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 校 爱 31-34


    ☆、第三十一章·各人的比赛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间,格伦华与兰丝特这两间巫术学校的巫术篮球赛,即将於格伦华的室内篮球场举行。所有的人都在享受着紧张的气氛,两方校内的啦啦队都在篮球赛场外的空地讨论如何为代表学校参赛的人打气。对学生而言,篮球赛的结果能影响他们的成绩;对学校而言,则是影响着他们在巫术界的影响力。

    然而,格伦华与兰丝特的实力只是一步之隔,只要一方失手,另一方便得到胜利。

    所有学生都在格伦华的学校范围内讨论着哪一间学校会胜利,而兰丝特的教授们也同时向格伦华的蒙丝和米格娜教授说着教学心得,可是那些话句中的本意是否真心於与对方分享,还是想让对方认清自己的实力,双方心里早已知道答案。

    米格娜教授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对着站在身旁的蒙丝说道:「马华那老家伙跑哪去了? 我快受不了兰丝特这班虚伪的人了。」

    要是马华在场的话,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绝对会「杀」对方个措手不及,可惜的是,他人并不在这里。

    「马华呀……我也不知道呢? 也许他忙着些私事来不及回来观赛。」蒙丝说着,嘴角微微弯起,虽说她想做的是露出无奈的笑容,但脸部肌的绷紧度让她此时此刻的表情显得异常沉重。

    确实,那个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她并不知道,那个曾经为巫术调查局捕手主任的男人,莫非在那个女孩回来的瞬间洞察到了些什麽? 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她的心漫延开去,即使到现时为止没有人发现当年的事有点不对劲,但不代表能这样松懈下来。蒙丝心里想着,双眼望向那些不知道自己行为多麽丑陋的教授,顿时,她的双眼出现高傲的眼神。

    那些教授,不会是她的对手,亦不配为她的对手——

    她心里所想的话,在场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继续说着对教学或比赛结果毫无帮助的话。

    兰丝特的教授哈哈大笑道:「蒙丝教授,不瞒你说,我们兰丝特的卡亚能是校内最好的一名冰系学生呢? 也许是家族遗传? 挺有哥哥卡斯的影子。不过—— 他和你们教出来的冰系高手菲尔来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呀?」

    「说实话你们这话算是什麽意——」米格娜教授正想回话之时,给蒙丝一手捉着了手,她轻微地摇头示意: 别轻举妄动。

    确实呢? 如果跟他们两个相比起来,结果还真的有可能是小巫见大巫呢——

    刚刚是谁在说话?

    有人走过来了——

    咯—— 咯—— 高跟鞋发出的声音令全场人士同时往同一个方向望去,原来热闹不堪的大堂一瞬间变得肃静。身穿着黑色衬衫与黑色牛仔裤、配白色的皮革高跟鞋的薜哀用着不快不慢的步伐走到众人的中央,衬衫的剪裁突显出她的窈窕身型,全身黑色的服装让她全身上下带着一种神秘感,而那双略带点妩媚感的眼眸让在场的人士对她投去倾幕的目光。

    「那个女生是谁? 太漂亮了吧?」

    「她是我们格伦华的校花,还是少数能跟菲尔打到不相伯仲的人呢!」

    两校的学生说着,同时让出一条路让薜哀能走到教授们身在的位置。

    然而,薜哀那双浅蓝色的眸子里暂时看不出她的主意。在她快走到教授们的眼前时,她从裤袋中拿出那支银色钢笔放在手指之间灵活地转动着,自然快速的动作令兰丝特的所有学生目不转睛。她手边转动着钢笔,同时闭上双眼,毫不惧怕手上的钢笔会突然从手上滑落:「兰丝特的各位教授,我很荣幸能与你们见面。」

    言罢,她停下转动钢笔的动作,浅蓝色的双眼与兰丝特的教授们对视,冷酷不畏惧任何事的眼神令兰丝特的教授失去了作出反应的能力。

    「你是?」

    「我叫薜哀,是格伦华的冰系学生,多多指教。」薜哀对兰丝特的教授微微地曲身鞠躬,「我似乎听到教授对自己学生卡亚和我校菲尔的赞赏,但这赞赏似乎—— 别有一番意思呢?」

    兰丝特的教授对於薜哀的话感到愤怒:「这位学生是不是太冒犯了点?」

    可是她还是不为所动:「凡丝拉丁之风雪鸟。」薜哀桃红色的双唇微微动一动,本来已经因比赛场地而冰凉的大堂更加的冷,温度急降使空中出现白色的雪花在空中飘落,而她的身上发出像是圣神所拥有的白光—— 一只雪白得像是光芒的雪凤凰在她的头上展开它那雪白的翅膀。

    这实在是太美了——

    美人配雪白的凤凰,这画面太美妙了——

    薜哀无视着在场所有人士的反应,伸出修长的右手,雪凤凰就像是格温驯的小鸟那样停靠在她的手上。

    「这不是……召唤术?」兰丝特的几位教授对薜哀所使出的巫术惊讶得嘴巴张大,没有合起来。

    「教授果然是教授,这是冰系巫术师守护神之一的雪凤凰,可惜我这位学生真的是略知一二,不知道这就是召唤术,啊……真失礼,那我让它离开好了。」薜哀脸上挂上诡异的微笑,右手轻轻一挥,雪凤凰随即升上高空之中。

    噗!

    雪凤凰被突如其来的电流打破身躯,化成了轻飘飘的雪,散落在各人的身上。

    薜哀轻轻一笑:「卡亚的实力我略有所闻,可是格伦华除了现在那三位名将,还差一位名将有一段时间完全没有现身呢? 在下有机会和兰丝特的学生交手,实在是感到荣幸,但愿你们的学生能撑到最後一分、一秒。」她的这番话,令兰丝特的教授顿时哑口无言。

    刚才召唤术的演示,已经足够证明双方实力的差距,再也没有回驳的证点可使用。

    「就这样,我先失陪了。」薜哀转身离去。

    「薜哀,她……她不是……她什麽时候回来的?」米格娜教授诧异地看着薜哀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对身旁的蒙丝问着。

    「那算是不久前的事,看来她回来之後还没来得及通知所有人呢?」

    蒙丝瞄向薜哀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抽搐。

    薜哀刚才的举动,表面上是想为格伦华夺回面子,但事实上,那是挑衅她的行为。

    而这点,除了她与薜哀,没有人会知道……

    ※~※

    「哀,你站在这里干什麽?」

    杜方的声音从薜哀的身後传来。

    「杜方? 这个时间你怎麽在这里? 菲尔呢?」

    「他去准备了,我只是碰巧见到看到你这副样子走来看看你而已。没什麽事吧?」

    杜方说着,手在自己的脸上比划着,暗示对方的脸色很不好。

    「嗯。你身上的伤口可能随时会裂开,之前我跟米格娜教授说了会当後备,所以待会要是挺不住就别硬撑让我替上,明白吗?」

    「明白了。」

    「你和可宁,还是这样?」

    「我差不多一个月没见到她了。」杜方对着薜哀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的他,还是不敢去主动,这是弱者的所作所为。

