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108-111


    ☆、108追不回来了(上)

    魅古老大眸色一冰冷划过,开口道:「除了妇人之仁外,冰心处事自有分寸,你去提醒她时间罢。」後又转看著翠晨道:「你去安排尽头的房间给她,找人盯紧她,一有风吹草动就来跟我报告。」

    那个「她」不用说,一定是宋晶晶。

    「是。」翠晨翠曦接到指示,纷纷行礼告退,可走到一半,翠曦回头,不解的发问:「可如果小姐要那女的今晚陪睡呢?」

    魅古老大转身,他微微一笑,那笑容却是让人不寒而栗:「说是『我不许』,冰心就知道了。我不可能……让满身刺的人待在冰心身边。」再不济,那刺也得给他先拔除!

    翠晨翠曦再度点头,忙退下去,这次不敢再二话。

    事实证明翠曦多虑了,冰心只管睡眠品质,从不管身边睡著什麽人,她连「只要旁边睡的不是一个死人」的话都可以说出口了,哪还顾得上这麽多呢?

    今天一个甲,明天一个乙,後天一个丙,不管如何冰心都不会说什麽,她虽然疑惑魅古老大的所作所为,但却从不会违背,以大致上来说。那几乎已是出於一种安心的信任了,她和魅古老大之间就有这条细绳牵引著。

    翠曦在自己身边躺下,离她将近一尺的距离,这才是基本的好眠啊……冰心没来由的感叹,想起昨天君诺姑娘的事,总觉得有什麽东西被遗漏了,这种应该要想起却不小心忘记的感觉还真糟。不晓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麽事,看君诺姑娘那样呵呵的诡异笑容,就算打死她,她也未必说出真话吧?

    算了算了,事情过了就算了。况且冰心从不打自己欣赏的美人。

    这几天就碰见了两国宝,还剩下三个……想起白天里拒绝自己的奥狄斯,冰心口没来由的抽痛,就算真找回了自己记忆,奥狄斯也不记得她了。

    记忆中,奥狄斯说也要自己去找记忆,说,他去找远古幻兽讨。可是,现在完全没有记忆的他,又真的愿意找、愿意想起来吗?想起那些前尘过往……

    从今日对谈中,从他周游各国的情况来看,他似乎真的在有在找这法子,去拜见那些五国圣兽……可是,这是他愿意的吗?还是只是把它当作一种例行公事、不得不完成的使命呢?

    他到底愿不愿意想起来呢?想起她、想起芸娘……越迟疑著,冰心头就开始发疼,要自己跨出这一步,真的不简单啊。首先不要被自己的钻牛角尖给搞垮就很不简单了。

    「你喜欢莲花的,对不对?」

    第二天一早,冰心照样去了青龙皇,她没惊扰到怀生,避开几个想要帮忙的女太监,她先是绕了趟远路,去摘了皇中誉水池最鲜艳红嫩的莲花,接著看著天色差不多,再窜去了奥狄斯的院子,趴在窗口,她就等著奥狄斯自己开窗的那一刻。

    果不其然,真被她给等到了!曾经相处盼月谷的回忆,再不是残影!不是虚假!奥狄斯的确有会在这段时间醒来、然後自己开窗的习惯!这是真的啊!

    开窗的奥狄斯,显然被冰心给楞了一下,後眯起眼,他神色颇为不满的看著她。

    「你喜欢的。」冰心献宝似的把清晨辛苦摘下的莲花递给奥狄斯,轻捏著,就要给奥狄斯。

    记忆中,他最喜欢这个样子的。

    每次他心情不好,她就会跑去摘莲花,盼月谷池塘的莲花,就是为了奥狄斯所栽种的。因为他喜欢,而她也认为很适合他。如莲而纤尘不染、亭亭净直的男人啊,那就是奥狄斯。

    眼见奥狄斯看著冰心还未回神,她柔和笑著说:「以後我天天摘一朵清晨刚滴下露珠的莲花放在你窗前,给你欣赏,你说好不好?」

    看著那粉嫩粉红的清水莲花,奥狄斯反应过来,神色冰冷:「我不喜欢。」

    冰心一听,楞了,忙乾笑道:「怎麽可能?你是喜欢的……不是吗?记忆中,我摘给你时,你都会笑著接受的……你是喜欢的。」她把莲花又往奥狄斯方向递了过去。

    而把莲花推送过去的那只手,微微颤抖著,似乎在遮掩自己的恐惧与不安。

    奥狄斯撇过头,再不看冰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不喜欢莲花,就是不喜欢。」

    他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从不曾感兴趣过,即使是眼前那鲜艳香郁的莲花,又或者是老说些让人听不懂意思的冰心,他不去懂,也不想懂,无欲无求的子一直是他冰冷孤傲的象徵。

    作家的话:

    冰心是个很执著、又会钻牛角尖的孩子′ˇ`

    她放不开、放不下,很是伤脑筋的格呀。

    这件事之後会连带的影响後续故事发展~

    当两者立场交换过来後--冰心忘了奥狄斯

    或许是对今天感同身受的关系,奥狄斯那时就不会强迫冰心要想起来了XD

    ☆、108追不回来了(下)

    或许是那样蛮不在乎的神情让冰心动摇,又或者是奥狄斯口里说出的话和冰心记忆中的不同,她开始感到有些害怕,害怕一切的不同,害怕再怎麽追……也没用了!

