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何夕 > Chapter 26

何夕 Chapter 26


    周心悦站在床前,像个没了家的孩子,一直站了很久,最后岑君西回来了,大摇大摆的往沙发上一躺,长腿一伸,两只脚翘起来搁在扶手上,一边抖腿一边打开陪护的PSP。他好像在玩战神,因为两只手扳着游戏机,全神贯注的在动。

    周心悦站着看父亲,给他掖掖被子或者拢拢头发,过了一会儿,听到岑君西说:“说吧,接着说,尽管给你爸告状,我这个畜生怎么欺负你的。”他似乎玩完了一局,停顿了一下,缓冲的时候又说:“你看他能不能醒过来,再算计死我。”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回复他,他好像被怪兽锤死了,低低咒了一句把游戏机扔到一边去了。周心悦只是想,这要是真的,就好了。

    他们跟周洪山道别,岑君西什么也没说,周心悦只是握着父亲的手,依依不舍:“爸,我下次再来看你。”

    岑君西还戴着口罩,一次的医用口罩,浅蓝色的,挂在耳朵上从下巴一直覆盖到眼睛,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表情,却声音愉快似的提醒她:“那要看表现。”

    她不说什么,低下头去,主动放开了父亲的手。

    护士一路把他们送到电梯,程浩已经按好了楼层,护士问他:“岑先生,下周还来吗?”

    他伸手解下口罩,只是说:“我会让秘书跟你们预约。”

    护士保持着职业一般的微笑:“好的,岑先生、岑太太再见。”

    护士并不知道她那句“岑太太”又惹得岑君西差点发了狂,他晴不定的靠在电梯上,最后电梯开门的时候发出一声冷嗤:“岑太太?你也配。”

    周心悦觉得无趣,人也没有说话,跟着他默默的上车。她本以为岑君西这就要回家了,没想到他居然好兴致,带了她去逛市中心。

    其实没什么好逛得,他又不肯进购物中心,只把她往奢侈品卖场领,然后悠闲地往名店的沙发上一坐,指挥她试这件试那件。

    周心悦的衣服定制的居多,所以这些店里并没有记录她的号码和尺寸,店员拿着皮尺小心翼翼的在她身上量,然后小声报数,另外一个店员单纯的负责记录,她则站着任人摆弄,无所事事的看看周围。

    岑君西身边似乎只有程浩一个人,但她心里明白,其他那些柜台看似闲逛的人,有不少都是岑君西的保镖。这两年他在登州的房地产做的风生水起,不仅仅是依仗着头脑灵活,也是因为一脚踩着黑道,靠着手段打出来的基业,像他这样混到现在,拿钱买他命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他那么谨慎又怕死的一个人,怎么会只带了程浩来陪她逛街?

    她又觉得可叹,真是难得,他从来不需要出来消费,连睡衣都是特别定制的,两年了,还是第一次带她出来买衣服。其实依着岑君西的品味,本不知道质地做工的好坏,哪懂那些名牌只接受定制?一开始的时候简直是看数字花钱,以为钱到了,就是好东西。他大学的时候整天穿地摊货,人又瘦,随便一件均码都能穿,一年在衣服上都花不了几个钱,所以即使他现在挣了那么多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花,只好把钱再拿出去继续生钱。不过有钱的好处就是什么都不缺,包括各种人才,他虽然不会花钱,但是可以雇人来教他,于是他有了私人顾问,专门学习怎么花钱。

    “这件看着还不错,把她的尺码找出来。”岑君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在衣架前挑挑拣拣,看中了样式就让店员去作。

    她并不缺衣服,家里的衣帽间都要塞满了,可偏偏岑君西喜欢,拿了一件又一件,后来她都累了,麻木的试衣、换衣、给他看,等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程浩已经拎满了大包小包,而岑君西又要去吃饭,程浩只能先把东西放到车上又回来。

    岑君西带她去的一家餐厅是新开张的,还没有名气,在这城市的高层建筑顶楼,是家旋转餐厅,环境跟他公司的餐厅倒是有的一拼,全面的观景玻璃,海岸线清晰可见,整座都市星罗棋布,一切都仿佛置身脚下,俯身便是众生繁华。

    餐厅经理跟岑君西好像是旧识,亲自出来接待,把菜单递上去,而岑君西只是翻了两下就用一指头合上,笑了一下:“听王总说这里的海鲜都是北海道运来的,蟹尤其是一绝,就尝尝这个。”

    经理很热情,将菜单交给侍者,又亲自把镇在冰桶里的香槟开瓶,敬了岑君西一杯酒才离开。

    大概是新开业的缘故,客人不多,诺大的餐厅只有两桌有客人,因为装修间隔的很好,只能隐隐看着屏风后面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用餐。

    过了一会儿菜品上齐了,果真是一绝,也不知道是不是招牌菜,一桌子全部都是蟹,侍者小声的介绍:“这是帝王蟹,这是毛蟹,这是红楚蟹,著名的北海道蟹之三味。”

    这些蟹周心悦几乎没见过,尤其是那只帝王蟹,两只蟹脚伸出来足有一米长,真是壮观,而厨师又烧制的出味,蒸、焗、煮、煨、烤,最后还上来一口螃蟹火锅,把周心悦吃的实在过瘾,砸吧着嘴,喝汤都差点咬到舌头。岑君西却吃的不多,钟情蟹腿,面前一堆螃蟹壳。

