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43-47


    ☆、43到底几个人!

    傅子升面对著那姚天傲,状况明显是站在南磷这边,恐怕他也觉得宁可让冰心跟著他走,也不愿意让他们给强行带走吧?於是两方人马面对面瞪眼,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开打过去了,两团人马争斗得好不愉快啊。

    冰心瞧他们打得欢、打得如此激烈,默默擦了一把汗。大家都各说各话,各有自己的思想和主意,都认为在她的选择中,好似除了朱雀,就只能有玄武?

    呸!乱来!她许都没许呢,天大地大的,犯得著跟他们一块上路吗?

    冰心环顾四周,现下四国兵力似乎有抗衡现象,又或者其实是玄武比较偏向弱势?唉,那些什麽都不管了,反正目前都是平手画面,柳夕姬有传说兵器,南磷讨不了什麽便宜,傅子升的武功略胜姚天傲一筹,柳夕姬要顾著他也分心不了多久,所以现在……是离开的大好时机!

    他们都想错了,冰心不会跟著柳夕姬走,也不可能再跟著南磷。看向愔愔的位置,冰心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带我去耀天花丘处那边……好吗?那里有盼月谷的後门……」

    愔愔微微一愣,看著冰心左右的两边抉择都不选,却偏偏要自己开道路,细想了一番後,终是在她恳求的目光下点头。「好。」

    扶著冰心,在她的指引下,神不知鬼不觉,趁大家目光只停留在那两团人影的身上时,就这麽悄悄的往其他地方走了。

    或许是越往这宁静花丘走的关系,气氛显得格外安静。他们在这片桃花林里,一路上俩人依旧沉默相对。冰心犹豫很久,最终开口道歉:「对不起,我很卑鄙……」

    愔愔停了一下,看一脸愧疚的冰心,想也知道她指的是什麽。现在的她突然道歉,无非是因为「盼月谷有後门」这一事并未告知他们。

    於是他苦笑道:「不,你没有错,你这麽做是有道理的。况且就算有你的告知,我们也不会走那条路的……」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麽简单,冰心无奈笑:「呵,因为对『王的忠心』吗?无法集结、连成一气的国家就是这麽麻烦啊……」

    「说得对,各国国主做任何事情都得束手束脚的,明明这天地王朝,从来就只有一个国……」

    「所以才需要能够一统四国……不对,是五国的王者出现,打破这种僵持的局面。」冰心现在虽是虚弱到要让人搀扶的地步,但眼神中却闪著奇异光芒。

    「可是王者,又真能这麽好现世吗?」愔愔没注意到冰心的动静,只是轻叹了口气:「是考验,还是灾厄?若是前者,那麽这场考验又得需要多久的时间呢?得耗费多少心力,踩过多少尸体……」

    冰心听出愔愔口中的苦涩,且越来越灰暗,忙安慰道:「就三年吧,三年一过,王者自会定夺,天下将太平也。」

    愔愔身子一震,迟疑道:「这番肯定……从何而来?」

    冰心虽然脑子昏昏沉沉,但还是强撑起笑容回答:「天地王朝……不过是场游戏,为期三年的赌注游戏,等日子一到,该争的都会去争,不想争的也会被迫去争。」好比说,现在就是。

    现在冰心才真正了解到,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选择进入游戏与否的权利了。因为早在游戏开始的那刻,如果她不主动、积极点出击,那麽到头来她也是被灭的角色。原来她本没有选择的馀地,不管爱不爱虚幻女神,都非得要攻略不可……

    原来她本就没有能够脱身的……去处。悲哀到此,还有什麽可以令她振作

    神的呢?盼月谷被毁,早是必然,只因为自己这一个月的安逸生活,对这一年未来的满满期待,无心之间存有著「不想争夺」的想法,所以才……天谴至此!

    冰心此时握紧愔愔的肩膀,她一想起刚刚发生的事,身子就微微颤抖。极度克制那彷佛将要落下的「失去家」的泪水。

    愔愔思绪却另有盘算,看著冰心一脸的悲哀和灰败,他微微楞了许久,最後才开口道:「你……也是游戏的……」

    冰心立即回神,警惕的甩开他的手,少了支柱的她脚步晃了一下才站稳,却也在这个时候发现字中的古怪,她试探一问:「也?」

    在对方严肃的点头後,冰心一扫前面的伤感,她满脸黑线。

    不会吧!这是第几个了!!!!

    知道这场游戏的人到底第几个了?到底谁下来了?照理说那参赛者该只有四人,那就是自己、南磷、伊妃贝儿、柳夕姬,那个什麽姚天傲的照情况来看应该只是「暗中被选」的立场,所以不知道这游戏才对……

    难道下来这游戏的,不只有当初的三神和那虚幻女神吗?还有谁?怎麽会下来?又怎麽能……

    正纠结於此,面前的愔愔却是凄惨一笑:「如果……一年後我还能有幸存活,我就选你吧,选你当王,尽全力辅佐你,成为这一统五国的王者。」

    选?当王?辅佐?王者?

    关键字不停回盪在脑海里,灵光闪过,冰心吞了口水,颤声问:「原来你才是……虚幻女神吗?」

    可不料愔愔却面色古怪,还待开口再进一步询问,敌方却已经追来了,用轻功从後头跨过他们跑到前头,微微一转身,满脸杀气。

    不过……刚说到敌方?

    冰心眯眼一看,是一身穿江湖风味的鲁莽大汉,下巴处尽是胡渣,没在修饰面容的一男子,浓眉大眼,拿著两把刀子冲出这桃花林来,活像是山中打劫的,若能加一句台词:此路是我开,此树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什麽东西的,那一定更像!

    可是!不是光像就好、就能把一切事情都给合理化的啊!也要看场合的嘛!