    都追不回来了!!!!

    见冰心呆楞著,没要回去的打算,他斜眼注意到了她脸上那欲哭的神情,惹的一向清心的奥狄斯就是口一阵烦躁,他皱眉开口:「我不管你怎麽想,我只知道,我不接近任何人,包括你,你也不要刻意靠过来……」

    「很烦人。」

    这句话,就像最後一稻草压死了骆驼。

    昨天的徬徨,夜晚的不安,让冰心的脆弱显现,那只属於记忆中「白色身影」和「芸娘」的脆弱。

    撇开魅古老大,远离拓,不去想愔愔,装作没看见南磷,背过伊妃贝儿,避开傅子升,躲著阿山大哥和怀二哥……这些逞强和武装全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冰心收回了那朵莲花,低下头静静看著它,眼前一片黑暗,脑中只嗡嗡翁的响。

    响著,还是那句已经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想这麽问的话:为什麽?

    眼看冰心都这个时候了却还不走不动,让一向心如止水的奥狄斯感到焦躁和渐渐不耐,开口下逐客令:「还不走?」

    冰心抬头,泪眼晶莹,彷若不相信眼前看见、和所听到的一切,她颤声开口:「为什麽呢……你以前……不会这样的,不会这麽对我的。你不喜欢我吗?可我喜欢你、喜欢芸娘,喜欢我们以前的生活……」

    奥狄斯回过头,他只是淡淡地看著她,毫无任何情绪。

    得不到答案的冰心,只是一昧茫然的问著:「为什麽不喜欢我?是忘却了所有的记忆吗?你不想想起来吗?哪怕是想想我、想想芸娘,我……」

    面对於这些带有压力的追问,奥狄斯已没有足够耐心,他不客气打断:「你够了,一次就罢,凭甚麽继续质问我这些东西?你究竟想从我这边得到什麽?这些天来日日夜夜对我献殷情?你到底想要什麽?」

    楞著了奥狄斯这样急促的语气,冰心开始慌乱,手上著那莲花瓣,她努力让自己装作自然,可惜从声音来听是全无办法:「我没有……我只是……很喜欢你、喜欢那样的日子,喜欢那段从前……」

    话未说完,受不了的奥狄斯再度打断,他态度冰冷,一点一点的继续断了冰心的路:「可是我不喜欢你,以你这麽缠人的个,我甚至讨厌你。」

    听到这话的下秒,冰心的心都要碎了。这是他第几次开口说讨厌她了?觉得她烦、觉得讨厌她……第几次有这种心脏快要被捏碎的感受了呢?

    为什麽……

    「可是……我喜欢你……只是很单纯的……喜欢你……」冰心吞了口水,机械式的重复,她神色惊恐,完全不能了解现在怎麽会这样。

    「我讨厌你。」

    「为什麽……为什麽会这样……是因为我留了那一口的关系吗?为什麽会这样……想起你、想起芸娘,一直都是我想要做的事,找回我的记忆,找回我们相处过的点滴……应该是这样子的……应该这样子的呀……」冰心哭了,泪水滴答滴答的落在窗沿处。

    「你是你,我是我,喜欢与不喜欢,不该全由你定夺,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说完,奥狄斯毫不留情的关了窗,拉上了内里的帘子,剩冰心一人面对窗处哭著。

    一个奥狄斯就这样了,日後若是见到芸娘,是否也会这样?她当初留了那一口,原来是错的吗?原来遗忘比记起还要容易,原来记得全部跟记得一点,是这麽有差距。

    现在只想到这麽点记忆,听到这些话,心就这麽疼痛了,那日後呢?若是当记忆全部想起时,那这心啊,该有多疼、多痛、多难受呢?

    突然好害怕……那样的日子,好害怕这样的一天到来。原来记得所有,不是这麽好的事呀。原来忘记,才是对的……真傻,她当初真傻。

    手里的莲花缓缓掉落於地,冰心呆然的看著它,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现在她所有感觉都要麻木了,似乎,心都要死了。

    死了。

    擦乾了泪水,冰心心灰意冷的回去了冬悸酒楼,看见一楼又是满堂宾客,想想现在也中午了,大家兴致高昂的谈话声音,与冰心整个跌到谷底的心情简直对比,小二眼尖,瞧著冰心不对劲,赶忙上前招呼,问一下这位小老板需要什麽。

    「找个清净的地方……准备几壶酒吧,今天想醉一场。」冰心淡淡说。

    作家的话:

    冰心二度被拒绝了XD

    差不多就到这里吧~把本卷结尾慢慢再留给奥狄斯

    还是别太欺负冰心了XDD

    是说4月到了,还是请各位多多指教罗~

    某糖目前的心情好多了,虽然很郁闷休假还得去支援上班……

    哎,这就是人生啊。无法事事顺利、一帆风顺、随心所欲的现实人生。

    ☆、109献琴(上)

    小二头冒大汗,瞧这事真有问题了,大老板曾经交代底下大家,不准让冰心吃酒的,可若现在驳了冰心的要求,她暴躁、大发雷霆起来也不是好事。於是忙不迭的应声「好、好」,再把冰心给小心带往二楼厢房,说声请冰总管稍等就迅速退下去了。

