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圣辰 > 第十九章 我命危矣

圣辰 第十九章 我命危矣


    待得一觉醒来已经是半夜时分了。伸了个懒腰。感受着恢复的差不多的身体。晨始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sè。

    打来一盆凉水一头扎进水盆里来。直到感到憋气不急才抬起头来。擦掉水珠之后。jīng神也为之大振。心中暗自盘算一阵。这才小心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晨始心中疑惑重重。本来回来的时候便想去见见阿公(现任大公的阿爸,也是捡晨始回来的那人)。但是奈何刚一回来事情便一件件的不断发生。也是让晨始这个想法一推再推。

    迅捷的沿着一条小道。来到部落边上。跃过护墙来到外面。寻了个方向就向部落后面的山林行去。

    晨始速度极快。几乎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夜sè之中。yīn河部的后山面是一处庞大的山脉,叫做yīn山。平时鲜少有人出入。剧传在yīn山深处。其危险程度甚至比之那暗影森林尤有过之。不过其中真假却是不得而知了。毕竟鲜少有人进去。

    晨始对地形非常熟悉。平时在部落的时候也经常到山上采药,只是没敢太过深入罢了。此时熟门熟路的他。一刻钟不到就来到山腰处,只见他四处张望了一番,很是jǐng惕的掀开一堆杂草。露出里面的一个不大的山洞钻了进去。用杂草再次将山洞挡住后。就再也没有一点声音。

    寂静的山林里一点声响也没有。不时有呜呜的山风吹来。显得格面的yīn森。

    晨始刚一消失。一抹黑影仿佛凭空的出现般,站在了晨始之前所在的位置。此人皱着眉,一脸yīn沉似在想些什么。

    如果晨始看到的话定会认出。这就是当时在大公那里,见到的坐在右边的那个墨衣老人。

    这人一出现,只是yīn沉着脸,看不出在想什么。片刻的犹豫,他便一闪身来到晨始刚刚消失的那个洞口,也没见什么动作。居然一点声响也没发出就这样进到那洞里。

    而洞口那些简单的机关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墨刑就这样从容的进得洞里。

    这山洞颇大。也是以前晨始无意中发现的。而且位置很是隐蔽。有时候晨始也会来到这山洞之中体息一下。

    那墨刑来到洞内,看着前方背对自己站着的晨始,不由心下一惊。但也没有表露出来。却也没有急着出手。

    此时他看到的情况有些反常。在他想来这叫晨始的小子,半夜走出部落本就不应该。而且此时晨始的作为,更是让墨刑心中暗生jǐng惕。

    此时的他如何看不出。自己的行动早就被这小家伙查觉到了。就算他这找死一般的,半夜走出部落也多半是有意而为。目的很有可能是引自己出来。

    “难道这家伙竟是有什么对够对付我的后手。还是那暗影森林中的异宝真的被其所得。不然他如何有如此大的底气。敢正面面对自己。”心中想着的墨刑虽是jǐng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脸上隐隐有激动之sè闪过。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异宝,竟能让一个没有修为的人生出如此勇气来。”

    一阵沉默过后。见晨始始终沉默的背对着自己。一时之间气愤很是压抑。之前墨刑本以为以自己的修为,要擒下晨始不过是举手抬足间的事。但这时竟是与之僵持起来。这却是墨刑没有预料到的。

    但越是看到晨始有恃无恐的样子。墨刑心中jǐng惕的同时。越加相信这晨始手中便是有那异宝在身。

    也是这墨刑自认为自己心机深沉。见得对方这诡异的举动,居然没敢当场发作。而是胡乱猜测中,才会这样与晨始对恃起来。

    “小子,老夫墨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老夫的修为白天你也见识过了。要杀你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你最好老实配合点,也少得皮之苦。”半晌之后。这墨刑心中迟疑之下。还是忍不住出声说道。

    墨刑也是心中有些焦急。此时的他已经有八成确定。这晨始身上就是有那异宝。而自已能发现晨始走出部落。那晨极部的清风、清扬两人自然也能发现。虽然自己也不怕他两。但那两人联手之下。也是一个大麻烦。到时候说不定会弄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这才出声试探。想要早些解决此事。好趁早离开。

    见晨始仍是无动于衷。墨刑心下不由得一怒,低吼一声:“哼!装神弄鬼。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便是一掌凌空向着晨始拍了过去。墨刑也是自恃修为高深。而对面的只是一个凡人。就算有异宝在手。也发挥不出多少威力。最后也最多让自己受点小伤罢了。之前他不出手是因为担心自己受伤后。再去面对那表风清扬两人会更加麻烦罢了。

    虽然这样。但他墨刑也是强者。怎能容忍一个如蝼蚁般的后辈。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

    愤怒出手的墨刑。只见其手掌刚一拍出,便有呜呜如鬼泣的声音散出。引动周围不知道名的丝丝黑气。带着浓浓的杀气。瞬间就出现在晨始的背后。那墨刑脸上带着yīn笑。眼看就要拍到晨始后心要害。

    而前方的晨始,却仍背对着墨刑毫不见有丝毫动静。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躲避的意思。

    墨刑见得这种状况,心下一惊:“不好!”

