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81-84


    ☆、81迁怒(上)

    若是那晚没有自己的胡言乱语,胡说八道,那该有多好呢?悔恨和眼泪,已经挽救不回什麽了。冰心比谁都还要清楚。

    而魅古老大呢?兴许是因为冰心终於肯对自己坦白这些事了,他的脸色显然比之前尚未见到冰心前要好得多,脸上霾几乎一扫而空,导致长期跟在他身边如影随形的护卫,都对冰心满怀感激。

    纵然这一切原本就是冰心先惹出来的……也一样感激。勉强。

    他们目前还在青龙国等待消息,冰心坐立难安,只要一想到拓行踪下落不明,就很是焦虑。

    魅古老大看不过去,找人搬来这六个月冬悸酒楼的营运状况,要冰心著手进行整理和分析,想以「忙碌」来藉此排解这些等待,消除那对冰心来说,宛如度日如年的日子。

    四月十日,冰心刚完成旷职两个月份的工作後,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这些天来心情难受,把所有注意力全放在了公事上,日以继夜的拼赶这些营运报告,可偶尔,还是会想念深夜那个背影,那熟悉、令人怀念的温暖怀抱啊……

    魅古老大一进门就见到这情况。

    面对这习以为常的事,他只是轻叹了口气,就熟练的把熟睡中的冰心给抱去大床上,身後一俏丽女子探头道:「今晚轮到红儿来陪姑娘睡了。」

    魅古老大摇头道:「你下去吧,去隔壁房睡。今晚的事,不准泄漏半句。」

    名为红儿的女子领命点头,不再二话,她悄悄退出了房门。

    这几天来,魅古老大也是公务缠身,他不想让冰心跑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深怕一去不归,又或者冰心想不开而擅往玄武国,但他又不便继续久待这花粉胭脂的春璎院,於是吩咐眉嬷嬷,以後天黑就差个姿色不错的姑娘进冰心的房陪睡。

    魅古老大对心情低落的冰心已经相当容忍了,这些日子园掌柜和小二给的消息,他没漏听过半句,甚至在听到冰心因为不堪恶梦其扰,居然爬去桂严的床上时……魅古老大当下,真有股想把无辜的桂严给五马分尸的冲动。好在,最後没有实行,好在。

    看著即使在睡梦中也拧著眉的冰心,他食指轻触在她的眉间揉压,像是想舒缓这样的难受。冰心的脸色已没有早先时候的苍白和憔悴,紧皱的眉头被平抚後,魅古老大满意的点点头。

    又看了会熟睡的冰心,不久,魅古老大摆手让风灭了蜡烛,翻身上床在冰心旁边躺著,并顺势揽她入怀而睡。一接触到温暖的体温,冰心身子总是瑟缩於怀中,比平常更积极、像是要把自己全给埋入一般。

    魅古老大见了这反应,没有说话,只是轻拍了拍冰心的背。

    每当天要亮时,他总是第一个起来。会先看看冰心的状况,没有异样後才放下心里石头,离开这温暖的被窝,履行一天必做的公事。并且,再不提这一晚。

    如此日日夜夜循环,终於到了四月十八号。

    拓的消息被大肆渲染,传遍了天地五国。偷跑出来、在街边小巷处听到了这些的冰心,手里的那袋热馒头毫无知觉的掉落在冰冷的地上,顺势滚出了一、两个。

    冰心楞楞地,彷佛还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她想,她到底听到了些什麽?其实这才是她现在真正想问出口的吧。

    拓,此刻正被玄武国上下给通缉著。

    因为他惹到了年代悠久的三大家族其一,贺兰家,擅自闯入戒备森严的他们地盘,甚至盗走了几样他们的宝贵东西,因拓从不换刀,拿出的黑刀昊昂马上被眼尖的人士给认出,认出擅闯贺兰家的就是残冰公子!

    这次惹出的事情很大条,因此不只玄武国通缉单满天飞,他们还聘请了江湖的杀手组织和搞了个武林悬赏单,想让残冰公子到哪儿都混不下去!更是於逍遥馆、御容堂等地方暗中购买消息,非得要查出残冰公子的落脚处,表面上贺兰家的护卫和私底下的影卫也纷纷出动,完全都是冲著残冰公子来的。

    从此次状况可见,残冰公子已自身难保……兴许,这就是迟迟不归、不和冰心相见的原因。

    而这一切的一切,只为了这幅图、这俩本书!冰心双眼泛红,几乎要崩溃了。

    作家的话:

    好的~魅古老大全名等第三卷出来吧。

    那麽我们接回上回话题……

    终於!故事发展到拓领便当的时刻了!!!!

    没办法,因为角色人气不好所以就~~~咳咳咳!

    ☆、81迁怒(下)

    回去後,她气愤的从房里拿出这些东西,并把他们给重重扔在地上。

    宝物?贵重的的宝物被偷了?这明明就不是他们的东西!不过是些破画和破书!而他们居然为了这些东西,对拓如此赶尽杀绝……

    怎麽可以、怎麽可以……

    都是她害的!一切的过错都是她造成的!冰心咬著唇,看著地板上那些曾经朝思暮想、总想要再次夺回的东西,现在於她来说,那些都不怎麽重要了……忘却了所有记忆的那遥远的家人,怎麽可能比得上相依为命、这段旅程始终陪著的拓呢?

