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112-116


    ☆、112成交(上)

    废话,你是王爷,底下管是贸易还是外交官,当然只要你要求,就都归你管了,也亏你说得出这些话。

    忍住想吐槽的心情,冰心含笑点了点头:「如此,还麻烦官爷通融和关照了。我们当家近日对於『食衣住乐』有些腻了,索想玩起茶叶来,因为跟『食』有关,所以特地委派我来洽谈这案子。听闻朱雀国南边一大高山上的茶叶生长奇佳,陈家出产的金萱、翠玉、四季春和铁观音更是颇有佳誉,倘若趁鲜摘下泡一壶冷茶,那是香气浓郁,人间美味。因此……」说到这儿,冰心若有似无的看了眼陈餤,继续说:「当然,若这事稍有差池也不打紧,朱雀南方为高山大国,我们当家也不缺这麽一商。」

    换句话说,若是今日跟陈餤这商谈不成,他们在朱雀国也有其他可选择的,反正不是非陈餤他们家的不可,就算卖的茶再多有名气,他们总不是销量第一。

    「哎唷哎唷,冰总管这话可见外了呢,哪来会有这差池呢,哈哈哈。」陈餤赶忙乾笑说著,今天他真是有太多倒楣的际遇了,上午被召去驿馆,见了朱雀国王爷也就罢了,还因此事拖了些时间,迟到就罢,又因为王爷的要求,让他隐身在帘後,结果现在又被揭穿……

    哎!这事可真不好办,几乎都要把魅古当家给整个得罪了,一直犯他们禁忌、踩别人地雷啊。可又不能够拒绝王爷,到底他也是朱雀国人民啊……这事怎麽说就怎麽棘手。

    陈餤哀叹同时,又听闻南磷开口:「这事冰总管大可放心,我瞧陈老板的茶叶挺好,泡起茶来又鲜又香,你若投资这家,包准是个双方都有利益的好买卖。」

    眼见对方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手这商事,冰心也不再客气和给面子了,管对方是谁,又为什麽在这边,现在谈商就不能分心想那些。

    她思考一会,回道:「哦?此话怎说?南方茶叶大商,陈家可不算排行第一,我以为我该有更好的选择能帮助我们魅古当家做适宜的判断。」

    「这麽说,冰总管是不打算选陈老板的茶叶了?」南磷淡淡发问。

    可不是吗?冰心都说这麽直白了,她摆明生气,就是不要他们家了啊!陈餤欲哭无泪,他不是笨蛋,这层意思大抵都猜到了,怪就怪在南王爷何必多此一举的问呢,而且也问的这麽直接……

    冰心呵了一声,不觉唐突,只笑著回:「你说呢?」

    「我以为,你还是会选陈家的,不然你早该离去,也不至於在这儿和我聊这些了。」正当冰心要开口,南磷继续说:「况且,你们识得的,陈老板的茶叶是顶好,不然魅古当家也不会派你来见证了。这说明,他也挺中意的,不是吗?」

    嘶……这南磷真是好敏锐的心,一句话头头是道,且还这麽有自信。不过,他倒是所言不假。

    魅古老大的确欣赏陈老板的茶叶,他们只不过是没有个大商依靠,加上包装和宣传效果不妥,才落得中间名次,不然若有魅古老大和自己前世行销手法的相助,先别说拿排行第一,就是进前三都不是问题!

    可是……这家伙,居然犯了两天条了,而且谈商途中不知不觉反变成南磷在跟自己谈,还真没有丁点身为老板的气魄欸。算了,就只是茶商,好险魅古老大没让自己挑个「茶总管」出来,跟陈老板只是合作关系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陈老板真该庆幸的,今天换做是魅古老大,这两天条的事才不会这麽简单算呢。魅古老大欣赏是一回事,严苛也是另外一回事。