    退出房门的第一步,小二立马通报掌柜,赶紧让其他伙计告知出门在外的大老板这件大事。

    冰心趴在桌上,奄奄一息和了无神气的样子,就是魅古老大放下所有公事,一踏入厢房所看到的。她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说难听点,就像个行尸走。因为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全都是不幸和哀怨的气息,一点朝气都没有。

    这麽挫败的冰心……似乎还是第一次瞧见。

    魅古老大边这麽想,边缓慢的走至冰心身旁,她後脑杓朝後,听到脚步声也不回头,只以为是送来酒菜的小二,便随意开口道:「东西那边放下吧,我稍後再吃。」

    魅古老大终於忍不住出声:「都正午了,还管什麽稍前稍後?该吃就吃。」

    冰心料错後方的人,她身子一震,却依旧没从桌子上起来,也没转过头,声音只淡淡地:「嗯……」

    「发生什麽事了?大白天吃酒,有这麽想醉吗?」魅古老大看著酒壶,哪怕早知道只是做做样子,里头东西小二早换成了清水,但依旧皱眉开口。

    冰心只是心情不好,脑筋也是动得快的,思考一番自然也知道谁告的密。她啐了声:「那小二真是多嘴。」後,转过头,依旧趴在桌上,脸隐在手臂处,只单露一颗眼睛看著魅古老大,问:「为什麽今天这麽早回来了?」

    魅古老大好笑的看著冰心:「还不是我家不会喝酒的食总管,今日突然要喝酒。平常总是见著酒就躲得无影无踪的你,说是突然的心血来潮我也不信。」

    冰心口气闷闷的:「那只是小事,这并不妨碍你的工作。」

    「怕什麽?我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麽劲?才不过一天没照料,店里都能出些什麽事来?」魅古老大笑笑反问:「倒是你,发生什麽事了?昨日比平日晚归就罢,还跌跌撞撞跑去别地方,撞了那档事……今日又大早起的进青龙皇,正午闷闷不乐的回来,到底怎麽了?」

    注意到魅古老大眸中的担忧,冰心感到委屈,犹疑再三,终是开口说出实情:「你知道的,我是去见他……我记起了一些些事,可他们……却都记不得了,那这样……我该怎麽办?」把脸埋在自己手臂,冰心感到一片茫然和徬徨。

    怎麽办、怎麽办呢?甚至,连奥狄斯都开口说讨厌她了,那「讨厌」两字一想起,冰心的心彷佛又被撕个碎片了,这次,连疼、连哀叫的时间都没有了。

    看见冰心的低落,虽然她回答的有头无尾,但魅古老大也明白冰心想表达的感受了。

    他坐至塌子上,就在冰心旁边。轻叹口气,大掌抚在冰心头上:「记得起来还是记不起来,这事总有蹊跷,你也别想太多,不管记忆有无,那定是他的子。阳都的人民本就自视甚高、视他人为蝼蚁之物,何况还是『圣灵族』……你这些天暂且安分,别再往青龙皇跑了。」

    冰心低低应了声,魅古老大正想多说些什麽来劝慰时,她猛然抬头,奇疑问道:「对了,那瑶池巫女宋晶晶怎麽样了?」

    只因不想在这话题上转,冰心选择了最老套的转移话题法。

    魅古老大挑眉,就算知道冰心的想法也不拆穿,顺著回:「能怎麽样?不就让她好好的待在冬悸酒楼六楼尽头的那房间吗?给她躲避个风雨两天,就派人把她送去她下个落脚处罢。」

    「下个落脚处?那她到底是要去哪里呢?居然抱著西昂琴到处跑。」虽然曾经对她说过不管她的来历和去处,可人心好奇总是难免的,何况还是在面对这麽会自动打探消息的情报机魅古老大,不问白不问。

    「她……」魅古老大想了下,欲出口的话语突然顿住,回头看著门间处反问:「这麽好奇,何不趁这时候去问问她呢?」

    冰心望去,果然察觉门口处有一气息,来人缓缓推开门,露出张徬徨不安的小脸,宋晶晶担忧道:「抱歉,不小心打扰了你们吗?因我听人说冰心姑娘正好回来了……」

    魅古老大微笑招呼:「别拘束,你来得正好,我们刚提起你呢。」

    作家的话:

    喔喔喔喔!月花的番外还没尽头,大概第三卷末or第四卷初就可以放出来了~

    不然现在正剧还是绕著冰心转好了~别离题太远XD

    对了都4月罗,角色也差不多了(日後出现的大致都是配角or灰类?)

    所以还没投票的各位快去会客室投票吧XD

    一个帐号7张票,参考顶楼的格式留言+1楼的角色编号唷。

    日後可作为角色发展番外的参考依据= =++++

    ☆、109献琴(下)

    「提起我?」宋晶晶纳闷开口,身影缓缓踏入厢房,手上依旧抱著那不离不弃的西昂琴,好似只要离身就不安心,非得这麽小心给抱在怀中不可。

    「嗯,我听翠曦说,你後天想回白虎国。」魅古老大抬手做了「请」的动作,示意让宋晶晶坐在这茶几的前方。

    宋晶晶点点头,轻拉裙襬,坐在了冰心对面的位置。

    从白虎国出来,好不容易到这东边地带的青龙国,现在却要回去?冰心惊愕,忙问:「怎麽了?好端端的,为何又回去白虎国?是要还琴吗?」

    是为了求活一命,所以要还琴吗?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冒险盗出呢?这不是大费周章吗?还是说,因为已经被白虎国他们的明兵暗卫给逼到了走头无路?所以想折回去拿这把琴去做个求活的交易谈判?

