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219-223


    ☆、219一字之差(上)

    对这奇妙的场景似乎早已家常便饭,彩蝶毫不奇怪,只点头领命:「是!」

    冰心更是猛吞一口水,莫非白虎国实际掌权者真为愔愔吗……

    就在冰心呆然想时,愔愔眼尾不经意扫过,注意到了她对着自己的一脸愕然,不免楞了下。

    愔愔刚让一进来的彩蝶就直接报告此等大事,并没有防范冰心,怕她听到这些因而产生误解,毕竟冰心之前曾提及过「傀儡皇帝」这事儿……事实上不只自己,他敢笃定不论是柳君诺还是伊妃贝儿,他们都不会这麽做,对冰心采以「架空王权」这种事,他们定连想都没有想过。

    可就怕冰心起疑或是误解!

    故他赶紧开口道:「一国之主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负责,白虎国主生鲁莽,不瞻前顾後,居然为区区一个国师离开自己的安全王,来到他人土地上……而且还是玄武王城,他这番行径已是偏离一国之王该有的举动了。」

    所以才会这麽反感吗?冰心理解的点点头,但未来一想到若自己真得面临这样问题,那倒挺头大的。如果今日自己与白虎国主对调,愔愔照样被其他国给扣留,那麽自己又该会有何作为呢?

    只为人民的国主……若不能容许自己的私情和其他旁事,这真是太残酷了。

    彩蝶在後边听着,忍不住道:「公子,请恕彩蝶冒昧一言,国主陛下出此下策也是为了您的安危着想,他不想您有任何不测,他排除所有百官劝言,他愿冒险为您……」

    「荒谬,国师和国主相比,何者轻重他会分不出来?」愔愔听完即打断彩蝶下一句还想继续的话,只冰冷回道:「一国之主该为人民百姓负责,不是为旁人甚至区区一国师。建达、黯辰又在搞什麽?国主乱来,臣子的他们居然放纵如此,不以自命谏言劝阻!」

    几乎很少听到愔愔说如此重的话,为怕愔愔的担忧,冰心微低头,挡住眸中的惊愕。同一时间,愔愔此刻的话也在她的心中翻腾,一国之主若只能为一国百姓,那她身边未来会有的至亲至爱,又该摆到哪里……

    一国之主就已如此,五国之王了话,那她又该如何?人道帝王家无情,舍弃所有那些累赘,她未来的方式,得是如此吗……

    这事态的发生,已经不是一个「自由」之论就能够带得过去了。还记得在青龙王时,她和怀二哥说的话,那时,原来是她把中王权的一切都看得太过简单了……

    想成为王,这必要的牺牲和代价,事到如今她承担的起吗……

    这事後来以「再行商议」为由做结束,他们转移战场到其他偏殿去了。冰心也自知对这种事没多少拿捏,鼻子回卧房了。

    当晚,冰心果然是睡不着觉的。

    愔愔带着彩蝶和经过自己允许、出借走的翔,一起忙明天其他事了,因此今夜是鬼女床上做陪伴。

    「主人,您何事烦忧?若不嫌弃,鬼女愿与您一同分担。」一旁的鬼女,侧着身子贴心说。

    冰心苦笑:「抱歉啊,吵醒了你。」

    她知道自己刚刚又在床上翻滚了,每次睡不着、有心事,她就是都这麽做,好似这样翻来翻去,似乎可以想开,又或者能够因为身体太过疲累而直接睡着了。所以每每和心情不明朗的她睡一旁的人都特别辛苦。

    鬼女摇摇头,冰心感伤的说:「这几天你们跟在我身边,虽然避开了些,但定也听到了不少……我未来要成王,也笃定自己会成王,可今天这一事……我是说白天愔愔的那一事……我割舍不下。虽不明白白虎国主重视愔愔的程度,可今天若换做是我,我……定也出此下策。」

    就算犯险,也要来玄武国。无法扔下愔愔在一群饿虎之中,孤立无援。当然他或许早有准备,但还是……放心不下。

    鬼女静静看着冰心,静静聆听。

    「你说,这样孩子气又极度任,什麽都放不下又无法舍弃的人,怎能当好一国之王……」冰心突感到一抹哀伤,别说五国,一国就有得受了。

    鬼女此刻却是摇摇头,一脸认真:「不会,鬼女认为不会。大家称王,都是有个中因素在,有人为天下百姓,有人为世间正义,有人为贪婪私心,有人为权利美女、荣华富贵,甚至有人只单单为了继承和延续……当王的理由千百种,谁又能笃定自己从此只有一种?」

    她伸出被子里温暖的手,握在冰心冰冷的手上,继续笑道:「能够遇见主人,是我和时子此生最幸运的事了,这几天我们知道得多,也想得多了,虽然还不着主人的行动和意思,但论说到『王』,我们都相信着您成王之後的太平盛世,我们也愿意无怨无悔的帮助您、协助您完成大业。」

    鬼女的笑容非常坦荡而忠诚,语气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坚定:「主人,除非您抛弃我们,不要了我们,否则我们会一直追随着您,时子和我就是这麽想的。」

    作家的话:

    嗯嗯,众位亲亲猜得不错(?)

    冰心目前这两跟班入确实入袋了。

    未来预计会有7个唷!

    冰心得自己去找可靠的人手~

    某糖想让她壮大,所以之後一段时间就没有男角陪了(抹眼泪)

    不过虽然没有男角陪,但是……(眼神漂移)

    咳咳,再看下去罗。

    ☆、219一字之差(下)

    冰心心里一紧,反焦急问:「为什麽?你们归隐田园的梦呢?不想要了吗?为什麽会有这样鲁莽的决定?跟在我身边并没有任何好处,成王和败王,只是一字之差……」

    鬼女再摇摇头,神情平静:「我放心不下时子,可时子不想离开您,坦白说我也是……主人,这是我们深思熟虑过的事,我们不是要任何的好处,只是想要有一个小小地容身之处,哪怕跟着您,最後是生还是死,至少我们从前漂泊流荡的心都能得到一生的满足。」

