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77-80


    ☆、77不告而别(上)

    与焦急的桂严相反,拓相当淡定,只沉声开口一句:「安静。」

    桂严再度万分委屈的闭起嘴了,可是担忧和怀疑的视线不断往老大夫背上去,刺得他万分难受,心里直叹这都是命哟!

    有如一世纪难熬的漫长诊治终於结束,老大夫满头汗水,硬是装著高深莫测的样子,他著白色长胡须,悠悠开口道:「只是单纯的小烧,我开点退烧药,夜里注意保暖就行。」

    桂严一听,马上拍桌怒喊:「怎麽可能!老大夫你不会诊就不要乱诊!小姐这病怎麽可能只是个单纯小烧!这分明就是希世大病,否则我们家小姐怎麽会这麽痛苦、这麽的难受?哪有你这麽云淡风轻乱诊的啊!不要自毁医德啊我跟你讲!」

    这话一落,老大夫脸色铁青,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双手卷起袖子,大有不管一切就要跟桂严拼命的气势。而拓只淡淡看了他们两一眼,他们个个却乖得跟什麽一样。

    拓开口:「去随他抓药。」

    这下桂严不敢反抗了,老大夫也是个认得场面的,两个人马上甩开所有的暴怒和抛弃对彼此的成见,携手去快乐取药了……

    拓伸手抚在冰心额处的毛巾上,微微叹了口气。

    ———*——*——*———

    月底三十一过去了,今天四月一号。

    冰心整整病了两天两夜,总在半梦半醒间被拓哄起来喝汤药,吃包糖粉,就又躺下睡去了,第一天半夜烧起,好在老大夫医德还是可靠的,没藉机公报私仇,下了几针才让冰心退烧,接下来的这一天半,冰心照样痛苦非常。

    夜间更是常有梦呓,拓也忙顾著,现在都要折腾两天了,拓丁点觉都没睡好。看著冰心难受,内心除了外人看不出的焦急外,还真无其他办法了。

    到底……怎麽会这个样子呢?拓百思不得其解,叹了口气,轻拨那额前发丝,担忧问:「到底要怎麽样,你才会没事呢?」

    忽然,冰心伸起手,照例又是两手空中乱抓,嘴里哭喊著:「血……红色……都是血……怕……我好怕……」

    拓把她抱紧,抱在自己怀里,柔声安慰:「别怕,没事的,我就在你身边。」

    燥动渐渐停了下来,冰心几乎每一晚都会重复这样的举动,而拓也是这样重复安抚著,好似只要听到拓安慰的声音,冰心狂燥的心和身上的痛,就能够立刻被抚平……

    可这一次却不如以往,冰心微睁开了眼睛,不像之前的沉沉睡去,她眼角的泪流下,万分艰难的用著沙哑的声音开口:「拓……」

    即便是小声的细微呼唤,拓也注意到了,脸上憔悴的俊容终於绽放笑容,这只独属於冰心一人的笑容。

    他忙把冰心身子扶坐起,并在腰处靠著大垫子。他去拿桌上的清水给冰心,一碗一匙的喂给虚弱的她。这之间那冰蓝眸子,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冰心的白面纱。

    待冰心喝上几口,拓确定冰心比之前还要清醒多了,正起身要去拿汤药时,冰心却忽然往一旁的地板处倒下,拓一急,赶忙回身搀扶。

    冰心虚弱开口:「拓……陪我……」

    拓楞了下,点头後公式回答:「但你得先吃药。」

    冰心摇头:「别吃了,吃再多,不过是浪费而已……先陪陪我,我心堵著闷,陪我说说话……」

    拓微微停顿了下,看著冰心良久,才接话:「好……你要说,我便听。」他抬手擦去冰心下颚处那软弱的泪水。

    「我也想要个家……我也有家的……白色的身影,还有『芸娘』,我也是有人疼的……不是阿山大哥、不是傅大哥……是真的有家的……」冰心靠在拓的怀里,喃喃说著。

    「嗯。」拓低声回应,紧抱著冰心。

    「可是他们都走了,他们也像我一样,忘了所有事……他们有留东西,可是却没了……都没了……」冰心声音非常沙哑,语气悲凉,说的话甚至断断续续,尚无完整,拓虽听不懂,但他还是不厌其烦的耐心回应。

    「我好想念他们,不知道他们……也想不想我……」

    「嗯。」

    「那些东西……我以为是大火焚烧,东西全没了,那也好,那就算了……可是没有!东西还在……其实都还在……」

    「嗯。」

    「东西原来被搬走了,被收藏得好好的,我好想要拿回来……好想拿回来……那幅池上莲花……那两本泛黄的医书……」冰心的口吻急促,说完後,紧紧把自己给缩在拓的怀里。

    拓轻拍冰心的背,突然问:「……那些东西……现在在哪里?」

    作家的话:

    喔耶~第一卷终於快要进入尾声了′ˇ`

    大概会是在90的时候吧?若无意外了话~~~

    我得先想想第二卷该取啥名字才好呢……(咳好像想太早了

    ☆、77不告而别(下)

