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 校 爱 21-25


    ☆、第二十一章·王牌的挣扎

    唦—— 浴室的莲蓬头所洒出的水把埃佛尔那头银色曲发弄得湿透并变得笔直,平均地披在他那宽阔的肩膀上,他闭上双眼慢慢地抬起头,任由水无情地拍打着他的脸孔。下一步他应该怎麽做? 想到这里他猛然地低下了头,水沿着他的头发像是瀑布般冲落在白云石的地面上,发出比刚才的水声还要响亮的声音。

    哒哒哒——

    犹如是无底洞的蓝眼打量着自己主人的身体,埃佛尔那白晢的皮肤上有着数之不尽的伤疤,有的像是被利器割伤而成,有的像是被高温的铁块烫伤;假若这是比赛上的战绩证明,他绝对会为身上这些伤疤感到自豪,但那些伤疤却是证明他只是那个男人手下的一个棋子——比那些被人们养着的猫狗都不如。

    为什麽,为什麽那麽多年来他都没有反抗? 只要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那一切都不就结束了? 可是自己为什麽那麽多年都没有那麽做呢—— 还是说,他想死,却害怕面对真正的「死亡」而自己懵然不知?

    「哼……」他闷哼一声後苦笑数声,同时伸手关上水源,水珠沿着他身体轮廓缓慢地流下。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把那个男人击败? 虽说他能使用大部分属系,但绝对不是那男人的对手:「只好拼了吧?」他微笑,擦乾後换上丝绸质地的睡衣,一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地步出洗手间。

    凉风阵阵,他的双眼焦点落在已打开的窗户上,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看来,今晚不会跑过来呀? 他灿笑,走到厨柜里拿出一瓶牛,牛在他的手里被冷冻起来,不久被他啪的一声开了瓶盖,半瓶牛顺着他的喉咙流入胃中:「痛快。」双眼的目光投向在床边的那个抽屉。

    如果是他的话,下一步会怎麽做?

    良久,他的脑袋就像有道微弱的电流掠过般,刺激着他的思绪—— 那个男人的下一步会做些什麽? 一切的重点不在於自己的下一步,而是对方的下一步。埃佛尔把馀下的半瓶的牛一口气喝完後把瓶子丢在房间那小厨房的垃圾桶中:「应该,很快就有行动了。」

    他望向窗外,唦—— 凉风继续在吹动着枫树,这看似是平静的地方有着眼看不见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

    我们校的那新血莱特真的是很强呀? 有可能比埃佛尔更强呢?

    可是怎麽比赛之後医疗室什麽的消息都没有呢? 他样子长得那麽帅,离场之後应该有挺多的女生都会到医疗室去看他情况如何的吧—— 在兰丝特,很多的学生都在讨论着那场对黎德索的比赛,讨论着初次登场但实力以及其魅力足以压倒全场的新血莱特。俊美的脸庞、潇洒的举止、应变能力相当厉害的一个人物,怎麽出现後就如是鬼魂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他们的眼中,莱特慢慢地变成了像是传说中的巫术师这麽像谜般的人物。

    格雷站在巫术篮球场的大门,偷听着学生们的讨论内容。在这种情况下,科博特要是用昨天对他们解释的情况来把这一切掩藏过去,可行吗? 蓝绿色双瞳转向望向在球场边休息的队员们,不少都手拿着白色的玫瑰花放在冰地上的某处,以拜祭已经不在人世的莱特。尽管他们己从格雷的口中得知「真实」的情况,但他们也没有办法相信那是真相—— 在短短一个月的相处下,莱特已在他们的心中有一个他专属的位置。

    这麽有影响力的人,尽管校长想用那种「解释」掩藏真相,也肯定弄到对他不利的传闻在学校里满天飞吧?

    「因为这样才特意硬撑下去完成比赛……这一招还真的够狠的,卡斯。」格雷无奈叹息,到现在他仍然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是那麽的黑暗,那麽的攻心计。他双手在裤袋准备回球场继续练习时,待在球场外的空地闲逛的学生们突然地一个劲往通向兰丝特不同地方的走廊奔去,就像是发生了什麽灾难似的在逃亡。见此,他一手捉住其中一个女学生,脸上带着好奇的笑容问着:「嘿! 你们这是要去哪?」

    「是……是格……雷?!」女学生看着格雷,脸上露出花痴到近乎到「色」痴的表情,「就是……校长准备对外开记者会说莱特的事啦……所以大家才会那样的飞奔去哦?」

    「记者会在哪里举行?」

    「听说是在兰丝特的正门前面那空地。」

    「谢谢了!」言罢,他立即往枫树林的捷径往那空地跑去。

    你只要照我刚才说的话去说就行了——

    身穿白衬衫的埃佛尔坐在席上,深蓝的双眼瞄向站在他身旁的科博特。这就是你所准备好洗去杀害了被人称为『冰上魔幻师』的卡斯这罪名的计划吗? 他想着,在记者们的视线下,他不得不把视线放回台下,并且脸上要挂上名叫「什麽也不知道」的面具。

    良久,科博特站起来对着所有记者们说:「今天,兰丝特请来大家来除了是想跟大家介绍昨天在比赛上有着令人惊叹的新血莱特之外,同时也想跟各位说一下比赛之後莱特的受伤情况。」语毕,记者们开始手拿起不同款式的相机拍照,几乎整个场地都被相机的快门声弄得什麽也听不到。

    「听说莱特是新生是吗? 他之前有在什麽学校念过吗?」

    「是的,他在上个月收到我们的通知书来到兰丝特就读,听他说像是从来没有在哪家巫术学校念过呢? 像是自学回来的巫术语。自学也有这种程度真的是一个天才学生呀? 哈哈。」

    「那他的伤势如何? 现场看他的样子伤得不轻。」

    「啊……是的,在比赛的下半场进行到快结束,有人跟我通报说有人在下半场开始之前对莱特饮用的水里下了现时还没有解药的『菲拉迪』,也就是说下半场的时候莱特是带着中毒的身体上阵。虽说得知後想立即终止比赛,但是很可惜的,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推测在他来我校之前有跟些什麽人结仇而遭到毒杀的可能很大。」语毕,站在空地後的学生们发出诧异之声。

    怎麽会这样呀?

    难怪下半场时他那麽容易就被对方击落了……学生们说着,脸上都挂上难以相信的表情。

    哼……以这种无奈的话把责任从自己的身上推走吗? 埃佛尔冷眼望向科博特,不久嘴角上扬。而这时格雷赶到现场,蓝绿色的双眼注视着坐在那里的埃佛尔—— 他那笑容,打算做些什麽?