    「你还是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呀……是温柔,不过就特别胆小。」

    「你还不是一样的美,一样的厉害? 嘿! 等等,你这不是在取笑我吗?」杜方伸手轻轻地推了推薜哀的肩膀,两年前的友好关系,就好像在这一刻再新开始。

    「杜方,把你的日记给我。」

    听罢,杜方脸上挂上不解之色,但数秒後像突然明白了些什麽似的,点了点头:「就在我床头柜那抽屉里……那麽就拜托你了。」

    薜哀没有回话,只是笑了笑:「尽力吧?」之後挥手离开。

    噗—— 噗—— 噗噗——

    纸声四起,如溜冰场般的篮球场上方应声出现大量纸碎在空中飘扬着,照耀着篮球场的灯光也一个接一个亮起,灯光的刺眼得令人无法直视。这与可宁第一次看见的篮球场没有什麽差别,她跟随着人们的移动走向观众席坐下。看着这场地,令她回想起初次与杜方相遇的画面,那一切,她至今仍然因为相当巧合。

    能巧合到这种地步,只能说两人有缘。不过,这麽有缘的两个人,现在却是找不到对话的机会。

    他现在身体的情况如何呢? 能撑得住吗? 她的心中多的是这一个疑问。

    主持人穿着溜冰鞋滑到「篮球场」的中央,依然没有用扬声器可声音还是传至千里。

    各位! 今天是两间名校格伦华和兰丝特的比赛,一如以往,这比赛结果将会决定学校的名次,与及影响参赛学生的成绩! 接下来,希望大家享受这比赛——

    言罢,激昂的音乐响起,兰丝特的三位队员开始滑进比赛场地中,女生们拿着照相机等等的对着这三人拍着照,可是能被人真正拍进照相机中的,也只有卡斯的弟弟—— 卡亚。他身穿着兰丝特的白袍制服,潇洒地滑进场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扑克牌上的画像那样。

    「和卡斯长得超像的耶!」

    「就是! 赶快拍啦!」

    快门咔嚓的声音在可宁的身旁响个不停,比起卡亚,她更在意的是那个人,她的目光都放在格伦华队员的进场入口。

    不久,格伦华的卡斯、杜方、菲尔也相继进场,这次的三人表情再也不像之前对卡比力的时候那麽轻松,开始严肃起来。

    是因为对手之中还有实力跟卡斯不遑多让的卡亚,还是因为杜方身上的伤让另外两人相当在意? 可宁想着,同时双眼注视着站在场上的杜方;然而,杜方亦似是感觉到她的视线,抬头望向可宁那方向的观众席寻找着她的身影。

    不能被他发现自己—— 这个念头令可宁躲在女生们的身後,对方看到的只是拿着相机的女生们,而找不着她。

    卡斯轻轻地拍了拍杜方:「你魂游到哪去了? 比赛要开始了。」

    「是呢? 这回得注意点呀……对手可是你的弟弟。」

    「不是要注意,是要使劲。别因为那家伙是我的弟弟就手下留情,要耍狠就狠别跟我客气。」卡斯的这番话,让杜方与菲尔不经意地笑了出来。

    比赛开始——

    主持人一声令下,篮球场上方立即落下一个篮球,兰丝特的一名队员便快速地跃起在空中的篮球夺了过来,而卡斯迅速滑到对手的附近,他的动作快得使气流成了一道道无形的利刀,不稍会那位夺过球的队员已经是遍体鳞伤,夺来的球已经是不知去向。

    「嘿……这也太简单了点。」

    卡斯传球给杜方,正当球快接触到杜方的指尖时——

    「水涌柱。」

    卡亚话柔柔一落,篮球在快碰到杜方指尖的的瞬间被地面突然喷出的水柱冲至高空,随後以完美的抛物线那种弧度掉落在卡亚的手上。他轻轻摇头:「哥,别太大意了哦?」

    只见卡斯的脸上挂上「奸计得逞」的笑容。

    「你的对手,可不是只有我一个啊?」

    霎时比赛场地上传来悦耳的乐曲声。

    「是菲尔?」卡亚惊讶地叫了声。

    站在一旁的菲尔拿着银色弦琴在弹奏着,乐曲中的音符就像是带着魔咒,令卡亚的身体无法正常活动。

    卡斯手指向卡亚的脚: 「我们不是没有认真,而是—— 很认真。」

    卡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已经被菲尔弦琴中的某一弦线绑着,无奈地哼笑一声:「原来如此。」这话来得太晚,当菲尔轻轻弹动那弦线时,卡亚即时双脚麻痹跪在地上……

    <% END IF %>

    作家的话:

    ☆、第三十二章·注定的事

    你,在害怕吗——

    忽然地,有一把声音在可宁的耳边响起,突然的声音把她吓得正着:「薜哀? 你什麽时候来的?」

    「就刚才,菲尔有份参加的比赛,我怎麽可以不来看呢?」薜哀浅浅地笑了笑,可是那双浅蓝色的眼眸里却渗透着一种无法用言语说清楚的忧郁感,就像在前来这里之前在外头遇到些什麽事情般。两人对视的瞬间,薜哀似乎察觉对方发现到了些什麽,轻笑了一声:「刚才看你那麽全神贯注地看比赛,忍不住过来让你分个神。你是在担心杜方,我没说错吧?」

    她能说对方说错了吗? 可宁用力地叹了一口气,随後把目光放回在场上努力中的人身上,她无意跟薜哀交谈,至少现在她没这个兴致。然而无视对方的话也并不是一个好决定,因此她用着一种想打发对方的语气回道:「我只是担心他们会不会受伤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

    「就是这样。」

    「不过,你之前就应该知道了吧? 杜方因为你,完好的身体上多了一道永远都不能痊愈的伤口,不是吗?」薜哀用着轻柔的语调说着,「不管怎麽看,你都是在担心着他,别在自欺欺人了,乖乖的承认会令自己过得舒服点。」

    即使对方一句中的指出了可宁内心的想法,但是在这种时候显得无谓的自尊心让她无法爽快地说出「是呀! 你说得很对,我是在担心着他,在意他!」这样的话。可宁眼睛瞄看了薜哀一下,再次地把目光移到场上,她没有办法说任何话,这个时间她只想静静地一个人待在这里,等待着比赛的结果。

