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圣辰 > 第二十八章 两件事

圣辰 第二十八章 两件事


    眼见自已与这邪风就这样僵持起来。晨始心里不由得有些焦急。“也不知道小吞引开离南到什么地方了。能拖住多久。”

    心中急切之下,晨始思绪急转。强自使自己保持平静。变换了一下语调出声道:“你便是邪风。”

    邪风听得背后之人出声。还一口叫出了自己名字。更是惊疑不定。不过这也让他是稍微平静了一点。“能叫出自己名字的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吧。”

    平复了一下心绪。恭谨的回答道:“晚辈正是邪风,不知道前辈有何事需要晚辈效劳。晚辈定当义不容辞。”

    邪风也是颇有心机之辈。“既然此人开口出声。那就表明自己的安全暂时无忧。如果他真想杀自己,也不用开口了。”

    心中想着邪风缓缓起身。转过头看向身后这个让自己恐惧的存在。

    那邪风转过身,只见自己前方不过三丈距离,的地方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人。这人看起来个子不高。感觉中应该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但邪风刚听此人略带沧桑的声音。心中却是对眼前所见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不过邪风也没多想。他也是见识颇广,知道一些奇怪的修行法门。那些修行法门会让修士身体大异于常人。现在对面这位前辈看似身体矮小了些。在邪风的理解中,应该是他修练的功法使然。

    心下不禁想到。“这得是什么yīn毒的功法。居然会让身体变得这么矮小。”

    有了这种想法的邪风,心中不由得更加谨慎起来。他可是知道。“修练这种yīn毒功法的人。几乎都因为其身体有缺陷。故而其xìng格也会变得喜怒无常。若是自一个不小心便可能会招来杀生之祸。”

    待邪风转眼看到晨始脸上带的那鬼脸面具后。不由得神sè大变。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猛的在其心中滋生。他一眼就看出这面具很是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那见过。

    只见那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鬼脸面具上,隐隐有黑雾迷漫。似有一只凶恶的恶鬼正张口咆哮。yù择人而噬一般。两只空洞洞眼洞里,若隐若现的缭绕着丝丝黑气。那面具本是鼻子的地方是一个不归则的大洞那洞口的边沿呈殷红sè,似在蠕动一般。似乎有鲜血将要从里面流出一般。而这面具没有嘴巴。在那本该是嘴部的地方能隐隐看到一条长长的细线。好似闭着嘴一般。

    最让邪风惊骇的是整个面具有一条上下贯穿的裂缝。那裂缝中不断的吞吐着丝丝的黑气。便是那丝丝的黑气让邪风感觉到一阵阵的毛骨悚然。看得久了竟让人有种,千万只厉鬼在进进出出一般。这得杀多少人让这面具吸收才能造就这么一个恐怖的面具啊!

    这也是由于邪风所修功法对这种东西天生的敏感。要是换着离南在此的话,却不会有这般的强烈的感觉。最多也就是感到惊异罢了。

    邪风看着这面具。心中惊惧的想道:“能拥有这么可怕、邪恶面具的人。他本人又该是何等yīn狠毒辣的人啊。虽然自己看到对方毫无修为波动。但能有如此宝物的人。那修为能是自己看出来的么。”于是脸上表情也是越加的恭敬起来。看着晨始。一副任由差遣的样子。

    晨始也观察这邪风良久。只听得他一口一个前辈的叫自己。而脸上的畏惧也不象作假。心中有些奇怪,这邪风为何会如此。

    现在看到邪风恭敬的站在对面。一副一切听晨始安排的样子。晨始也是轻咳一声。试探xìng的问道:“你可是那昼始部的族人。不知道来这yīn河部来所为何事。”

    邪风得这晨始问话。赶忙抱拳一拜。回道:“晚辈邪风正是来自己昼始部。至于到这yīn河部来主要是有两件事。一是本部墨刑长老在这附近失踪。可能已经遭遇不测。特地前来查看一番。”

    晨始听得这里。嘴角抽了抽。但是他整个面部都被那鬼脸面具挡在里面。对面的邪风也看不出来。于是晨始随口便问道:“这样啊,那墨刑老夫也是听说过。修为还错。那你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晨始也是做足的前辈的架子。即然对方认定自己是‘前辈’,那他也乐得真当一回‘前辈’不是。

    邪风说话的时候也是暗中观察对方的表情。但晨始却是丝毫情绪不显。而且此人带着面具。本也看不到。这也不由让邪风对这位前辈感到越加神密起来。

    听得晨始问话,邪风随即说道:“至于这第二件事,便是那五年一次的部落武比之事。”