    情急下只得稍稍改变了一点出掌的方向,同时强行收回了近七成的力道。一股强烈的反噬之力让墨刑一阵闷。一口鲜血差点没喷出来。

    也是这墨刑所修功法太过yīn毒,出手便要人xìng命。而刚刚他也只是要擒下晨始,出招时如果晨始躲避他还不至于这样。但是眼前的这家伙居然就这样如木头般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如此的话。硬受了自己这一掌的晨始,定然必死无疑。而这墨刑也怕伤了他的xìng命。他墨刑跟着这样一个小家伙,大半夜的来到此处。可不是为了来取他xìng命的啊。就算要杀,也得等到把自己想知道的事,全问出来后不是。于是墨刑只得气结不已的变掌收力。致使自己受了不小的反噬。

    而这时的墨刑却是真的愤怒了。“小子好深的心机。竟是知道老夫不敢真个取你xìng命。故而才会故作镇定。目的便是想让我收力反噬。只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是老夫的对手。等待你的只会是更加凄惨的结局。”

    心中想着的墨刑,那带着自己三成功力的一掌,却是已经狼狼拍到晨始的左肩上。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晨始直直的向前飞了出去。

    惨叫声传出间。半空中的晨始回过头来,看着墨刑,嘴角居然有一丝笑意。那笑声中带着一丝嘲笑与不屑。

    “见此墨刑这里不由得心下大怒。这怒不是因为晨始的笑,而是因为他此时才猛的发现。前面的被自己击飞的人。不就是晨始。”

    “这人虽然和晨始长得非常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是他的脸明显比白天所见的晨始要黑了不少。墨刑能看出那黑不是易容使然,而是真正的肤sè。”

    “再想想刚刚自己那一掌打上去,虽然收回了七成的力道。但是对于一个从没修练过的人而言,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受得了的啊。那一声惨叫明显就是装出来的。”

    “而刚刚自己拍到对方身上的时候,却感觉有些不着力的味道。想到这里墨刑那里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

    愤怒之下就要冲过去把这人欺骗自己的人击杀。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被自己击飞的人,居然还没落地之前就生生的消失在了空气中。仿佛此处本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般。

    看着空空的山洞,绕是墨刑这心狠手辣之人,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心里有点发毛。怎么会这样。一个大活人竟是这般消失了。难道竟是被我撞上了传说中的幽灵鬼魂。想到可怕之处墨刑不由心中惊骇致极。

    惊骇的墨刑猛的心中惊呼一声:“不好。我跟着这姓晨的小子出来。那清风清扬两人定也跟在后面。现在自己进来这里。如果就这样出去。他俩看到定会以为,我已经将那晨始擒下,得到了那灵宝。从而将晨始也毁尸灭迹了。到时候一场硬拼肯定是免不了的了。在自己全盛之时对上他们俩个倒也不俱。只是现在自己之前被反噬之下。已然受伤。现在对上他两还真是生死未之了啊。”

    如此想着的墨刑,那里还会认为那之前被他轻轻的掌,拍得消失的身影,是什么yīn灵鬼物。“这一切就就是了个陷阱。针对自己的陷阱啊。没想到老夫一向自认为心机过人。却是栽在了这样一个小子的手上。”

    “真是好深的心机啊。竟是为了老夫设下如此圈套。看来真是留你不得了。”这样想着的墨刑却是,对晨始身上的所谓灵宝没有那么在意了。要将晨始杀掉之心,首次超过了得到其身上的灵宝。

    “此子若真让其成长起来。我命危矣。”

    当然晨始这时不可能知道这墨刑的想法。然而在墨刑心中盘算的时候。在山洞中一个角落里一团如墨般的黑雾渐渐融合。慢慢形成一个和晨始一模一样的小人。这小人骇然是小吞。

    而那墨刑之前见到的晨始,却正是小吞化成了晨始的模样。只不过其身体变得和晨始一般大了。目的自是为了试探晨始心中的猜测罢了。而从结果来看。还是很成功的。

    小吞在受了那墨刑一掌之后。便迅速消散,化作黑雾。在墨刑震惊中移动到山洞的角落处。重新幻化了出来。只是他现在却只有指头大小罢了。如此小的他。只要不自已走出。在这山洞中本没有人能发现得了。;

第十九章 我命危矣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