    尽管,「静静」地一个人待在那里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她还是想保持内心的平静。

    不知是否因为自己是对方的「替身」,她有一种感觉,对方跟自己一样坐立难安,只是假装冷静站在自己的身旁说话。

    「你还爱着杜方吧? 他为你所牺牲的一切已经足够弥补之前他所犯的错,而你现在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对他还是对你自己,你是时候给出一个答案。」薜哀说话的同时把那本对方并不陌生的记事本放在对方的座位旁边,「人啊……最好懂得给自己制造一个好的回忆,以免到最後回想起来过去时感到後悔。」

    可宁因为对方摆放东西的动作,望向被放在自己旁边的记事本:「这记事本不是……」

    「放心他那个傻瓜什麽都不知道的。」薜哀眨了一边的眼後,准备转身离开。

    「那个。」

    「还有些什麽事吗?」

    「在刚才的对话中,我感觉得到你所说的话都发出内心的善意。因此,我也有些事想向你确认一下。」

    是的,比起杜方的事,她更想在薜哀的身上确认一件事。

    「什麽事?」

    「我的母亲……不对,我的养母,到底是被谁杀害的?」

    对此,薜哀沉默了数秒後说了一句对方无法即时理解的话。

    「对不起,我会为你养母与自己报仇。」

    语毕,薜哀快步离开了可宁身在的那观众席,在她离开的途中有一名学生把信纸似的东西交到她的手里。

    「她是……发生了些什麽事吗?」

    看着薜哀的身影逐渐远去的可宁自言自语着,不知道为什麽,她就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转眼望向场上的众人—— 一如之前她所猜想的那样,卡亚并不是等闲之辈,在被菲尔的琴声影响下,他还是使出了「穿针破」把菲尔的弦割断,这同时也令菲尔那张漂亮的脸出现了一道血痕。

    现在,她该把神放在记事本上,还是该放在比赛上? 她迷茫地看着记事本,直到最後,个人的意识为她决定了一切……

    ※~※

    呜哇—— 不愧为兰丝特的名将,卡斯的弟弟卡亚很漂亮地把菲尔的琴线弄断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情况。看来这会是一场会令所有人热血沸腾的比赛,大家,快为在场上的人呐喊打气吧——

    没有人看到主持人的身影,但那把声音依然能贯彻整个场地。也在主持人的语句影响下,大家都拿起了手头上写着场上人名字的大型纸牌,比刚才更放开嗓子呼叫着自己所支持的人的名字。不过对场上的他们而言,那些声音还不能成为他们的最大动力,因为他们的动力不是来自这些外在因素,而是来自他们各自自身内心深处的渴望。

    格伦华的三剑侠,向对方证明他们的实力无人能及;兰丝特的名将卡亚,则为打赢自己的哥哥。

    怎麽可能那麽轻易就认输? 这种程度的攻击都在他的意料之内,所以,一切都会以他所猜测的那样进行。卡亚妩媚地笑了一笑,虽说外表是一张天使的脸孔,但是那双眼睛却流露出老谋深算、宛若魔鬼似的神色。在杜方准备传球给菲尔之时,卡亚以人间界的溜冰运动员所有的华丽动作把篮球抢走。

    流畅,美丽而又乾净俐落,这是唯一能对他能使用的形容词。

    而此时,主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实在是太美了,这场比赛快不算是一场比赛了,是一场表演赛。卡斯,这样下去你的弟弟会替代了你的位置了哦——

    言罢,格伦华的那边场地传出了几乎让众学生错愕的声音;噗的一声,卡亚顺利地把球投进篮中。

    「你们的实力该没那麽差劲吧? 好好的让我见识一下格伦华三剑华三剑侠的实力吧!」

    卡斯别头望向菲尔:「啧,菲尔,你该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那小子吧?」

    「偶然动真格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菲尔说着,嘴角上扬,他手上所托着的银色弦琴凭空消失,同时地他那头黑棕色的碎发逐步变成了银白色。格伦华的人都知道,那是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原因是每逢他的头发变成了这种颜色,他的对手没有一个能全身而退;因此,格伦华的所有学生停止了呼喊声,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他将会如此对付自己的好友卡斯的亲弟弟。

    「既然不能像对付之前的那些没用的学生那样对付他的话,那麽只好用这种方式让他知道让别人破相要付上多大的代价。」

    菲尔松动着脖子,发出「喀啪」的声音。

    如果「死亡」是有形态,也许,菲尔就是「死亡」的一部分,一种能令所有人畏惧的气息弥漫全场。

    以朋友的关系而言,菲尔绝对不会夺去卡亚的命,不过卡亚的另两位队友则是另外一回事。

    这一个人,现在的目标不是他。

    在察觉了这点的瞬间,卡亚全身的肌不受控地绷紧起来:「他这几年被人誉为巫术篮球赛里的死神就是这个原因吗?」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菲尔的双眼,寻找着能击破这种悲剧的心灵钥匙,可是他找不到。反而找到令他不禁毛骨悚然的东西。

    除非是自己所看重的人,否则他人的生死与他个人无关。

    然而最可怕的是,那并不是出自怒意,纯粹出自本。

    「注意菲尔的一举一动,不可以让他接近自己!」卡亚大声叫喊着,听着队长的指使,另外的两名兰丝特学生的注意力都从卡斯及杜方身上转移至菲尔的身上。

    只见菲尔的脸上忽然挂上诡异的笑容。

    「不愧为卡斯的弟弟,我实在欣赏你,不过这一切已经太迟了。」

    语毕,菲尔的身体活像细胞分裂那样分出另外的两个他:「那我不客气了。」

    忽然另外两名菲尔从众人的眼前消失。

    「冰冷之箱!」卡亚慌忙念道,他的两名队员立即各自被四面冰墙所封,「这就应该没……什麽?」

    救命——

    啊——

    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两个菲尔分别出现在两人的身边,拿着冰制的冰锥狠狠刺入两人的口後拔出,所洒出的鲜血染红了那四道冰墙。

    「你能看穿我,我也能看穿你。」菲尔一副无力的样子摊开双手,「卡亚,快使出让我跟你哥哥惊叹的巫术,否则我绝对要让你带伤离开这里。」

    这句话冷酷得不带丝毫感情,如说那是提醒,倒不如说那是在威胁。

    卡亚苦笑了声:「但你不认为这样对我不公平吗? 现在成了三打一了。」

    「你可以在为你打气的同校学生们选出两位取代刚才的那两位队员的位置,不过我想他们不会那麽蠢真的听话上场,你不那麽认为吗?」

    这次换卡亚无力摊手:「不过接下来你们的主力再也不是你了,不是吗?」

    菲尔浅浅一笑,那头白发刹那间变回了原来的颜色:「一切就如你所想的那样决定。」

    ※~※

    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 晴

    今天我带着小棋散步,这家伙又跑到别人家中去找免费午餐,但……这次给它食物的人,是一个女生,长得和哀接近一模一样。这世界有如此相像的人吗? 她说她叫闵可宁,我想我会记着的。