    宋晶晶摇头,一字一字道:「我要去献琴。」说完後,看见冰心的不解,赶紧补充著:「我要把西昂琴献给天下地衣的美人琴师。」

    愔愔……冰心一听到这名号,心不由得一紧,脑中他清秀俊美的脸孔隐隐浮现,从一开始的风雅君子,彷若不沾人间尘土的他,到後来即使有伤在身,都还是强撑著,并对她展颜欢笑。

    他那温柔的神情,总是善解人意的举动,那在盼月谷的点点滴滴,彷佛全都回来了一样……

    瞧见冰心恍神,魅古老大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问著宋晶晶,口中打趣:「好不容易从白虎国拼死出来,现在又冒死回去,居然是为了献琴给美人琴师……莫不是也想像其他爱恋钦慕的江湖女子,只为换回他回眸一笑?」

    冰心鼻子,这魅古老大也真是的,宋晶晶献琴的目的这麽明显,有必要直接说出吗?好险宋晶晶也算是个江湖人,没有大家闺秀的架子,不然这话一男的问出口,叫女的情何以堪啊?够尴尬的。

    见宋晶晶面含一丝微笑的点头,魅古老大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他手撑著下颚,撑在桌上,笑问:「姑娘可是愚我不识爱人滋味?你眸中无情,又何苦顺我这话的意?若姑娘不肯回答,说声就罢,但若是胆敢欺瞒在下……姑娘大可现在就离去了。」

    冷冽的话语,认真的神情,窒息的气氛……虽然魅古老大是笑著说,但冰心清楚明白,魅古老大是动气了。也是,他除了讨厌人的不守时之外,也最痛恨别人的欺骗。

    或许是商场上尔虞我诈接触的太多了,所以,若无商场之事还得戴著欺骗的面具去骗他,那的确让他感到排斥。

    况且,今天是宋晶晶有求於魅古老大,不答就算了,还欺骗……这的确很让他不耐,连表面上的斯文君子都不愿继续维持了。

    不过……冰心偷眼瞄去,这魅古老大怎麽会看得出宋晶晶说谎呢?是因为锐利的双眸看得出对方真心与否,还是因为……魅古老大也有心上人了?所以更懂得个中滋味?

    真的假的!是谁啊?老板的八卦欸……

    努力压下心中的八卦神,只听宋晶晶苍白一张小脸,忙开口:「对、对不住,我不是有意欺瞒的,只是因为这事……说来、说来实在有这麽点的……难以启齿……」

    魅古老大不语,冰心忙著想圆场,她现在终於了解昨天怀二哥的尴尬困境了,一边笑呵呵开口,一边往桌上倒了两杯茶水:「哎,气氛这麽僵是怎麽回事,来来来,大家喝口茶缓缓气。」

    魅古老大挺捧场的,他沉闷喝著茶,但脸色依旧。宋晶晶瞧见此情况,有些担心明天没人护送至白虎国,也挺担心这乱世麻烦的。牙一咬,就算再难启齿,也把话全都说出了:「江湖上,人人都说我和天下地衣的琴师美人的琴艺,不相上下,我此次献琴,只想邀他一试。」

    魅古老大淡淡看了眼宋晶晶,终於开口:「拿白虎国的国宝西昂琴做赌注?」

    冰心小汗滴下,这麽说,宋晶晶想把这当作琴艺赌注?

    好招,果然好招啊。

    若是宋晶晶赢了是还好,能够在江湖上大放异彩,告知天下人,琴师美人的琴艺不过尔尔!但若是输了呢?宋晶晶就把西昂琴当作赢家代价,转赠给愔愔,然後换愔愔被白虎国给满城满国的追杀吗……

    毕竟西昂琴的魅力何其之大,那是天下弹琴者都妄想一弹之曲的最高宝物啊!只能听名远观,可不能贸然触碰的呢。

    作家的话:

    大家猜猜,当琴界最高宝物的西昂琴放在愔愔的面前

    他会有什麽反应呢?XD

    如果他知道拿了这把琴的「後果」,还会想拿吗?XDD

    对了,投票所快点投票喔wwww不然角色的番外某糖都不晓得该从哪一位先打了。

    不然这样好了,为鼓励风气(?),投票所何时满10人,某糖就双更一次。

    老样子23点和凌晨3点,时间嘛……各位要限制吗?还是暂且不用?

    那先後者好了,有消息再发公告。

    ☆、110绝对没有的事(上)

    看在西昂琴的面子上,一向爱琴爱曲的愔愔定会答应下来,如此一来,不管宋晶晶最後是输还是赢,都可以间接做掉愔愔,最後称霸整个江湖琴界……厉害,这招厉害,果然一石二鸟啊。

    正佩服得这麽推算时,只见宋晶晶缓慢摇头,把冰心这可怕的结论都给翻盘了。

    她说:「不,我要以此琴跟琴师美人做场交易,请他在六月初一的空乐山上,为月花失而复得的掌上明珠,奏琴一曲。」

    空乐山……掌上明珠……六月初一?太久不知江湖事的冰心,疑惑的看著魅古老大,只见他在一微微惊愕过後,神色是片凝重。

    宋晶晶以为魅古老大不解,赶忙补充:「天下琴艺高超者,都珍爱名琴,连那琴师美人都不例外。我此次装成陋颜侍女,悄悄潜入国师府,接近放松戒备的白虎国国师,为的,就是从他身旁夺得了这把宝琴……」