    「被收走了……他们不还我……除非我去找他们……」冰心委屈的说,把头更是埋在拓的膛。

    拓安抚著:「收到哪去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冰心摇头,直哭道:「被那贺兰家的拿走了……」

    拓续问:「……玄武国吗?」

    司马、贺兰、伽蓝正是玄武国历史悠久的三大家族,无关朝廷、江湖或是其他国家,这是大家普遍、都明白的常识。

    可冰心哭累了,却再也没应声。察觉到怀中人儿的呼吸平稳,拓轻叹了口气。又拍了拍冰心背後,轻声道:「好好睡吧,睡醒後,都会没事的……」

    看著屈在自己怀中,那埋头深睡,显得瘦弱无助的冰心,拓的感觉除了心疼再无其他。

    「如果,你想要那些东西……」他抬头望向窗外那明月,若有似无的说著:「我会替你都拿回来。」

    隔天一早,冰心烧退了,感冒也全好了。或许是因为把长久累积在自己心中的东西都给倾诉完毕,冰心心中的负担变少了的关系。

    她每看到那种一家团圆的温馨场面,就每觉得寂寞无助,表面上硬是逞强的冰心,从不去承认自己的软弱,好在这种不知不觉、与日俱增的想念,统统藉著昨晚的言语抒发而散去了,心灵负担减少,身体自然也好转起来,实在可喜可贺啊。

    原该可喜可贺的。

    可是,拓却不见了。

    一天、两天,到了第三天,每次出门必会在晚餐时段回来的拓,却再也没有回来。

    毫无任何音讯、毫无任何下落。四月四号,本该前往青遥城的冰心,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病而拖延个两天,再面对拓消失後的第三天,她就要崩溃了。

    让熟路的桂严满青遥城的找,居然找不到下落,莫非出城了?是到哪里去了?回犬山寨了吗?是阿山大哥那边了吗?

    不然,拓本是个失忆之人,他还有什麽地方可去?还是说……拓想起记忆来了?这有可能吗?可是怎麽会来得这麽突然?他怎麽可能……会不告而别呢?

    这明明是拓最讨厌的事,他怎麽会这麽做……

    冰心急问桂严,可桂严就是说不出来,直说拓没交代给他,他也不晓得拓上哪去了。冰心担心、焦急万分,却同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终於在第三天早晨,她起床梳洗,才刚上好药、系好白面纱,就看见了窗槛上那背面染著些微血渍的卷图和两本老旧的蓝本。

    冰心见到这些熟悉的物品,脸色都白了。她颤抖的手指著与卷图不同岁月的血痕,那就像昨天乾涸的。

    她打开卷图,冰心眼泪落下,再看了眼那书本後,终於跌跪在地上。

    莲花荷塘图,底下一落款——「狄」。

    还有芸娘的老旧医书……翻开书皮,签著的真是「芸娘」的名字。所有的思绪回归,大火燃烧的那夜那一梦,口里呢喃的那些话,成真了、都成真了,只是该回来的人,却没有回来。

    自己到底干了什麽好事!!!!

    玄武国历史悠久的三大家族,岂是武林中人单枪匹马就可以招惹的!!!!

    冰心要崩溃了,这样的过错要怎麽弥补?眼泪有用吗?有用吗!

    把这些东西用力抱在怀,她忙爬起来,冰心跌跌撞撞的冲去隔壁桂严的房间,嘴里急道:「桂严!快走!现在东西全部准备,我们去玄武国!」

    桂严瞪大眼看著蒙著面纱的冰心,听到这哽咽的声音,一时间有些会意不过来,还傻楞傻楞的。

    冰心更是急道,嘴里的声音几乎变成哭喊:「快走!桂严!」

    这下桂严终於回神,翻箱倒柜的收拾,冰心见状忙抱著图和书本,往楼下就是猛冲,途中碰到园掌柜和那小二拦截。

    园掌柜见冰心动作如此急促,奇疑问道:「怎麽回事?医皇大人您……」

    冰心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分一秒对她、对远在他国不知安危如何的拓来说,都是如此宝贵!冰心连解释都不给,直接推开他们,口里边喊著:「滚开!都给我滚开!我要离开!现在就要!」

    推开了园掌柜,可小二却没动,他照样挡著冰心,双手张开就是不让她过。她之前真是白痴,小二会武居然没看出来!