    一名记者皱起眉头:「那麽当时跟莱特一同比赛的埃佛尔的看法是? 对方生前有透露过他有世仇之类的事吗?」

    你只要照我刚才说的话去说就行了——

    那就谎话我可说不出来。埃佛尔站起来:「很可惜,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莱特有仇人,也很可惜,」他用着不屑的眼神看着科博特,「以我所知……当时的情况并不是像科博特校长说的那样。」

    那家伙想做什麽?! 是想正面跟科博特挑衅吗?! 格雷错愕地看着坐在远方的埃佛尔,可是这时这刻的他并不能做些什麽。

    「那麽当时的情况究竟是如何的?」

    「据我所知的是莱特在比赛前已经中了毒,他能在场上站那麽久只是因为他知道有种巫术语能令阻挠毒素蔓延全身的速度,然而他在整场比赛里并没有饮用过水,像科博特校长说的那样是喝了含有『菲拉迪』的水而中毒的话……这是不可能的,我想那通报八九不离十地出错了。」

    「那麽中了毒还要上场比赛? 不是更危险吗?」

    「的确,但莱特比赛前跟我说,要是这样倒下的话就正中对方下怀了,所以绝对不能在比赛中倒下。」

    「科博特校长,您真的是在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才收到通报吗? 通报的内容真的是如您所说的那样吗?」

    科博特望向埃佛尔,脸上依然是挂着仁爱的笑容:「那通报如我所说的内容一样。这样看来这件事并没有我想像的那麽简单,我将会派人对此进行调查,锁定了犯人之後会再通知大家。」语毕,他拉着埃佛尔的手离席,所有的记者因得不到理想的答案而纷纷追上,但不久便双眼前失去了两人的身影。

    但到了这一刻我再也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真的,亲眼目睹後,他没有理由去找别的藉口去否定事实。格雷惊恐地看着不停地寻找两人身影的记者群与及刚才埃佛尔坐着的位置,虽说他认识埃佛尔那麽久是有看见过他挑衅他人的事,但刚才的那一刻显然是「狗急佛跳墙」才做的事呀? 不是被逼到尽头,他所认识的埃佛尔绝对不会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

    他没有常出现在这校园里是因为科博特怕他把所有的秘密抖出来,所以一直把他关在房间里,埃佛尔的身上拥有能令兰丝特或是科博特被解雇的秘密——

    「如卡斯所说的那样的话……那麽科博特肯定不会放过埃佛尔……天呀—— 糟糕!」

    他惊叫着,慌忙地往走廊跑去。

    ※~※

    啪! 噗——

    埃佛尔被科博特用力墙角,在这撞击下他那白晢的额头冒出数条血痕。

    「我就觉得奇怪,最近你动作多了那麽多……原来是有了个卡斯当靠山了呀?」科博特说着,脚一边狠狠地踢着埃佛尔的腹部,埃佛尔随即口吐鲜血,「看样子,他应该也告诉了你有关你的身世吧? 嗯?」

    可笑,得知自己的身世却不是从卡斯的口中得知,而是从你那该死的只会说谎言的嘴巴里得知——埃佛尔冷笑着,对於眼前人的问题没有任何回应。

    噗!

    「连直接跟那些记者说毒杀莱特的人是我的本事也没有……还敢对记者说出那样的话来?」

    噗!

    「哈……哈……要是我说的话对你没有影响……你应该不就会在这地方痛打我一顿吧?」他笑着,身上那白色的衬衫已被他吐出的鲜血弄得血红一片,「反正我只是你的棋盘里那不值一提的小兵,只要在你的面前我就使不出任何巫术……有时还真弄不清楚我是怪物……还是你是怪物?」

    科博特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带毁裂。」

    一种剧痛感从埃佛尔的喉咙冒出,他那乏力的手缓缓地握着自己的脖子,欲减轻那疼痛感。

    但是,对方的暴力不会因此结束,科博特揪起他的衣领,拿出他的烟枪往埃佛尔头狠狠挥去。噗! 埃佛尔再次倒下,左边的脸颊被烟枪的一击打出瘀血及伤口。

    「以你现在的体力应该也没办法不出声地使出巫术语了吧? 现在也休想能对向求救,这个地方可是所有学生和教授都不知道的地方,反正在那些学生的对你的印象就是不会出现在学校里的传闻人物,突然失踪可不会像莱特那麽轰动……啊……不应该再叫那个人莱特了,他可是大名鼎鼎人称冰上魔幻师的卡斯呀——」

    言罢,科博特脚狠狠地往埃佛尔的脚踩去,之後离开。

    喀嚓! 脚踝附近的关节随即碎裂,声带被毁的他只能痛不出声。

    或许,死去真的是唯一能解放他的办法。

    虽说没有直接指出杀死化名为莱特的卡斯凶手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可那些记者应该会开始暗中调查了吧?

    他躺在那冰冷的地上,环视着四周。除了唯一的通风口为这地方带来光线外,几乎是漆黑一片,不少的昆虫在地面上爬行,空气中除了金属氧化的生锈气味还有着刺鼻的腐臭气味。深蓝的双眼凝视着墙上的那些铁链。

    也许,之後的时间会被人双手锁在那铁链上吧?

    但是,这事不再牵连到任何人,就这样结束也不错。他想着,双眼慢慢闭上……

    <% END IF %>

    ☆、第二十二章·两人的羁绊

    咯……咯…… 罗依抱着奇丝在通往贝琳房间的走廊上慢行着,到了现在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那个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她的生活范围。她望去走廊对外的那枫树林,放下奇丝走到树下捡起一片枫叶,把枫叶摺成一个等腰三角形似的形状後像当是发髻在头发上。对她来说,这是她唯一能为莱特做的事情,那就是把他记在心中:「奇丝,我们走吧?」

    白猫奇丝坐在一边舔着前爪的毛,一副不满的表情看了看罗依後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後。

    良久,她走到了对方的房间门前,抱起奇丝後伸手轻轻敲着门。

    「谁呀?」

    「是我,罗依。」

    「罗依呀? 进来吧?」

    咔嚓—— 门缓缓打开,当进入对方房间的那一瞬间,她视线的焦点并不在这房间的主人贝琳身上,而是落在被放在玄关附近内里装着莱特物品的行李箱及名为《惦记》的画上。虽说这并不是他的房间,但看着画作的那一刻,他就像还在她的身边,用着不正经的语句玩弄着她。这一个空间除了那些不属贝琳本人的物品外,房间内的一切没有任何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房间里的空气弥漫着忧伤的气息。

    依然身穿着白色连身裙的贝琳从那小厨房里泡好茶後,便把属罗依的那杯红茶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坐下来吧? 看样子你还在想着莱特呢?」放下茶杯後她从床边的小柜子里拿出绑头发用的橡皮圈,把她那把秀发束起来後回到沙发那坐下。

    先不说罗依自己,在她怀里的奇丝听罢立即跳到沙发上,身子卷成一团後打了个呵欠便睡着了。罗依看着自己的宠物随便成这个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後坐在沙发上:「我想,你也跟我一样想念他吧? 你跟他的关系那麽的……」

    果然误会得很深呢? 真的很如他所愿的发展呢? 贝琳放下手上的茶杯,苦笑了数声:「罗依,我跟莱特的关系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子哦?」

    「诶? 这话是什麽意思。」

    贝琳转身双手轻轻握住罗依的双手:「我跟你一样,被他拒绝了。」

    我跟你一样,被他拒绝了——

    被拒绝了? 这怎麽可能? 罗依听着愣在原处。两个人的关系怎麽可能不是那样子? 先不要说那晚莱特到贝琳房间里的事,昨日的比赛两人不管怎看都像已经发展成情侣似的关系,就像已经有着一定的默契,即使话不说出口对方也能得知—— 这样的两个人,竟然还没有发展过? 这叫她如何相信?