    於是冰心先是皱眉的望著这片林子,再往後看了那些士兵们的方向,确认了这是自己熟悉的桃花林,属於盼月谷所有,以及後头士兵身上的盔甲铁剑,此刻,她深深觉得眼前这山贼野夫打扮的,该不会也是开错门、跑错堂的吧……

    「你就是闻名江湖的天下地衣,白衣愔愔?」那浓眉大汉杀气腾腾问。

    冰心和愔愔互看一眼,只见後者已大方承认:「正是在下,不知阁下……」

    哪知那浓眉大汉子太急,也不等愔愔把话说完,提起双刀就冲向他们方向了,口里还大喊:「我要为我的妹子报仇!」

    原来这山贼是个寻仇的?冰心二话不说赶紧招呼过去,很是哭笑不得的碎念:「今天到底什麽事啊?所有人事物都给搅在一块!」现在连个寻仇的也都来了!到底什麽鬼!

    「紫!」愔愔著急喊,冰心哀怨的思绪就此打住,也才赶紧回神专心应对这两柄光灿灿的大刀。

    拖著疲惫的身子,手上又只有一把弯刀,面对来势汹汹且一脸狰狞面孔的大汉,两把大刀要招架实在颇有难度。

    在圆月弯刀接过那把大刀时,冰心身子已有些迟钝且费力,眼看第二把刀从下由上的接近,冰心紧急脱手放开那弯刀璇身闪过,却不料右腕还是不客气的受了一刀,鲜血喷洒的瞬间,那痛感让冰心当下哀号,抱著手腕咬牙迅速闭附近道。

    眼看那大汉已站在自己面前,高举刀子就要落下之时,冰心只听到愔愔由远至近的惊呼:「紫!」

    「别过来!」

    喊完後的冰心,惊疑的发现那预想的刀却是迟迟没有落下。莫非现在玩个良心发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戏码了?

    不管冰心怎麽在心中吐槽,那浓眉大汉就是不知为何的停止了攻势。他反而转身看著愔愔方向,咬牙切齿道:「看来你也是受了那皮囊蛊惑的迷途女子吧?我这就好心点,让你彻底清醒,知道他真正的丑陋面目!」

    刚坐倒在地上的冰心,亲眼看见那浓眉大汉从袖口中拿出一包白粉,顺著下风处从中闻出味道,知道那东西有什麽功用的冰心,脸色更是煞白一片。

    在看见浓眉大汉往愔愔方向过去时,她更是惊慌,忙起身施展自己最极致、练到炉火的轻功,边追边说:「快离开!快!」

    可愔愔却没有照做,他停住脚步,不再前也不後退,只是美目悠悠望著那浓眉大汉,毫无畏惧道:「若真有什麽事,尽管冲著我来吧!」

    如此勇气可嘉的神却是让冰心听到一阵恼火,差点没被气得吐一口血,你说,怎麽会有这样愚笨的人呢?眼前是危险,何苦还要跳?

    轻功终於追上浓眉大汉,冰心知道他身强体壮,自己又有内伤在身,就算想硬拼、或是想拖著他也绝不是好办法,於是迅速往他手上那包白粉给攻去,至少,夺下那白粉准没错!

    浓眉大汉察觉冰心意图,转身和她交手了起来,双方目的都在那包白粉的身上。

    左右左、右左右、右左……是自己功夫迟钝了,还是这大汉太过奸诈了?明明他这麽大块面积,却不时用身体遮挡,一下换左手一下换右手,本耍著她玩是吧?

    作家的话:

    嗨嗨,我回来补草稿了XD

    话说,各位前面有没有被这剧情给绕得团团转呢?

    目前其实在几个要点上打转:「玩游戏的三位神只」+「转世後的虚幻女神」

    可以先猜猜看到底谁是谁唷?

    不过目前角色还没完全出场就是了XD

    後续会再补几个关键字(跟前面埋的伏笔有关唷,有人注意到吗?XDD)

    那就先不废话了。

    ☆、44脸毁了

    就算来硬的也不是对手,迟迟拿不到东西让冰心感到一阵焦躁,这就马上下赌了!

    冰心想到这儿,猛的伸腿扫向浓眉大汉,在他反应极快、险险避开後,冰心立即右腿直伸,踹了个浓眉大汉拿著白粉的手一个不稳,下秒,白粉就这麽被踢飞到空中了。

    浓眉大汉见状往上跳跃,冰心这时也才起身跟著跳。

    虽起步晚了些,但她也不干示弱。明知抢不过人高马壮的浓眉大汉,冰心却凭著一股好胜心,就是要拼拼看!

    就在此时,那在两方激烈争夺下的白粉终於负荷不了,被抓烂的纸包尤其受到刚那一脚的冲击,忽然散开,里头的药粉全撒了个出来。浓眉大汉暗叫一个糟,正要去接药的手赶紧缩回,堪堪闪身离去,著地时还差点栽在了地上。

    而底下的冰心却没这麽好运,刚刚她的视线全被浓眉大汉的庞大身子给挡住了,才刚觉得奇怪、头上影怎麽不见、疑惑浓眉大汉干麽闪躲一边去的时候,冰心在听到愔愔一声惊呼才注意到状况不对。

    她下意识,茫然的抬头去看。只见那白药粉就这麽刚巧的往自己脸上给洒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霎时传来,冰心双手捂著脸,看似痛苦非常。

    当粉末碰触冰心脸上时,肌肤瞬间滚烫火热,感觉就要烧起来了。她几乎痛得哀号,落下地来时已经不管站还是不站了,整个人摔在地上痛得打滚,她捂著脸,那火辣辣的刺痛让泪水都忍不住落下来了,虽然知道现在本不该是这样情况,可她就是疼得克制不住。

    「紫!紫!」这情况就在他的眼前发生,任谁都无法冷静下来,连一向聪明淡定的愔愔,遇到这种事也没有办法。

    那浓眉大汉显然被冰心的反应给吓呆了,愔愔不顾危险推开浓眉大汉,往冰心位置而去。揽著她,想挥开那紧紧捂住脸、相当碍事的双手,但冰心偏偏不依,不管怎样就是不肯合作,她只是一直遮著脸,哀叫哭著。

    「我的脸……好痛……好痛……」冰心捂著脸,看不清楚什麽,也管不了些什麽了,因为她此刻就只感觉到一个字──痛,那是种刻骨难耐的痛,连脸骨都生生的疼!好似要完全被化了一般!

