笑,倒有点不好意思的冲他叫了一声:“爸爸。”

    这一声“爸爸”把他叫的开心,又把儿子抱起来顶在头顶上挠痒痒,涵涵一边大笑一边往他整洁的西服上添脚印。

    邵颖数落他:“一见这儿子就没个正经!”

    他反而得意的问涵涵:“想不想爸爸?”

    小孩子一旦和旧相识新热闹过,就很快没有了隔阂期,涵涵这回很流利的回答他:“想!涵涵很想爸爸!”

    他炫耀的看向母亲:“儿子,这可是亲儿子!”

    沈嘉尚也笑:“我早就跟你说过,自己的儿子自己个儿疼,你还偏不信。”他往公道杯里倾茶水,招呼他:“小北,这是汉中新送上来的午子仙毫,过来尝尝。”

    “尝什么尝,这么晚了有几个还招呼儿子喝茶的,就你打小惯着他,他喜欢什么你就往上给!”邵颖挺生气,看着沈静北更心疼:“都瘦成个猴子了,也不晓得多吃点,好不容易回来趟,又只管往外面跑,跟你一个德行,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哪来的那么多应酬。”

    沈嘉尚不以为然,把小小一杯漆了釉的茶盏递给儿子,说:“跟我一个德行好啊,属驴的,踏实能干。”

    沈静北一手扶着在正头发上拔草的沈子涵,一手接过父亲的茶盏冲他挤挤眼,一仰脖喝了。茶汤新亮,味道也格外的馥郁,忍不住撺掇父亲:“好茶,再来一碗,等我走给我点装着。”

    沈嘉尚一脸好说的表情,邵颖冷着脸催他:“累了一天了,赶紧抱着你儿子上去睡觉。”

    他小心翼翼的赔笑,又接过沈嘉尚的茶盏□□的喝了一杯,然后跟父母道别,把儿子卷成一团横抱在怀里,三步并两步的往楼上跑,那架势倒真像抱了一个硕大无朋的包子,急着抱回窝里分享似的。

    沈嘉尚慢条斯理的吹着一盏茶,邵颖从他身边走过,目不斜视,却说:“你也少喝。”然后端着胳膊也上楼去,留他一个人继续看报。

Chapter 1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