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22

何夕 Chapter 22


    他手心里有一颗珠子,红酒一样的血色,晶莹剔透,看着绝非凡品,他说:“这是血珀,我妈生我的时候早产,所以我小时候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的要住院打针,有了小北以后家里人都不怎么管我,有一次生了一场大病,真的不行了,估计我妈都看不下去了,就托人从云南给我求了这颗珠子。这是最纯正的血珀,可以辟邪保平安。”

    他不知道又从哪里变出红丝线,把珠子穿了,给她戴到脖子上,又上上下下打量她:“我只有这一样东西可以送你,你一定要收下。”

    收到这样一份贵重的礼物,她却难受的想哭,眼泪汪汪的,他连忙给她擦眼泪:“大过年的,别哭别哭。”

    她抽抽嗒嗒:“我没哭,就是你送我这么好的东西,我没有东西可以送你。”

    她鼻子尖是红的,他忍不住弯起食指刮了她鼻子一下,笑她:“傻妮,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

    她都不知道送过他什么,他已经推着她往卫生间去了:“快去洗脸!待会叔叔下来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他们一起吃早饭,每人一碗皮蛋瘦粥,上面撒了香葱和香菜,出奇的软糯鲜香,真是好吃,连周洪山都忍不住打趣:“我们家心悦以后,有口福了!”

    她嘟起嘴吧撒娇:“爸爸!”

    周洪山哈哈大笑,他也微笑:“能遇到她,是我有这个好福气。”

    她听了亦是喜滋滋的。

    敲门声响了,不知道谁家这样早来拜年,他搁下筷子去开门。老式的别墅,大院保安又严,本没安可视门铃,岑君西就那样打开门,后一秒种却在开门的那一刻顿住了。

    她一下子就明白意识到,是沈静北,这样早,来拜年只有可能是沈静北和他爸爸。

    对方显然也没有想到开门的会是岑君西,也愣住了,隔了片刻还是沈嘉尚先开口:“小西?你怎么会在这儿?”

    岑君西不说话,周洪山迎上来,呵呵的笑着:“哎呀老沈,过年好!”

    沈嘉尚也笑:“老周,过年好过年好!”

    沈静北穿着手工西服,得体的贴丝合缝,也微微笑着:“周叔叔过年好,心悦过年好。”

    周洪山拍拍岑君西,介绍给他们:“这是小岑,我们心悦处得男朋友。”

    沈嘉尚也笑着伸手拍拍岑君西:“我倒有好几年没看着小西了,我那会儿肾不好他去看我,到现在,两年多了吧?”

    周洪山诧异:“你们认识?”

    沈嘉尚大笑:“老周,我们岂止是认识,这是我另一个儿子啊!”

    尴尬,真是尴尬,周心悦也觉得气氛就要不对了,拖了岑君西就往楼上蹿,强迫他待在她的闺房。

    她的房间里摆满了公仔和布偶,他不是没见过,可她拉着他不停的讲,讲这个讲那个:“这个是樱桃小丸子,你认不认识?不知道啊?这么有名的卡通人物你都不知道啊?这个是HelloKitty知不知道?我最喜欢这个了!也不知道?!这个呢,这个总知道的吧?!”

    他终于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回答她:“好像叫流川枫吧……”

    “宾果!你终于答对了!”她兴奋地拍手,然后去拉他:“你觉不觉的你转书的时候最像他?”

    他没有回答她,她去拉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冰凉冰凉。他的心事,不是她乱讲玩偶就能分散的。

    她忍不住宽他的心:“你别担心了,他们大人拜年嘛,问候问候,客套几句,就走了。”

    他只是笑笑,她都觉得他是在敷衍。

    沈家父子确实坐了坐就离开了,她和岑君西从楼上下来,他主动去收拾桌上的碗筷,周洪山却说:“小岑,你既然是老沈的儿子,就和小北一样,算是我半个儿子,别收拾了,过来坐吧,我有话跟你说。”

    她不安,这么多年和父亲的独处,她知道,父亲越是严肃认真,越是有了质疑。

    果然,气氛完全变了,岑君西并不敢坐,父亲扫了他一眼,问他:“为什么昨天不告诉我,你是老沈的儿子?”

    “对不起叔叔,”他说得极慢,似乎每一个字都在斟酌:“我不是有意要骗您,而是从小离家在外,以为……”

    周洪山已经抬手打断他的话了,他看着岑君西,周心悦觉得父亲的目光像是在审一个犯人,比刚才的严肃认真还要多上凌厉,这种凌厉是他职业所特别具有的,三招之内没有人可以招架:“我听心悦说你是她同学,既然也算是个大学生,应当知道百善孝为先,为什么昨晚没有去问候你的父母?”