    听到这里,晨始心中一惊。至于这部落武比,晨始也知道。那是晨极和昼始两大部为了挑选人才。而设的年轻一辈的试炼。几乎所有大小部落都会派出优秀的年青族人去参加这武比。表现突出的有可能会被两大部看中而吸收到其部落里。而那些中小部落如果有那个幸运儿被看重,吸收到两大部落的话。这个小部落也算是找到一个大靠山。所以其它部落也是乐得这样的武比。但是就晨始所知这一次的武比应该是在明年吧。心下想道:“难道有什么变故不成。”

    于是晨始便问道:“剧我所知那武比应该要明年才会进行吧。”说完晨始便看着邪风。

    邪风听得这话。立即开口说道:“前辈有所以不知。这次的武比可能会提前进行。至于具体原因晚辈也是不太清楚。”那邪风说完看了看晨始。

    见晨始沉献不语。心下以为对方不满意自己的回答。于是接着说道:“前辈可知道前段时间,在这yīn河部外的那暗影森林,里传出的那强大威压。”

    “呃”!晨始轻呃一声。想到当时自己刚回部落的时候,武辛给自己说过的那威压。

    于是便说道:“这个当然知道。难道和这个有关。”

    只听邪风满脸严肃的说道:“剧晚辈推测十有仈jiǔ和这事有关。至于更祥细的事情,晚辈便确实不知了。”

    听到这里,晨始也是看出这邪风所说多半是真。至于其中隐瞒了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两件让晨始有点小惊讶的事问完过后。晨始这才斜过眼装着惊异的的看着那躺在一边的兰竹。

    也不是晨始不关心兰竹,而是如果自己刚才一出口便问到这个,对方肯定起疑,晨始对这邪风的心机可是深有体会。如果自己真露出点什么破绽的话。以这邪风的心机,肯定会立马查觉。而那样晨始可没有丝毫全身而退的把握,所以晨始只得先稳住对方。等待时机一举出手救下兰竹。

    邪风看到晨始看向那被离南抓来的yīn河部少女。心下叫糟:“难不成这位前辈和这yīn河部有什么关系。如果他认为是自己抓来了这yīn河部少女。恼怒之下对自己痛下杀手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邪风不由得对那离南心中暗自记恨上了。“这个蠢货。先前我就给他说过在yīn河部不要闹出太大动静。现在惹来如此麻烦,自己却是跑得不见踪影。让我来为你背这黑锅。”

    这邪风可是知道。yīn河部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的弱小与简单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数十年前。在那场战争中小小yīn河部怕是早就灭亡了。当时yīn河部的大公凭空突破到纳气境。就他所知也是有两大部暗中帮助。后来更是有晨极部出面保下了yīn河部。这其中的关节之处。他邪风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但心中却是一点不敢小看yīn河部。

    “这其中定然隐藏了天大的隐秘。这是我们这些小辈能手的吗。难道我两大部的三位长老就真是未名其妙的就死了吗。用脑子想想都知道那是本不可能的啊。”

    这些也只是邪风无意间得知的一些蛛丝马迹。经过其推测而得出的结论罢了。就算这次潜入yīn河部,其本意也没有真个要去调查部落长老的事。而是另有目的。

    想到自己在yīn河部宗伺得到东西。邪风心中便不由得一阵火热。却没有表现出来。

    心中思绪百转的邪风。对着正看着兰竹的晨始说道:“前辈这少女,本是我在途中偶然遇到的一同伴,在yīn河部抓来的。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厉。”

    邪风说完便盯着晨始。手下不由得紧了紧。想到:“若是对方真要对自己下手。免不得要拼死一搏了。”

    “哦!yīn河部的人。”晨始满不在乎的口气说了一声。

    邪风听得晨始的口气,一副对这yīn河部漠不关心的样子。放心不少。便说道:“我那同伴也是想抓来问些事情。并同有恶意。”

    晨始听得这话,心中好受了不少。不管这邪风说的“没有恶意”是真是假。总能让晨始感觉上好受点。

    晨始便说道:“这姑娘老夫看其体质倒是有些奇异”。说着便慢慢向兰竹靠了过去。

    邪风听得这话不由得一阵惊异。难道这离南随手抓来的少女,还是什么特殊体质不成。见晨始慢慢向那少女走近,邪风也是不敢阻拦。jǐng惕之下慢慢向后退出了一段距离。

第二十八章 两件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