    人生中,已经一个八年又八年的过去了。一开始,她不愿向命运低头,她在八岁时,心里就暗暗下誓要逃出这个束缚,掌握自己的命运。於是她耗费了第一个八年的时间,费尽千辛万苦、付出极大代价,终於从黑郡主那宛如铜墙铁壁的掌心中逃出。

    再来是面对红骷主,她那时已走投无路,不得已做出了第二个选择——带着时子入南恒林山,却没想这样的决定却是让她後悔莫及,心如死灰。事後就算想弥补也全然无用,所以,她只能再次舍弃所有,沦为被囚禁在一个地牢的小丑,跳着舞,转着圈,完全被锁死在这里。那些拍手喝采的人,逐渐让她手上的血腥溢满了整个血池……

    「我本是厌恶杀戮,排斥那些黑暗。无奈命运开了个玩笑,让我兜兜转转了二十四个年头……手上的血腥已洗不尽,身上的罪孽更是背负不完。事到如今我和时子都已知道,我们……已经无法放下这些回到安静祥和的地方了,那会亵渎那样美好地方的。」她凄惨一笑,再说:「我和时子在接下来剩馀的时间中,都只想在这罪恶残忍的环境里,寻求一个容身之处,能够待在身边,放心、安心的地方……仅仅如此。」

    冰心眸中水润,她隐约知道鬼女从前的难处,毕竟在四狂底下过活的人,从来就求生不易,那里头没有谁狠,只有更狠。在那黑暗的圈圈之中,他们手上的血污不可能会有洗净的一天。

    当初鬼女下定决心要离开,中间的苦楚和坚忍,绝不可能三言两语就道得尽……看着比自己个子娇小,但心智年龄却比冰心大很多的鬼女,冰心露出了一张很复杂的笑容,揶揄道:「拜托,你们才几岁,人生一半都不到,说话说得这麽像个老婆婆……我承认你年岁比我大,看的比我广,吃的盐也比我多,可是、可是……你们怎麽就……这麽倔强呢,真是死脑筋。」

    冰心吸了吸鼻子,声音极度的压至平稳,她继续说:「况且,虽然我们第一印象不太好,但後面我对你们这样满意,我怎麽可能不要你们……」顿了下,她一脸的为难:「那没办法了,你们要拉着我,我也不放手了。你们注定就得跟着我混了,以後想反悔,我也不许了……」

    「多谢主人的成全。」鬼女笑着,眼角一滴泪滑过,冰心握紧她的手,轻叹了一声,苦笑道:「我还有事得解决,今晚抱歉,不能陪你了。」

    「主人无须介怀。不论何时何地,鬼女和时子,一定都尊重您的决定。您不必担忧未来成王之後的事,无论如何,自我们的心中就只有您一个主人,也愿意相信您为王之後,所做的、所下的任何决定和判断。」

    被人依赖如此,真是种强大的压力啊。

    饶是如此想,但冰心还是喜开笑颜,重重点头「嗯」一声,穿起鞋袜,裹着外衣就出门了。

    夜间的气温果然冰寒得可以,冰心再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脸颊,想藉此拍掉刚刚因为感动而快要控制不住的泪水,接着她提起神,裹紧了外衣就往愔愔所在的偏殿方向去了。

    有些事,果然还是非跟愔愔说清楚不可。

    不晓得他们为明天的计画准备得怎麽样了?若还没完,没关系,她很大度的,她可以宽容的放弃睡眠,乖乖守在门外等……

    作家的话:

    最近懒懒的某糖好想看文,不想写文了……

    ……

    ………

    ………………(装死中)

    ☆、220一厢情愿(上)

    冰心边这般想着时,不一会儿就到了灯火通明的房间,才到门口,正想蹲坐在一旁时,房内就有声音传来。

    「公子,您的病最近越来越重……我听岭说,您已经撑不过一年了。彩蝶不懂,既然那小鬼可以拿来炼百命药丹,兴许他可以帮助您的病,为何不藉机利用他那副身子……」

    炼百命药丹的还能有谁?彩蝶这危险家伙,表面上一副笑口常开的爽朗子,没想私底下,居然是偷偷打着时子的主意,想血祭他吗……

    不过比起对彩蝶提出的烂建议而感到不满,冰心更多的是惊恐愔愔的病……

    她捂住口,不敢置信耳边听到的这些,她若没做此动作,冰心差一点就要惊呼出声,坏了这事了。原来愔愔最近情反常,有些焦躁,是因为病情加重,意识到自己大限的关系吗……

    猛然想起,在山庄的那一时候,愔愔命令彩蝶立刻杀掉时子时,彩蝶明显的犹豫,原来她是为了愔愔的病情而犹豫……

    愔愔到底得了什麽病?什麽叫做撑不过一年?冰心的脑中已经不只一次两次的闪过种种不协调的迹象了,可是都被愔愔给四两拨千斤的带过,导致她都现在都还不出个所以然来。诡异的事情一一串连,冰心直觉更加深刻了。

    愔愔不能拿剑,内功被废,甚至无法撑过这一年的病情……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有着连带关系的吧,而这些,就是愔愔自始至终都瞒着自己的。

    「住口!彩蝶,公子的事哪轮得到你来过问?」翔不满的声音传来。

    「属下知罪,但彩蝶总是为了公子好,公子……」

    「够了,都别再说了,我的病不是一个药丹孩童修炼成『千炼』就可以解决的。」愔愔冷淡的开口:「今夜让你留下,只是为了明日的准备,既然你都已知我计画了,退下吧,回去传达我的指令,不准任何差池。」

    彩蝶慢慢的应声:「……是。」

    那一字,似乎融合着不舍和沈重的哀伤。

    眼看该散场的都散场,况且他们什麽机密任务的也灯谈完了,冰心再也忍受不住,她忽然冲出,推开门,直接问道:「等等,那到底是什麽样的病?一年生命又是怎麽回事?」

    在场的人几乎愣住,下秒回神的愔愔,微带不悦的转头看向翔。

    翔一脸无辜,纵使拥有顺风耳,可冰心轻功了得,屏除气息的法子又非一般人所能,甚至技巧还比那小敏要高,他怎麽会留意得到……

    「快说啊!到底发生什麽事?游戏三年,我的生命都还没尽头,怎麽就你先到了呢?」

    翔瞪大眼,古怪的看着冰心。瞧冰心说这什麽话啊?怎麽好像在暗示他们家公子与她相比,更像是个「短命鬼」一样?命终长短,做什麽这样比较……

    冰心原来听听就罢了,却突然站出去问,别怪她为何沈不住气,只因为明天就是玄武国主的隆重大宴,很多的变卦都是从此而生……况且,她踏入这王几天了,到现在可还没瞧着北玉牙呢。要不是不想给愔愔惹麻烦,否则她早就趁夜先行一步了……

    所以,当明日能够光明正大的出这玄宝阁时,她定然是不会好生安分了。

    再说,事情都被听到这里了,不好好整个了解一番,万一明天真发生了些什麽措手不及的事,万一愔愔也躲着她不告诉她,那她怎办?况且凭她的好奇心,若今晚还是要不到答案,她本甭睡了!