    「让我看看!快让我看看!」愔愔见冰心这种情况更是焦急,「我懂医,我能帮你看看……」

    冰心猛烈摇头,手依然贴在自己脸上就是不肯放下。

    愔愔著急得不得了,柔声劝道:「紫!听话,让我看看好不好?伤口诊治要紧,我会帮你治好的,让我……」

    话还未完,冰心却突然自愔愔那处趴滚下来,似乎有意拉开距离。愔愔关心则乱,回神後忙著追上去,可冰心却又是一阵向外翻滚,愔愔此时已有不好预感,但还是皱眉忍著心头上的担忧,不再轻举妄动了。

    冰心此刻也不滚了,她趴在地上,却还是双手捂著自己的脸,拱起身子,她声音还带有些刚刚的哭音,但更多的却是无奈的语气。

    她微微颤抖道:「别看了,这东西我懂得……我的脸毁了,别看了……」

    愔愔听完脸色大变,正想再上前时,身後的浓眉大汉却已然回神,他恨声说道:「这就是你的罪孽!伤了我妹妹和这无辜女人的债,我今日就向你一并讨了!」

    罪你妹的孽!她会变成这样到底是谁害的?

    此刻冰心连开口吐槽的力气都没了,捂著眼脸,少了眼睛的补助,耳朵在此时听到的却是极为专注且细致,她清楚听到有衣袂摩擦声,知道有道脚步正迷失在这片桃花林。

    猜想应该是要寻找他们的吧?可到底是哪方人马呢?冰心还没这麽好的功力,能够凭著那些声响就听出来。

    现下除了赌,就还是赌了!每到这种危难关头,冰心总认为她这种老爱搏命赌命的坏习惯很糟,非常糟。可偏偏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她又无可奈何,要戒也得有那份馀力戒啊,偏偏这种状态,她总是没有选择的馀地。

    於是她用尽自己所有的肺活量,刻意大声尖叫,像是引领那人过来这边,告知他们「我们就在这里!」

    此时,浓眉大汉可没那功夫去理突然发疯狂叫的女子,他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刀正冲向愔愔位置,誓言要砍下他的头颅才能够给自己黄泉下的亲妹妹一个交待!

    「发生什麽事了?」总算穿过外边桃花林来到中心地的他,自被拆穿别後,声音再没有那股魅惑娇柔,取而代之的是俊朗沉声,有著说不出来的磁诱惑。

    此刻他不解的看著捂著脸、趴跪在地上的冰心,神情中满是困惑。

    喔喔,冰心失望了,听到这声音,不用张眼看也知道来者居然是个「敌方」的。傅子升和南磷这两人到底在搞什麽啊……

    「柳美人……呃,我说柳夕姬,你替我摆平那浓眉,我立刻跟你走!拜访一趟贺兰家!」咬牙,冰心只能快语这麽说。

    现在愔愔不能死,也不该死!她还有好多疑问想要去问,还有好多谜题还没解……不知为何,她有一种直觉,天地游戏愔愔知道的一定比自己多很多,若他也是参赛者,如果可以看在她这麽卖力、努力的救他的份上,或许也是可以提供些相关情报的。

    而若他真是虚幻女神……那麽无论如何,更要救!就算拿掉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游戏既然不能回头、不能退出,就该死命护著到底!何况还是大家所想得到手的那游戏胜利品!

    柳夕姬还没来得及思考,转眼已看到大汉高举那双刀,正要砍下毫无闪躲念头、一门心思只注意冰心状况的愔愔时,於是他率先拿起传说兵器,一边乾脆道:「成交!」

    接著就上前和那浓眉大汉周旋了。

    愔愔不理会身後发生的事情,哪怕跟他有关或无关,只是小心翼翼的靠近冰心,语气中带有著恳求和前所未有的慌张:「让我看看好不好……你的脸、你的伤势……就算一眼也好……」

    冰心实在不解,这个时候愔愔怎麽在这关头上卡著,火辣的疼痛感已消去大半,手掌下著的地方也凹凸不平……肿了凹了,这麽坑坑洞洞的丑脸怎麽还会有人在意、会想看呢?

    冰心正皱眉思索著,肩膀却被人用力一扯拉了上来,惊愕之间,只听到对方那语气是满满不屑,他低声说:「哼,还真是会利用人啊!把夕姬支开,你究竟在打什麽鬼主意?若是胆敢乱来,我这就废了你的四肢!」

    这种恶毒可恶的语气是那姚天傲!他什麽时後跟上来的?傅子升跟南磷这两人到底在玩啥……不,现在玩什麽都不要紧,只是拜托,别再玩了、至少等会儿再玩,赶快跟上来吧你们!!!!

    冰心埋怨之间,柳夕姬那严肃认真的声音传来,他这麽叮咛:「阿傲,替我看紧她点,以防她又动些什麽鬼灵,我这边就快收拾完了。」

    收拾完?怎麽这麽快!离刚刚不过就几分钟的时间啊……不,兴许连两分钟都没到!冰心突然有股无力感,看来去贺兰家作客真的是非得必要了。

    同时她也暗暗鄙视那浓眉大汉,怎麽这麽没有两下子啊!三两下就被摆平了?那他来抱个屁仇!