    怎麽能!!!!

    「冰心,冷静些。」魅古老大一进门就见到冰心的迁怒,微皱了眉,蹲下身捡起这些她曾经视为宝贝的东西。

    「拓该怎麽办?拓在哪里?他有没有事?这画背面沾了血,到底是不是他的?还是哪个不长眼的护卫的……魅古老大,你告诉我好不好?告诉我拓到底在哪里……」冰心声音几近哀求,脑袋早在听见这些消息後,乱成一片,已经无法自己思考了。

    把东西放置在桌上,魅古老大不厌其烦的说:「冰心,你先冷静下来。」

    他才转过身,却见冰心突然冲过来推他,再自己後退了几步。她情绪不稳,瞪著魅古老大,双眼满是不甘。

    「我怎麽能冷静!你要我怎麽冷静!」冰心见刚刚的哀求无效,现在转换了气愤:「玄武国的通缉单都出来了!而你明明都知道这些!我却是最後一个知道的!这些天我一直乖乖的待在你身边、待在冬悸酒楼,哪儿都不去、不想让你心……可你为什麽瞒我?玄武国的消息要传遍这整个青龙国,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早该知道的……可你为什麽不说?为什麽瞒我!」

    魅古老大看了眼被安稳放在床上的那袋馒头,心下已明了几分。不再去看桌上那冰冷的书画,面对气炸了的冰心,他淡然开口:「我也是在三天前知道的,如果我那时後跟你讲,你会怎麽做?」

    「追去玄武国!」冰心咬牙,态度非常坚定。

    魅古老大看到冰心眸中的坚决,重叹了口气,开口:「拓不在玄武国。」

    「那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冰心要抓狂了,她从头到尾,几乎是一直纠结在这个圈圈里。

    「不知道,兴许,於某处藏起来了吧……」魅古老大视线从冰心身上移开,望向别地淡淡开口。

    得不到答案的冰心简直气到要炸毛了,她问:「玄武国跟御容堂和逍遥馆买消息!那个时候你就该知道这通缉一事的……你选择不说,是否已把拓的消息给卖出去了?」

    魅古老大把目光收回,慢慢盯著冰心。平静无波的脸上没有显现哀伤,没有愤怒,完全无任何情绪。他只缓慢开口:「你觉得,我会吗?」

    冰心愣住,何时见过魅古老大这副神情了?她嘴巴动了动,要说会,还是不会呢?最後一句话也没接口。

    魅古老大讽刺一笑:「我若是手上有消息,倒是真的希望我能够这麽做。可我知道你一定不愿。别忘记我一年前答应过你的……」他说到此处,声音骤冷,续道:「谁都别想做你不愿意的事!」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冰心楞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知道自己错怪了魅古老大,而他也为此动怒了。可是,那又怎麽样呢?

    随手挥了旁边摆设的花瓶,听那落在地上的碎裂声,好似看著这样的毁坏能够让空虚暴怒的心灵得到安抚。冰心看著地上的碎片,气愤道:「可现在就是发生了,该怎麽办……」

    不愿意的事情很多、很多。

    贺兰家为什麽拿走她的东西?天地游戏。为什麽要卷入这场游戏?虚幻女神!怎麽样才能够得到她?成王!这一连串的圈圈下来,不就是锁在这里吗?

    到底该怎麽样才能够解开……这个死结?

    闭上眼睛,拓的身影,拓的怀抱,拓的袒护,拓的心疼……全都在冰心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明亮的双眼,他曾给自己带来的一切,这路上的相伴相依,他每次的体谅安抚……

    原来,冰心才是那个离不开他的人。

    原来啊……

    当谎言成真了,一切不再是巧合。真正身处於骗局的,打从一开始,到底是谁啊。

    ———*——*——*———

    其实魅古老大选择不告诉冰心也是有道理的。夜间,冰心不睡,就在桌上点著小烛看著那袋下午买回来、却迟迟未动的馒头。

    人人都知道,残冰公子是和医皇在一起的,两人行走江湖,锄强扶弱、济寒振贫,是百姓心中感激、景仰般的人物,纵然这次出事的只有残冰公子,可贺兰家族怎可能放过这一点呢?

    作家的话:

    快点快点~有没有人要替拓平反冤屈的?

    要快喔XD下一章就决定死刑与否了~~~(挥挥)

    ☆、【公告】历劫归来的错觉

    最近快被鲜网系统给搞死了,不是慢,就是很慢。

    不是很慢,就是非常慢和特别慢……

    开启网页等了2-3分钟都没动静,然後我逐一分视窗开,结果居然啊……

    要跑不跑的,实在让我看了非常痛苦Orz

    之後好不容易进来,点选上传文章,居然告诉我在施工……

    不带这样的呀~~~超囧的。

    包涵从26号开始进行系统搬家(维修?)的部份,直到28、29都还无法好好更新……

    於是,我索痛快得当作放假了′ˇ`(努力拼草稿去,看2月能不能玩加码的双/三更游戏)

    希望各位这几天内有想念我(?)