    冰心厉色开口:「让我过去,谁敢拦我,我跟谁拼了!」

    後头的园掌柜一脸伤脑筋,他哎唷几声後,忙劝道:「别啊,您再等等,当家半夜赶路,天亮时才刚到,还在上头歇息呢……」

    冰心一听,心下警铃大响,当家……当家是谁……

    作家的话:

    听说~听说~~~

    拓的人气不好,所以只好把他抬下去,并附赠他一便当了~~~(擦泪)

    ☆、【公告】暂停一回合

    呜呜太夸张了啦。

    某糖忘记鲜网有个「资料夹只能存放100篇文章」的规定了QAQ

    结果昨天要发草稿却发不上来,只好半夜索鲜网系统,想著要把可以开第二卷资料夹的文章给「搬移」

    结果的结果……悲剧啊!!!!Orz

    鲜网的系统大人,我到底什麽时候对不起您了?您到是说说啊~~~

    最後,某糖只好点选一篇篇的文章,然後一篇篇的搬移

    搬到後来呀,某糖手指都要抽了……

    於是第二卷的文章名字,在慌忙下终於诞生……(卡在这里蛮久的

    虽然最後名字似乎跟我理想中的感觉不太一样啦……好吧没办法,都给名了,就算了吧。

    不过啊,看见自己写+张贴这麽多篇

    还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尤其在搬移文章的时候,感受超深、超囧)

    因为所以蟑螂蚂蚁(?)草稿半字都没更,某糖要求暂停一回合……

    於是就发篇不太像公告的公告来抒发一下心情了(??

    是说,第二卷的资料夹既然都出来了,因此上回更正,那就是第三卷要开始罗。

    番外篇也会尽可能从第三卷开始′ˇ`

    某糖希望快点放假,因为得赶著绘封面了……

    虽然绘得不是多好看啦,但……就……不成文的惯例嘛,请宝贝们将就将就呗QAQ

    以上。

    2013.01.17糖菓子笔。

    作家的话:

    1/18的23点,请再多多指教罗。 >ˇ0

    ☆、78魅古老大(上)

    园掌柜继续劝道:「您再等等,他就快下来了啊!」

    听到後头的关键字,冰心猛然回神。等等等、等个毛啊!金面具还没来得急去重铸,现在只不过戴著个面纱而已,如果魅古老大真来……一切都毁了!

    之前所有一切、所有挣扎,那流浪江湖的日子都显得再没意义!都将前功尽弃了!

    冰心一想到那可怕的後果,咬紧牙,轻功一施展,就是要冲出门去,再不管身後所有一切了!

    「如果你踏出这道门,我就让人把他的脖子给扭了。」

    久违的、熟悉的嗓音,不论何时何地都这麽威严、庄重,就连开个玩笑、说个笑话,都可以让人背脊发凉,让人感到一股颤栗。他是谈判的专家,商场上的老手,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秉持著人不犯我、我硬要犯人的神……

    就像个明的老鹰,有那锐利双眼,跟尖锐的嘴巴,无论做什麽事都逃不出他的眼睛,叼在口中的猎物,也从不曾失口……

    呵,魅古老大啊……

    你怎麽会来……

    冰心哭笑不得,在一大柱子面前停下,落地在桌子上,却迟迟不敢转过身看这声音的来源处,也就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小、小姐……」桂严颤抖的声音让冰心听了不忍,闭上眼睛,心里一番挣扎後,她叹一口气,终於转过身来了。

    桂严被他的几名护卫架在二楼处,虎掌封喉,只要主人一开口,他们会毫不留情的了结桂严的小命的。从二楼缓步下来的那深棕色微微弯曲的卷发,到肩处,一身华丽金银纹深蓝袍,他踏著步子,姿态优雅高傲的走下。每走一步,冰心的心就冷一分。

    脸上噙著一贯的斯文笑容,却是皮笑不笑,在场跟魅古老大久了的人都知道,他现在非常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

    英挺的眉毛微微下弯,漆黑的眸子如古井般深邃,总是让人看不透、猜不透的魅古老大啊……为什麽你要来?早就一开始,一踏入这青遥城,你就认出我了吧?冰心实在凄凉,园掌柜的热情、小二的必恭必敬、眉嬷嬷的自由放纵,其实,他们都早知道冰心的身份了吧?

    所以,才这麽无所不用其极的把她给留下来。为的,就是等魅古老大能够赶过来吧?

    来到了一楼,他步履轻快,毫无停滞,双眼直看著冰心,甚至转眼已来到了冰心站的那张桌子前面,冰心有种居高临下的视野感,但气势却远远比不过底下魅古老大的。

    「别来无恙啊,冰心。」说出口的温和话语,却带著冷冷的刺。明明前一阵子她才从别人那处听来,说这魅古老大正在「通缉」她。那还是她有意无意的套出来的呢。

    冰心没应话,魅古老大继续开口,依旧笑容满面,可心底下是否真是开心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日子,玩得很愉快嘛。」

    冰心不应,只低头望向自己的脚趾头,她此刻有种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大人面前乖乖等著受罚,时间难熬啊,逃也逃不掉。