    纤细白指轻轻抚上那西昂琴,宋晶晶彷佛像是看著自己最珍爱的宝贝,继续说:「以琴作为交换,让琴师美人答应於六月初一同我前往空乐山。那天,是庆祝月花大女儿归回的欢乐大会,不少武林人士都会踏破门槛,蜂拥而入,为的是一睹其长女面容……」

    魅古老大略一沉思,後开口:「但收到邀请帖的也只有邪道黑道,你瑶池巫女一直是站在白道正派立场,他们不可能让你进入的。」见到面,光杀都来不及了。

    宋晶晶低头冷笑了下,後抬头眼神闪著光,她这麽笃定说道:「但是我有不站正邪一派的琴师美人!传闻月花大女儿喜爱赏琴,对琴艺高超者更是恋慕不已。先别说我好了,若是有琴师美人的到来呢?记得在八年前、大女儿还未失踪之时,甚至有谣言一度传出月花长女锺情於琴师美人……」

    冰心听到这儿已是恍然大悟。

    这宋晶晶还真有两下子,什麽事都想的仔仔细细了,西昂琴是引诱愔愔出来的法子,真正在刀口上的,才是愔愔。有了他,彷佛踏入空乐山的月花,再不是什麽难事。不过……

    「你又为何执著於进入空乐山呢?」魅古老大把冰心的困惑给说了出来。

    宋晶晶偏过头,却是凄凉一笑:「这样问题嘛……恕我不能多言。」

    噢,那真是可惜了。冰心扼腕的把视线放回魅古老大身上,只见对方点点头,神色比刚刚好很多了。可见他对宋晶晶不再隐瞒或是想要欺骗他的这点来说,真的算是满意了。

    ———*——*——*———

    宋晶晶逃出白虎国,只是为了躲避那些暗地里派出的杀手,让他们有种「自己再不可能回来白虎国」的错觉。

    但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天下地衣的美人琴师一直都在白虎国,所以宋晶晶只要等这波灾难结束後,计算一下行程,先是拜见琴师美人、再是与他携手前往空乐山,如此一来必能在六月初一前抵达目的地。

    虽然好奇是怎样的执念,宋晶晶居然为了进入月花,不惜成为全白虎国的敌人,大胆盗出这国宝西昂琴……但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摆明之後的不想多谈,那还是适可而止,别再继续追问了。

    反正……刚看到魅古老大在面对宋晶晶时那嘴角上弯的弧度,就知道他这事是手管定了。

    以魅古老大的子,他不用追问,之後一定会派人悄悄去打听的,所以冰心本甭担心。

    只是愔愔若真得到此琴,也是不小的风波呀。

    愔愔会肯吗?会接受吗?真希望他可以拒绝,又或是宋晶晶更改其他计画,别拿愔愔当饵了……

    算了,想这麽多也没办法,如果愔愔愿意接受,冰心又还能怎麽办呢?总之,目前那宋晶晶和西昂琴的事就暂且放一边吧,说到剩馀国宝,目前剩三个了,最後一个才会是朱雀国的南阳镜,这麽说,现在是该先去天地国看黄金鼎,还是玄武国的北玉牙呢?

    两者距离青龙国其实差不多,只是前往天地国还得走一段水路……

    那还是先去玄武国吧!由北而南下!一口做气!握紧拳头,打定主意的冰心站起身,却听得後方一娇音喊著:「哎唷大人啊,怎麽突然站起来呢,吓到奴家了~~~」

    **皮疙瘩瞬间掉满地,冰心战战兢兢的回头,只见君诺姑娘手端一盘可口的糕点进来,嘟起小嘴,满是不依的说:「怎麽?大人起身是准备要走了?才刚到奴家这儿,都坐不到一刻钟呢。」

    冰心黑线降下,心里直埋怨魅古老大洽谈公事的场所,怎麽哪儿不好选,偏偏选来这百花楼呢?

    作家的话:

    呃,某糖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傻了

    明明一直都凌晨三点统一更文的,草稿时间却好像不小心调错了(?)

    前天凌晨四点更,昨天午夜十二点更……看到时都囧了一下。

    ☆、110绝对没有的事(下)

    因今日中午,冰心情绪不佳所耽误魅古老大公事的关系,她自觉过意不去,抢著要帮魅古老大肩上的重量给分一点。

    不料魅古老大却是一副了然,笑了笑说:「原来是这麽回事。」

    之後,就把还在困惑不解的冰心给推去了百花楼……

    他说,今天刚好是在这儿与其他商家洽谈事宜的。於是冰心一踏入这里,马上就被一脸欣喜的老妈妈给带上了顶楼的位置,而且哪里不好选,偏偏选了君诺姑娘的房间……

    上次才分别没多久,这次马上见面,冰心的感觉依旧跟上回的复杂,面对娇死人不偿命的君诺姑娘,她、她实在是很没有办法应付啊!