    「紫儿……」愔愔漾起抹无奈的笑容,冰心刻意装没看见,她今天是铁了心的,打死也不退!

    接着迳自问道:「愔愔,你要离开我了吗?你说助我成王,是骗我的吗?」

    愔愔站起,忙道:「不,不是,在我生命到尽头前,我……」

    冰心看着一旁地板,想起之前愔愔每次的悄然带过,突然冷笑一声,打断他的:「你觉得不到一年,我会坐得上五国之王的位置?是你太自负了,还是我一直小觑了你?又或者,事到如今,你还想只是单单的安抚我吗?」

    冰心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未引爆的炸药,万一没头没脑的人接去,一个使用不当就是点火爆炸了。深知冰心子的愔愔,绝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冰心争些什麽。

    他抿着唇,对翔和彩蝶下令:「你们两个先下去。」

    「是。」

    翔是最後一个离去,还有些不愿。他神情担忧的看着自家公子,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只好关上门。他不甘不愿的守在外头,屏气听着屋内所有动静,万一冰心大怒,真对自家公子做了些什麽……一定要赶得上啊!千万得赶上!紧握着随身佩剑,翔一次次的在心中如此告诫着自己。

    眼看所有人都退光,屋内只剩下这沉默的两人。

    作家的话:

    某糖似乎小感冒,连一个阿伯听到某糖声音都知道Orz

    唉,这什麽天气啊,某糖决定早早睡去了……

    感谢小瓶的圣诞树罗!(抱歉因为树都一样,某糖居然漏看了囧)

    小瓶小瓶,这个称呼念着念着很可爱呢= =++++(马上被揍)

    然後,不得不说你累积的圣诞树也太强悍了吧XDDDD

    ☆、220一厢情愿(下)

    愔愔语重心长的先是开口,打破这片诡异气氛。

    他这麽道:「紫儿,听我说,虽然我无法伴你太久,但却是真心想与你长久……可无奈我命薄,如你说的,或许我看不见你成五国之王的那一刻,但在那之前,我会倾尽所有,我一定会让你坐上那个位置,相信我……」接着他向前,伸手想碰触冰心,冰心却是退步,刻意的绕过。

    「紫儿……」愔愔神情哀伤。

    冰心深呼吸了一口,微微冷静下来。她看着这样难过的愔愔,自己又何尝好过……她苦笑:「在你眼中,我如此为王位?如此的该牺牲你?如此的该坐在那冰冷无情的位置上?愔愔,我想成王,但不会是这样的王!是你不了解我,还是从来就不想走入我的心……」

    愔愔还想开口,冰心彻底打断:「用血骨铺上来的王位,用牺牲你得来的王位,谁稀罕?你以为你给,我就会要吗?」她一步步的後退,失望的说:「你没有隐瞒着喜欢我的事,却对我隐瞒你自己的生命无多……愔愔,你要我亏欠你到什麽地步?你如此无条件为我,对我来说也是种沈重的负荷……而你再三的退让隐瞒,这於我来说,何止公平?」

    「紫儿,我……」

    「罢了,不用再说了,我出去一下。」冰心甩袖愤愤离去,愔愔赶紧追上,却在要碰到冰心时,她立时抽手,冷声道:「你留在这儿。」

    说罢,看着绝望与失落的愔愔,冰心毫不留恋的扬长而去,外头还有她的声音:「你们别都杵在这儿挡我的路,该干麽就干麽去。」

    「主人……」翔很庆幸冰心没有做些什麽,可是在这种时候她弃愔愔不顾就让他很纠结了。

    其实翔如冰心当初推测的,真的是很有被虐体质,动不动就喜欢自寻烦恼,这样做了不好,但不这样做又感觉不对劲,说穿了就是个「贱」字。

    他想代替公子挽留她,但冰心却不领情。

    「快走!」

    一声不耐烦後,接着外头再无任何声响。

    麻木的坐在椅子上,愔愔脸色惨白。

    他刚做了什麽?冰心眸中的失望和气愤,那对着自己赤裸裸的伤痛,他……到底做了什麽?

    不然冰心怎会如此……

    是他一厢情愿吗?他把所有能为她做的,都给做了,事事想帮她规划个完全,计画周全,但是这些……不是她想要的吗?王位是她要的,是她该得的,可是现在,为何她却是不要了……

    愔愔百思不得其解,心也一寸寸凉。冰心离开他了,居然离开他了……

    不会再回来了。

    眼前彷佛一片黑暗,什麽都看不见。喉咙处一股血腥要涌上,他深深压下,他紧咬着唇,脸上一片苍白,身体已是如此,但他却还是在想着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否则,冰心怎会有那副受伤的神情……

    茫然的想着,愣着,省思着。愔愔彷佛身在冰窖,全身都感到寒冷,眼前是一片漆黑,耳边什麽再也听也不见,直到那宛如天籁的、美妙的声音再次夺得他的注意……

    离愔愔又惊又悲时过没有多久,冰心的声音居然又从外面响起:「不是说别挡着了吗?都走开、走开!」

    「可我们职责就是……」翔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委屈。

    「翔,我以『主人』的身份再说一次,走开。」

    「是!」迅速的声音,甚至还隐含笑意,丝毫没有一开始的不甘不愿。

    愔愔正不解之时,只见房门突然被推开,出现的是抱着枕头棉被的冰心。愔愔下意识站起,神情是片愕然。

    冰心一进来就越过愔愔,走至床铺开始放齐手上的东西。後者下秒会意後,神情转换成惊喜,但还是不敢置信,他颤声问:「紫儿,你……」

    冰心铺被完成,回头对他道:「反正你们刚也谈完了,现在该换我跟你谈了。我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也快点完成洗漱什麽的,快点到床上来吧。今夜不把话都给说完全,我定不让你好好安睡了!」