    是说,每次回到新搬家好的鲜网,都总有种「历劫归来」的错觉……

    咳!

    总之大家好久不见0皿0/

    因为我下个月的班表有所异动,因此更新部份时间也做改变了

    2月开始以每天的凌晨三点作为更文开始(那时大概是我回家的时间)

    换句话说,等大家看到这篇1/31的23点公告後,再过四个小时就有新文更新了′ˇ`

    咱们2/1凌晨三点再见罗!!!!

    以上。

    2013.01.31糖菓子笔。

    作家的话:

    小PS一下~

    会客室的eklpfsd同学(摩擦拳掌)

    嘿嘿嘿(?),我不客气的回覆给你罗~~~

    ☆、82冷影阁少主(上)

    所以被受牵连的医皇自然也在通缉范围内,只是不比残冰公子严重。魅古老大公私分明,不是个不顾大局的人,他知道冰心的子,也定知道这子背後的冲动,不告诉她,其实才是正确的吧。

    可是被蒙在鼓里的感受,怎能不令人愤恨?

    贺兰……柳夕姬……姚天傲……冰心一遍遍默念他们的名字,心中发誓,若拓有什麽差池,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忽然,一影子闪过,冰心察觉,口气极差的问:「谁?」

    居然在半夜里扰人清梦,真是有够缺德!有够……心里暗骂未完,只见那黑影迅速从窗处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开口:「禀大人,有残冰公子的消息了!」

    冰心「蹬」的一下马上起身,所有的不悦都抛到脑後了,亲切朝那黑影道:「这位侠士,大半夜天冷地凉的,快快请起,莫要感冒了……」

    匆匆裹了个外衣就出门,这青龙国啊,都春季了,夜间还冷得跟什麽一样……冰心牙齿不断在打架,以自豪的轻功穿梭在夜晚小巷,她刚运起内力,好不容易才使身体暖和了些。

    到底在哪里?东郊处二十里……就该是这里了吧?可怎麽连个啥人影都没有?被骗了吗……看著静寂的街道,冰心疑惑不断。

    况且,魅古老大居然第一时间派人通知她,且自己到现在都还没出现……真是破天荒啊。总不会是因为上午那件事,在跟自己闹别扭吧?不会吧,魅古老大什麽时候这麽孩子气了?又不是她……

    莫非自己真的要乖乖低头、先认错道歉吗?不要,她才不要呢。这都怪魅古老大先瞒著她的啦,好好跟她沟通,她也是能懂的啊……他替她主意,她才不服呢。

    思绪纷乱间,那在前方的通报护卫已停下来,他转头看著冰心,手心朝上平放,示意拓就在前方,冰心点点头,做了手势让他先退下,她有很多事、很多话都想要跟拓说,才不要有第三者还是电灯泡的存在呢。

    那护卫点头听令,对冰心态度恭敬。可他依然没有照冰心说的话离去,只是选在远处点的位置观望著冰心和这里的一切。

    哎,又是魅古老大的命令了吧?好吧好吧,就这个样子吧。

    无奈,冰心悄声靠近。这里其实是东郊的一处破庙,她才刚踏入门槛,还未来得及看这暗庙的一切,就马上察觉後头有道锐利急促的气息冲过来,而且人数还不少!

    下意识的,她直觉事情古怪,赶忙闪身去一旁稻草边,并且藏匿自己身形。

    因为那些气息满是杀气,不然冰心也不会在仓皇之间,宛如反动作般的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怪了,来这儿不过是要见个拓,到底有没有这麽奇怪的呀?

    狐疑之间,冰心只听到那群人之中,似乎为首的开口:「少主,现在情况危急,还请您勿逗留在此地,速速与我们回吧!」

    而破庙前方处,似乎有个散著墨黑长发的男子,背对著那群人和冰心,他一句话也没应。

    夜晚的视力本就不太好,大家都没点灯,一群人还这麽挡著,冰心伸长了脖子就是看不出前方那人到底是不是拓。

    可是,如果是拓,怎麽会是「少主」呢?况且拓子毛,为人固执,对自己要求又极为严厉……总是要把自己给弄得整整齐齐,衣服穿好、头发束好的才会出门见人。

    但眼前这披头散发的男子,真的是拓吗?跟印象中那个总是天亮前就绑好简洁俐落的马尾,大步出门的拓不太一样。

    总不会这个护卫是天兵,带她找错人了吧?所以来到这麽可怕奇怪的地方……

    这群人身上满是煞气,不过是像一阵风的卷进这破庙,冰心只望一眼,居然能够让人心生胆怯……本凶神恶煞、本魔鬼啊,明明他们一身黑色紧束装,且都还蒙著面……

    这麽说来,这样的打扮还真像某个集团里的杀手一样。

    不会吧,真的找错人了,找到某个杀手团的公子了?但现在看不见面容又不能妄下定论,拜托前方那个先生行行好,快点转过身好不好?若他真的是拓,冰心才不管那群人恐不恐怖,一定飞身扑上他!