    贝琳叹了一口气,还沾着些许颜料的手指勾起茶杯,拿起来喝上数口:「就在你来我这里,发现莱特也在的那天晚上,我就被他狠狠地拒绝了。那天他突然倒下了,看着他那样子我就把他送到我房间休息了。虽说我什麽话都没说,但他已经知道了我在想些什麽,他说对恋爱这种东西不感兴趣,要我放弃对他的那个念头……那已经是你没敲门进来前几秒钟的事了。」说完,贝琳笑了笑放下茶杯,手轻轻地抚着奇丝的皮毛。

    「对恋爱……不感兴趣?」她听着,默然地低下了头,「怎麽可能……」

    「哈哈,是呀? 不过哪有可能有男人完全对恋爱没兴趣的呢? 不过我想应该是他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所以让不了别的女生住进去才那个样子吧?」

    莱特,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 听着贝琳的这句话,她那颗老早被一道道伤口包裹着的心酸痛得让她作不了任何反应,她望向被暂时放在一旁的《惦记》—— 莱特那个样子,是因为在想念着某一个人才流露出来的吗? 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像他那麽优秀的人,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吧? 而像他那麽优秀的人,他喜欢的那个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喵噢—— 坐在沙发上的奇丝突然打着呵欠,伸了个「猫懒腰」後便继续睡下去。它这突然的举动打断了两人之间那有些许尴尬的气氛。

    贝琳喝完她那杯红茶後,双眼打量着现在的罗依:「对了,昨天你看起来像是不再害怕埃佛尔了,在那次比赛之後你们两个是不是见过面?」

    「什麽?」

    「昨天我让他送你回去,以他的格应该会觉得麻烦拒绝的吧……但他可没有那麽做,而且他看起来——」贝琳欲言又止。

    「看起来? 看起来什麽?」

    「很照顾你。」

    人存在不是为了哭的,要是还有力气哭,那麽就留下那力气面对未来——

    埃佛尔当时的那句话在罗依的脑海里回播,那句话,他确实是为了安慰她而说。很照顾她……回想起来,在那次的挑战赛後埃佛尔的确是帮助了她不少,不管是在校里还是校外,要是知道她遇到问题对方总是会帮助她。罗依脸上带回了些许的笑容,从兰丝特的白袍里的暗格拿出昨日埃佛尔递给他的手帕。

    「这手帕是?」

    「昨天我哭的时候他给我的。」

    给她的? 这两个人到底发展到什麽地步了? 贝琳用着诧异的目光看着罗依,不久把视线转移到罗依手上的手帕。

    「该如何说起呢……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开始的事,奇丝原来晚上常常跑到埃佛尔的房间找埃佛尔要东西吃去,有次找不到它我在校内到处找时才发现的事……然後,不久前不是说埃佛尔跟莱特打过一场吗? 莱特要我把受了重伤的埃佛尔带到我人间界的家里借宿一晚。」

    「借宿……一晚?!」贝琳惊讶得双手捂住嘴巴。

    「因为莱特说科博特之後肯定会修理埃佛尔,本来我还不相信的,但我去找埃佛尔的时候就有两位教授在找着埃佛尔,说要捉他回去见校长……以当时埃佛尔的伤势,要是真的再被科博特惩罚的话就真的惨不忍睹了,所以我也二话不说地……」罗依说着,伸手抚着奇丝的小头,「埃佛尔叫我别把我认识他的这件事说出去,不然的话有可能遭到不幸。贝琳,你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看来,两个人的关系真的不如他们想像的那麽单纯了。这两个人到底察觉到了没有? 贝琳看着罗依,标致的脸上挂上好奇的笑容。那麽,到底是哪一方有意呢? 看样子应该是态度装作冷淡的埃佛尔吧? 想到这里,她别过头去,忍得对方看到她偷笑的模样。

    砰!

    突然,房门被人用力推开,喘气嘘嘘的格雷神色紧张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哥,什麽事急成这副样子了?」

    「糟……糟糕了! 刚才开记者会交待昨天的比赛莱特的情况时,埃佛尔在校长的面前暗示是他干的好事!」

    听罢,两人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罗依走到格雷的身旁:「那麽现在埃佛尔在哪里?!」

    「不知道,在那之後科博特就把埃佛尔带走了! 我刚才几乎快把兰丝特找翻一遍也没看到他的影子呀!」格雷说着,气愤得双手抓住自己头上的头发,「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麽呀?!」

    不行……埃佛尔这样弄去会出事的…… 罗依心里碎碎念着,不久便自行离开。

    「罗依!」

    「哥,她是去找埃佛尔而已,我们也分头去找吧!」

    到底科博特校长会怎样对待埃佛尔? 为什麽他要暗示莱特的事是校长干的好事? 这到底是为什麽? 罗依快步地在兰丝特各条走廊快步,双眼扫视四周寻找着埃佛尔的身影,但是又怎麽可能那麽容易就找到呢? 他可是直接地被科博特带走的呀? 连跟他相处那麽长时间的格雷也找不到他的话,那她怎能找到?

    嚓……在她头发上的枫叶突然掉落在地上,并沿着摺痕裂开。

    是,不祥的先兆吗? 她看着,想着,不安的感觉弥漫全身:「埃佛尔……你到底在哪呢?」

    唦唦—— 枫树林里的树随着风摆动着,就像是一双手随意拨弄罗依的心弦,让她内心那不安的声音更加响亮。

    忽然,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身上,当她回头查看手的主人时,一种不应该从那个人身上感觉到的森随即传出:「校长?」

    ※~※

    呼……呼…… 体力尽失,汗水不停滑过他的脸颊沾湿他那把银发,只要他微微移动身体,剧痛感便会无情地侵略他的全身。那麽讨厌他的话,直接把他杀了不就好了? 是觉得浪费了这花了不少心血调教出来的棋子,所以不想就这样把他这个叛逆的棋子处理掉吗? 躺在那黑暗空间里的埃佛尔想着,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大家,现在如何呢? 应该不会注意到他失踪的这一件事吧?