    周心悦讶然,因为她没想到岑君西现在吃饭何止斯文,简直是优雅,就连吃螃蟹这么复杂的工程他都可以把蟹钳蟹钎运用自如,举手投足像是标准的礼仪示范,养眼到夺人双目。金钱的力量如此强大,让他跟从前简直是差别千里。

    看看岑君西再看看自己,她都觉得汗颜,岑君西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声音有些不冷不淡:“我劝你低头吃自己的,下回别指望着我再带你出来吃饭。”

    周心悦也不在乎,低下头继续吃,反正她就这个样子了,他也不会娶她。

    吃得太饱,离开餐厅的时候周心悦忍不住去了一趟洗手间,再出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清那一家三口,顿时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她都有一点恍惚,以为是幻觉。

    她竟然看到了沈静北和邵颖,他们带着沈子涵坐在餐桌上用餐,而岑君西站在屏风旁,看她的表情说不出来的暧昧不明,嘴角上弯,那抹笑意玩味十足。

    涵涵还背对着她,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只能看到他的背景,灰色卫衣的帽子叩在头上,帽子上还支楞着两个不伦不类的狼耳朵。

    小孩子还不知道岑君西是谁,更不知道妈妈就在身后,捧着饮料杯很有礼貌的唤了一声:“叔叔!”声音听着带着撒娇般的声气,而后又软软的问沈静北:“爸爸,叔叔是来给我们付钱的吗?”

    沈静北手里是一双象牙筷子,白色的箸头镂刻细的花纹,捏在他手里更衬得一双手白皙,玉质的一样。他搁下筷子用餐巾给儿子擦手,对着儿子微笑:“涵涵,是餐厅的经理叔叔请我们来品尝的,不需要付钱。”他又看了一眼岑君西,继续对儿子柔声柔气:“涵涵该叫叔叔‘大伯’。”

    涵涵很听话,乖乖的叫他:“大伯好,大伯帅!”

    岑君西这才偏过头去,目光从周心悦移到孩子身上,声音似乎很平静,连笑容都有,只是跟他应酬人一个口气,不冷不热的:“哟,嘴还挺甜的,跟我说说,叫什么名字?”

    “沈子涵!”小男孩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边的大眼镜框,一双眼睛在镜框里面睁的大大的:“大伯,螃蟹很好吃,你要吃吗?”涵涵说着就把手里的螃蟹腿举起来,上面还带着白色的蟹,看着鲜嫩无比。

    孩子人小,短胳膊短腿,岑君西居然弯下腰来,就着孩子的手吃了一口,然后顺势把孩子抱起来掂掂重量,“还挺重。”他仔细端详孩子的脸,忽然笑了,声音充满着诱惑力:“谢谢你请我吃螃蟹,我决定送你一个礼物,你一定会喜欢,很喜欢。”

    涵涵没想到大伯居然这么慷慨,高兴极了,一手油花就往岑君西那身笔挺的西装上抓啊抓,看的周心悦心里都发毛了,岑君西却说:“那你亲亲我。”

    爸爸没说话,没说话,涵涵毫不犹豫,“吧唧”就是一口,岑君西光洁的脸颊马上种了一颗饱满的小草莓,确切的说,是饱满的小油印,他却满不在乎,转了一个身,让孩子正对周心悦,闲闲地说:“你看,那是谁?”

    涵涵一定以为自己做梦了或者眼花了,小手透过眼镜框在眼睛里揉啊揉,最后终于确定了,尖声惊叫起来:“妈妈!妈妈!”他不管不顾自己是不是还在岑君西怀里,凌空就要奔跑,奈何岑君西把他抱得紧,怎么挣扎都动不了,他只好可怜巴巴的求岑君西:“大伯,要妈妈……”

    岑君西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腾出一只手来,对她伸手招了招。

    周心悦觉得自己的腿有千斤重,一步一步走过去,真想有隐身的技术,可以把孩子抱走,再也不要纠缠这么多了。等她走到跟前,岑君西才把孩子递到她手里,涵涵扑上来那一瞬她觉得心都碎了,因为孩子一边大哭一边大喊:“妈妈!妈妈你别不要涵涵!妈妈!涵涵听话!”

    孩子大哭,一边哭一边抽泣,气都喘不匀了,眼镜框也掉到地上去了,只是哭,把餐厅经理都吓出来了,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众服务员过来看情况,她把孩子搂在怀里,谁也不让碰,眼泪陪着孩子一颗颗的往下掉。餐厅经理命人拿了玩具来,服务员也拼命做鬼脸,可涵涵还是委委屈屈的在哭,把头埋在周心悦怀里撒娇打滚,最后沈静北都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接过玩具陪着周心悦哄孩子。

    岑君西打了一个电话,再回来就拖了把椅子,顺手一转放下,然后他坐上去翘着腿,一副看戏的表情。他至少今天有的是时间。

    邵颖还在喝汤,对这一切似乎都充耳不闻,后来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提醒儿子:“小北,留心一下时间,我让司机来接我们。”

    沈静北正在对儿子扮猪像,应了一声算是回答,岑君西却把两只手交叉着扣起来放到桌上,拉开聊家常的架势:“有时候没见着妈了,气色不错,不知道我上次托人送去的西洋参吃得怎么样?”

Chapter 2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