    谁要他当初这麽傻、这麽多管閒事了?连那晚的梦话也当真去听……

    本傻得无可救药!冰心骂归骂,但眸中感动和欣喜的情绪就是掩盖不了。

    作家的话:

    好的~各位大家好~~~

    既然有同学为拓求情了,所以某糖就不客气把他的便当给吃掉了> 3<

    下一章,马上让他出来拜见各位~~~

    ☆、82冷影阁少主(下)

    「少主,求您回去吧,阁主很是担心啊……」为首的人继续劝道。

    可前方站著的男子依然无动於衷,他仰头望著那残缺败落的佛像,一句再不答。

    「少主!您的伤要紧啊!再不让我们医治,後果不堪设想!」

    什麽!受伤了?真的是拓吗!冰心惊惶之间,犯了个最老梗的错误,就是踩到其一稻草而发出了声响,即使只是细微的,这群见过大风大浪且心思缜密的杀手们还是听到了,为首的人立刻转身,瞪著那冰心窝藏的地方喊道:「谁!给我滚出来!」

    冰心吞了一口水,暗叫真是倒楣。心中转个念想,或许行踪败露也好,不过是看一眼他们口中的「少主」面目,再用自豪的轻功快速从这破庙溜出来,应该不难吧?

    脑中迅速闪过开脱计画,正要步出来时,庙外另一群的黑衣人却突然现身冲入,且不分缘由就和庙堂的那群黑衣杀手们给打了起来。冰心呆楞间也随之注意到了他们腰上的令牌,冲进来的人是风楼的杀手!

    好险,不是魅古老大这派的就好。庆幸中,冰心听到率领风楼为首的人高喊:「给我拿下冷影阁少主的头!」

    不会吧?真的找错人了?我说魅古老大啊,大半夜的别开这种玩笑,这简直就像现世的黑道火拼一样嘛!冷影阁是啥?是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啊!风楼则是第二,所以他们向来水火不容,今日逮到受伤落魄的冷影阁少主,当然布下人马也一定要取下对方儿子的头啊!冰心皱眉分析著,脸上神情有些许烦躁。

    「护住少主!把他们赶尽杀绝,千万不能让他们见到少主的面容!」冷影阁为首的那人高喊著。现场血飞满天、血花四溅,整个很是惊心动魄啊……

    居然还放话不让人看面容吗?这、这真是……邪恶,够邪恶的。

    看了尸体上那些黑血,冰心吞了口水,好在自己所需的血量早在之前被魅古老大给喂足了,否则现在还真得沦落到喝人家中毒死去後的血……这挺凄惨的。

    或许,到头来真是找错位置了吧。

    两杀手团抢生意、积怨许久,互看不顺眼,那都是他们的事,冰心怎麽样也不想卷入这场事件,那跟她、跟拓都无关啊。真是找错人了。

    最要命的是,她夜间急忙出来,居然没带刀!不,准确的该说,那刀之前被银雪女王给砍断了,冰心这段期间被魅古老大给保护得好好的,生活倒挺安逸,没想过要与人动刀、更别说是这买刀的念头了,因此……

    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地方,还真不是她该来的!就算想来,照现在这种混战来看,也没有她能够留下的馀力啊!

    先不管是不是拓了,场面跟原先盘算的相比起来,本一百八十大转变!现在的冰心,连要担心自己能否平安回归冬悸酒楼都是个问题啊。

    这次就算了,不过是个少主面容,若不是拓,因此引起杀身之祸也很得不偿失啊。况且他们家的拓才没这麽娇弱,连个面目都要被人给小心保护呢,啧,又不是她。

    冰心无奈,这趟还真是没收获。她想悄悄的开溜,却突然被那风楼的人发现,冲她喊著:「快!这边还有一个!一起杀了!」

    兄弟,你不说话会死吗!没看见我穿著明明就不是和你们一挂的吗!!!!冰心心里焦急,眼看四面人影的包围,突然有种翅难飞的错觉。

    正欲施展轻功往上逃命间,後头一凉,冰心在月光下看见自己的影子处,居然还有个大影子盖著自己的……

    後头有什麽也不用再猜想了,转身!想转身!闪躲!得死命闪躲!可不晓得这样要命的距离还有没有用!

    冰心只好尽人事听天命,奋力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气,往一旁滚落。却突然听一刀剑声,回头看见那魅古老大派来的护卫,居然不顾自身安危,闯入这包围圈里,挺身为她挡住这刀……

    冰心滚落的瞬间,转头那最後一眼就是看见他处於敌人的包围圈中,因为所在位置靠近庙门口边,他前面是打著不留活口的冷影阁人马,後头是打著拼死也要取下冷影阁少主头的风楼……

    在这种杀红了眼的包围圈圈里,那护卫该怎麽办!!!!