    魅古老大!你快点给我解释清楚!什麽叫做「原来是这麽回事」啊?莫不是他以为自己心情低落,就需要君诺姑娘来陪吗?来安抚、安慰、求抱抱那些什麽东西的吗?没有啊!才没有啊!冰心可没这麽娇弱!心灵受创也不会寻这种管道发泄的啊!这一定是误会、是绝对没有的事啊!!!!

    内心几乎崩溃的狂吼著,冰心面上挂著尴尬笑容,吞吐道:「我、我瞧那原本欲要谈事的人都这个时间了,连影都没到,似乎是不来了,这也不好意思赖在君诺姑娘你的房里,万一要是影响到你的生意就糟糕了……」

    虽然冰心也不晓得卖艺的君诺姑娘到底是做什麽生意、卖什麽艺。

    「怎麽会呢?大人真爱说笑。」君诺姑娘掩嘴呵呵一笑:「早在稍早前,与大人您随行的那车夫就进来告知老妈妈,说大人今日不待到傍晚用膳前,是不能回去的。还特地嘱咐奴家说,今日一整下午都被爷给包下来了,为的,就是让奴家能够尽心尽力的服侍大人。」说完,还别有他意的传了个秋波给冰心。

    「呃!」一接收到此「暗示」,冰心差点两眼一翻,就此昏地过去。

    魅古老大!!!!我们不是一向很有默契的吗?但为什麽这种时候你就是这麽不懂我!!!!

    冰心内心的咆啸又来了,魅古老大几乎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太忙碌,无法久陪冰心,於是索就把她扔给了这位谣传善解人意、蕙质兰心的君诺姑娘,想说帮冰心解解心中郁闷……

    可是!难道魅古老大眼瞎了吗?为什麽看不出冰心在面对她时,是这麽的苦恼呢?为什麽?这到底是为什麽!

    先不管面对君诺姑娘时,又或者君诺姑娘在对待她时,到底有没有到这种「善解人意」和「蕙质兰心」的地步,冰心总感觉她怪异,尤其是那嗲音和老是呵呵笑的妖艳脸孔,总是会让她脑袋一热,几乎都要火烧起来了。

    她就为这种反应而感到苦恼。

    瞧见神情复杂的冰心,君诺姑娘呵呵上前,把东西给放置桌上,两手拉起她的,就是一阵晃摇,颇有讨好意味。

    她不再豔笑,只是诚恳的问:「怎了?是奴家惹大人不开心了?还是大人真讨厌奴家这个地方?不想见到奴家吗?」

    手被摇啊摇的,每摇这麽一次,冰心吃软不吃硬的格明显发挥。

    她以为她脑袋热、自己体温也一定热,可在手触到君诺姑娘的时候,却才觉得她的才热,而且很温暖、很温暖,宛如之前前几个夜,被她搂抱在怀里,安心熟睡的时候……这麽一想,冰心面上一红。

    她没有抽出手,只轻撇开了脸,眼神不再看那诱男人犯罪的妖艳脸孔,她往别地瞧,口里乾涩道:「没、我并没有……」

    仅仅只是这样的动作,也让君诺姑娘张大眼,愣住了。看著冰心的害羞和尴尬,脑中「可爱」的形容词居然能够套用在冰心这狡猾女人上?

    似乎……这次玩冰心玩得过火了,都要烧到自己身上了。君诺姑娘会意到此,匆匆放下她的手,她捂著嘴鼻,也赶紧的别过脸去,以遮掩自己脸上这抹不合宜的淡淡红云。

    注意到君诺姑娘一直久未回应,冰心依旧不敢去看她的样子,她顺理成章坐了下来,心中暗骂魅古老大的坏心,之後就拿起喜欢的桂花糕点,开始吃了起来,以吃来发泄心中的小小郁闷。

    头转回来,瞧见冰心的动静,君诺姑娘的红晕也淡了些,她想转移注意力,不只是自己脑海中刚涌出的那样想法,也是因为今日得到冰心心情不好的消息。

    作家的话:

    对了,各位到底希望NP好还是单P好呢?0.0/

    快快结果会比较好喔,不然随著剧情安排,男角们若与冰心产生了各种情感了话……

    後面会收拾不了的喔XD

    因为照理说,此篇故事会在第四卷有结论的喔,但若是分两主轴NP+单P打了话……

    NP是还好,因为配合故事能伸能缩的特(?),感情戏大家基本上都和冰心走了这一圈

    比较好善终(????)

    PS:预计故事有八卷喔各位亲爱的。(眨眼)

    但若单P了话,有些角色的格到故事正剧结束後,是无法接受冰心不选择他的

    又或者是,冰心不愿意割舍的~毕竟一起携手走了段远路嘛(那相当於感情关系占有剧情某一程度了)

    但是若大家强烈的想看单P内容,硬要某糖中途扭转了话……

    那就会变成了……那些角色不得不死的状态了!!!!

    去吧,全都为冰心而死吧,然後冰心怀著愧疚苟活在这人世,行尸走的活著

    身边只有一被选上的幸运单P男角默默的陪伴,然後变成一出永远解不开心结的两人世界的戏码……

    只有体之爱的无情世界……呃,好伤喔,这样对大家来说算是黑皮END吗?XDD

    有人会想看吗?打出来某糖应该会哭吧QAQ!!!!!(那你说个P)

    所以大家到底希望单P还是NP呢wwww

    早点定案让某糖一个准备,有助於後来的剧情发展wwww

    (若单P了话,某糖就把所有男配的戏份全给阿莎莉的大砍一半

    这样他们对冰心的爱不深,结局就不会死了XDDD皆大欢喜喔耶!)