    ……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 晴

    完全没有想到那个闵可宁会出现在格伦华,似乎她是以班生的身份进入格伦华。那麽像哀的女孩,还要是以班生的身份? 再怎麽说也有点过於巧合了,然後在比赛上,她突然使出了「冰风暴」。

    越来越搞不懂了,这一切意味着些什麽? 在那之後我与她对话,发现她本对巫术一无所知。菲尔也不知出自哪个原因……不对,那个原因其实也很显而易见,因为闵可宁跟她实在太相像了,那家伙对闵可宁产生了一种好感。

    如果那家伙的目标猎物不是敌人,而是女的话,她们肯定会中了他的迷汤,死心塌地地喜欢他,爱着他。要是他这次的猎物是闵可宁……我夺走她的话,他那张高傲的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我不禁好奇起来。他想得到的东西总会到手,这次会不会也那麽顺利呢? 貌似,那个女孩在跟我初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对我产生一定程度的好感,我有一种预感,自己这次能击溃他。

    ……

    二零零三年十月七日 晴

    不知道是不是出自女的第六感,可宁似乎感觉到了我跟菲尔的关系并不是那麽普通。可是我和菲尔的关系现在这种情况又怎可能告诉她? 下午的时候,我带她去餐厅吃饭,餐厅的那大叔又巫术失灵把刀子飞向可宁,我把刀用身体挡住了,可是我为什麽要那麽做? 本能?

    ……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一日

    怎办? 我似乎真的爱上可宁了……而在我注意到这点的时候,实在太晚了。菲尔那家伙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是发自内心的对她相当的好,这令可宁的心动摇了。

    我赢不了他,从以前到现在,只要对手是他,我都没有任何胜算。没有什麽比自己喜欢的人被抢走来得更痛苦,这点我实在太清楚了。

    ……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十日

    哀回来了,菲尔的心还是在哀的身上,到最後会选择回到她的身边。虽说他从小到大都没什麽同情心,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跟可宁之间的事情感到相当愧疚,也许是因为当时他确实是付出真心追求对方,而到最後落下对方的人却是他自己吧?

    我跟菲尔两个人都伤害过她,这点是事实。

    因此,要我去分担她的痛苦,我是万分愿意的,所以就算那是可是避免的情况,我还是实行了,让自己的身上留下一个永远无法消失的伤。她手臂的荆棘图案越来越大,也许她不久就会消失在我的眼前了。或者我会比她早一步离开……说真的,如果人生的终点不是死亡,那谁能知道最後迎接自己的会是什麽?

    ……

    十一月三十日的那篇日记,杜方的字迹与先前所写的日记写的字迹不同,显得有些凌乱跟草率。那原因,可宁大既能猜想得到,也许是那个被诅咒了的伤口为他所带来的影响,让他没办法把字写好。

    人间界,人们常说,用电脑所打出来的信总没有手写的信来得动人。

    现在,她总算能明白那原因。这些日记,深深打动了她。

    如果当时她有好好的去翻後来的页数,也许她与杜方早已是一对,即使薜哀回来,也不会引发起像现在的尴尬情况。

    「对不起……对不起……」

    可宁合上日记,这时篮球场的战况已经打得难分难解。

    当她把目光放回在场上的时候,才发现篮球落在场地的中央位置,而场上的人数由六人变成了四人。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她完全没有时间去搞懂,原因是卡亚已经开始进攻,他以溜冰运动员那样美丽的动作滑向三人:「狂奔之锥。」

    巫术语一下,整个冰地霎时出现无数巨型的冰锥,封住了对方的进攻路线,同时也把篮球封在尖锐的冰锥之中。

    只见杜方伸出右手,全身散发着橙红色的光芒,在光芒消失的瞬间他的右臂化成了一条火龙:「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处理这情况的!」杜方用力一挥,火龙立即张开「火口」往那些冰锥咬去,冰与火的碰撞所引起的副带效果是,蒸气弥漫四周。

    「杜方,快躲开!」

    那是卡斯的声音。

    「卡斯?」杜方东张西望,可是蒸气的影响下他无法看清四周。

    「狂冰锥。」

    良久,蒸气消散开去,场上的情况让场外的所有人都顿时安静起来。

    卡亚手指之间夹着三冰锥,以拳击的动作把冰锥狠狠刺进杜方的膛。

    杜方的鲜血渐渐把冰地染成血红色,而他的嘴角已流出鲜红的血。没一会他双脚一软,整个人倒在冰地之上……

    我的天……难以置信,我们的杜方……格伦华的杜方竟然被简单的冰针刺穿口,恐怕会在此断送命的啊——

    「不……不……不要……」身在观众席上的可宁全身颤抖着,随後用着歇斯底里地大喊着对方的名字,「杜方——」

    「可……宁……」

    杜方那翠绿色眸子里尽是可宁的身影……

    ※~※

    「怎麽把我叫到这麽远的地方?」

    「因为我找不到一个能比这里更适合的地方……把你再次送到死神的怀抱里。」

    在樱花树林里,薜哀与蒙丝对视着。

    之後的再也不需要多说,因为双方都知道这背後的意思。

    薜哀拿出钢笔并令钢笔化成尖锐的银剑:「你觉得你能办到吗?」

    「哈哈……似乎你完全不担心杜方的情况呢? 你现在因为我的信而来到这里,你就不怕现在他已经倒在场上,命在旦夕吗?」

    听到对方的话,薜哀的怒意全起。

    「像你这种人,还是快点死去比较好。」

    她举起银剑,往蒙丝挥去。

    <% END IF %>

    ☆、第三十三章·悲剧

    我的天……难以置信,我们的杜方……格伦华的杜方竟然被简单的冰针刺穿口,恐怕会在此断送命的啊——

    现在的情况是,兰丝特有两名学生在比赛中不身亡,格伦华则有一名主将身受重伤。看起来占有优势的是格伦华,可是实际的分数来说却是兰丝特领先。

    在所有人以为被胜利女神所看顾的是格伦华这一方之时,这突发的状况让人刹时失去了反应。卡亚突然利用「狂冰锥」所制出的冰锥刺伤杜方,这一击同时令杜方的伤口再度破裂,深红色的鲜血染红了整片冰地。也没过多久,他整个人往前倾去,狠狠地摔在冰地上。