    冰心高声喊著:「不,别杀他!」之後因翻滚的作用力滚进了稻草堆,听见外头的厮杀声依旧,心里慌乱,她挥出稻草立即起身,想看那护卫怎麽样了,还在不在……

    作家的话:

    晤晤!错估这篇数字的魔力了~

    拓是下一篇出现~~~(这次相当肯定XD)

    是说,新的一月又到了,虽然今年某糖没有所谓的年假……

    但是!某糖的神永远与大家同在!!!!Q口Q

    请尽可能大玩特玩吧!连某糖的份都一起吧!!!!(谁理你)

    ☆、83无限轮回(上)

    怎知刚挥开稻草,却被一人给环腰抱起,冰心下意识想到是要夺她命的敌人,连忙往他肩处打下,对方低哼一声,箝制的手松开,冰心急忙退去一边,她听见不远处冷影阁人马的惊呼声:「少主!」

    在感觉到了手上的血迹,似乎刚乱打不小心打到了人家未好的伤口上……冰心楞楞地转过头,看著那弯腰、抚著伤口处、一头黑发的男子。似乎相当眼熟,总在晚上入睡时,才看见拿掉马尾後的他……

    那男人渐渐抬头,狠瞪著冰心……不,是冰心後头欲要动下杀意的冷影阁人马,他沉声开口:「不准动她。」

    冰心身後那男子身形楞了下,不问原因,只听令。他低头一字:「是!」接著转身继续和风楼的人马对打了起来。

    冰心呆然的看著这个熟悉的脸孔,眼眶的泪水不知何时汇聚,她眨了眨眼睛,好似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

    拓微微笑著,看著冰心静静开口:「他没死。」

    冰心後知後觉的反应过来,看了刚那护卫站的地方,此刻已经被冷影阁的人马拖去另一角落。他还有生息,似乎刚在千钧一发之际,攻击被挡了下来,受到的伤虽然无法让他短时间内自由行动,但好在没伤到要害。

    至於是什麽东西挡下……冰心看见地上掉落的昊昂,随即被冷影阁人马用黑布给包裹著,小心翼翼的拿起。

    冰心实在哭笑不得:「你怎麽可以这麽鲁的对待昊昂?那可是我一直觊觎……」话未说完,拓的身子已然靠近,抱紧冰心,他在她头顶轻说:「你要他不死,他就不死。」

    泪水模糊了双眼,冰心此刻居然有种想在拓的怀里痛哭的感受。这些天来无时不刻担忧的安危,这些日子长夜漫漫的挂念……

    冰心反抱紧拓,哽咽的说:「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麽……傻了……」

    可不可以?

    风楼的人马已被清除完毕,杀手的世界果然残酷,对於敌人更是毫不留情,满地的尸体让拓皱眉,不用开口,斩杀完敌人的冷影阁人马,已经动手把这些尸体给拖去别处了,清理环境,算是留个乾净空间给拓和冰心。

    拓倚靠在已被整理好、乾净的稻草上,冰心在他怀中,望著不久前拓才注视过的那尊残破大佛。原来该是历经尘埃风霜、该是可怖的大佛,此刻在冰心的眼中却是这麽温和慈祥。

    此时的冰心已心如止水,眼泪早擦乾了,她轻声开口:「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这句话已经问了不下三遍,拓耐好,依然回答:「不回去了。」

    冰心抓紧他的衣袖,她不是不知道原因,只是这种原因不能让她接受!

    冰心苦闷开口:「你不用担心造成我们麻烦,魅古老大很能干的,有我这麽个麻烦,他都能接受,再加一个聪明沉稳的你,一定没问题……」

    拓轻叹了口气,道:「我有该回去的地方。」

    冰心心脏瞬间好似被掐住一般,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苦笑道:「也对,你也有你的家啊……」

    原来他就是冷影阁的少主,冷影阁行事作风一向低调谨慎,这几个月来,本没有听过他们家少主失踪的消息,不晓得是有意隐瞒,还是毫不在意……照刚刚那些冷影阁人马拼死保护的行动来看,还是先撇除後者吧。

    自冰心那句话一落,察觉到环住自己腰的手瞬间缩紧,冰心无奈问:「你到底什麽时候想起来的?」

    拓低头看著冰心,开口:「那个夜晚……」

    冰心没好气的搥了他一拳,小心避过刚帮他上药包扎的伤口:「这麽多个夜晚,到底哪个夜晚啊?」

    拓轻笑了一下:「犬山寨那次,你喝醉酒。」

    冰心得到这答案,楞了一下,她酒差,酒品算中,可是酒後还真的尚无记忆,那晚的拓在干麽呢……有无特别异常的状况?

    怎麽老想不起来……看著偏头苦思的冰心,拓另一大掌拍了下冰心的手,说道:「想不起来就算了。」

    说这句话时,拓的脸色微微泛红,好在这破庙里无火烛,月光微浅,一时间冰心也看不出些什麽东西。

    听到这句话,冰心也释怀了,不再去想这些伤脑筋的东西,既然记不得就记不得呗。

    若是真让冰心想起来啊,还真怕她去寻死,因为太丢脸了。

    「所以,你还是要离开我们吗……」又来了又来了,冰心的无限轮回又来了。同个问题一直问,不过是换个问法罢了。

    拓定力超强,面上不动声色,依然回答:「对,过了今晚,就要离开。」

    作家的话:

    就快到尾声了,看来第二卷不会破85啊XD

    哈哈,这次某糖有准备,第三卷的名字已经先想好罗。

    ☆、83无限轮回(下)

    这一次,冰心再没有「喔」的一声就不说话,然後换其他的话题再继续重复这个无限轮回。

    相反地,她语气有些焦躁,反问:「可是刚我躲在那稻草边时,他们问你,你明明就没应声的!」

    拓伏在腰上的手又紧了些。当时情况彷佛再现,对於场面混乱的一切,拓本不放在眼里。就算不用他那些手下动手,只要谁敢上前,谁在自己地盘上出现,走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内,他绝不会失手,一刀,昊昂就会了结敌人的命!