    或许是冰心捂著脸的动作让姚天傲颇觉怪异,但也没怎麽想问,自点头答应柳夕姬後,反倒津津有味的打量起她来了。却顺著她的衣夹,意外的看见了张纸条,似乎还被折起了,只是小小一角透露於外头,让人好奇心更重。

    「这是什麽东西?」未经主人同意,他疑惑拿起。

    冰心察觉被的那位置,加上一听这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东西定是刚刚那地上翻滚时所刚好掉出来的。她脸色难看的想把东西给拿回,可早就把东西给拿在手里的姚天傲,又怎可会让这个行动不甚方便的人拿回去呢?

    毫不留情的把冰心当垃圾一样扔在地上,在她吃痛一声後,从刚刚开始就缓缓靠近的愔愔马上几步到达,迅速抱紧她,想看她的伤势而不再让冰心有机会滚走了。

    可无奈冰心意志宛如铁打的,被扔在地上也不做防护动作,宁愿忍痛也不愿意被人看见这丑陋颜面,她硬是把自己的脸给遮得紧紧,连个缝隙也不让人瞧见。愔愔叹了口气,实在无法,瞧见现下冰心也无事,不再像刚刚那般令人忧愁,也就没再继续强迫了。

    「那张纸条是……」柳夕姬注意到姚天傲这边事情,閒暇抽空看去,却见到姚天傲慢条斯理的摊开了一张只有短短十五公分,宽也约莫才四公分的纸条後,神情微微呆楞了。

    摊开後的纸条背後居然有花纹逐渐浮现,黑色的圆形中有个典雅图腾,七圆花纹的线路更是错综复杂,如此独一无二的花纹……柳夕姬认了出来,脸色却是渐渐铁青。

    ☆、45谷崖

    而看完了纸上内容的姚天傲却是尽自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天地选王果真不假!单凭这张纸条上说的话,就是大逆不道!如果预言是真,那麽上头说的两王之一,原来就是在指你,盼月谷使者!」

    啊啊,完了,身份暴露了。冰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头痛。

    不过她之前还真没注意到,原来这纸条在打开的背後,居然会浮现出那个样子的神奇图腾。怪只怪在她当初被这字条内容给吓傻了,又看得太匆忙而没彻底来个三百六十五度大检查。

    这张字条是那夜仓皇整理行囊时所一并带出的,冰心不敢丢掉,自来到谷里後,又怕被他们看到而衍生一场不必要的事端,於是都一直小心翼翼的藏在自己衣服夹层里,片刻也不敢离身。但想不到……今日却是这东西要把自己给害死了。

    柳夕姬在一剑把对方甩开後,随即停止了一切动作。他惊愕的脸孔看向捂著脸、难受的想装死躺在愔愔怀中的冰心。

    愔愔听到这话後的表情则是震惊,他也看向冰心,莫名涌现的感受和错愕造就了复杂的思绪。可是手依然紧紧抱著冰心,一秒也没放开。

    三个彷若静止的人,转眼各自怀著不同的心思。而那姚天傲却依然笑说著:「果真是天意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全功夫啊!哈哈哈哈!只要杀了你,解决你这个天注定的成王者,我就再也没有命运中的竞争对手了!我就能顺利称王了!」

    「等等!姚天傲!」柳夕姬惊慌大喊,想要去制止却无力。因为刚刚被打趴、现在又重新趁刚刚那空档站起的浓眉大汉,已经再度拿双刀向前了。

    柳夕姬闪过对方攻击,金色的眼眸浮现杀机,这次决定下手再不留情。

    冰心感觉到姚天傲那锐利视线和满满杀意,敏锐的直觉告诉她现在事情完全糟糕!沉默装死不过是在等死!

    她扯著愔愔的手,急道:「快带我走!去花丘後坑!」

    愔愔知道事态危急,也再不犹豫,起身抱著冰心就往後头奔去。

    「想跑?来不及了!」姚天傲彷佛陷入疯癫状态,连柳夕姬的话都不愿一听了,持剑挥来就要砍在他们身上。

    突然,刀光剑影之中,出现的是手拿红色宝剑的南磷,刀刃撞击那一刻,莫名的风压微微扫过冰心面容,似曾熟悉的感受让冰心遮著脸的手指,微微拉开距离,就这麽一看,心下大惊无比。

    因为此刻南磷手上拿的东西……居然又是传说兵器,而且还是排行兵器谱上第六名的「南方妖剑.琠璃」!

    红色的剑刃,通透的剑身,还有那古仆黑红图纹,不是琠璃又是什麽!只是为什麽那把传说兵器会突然出现在南磷手上?

    天呐天呐,天什麽时候要塌呢?不是这麽玩的吧……身边的人莫非都踏入游戏,拿到他们的武器了?这样现在没武器的她究竟该怎麽争啊!惊恐之间,冰心看到了从桃花林另一处窜来的影子。

    定眼一看,是那身子几乎要软倒的伊妃贝儿,和那急忙搀扶她的田小总管。

    伊妃贝儿看著冰心,满脸惊诧和悲容。她跪坐在地上,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纸条……为什麽你会有纸条……你也是游戏竞争者吗?为什麽……怎麽会这样……」

    冰心别过头,忍著一肚子悲哀,她才想问,这到底怎麽回事、为什麽会这样呢!

    悲愤不平的声音还未停止,愔愔低哼了一声突然跌倒滚下,连带的怀中冰心也往前扑去,顺势栽到了花丘坡上。好在底下都是花草,这次没喀到什麽大小伤。

    冰心也不再坚持自己的脸,忍著之前那些疼痛伤口,翻身正要爬起时,却看到了不远处瞪大眼看向自己的愔愔。

    想来他是为冰心的破相而吃惊,这样四目一交接,冰心的耻度倍增,女人的残败破脸……怎可愿意让人看呢?