    「跟我躲猫猫,一个追一个跑,一个找一个藏,很有趣吗?」

    来了来了,四周低气压开始,这通常是魅古老大暴怒的前兆。冰心咽了口水,直觉告诉她不可以再傻傻装死了,她怯声道:「为何……派人通缉我?」

    魅古老大眉一挑,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笑容,他反问:「你从哪处听来的?」

    冰心又不是傻子,这话要是乱回,那无辜可怜的另一掌柜就要遭殃了,手心手背都是,就算吃的是魅古老大的粮食、听的是魅古老大的命令,但那好歹也是从她手底下锻鍊出来的。

    见到冰心沉默,魅古老大继续微笑:「没错,我是要通缉,因为我手底下某个员工翘班了,一翘,将近半年!」

    从十月中开始,冰心过完生日後就旷职到今年四月,再过个几天就不是「将近」了,而是「整整半年」,冰心虽然心虚,但还是不忘回覆:「我、我有写信给你……要你别心……」

    「哦?信上怎麽说?」魅古老大依旧笑容满面,冰心再度咽了口水:「很简洁,不冗长,不赘,不多馀,不会占用你太多的阅读空间……」

    「到底怎麽说?」魅古老大沉声再问。

    「『我平安,勿挂记』……」冰心把这些个月,同样六个字的平安信给念出来了。

    魅古老大嘴角终於不再上扬,他脸色逐渐铁青:「这就是你所谓的信?」

    作家的话:

    突然好想玩人气角色的投票喔!+O+

    不晓得鲜网有没有这个系统……

    还是另外会客室人工置办呢?

    晤,我、我挣扎一下下……

    ☆、78魅古老大(下)

    「我、我报平安的……」冰心回答小小声的。

    「很好,报平安,堂堂的医皇在外面闯得有声有色,碰到山贼野匪、遇到洪水泛滥、甚至於郊外被土石掩埋、被困在没水没食物的洞整整两天两夜!写给我的信,居然就只是个平安!」声音到後面越来越大声,吓得冰心有些慌乱,她马上急著回:「可我最终没事!」

    听到这理直气壮的反驳,魅古老大怒不可遏,伸脚用力踢这桌子,四只脆弱的桌角居然化作粉末,少了支撑,桌子轰然塌下,冰心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马上往前扑去,魅古老大微一伸手就把冰心给用力揽在怀里,愤恨说:「你一定要站这麽高跟我说话吗!」

    冰心满脸无辜,欲开口,魅古老大却继续说:「也好在你最後没事!」

    言下之意,有事还得了?

    冰心傻了,魅古老大今天到底吹哪边风啊……怎麽突然情绪这麽急躁、还这麽暴力啊……尚未回神,魅古老大已瞪著冰心脸上面砂说:「从现在开始,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不出来,就扣月薪一年!」

    一年!冰心眼睛猛的张大,有没有搞错,一年?为什麽一年!这赌注太大了吧!就算说她翘班半年好了,但怎麽说也不能把另半年给赔下啊!这惩罚也太狠了吧!

    冰心想反驳,魅古老大却遥望四周,对那目瞪口呆的园掌柜和二楼面无表情的护卫道:「这边事情,你们自己看著办!」

    园掌柜一接到指示,忙不迭的点头。吆喝小二快点动起来,原本被魅古老大强迫今日关馆的冬悸酒楼又重新开张了,护卫架著桂严走至二楼其他房间,那声声呼唤:「小姐、小姐啊~~~」实在让冰心一阵头皮发麻,心里直过意不去。

    咽了口水,看了一直不放自己下来的魅古老大,冰心小声开口:「你、你不会对桂严怎麽样的吧……」

    魅古老大只瞪了一眼冰心,抱著她,尽自往楼梯走去,沉默的走到七楼房间,这路上都没搭理冰心。

    没办法,看来在魅古老大未消火前,恐怕得先委屈桂严一阵子了。

    冰心见到这住了一月的怀念房间,实在哀伤得可以。

    七楼、七楼是哪个有资格者能住进的地方啊!为什麽当初被好吃好住的给冲昏头,就忘记这些重要的呢!如果只是江湖上闻名的医皇和残冰公子,也犯不著让他们住进豪华的七楼啊!

    七楼是只有像总管、和魅古老大这种当家地位才可以入住的啊!为什麽当初过惯了苦难的生活,这点事居然忘记了呢!

    原来早在一开始踏入冬悸酒楼,那园掌柜就认识自己了!所以才这麽极力款待他们,甚至还给她一笔好康差事做……大概就是连同春璎院的眉嬷嬷来拖延住自己吧,等到今日魅古老大的大驾光临……怪就怪在自己行动居然被看穿!

    中计了啊!这麽简单的技俩,自己居然中了!内心哀号到此,冰心已被魅古老大给安置在床上了。

    冰心顿觉怪异,现在还白天呢,干麽,要睡觉了吗?接受到狐疑的眼神,魅古老大没好气的说:「为什麽气息不稳?这两天大病一场,是真没事了吗?」

    冰心心虚,低头不说话。魅古老大俊眉一挑:「若不想被扣薪,就照实回答!」

    「血、血量不够了……」冰心脸色其实苍白,一直都用面纱挡著。她很尴尬的开口,月底若血量不够,需要喝血这件事,魅古老大是知道的。

    「那为什麽要戴金面具?为什麽遮面纱?」他抬手想掀起,脸也逐渐靠近冰心,但却被她突然给推开,并阻止那只手。

    「别、别看……」冰心只要一想到曾经看过她脸孔的人的反应,就觉得难堪。

    「你说个不让我看的理由。」魅古老大挑眉说。他一直是务实的人,实事求是的类型。

    知道眼下状况再不能有欺瞒,冰心深呼一口气,终於告诉这擅离岗位六个月的原因:「老大,我毁容了。」

    不料,魅古老大下秒却是冷笑反问:「哦?所以呢?所以就这麽放著冬悸酒楼不管,乾脆不回来了?在外头玩得很愉快是吗?」

    面对突然暴怒、言语带著针刺的魅古老大,冰心言语凄苦:「我……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我想也知道!但这不该是你迟迟不归的理由!」魅古老大口气已有些凌厉。冰心每发生什麽事,他几乎都是最晚才知道的,连这次六个月迟迟不归也是!他越想越火大。