    冰心不动声色的喝茶,状似在考虑这事,但其实心中已有底了。此人此茶,还是该留。

    思绪百转间,南磷的声音又从帘後传出:「说来,起因也是我的心血来潮导致,要是坏了你们这桩买卖我良心也过意不去。不如这样吧,你们若采用陈老板的茶叶,我就让你们魅古产业进贡朱雀国的关税给打折,冰总管看如何?」

    冰心眼睛闪亮,低头喝著茶,心中则快速盘算。

    游走五国的陆商海商,谁不是都为关税苦恼的?尤其是在四国各自有王的时期,针对於他国商品的进入,更是严苛万分,就连魅古老大这样的名气大商,每年关税也是可观的,就好比拿那些银子去周旋、顾著这四国。

    作家的话:

    虽然不是多需要+必要~

    但偶尔还是为个小配角出声好了(?)XD

    是陈餤(ㄉㄢ`)喔XDD

    ☆、112成交(下)

    至於天地国,因为坐落五国中心,聚集来往的人士本就杂又乱,无王的严厉规范,贴近百姓的宰相臣子又不忍太要求这些,故关税是比较宽松的,省了贡品费这项支出,於所有商家来说,只有天地国算是个好做生意买卖的。

    如今听南王爷都说要打折了,那就是成了铁板上钉丁的事实,以後旗下的产业进入到朱雀国会是天大的好事,能省一笔大钱!

    冰心计算完毕,轻咳了一声:「敢问官爷打算折多少呢?」

    「晤,这个嘛,八折,你待如何?」诱惑的嗓音一出,冰心抬头对那帘子处,笑得开怀:「成交!」

    也不用再牵拖了,拿和收要适可而止的好,打折和谈商完毕已经是意料外的好事了,今天真幸运,成交了笔好买卖,回头定要跟魅古老大讨些值钱的东西犒赏自己,不过现在可还不能大意啊,不能被一时的喜悦给冲昏了头,白纸黑字,口说无凭。

    冰心瞧了眼陈老板,给了点眼色,後者也算机灵,马上会意,去後方桌子上拿了纸和笔。

    帘子後处有什麽东西冰心看不见,可是南磷却可从这特制的帘子前看清冰心他们的一举一动,他轻笑出声:「怎麽?是怕你动摇,还是怕我反悔?」

    冰心自然猜到他所问何事,忙笑道:「只有这两个选项吗?可惜偏偏都不是,商场交易本就要签字画押,这是保障双方权益的好事。」

    「呵,说得可好听。」南磷痞痞的声音传来,语音夹杂著不喜不怒的调调。可见这八折关税原先是不想用上的,是刚刚的意外。冰心想了想,也别让对方太亏好了,人家好歹是个王爷,面子上也得下得来。刚刚考量自我利益时,其实冰心也没管坐对面的到底什麽人、什麽身份,一时逾越了点。

    想起南王爷的兴趣,冰心提了个建议:「其实谈生意也就谈和气,双方有吃有拿,相互来往才会双赢双收。我想,我们一年进贡给朱雀国的布匹,再加个二十匹,如何?」

    南磷不再出声,冰心也耐著子等,秋恬坊的布匹一直都是皇贵族御用的货色,产量和花样品质也很有保证,这南磷若真爱这麽绣花织花的,倒是不会推托才对。

    冰心边这麽想时,也希望秋恬坊的总管简珍得知此事後,别杀了她啊,居然为了茶叶牺牲他们的布……

    呃,错了错了,一切都是为了往後的关税八折!嗯,就该这麽跟他和魅古老大说。

    良久,南磷低低的笑出声音了:「双收吗?冰总管果真好子,不贪拿,也不吝给,我很是喜欢。」

    前面还好,後面的音一落,冰心心脏差点慢跳一拍,他後头话的涵义包涵太多了,有人第一次见面就告白的吗?没吧?本没有吧?这麽说,他夸的应该是她的子,可是也别突然用这样的字眼啊,吓死人了。