    顿了一下,她一脸很是无奈的接着说:「当然,不能安睡的也包括我,我居然得牺牲睡眠大事到此等地步……所以,你只有一夜的时间,你得在天亮前把事情都给交代完全。」

    她几乎是霸道强制的这麽说,完全不容人二话。

    作家的话:

    喔喔喔喔!谢谢喵喵sa同学的魔法巧克力!看起来就好好吃喔!(擦口水)

    爱沙修罗同学跟小瓶绝对是圣诞森林的推波人选= =++++

    谢谢你们的鼓励罗,发冷的某糖也会努力写文的QWQ

    虽然这两天都装死逃掉了,一切都靠着残留的草稿苦撑……咳!

    版图应该要更新了,据说这次首版该是愔愔+伊妃贝儿才对,可他们的感觉太拿抓

    文+图都卡死某糖了Orz

    ☆、221恩准(上)

    冰心没有稍早前的愤怒……可见刚出去一趟真是消气散心和去拿枕头被子的。

    面对冰心如此强势的要求,这真是……甜蜜的折磨啊。愔愔哭笑不得,但心中却是欣喜万分的,因为冰心肯花一整晚的时间听他的故事。

    至少,愿意再给他一个机会。

    叙说重头的机会。

    他们两人此时就躺在床上,彼此侧身,面对面着。

    愔愔面着已然心情平静的冰心,缓缓低头,好让自己的额亲腻的贴在冰心的额上。接着他温声开口:「我想你也差不多猜到了……这『天眼』,历代白虎国师没有的『天眼』,是我三年前用愿望跟白虎圣兽交换而来的。」

    冰心吞了一口水,这样的联想她不是没有过。在伊妃贝儿说自己不清楚时,就已非常肯定,许愿的程序只有正式入游戏的三神和自己知道,以及那被紫衣女仙多嘴犯规的月花夫人……

    在青王城时,她就已知道青龙圣兽的愿望到底给谁了。与柳君诺两手紧握的那一夜晚,她更是清楚知道梦中那五只红蜡烛所代表的事物,不如说是,有个很强烈的直觉,让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了这样事情。

    红蜡烛是由天地王朝的四只圣兽外加一个虚幻女神的坐骑,远古幻兽所组起来的。

    另外更高阶那台上的黑蜡烛,照理说该有三只,那是代表另外三大国家的。阳都的守护神兽为「银白神龙」,漫月王国是「雷鸣麒麟」,最後一个光日城则是「金火凤凰」,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属於自己的神兽神话,这些冰心都还能理解。

    只是不协调的摆设上,都在在显示中间少了一只蜡烛的……那又是代表哪个国家的呢?毕竟这里是与外头隔绝已有四百年的失落王朝,冰心对这三只神兽的资料实在太少,尤其是他们喜欢站的位置,所以一时之间还不清楚。

    还搞不清楚,到底哪个神兽因为什麽原因或状况,离开该守护的国家了?

    遥远的还是先打住,总之,因为柳夕姬坦承过自己没有许愿,他不过是杖着曾经手下圣兽的「偷吃步」行为,拿到了那「赤羽」,所以剩下的就只有魅古老大跟愔愔了。

    先撇开前者不谈,愔愔这神奇的「天眼」就非任何器物,他能够看穿任何事物的本质,以及下一刻那人会面临的事,这与愔愔当初和她解释的道理几乎吻合一致,而且他曾经说过这「天眼」本来就是神物……所以冰心实在找不出能够不相信愔愔其实已经许愿的理由。

    或许其他人想依照这拜见神兽的程序走,实有难度。但以白虎国师的身份,愔愔他没有任何失败的可能。

    游走他国,拜见神物,这对他来说并不会很困难。因为他不只是白虎国德高望重的国师,还是代表天地王朝的「神音」,只要是有着崇敬神明之心的传统人,没有谁能够亵渎、冒犯到他。

    只是……

    冰心貌似艰难的问:「为什麽……要许愿?而你又牺牲了什麽重要的东西?」

    向圣兽许愿的代价从来不斐,梦中的自己就曾暗示过「等价交换论」,许了什麽,就要拿什麽抵。「天眼」这种超乎凡人境界的东西,有脑袋的人一想,都知道付出的代价绝没有这麽简单。

    何况还是白虎圣兽的左眼?冰心猛然想起在拜见西昂琴的时候,那左眼的帅气长疤,该是为了跟愔愔的愿望所交换的。

    愔愔苦笑:「我从小为强身健体而习的武功,以及不能碰『任何武器』的誓言,还有,只剩三年的命。」

    早知道代价的昂贵,但冰心实际听到还是不免倒抽了一口气。白虎圣兽好大的胃口,拿得样样都是如此过份的……

    没有了武功,万一遭逢什麽不讲理不信神的流氓盗匪,怎麽办?不能碰武器?那不就代表着连紧要关头的「自保」都做不到?最重要得是,为何还得加那三年的命……

    冰心担忧急问:「白虎圣兽怎麽这麽贪得无厌?给你的两个代价就够重了,为何还要取你命?你是哪年许的?彩蝶说你剩不到一年,莫非今年是你的极限?」

    愔愔点头,苦笑:「我活不过今年年底。」

    冰心脸色惨白,现在才七月,愔愔的生命眼下居然剩不到五个月了……咬咬牙,这样的代价说什麽也太重了!