    ☆、111怎麽就心软了(上)

    她後退了几步,笑笑看著冰心,开口道:「奴家能歌善舞,是真才实学的,最自豪的就是『舞』的这身本事,让奴家跳个忘忧舞给大人,可好?」

    有舞可看,谁要白白不看?咬著半块桂花糕,冰心赶忙抽出两手,就是拼命的点头和拍手,见此反应,君诺姑娘更是欣喜,她挥出两手,今日穿著金红袖宽衣,两袖挥舞,更是迎风飘忽,接著她随手扯了旁边上头的透明丝帘,倚在自己身上,这样的情况很适合临时上演的一场舞秀。

    好在这屋子也够大,跳个一两下是不打紧的。心中盘算完成,君诺姑娘踏出步伐,正鞠躬弯身要开跳时,却听见门处敲响声音传来。

    冰心视线从君诺姑娘身上移开,好奇的往门口处望。

    君诺姑娘动作也止住,她神色不悦的抬头,眯紧眼望去,口里冷声道:「是哪个胆大之人,敢碍奴家的好事?」

    这话一落,熟悉的、愠怒的口吻,似乎在哪里听过……好像就在几个月前,那个时候,对方也是用著这样不冷不热、而且一副坏她好事的口吻,这麽对自己。冰心奇疑的视线落回在君诺姑娘身上,看著她,居然彷若有个身影与之重叠。她脸色从原来的好奇变成苍白。

    不会吧……真的假的……有可能吗……会是「他」吗……

    随即,冰心摇摇头,那天的确是到了前的柔软,那和盼月谷时候的他不同,依稀记得,他当时前只是一片平坦,脚触碰到的都是层层的柔软衣裳,跟她真才实料是不同的。

    对!是不同的!

    这麽一想时,冰心松了口气,什麽嘛,居然把那恶毒的男人跟眼前柔情似水的君诺姑娘给相提并论,这真是太失礼了,哈哈,太失礼了……

    骚著自己那戴著易容面具的脸,她手指猛然僵住,原本是乾笑的神情,可渐渐的,冰心却笑不出来了。

    冰心可以易容,用了另个面目,以原来名字「冰心」出现在这里,那对方为什麽就不能用个男化的名字,贴个柔软的假出现在这里呢?冰心还记得,当时对方报上的是「玄武国贺兰家族的舞娘」这名号啊……

    先不管眼前的人到底是否同一人,又或者有姊姊妹妹弟弟哥哥啥鬼的,从刚刚那冰冷愠怒的声音来听,以及小小的、不易显现的杀气,冰心咽了口水,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百花楼的君诺姑娘绝非泛泛之辈,虽然当初了脉,确认她不会武,但难保、难保,不会是因为用了其他法子而掩饰过去。

    踏入天地王朝这游戏的转世神明,不可以用常人的标准去衡量,那传说兵器已是超出常人所知的范围,冰心有的那百宝箱,结合前人心血、後人智慧和神明法宝的东西,就是不能够用道理来衡量的!

    不管如何,直觉告诉她,君诺姑娘非比寻常,应当小心远离才是。正这麽打算间,君诺姑娘已来到了冰心身旁,贴在她耳边就是吹了口热气。

    冰心吓得跳起来,一手贴著那耳朵,反连後退几步,她面红耳赤的看著她,忙问:「你、你、你到底在做什麽?」

    看来吓得不轻啊。君诺姑娘收起恶意的笑容後,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委屈,她说:「奴家从刚刚就一直喊大人了,可大人就是不理奴家……」

    「那也不用这样吧!而且……你到底喊我做什麽?」冰心哭笑不得,她才是委屈的受害者吧,这君诺姑娘就是有本事扮作楚楚可怜,把黑的说成白的。

    算了,先抛弃刚刚脑中那些有的没有的,冰心决定先正视现在眼前发生的事。

    「是这样的,门外梅儿传话,说今日要跟大人您洽谈公事的贵人来了,请您到隔壁厢房坐坐呢。」君诺姑娘又是委屈又是哀怨的说。

    瞧见那可怜的就像被抛弃的小狗样子,冰心噗哧一声,忍耐不住,居然就这麽笑出声音。

    「嗯?大人您怎麽这样嘛~~~」君诺姑娘轻扯冰心袖子,不依的说。

    「我当什麽事呢,不过就是谈谈公事吗?还以为他不来了,居然让我一阵好等,看我等会怎麽对付他。」

    轻轻的把自己袖子给拉回来,冰心不动痕迹的走至一边,她越过君诺姑娘,却於房门处猛然停下,回头对还在顾影自怜的君诺姑娘一笑:「魅古老大的话我可不敢违逆,我晚点回来,如他说的,今日你是我包下的,不过就一个下午,且等等我吧。」

    君诺姑娘听完,灿烂一笑:「仅遵大人之意。」

    作家的话:

    跟各位说个不好不坏(?)的消息QAQ

    某糖每个月都会轮一次班(班次时间相差2-3个小时)

    换句话说,某糖可以提早回来,但也要早起+提早出门……

    今天开始上跨班了,九点就得起床……

    因此等到凌晨三点更新文是太困难了,某糖等不到三点就要睡了Orz

    故!更文时间咱们提早吧,以後准时的午夜十二点呗。

    从今日发文开始,以上。(抹脸)