    就算冰心不自恋,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还是在愔愔那张清丽绝伦的俊脸面前,连不怎麽在乎外表的冰心都感到一层深重的自卑。

    明明之前不会,可是现在却……

    冰心想苦笑,但那脸上却是毫无笑容。她怎麽也挤不出个笑脸,因为这脸上,有的只是破相陋颜。

    她故作语气轻快的说:「就叫你不要看了嘛!」说完慌忙再捂著脸,站起後的冰心想悄悄往後头退,却没注意到这里已是花丘上下的交界处,脚步一个不稳,顺势滚落下去。

    「紫!紫!」眼见冰心摔下另一边的花丘处,愔愔想要前去追上,但腿上早已没入且流著鲜血的匕首,却无法让他自由行动!他抬眼看向冰心那处,满头大汗,改用爬著接近,奋力的用手撑著自己身体,慢慢爬过去。

    却不知在此时,冰心已於山坡下滚了三五圈,身上各处小伤不断累积下来,让她连惨叫哀痛的时间都没有。正滚得晕眩、头昏眼花之际,是她脑袋一个灵光闪过,想起花丘下边有处谷崖,甚至等她察觉後头的凉风才猛然回神。

    她用力抓了那中间石块,指甲断裂了几片却还是死命抓著,满手鲜血,好不容易才停下这滚落的冲击。

    此刻的冰心身後,已是片深沈不见底的谷崖了。就在那一翻身之间。

    下头吹上来的凉风让冰心起了一阵**皮疙瘩,沁透冰凉,也冷得刺骨,已是非常难受了。

    冰心总觉得,如果这一切能都是个梦,醒来之後,梦能清醒,什麽事都没有……那该有多好呢?现下已是最糟糕的情况了,一开始来盼月谷的目的,中间经历的转变,和那小小的希望破灭,以及得到了非得胜利的觉悟……

    可是……

    後头的冷风缓缓吹著,冰心连身子都被吹冻了。现下这种情况,她拿什麽去争?拿什麽去跟所有参加这天地游戏的竞争者争?争不过啊!一手缓缓上那败脸,冰心狠狠叹了口气。

    真是讽刺啊,此趟盼月谷选王,原要的暗杀人不成,现在反落成被杀的这命运!实在失败、够失败的啊!原来他们都知道天地游戏吗?究竟加入这场天地游戏的……有几个人?

    思考到这里,已有个人影双手握紧冰心那伤痕累累、此刻支撑她所有的手背。愔愔满头大汗,轻声说道:「放心,你会没事的。」

    「愔愔……?」好悲哀,这股从内心涌现出来的情感是怎麽一回事?冰心冰冷的手指在接触到这片温暖的大掌时,居然更觉心中凄凉!

    如果你是虚幻女神的转世,如果你不是参赛者,那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安慰!但前提是,如果我能得到你……可是,如今的我有这份能力能够得到你吗?冰心苦闷想著,不想再让愔愔瞧见自己可怕的脸,她选择低下头不理会他。

    愔愔对冰心不领情的举动毫不放在心上,依旧温声:「这里危险,我们走吧。」

    正一把拉起冰心时,却突然被道掌风从後击中,双双两人落入谷涯,幸好愔愔眼明手快的抓住某崖上大石,另一手又紧握冰心不放,两人这才挂在上空处摇晃而迟迟没落下。

    後来他俩听到不远处南磷的呼喊:「紫!!」

    再来是伊妃贝儿焦急的声音:「小紫……小紫!」和那田小总管的劝阻声:「小姐,这坡小心,不能用奔的啊!还有,您的身子是不能跑的啊!」

    「阿傲!我都叫你住手了!为什麽不听!」柳夕姬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不可能!既然知道了她是天选中的其一竞争者,那她就一定得死!」

    「现在什麽都还不清不楚,一团混乱的,你不能够擅自作主!」

    「但她是我们的障碍!夕姬!你是要辅佐我为王的不是吗!」姚天傲急促的声音响起:「你选的是我!当初你对我说过的话,给过我的允诺,你都忘记了吗?就算你通通都忘了,可每一字每一句,我到现在却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阿傲!天选定的两王现世,是这个战火弥漫的世代救赎!胜出的王者得战夺天下、还世道一个安平!那就得先和对方站在同个公平的立场上!同个起点,才有资格一同角逐这个王座!」

    「公平?王座争夺有什麽公平可言?胜者成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定律!事已至此,我说什麽你听不进,你说什麽我也不会同意!今日不是她死,就是我亡!夕姬,如果你选的还是我……今日就该站在我身边,与我同进同退!你且三思!」

    「我当初……只是遵循贝儿所选择的人……」柳夕姬的声音越来越虚幻缥缈,可话锋一转,他厉声回:「如今的你却一意孤行,处处与我针锋相对!可还当我是你从前那位背後支援的谋师?倘若今天贝儿说明了她不是选择你,那麽我现在也不会选你!日後更不会再助你!」

    作家的话:

    ☆、46通往後门的道路

    「哈?你不选我?你不助我?」姚天傲的声音听起来快抓狂了,他怒声道:「天地选王该有两者,不是我就是她,莫非你要选这女人?既然如此,那我更该杀了她!」

    柳夕姬瞧见姚天傲眸中的狠色,连忙想抢救刚刚的失口:「你先住手!阿傲,冷静点,敌人在前别自乱阵脚!现在她是不是两王其一都难说,刚刚的我们不过在绕圈子、岔话题……」

    「不,我等不到那时了!只要拥有机会、凡是有端倪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一、个、都、不!」姚天傲字字吭声,神色既是悲痛又是对柳夕姬刚说的话发狠发怒,现在完全不可理喻。