    冰心狠声道:「那白虎圣兽的什麽『愿望制』,不是为了游戏而布署的吗?你三年前许,或许今年的确是该结束……但现在也才五百一十九啊!游戏五百一十八年开始,玩三年,那麽你应该还有两年才对啊!这个『愿望制』明明就是为了游戏而设置的……平平都是游戏参赛者,他怎能提前夺你游戏的两年权限?他到底会不会算数啊!」

    不公平!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作家的话:

    喔喔15号了~

    其实某糖先前一直卑鄙的没有提醒票票(上个月大失血咳咳)

    不过还是没想到半个月就到60了欸XD

    看来以这样进度,亲亲们这个月还是看得到一场加更文wwww

    谢谢各位亲亲的厚爱~~~

    然後要感谢小瓶、小祈安、小爱沙(?)的小礼物wwww

    某糖专栏看起来非常丰富唷!> 3<

    ☆、221恩准(下)

    看着冰心的忿忿不平,愔愔口发暖,但也只能微微苦笑。

    他缓缓开口:「能够预测『天意』,知道那个人下秒的未来,知道他下一刻会发生的什麽事……就已是神的恩准了。」

    他的确过早许愿了,三年前各大世家的一场交叠更替,为了巩固白虎国主的王位,他不得不提前许愿,再加上为了迎接後面转世的虚幻女神,所以他极度需要这个「天眼」,他许的也恰恰就是这个「天眼」,无论什麽代价。

    那个时候,他明知游戏开始的正确时间,但也别无他法,他只盼望在找到虚幻女神的那一年里,能够顺利完事。但结果却超乎他意料之外,因为在他有了「天眼」後,居然还是没能发现虚幻女神的下落,以至於自己毫无线索,时间一天一天的就这样过去……

    可是,已经完成的交易说什麽也不能再更改了。

    他早该知道会有今天这样地步的,许愿前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许的,所以,已使用了三年的时间,事到如今又怎能厚颜无耻的再多要求两年呢?

    没有办法。

    「什麽恩不恩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场游戏和那代价对你来说都太不公平了!愔愔你怎麽这麽大意,这种交易你也接受?圣兽可以提出需要付出的代价,难道你就不能拒绝吗?怎麽就这样接受了呢……」冰心依然恼怒说着,但其实更多的是担忧。

    愔愔双手握着她的,柔声道:「因为我想『看见』你。为此,我不惜一切代价。」三年前那场许愿是最後一次机会,他不能再有任何耽搁。

    冰心一顿,眸中恼怒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心疼,她双手反握紧愔愔的,哭笑不得的说:「那是你的纸条这麽先跟你说的吗?就因为想『看见』我?游戏五百一十八开始,所以你赌下了这一年?愔愔啊愔愔,可是如你先前所讲的,你看得见天下所有人下一秒会发生的事,却看不到我和其他游戏参赛者的『命运』,你看不见『我』……那你以这样的代价做交换,就没有任何的不甘或不服吗?」

    愔愔垂下眼睫,苦笑道:「这话倒真是说到我的痛处了。」他轻吻着冰心的鼻,如蜻蜓点水般的一退,微微一叹:「撇开那些参赛的人好了,我从没轻敌到认为只单单换个『天眼』就能够摆定他们。只是,我起初还真不知道,原来虚幻女神也是可以拿着『神物』的……」

    这就是他苦苦找不到虚幻女神,耗费一年又一年光的一大败笔了。

    所以虚幻女神照理说是不能拿「神物」的吗?

    如果说经过第二次的纸条和留下的宝贝,这鬼斩真的是前世的她所带下来的东西,那可能也会因为造剑者是愔愔,因此让「神物相克」的道里而变得毫无效用吧?毕竟愔愔这麽会打细算,前世的他一定不遑多让。

    而第一开始的纸条,那百宝箱里的不过都是些融合古代、现代、仙界的生活用品抑或法宝器具,怎麽算也都只是辅助工具而不能当作「神物」……这件事,万物神早先时候肯定推断至此,所以才留那张纸条吩咐转世後的自己……

    没想却莫名栽了个大坑。

    这场游戏,真是太多不如人所愿的了。感叹至此,冰心马上想起了梦中的那个假象说的「反应不及」的事……莫非这也是其中一环?

    不过……

    冰心都快哭了,一脸哀怨恼怒,咬唇说着:「到底是什麽『神物』坏你大事的呢,要是我知道了话一切都好说,可我还真真没自觉啊!本亏了我……」

    自己有「神物」却没能发挥效用,还阻碍了愔愔的「天眼」,并且坏了他一场计画?这到底什麽跟什麽啊……

    冰心继续哀叹:「一年前我似乎被『重新洗牌』了,不然怎麽一点记忆都无?相信你也查出来了,我是被魅古老大在街边给捡到的,我还真不晓得原来我之前竟是落魄到成了小偷,还去人家王或是庙宇,偷了什麽供奉神明的宝物吗?」

    不然到底什麽「神物」呢?她听都没听过,一点印象概念都没有,只好从这个方向去想了。

    作家的话:

    刚刚某糖家发生小地震小摇晃

    某糖那时在修文,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开启的文档全给存档。

    并且随时戒备……

    好在,最後虚惊一场。

    事後回想的某糖都觉得,若真发生大地震了话

    某糖一定抱着钱包存摺信用卡外加一台主机逃出去吧?

    完了,本电脑中毒……差不多末期了Orz

    ☆、222重新洗牌(上)

    愔愔被冰心刻意装出的反应给逗笑了,他笑着答:「『神物』可是神明或圣兽的宝物,哪这麽轻易流落凡间或是被人碰触到呢?多半是你十七年前和他们有过接触吧,我也在想,你所谓的『重新洗牌』也不是不可能,兴许就是因为有过接触,甚至会让这游戏产生影响,所以就这麽重新来了也不一定。」

    就因为重新来了,所以才留了第二张纸条和鬼斩?这麽算下来,虚幻女神一开始似乎就不打算带着鬼斩的?她本来就不想带着武器来这块黄土大陆的吗……是因为後面发现了那「反应不及」的事,所以才改变主意了?