    所以相反地,拓懒懒的待在前头,一点都不想卷入这场混乱,这杀手舔刀的世界,若没有个能耐,怎麽能够活下去?他压儿就没打算帮助自己的人马。

    可是那个声音。

    冰心的那句声音却让他彻底回神,转过头,看见的是滚落於稻草处的冰心,看见的是刚从死神镰刀边际闪过的冰心!他的心脏彷佛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所有的不安和恐惧全垄罩於身,如果就差了那麽一秒,如果没有那个护卫的舍身护全,如果冰心就这麽去了黄泉……

    那麽到头来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麽!

    只是想看她的笑容,只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和她游荡江湖,走过千山万水,看过人世间所有美好,与不美好的事……这麽悠閒逍遥的日子,只想和她一起共存!

    所以当想起了自己的记忆,他还是舍不得离开冰心身边,即便要他付出多大代价,他都想留在她身边……可是自己这一身的杀孽,还有背负著的腥风血雨,又怎麽让她与他一起共负呢?不行啊,本不行。

    这些日子的逃避不是办法,不是躲起来就没事的啊。他本大错特错。

    准确无误的丢出昊昂,救了那个护卫,因为冰心说「不要杀他」。

    确认抱起的冰心是有体温的,拓这瞬间,也才终於想通,该面对的,还等著他去面对。现在她与他在一起,对她来说只是个沈重负担,被一个国家彻底通缉,本不是一般小事,何况他身上还有其他使命在。

    「只能听那老头子说的话,先回去一趟了……」拓叹息,抚著冰心微卷的黑发。

    冰心听见,知道拓满满的无奈,心中一痛,他是为了谁变成这样的?是为了谁呢?可是,即使冰心知道凶手是自己,还是想要……那份「任」。

    她埋脸在拓的膛前,祈求道:「求你……别走好不好?别扔下我……」

    拓身形僵住,原要上她头的手无法再下。拓张开嘴,却出不了半句声音,他心疼的看著冰心,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拓,好不好?就像我当初捏造的一样,你不是什麽冷影阁少主,我也不是什麽冬悸酒楼冰老板,就像那时候说的一样,我是某个暴发户的府中小姐,你是护卫,我们结伴江湖,我们……」冰心讲到这里顿住了,满怀的希望全部落空,舍弃了就能装作没有过吗?忘记了,就能够毫不负责任了吗?

    天地游戏……虚幻女神……成王……怎麽办?

    拓的温暖大掌向冰心的头,蒙著面纱的冰心只是低下头,再无开口。拓不知道冰心的这些任务,他只知道冰心还有割舍不下的「包袱」在,他能理解,能理解的……

    他叹息似的声音说:「我只有今晚,不走。」

    泪水滴下,冰心一个字也不应,埋头在拓的怀中,像似要把以後无拓的日子都在今天这一晚给补齐一样,冰心满口苦涩,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拓也做了选择,眸中意志坚韧如铁,这也是冰心刚抬头後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其一原因。

    他有了决定,那是她无法干涉的。她清楚明白。

    最後两人……闯江湖的搭档、好夥伴,终於在今天过後,决定分裂了。

    「拓的家人……对你好吗? 」

    突然的声音,与刚刚毫不相干的话题,让拓微楞了下。「……还好,只是罗唆了些。」

    「不要骗我!我听说、听说杀手养子,都是不人道的……」

    「……」

    「这是真的!他们毫无感情可言,还会逼幼小的孩童做些杀人放火的事!会要求一天没杀满几百个人,否则不准回家不准吃饭!他们很没人的……」

    「……」

    作家的话:

    其实我还蛮好奇大家对於杀手的世界都是怎麽样想像的呢?XD

    有没有跟冰心一样这麽夸张呀?

    ☆、84转动著的齿轮(上)

    「拓,你现在长大了,回去了,他们会怎麽虐待你呢?我好担心,不如你也带我回去吧,我是医师,我能够开失忆证明给你,啊,就是一个单子,签上我的名字,可以帮你做证据,证明你不是故意不回去,而是因为失忆忘记回去……更正更正,是忘记怎麽回去……」