    很冷……这就是死亡的先兆吗? 杜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参加了巫术篮球赛的人都得抱着随时在比赛中送命的心理准备,因为对手不一定是有良心或同情心的人——不过,不管是谁,在知道自己快将死亡的时候,就算之前有了心理准备,还是会害怕。

    不……不……不要——

    在远处的卡斯见此立即奔到杜方的身边:「杜方! 啊……该死的! 你给我撑着!」

    明明卡斯就在他的身旁说话,可是他却接收不了对方的语句;他接收到的,却是那一把不属於这场上的人的声音。

    杜方——

    「可……宁……」

    杜方像是失去了灵魂那样,双眼无焦点直视着某个角落,而那双逐渐显得苍白的唇微微地颤抖着,发出因剧痛而引起的呻吟声。也许,死神并没有打算对他仁慈,选择现在这个时候带走他;如果真的是那样,这也不代表他不能反抗死神的旨意。

    只要她还在,愿意正眼看他,愿意充出他的名字—— 他使劲地翻身躺在地上,虚弱地吐出那三个字:「复修织。」在那三字的音消失於空气之中的时候,冰地上的血与他身上的血都倒流上他的伤口,直至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消失为止。随後杜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虽说卡斯就在他的身旁,但这时他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只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卡亚。

    「杜方,你这是打算做些什麽?」卡斯连忙追上杜方,用着他的手阻止对方前进,「嘿,我不知道你想干些什麽,不过我们还有薜哀,你想找死也不需要找这个时间。」

    「现在的我就好比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在场上因为诅咒而死、早晚都会引爆的话……我不介意那会是现在。撒卡离。」

    杜方於卡斯的眼前消失,不久场上响起冰的碎裂声与进球之声。

    噗!

    噢,大家看到了吗! 我们的杜方再度站起来,并为我们在这比赛上添多一分,现在比数一比一。可是他还能在这场比赛坚持多久呢……格伦华的学生们,快给杜方打气、呐喊助威吧!

    主持人的声音在场上回荡,也一如主持人所说的话那样,在那之後於观众席上的格伦华一众学生都拿起自制的打气用品有节奏地敲出声响,一同呼喊着杜方的名字。他们的声音有如现实中的国歌那般的雄壮,却没有国歌那般的严肃,每次的叫喊都震撼着整个篮球场,那种另类的暖流影响着在场上比赛的人。

    「菲尔,薜哀她人在哪里?」

    「她向来都是来去如风,在杜方倒下之前,我会先让你弟倒下。」菲尔看了看杜方之後转眼望向卡亚说着,「我不是主力,不代表我干不出比刚才更过分的事。」菲尔说着,轻轻地提起右手,在右手突然做出捏碎东西的动作时,冰地上的巨型冰锥瞬间碎裂。

    「呃。」卡斯瞄看自己的弟弟卡亚,卡亚因全场的冰锥突然碎裂而愕然,踉跄地退後了数步。看完卡亚的情况,卡斯再回望向菲尔,「你本来就是『过分』的存在。」

    听着菲尔微微地笑了笑,缓步地向场边走去。

    实在是太过分了—— 兰丝特的教授场外咆哮着:「你们格伦华的学生可是杀了我们的两名学生,怎麽现在像是个英雄似的被人追捧着? 这算是什麽道理!」

    「教授,我们都知道巫术篮球赛的规则,在比赛的规则上可是没有人情可言,这点我们不是老早就知道的事情吗?」米格娜教授拿起水杯喝上一口水,用着蔑视的目光看着对方,「别忘了,你们的卡亚刚才也想夺去杜方的命,只是人家没死去而已。」

    「不过看他的样子是离死亡不远了,我们的卡亚可是会替自己的队员报仇的。」兰丝特的教授哈哈大笑起来,而他的笑声在一把女声传入场上的时候顿时停止。

    等等——

    那个女孩是谁呀——

    她想做些什麽啊——

    「她不是之前那个……」兰丝特那教授愕然地望向忽然出现在蓝球场正门的女生。

    「薜哀! 你可总算来了!」米格娜教授看着那女生兴奋得站起来,转身对兰丝特那名教授做了一个英文字母O的动作,「看来你们赢的机会是—— 零哦?」

    「我是格伦华的学生薜哀,想对场上受伤的队员杜方交换上场。」

    薜哀生怕他人会看不到她的样子,高高举起自己的右臂,然後缓步走进场内。她的出现对兰丝特的学生而言没有什麽意义,但是对於格伦华的所有人来说,她的现身就等同是一种希望—— 因为她是格伦华一直以来巫术最高强的学生,光凭她一个人的实力就可以把参加比赛的三位队员以压倒的攻势击倒,得到胜利。

    看着薜哀缓步进场,卡亚浅蓝色的双眼内尽是惊讶。

    薜哀与菲尔,长笛与弦琴,融合的瞬间敌人只有拜倒在乐曲底下的份而绝对没有赢的机会。

    是薜哀! 那不是失踪两年的那位天才中的天才的学生薜哀——

    哇! 假如替换成功,兰丝特可是遇上大麻烦喽——

    薜哀,快点让她上啊——

    主持人看着已经站在比赛场地中央的薜哀,用着严肃的语调说着:「格伦华参赛学生卡斯、菲尔,你们同意让薜哀替代杜方上场吗?」

    菲尔看着薜哀,眼神有的只是愕然。薜哀有告诉过他假如杜方受伤她会替上—— 可是这时的薜哀,他却是有一种那不是她的感觉:「卡斯,她应该不是……」

    卡斯并没有听到菲尔的话,直接对比赛的主持人说道:「同意,快让她上来之後找人把这麻烦的家伙抬走吧?」

    「不可以!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派多两位队员上场比赛。」兰丝特的教授反驳道。

    「教授,我们是不介意你们找多两位学生替上那空出来的位置。」就坐在那名教授身旁的米格娜教授说着,同时转身回望那些穿着兰丝特制服的学生们,「但你也得找同意用生命换学校名誉的学生才行啊?」

    学生们对兰丝特教授都露出不愿与害怕的表情,开始打算离开这观众席,以免被教授强行让自己参加这种危险的比赛。

    兰丝特的教授无言以对:「可——」

    主持人的声音於这时候再度响起:「那麽格伦华的教授,请问是否同意薜哀加入比赛?」

    「同意,就给我往敌方阵营尽情进攻吧!」

    只听见米格娜教授的话一落,全场迎来热烈的欢呼声。

    薜哀走到杜方身旁,浅蓝色的双眼与杜方对视着:「你快回到场边的坐位上休息,知道吗?」

    只见杜方把薜哀抱在怀中:「你不是薜哀,你是闵可宁。」

    「是,我是可宁。」可宁轻轻地把头埋在杜方的肩膀上,轻声道,「你的可宁。」

    这突然的浪漫场面令全场的女生的下巴掉在地上,这不是横刀夺爱吗? 然而应为当局者的菲尔看着这一幕,脸上也只是温柔地笑着:「米格娜教授,现在场上的不是薜哀,而是闵可宁。」这话声音音量小得只有米格娜教授才能听清。