    就这样好了…… 他冷笑,闭上双眼。

    良久,一个脚步声传到他的耳中。是谁? 他张开眼睛,往声源看去。黑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女子似的身影。虽则无法看到对方的脸孔,但他清楚来者何人—— 是克丝汀。

    克丝汀走到他的身旁,用着手巾把他脸上的血迹抹去。

    别打算用你那双肮脏的手来碰我—— 他心里咆哮着,无力的手拼命地想把对方的手移开。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讨厌我,很恨我,可是这是我的宿命……就像你永远都得被他控制一样,是我们的宿命。」

    宿命? 这女的嘴里说出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埃佛尔嘴角上扬,手轻轻放在脖子上,微弱的寒气从掌心传出。

    「埃佛尔,你这是想做什麽?!」

    你再靠近我一步,敢再碰他一下,我就自行了结自己的生命。

    只要那个男人不在,使出微弱的寒气把部分东西冻结的程度他还是能办到。他怒视着克丝汀,眼神警告着对方不能再接近他。

    砰! 空间外传出关门的声音。

    「科博特回来了。」克丝汀说着,随後念着「撒卡离」从那空间消失。

    那个男人回来了? 那就是说他又得受罚了吧? 他苦笑,再次闭上双眼。

    罗依,坐下来吧? 听说之前的挑战赛你被埃佛尔挑战了吧? 会害怕吗——

    那……当然是害怕呀——

    罗……依? 他错愕地睁开双眼,往声音的源头看去。那个男人在做些什麽? 是想先下罗依毒手吗? 愤怒感让他全身不停地颤抖着。

    该死的,动呀! 想再发生当年那样的事情吗?! 快动呀! 他使劲地想爬到传出声音那地方,想偷听着那男人与罗依的对话,但全身老早乏力的他这种事本做不出来。

    拜托,大声一点。他内心喊道。

    哈哈,但你看来不太害怕他呀? 刚才是在找他吧——

    挑战赛之後他借了我手帕……现在洗乾净了,想还给他而已——

    找他? 为什麽要来找他? 他那深蓝的双眼泛起着泪光。

    『埃佛尔,星期五的这个时候我会来找你哦?』

    『找我来干什麽? 每次来都要受着伤回家的,你就这麽不怕给家人骂吗?』

    『因为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呀?』

    那一天,他等了很久,可她并没有来;然而,第二天,那个男人的手下在房间里说—— 已经处理掉那个女孩。

    真傻呀……为什麽要那麽傻呀……不是叫她装作不认识他吗? 还找他来做什麽呀—— 他指尖用力地抓住地面,尽量让自己靠近那位置。

    过了一会,空间的那一端传出「噗」的一声,他的心亦应声一沉。

    罗依?

    刹那间,那深蓝的双瞳变成妖治的紫红色。

    ※~※

    啪。她关上科博特校长办公室的门後随即松了一口气。虽则对方的语气与过往的印象相同,但是却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她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 人不可貌相的这点,完全能应用在科博特的身上;亦因为这样,她更加担心埃佛尔现时的情况。

    是已经逃走了? 还是只像平常那样被锁在房间里? 但这次的事科博特会那麽轻易地放过埃佛尔吗? 怎麽说也不太可能吧? 那到底在哪里呢? 兰丝特还些有什麽地方能把人藏起来的吗?!

    她到贝琳的房间抱回奇丝後,在回自己房间的走廊上想着。

    噗!

    有一只手突然从走廊的一处伸出,捂住她的嘴巴後把她拖到一边去。

    到底是谁?! 她惊慌着,正想张开嘴用力咬对方的手好让对方放开她之时,对方的呼吸声让她在意。

    呼……呼……呼……

    对方的呼吸声微弱得就像刚刚死里逃生似的,那麽虚弱。良久,对方松开了手,她回首望向那名不速之客:「埃……佛尔?!」她手捂住嘴巴说着,此时此刻的画面让她无比惊讶;惊讶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而是对方身上的伤口比与莱特对战受的伤口来得严重。

    黄昏那温和的光线照耀着埃佛尔的侧身,那俊俏的脸孔已经瘀伤处处,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弄破并被血染红,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无缺。他那紫红色的双瞳逐渐变回原来的深蓝,应该炯炯有神的双眼看似已失去了焦点。

    到底,科博特校长对他做了些什麽?! 她放下奇丝打量着他身上的伤口。

    咯咔……良久,埃佛尔的左脚发出骨头裂开的声音,整个人随即摇摇欲坠。

    「埃佛尔……你怎麽伤成……」她连忙扶着埃佛尔,但对方轻轻地把她拥入怀中,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埃佛尔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但他那双唇并没有动,更没有说话,只是靠在她的肩膀上无力地喘息。

    现在她应该做些什麽? 这一刻,她真的不知应该如何是好,只能这样默默地在对方的怀里;她唯一知道的是,有一种窝心的感觉从对方的手传入她的全身……

    <% END IF %>

    作家的话:

    如果可以....真的想有点回应呀....

    ☆、第二十三章·暴风雨前夕

    (缺)

    ☆、第二十四章·这个时刻

    「到了。」罗依放开对方的手说着,当她的双眼瞄向对方的脸孔时,却无法再移开自己的目光—— 埃佛尔睁开双眼,在月光之下他那修长的睫毛闪烁着,就像是彗星在夜空中划过所发出的光芒那麽耀眼。在这一刻,站在漆黑一片房间里的埃佛尔,犹如是一直不出家门、不见天日的王子,散发着一种深沉、忧郁的神秘气息,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忽然,她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对方突然把她抱入怀里的画面。那种印象中的感觉让她的脸颊不知不觉地变红—— 她这是在想些什麽呀?!

    埃佛尔环视着四周,除了漆黑一片之外,一切还是如当天初次到访时的一样;然而,他发现站在自己身旁的罗依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用着还有点沙哑的声音问着:「怎麽了?」

    糟糕,便发现了! 罗依慌忙地别过头去,再慌张地走到房门边寻找着电灯的开关,一个不留神脚绊到了房间里的小椅子,在快摔倒的那一瞬间埃佛尔一手捉住她的肩膀,并顺势地按下电灯的开关。哒! 漆黑一片的房间立即被照亮,埃佛尔很绅士地扶着她到那看似是豆袋般的沙发坐下:「小心点。」他那张像是艺术品那般完美的脸孔露出担心的表情,不久他把刚才那张绊到罗依脚的椅子搬到一边去,「那个,这个时间你家里有人吗?」

    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答案,只见罗依发呆似的坐在沙发上,双眼呆滞地望向前方。那是怎样的感觉? 看着埃佛尔刚才的表情与及刚才对她的举动,有一种麻醉她思考能力的电流导入她的全身。这一种感觉与莱特给她的感觉相当不同,除了让她心跳有些许加速外,还让她的脑海突然地一片空白。