    ☆、111怎麽就心软了(下)

    冰心打开房门,见上回那小丫鬟梅儿恭敬行礼後,就被她给带至隔壁厢房了。冰心著自己口,察觉身後无人,不免懊恼的想:哎,怎麽又心软了呢……瞧见她那委屈可怜的样子,怎麽就心软了……

    造孽啊,造孽。

    ---*--*--*---

    来到了另个古风纯朴的房间,与刚刚君诺姑娘粉俏的艳色香闺不一样,有几盆植栽和古玩青铜小艺,还有几幅山水墨画图,果真是个文静、洽谈商事的好地呢。这百花楼不愧为青王城名望极高的地方,回冬悸酒楼後,可把这些陈设拿来做个参考。

    边细细想著,冰心边进入厅房。

    房内前方是个两人位置的塌子,塌子正对面有一池边鹤水帘,塌子中间一茶几,只见那人了自己的两撇小胡子,朝冰心友好的笑笑:「真对不住啊,冰总管,忙事到刚刚才来。」

    冰心面上挂著微笑,静默不语。可不是吗,守时这种东西一直是魅古老大要求的,也是每个生意人都基本该遵守的,这家伙也算是好运气了,好在今日洽谈的是自己,而自己刚刚的确也想躲避君诺姑娘……

    否则,若换作魅古老大,管你之後怎麽赔礼敬罪,他连甩都不甩你,这谈也定是不用谈了。

    一撩衣袍,冰心帅气的坐在塌子上。商场上,每个言行举止都需要一股气势,所以谈判、谈商之前,更是如此,千万不能示弱,也不能让人看出些端倪。

    瞧这冰心的架式,且看她的皮笑不笑,知道她是生气的,那机灵的茶商陈餤,赶忙讨好的倒茶给冰心用,冰心说了声多谢就接过。

    陈餤擦了擦汗,赔笑道:「万分对不住啊,让您久等了。今日之事是我理亏,我原先也算得好好的,却没想这中间还是出了些步子……呐,冰总管,这茶,代我向您赔罪,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气著了身子。」说完,他一口喝下茶。

    冰心心里好笑,这陈餤是把茶当酒喝呢。不过格似乎很爽快,也不客气学了样子,一饮而尽,算是给个情面,捧场了。

    瞧见冰心举动,陈餤终於松口气,边拿著白帕擦著汗,边开口道:「是这样的,其实关於这次批来的茶叶,我……」

    「慢著,我说陈老板,这茶叶的事到底是我们两个在谈,还是三个人都谈?」冰心静静打岔,眉宇间透著一丝丝的不满。

    不介绍「对方」出场就算了,也不让他退下去避讳,冰心发觉这陈餤还真不是个好谈商的主,一点礼貌都不懂,不然就是……那帘後的人来头不小,不能让他退?

    「这、这其实……」陈餤头冒大汗,他不知道冰心会武,会察觉这房间的气息,他以为让对方待在那池边鹤水帘的後方就行了。

    那帘是巧艺特制的,後方东西连个影子都瞧不见,摆在那处纯当装饰品、美观用,躲个人也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冰心一来就马上注意到,这下真是脸丢大了、丢大了啊。

    他以为商人都是不懂武的,却不然,魅古当家居然这麽有能耐,允商允文又允武,求人标准居然这麽高……这下真是惨了。他再度踢到铁板,陈餤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帘後方的人儿轻轻笑了声,冰心也警觉的往那处看去,耳边听到的声音居然如此熟悉,他道:「就别怪陈老板了,都是我唐突,中间要求了他这般做的。」

    冰心认出了声音,心中微微惊愕,面上却不动声色,故意道:「包含迟到这事?」

    「没错,因我今日心血来潮,也想见见魅古当家底下的『食总管』,这才不请自来,冰总管可勿见怪啊。」帘後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

    听这音,冰心已经认出他了,但为了做个样子,还是刻意问:「敢问阁下哪位,又是哪一行商家?我们谈茶叶商,到底干你啥事?」

    一旁的陈餤身子颤抖,忙对冰心挤眉弄眼,认为冰心这话问得太失礼了。眼见对方如此惧怕的神情,冰心更加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只是想不透,青龙国皇子生辰早结束了好几日,好端端的朱雀国不回去,这南磷来这儿凑什麽热闹啊?一点也看不出这个王爷会喜欢听茶叶的买卖,怎麽想就怎麽怪。

    帘後的南磷依旧是那带笑口吻:「我嘛,好歹也算是个贸易官吧,陈老板是朱雀国子民,进贡於中或是批发到他国的茶叶都算归我管,冰总管,这样的回答可满意不?」

    作家的话:

    投票所终於有第二个孩子投票了!!!!好感动喔QAQ

    上次某糖匆匆订「投票加更文」的那规则就一直忘记说了~

    其实上回的角色编号表太乱了,这次某糖弄了个角色分类表(3楼处)

    希望大家有空或是顺手点进去~

    额外提醒,分类表上的角色都「不可能重复」喔!

    (不晓得这算不算剧透了XDDDDDDDDDD)

    总之,目前投票所总计2人喔~

    满10人加更一篇的鼓励(?)还在唷!欢迎来个顺手投票wwww

108-11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