    教授一听,也只是点了点头,可宁这样上场,感觉就和薜哀无异,也许也是一个好开始。

    可宁依然是在杜方的怀抱中,她有多久没有感觉到他的体温? 她享受着这一刻,诅咒的荆棘图案已经开始漫延到她的手背,再不把握着这一分这一秒,恐怕之後的时间就没有机会了:「杜方,对不起……让你心了。」

    「没关系,我也有错——」

    「薜哀给我看了你的日记,为什麽那麽傻? 怎麽就不告诉我?」

    「这现在已经是不要紧了……」杜方抱着可宁,让她靠在自己的膛上,翠绿色的双眼已经开始泛起泪光。他期待着这一刻多久呀? 即使那道伤口永远康复不了,但可宁原谅了他,代替他上场比赛,伤口带来的痛已经是算不了什麽了:「谢谢你,可宁,谢谢你。」

    呃—— 虽然说我不想当颗电灯,不过真想提醒两位,比赛还没结束的哦——

    那把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两人立即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只见卡斯用手甩了甩他那银白色的发丝,用着眼神提醒着两人: 打情骂俏也得找对时候呀?

    好! 现在比赛再次开始,比赛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杜方换成了是失踪两年的薜哀,大家! 再次为场上的队员加油打气吧—— 主持人的声音在「篮球场」上回绕着,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都对「薜哀」的行动有所期待,她会不会把卡斯的弟弟也杀了呢? 然而「薜哀」的真正身份,只有三剑侠跟教授知情。

    「小心!」

    菲尔大叫着。

    敌人松懈,就是机会。

    有点头脑的人,从来都不会让机会在自己的眼前溜走。卡亚不动声色对可宁和杜方两人使出了「冰叶针」,水晶状的针向两人飞去。

    可宁一手把杜方推开:「拍令!」

    噗……噗、噗、噗—— 一狠狠入在冰墙上。

    随後可宁双手一拍,冰墙即时消失:「让我们爽快地比一场吧!」可宁从自己的裙袋中拿出薜哀的银色钢笔,银色钢笔在可宁手中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光芒消失,出现在可宁手中的是一枝长笛。

    「那是……」

    菲尔惊讶地看着可宁手中的长笛—— 除了薜哀本人或是被她允许使用该钢笔的人,否则,没有人能令那钢笔变形。这笔是代表着她对别人的信任,因此菲尔自己也有一枝,可是他却不能把笔变成笛子:「她是什麽时候得到的钢笔?」

    「谢谢你,薜哀。」可宁轻声道。

    在她想把杜方的日记放在一旁的时候,一张纸从日记中滑落,纸上有着秀丽的字迹,写着:

    你就等於我,我等同你。要是杜方撑不住的时候,你就替我上场比赛—— 能保护你的东西我放在你的裙袋中。

    她是薜哀,也是闵可宁。可宁吹着长笛,一道道音符组成一首美妙乐曲,令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听着这悦耳动人的乐曲;乐曲的背後,也是在下一道巫术指令—— 冰风暴。

    瞬间,整个比赛场地都被「冰风暴」的暴风雪侵袭,所有待在观众席上的人都寻找着能保护自己身体的物品,以免被风雪中的冰雹击中;然而待在空旷场地上的卡亚因风雪的强烈暴风而不能行动,再加上暴风雪中带来的冰雹,比赛上一直安然无恙的他也开始遍体鳞伤。

    「虽说是很有天份,不过身体却没办法承受『冰风暴』这本事呢?」

    菲尔笑了笑望向卡斯,只见卡斯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可宁沉思些什麽,完全无视了「冰风暴」的影响:「看来这次也是哥哥赢了。」

    菲尔冲向卡亚,把篮球夺去—— 砰!

    之後,主持人那把响亮的声音再次传出。

    时间到,二比一,格伦华得到胜利——

    ※~※

    樱花树林,每棵树的树干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打击痕迹,有的是剑划过而出现的刀痕、有的是被人轰出了个大洞、有的是完全给人打断。这代表着,两人的交手很激烈。经过激烈的巫术比试,蒙丝已经是没有多少的力气再和薜哀抗衡,反而,薜哀就像是没有花过多少力气,简直没把蒙丝放在眼里。

    「受人尊敬的冰系蒙丝教授,怎麽了? 」薜哀优雅的步伐走向蒙丝,银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痕迹,「这种程度就想把我给杀了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蒙丝冷冷地念着: 「冰冷之箱。」

    语毕,这时薜哀身前、身後、左边、右边,都冒起一道厚厚的冰墙。

    「打算用这招封住我的行动吗?」

    薜哀举起银剑,一瞬间剑尖冒出了耀眼的火焰,她像是跳着剑舞似的转动着身躯,随着她的动作带着火焰的银剑划过四面冰墙,冰墙没多久变溶化、蒸发、变成了水蒸气在包围着她。这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直隐居在山谷中的高手一样,用着早已看穿对方的心思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注视着已经处於下风的蒙丝:「你是在开我玩笑吧?」

    「你怎麽可能……」

    「托你的福,现在我可是能使用好几种属系的巫术语了,当然这里头包括着冰系巫术师不可能使用的火系。」

    薜哀冷眼看着对方:「对於这点,我真的对你心怀感激。不过这不代表我会跟那些愚蠢的学生那样尊敬你。」她左手轻轻一挥,「诅咒之藤!」

    蒙丝脚下忽然长出无数的藤蔓,把她绑紧:「撒卡离!」

    「这可是你逼我的。」

    薜哀转身望向身後的高空,看着在高空现身的蒙丝,她的脸上挂上一抹笑容:「蝶飞刺!」言罢,薜哀身後出现大量色彩斑斓的蝴蝶,蝴蝶群把包裹着她的水蒸气驱散後在飞向蒙丝,於半空中的蒙丝无处可逃,只能被一群群翅膀带毒的蝴蝶割破自己的皮肤—— 随後掉落在地面上。

    可薜哀并没有想这样便停止:「水涌柱。」

    一道水柱在蒙丝的下方冲上,再次把蒙丝抛至空中。

    薜哀冷冷地笑了笑:「冰冰封。」在蒙丝的嘴巴被冰所封住的瞬间再下着下一道巫术语,「烈焰之海。」

    在蒙丝再度往地面堕落之时,迎接她的再也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一大片火海。冰系的巫术师最害怕的是—— 高温。