    「……」

    「可是怎麽办?我没有这块大陆的药师执照,我开的单子他们一定不信……」

    「……」

    「拓,你要是被他们打死怎麽办?还是跟我走吧,我能够保护你……呃,我是说魅古老大能够保护你……」

    「……不必,他们杀不死我。」拓终於应声,彷佛非常艰难般的开口。

    「这麽说他们果然还是会『想』杀你?会打你吧?会把你打得很凄惨的!拓!跟我回去!还是跟我回去吧!」

    「你想多了,事情没有这麽严重。」

    「骗人!每次拓说的小事都已经是大事了,拓,这样子好了,你还是跟我回去吧!」

    拓闭眼,揉了下额际。拿开始耍脾气、玩小花招的冰心没有办法,无限轮回又来了,冰心无时不刻都想设圈子让拓给跳下去,只要承诺一句好,哪怕是不小心出口的,冰心都有话说。

    要不是这些个月跟她在一起久了,常常吃亏上当,清了这些子後,否则这下还真是……

    「拓,好不好嘛!拓!」

    拓保有冷静,依然沉稳开口:「不会,他们不敢对我做什麽,我不会跟你回去。」

    听到这斩钉截铁的话,冰心还是不想打退堂鼓,她闷声说:「骗人,拓你又在骗人了……」

    「我没有。」

    「拓!」

    「……」

    「拓……」

    「……」

    「啊,对了,怀二哥的事,魅古老大已著手让人去办了!相信很快就会有风声……」好女不吃眼前亏,诱拐不成,冰心只好换一话题。

    「……嗯。」拓顿了下,恐是对话题的转换还有些不适。

    「那麽,好端端一个冷影阁少主,为什麽会在溪边玩浮浅呢?」

    拓这次楞了下,低头若有似无的看了眼回到自己腰边的昊昂,缓缓说著:「……忘了。」

    「骗人!我才不信呢!拓你本不是说谎的料!」这次冰心相当肯定这句是谎话。

    「……」

    「拓!说不说?」

    「……」

    「拓……」无奈这家伙不说的事就是怎麽套都套不出来,冰心又言:「好吧,那至少回答我,到底是谁这麽厉害,能够伤你一剑的?」

    拓正要开口,冰心的聒噪话语却又来了:「说到那剑啊,我看了你的伤口可真是替你抱不平,那剑本狠、准啊!本是冲著你的要害而来的嘛!实在太可恶了!到底是哪个天杀的王八干的啊?居然不懂得怜香惜玉……喔不,我说怜草惜玉!」

    拓还想开口,冰心却依然是没有尽头的叨念:「啊!该不会是同样拥有传说兵器的那个死人妖吧?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啥?拓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一直假扮自己是女人,但其实却是带把的男人……他个恶毒,真是糟糕透顶了,拓你碰到他,真是倒楣啊!去去去,帮你肩膀拍一拍,把那些霉运都给拍走……」

    这一次,拓非常识相,在冰心还没有想停口的打算,他连张嘴、欲开口的动作都省了,只是无奈的看著不让人说话的冰心。眸中,流倘出来的是深深暖意,以及那一丁点的扼腕。

    每个人都想维持「现在」,可是谁都知道,这是办不到的。时间的脚步,没有人能够追上,更别提超越。

    他们两人一夜没睡,左一句右一句的开口聊天。虽然多半都是冰心的自言自语,拓几乎是沉默无声,又或是被逼到无话可说……但相处情况一直融洽。彷佛这夜是两人最後的谈话了。

    拓也静静的听著冰心的话,就像平常一样,忍受她的聒噪,只因之後若想要有这样的机会,已是不多了。

    黎明将至,那被打伤的护卫也早被冰心包扎好伤口了,昨晚为了留给他们一个谈话空间,他就被冷影阁的人马给带走了,今早模样狼狈的回来,後头还跟著个魅古老大。

    拓察觉到,他手环著冰心起身,缓步走出这破庙。他正面对著魅古老大,甚至略带警戒的看著他。

    魅古老大笑容灿烂:「冰心,一夜过去了,该回来了。」话语温柔的好似在对一个玩了一夜还不够,不想回家面对母亲的孩童。

    冰心抬头看了下拓,又看了眼魅古老大,吞了口水,脸上满是复杂。

    知道冰心的不舍和难过,魅古老大也没再追问,昨晚的一切早有人递消息给他了,他不用再问些什麽了。

    作家的话:

    下一章……注定要爆字了0口0!!

    如果第二卷我真的想在84章完结了话Orz

    投票所将开在会客室~大概是第三卷85章上or下的时候~

    到时请大家来捧场喔^^++

    ☆、84转动著的齿轮(下)

    看著拓,魅古老大讽刺一笑:「保护得挺好的嘛,若是昨晚冰心稍有个偏差,今日我就不会跟你这般好好谈话了。」

    拓抬眼淡看著他。身後冷影阁的部下居然同一时刻现身,恐怕也是藏匿於远处,因为魅古老大的敌意而给硬逼出来的吧。

    他们一出来,魅古老大原来藏身的护卫也出现了,双方人马几乎势均力敌,形成两个敌对圈圈。

    冰心知道事情严重,步出拓的怀抱,想往这楚河汉界一站,却突然被拓给拉住手腕,冰心愕然的看著他,只见他已经把一块颇有年代的黑色金边牌子,硬塞给她了。

    牌上一蓝字,令。

    冰心手触感不同,下意识翻开背面,楞楞地看著那刻上「冷影阁」的三个金印字,在冰心还疑惑的时候,拓身後冷影阁的人马开始燥动,有些人抬起脚步要靠近拓,甚至有些人想开口说些什麽话,却全被拓的回头一瞪眼给制止住了。

    魅古老大双手环,挑眉看著那牌子。

    冰心疑惑:「这是……什麽?」

    拓柔声开口:「冷影阁能够号令阁里杀手的牌子,给你。」

    冰心抬脸问:「为什麽?」

    「你有你的事要做,我也有我该做的、无可避免的命运。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但如果有这麽一天,当你需要他们时……赴汤蹈火,尽管号令。」

    冰心一听是这麽重要的东西,拿在手里的重量顿时变成如铁块般沈重,忙开口:「可是没有它,你怎麽办?」

    不料,拓只是轻轻笑了一下,恍若云淡风轻:「我?用不著。」著腰上的昊昂,他笃定的说。

    从一开始,拓就从没打算靠著背後势力,又或者身後众人的力量,他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生存至今,只凭自己!