    这样的困惑圈圈越转越大,冰心索叹气,不再想了。

    她紧抱着愔愔,还有些为他不平:「如若如此,那真是太没神道了,我被他们就这样给任意摆布,真是伤自尊,回去後……」话到此处,冰心顿了下,神情中有着哀伤,但还是把话给说了个完全:「我若是回去,一定要找他们几个秋後算帐去。」

    那股哀伤是愔愔不愿看见的,他搂紧了冰心,苦笑:「这事儿我本就不想告诉你得太过透彻,因为我也怕你这副模样。」他着冰心柔软的秀发,轻声道:「可你也得想开点,这只是场游戏,是我们都知道的神明游戏。我人间寿命已到,不过比你们提前一步回去天上罢了。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换个角度看,这只是短暂一别,其实你我都无须介怀。」

    冰心闭起眼,埋脸在愔愔的肩窝处,闷声道:「是啊,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场游戏。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你回去後,大概待个八、九十天,我们就满百年回去了。只是这对尚在人间的我,可是还有个八、九十年啊……我这时可真怨恨,人间的时间为何就不能跟天上同步呢?」

    愔愔笑而不答,还是那张苦涩的笑容。

    冰心叹息:「你说好要为我戴上冠冕的……」

    如此委屈、如泣如诉的声音,让愔愔不免心疼,整颗心似乎都被揪得紧紧的。如果可以,他也想「选择」,不愿意「接受」……只是没有办法。

    他把冰心脸庞的发丝轻拂至耳後,柔声道:「贝儿……会连我的份一起为你戴上。」

    冰心皱眉,她想要的不是这样回答,故刻意开口:「也不一定能戴上,两年後我若无法成王也是死路一条,或许我也乐得早点结束这场游戏好回去……」话未完,却被愔愔食指给轻堵住口。

    愔愔一脸郑重,道:「你不会死,这王位,我定会为你夺下。」

    冰心一愣,眼眶一红,她重重叹了口气。

    她要的,也不是这般回答。聪明的愔愔该是知道的,但是她没有如她所想的说出来,这证明他也一筹莫展了……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圣兽的代价,这既定的事实,就真的什麽都改变不了了吗?难怪愔愔对自己生死看得这麽开,因为他的生命已经全数贡献给白虎圣兽了,早死晚死都一个样子,时间没差多少。

    谁生谁死,百年後神明的转世都会回到同一处,只是现在人间的短暂道别……这些道理冰心都知道,可她就是无法不去伤心、不去难过,为愔愔接下来既定的死亡而感到伤悲。

    明明这只是场游戏,但是大家都玩得很认真。

    以至於面对这些生离死别,坦白说,冰心就是放不开。

    看着似乎郁闷的冰心,愔愔耐心哄着:「这些天来每与你相处的一刻,我都格外珍惜,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抹灭这代价的法子,可惜我一无所获。游戏的规则,每个人都要遵守,既然我已做出了决定,就没有反悔的权利。」

    原来愔愔也对自己这麽严苛,原来打从一开始,许愿的当下,他就没有为自己留下退路……呵,愔愔啊愔愔,你突然跑来扰乱她,在她愿意试着去爱你时,却又转身离开她?你怎能这麽残忍呢……冰心淡淡地想。

    「爱」这种东西真是痛苦,无法面对「生离死别」,承受不了「悲欢离合」和「阳两隔」,还没有完全爱上愔愔的冰心,现在只是稍有点「感觉」就这麽痛苦了,那若是等到最後,真的「爱」上了呢?

    是不是自己就毁灭了、就完蛋了?

    这样子的情感,与其说是给努力者的奖赏果实,倒不如说是诅咒的深刻烙印……

    怎麽会有人因为想要体会「爱」,还有得到这份「爱」而踏入红尘人间呢……前世的自己是不是也走投无路或者脑子坏掉了?不然怎麽会选择玩这场游戏……

    作家的话:

    来为亲亲更文罗!

    昨天鲜网系统(?)的关系,被某糖了一天休假走XD

    今天来更文罗wwww

    多出来的那文章某糖就删除了~

    谢谢小瓶的的礼物,某糖都有看到喔~

    至於距离真相的脚步嘛……(眼神看边边),这文章到现在还没到剧情一半呢~

    还有点点远QWQ 至少也要让各男角齐色「会面」才算大有进展~

    ☆、222重新洗牌(下)

    冰心讽刺一想,但嘴边还是淡淡的说:「好吧,我知道我的『任』都没有用,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我什麽都无法改变……但是,你若真比我早先一步回去了,那就在我的小屋里……姑且等等我吧。」

    最後一句话,她吸了吸鼻子,几乎是很艰难的才说完。

    「嗯,我会在天上你最喜欢的地方,等着你,在八、九十天之後。」

    冰心闭上眼,眼角一滴泪划过。

    这一晚,她紧紧牵着愔愔的手,十指交扣着继续听愔愔的嘱咐,他们一分一秒都不愿意耗费,愔愔从白虎国朝堂上的事说到底下百姓的事,说起白虎国几个有名的古老世家,连同「上官」家族的秘辛和底细,也一并都告诉了冰心。

    只希望未来,若未来自己真的无法陪同冰心走到白虎国,也要让她务必小心、多加注意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世家。

    白虎国虽然没有玄武国这样暗藏狼子野心,面临内忧外患,但也没有像朱雀国那样独立分明、同仇敌忾的界线,更不像青龙国暧昧不明、摇摆不定和天地国错综复杂、无比诡异的臣与臣关系。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了,何况是「国」呢?

    白虎国百年世家屹立不摇,规模有大有小,论实际辈份其实都与玄武国这三大家族同样历史悠长,其实难以统合。直到这任白虎国主满腔热血,多建学堂广徵人才,让各个年轻优秀又有本领的男子女子入朝为官,甚至听取忠臣良相的建议,恩威并施的统治,才终於把顽强棘手的世家都给一一搞定。

    只是白虎国主终究过於仁慈,并没有把这些朝上的毒苗给连拔起、彻底铲除。好在以目前愔愔门派的帮助和朝堂上的暗中调配,就是他们想不乖乖听话都难。

    他甚至把那些带头叛逆和潜藏危险因子的人都一一除去,只单单用计,就把他们给封杀了,不见任何一滴血。

    甚至有些被灭门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麽回事,就这样消失在人世上了。他们更有许多人,完全不知道这其实都是表面上圣洁无比的国师私底下让人干的……

    取而代之的朝上新秀,几乎遍布了愔愔的眼线。末了,愔愔还长叹一声,表示现在就算白虎国主再多麽昏庸无能,为他早已打下的基础和朝廷埋藏的苗子,百年间还无法让他败坏,就是他有心想坏,大家也不会让他坏起来……

    冰心吞了一抹唾,几乎首次才认清了愔愔的这番好心机好手段,她不免再一次庆幸,好险愔愔是下凡的三神其一,好险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好险他对王座没什麽兴趣,好险她跟他曾经在盼月谷厮混过一个月,不是完全没感情的……

    否则,就算愔愔当初的纸条上明白写着要夺的是白虎王位,冰心也绝对毫无诧异、不会感到任何突兀!因为他的确有这个实力!