    眼看罗依像是发呆似的看着前方,埃佛尔伸手在罗依的眼前挥了挥:「罗依?」

    这时她才回过神来:「嗯? 什麽事?」

    「我说,这个时间你家里有人吗?」

    「呃……不太确定。」

    埃佛尔困惑地挑起了一边眉毛,张开双手,默念:「世卡门图。」不久掌心开始冒出无数的水球凝聚在两手中间的空间,形成一个看似玻璃球的冰球落在他的掌心中,「这屋子里除了我跟罗依,还有其他人在吗?」言罢,冰球的中心发出青绿色的光芒,随後化成白烟从他的掌心中消失。

    「这巫术语是?」坐在一旁看的罗依不解问道。

    「冰系的显示术,一般用来调查用,要是问题的答案『是』的话就会像刚才那样发出青绿色的光芒,但要是『不是』的话,那就发出红色的光芒。不过不是什麽人都会用呢? 因为有点浪费时间。」他笑了笑便转身走到房门前,「那麽我先洗个澡,之後再借用你家的客房睡一晚。」

    「呃,那麽你更换的衣服呢?」

    「嗯……这个嘛……我想我得当一次小偷在伯父的房间里偷一套衣服来穿。」

    「啊?」

    还真的相信呀? 埃佛尔笑了几声再道:「只是开玩笑,我待会在伯父那衣柜里找回之前穿过的那套运动服来穿。」

    运动服? 听到这个字眼,她突然联想到些什麽:「埃佛尔,你平时都是穿白衬衫跟西装背心配西裤皮鞋,是吧?」对方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 是。

    「一直留着长发吗?」

    「嗯,有问题?」

    「我突然地想到个主意,明天早上你使用『撒卡离』从房间到我的家门前等我吧? 我也许能帮你逃出科博特的视线。」

    逃出科博特的视线? 这话是什麽意思? 埃佛尔不解地挑起一边的眉毛,那深蓝得如宝石般那麽诱人的眼眸像想探视着对方的意图,良久他叹了一口气,一侧嘴角微微上扬:「今天辛苦了,晚安。」语毕,他开了房门往罗依父亲的房间方向走去。

    ※~※

    清晨,史希欧拉城镇里依然是白雪纷飞,每户人家都拿着扫把把门前的积雪一扫而空。一名身穿黑豹皮毛所制成的大衣的男人从家门步出,从家门前的信箱里取过报纸後,便往一间名为「弗格斯」的酒吧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男人那双带着岁月痕迹的眼睛环扫酒吧里的所有人後,眼见一切还如之前那般平静後,便嚓一声的打开报纸阅读。

    整份报纸吸引着男人的并不是那些故意引人瞩目的标题,而是那些照片—— 一篇报导中附着一名银发少年的相片,少年有着一双如湖水般那麽清澈美丽的眼眸,如雪般白晢的皮肤及高挺的鼻子,乍眼看去就像能洗去人心中罪恶的天使般那麽俊美得惊人。然而,这一个少年,男人认识。

    男人捧着报纸的手因此微微颤抖着,那双眼凝视着报纸的标题: 兰丝特新血惨被毒杀。

    「怎麽可能?」男人愕然,立即扫视着那篇报章上的文字:

    二零六八年十一月五日,兰丝特跟黎德索进行一场巫术篮球赛,兰丝特的队伍略为整顿,除了王牌主将埃佛尔与格雷外,加入了一名新血名叫莱特的学生。埃佛尔是兰丝特的王牌,新加入的新血莱特就像是整副扑克牌里的鬼牌那样不安的存在,一上场以一脸悠闲的模样破解了黎德索队伍的攻击,成为了黎德索队员们最棘手的眼中钉,经常使用高难度巫术语的他亦成为全场的焦点。

    但比赛下半场突然状态不佳,比赛结果後传出被人毒杀的死讯。兰丝特校长表示於比赛快结束前收到通报说参赛学生莱特身中「菲拉迪」剧毒,因得知後比赛已经结束,来不及终止比赛。比赛第二日科博特校长於记者会上表示莱特为今年进入兰丝特就读的新生,不排除有仇杀的可能。可是,身为兰丝特王牌的埃佛尔则表示比赛前莱特已身中剧毒,真相到底是如何仍然是个谜,巫术调查局对此事开始进行调查。

    难道,科博特已经得知莱特的身份毒杀他? 男人愤怒地抓住报纸,原本扁平的报纸此时变成不成纸的形状。男人双眼望向坐在这酒吧里的人,这平静看似自然但其实不自然。是因为没有察觉邀请卡斯到校内的人是他,所以到现在还是那麽的风平浪静吗? 而那个孩子现在怎样了?

    忽然,一名女侍应走到男人的身旁,问:「要喝点什麽? 跟平时一样吗?」

    「给我一杯满天星。」

    「好的。」女侍应笑了笑,看了看桌上的报纸再道,「兰丝特的雷教授,你的研究进行的如何? 看起来像碰到瓶颈。」

    「是啊……真的是糟透了,到现在还是毫无进展。」男人苦笑,不久动身脱下身上的大衣挂在椅背上,「看来我的研究得暂时地中断一下了。」

    「真可惜呢? 很多人都好奇鬼系巫术语是怎样的存在呀?」

    男人笑了笑,目送女侍应转身到调酒师的身旁後,继续阅读那份皱得不像纸的报纸。

    ※~※

    早上八时十分,依然穿着那套运动服的埃佛尔站在罗依的家门附近的街道上,等待着对方从家里步出。人间界的天气老早步入了冬季,不少身穿着厚衣的路人在街道上行走时口吐白烟,这与身穿着像是夏季穿着的运动服的埃佛尔成很强烈的对比,因此有不少的人用着佩服的目光注视着他;同时,亦抱着倾慕的目光看着他。

    尽管他那把长发与身上的运动服款式格格不入,他那张如影星般那样俊俏的脸孔依然是那麽的引人注意。

    这就是居住在人间界的凡人的生活模式吗? 看着步伐急促的人们,他想着,这一种生活也许比他们这些能使用巫术的人来得更好。他双手在裤袋,抬头望向天空深呼吸一口气。很舒服,能随意呼吸的感觉真好,这就是人们所谓的自由吗? 他笑了笑,双眼再把焦点放回在罗依的家门前:「到底要我等到什麽时候呢……」

    啪的一声,罗依从家里步出,看着这样的罗依,他的双眼难得地露出了诧异的目光。今天的她放下了她那把秀发并穿着高领的白色毛衣,配上深红色的女士西装外套跟牛仔裤,看起来就像是生活在平民家中的公主,即使身上的衣服相当朴素,还是散发着一种典雅的气质。