    啊—— 蒙丝被高温的火焰烧得痛苦大喊。

    「让你就这样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你了,还是等你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之後……」

    薜哀拿起银剑走向蒙丝,把火海消去准备封锁对方行动带走之时。对方的嘴唇微微颤动着。

    「冷血之毒。」

    薜哀愣在原处,一幼细得眼看不见的针刺入她体内,接下来她—— 视线开始朦胧。

    「要知道,就是你这种想法才让你一步步接近死亡。」

    蒙丝蹒跚地站起来,站起来的同时身上被火烧到血模糊的伤口也顿然消失。她走到薜哀的面前,用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对方:「如果是菲尔的话,他肯定不会留情把我给杀了,因为他聪明得很……像我这种的人,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让我还活在这世界上,你能像他那样狠心的话,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毒,开始漫延至薜哀的四肢。

    「菲……尔……」麻痹感侵袭了她的全身。

    她双眼一合,倒在地上。

    樱花的花瓣不停地落下,就像是眼泪般掉落在薜哀身上……

    ※~※

    大家,即使有场比赛有点伤感,可是依然是一场相当彩的比赛,为此我们该为现在依然还在场上的人鼓掌——

    主持人的话,让学生们都站起来为这次参赛的学生送上热烈的掌声,尽管兰丝特的学生们心里有着一股怒气,但是因为格伦华的菲尔、杜方、薜哀及卡斯等人的实力实在是他们之上,最後抱着无奈及伤感的心为他们鼓掌。

    「闵可宁,你确实很厉害。」遍体鳞伤的卡亚走到可宁的身边,伸手示意握手,「你能力也到这种地步,我没办法想像要是自己的对手真的是她会是什麽情况。」

    可宁握了握卡亚的手,他的手跟哥哥卡斯一样,相当冰冷:「我还以为只有杜方等人看出来我是谁而已……你什麽时候看出来的?」

    「如果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要看出来不是一件难事。」卡亚笑了笑,「再说了,你再怎扮演薜哀,跟她长得多相似也好都跟我哥所说的她差太远了。」

    「等等……他怎样形容薜哀? 总觉得他的嘴巴不会吐出什麽好的东西来。」

    卡亚对此笑而不语,而在他发现可宁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你……该不会是在看我的记忆?」

    可宁的双眼微微泛红:「那个叫闍紫的女孩……你跟她……」

    「不愧为她的替身,你真的是一步一步变成薜哀了。」卡亚那双眼开始被泪腺影响而泛红,「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被人追杀,她为了让我活来下来牺牲了自己……很烂的故事,对吧? 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跟杜方好好善用时间,好好相处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你知道的,你时间不多了。」他说完动了动鼻翼。

    可宁望向那荆棘图案。时间,对了,她确实活不长了。

    她望向杜方……在没有她的日子,他会如何呢?

    想着想着,突然的,她眼前一片空白,然而没多久再度回复正常:「怎麽一回事……」

    原来在场外的杜方,貌似看到她有点不对劲,担心地跑到她的身旁:「不舒服吗?」

    刚才那感觉……说不舒服,更准确的说法是……感觉自己跟什麽东西之间的联系突然断了。

    但那是什麽东西?

    「菲尔?」

    卡斯的声音,让可宁回过神来望向菲尔。只见菲尔忽然整个人无力地跪在地上,茫然地望向四周。那是菲尔从来都没有露出过的表情,是恐慌中的表情。

    「菲尔,你怎麽了?」卡斯蹲在菲尔的身边,在对方身边轻声问着。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薜哀,她人在哪里?」

    菲尔站起来环视四周。

    他听到她的声音……刚才他的心犹如被人砍成两半,这感觉跟当年她从我身边消失的时候,一模一样——

    <% END IF %>

    ☆、第三十四章·永恒的痛楚

    是啊? 这个时候薜哀到底跑到哪去了? 观众席上的人为这场比赛默哀,亦为这场比赛拍手叫好,可是站在那场上的人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事情上面。卡斯等人把自己双眼的焦点都集中在人群中寻找薜哀,只可惜不管他们再怎麽看,在那观众席上并没有发现薜哀的身影,就像她向来的作风,突然挥袖而去。只是这一次的感觉,让人觉得很不自然。

    菲尔的双眼继续无神,他站起来对可宁问着: 「可宁,薜哀把那笔交给你的时候有说些什麽吗?」

    「没有……」

    可宁在说出这个答案之後,却忆起了些什麽。

    对不起,我会为你养母与自己报仇——

    对,对方曾经说出这句话,再那之後有一名学生给予她一张信纸;她并不知道薜哀接过的那张信纸上写的是什麽,只知道一点的是,当时对方欲言又止。

    「不……也许当时有人叫她出去了也说不定。」

    「可宁,你刚才在说些什麽?」菲尔的脸上完全失去了过去所拥有的冷静,「是谁找她?」

    「这个……」

    就那麽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不属於她记忆一部分的画面,然而,这该是薜哀双眼所看到的事物—— 那名学生把信纸似的东西交到她的手中。

    『薜哀学姐,蒙丝教授有封信给你。』

    『要开始了吗?』

    ……

    『让你就这样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你了,还是等你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之後……』

    『冷血之毒。』

    「天啊……」

    这段记忆,这部分的画面让可宁忍不住用手捂住自己因惊讶、慌张而张大了的嘴巴,眼泪开始弄湿她的脸颊。那个答案实在是残酷得让她无法对在场的所有人说出来;对她而言,这是能敲碎她与杜方那脆弱心灵……名为「真相」的锤子;对菲尔而言,这是一颗会让他选择自毁的炸弹,因为只要他知道它的存在,他绝对不会多加考虑点燃那炸弹的导火线。

    最糟糕的是,她没办法瞒过菲尔。

    「可宁! 她让你看到了些什麽!」他紧捉住她的手臂。

    「我——」

    在找你的薜哀吗——

    一把声音传进这室内篮球场内,这声量响亮得能与主持人那几乎能响彻云霄的声音相提并论。然而,这把声音对格伦华的学生而言绝不陌生,尤其对杜方,那是一把他无法遗忘的声音—— 他的母亲,蒙丝的声音。在蒙丝的声音传进场内的时候,全场霎时安静了起来,宛如感觉到在这之後会有大事发生一样。