    ———*——*——*———

    总之,朱雀圣兽的愿望还是先暂停吧。

    嘴上说好让愔愔在天上等着自己,但实际上……开什麽玩笑?冰心才办不到!

    这白虎圣兽的代价说什麽也太重了!而且这事也玄乎得紧,一定得想想法子。愔愔想不到,不见得连自己也要被动的举白旗投降,说也想不到……有着现代「物」和些许片段的神明记忆,冰心可不能什麽事都没做就先说放弃了!

    首先,愔愔换了个没有用的东西,却得付出这一生的代价?这说什麽都不合理。最可笑的是,问题点居然还是出在自己身上?这倒是让冰心无法接受了。

    什麽「神物」呢?她体内到底有什麽「神物」?她怎麽会不知道?缺血体质经过魅古老大的证明,那是虚幻女神自己拥有的,那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特别的、与常人不同的吗?

    莫非是那「百毒不侵」?可是那不也是虚幻女神的吗?毕竟这是特殊的身体啊……况且「神物」到目前为止,到底有没有显现出来冰心也无从判断。

    真是愁死她了,站在跟玄武侍女要来的铜镜面前,冰心光着身子,左左右右的看了下……

    该死,这时代怎麽就是没有立身镜这种东西呢?一个人脸大的铜镜已经是那玄武侍女所能够准备的范围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让人造一个立身镜来。真是讨厌。

    这时代的铜镜是以泥范铸造,用玄粉和白旃摩擦,虽然比起之前在博物馆看到的那般明亮,但却没有玻璃镜的那麽清晰。

    作家的话:

    某糖头有点痛,这两天几乎都睡得昏沉(好险有休假,睡得很爽(咳咳!

    稿子进度目前还在努力囧

    寒流又来了,各位亲亲夜间保暖真的相当重要啊~

    出门现在不要只加外套了,多一条围巾才是实在~~~

    ☆、223鞭伤(上)

    清朝时代就有玻璃镜了,可惜了这天地王朝,虽有神话圣兽故事,但文明器具却没发展到这样地步。冰心背朝铜镜,脸转过来看着镜子,本没看到些什麽东西,反而脖子还转得挺酸的。

    在外处等了一会儿的鬼女小心的敲了敲门,轻声:「主人?」

    今天是玄武国主六十大寿,说什麽也得好好打扮。可惜了夏茹夏蜻不在,冰心又不想让玄武国的侍女碰自己,总归是认为身在敌人之国的关系吧,凡是都想自己来,所以跟愔愔特别说了一下,她就把自己给关在房里打扮了。

    当然,其实愔愔更加明了冰心是不想再经过上回那残酷的体验了。女为悦已者容,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冰心宁愿不要打扮,反正曾经化作丑脸的自己对於什麽样子的面容都能接受。只要别让愔愔太过难堪就好……哎,受人瞩目的国师伴侣也不是这麽好当呀。

    於是她藉机审视自己一番,想找找看那坏了愔愔好事的「神物」到底在哪里……可是看不到啊看不到,看了半天冰心什麽发现都没有。

    後面听到鬼女的声音,刚好把她叫了进来,自己就地转了一圈,让鬼女好好看着自己全身上下。

    虽然同是女,但冰心还是有这麽点不自在,何况之前还发生她动狼爪袭击伊妃贝儿的糗事……呃,算了算了,这些事过去了,先不要想了。

    总之冰心要裸身在鬼女面前时,就叫她待会儿一定要张大眼睛全看清楚,千叮咛万交代,她就只转这麽一圈。

    鬼女认真的小脸点点头,再三保证自己一定看得仔细,不会丢主人的脸,不会吃到主人的任何一点豆腐。

    虽然纯粹是羞耻心作祟,不是这个意思……但冰心汗颜也没再说什麽。

    就这麽转了一圈後,鬼女转身,不再逾越。冰心则躲到屏风处。

    然後,什麽都没有。

    鬼女说什麽都没看到,除了一些最近的刀疤伤口尚在外,什麽都没有。

    冰心有些失望。

    但不免想,那「神物」莫非是隐的?不会显现出来?没有图腾文字符咒什麽的?再三不死心的询问鬼女是否有其他什麽可疑处,但却还是得到同个答案。冰心真不得不说,这真是个相当「低调」的神物啊……

    不过突然的,鬼女回想刚刚看到的画面,倒是提出了问题:「主人,容鬼女打断一下,您先前的新伤鬼女还有印象,不过您後面的淡疤……似乎有段时间了,这是怎麽伤的呢?」

    冰心光滑白皙的背後,就只有这微微的淡疤显得特别突兀。

    冰心一愣,问道:「在哪处的伤?」

    「左处的背上,看起来就是鞭伤。」

    冰心下意识着那地方,的确有些痕迹,不免叹道:「有段时间的疤?那该是我之前的吧……哎,小时候我一定顽皮过头了才会被教训,也难怪造成身体影,害我长大这麽怕鞭子。」

    冰心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催,不只有心理影还有身体影,这都什麽事啊……十七年前到底发生什麽事?冰心还真不愿去想起来。记忆中的奥狄斯和芸娘对自己那麽好,不可能是他们教训自己的,唯一有可能就是被抓去当「千炼」的那时候,或许是因为逃脱失败被抓回去狠狠教训了下吧。

    虽然千炼的修炼本身就是个残酷的刑罚,也不晓得这样的鞭打是有何意义……

    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冰心只能这样推测。她不想在鬼女面前提到那两个可怕的字,故也才刻意那样说。

    只不过这左背上的淡疤好似跟记忆中什麽地方相冲到,不久前,三月,好像听谁有提起类似的话题过……似乎有什麽潜藏的东西要浮上水面了!而且还是连带的丝线!