    罗依不久便发现他站在家门对面的那条街道上,随即奔到他的面前:「抱歉,久等了。」

    「呃……不打紧。」对於罗依的举动,他有点愣住了,「话说回来,你到底想到些什麽主意?」

    突然,罗依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这是老爸偷偷放在我房间里的零用钱,我们去商场逛一下吧?」

    商场? 何谓商场? 集中一些商人做交易的场地? 就在他思考那「商场」的字眼到底是什麽意思之时,罗依便捉住他的手臂拖着他往前走:「我们得快一点呢? 不然今天我们很晚才能回家。」

    「嘿!」这女孩有这种力气吗? 他惊讶,同时也担心要是自己一个不留神会摔个正着。到底人间界所谓的商场是个怎样的地方? 良久,两人便进入了一间外型**蛋形状的白色巨型建筑物,当两人推开那建筑物的落地玻璃门後,在他们眼前的是多得让人眼花撩乱的店铺:「这地方就是……商场?」

    「对,巫术界可没有这种地方吧?」罗依笑了笑,之後双眼打量着埃佛尔的全身,「嗯……好,我们就先去理个发吧?」

    听罢,埃佛尔错愕得微微张开了口。理发? 看着她那眼神,他大概能猜想到她所想到的是什麽主意,但是能行吗? 现在的他就像是任人摆布的人偶般,随着罗依所希望的坐在一间理发店的椅子上,只能静静地看着对方拿着一本写着「发型设计」的杂志看着,替自己选择新的发型。过了数分钟後,罗依拿着杂志跟一名身穿制服的发型设计师窃窃私语。

    「了解,包在我的身上。」设计师笑着回答罗依,不久拿起梳子梳理着他那把银发。

    为什麽会有点不安的感觉? 到底她替他选择了些什麽发型? 在眼前那面镜子里的自己将会变成什麽模样? 嚓……嚓嚓……设计师拿起理发专用的剪刀快速地剪下他的头发,被剪下的发碎就像带着过去的记忆,在被剪下的那一刻在他的记忆中消除——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记忆不会真的被消除。

    忽然,他有些许期待当那设计师说出「好了」的时刻,期待看到全新面貌的自己。他闭上双眼,在那之前他绝对不要望向镜子中的自己。

    头发被洗、被不知名的体包裹着、头的四周被高温包围—— 就当他快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把声音:「好了。」

    埃佛尔缓缓地睁开双眼,当双眼目睹镜中的人时,那深蓝的瞳孔即时睁大。

    镜子中的人真的是他吗? 他惊讶地伸手触他的头发,头发的分界位置与之前相同,长发变成了清爽的短发,两侧的头发微微向後翘;头发的颜色不再是单调的银色,而是茶银色,除了发的位置是银色外,头发其馀的部分茶色—— 现在看起来,他就像是一名沉沦自己研究或是文学着作的学生,散发着一种学者才拥有的儒雅气息。

    一直坐在店内椅子的罗依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很适合你呢?」

    他转头望向她,那眼眸里充满着激动的情感,这激动并不是因生气而来。

    这是……全新的他,一个他不曾认识的他。

    罗依把钱交给发型设计师後,再次捉住他的手臂:「好了,这下子应该到衣服了。」

    「衣服?」

    她笑了笑,便捉住他走到男士服装店购物。埃佛尔此时此刻就像是准备上台的模特儿,试穿设计师为自己所设计的服装,他在更衣室进进出出,只等待着坐在店内沙发上的罗依一个点头。试穿这举动持续了一个小时,能停止了吗? 他想着,当他打开门的那一刻,坐在沙发上的罗依露出惊讶之色:「就这套!」

    这套? 他走到全身镜看着镜中的自己,身穿白色衬衣加一件黑色格纹背心毛衣,配黑色西裤及棕色的皮鞋。这套衣服也太平庸了吧? 他挑起眉毛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虽说这的确不是他的衣着风格,但却出奇地适合现在这模样的他。

    罗依走到他的身边,把一瓶装着像人视角膜的东西放在他的手里:「现在把这镜片戴进去吧?」

    「戴进去?」

    「对,戴进去。」

    把这种东西放进眼里? 对於这点他有点迟疑,可还是依对方的话做,随後看着镜中的自己。现在的他,是拥有着一双棕色瞳孔的人。这真的是他吗? 是埃佛尔吗——他有点难以相信镜中的自己是他。

    「看你的样子像是吓了一大跳了吧?」罗依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虽说我对时潮流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不过倒是知道一个人适合穿些什麽衣服的。」语毕,她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眼镜盒,打开後拿出盒中的眼镜戴在他的身上。

    这叫他该给些什麽反应? 他无奈地苦笑起来,对於现在镜中的那个人,他敢说那个人并不是他。

    嚓—— 嚓嚓—— 店内传出不少快门的声音,不少女拿起智能手机或相机拍下站在店中的埃佛尔。

    他感叹了一口气:「虽说这样的我是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我自己,但你认为能瞒过别人吗?」

    「嗯……这个嘛……」罗依索着下巴作思考状,「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到老爸在桌上留了便条说今天下午回来,我想他现在应该回到家了吧? 你现在到我家一下不就知道会不会被人认出了。」言罢,她拿起剪刀把衣服挂着的牌子剪去,到收银处付款後便捉住他的手腕离开店铺及商场,往回家的路走去。

    他那双不属他瞳孔颜色的眼睛注视着罗依的手。

    真的,很感谢她。也真的,很想停止在这一个时刻,但这显然是一种罪过。

    这风平浪静的时刻还能持续多久时间?

    良久,他深叹一口气——既然不知道,那麽就依她的主意走吧? 把自己改头换面成另一个人;就像突然造访兰丝特的卡斯一样,用着另一个身份出现他人的眼前吧?

    咯嚓—— 罗依的家门打开,两人步进玄关,罗依父亲听到声音立即走到玄关看来者何人。

    「罗依,今天怎麽回来了?」

    「有点事要做。」她笑道,随後目光放在站於她身旁的埃佛尔身上,「对了,今天我带了朋友来哦?」

    罗依父亲看着埃佛尔,思考着眼前人是否认识,良久伸出手:「你好,我是罗依的父亲。」

    「伯父,我是上次前来借宿的埃佛尔。」

    「你是埃佛尔? 这怎麽可能呢? 埃佛尔是那麽的——」

    「伯父,我真的是埃佛尔,是罗依把我改造成这个样子。」

    罗依父亲还是对埃佛尔的话带着怀疑的态度:「罗依,是真的吗?」

    眼看父亲的反应,她亦不知该笑还是该怒:「是啦。」

    「天呀,感觉完全是两个人呀? 难得来一趟就别一直站在玄关了,快点进来吧?」语毕,罗依父亲快步地回到客厅中。

    「我就说这主意能行的吧? 快点进去吧?」罗依兴高采烈地轻拍了拍埃佛尔的肩膀後便跟着父亲的身後走到客厅。

    「嗯。」他轻轻点头,随後把目光落在玄关那鞋柜上的那花瓶,那像是中国制造的花瓶的瓶身有着不显眼的裂纹。见此,他默念:「复修织。」

    过了数秒,那花瓶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这是怎麽一回事? 他想着,再念:「复修织。」