    蒙丝穿着格伦华的黑袍缓步走进场内,一步步走近众人:「噢,这是多麽让人感动的画面呀? 败的一方在之後依然能跟敌人保持友好的关系,实在是难得。」

    杜方走向前: 「你这时候来这里干什麽?」

    「菲尔不是想知道她跑到哪里去吗? 我这就准备告诉他。」

    「什麽?」

    蒙丝轻轻一挥右臂,她的身後冰地开始有东西升上,是一个冰制的方形的柱体。

    然而,那柱体中有着人的身影。

    「哥,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卡亚望向附近的卡斯说着,只见卡斯的脸色不知何时开始刷白起来,双眼惊愕地看着那个突然从冰地里冒起的柱体。

    在这冰地上的人,除了菲尔,都在那一刻开始失去了反应能力。

    菲尔滑到那柱体,伸手抹去那柱体表面的冰霜,看到柱体中那人影的本体之後,他的脸上露出崩溃的表情:「不……不……」

    柱体里的人影,正正是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的薜哀。她灰色的头发在柱体里的水中飘动着,而那浅蓝色的双眼紧紧合。

    「薜哀! 快给我醒醒! 醒来! 快给我醒来!」

    菲尔使劲地敲打着柱体,可是在水中的薜哀显然早已断气:「不……不!」他举起了拳头,狠狠打向柱体,柱体的外层开始出现裂痕,随後因里头的水感受到震动後猛然裂开,水连同一直被冷藏於其内的薜哀顿时流出。菲尔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紧抱着身体冰冷的薜哀痛哭:「我知道你能醒来的,你能办到的,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厉害……不可能就这麽死掉,不可能。」

    可惜的是,薜哀的双眼再也没法睁开。

    在观众席上的学生与教授不发一言,这个场合,本应有人说话,可是现时没有人的脑海里组织出语句,连惊叫声也无法从喉咙发出。因为任谁也看得出这背後的真相,就因为看得出来,这震撼得几乎让人呼吸困难的真相令他们只能默默地坐在那里、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发生。

    过了一阵子,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发言的卡斯在所有人失去该有的反应时回过神来,低声问道:「蒙丝教授,你能告诉我们这是怎麽一回事吗?」

    这句话,也让思绪混乱的杜方清醒过来,愤怒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你到底对她做了些什麽!」

    「我的乖儿子,我只是把她送回她该去的地方而已。」蒙丝理直气壮地笑着,「没有人能夺去『冰系王者』的称号! 谁也不能! 冰结令!」她双手往兰丝特学生所坐的观众席上舞去,在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麽事的时候,所有兰丝特的学生都化成了冰雕。

    「该死,她是澈底疯了!」卡斯惊呼,随後对着尚未波及到的人大喊,「快逃!」

    啊—— 所有的学生尖叫起来,恐慌地向出口奔去;教授们都从自己的座位中站起来,准备阻止蒙丝的行动时,暴的旋律突然从场上传出,他们的身体瞬间被无形的利刀划伤而无法行动。被划伤小腿而无法走动的米格娜教授惊恐地望向场上的菲尔:「菲尔! 快醒来!」

    菲尔不知何时站起来,他那头黑棕色的头发已变成白色,手拿着那银色弦琴弹奏着,然而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起来异常地平静;唯一与过去完全不相同的是,他所弹奏出来的乐曲再也没有那种温文儒雅的感觉,那些音符带出来是怨恨、悲伤与愤怒—— 他的灵魂与情感完完全全变成了音符,不顾後果,把一切都释放於空气中,目的相当的单纯,就是想把这一切都给摧毁。

    他忽然用力同时拨弄八弦,所发出的声音把所有教授震昏。

    这麽下去,他会死—— 不知道为什麽,看着这样的菲尔,可宁有这种感觉。感觉告诉她,要是再那麽下去,菲尔的灵魂会在他用尽自己体力的瞬间消失。

    可宁跑到菲尔的身後,想阻止他,让他停止弹奏,可是并不奏效:「菲尔,冷静下来呀! 杜方! 快来阻止他!」

    「菲尔!」

    杜方准备靠近他的时候,一道强风袭向他,让他整个人失去重心倒在地上:「菲尔! 快停止!」

    现在的菲尔,活像是被下了咒语的玩偶,不停地弹奏着。

    「完全失去理智的菲尔怎麽可能会是我的对手! 哈哈哈—— 再也没有人能影响我的地位了! 没有! 再也不会有! 哈哈哈哈——」蒙丝放声大笑着,在众人的集中力都落在菲尔身上的时候,提起了手,「冷血之毒!」

    「拍令!」

    卡斯即时念出巫术语,但是,为时太晚。

    噗,菲尔手上的弦琴跌落在地上。

    「菲尔?」

    菲尔的双眼早已无神,他微微张开双唇,看起来像是想说些什麽,然而在他喉咙准备发出声音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倒下。

    可宁使劲地抱起菲尔的上半身,可是他完全失去了气息:「不! 菲尔! 不能就那麽结束! 菲尔!」而那张刚才没任何表情的脸扬上了对一切释然了似的表情。她不知道菲尔这表情所表达的准确意思是什麽,像是告诉他们: 这死亡对他而言是一种解脱。无论如何,那种言语上难以说明的哀伤感猛然侵蚀着她的心。

    「菲尔……他怎麽了?」杜方狼狈不堪地站起来走到可宁的身边轻声问着,在看到可宁摇头开始饮泣的时候,他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怎麽可能,这家伙可是天才,不会这样倒下……刚才我并没看到有东西伤到他……卡斯,没有对吧?」

    「那是『冰血之毒』,禁术的一种。专门对付我们这些冰系巫术师的巫术,只要不留神被击中的话会即时死亡的巫术。」卡斯走近杜方,「抱歉……杜方,如果我能再早一点念咒的话……」

    「这不是你的错。」

    「或许。」卡斯低头思考着些什麽,「怎麽说也好,教授们已经因为菲尔而晕过去了,我们得想办法制止蒙丝。」

    杜方凝视着可宁怀中的菲尔,双手握成了拳状。

    也许是已看出杜方的想法,卡斯手搭在杜方的肩膀上:「杜方,冷静。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

    杜方蓦然回看着自己的母亲。

    「为什麽我是你的儿子?」

    「杜方,别再说下去!」

    杜方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你这种人不配当我的母亲!」

    蒙丝望向杜方,她的脸早已被「疯狂」所影响而扭曲起来。

    「所有背叛我,阻碍我的人都得死……都得死!」蒙丝大声叫道,刹那间整个室内篮球场的出入口都被厚厚的冰所封死:「全部都得给我死——」

    <% END IF %>

    作家的话:

    这里....有事要向大家公布。

    就是这《巫I》修改版後会有一个正式加料版,不过那是用来投稿专用。

    所以现时整大大大编幅大修正,但那就不公开了。

    (希望大家快点看完吧.....我怕来个手不及需要删除时就没......)

    要是事成了,而对方说不需要删的话,这就可成了试阅版了哟?

31-3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