    「我以为懂商的都该老奸巨猾,什麽东西都贪得想一口吞下,却不料冰总管的反应大出我所料,今日可真是开了眼界啊。」

    边这麽说时,忽然,他从帘旁步出。

    冰心瞪大眼看著那一身上好的火红丝绸衣袍,袖口和衣摆处尽是黑色蝴蝶的致绣刺,他领口微微开启,却又开得恰到好处,里头红色薄纱若隐若现,他不是大敞露肌,但那感的锁骨也不至让人装作什麽都没看见,脖颈处还带著个金边翠石圈,质地纯良,是块碧玉。

    腰边金线黑带子,把这纤细又隐约带著霸气的身版给衬托出美丽的极致,他居然把这身露骨的火红衣裳穿得如此妖孽……他果真是个妖孽啊,一段时间不见,更加妖孽。在冰心楞看著想这些时,一旁的陈老板已经过来,恭敬的递上纸笔,请冰心签字画押了。

    大手一挥,迅速签完後,南磷带笑来到冰心面前,轻弯下腰,签字在那茶几上的纸上,就在冰心名字的下方。弯腰那刻,这妖孽的长卷头发轻扫至冰心鼻间处,带有著淡淡地玫瑰香传来,让人忍不住的感到飘飘然……这厮供养头发的香皂也太高级了吧。

    冰心不动声色的往後挪,像是不想被他给影响。

    南磷注意到,只轻笑一声:「真是抱歉。」接著他把那顽皮的发丝给捉回来放置耳後处。侧脸一看,居然让冰心看得有些痴了,这家伙是故意露出感的惑人的样子吧?果真是妖孽、妖孽啊!

    作家的话:

    最近用GOOGLE的浏览器好难用喔′口`

    IE太慢,索下载了火狐

    希望能多少改善程式开启的慢速度……

    ☆、113挑战的发言(上)

    等待他签完名的时间彷佛十二个时辰这麽久,冰心也如坐针毡的等了这麽久,不过三个字、三张契约纸嘛,南磷爱字体端正就算了,随他去吧……正这麽想时,对方突然喊了她的名字:「冰心?」

    「啊?是!」赶紧回神,有些茫然的看著脸就近在咫尺的他,冰心感觉诡异,一切进展怎麽都这麽快了?而且还往奇怪的方向走了……

    斜眼瞄去,哪还有陈老板的存在呢?他就只留下那两张属於他们份的契约纸,就这麽离开了。离奇的是,居然在冰心发呆时离开,走得神不知鬼不觉……

    「怎了?我刚刚喊你都没反应。」南磷微笑说著,妖艳秀美的脸孔慢慢逼近冰心,此刻居然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他能够准确无误的叫出她名字,或许也是因为看了那签字关系罢。

    冰心也乾笑的继续後退,直到退无可退。她背後已是椅子扶手了,才回道:「我、我这不就不小心走神了一下嘛。」

    南磷嘴角弯起,笑道:「是麽,这麽说我刚刚的提议你也同意了?那就好。」说完,他起身就往房外方向步出。

    同意?同意啥?她这不就都没应吗?感觉似乎被人骗了,一向都是冰心拐人,哪轮得到她被人拐?

    岂有此理,冰心赶紧快步追上:「我、我说……南王爷,到底什麽提议,我刚没听清楚……」

    早在刚刚南磷亲笔写下自己名字时,冰心眼尖,注意到了他果然拿本名。既然本名都出来了,冰心又不是傻子,南是朱雀皇,磷是火字部,那就一定是朱雀国排行老二的烈焰王爷了。

    这种行商基本的识人概念若是都还没有,继续装作不知的喊他官爷官爷的,这不是存心找抽吗?没准人家还以为魅古老大手下的人才,个个无庸、不过尔尔呢。

    南磷停下,回头笑得一脸灿烂:「还算有眼力,其实那提议也没什麽,不过就为了今天达成一笔好差事,本王高兴,想邀你在百花楼一块用顿晚膳罢了。」

    用晚膳?只是单单吃个晚饭就好吗?