    「从前……只当你年少轻狂,就算张扬跋扈、志得意满,常做些不懂事的举动,那都是自然。一直以为你的心思若是加以改正就还有机会……可如今,」柳夕姬劝不过,开始也较真了。他缓缓举起剑,指著姚天傲,低沉的语气透露出决绝:「我对你……太失望了!」

    後者听到那些话和看到那动作後,神情微楞,先是不敢置信,再是神色大怒:「你居然选择她吗!!!!」拔出剑,他气得上前攻过去了。

    接著上空处几方人马都开始打起来了。柳夕姬居然跟姚天傲对打,发生了窝里反事件,南磷再不理他们,直往冰心和愔愔落下的方向去,却在此时玄武国大批士兵进入了这花丘。

    南磷脸色难看:「是另一批人马吗?诛杀天下地衣的伽蓝家兵?」

    姚天傲眼尖看到後头另外两波的家兵,他高声呼喊:「贺兰家族听令!每杀掉一位天下地衣者,包括那在崖边的,个个赏银万两!」

    後头士兵个个士气大震,「喔!!!!」的一声,大家几乎用尽全力冲向这花丘处,尤其是愔愔和冰心他们那里,人人都认为此刻取走白衣愔愔的头颅、得到那赏金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柳夕姬眼见如此,勃然大怒:「你敢!」

    姚天傲冷笑,所有的尖锐言词原形毕露:「我有什麽不敢?我是贺兰家唯一继承者,所有士兵都该买我的帐、听我号令!你不过是个出策谋师,也敢夺权?」

    正待柳夕姬咬牙切齿,伊妃贝儿却突然发话,高举代表令牌,对另外一波家兵喊道:「司马家族听令!保护天下地衣者,谁成功完成使命谁就赏金万两!」

    一个比一个还要大开口,彷佛叫价买他们的命一般。冰心微微滴汗。

    於是司马的家兵和伽蓝、贺兰的开始互斗了起来。不少的士兵冲进了他们几人的打斗圈,柳夕姬拿起剑挥舞在中间,每见一个士兵就杀一个,因为他们身上都是玄武戎装,也不管是那一家族的了,只要谁靠近,他就杀谁!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南磷那边也是,面对这大批围剿的士兵,大夥全都杀红了眼。可苦苦在崖边支撑的那两个人的极限,却是终究要到了,他们支撑不了太久,而现在就是关键!

    虽然很勉强的攀在这大石上,但是,只是单靠这只柔弱的手臂,似乎没有力气能够把两人的体重给带上去。冰心非常明白这点,何况还是没有任何内力护身,却还自刚受了背後一掌的愔愔。

    这股火辣的疼渐渐消融过去後,其他都已麻木,只剩下那些小刺小痛还跟自己过不去了。冰心叹息似的用另外一只手,触到了脸上硬硬的肿块。

    这果然是断容粉。现在的自己八成如从前在医书上看到的图解那般,成了彻头彻尾的丑八怪了吧。当疼痛完全消失後,取而代之的将是丑陋的疤痕。

    「别、别担心……我会救你上来的……无论如何都会救你上来……」愔愔声音断续,很是吃力的说。其实现在的他连开口说话都该不容易,可是他却还是体贴的顾虑到冰心此刻心情,想要抚平她的紧张。

    当然他不知道,冰心更紧张的是现在该怎麽下去。

    「你们两个!给我想办法撑住!」远方的南磷大喊,身形越来越往这边迈进,只可惜崖边的两人似乎再也无法撑下去了。

    想办法?现在在这浮空处,可还有什麽办法呢?冰心又叹了口气,她残酷的说出事实:「别傻了,愔愔,你明白的,我们都不笨,在这种情况下本是不可能。」

    「我……」

    心慌的愔愔话还未说完,冰心毫不犹豫的打断:「放手吧,愔愔。」她如此劝著。

    「不,我不放,我一定不放!」

    听见愔愔一口的坚决,冰心只能婉转提出一个能让他放手的理由:「我……已经毁容了。一个女子没有了自己的面容,丑成这样……还能怎办呢?活下来对我来说又真的是好事吗?」

    当然她绝对没有这麽想,一切只是为了让他赶紧放手,不然再这样下去两人真的得死。

    「紫……紫儿!你别担心!你是为了我才这样,我绝不会嫌弃你的!我会想法子医你,我们会没事的,不会有人不要你的!我们活下来,一起活下来,我会娶你!不,要我嫁给你都可以!我答应你!」

    虽然惊愕他突然亲腻的称呼,还有这些多麽动人的词,但总归在冰心眼底都只是鼓励、只是同情和安慰作用罢了。因此这种说法让冰心彻底感到吃不消,她摇头讽刺一笑,纵然他看不见。

    冰心低声道:「没用的,都没用的……」

    「紫儿!我说到做到!我……」

    话到一半居然顿了,冰心察觉不对,抬头一看,原来愔愔紧握住坚石的手隐约有松动,想来真是撑不久了。

    冰心当机立断,皱眉大喊:「放手!你快放手!愔愔!」

    可後者依然没有回应。

    「你、你值得更好、更配得上你的女子!不要再一棵树吊死!」冰心已经很努力逼自己说出这种贬低自身的话了,可後者不为所动,手就是没有任何松的迹象,冰心很想用力甩开,但就怕愔愔也一同栽下。

    「好……很好,你不放手,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放!」说迟时那时快,她抓下头上发簪,也不管自己一头杂乱的模样,冰心利用这发簪末端,狠狠的就上了他素白的手背上。

    只见他虽是额冒大汗,却再没吭半声,手里紧紧抓著她的不放,甚至因为这一刺的关系,彷佛早就明白冰心会这麽做的他,更是把手给牢牢抓紧了。

    见效果不成,反而失败加倍。冰心叹了气:「唉……你这麽做是何苦呢?」

    看著从嫩白肌肤上缓缓流下的红色体,冰心彷佛心疼般的咽了一口水,她百般不解,怎麽这麽聪明的人居然会选出个这麽愚笨的方式?这种不是你生就是我死,不是我活就是你亡的二择一,怎麽会有人选错呢?