    作家的话:

    魅古老大很衰……

    尤其是碰到会让人抓狂的女角冰心……

    真的很衰。(忍不住叹气)

    ☆、79不要问我原因(上)

    面对这番指责,冰心再也无话,她偏过头去,算是无言以对。

    现场沉默一片。魅古老大想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他还有很多事想问呢,於是命令道:「冰心,把头转过来。」

    可对方却不为所动,也毫无任何反应。这倒是头一遭啊,冰心一向很听魅古老大的话的,当然,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背後那些先略过,暂且不论。

    「冰心!」魅古老大喊了喊。

    突然间,冰心挥开了魅古老大欲要抓她肩膀的手,口气急促回:「反正都这样了!什麽都不用说!你有本事把我的事给打听得好好的,什麽都不用我再自己说了!」

    冰心的反应让魅古老大先是一愣,回神後他欺身压在燥动不安的冰心上,因为他感觉得出来,冰心大有想推开他、从窗外靠著轻功飞出去的举动。

    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魅古老大双手制住冰心的手,底下的她却奋力挣扎,连脚也要抬起,魅古老大更是用另一腿强压著她,场面虽是一片暧昧,可面对的是冰心的不满和魅古老大的霸道强制,两个当事者都毫无察觉。

    受到箝制的冰心赌气般的用力挣扎,直喘著气就是不愿开口任何一句。

    「冰心,你失了方寸,这不像平常的你。」

    底下的冰心不吭声,硬是猛烈挣扎,想藉机从这庞大的身躯逃出,魅古老大微皱眉头,突然间,他察觉到了那被染湿的面纱……空出一只手,他大掌覆盖住冰心双眼,放轻了口吻道:「别动。」

    或许是感受得到这温和与担忧的口气,本该继续挣扎的冰心却真的乖乖不动了。

    魅古老大鼻尖已在冰心额头处,他轻声问:「为什麽毁容之後就不回来了?为什麽会有这种『认为』?」

    冰心不答。魅古老大继续说:「我要的是你冰心整个人,不是只有皮囊!」

    冰心偏头。

    「现在被我找著了,你又想离开吗?这六个月旷职的薪资你还想怎麽算?」

    冰心欲言又止,魅古老大继续问:「你自己经营的冬悸酒楼,现在都不顾了吗?」

    冰心终於开口,满是不服气的说:「我才没有!再给我一个月……只要再给我一个月!我的面容一完整好,就会回来……」

    「为什麽?」魅古老大沉声问。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这模样。」冰心偏头,闷闷回答。

    魅古老大却是不悦了:「你再狼狈的模样我都看过!一年前你倒在下雨的路边,五天五夜没吃东西,差点饿死的凄惨模样我都看过!」

    冰心立马反驳:「就是因为你都看过了,我才不想再让你看到!」

    魅古老大一股闷气卡在里,就不知道该怎麽对冰心发泄,他冷问:「那现在呢?如果我不靠近你,你没血可喝,你想怎麽办?」

    冰心沉默了,这也是一开始魅古老大带她来七楼的原因,且刚刚靠近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她却拒绝他了,还激烈挣扎、反抗,表现出极度排斥的样子。

    瞧见底下人儿无回应,魅古老大继续问:「你身体明明就撑不住了,却总是这样乱来,如果真到无法动弹的地步,你照样还是任人宰割,面目也还不是会被我看见!」

    冰心嘟囔:「那……那你就别看……你闭上眼睛。」

    魅古老大听完实在哭笑不得。搞清楚,现在立场是她有求於他,是她要求他给她血喝欸!为什麽还得听她的话啊!

    欲要开口,冰心却是淡淡的说:「不要看我的脸……不要问我原因……」

    语句中带著请求,字词间用著期望,魅古老大何时听见冰心这样的口气?他现在是怎麽也无法拒绝。

    若是能拒绝,早在一开始捡到她时,她就该拒绝她的要求,把她送去春璎院那里,让她沦为他的赚钱和打听消息的工具了。

    那个时候,她振振有词的跟他谈条件,不被他的震慑气势所逼,不为他的背後权力所惧,她说她懂得事情比他还多,甚至大言不惭的说,有了她,她能够让他的酒楼更加旺盛,并且替他钻下比现在一年还要高的营收,於是,那晚他鬼使神差的相信了她……

    冬悸酒楼也在这一年迅速扩张,而她,也如当初所给的承诺,真的为他做到了一切要求。这六个月来,到底发生了什麽事?现在的冰心少了以往的意气飞扬,取而代之的是软弱无助……到底是什麽东西,绊住了她?