    噗! 突然花瓶爆裂,碎片四散。

    「埃佛尔,怎麽了?」

    「没事。」

    言罢,他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再把手放在碎片上,心中默念着「复修织」,不久无数的碎片开始聚集起来慢慢组出花瓶形状,回复本来的模样……

    <% END IF %>

    ☆、第二十五章·隐藏著的危机

    是到了……那个时候了吗? 戴上了镜片的埃佛尔,那棕色的双眼凝视着自己的双手,良久才把目光转移到眼前的晚餐上。这次的晚餐并不再是由罗依或他作准备,因罗依的父亲已经请来了厨师到家中烹调西式菜肴—— 可是看着眼前的佳肴,他并没有食欲,全部心思都放在思考下午巫术失灵的事上。

    「埃佛尔,不用跟我客气,尽情地享受这些美食吧?」看着他迟迟还没有用餐,罗依的父亲友善地说着,同时拿起刀叉切开放在他面前的那份七成熟的牛排。

    「我会的。」他缓缓地抬头,微笑地回应罗依父亲的话,再把视线放在同样坐在这餐桌边的罗依後母以及妹妹,两人与之前一样用着倾慕似的目光看着他。在这种环境里做出这样的举动,不觉得丢脸吗? 他不屑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拿起刀叉切着眼前的那份牛排,思绪再次回到那个问题上。

    这应该是那种巫术有机会出现的後遗症? 如果真的是那样,接下来会出现在他的身上还会出现怎样的问题?

    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手提起红酒杯喝上数口。坐在他旁边的罗依见此停下了吃的动作,看着他轻声问道:「在想科博特将会如何对付你吗?」

    那种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来得好。埃佛尔笑了笑,把已经切好的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咀嚼:「有点。那麽你呢? 不担心你那只顽皮猫奇丝有没有把你的便条纸交到贝琳的手上,不担心它不在你的视线范围时惹出什麽麻烦来吗?」

    听罢,罗依双眼顿时睁大:「那便条我倒觉得不会出什麽事的……但它会不会给我惹麻烦的这点还真的没想过。」

    「哈哈,奇丝很乖巧,应该不会干那种坏事的。」他说完,再把一小块的牛排往嘴里送。

    「埃佛尔,你这是在捉弄我吧?」

    「哪里?」

    罗依拿起叉子,对准埃佛尔的脸:「你也觉得奇丝乖巧还故意问那些问题来做什麽?!」

    当当当—— 罗依父亲拿起餐刀在红酒杯上轻敲上几下:「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在那里打情骂俏的了,菜都快凉了。」

    打情骂俏?! 听着这四个字罗依的脸就像刚刚做完运动似的那样那麽的红润,随後尴尬地切着牛排低下头吃着;坐在罗依旁边的埃佛尔则是笑了笑,放下刀叉拿起红酒浅浅地喝上数口。要是说那是想在捉弄她的话,更好的解释是他想让她暂时地离开不应该属於她的那份烦恼吧? 他双眼微微瞄向罗依,罗依像是吃得太急的关系,脸颊上沾上了些酱汁。

    不久,他拿起餐巾小心翼翼地抹去对方脸上的酱汁。

    「呃!」

    「脸脏了。」

    每当他抹一下对方的脸,心中的酸涩感便会逐步增加,像是硫酸那种的体一点点地侵蚀着他的心,让他感到难受。再这样下去,他逃离那个人掌心的理由是什麽? 让所有人为他冒生命危险的理由又是什麽? 突然地,他开始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要反抗那个人,不能确定现在他所做的事是否正确。

    也许,他本就没有理由要去逃离那个人为他而设的监牢,只要默默地等着那一刻来临就好—— 他想着,那张略为改变了的脸依然挂着能温暖人心的微笑:「乾净了。」言罢他便移开了视线,把目光放回在眼前的食物上,并没有留意到餐桌上其他人那错愕的目光,更没有注意到坐在他身旁的罗依因他那突如其来的举动而红了的脸……

    ※~※

    喵噢……白猫奇丝轻巧地跳到了格雷的床上,用着它那柔软的球轻轻地推着还沉睡在梦中的格雷。他呢喃一声反後睁开双眼,蓝绿色的双眼扫视着房间周遭的环境……再次忘记把窗帘拉上,忘记把昨晚吃完的零食包装袋丢进垃圾桶,忘记了应该放一条鱼或是放一碗牛在桌上给奇丝—— 好让它不会在他不用上课的日子里把他给吵醒。

    他翻开被子,下床後把随意地踢开房间地上阻碍他前进的东西,这举动让奇丝追着那些被他踢到滚来滚去的东西,发出「咔……咯……咔咔」的声音:「嘿,别把我的水晶球弄坏了。」听罢,奇丝停下了玩弄水晶球的举动,坐在那里抬头看着格雷,眼神里尽是不满,就像在说: 不想我弄坏就别乱放乱踢呗。

    清理完房间那餐桌上的垃圾後,他走到小厨房里拿出一瓶牛倒在小碗里给奇丝喝後,双眼看了看挂在玄关位置的时钟:「是时候到篮球场一趟了。」他匆忙地跑到洗手间换衣服梳洗後便准备冲出房门到巫术篮球场那里去,「奇丝,别给我到处跑或破坏东西!」说完,他便步出房门,在走廊上快步。

    事过三日,一切平静得让人感到惊讶。尽管当时莱特在比赛中莫名地被人毒杀一事让所有的学生感到惊讶及悲伤,但是过了数天人们便不再提起,话题已经转移到校里其他人的是是非非,就像死去的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般。格雷在走廊上以急促的步伐走动,在他身边经过的女生都向他投去倾慕的目光。

    这就是人的丑陋吗? 他想着,同时皱起了眉头,不久兰丝特那巫术篮球场的正门就在他的面前。在他推开大门的一瞬间,在练习中的学生都停下了投球及在冰地上对战的举动,向他打招呼:「格雷,来得真晚呀? 现在都已经一点多了。」

    「起来晚了,你们练得怎样了?」

    「还不错,话说回来莱特的後事校方怎麽处理?」

    「不知道,他们跟我提也没提过。」

    或许,卡斯该兴幸还有他们这些後辈记得他。格雷随後跑到坐在一旁等着他的贝琳,她正坐在场边的长椅上吃着自己准备的便当:「反正你也是过来找我的,为什麽来的时候不到我房间看我在不在呢? 坐在这样呆等不无聊吗?」