    冰心追着线的源头,就在快要看到尽头到底是什麽时,鬼女的声音忽然响起。

    「主人,您看这时间……」她略带迟疑。

    冰心回神,赶紧把什麽线索的全都给扔掉,反正之後还可以慢慢想,不差这一时。

    大宴是傍晚开始,可今天睡到下午刚刚才醒来,现在在房里东搞西搞乱折腾的,估时间都要被她给用完了,还是赶紧把今晚的自己整顿一下吧。

    冰心当机立断,开始穿起愔愔帮自己挑选的衣裳,怕自己忙不过来,最後头发还是让鬼女帮忙戴花簪钗子的。不得不说,鬼女虽是弄剑玩蛊之人,但也是有一双巧手。至少冰心就很满意今晚这身装扮,耗费的时间是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作家的话:

    後面为响应亲亲的要求(?),安了南磷在卷四末进来

    不然原本还不是时机,要把他给先晾一旁的说XD

    欸?某糖这样算是爆料吗……(纠结一下了)

    ☆、223鞭伤(下)

    清新淡雅的妆容,搭配一身不会显得太过华丽抢眼的衣裳,冰心粉色系列的衣裳都是愔愔亲手挑的,她不怀疑他的品味,几乎没想多少就全穿上了。等出来面对愔愔时,只见他眸中带笑,温柔的凝视自己。

    冰心突然被眼前明亮耀眼的人儿给闪了一下,但下一秒,她看到他身上的洁白穿着就知道怎麽回事了。

    愔愔雪白上的花纹本和自己这衣裙上的一模一样。对方白衣长袍,束着华贵不贵的银纹金线带,广袖迎风摇摆,俊美非凡的身姿,无需造作,那一股神圣而不可亵渎的气息就油然而生,使他看起来就像个转世降临的雪白神仙。

    自己则淡粉丽装,头戴美的珠花步摇,藕粉的衣带衬托出了往昔的俏丽艳姿,美眸顾盼之间,冰心微带腮红的面颊多了抹美艳的韵味。他披着雪裘,她拉上了暗红金纹的大氅,两人貌似神仙鸳侣,站在一起居然毫无突兀,完全匹配,尤其是衣裳上那同款的秋香色描银花纹,俨然就是「情侣装」的象徵。

    愔愔细心的帮冰心拉上了白面纱,笑道:「好险你还需要戴这层面纱,不然你一入厅,我可得时时牵挂着是否有人打你主意了。」

    冰心一双幽怨的眸子盯着,闷闷道:「别说我,我才要担忧你别随便被哪个坏女人给拐走呢。你这个俊美无双的国师不戴面纱,偏偏就只有我一人戴,我心里还真有这麽点儿不平衡……」

    首次踏入玄武王拜见玄武国主时,因为耗费时间已久的打扮与他相比,本就让冰心心生不平了,现在要戴面纱防着他人的还是自己?很好,她二度不平衡了……愔愔的俊美,虽然很有向大众炫耀的征服感,虽然也知道自己手上拿着他百分百的归属权,但老实说,冰心还真是对那些肖想愔愔美色的家伙感到一阵厌烦。

    偏偏这也无可奈何。

    玄武国主六十大宴,另外四国一定会派其代表出来相贺,拿之前怀二哥那范本就是了,偏偏那时还真给她遇上了南磷和傅子升。现在身在玄武,万一又碰到熟人不就糟了?大家都知道盼月谷的「紫」已经死了,实在没必要再多添这一风波啊!何况还是在这暗复杂的玄武王内。

    玄武国主和一些他身边的仆早见过没有易容面具的自己了,现在若再易个容,万一被人看见还得了?所以冰心只能将就点,选择戴面纱了。好在未娶未嫁但已有伴侣的人要戴个面纱,实际上并不是很突兀,相反的这很一般。

    愔愔是国师,表面上他神圣的面容不容他人轻易亵渎或观看。但因为今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愔愔思虑过後选择不戴面纱,只因为这样比较好方便行事。他懂唇语,要对底下人马在第一时间亲自下令了话,效用还是很大的。

    於是就只好这个样子了。

    愔愔听了冰心的担忧,眨了眨眼的郑重道:「只要有你时刻待在我身边,我没这麽好拐的。」

    冰心挑眉,听出话中之意。这麽说他是想藉机把她给绑死在他身边的吗……黑啊,愔愔果然黑了。

    听出这点的冰心笑而不答,也没再多扯些什麽,就这麽挽手和愔愔前往今天目的地--玄德厅了。

    怎能轻易的被绑死在他身边呢?

    开玩笑,虽然她前面是想着要暂停一下朱雀圣兽的愿望,但暂停的也不过是「进度」,目前身处於玄武国的玄武王,本占尽了地利之便,还不抽时间去探望一下彷佛近在眼前的北玉牙?拜托,傻子才这麽干!

    今天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了!愔愔不说,冰心却隐约知道了。

    从他昨晚开始就肃着脸,以及今早特别早醒去准备事情的这几点来看,可见他已忙得够呛了。偏偏他布署的那些细节连她都没说,看来是料定那些都是她不懂的事儿吧……

    好吧,那也没办法了,对於不懂的事,冰心一向不习惯太过执着去了解,反正她只要相信愔愔就算是自杀也不会害她就行了。

    况且昨晚愔愔也对自己说了很多。该说的,不该说的,她几乎都清楚大概了,并不是一定要完全探究,毕竟谁没有隐私呢?不是多关系到她或是这类如此严重的生死大事,其实她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

    最重要的是,半个夜晚怎麽可能真把事都给讲完啊?现在是人又不是神,哪这麽神奇的?都不让人睡了!

    作家的话:

    听说寒流冷到24号,呜呜呜呜痛苦啊Orz

    某糖几乎每一年都要这样哀叫,每次看前面的贴文

    看着某糖打上的「作家的(废)话」,就很有翻日记的感触……

    某年某月某日,某糖又在叫冷连天了。

    类似这样哭笑不得又万般毫无意义哀怨的发言啊!某糖每次看了都很想笑XD

    是说,看到小瓶2013最後一棵圣诞树罗~~~

    辛苦您了~感谢您无私的分享,让某糖建立了强壮的圣诞森林XDD

219-22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