    「所以……以後真的不见了吗?不会再见了?」连这种东西都拿出给冰心了,冰心苦涩开口,好在有这白纱掩面,大家现在看不出她欲哭的神情。

    拓摇头:「不是,这就当我们之间的信物吧,我这边的事一处理完成,我就会回来……」他若有似无的看了眼魅古老大,低声在冰心耳边说:「回到你身边。」

    冰心也没管这麽暧昧和亲腻的话,她只含泪,重重地点了好几下头:「嗯!你说的!说好的!骗人的是小猪!」

    拓微笑,看著突然变得孩子气的冰心。

    太阳缓缓升起,拓离去的背影越来越渺小,彷佛跟那晚梦中重叠似的。冰心楞楞地看著他们一群人的离开,心中感慨万千,手中更是握著那黑牌子,久久未回神。

    魅古老大上前把自己身上的颈边绒毛大衣披在冰心身上,温声说:「我们该走了,清晨湿冷,马车上有暖炉。」

    冰心乖巧的点点头,但还是依依不舍的看著拓他们一行人的背影。或许是迟缓的动作让魅古老大看不过去,他突然牵起冰心的手,带她快步上了马车。

    接触到这温暖的空间,一夜没睡和一夜惊魂的疲倦纷纷涌上,看著强张开眼的冰心,魅古老大好听的声音诱哄著:「快点睡吧,睡醒後,我们就到青王城了。」

    青王城?怀二哥找到了?冰心疑惑在心底,但生理上还真抵挡不住这般温柔好听的声音,眼皮渐渐阖上,冰心靠在魅古老大的肩膀上深深睡去,手里抱著的黑牌子依然紧紧的。

    魅古老大轻蔑的看了眼那牌子,冷笑一声。「哼,那小子居然连这东西都拿出来了。」他还没忘记拓在冰心耳边悄声说那句话时,那眼神中的厌恶和敌意。真是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算了,这些都无所谓了,只要冰心现在是在自己的身边,这就足够了。

    闭上眼睛,魅古老大担忧了冰心一夜,见到冰心没事,心里大石也终於放了下来。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那疲惫,但可是在黎明到来前,魅古老大就守在马车、距离破庙五里处的地方等著了。

    等著冰心。

    因为魅古老大知道,冰心最後选择的一定会是自己,若拓真的那麽在乎冰心,那麽他就会回去,他们两人一定会分开的,一定会。尤其是在魅古老大查出拓的身份,以及他肩膀上扛著冷影阁三个字的时候,他就这麽坚信著。

    轻轻拿出衣夹暗袋处早被折起的纸条,他不用打开,里头的那一行字,他一直都记著。早在幼时得到这张字条、梦到那女神的开始,他一刻也没忘记过自己与生俱来的使命。

    魅古老大紧紧握住那纸条,下巴轻轻抵靠在冰心头上,手搂著她的背,他低语、并坚定说著:「这场游戏,最後赢家一定是我!」

    同一时刻,拓转身看著魅古老大和冰心坐著的那辆马车远去,拿起昊昂,按了某一处的开关,剑鞘处居然出现了冰心从来不知道的一夹层,足够塞一张小纸条了。

    拓缓缓拿起在自己手掌上的小纸条,并没有摊开,只是紧紧握住。他喃喃道:「等我回来……等这场游戏一结束,我就会回来。」

    命运相逢的刹那,擦肩而过的两个人,不断追寻著一张前世自己留给今世自己的信物,这一场游戏,从来就没有断过。

    谁拥有了虚幻女神,谁就是这场游戏的胜者!

    时间的齿轮,依然静静的转动著。

    作家的话:

    好罗好罗~第二卷结束了,赶紧放上第三卷的资料夹。

    2/6的凌晨三点见罗。

    对了~最近鲜网系统好机车喔XD

    不知为啥,我都疯狂拿到「给作家的礼物」啦~~~(人家想要经验嘛QAQ)

    我之前要拿拿不到,现在该送的喜欢的作家都送完了(这个月)

    现在还拿个啥啦XDD

    不晓得各位还有其他想推的作者、或是本身是作者,有想要拿礼物的吗?

    给我腻称,某糖可以帮忙代发喔(也可以特别送去你的专栏)XD

    不然留著也会消失,怪可惜的。

    当然,若最後真的没有人要……(哽咽)

    某糖就厚著脸皮,自己私吞,直接赠给我的文章栏了喔?QAQ(偶尔美化一下自家版面也是不错滴)

    请大家三思啊~~~

81-8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