    周心悦知道父亲又犯了职业病,连忙上去攀着岑君西的胳膊,跟父亲解释:“爸,昨晚不是玩的太高兴了吗,他要去的,是我拦着他。”

    周洪山端起的茶杯又放下,不轻不重的一声,瞥了一眼她攀他的手:“心悦,你一个女孩子,别太不像个样子。”

    岑君西站着,把她的手拉下来,却紧紧握在手里,说不出一句话。

    果然三招之内无人可以招架,她感觉得到他在发抖,很轻很轻的颤,把她握得那样紧,都生疼。

    周洪山又端起杯子啜了一口茶,问他:“你坐过牢?”

    他豁然抬起头,眼神里是惶急,她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溃不成军,几乎是哀恳的解释:“是替别人顶罪……”

    这不是周洪山要的答案,他厉声问他:“你做没坐过牢?”

    他看着她的父亲,说不出一句话。

    周心悦无法忘记岑君西的那个眼神,一瞬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如同等待临死前最后一次宣判。而父亲毫不犹豫的落下最后一刀,又短又快,痛意直逼,笑了一声说:“这就对了。”

    岑君西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松开了她的手。

    他刚才攥她那样紧,现在突然松了,让她手腕闪了一下似的,空牢牢的难受,而他只是低着头说:“叔叔,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对得起自己就行。”周洪山拿出来一个红包,放到桌上:“每年小北来我家拜年,我都给他发一个红包,今年没想到多了一个你,我就又准备了一个。明年你要是还记得我来给我拜年,我还发。”

    “谢谢周叔叔。”他虽然这样说,却压没有去碰那个红包,“这个钱我不能要。”

    “嫌少?”

    “不是。”他声音里都带了一轻微的颤抖,隔了片刻才说:“是我没那个福气。”

    那天岑君西告别的时候站在门前,他回头看了看周洪山想说什么,却终究只是轻声说:“叔叔,我走了。”

    周心悦觉得难过,父亲不喜欢他,甚至对他那一段不光彩的过去充满了嫌弃,那种毫不遮掩的态度伤了他,她也一样的心灰意冷,只是她还记得心疼他。

    她送他一直到大院门口,那一路都和他十指相扣。最后他终于松了手,站在警卫员站岗的亭子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又拉住她的手,往回走。

    她一直以为他要回家去跟父亲说明,可他并没有走几步,从主道到小径,最后把她拉到一棵大树后。

    她认得那棵树,那棵树是整个大院年龄最大的一棵银杏,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市里面都把它做了活化石,挂了牌子重点保护。

    记得她小时候是整个大院最调皮的,整天跟个男孩子一样上蹿下跳,经常拉着沈静北爬到树上去玩,还用小刀在上面刻字,乱七八糟的,像记日记,每天一句,什么话都有,简直成了她和沈静北的心事墙。一开始他们爬的高记得高,没被发现,后来都写出去了,就被大院的巡逻员发现了,报告上去,把父亲气得大拍桌子。不过还好,父亲最后也没舍得打她,骂了一顿了事,可是沈静北就惨了,被沈嘉尚用皮带狠狠抽了一顿,还在树下罚了一天的站。

    那样一棵见证了百年的参天银杏,遒劲的树都已经长在了一起,缠缠绕绕,完全把她和岑君西阻隔在人后,像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天地。

    他紧紧攥着她的手,低下头来看她。

    他一直比她高了好多,他漫不经心的时候脊梁是微微有弧度的,而那一刻他挺直了脊背,她觉得是在仰望他。

    他叫她的名字,似乎有一点吃力:“周心悦。”

    他吐出来的音节有偏重,那一个“周”字说的极其轻短,她还以为听错了,以为他是叫她“心悦”,就像她一直期待的,他叫她闺名那样。

    她微笑着抬头,不得不仰视他来倾听他说话。她想开口也叫他,可是最终没有做声,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他停顿了半天,攥的她手指都痛了,最后才说:“我可不可以亲亲你?”

    她有一种想哭的喜悦,像是突然回到那个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夏天,阳光明媚到全世界都是亮的,所有的地方都充斥着粉红色的泡泡,扑噜扑噜的飘满整个心田。

    岑君西吻了她,那是他第一次正式亲吻她,小心翼翼的一个吻,没敢落在她的唇上,而是落在她的额头,郑重的、迟疑的,带着一种清心的酸凉,印在她的额上。他没头没脑的说出一句话:“你是个好女孩,该有最完美的一生。”

    她听不懂说他什么,他的吻还在她额上带着温度,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急切的需要掩饰,低着头在地上找什么。

    她低着头找了很久,最后终于找到了,是一块很随意的玻璃碴子,翠绿翠绿的一小块,像是一块翡翠,有微微锋利的尖,她捏在手里,蹲下去,在树上刻下几个字。她的力气太小了,玻璃块又不够锋利,她只有反反复复的描,一行字越来越清晰。

    她写得是:心悦君兮,一生一世。

    纵使他语文再一窍不通,也知道那四个字的古词有他和她的名字。

    他用手指摩挲着那几个字,对她微笑。

Chapter 2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