    「紫儿……我要救你上来!我和你都要平安活著!其实我……我对你……」

    对,这是错误的,在这种紧急两难的二择一下,还保有著这种第三不确定选项的他……既是天真单纯,也是愚昧残忍。

    「快!他们就在那里!快点杀掉他们!」听见为首的吆喝声,现在他们的情况无疑是最危险的。可是眼看眼前这固执的跟她有得拼的男人还不肯放手……

    「公子!公子!」睽违一个月,在听到他的贴身侍童,翔的呼喊後,冰心心中的大石头终於放下了。有人来救他了,终於……他会得救的。

    冰心的声音如释重负那般:「没错,我和你都会平安活著的,所以……」

    说完,她拿起发簪又狠狠刺了下,这一次不是愔愔的手背,而是她自己的。

    听闻她突然痛苦的声音,愔愔低头见状大惊,电光流转之间,他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松开了她的手。

    冰心一脸苦笑,眼神闪烁得逞的光芒,缓缓道:「所以,你一定要平安的活著,一定……」

    後来她坠落於这个深不见底的山谷中,上头隐约传来撕心裂肺的大吼声,就喊著那两个字:「紫儿──!」

    ……**……**……

    他终於放手了,冰心总算松了口气。

    不然她接下来该苦恼的是,究竟是要砍他的手,还是断她的手腕呢?如若不这样做,两个人双双摔下,那还真是没半个人可活的了。归究底,真是得谢谢他的成全啊。

    因为如果只有一人坠下,那当然……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冰心可以自己独活!现在就还是那个赌法!一睹生死!冰心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几乎完全忽略了此刻的危险关头——她正在上空坠下的途中!

    而现在到底该怎麽样才能够於悬崖之空存活呢?这是冰心目前所面临到的困境。

    喔,错了,是一场赌注。如果依据她脑海中的记忆片段了话,她几乎可以肯定,在这悬崖之空,还是有可以存活的法子,甚至里头还大有玄机在。

    因为这就是踏入盼月谷後门的另一个法子啊。

    作家的话:

    ☆、47擅自入场

    很奇怪吧?都已经在盼月谷境内了,却还要绕这麽一弯,再从中转回去,有这个必要吗?

    有的。只因为盼月股後门的「出入口」,并不在这里啊。

    这里只是通往後门的其中一条道路,且,也就属这条最惊险,最不稳定,因为从没通用过。

    没有过的道路怎麽能够被称为「通道」呢?恐怕这种法子,也就只有冰心想得到了。

    记忆中,她只从内往外窥视过,却没想过会有得从这地方进去、绕到後门的一天。所以这回还真是冰心的头一次!若说这不是五十机率的生命赌注,那还能是什麽呢?

    若不是在万不得已的状况下,谁会想做这种危险体验呢?除了叹息还是叹息,冰心想归想,眼尖的看见崖上一朵孤单的紫色红蕊花,神情霎时变了,忙在心中开始数数。

    一、二、三、四……

    直到後来的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她仍然专心在默数秒数。

    到了第五十秒,她还未著地、未发现这底下悬崖边壁上,另有什麽启示时,她也额冒大汗,开始有些紧张了。

    六十七、六十八、六十九……她仍然继续数。

    这是一场豪赌,因为只要脑海中计算的一个失误,一个记忆片段的错点,她将真的亡於谷底!至少从刚刚掉落悬崖、数到现在都还未落地的这种高度来看,真的是只能用粉身碎骨和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七十八、七十九……忽然,眼前有亮光闪过,第二朵紫色红蕊花!且比上一朵还要再小了些!这个时候她明白,启示终於找到了!这就是她要的!要寻找悬崖壁上的那玄机!

    接著冰心迅速的从腿边拿出匕首,用力的刻印在壁上,让这原本一直下坠的身躯终於有了缓冲力。

    刀子虽然锋利稳固,可是这陡峭的壁面却无法让她的体重给维持於定点太久,她还是在慢慢下滑……如果手边是那把比这东西还要坚硬许多的圆月弯刀,那该有多好啊?

    扼腕之下,冰心依然继续数,八十四、八十五……

    越滑越下面,甚至听到了这小匕首受到壁面摩擦,开始有按耐不住的声音。冰心汗流浃背,依旧在专心数数,就算自己的身躯於半空中,已经有了加速落下的趋势,她也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唯有理智的判断,才是能够存亡的要点……

    九十九、一百!就是这里!

    看到了!第三朵小小的紫色红蕊花!

    大喜之下,冰心徒手抓住岩壁的那突出石头,支撑的这秒,她紧握匕首的手快速拔出,用尽力去,再一个全力上。只是这样一瞬的举动,让冰心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而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彷佛就是个开启密道机关的钥匙。不一会儿,原来应是凹凸不平的陡峭壁面,居然有一层剥落的痕迹,再没两下就开出了个小空洞。