    她怎会变得如此?

    拿出削铁如泥的黑玄匕首,魅古老大轻松在自己手腕处割下一口,递给冰心:「你不要我看,那就这样慢慢喝吧。」

    冰心闻到血味,抬头,视线转在魅古老大正经八百的脸上,最後终是点头一句:「好。」

    作家的话:

    哈哈,确定要玩投票了XD

    可是目前角色还没齐全欸XDD

    鲜网系统又不给我编辑留言的能力(?)

    所以某糖打算在第三卷的时候发在会客室玩~

    一个帐号5票喔!

    分别有「最欣赏的角色」、「最惹人怜爱的角色」

    「最私心喜欢的角色」、「最想推倒抱抱的角色」以及最後一个!

    「对他/她感情最复杂的角色」~~~

    到时把男女角色都给标上去XD

    先预计这样罗!

    ☆、79不要问我原因(下)

    扶起冰心,手臂伸进冰心面纱里,只感觉到那小嘴轻轻的、缓慢的含在那伤口处,喝食著血,魅古老大静静的看著这样举动的冰心,若有所思。

    白纱面下的人儿,这六个月到底怎麽回事?

    边想著时,喂血的时间彷佛一世纪之久,事实上冰心也是因为不方便而吸得不够多,小嘴离开伤口处,她下意识舔了下嘴,魅古老大思绪回神,问:「还够吗?」

    冰心闭眼,体内血虽过了安全底线,但还是不够,她想摇头,却在一番迟疑後选择了点头,这点心口不一的小把戏,魅古老大怎麽没看出来?手一伸,刀一划,伤口开得比刚刚还大,血一下子涌出来。

    冰心焦急的看著他,抬手按住伤口,并看往柜子想找些东西来止血,却听魅古老大凉凉说道:「与其去找那些棉布堵著,倒不如你直接帮我止血要来得有效率。」

    冰心霎时就懂了魅古老大的用意,哀怨的看著他,心里复杂万分,只好拿起他手臂,低下头,全都把它们给饮进肚子里了,算是环保再利用吧。

    血再度饮进的瞬间,冰心常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不为自己这样诡异的体质而奇,反倒是习惯。想想也对,这种东西是一出生就有了,跟了她整整十八年,不管中间有无失去记忆,这具身体的主人一直都是她。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身体了,她是如此认为。

    又过了些时间,冰心身子忽然无预警倒下,这通常都是体内吸收完血後,转化成自己的过程,可是通常……冰心微一恍神就能够结束了,但这次却需要直接入眠来调适……

    魅古老大赶忙接下,把冰心平躺安置後,他心里的困惑不断,极度需要得到解答,握紧拳头,另一手毫不犹豫的掀开了白纱,终於在冰心熟睡养息时,看到了底下她最不想让他见到的面容。

    那一瞬间,他握紧拳的手紧得发出了「喀啦喀啦」声。魅古老大火气飙涨,他咬紧牙关,好似这麽做可以忍耐住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

    轻轻的盖回白纱,小心的帮她拉了被子,魅古老大脸色难看至极。

    面对於刚刚冰心的请求,他没答应过,所以他还是看了她的脸。

    原因呢?冰心不会答,那他自己查总行了吧!怕有任何动静吵到床上熟睡、体力和神都已相当疲惫的冰心,魅古老大放轻脚步离开房间,现在大白天的,他不用担心冰心是否会做恶梦。

    带上门後,他随便拿条手帕捂住伤口,草率包裹著,在几乎无人的走廊上,只轻喊两个字:「出来。」

    後头黑影护卫顿时现身。魅古老大慢悠悠开口,但言语中已经透露出危险:「带我去那小子的地方,我有很多事要问。」

    黑影马上领会,走在前方,带往二楼刚把桂严关去的房间……

    到底谁把冰心弄成这个样子的?不能问原因,就自己查吧。他定要此人付出代价!连同这六个月冰心不在岗位上好好待命的事!一起算一算!

    可怜桂严的,前脚刚走了个残酷冷漠的拓,现在後脚却来了个心狠手辣的魅古老大。他日子过得可不比冰心轻松啊。

    ———*——*——*———

    冰蓝色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抬手奋力抓去,却什麽都抓不著,不管如何拼命、如何努力,抓不著……就是抓不著!