    贝琳放下餐具,抬头看着他:「嘿,别看少你妹妹,我可是很有人缘的。埃佛尔跟罗依还没有回来?」

    「应该是吧? 但我想他们在那边会比较安全。」他坐在贝琳的旁边,「在那之後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这有点不太寻常。」

    「知道埃佛尔跟罗依朝夕相对,你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

    格雷听着妹妹贝琳的话,脸上一如过往带着孩子气的笑容:「你看就能知道了,明知故问来做什麽?」

    怎麽说,他也喜欢了她三年,爱着她三年,怎麽可能会那麽容易地把那种感觉转换成朋友之间的感情? 格雷轻叹了一口气,最近发生的事确实能证明了卡斯所说的是正确的—— 埃佛尔即使心里在意罗依,却不愿与对方过份接近;当知道埃佛尔有可能出事的那一瞬间,罗依便立即去寻找他。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建立起任何人都破坏不了的关系,让他无法界入两个人中间。

    败得真漂亮,这是他唯一想说的。

    啪—— 忽然,篮球场的正门被人推开。所有的学生立即挺直膛:「午安,雷教授。」

    「教授回来了?」格雷惊讶得站起来,走到雷的面前,「教授,你之前到了哪里了?」

    依然身穿皮毛大衣的雷看着格雷哈哈大笑,随後手轻拍格雷的肩膀:「请假去研究对所有巫师都不能完全了解的鬼系。不说这个,埃佛尔在哪里呢? 我看到新闻之後有点担心就赶回来了。」

    听罢,格雷与及站在不远处的贝琳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而其他的学生则摇头示意不知道。

    雷双眼打量了两人,脸上露出让人猜不出其意的表情,良久用着雄厚的声线说着:「好了,我放假的这段时间你们没有偷懒吧?! 待会我得看看你们现在进步了多少!」言罢便走到两人的身边,以手势示意两人跟随他到外面一趟。

    到了巫术篮球场外的那片空地後,格雷便立即对雷提问:「教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麽?」

    「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问,你们两个是不是知道些什麽?」

    「教授的意思是?」

    雷皱起眉头,看起来像是因为担忧些什麽脸紧绷着:「你们两个是不是知道埃佛尔些什麽?」

    贝琳看了看雷的双眼,脸上刹时露出诧异的表情:「教授老早知道了?! 所以请假离开兰丝特这麽长时间吗?」

    「啊? 你说什麽? 教授知道些什麽?」格雷无法理解。

    雷深呼吸了一口气後再问:「看来你们两个应该都知道了,是卡斯先生告诉你们的?」

    贝琳赶紧点头:「卡斯在快离开的时候告诉了我们,希望我们帮助埃佛尔。」

    是冰上魔幻师卡斯最後为对付科博特而下的一步棋吗? 雷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这一下子他现在应该做些什麽?

    站在贝琳身旁的格雷困惑地抓了一把头发:「嘿! 贝琳,等等……现在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到底教授知道些什麽?!」

    「格雷,雷教授就是——」

    贝琳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雷阻止:「格雷,你给我听好—— 是我请卡斯先生来这里调查的。」

    「什麽?!」

    出大事了——

    在格雷惊讶的同时,巫术篮球场外通往各处的走廊有一名身穿兰丝特白袍的男学生慌张地奔跑着,最後像是被白袍绊脚而跌倒在地上。眼见及此,身为兰丝特教授之一雷赶紧走到那名学生的身边并扶起学生:「卡夫,发生了什麽事了? 怎麽急成这副样子了?」

    「雷……雷教授……」

    「有话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刚才巫术调查局的人来搜埃佛尔的房间,他们在埃佛尔的房间里搜到了『菲拉迪』,现在他们下令要追捕埃佛尔!」

    听罢,雷全身一软:「我的天呀——」

    格雷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名学生:「这可是会当成谋杀而判死刑呀?! 科博特的下一步, 直接把埃佛尔除去吗?!」

    事先变成这个样子,接下来他们应该怎麽做? 愣在一边的贝琳抬头望向天空想着,这样下去不光是埃佛尔,跟埃佛尔扯上关系的人也会有危险。把这样的麻烦留给她帮忙处理,叫她该如何应付? 她双手合一,对着天空用着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说着: 卡斯,求你告诉我之後应该怎麽做吧——

    唦——

    一道强风吹袭巫术篮球场对外的枫树林,地上的落叶随着强风而被吹起,就像是海上的波浪往他们的方向涌去……

    ※~※

    「校长,那个叫罗依的女孩回来了。」

    「回来了?」科博特提起烟枪吸上一口後吐出白烟,「那小子?」

    「校长,我们并没有发现埃佛尔。」

    听罢,科博特放下烟枪,用着锐利的眼神看着前通报的两位领袖生:「没发现? 怎麽可能呢……」

    「但是那女孩回来的时候,身边有一位男生陪着她一同进入校门。」

    「哈……那不就是埃佛尔吗?」

    两位领袖生害怕得低下头来:「不是的校长,那男生像是另一间学校的学生,是使用雷系的巫术师,跟使用冰系的埃佛尔完全是不相同的两个人。」

    完全不相同的两个人? 怎麽可能? 科博特愤怒得双手握成拳状:「躲在哪里呢? 埃佛尔……」

    在兰丝特的那餐厅里,本应该人头涌涌的菜色显示版上变得空空荡荡,所有点了餐还是还没有点餐的学生都先抢下位置坐下,没有找到空位的便站在外面探头望去某个位置——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一名拥有着一头茶银色头发的眼镜少年身上。

    少年拿起餐具切着牛柳,动作温文儒雅,就像是出生在人间界的英国人般,脸上带着能把所有人的悲伤融化掉的微笑。少年的对面坐着一名换上了兰丝特白袍的女生,她拿着汤匙喝着热呼呼的白汤。

    「小心烫到舌头。」少年看着女学生的食相笑了笑,棕色的双眼不久瞄向了一直注视着他的其他女学生,这举动令那些女学生立即迷至昏倒,「这个地方真的很不舒服呢?」少年说着,脸上挂着与语句完全不符的笑容。

    「嗯……埃—— 不对,丹尼尔,你接下来打算做些什麽?」

    少年笑了笑:「走一步,算一步喽?」他站起来弯下身子,伸手拨开那女生的浏海,「头发差点沾到汤了。」见此,女生的脸颊泛起了红晕。

    少年望向窗外,脸上依然挂着让人陶醉的笑容。

    又回到了这犹如是地狱的地方了,接下来他应该做些什麽呢?

    少年再把视线放回坐在他对面的那女生,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现在,他暂时找到了那个理由……

    <% END IF %>

    作家的话:

    让大家严重久等不好意思!

    《巫II》将会正常更新,不过就......《巫》则不定期更新,呃......

    那个......这个......

    大家还是把我杀了吧? QAQ ((土下座

21-2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