    冰心的眼睛几乎亮得可以出灿烂光芒了,她终於看到了「希望」!接著,冰心只用单手,轻轻配合那壁上的剥落痕迹,就顺势扒开那土堆,里头的大坑也就显露出来了。

    那几乎是只需要她弯身,就能够爬进去的坑。

    也因为刚好那洞就在冰心的附近,她这个时候也没费什麽力,有练过武功的底子,加上内力运用妥当的她,很自然的就爬进去了。虽有伤势在,却也妨碍不了多少。

    顺著眼前的白光爬行前进,不到一刻钟,她已经有能够站起的空间了。起身拍拍衣尘泥沙时,里头几乎是比想像中还要来得宽敞,以及明亮的洞。

    这几乎是悬崖中心的崖中崖。

    映入冰心眼底的,是一整片镶上夜明珠的墙,那如一个拳头般大小的颗颗夜明珠,於这片墙上很是雄伟壮观。

    顺著那洞里头走,冰心看到了自石洞上头落下的大池泉,她缓缓靠近,甚至盘腿坐在那石子上,看著水边倒影渐渐发愁:「脸……真的毁了,而且还毁得这麽可怖……」

    冰心无奈,双手捧起那水就往自己丑陋的脸上清洗,原来的微微刺痛,再这麽反覆冲洗个几下後,居然再也无所不适了。冰心最後反倒是开始享受这沁凉透彻的洁净水,松了口气,她样子似乎满足。

    後来环顾四周,冰心喃喃说著:「看来这一时半会是离不开这儿了。希望这神仙洞里头的东西,可别让我的脸失望啊。」

    神仙洞?

    没错,盼月谷的後门事实上就在神仙洞这尾端,也就是洞的尽头。只是要到达这尽头,若没有个完好准备是一定到不了的,因为四周满是毒气沼泽和陷阱,稍有不慎,掉命也是应该的。

    所以就算当时冰心灵机一动,想让愔愔带自己进入这里、通过那後门,可也得顾虑到愔愔是否真的能进啊。

    何况从耀天花丘的谷崖摔下而入这後门,已是冰心最坏、最糟高的打算了。

    於是她想到这神仙洞尾端,四通八达的,其中一条就有从耀天花丘那谷崖下挖进来的法子,反正那里土质软,且拜自己以前的无聊索和冒险神所赐,她对这样位置并不陌生。

    再配合著自己脑中曾经画出的那简略盼月谷地图,也才敢这麽推断的。不然这种挖壁求生的作法……还真无实行过呢。

    毕竟哪有人从这地方走进盼月谷、神仙洞的啊?开後门也不是这样开的,想吓死谁啊?

    而现在冰心所在的这大池泉旁,则是这个神仙洞的中间点,左右尽是四通八达的道路口。最左边的,是冰心刚刚好不容易爬进来的地方,另外一个右边最尽头,才是离开盼月谷的後门位置。

    这里不过就像个「过程」而已。包含冰心刚发生的那段险境求生。

    那一百数数其实就像在算秒数,记忆里头告诉她,自己曾在这神仙洞谷里头游玩,花丘的高度跟平地、甚至与这偏低的洞谷中心相比,约莫高低相差那一百秒距离。

    至於之所以看到那第三朵紫色红蕊花、甚至把它当作启示,纯粹因为这神仙洞的灵气关系。

    冰心曾在以前,把在耀天花丘开的花朵带进这神仙洞,最後结果却是花朵会慢慢瘦弱、蔫掉,直至到枯萎地步。

    当然早先冰心也想过是生长环境不同,於是特别搬来花丘的种子於此种下,却发现等花朵盛开後,却是跟花丘原来的花朵大小,差了不止四倍!

    如此明显的差异让冰心特别记著。於是才有了「看见小花就要接近这神仙洞」的推测。何况那一百秒还是真的有做过实验、数过的。

    换句话说,假使冰心若没那有些曾经的「物」的记忆,那她今天还真是死定了。

    侥幸逃过一劫、保留一命的冰心,於是决定好好擅用这神仙谷的资源。至少现在自己身上的伤势都需要好好妥善照料。

    当天那一晚,无人陪睡的冰心是靠著药物作用让自己安睡的,就在这灵池「月牙泉」的旁边,铺了些效用对她帮助颇大、且有芳香的药草来当暖床,冰心就这样安稳的睡了过去。

    却不知为何,又来到了那熟悉的梦中。

    这黑暗的一切,以及那娇细的女音——天地游戏的主宰者,依旧是那看不清楚面容的虚幻女神。

    冰心猜想,每次做梦都绝不是偶然,若第一次是因为发现到了那纸条跟百宝箱,那麽第二次呢?应该是跟众多游戏竞争者见到面的因故吧。

    至於姚天傲到底是不是她命中注定的成王障碍、那天地的其一人选,其实还有待考察。

    因为他似乎不知道天地游戏那纸条的涵义,他当时,不过是因为上头字的意思,和那柳夕姬突然转变的态度,才开始对她痛下杀手的。所以并不能够证明些什麽。

    黑暗的世界,那虚幻女神懊恼的声音清晰的在这空间传来。冰心赶紧回神聆听。

    “唉,真是麻烦,好不容易把这场游戏预定的人选——那三神给摆平了,想不到在游戏开始之前,居然有人擅自入场了……真是头痛啊。”

    有人……在游戏开始前擅自入场?谁啊?居然这麽犯规!冰心鄙夷的想。

    “俗话说,有一就有二,有二呢?呵呵,後面的三四五就更不用说了。入场的将「不只一人」呢……现在可怎麽办?裁判?”

    还不只一人!大家都想踏入游戏,成为这场游戏的赢家吗!虚幻女神的神缘怎麽可以这麽好啦!一堆竞争者吗?还是犯规的?这、这也实在太令人羡慕又嫉妒了吧!可恨!

    “呵,算了,如果他们愿意乖乖遵守这游戏规则,我就不勉强了。不过裁判,你可要公正一点啊,我未来的幸福美满可都靠你了。”

    咦?原来这游戏还真有裁判这东西啊?那犯规的他们就这麽算了吗?遵守规则就没问题?不做任何处置了?天杀的,裁判怎麽这样子当的啦!

    不公平,本完全的不公平嘛!冰心很想做拍打桌子表示抗议的动作。

    天啊天啊,前途本一片障碍啊!让他们这些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玩游戏的竞争者又到底该怎麽办啊!冰心想著想著,更想来个抱头大呐喊了。

43-4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