    「拓!」冰心张开眼睛就大叫著,她从梦中惊醒,看见这熟悉的天花板後马上回神,情绪恢复了,她起身,却听到了魅古老大的声音。

    「哦?这些个月里,跟那残冰公子混得很好吗?同吃同住。」站在门边的魅古老大大步进来,一双锐利鹰眼瞪在冰心的面纱上。

    冰心下意识了面纱,察觉还在,才小小松了口气。她有些紧张的看著魅古老大,後又低下头一字不吭。

    而魅古老大见到当冰心注意到他存在时,第一反应就是面纱,就像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急著安抚自身的情绪……他心里头某处,顿时软了。

    收起刚刚微小的怒意,他走去冰心床沿坐下,跟在後头的小二忙必恭必敬的端了小粥小菜,放置桌上,之後悄悄退了下去,给这两人留下一空间。

    作家的话:

    好想快点连休啊,每天都睡不饱,真是折腾死我了+︿+ A

    ☆、80别吃这麽急(上)

    冰心总猜不出魅古老大下秒想玩些什麽,她有意悄悄移位,往里头床位更靠近些,正动作时,却被被魅古老大一把给拉住,他挑眉,神色自然的问:「怎麽?你何时这麽躲我了?」

    越看越觉得魅古老大有种风雨欲来前的宁静。

    冰心吞了一口水,乾笑道:「呵呵,哪有呢。」

    魅古老大微瞪了冰心一眼,再不追究这事,只换了个话题:「你那搭挡和青王城寻人的事,不用担心,我都让人去办了。」

    拓和怀二哥……

    冰心抬头,双眼发亮的看著魅古老大:「真的?你怎麽会知道?」有了魅古老大的帮助,底下逍遥馆和旗下产业的联合打听,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必担心落空,比起自己一人像无头苍蝇般的横冲直撞,这种结果要好得多了!

    魅古老大又狠瞪了她一眼,道:「我有什麽事是不能知道的!」

    冰心被堵回,乖乖低下头。魅古老大这两天肝火特别旺盛,还是少惹为妙吧。

    「之前我们的问答还没结束,现在继续。」魅古老大从桌上端了碗热粥,舀了一匙,小心的吹了口气後,这般说。

    冰心身体健康,血都补足了,气色比之前好看多了,她吞了口水看著那一匙,魅古老大若不端起这东西,她没发现自己原来这麽饿……

    「第一个问题,为什麽那小子说你的脸本没事?到底有没有毁容?」魅古老大冷脸问著,那一汤匙却是靠近冰心嘴巴。

    冰心听了古怪,下意识开口,正好吃了这牛蛋粥。不错,手艺好。吞下後,她以疑惑不解的眼神看著魅古老大。那小子是谁?桂严吗?

    「你不是说你毁容了吗?为什麽那小子说没有?」魅古老大挑眉,不厌其烦的重复问一次,他再舀一匙,又是轻吹了给口气,送到冰心嘴边,好似这样的举动是这麽自然与真切。

    回神後的冰心脑袋迅速转了一转,突然想起魅古老大本不知道自己面纱下的样貌,她忙开口:「喔,因为六个月前,在茶馆边时见到他时还没事!」接著她彷佛是因为回答了,自然又喝了一口粥当作奖励。

    魅古老大拿碗的手微微紧了些,续问:「这麽说你的脸是在这六个月之中弄的?」又一匙吹凉的粥到冰心嘴边。

    冰心张嘴喝完却不语,她心底警觉大起,莫非这魅古老大想要套自己的话吗?他果然还是这麽在意自己的脸、并且紧紧追著不放吗?

    魅古老大似乎看穿了冰心的想法,沉声问:「怎麽?不答?六个月的旷职费你要付?」

    冰心忙接话:「对!那之後弄的!」

    後面她很是不甘愿的又吞了那送到嘴边的粥,因怕被魅古老大给套话,冰心只能拿粥塞自己嘴巴,她从魅古老大手中将那碗抢来自己吃,魅古老大眯紧眼看著冰心,知道她想藉此逃过一劫而打的算盘……

    虽然看穿了,但魅古老大要不要拆穿却是两回事。

    看著冰心努力吃著这粥,他居然有些心软,魅古老大开口:「别吃这麽急,你要多少,我让人送来。」

    冰心一听,好在这一粥没有被噎到的风险,她只是满头黑线的继续乖乖吃粥……因为魅古老大那怜悯的口气,好似把她当作一头正要上屠宰场的猪啊……

    毫不知冰心底下的想法,看著她吃得这麽认真,魅古老大轻叹了口气。

    说到这些三五条消息啊,就属那小子——也就是桂严的最难捉。首先,冰心为何去盼月谷?桂严说是因为被拓的兵器给误伤到,为了救命药草,不得已才去的。那麽冰心的脸为何毁容?桂严还很惊惶的说:有吗?小姐不是为了「医皇」的名声而戴上这金面具的嘛?

    如果事情真的全都这麽「恰巧」,那冰心一开始究竟为何离开白虎国的白杨镇?这是魅古老大始终想不透的地方。

    再後来,医皇的传闻和江湖谣言,早就有手边消息的魅古老大本就不用问了。联合春璎院眉嬷嬷和园掌柜这些日子的消息提供,只知道这一次冰心似乎有了自己的计画和目标,而那是他无法干涉、或是无法亲手掌握的……

    就像她要脱离自己的手掌心,到其他地方一样。

    那种感觉让魅古老大很是烦躁,尤其是在看到冰心面纱下的面容後,他觉得自己都快气得爆炸了!偏偏眼前的冰心却还不知所谓,左躲右闪,让他猜来半去,就是不肯跟他好好说实话!

    魅古老大很是纠结的看著冰心,实在拿这丫头就是没有办法。

    作家的话:

    魅古老大魅古老大……

    完蛋!他的真名我一直找不到时机出来欸!!!!

    实在叫太顺了啊!!!!(抱头)

    ☆、80别吃这麽急(下)

    似乎注意到了目光,冰心也吃完了那碗粥,小心翼翼的抬头看著魅古老大,後者发现,嘴角的不满渐渐淡去,他知道冰心这样的习惯动作代表著什麽,是不解和茫然。

    魅古老大开口:「有什麽事好奇怪的?」

    得到发言许可,冰心提问:「为什麽你会在这里?」

    魅古老大眉一挑:「早该在一月前,听到你在青龙国的风声时,我就该来这里了。只因白虎国铺子发生的事,这才延迟。」

    冰心点点头,一个东边一个西边,车马来回的确需要时间,能用上半月赶路纯属正常。这麽想的她,完全忘记了当初居然限制三天,要魅古老大从东边跑到西边主持新馆酒楼开张的事情……

    魅古老大显然记得,冷声问:「你倒好,过得可逍遥了?把一堆烂摊子丢给我!包括白杨镇那酒楼!眉飞色舞!」

    冰心听到,脑中记忆回笼,她激动的喊:「那死书生!最後还真不给我改了!」提名的三天後,冰心就出发去盼月谷了,因为种种事故导致她到现在还没去看看新酒楼开张的模样,原以为这书生应该只是吓吓她,不会真这麽做的……

    没想到最後还是把她的「口齿留香」给浮云掉了!!!!

    到底谁是主谁是仆?谁是出钱者、谁是受雇者啊?有没有搞错,就算书生骨头硬脾气硬,也不该硬成这个样子吧!

    看见冰心的脸上郁闷,魅古老大原本不爽的心稍微平复了些……他开口道:「好歹你也是『食』的总管,这次我不追究你旷工半年,现在立刻跟我回去,我还能够网开一面。」

    能够网开一面、法外开恩当然很好,可现在冰心肩膀上一堆东西,要想再像以前那样生活、像一年前一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过日子,那还真是极度困难。

    瞧见冰心的面有难色,魅古老大的脸又板了回来:「到底怎麽回事?你还有什麽要做?你那搭档我都已经派人去寻了,最快这几天就会有消息。」

    当然这也是冰心挂念的一件事啦。可现在……

    冰心怯声开口:「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魅古老大脸色极度难看:「为什麽?」

    「我有一些私人事情还未处理……」

    「说出来,兴许我能解决。」

    不!你不能!你又不能帮她把到转世过後的虚幻女神,又不能帮她赢了这场天地游戏……冰心面带苦涩的想。

    但若是,能够找人了话呢?利用魅古老大馀下的势力,如果能够找到了话呢?这麽一想,冰心也提起了勇气。

    「我想找我的家人……」

    魅古老大微楞:「你想起了些什麽?」他还记得冰心本来就是个无处可去的失忆人。

    「其实也……一点点。其实我会擅自离开岗位,是想去寻找我的家人……只是後来恰巧和拓不打不相识了一场,後面更因为盼月谷天地选王的意外,被毁了容貌,所以才想在这脸弄好之前,先和拓闯闯江湖,探听一下家人的下落,我……」

    谎话还未说完,魅古老大的脸却已铁青,他紧抓住冰心的手问:「谁做的?到底谁毁你容貌的?」

    冰心知道魅古老大注重的点一向很怪,可却没料到这句话的重点居然还是……这麽古怪。

    冰心吞了一口水,讷讷开口:「被个寻仇的江湖汉子弄的,算意外吧,他弄错人了,跟他对打时就……」

    「他敢伤你?就是他弄的吗?知道叫什麽名字吗?」见冰心愣著,他继续补说:「不知道也无妨,这仇你别担心,我报定了!」魅古老大双眼像似要喷出火来一样,好似现在被毁容的不是冰心,是魅古老大的样子。

    冰心见状不由得吞了一口水,心中某处为那江湖大汉小小哀悼。

    一、二、三,哀悼三秒对个花跑龙堂的角色,够有诚意了吧?

    你惨了你,居然敢惹火魅古老大,就算你当初侥幸逃过一劫没被柳夕姬给收拾掉,你也难逃魅古老大的魔掌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於是事情就这麽定了。

    魅古老大帮冰心寻找家人,那记忆中的男子「白色身影」,和名为「芸娘」的女子。这也让冰心小小地松了口气,不过就是个寻人,情况再怎麽样也不会比拓的单枪匹马要糟糕吧?她好担心拓啊……不晓得现在他到底如何了,那画卷上的血迹一直让冰心难以释怀。

    作家的话:

    呃,魅古老大的名字还真被我给遗忘了。

    没办法,现在於剧情中穿+补救这点还挺奇怪的

    我还是……还是!到第三卷再慢慢塑造出来吧!!!!(含泪)

77-8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