    冰心狐疑,看著一脸笑容满面、甚至笑得像个狐狸般狡诈的南磷,她有种说不出哪里奇怪的地方……或许,就是因为笑得太像狐狸才不对劲、才认为他全部都奇怪吧。冰心很是欠扁的想。

    但後来又转念想,公事商事,本来吃个饭用个餐,聊个天增进彼此关系什麽的,这事纯属正常。

    况且人家南王爷都开口了,自己要是不买帐,岂不是很不识抬举吗?

    或许,这也是对方亮出本名,让自己无法拒绝他的其一缘故吧?为公事而牺牲,魅古老大应该会体谅的,至於君诺姑娘那边,改天买个胭脂花粉啥啥啥的女人饰品送她,她应该会欢喜,不会太为难自己,为今天这事和自己过意不去的罢。

    当然,就算她真不是女人,至少也会装作很开心。冰心此刻非常不负责任的想。

    待心中一有结论,双方都能有个美好的交待後,冰心回神,很是乾脆的对南磷点头,开口道:「好!」

    然後招手,回头让一百花楼的小二帮忙跑腿至冬悸酒楼,禀报魅古老大今日不回去吃晚膳的这事,要他就甭等她了。小二拿了几个碎银子,自然乐颠颠的蹦跳走了。

    ---*--*--*---

    「本王……真喜欢看你吃东西的样子。」

    「噗!」冰心那一口汤水终是忍不下去,就这麽华丽给喷出来了。也难为她为了不波及桌上的丰盛菜肴,她硬是低头,喷在了自己那碗热汤里,避免了无谓的牺牲残杀。

    好一个感人肺腑的大无畏牺牲啊,因为你的牺牲,成全了一盘桌菜免於被倒掉的命运,之後我会让人表扬你的……就在厨馀桶。低头看著那可怜、估计喝不成的汤碗,冰心没心没肺的想。

    哀悼完毕,冰心抬头,边咳边看著南磷问:「咳、咳咳!你、你到底在说些什麽东西……」

    不,应该是冰心她刚刚究竟听到了些什麽!原本饭菜吃得好端端的,喝汤时,对方居然迸出那样一句话,真是莫名其妙!

    「讨厌啦,王爷是开玩笑的,大人您较真什麽呢~~~」轻轻柔柔的娇嫩嗓音从旁传出,君诺姑娘就坐在冰心右边,拿出水兰白花帕,轻把冰心唇边的汤汁给擦去。

    「本王,可从不说笑的。」南磷则眯起眼,微微对著君诺姑娘这麽说,他就坐在冰心的正对面,笑得一脸从容不迫、怡然自在。

    作家的话:

    呼~鲜网当了一天终於能进来了~~~

    昨天补更到冒天去了。(以後系统当掉都会先以冒天为主′ˇ`)

    ☆、113挑战的发言(下)

    这哪还是个肇事的罪魁祸首的样子啊!!!!没好气的瞪了眼南磷,冰心刚刚差点真被呛死,好在最後是喷出,虽然难堪了点、伤雅了点,但总比被莫名其妙呛死的好!

    这厮……突然的,到底玩哪招啊?

    真要说起来,已是半个时辰的事了,自打发魅古老大和君诺姑娘後,他们来到三楼的用餐厢房去,却见君诺姑娘好好的待在里头,还一副颇为贤慧的布菜,看到两人,亲腻热情的招呼他们快快入座。

    兴许是两人的单独吃饭没了,南磷的脸色说好看也不是,难看也不是,只是眯起眼,似笑非笑的坐落於冰心对面处。而君诺姑娘倚在冰心旁边,满口一个「王爷~~~」和「大人~~~」帮忙添菜弄饭的,让冰心这顿吃得也不怎麽安稳。

    一开始这南磷其实想屏退君诺姑娘的,可是後者一脸委屈和不依的看著冰心,说明明是冰心先约好和她一起的,结果谈个案子,下午拖完都成傍晚了,君诺姑娘耍起小女人子,坚决说不管就是不管,就是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接著又说自己很会夹菜布菜,定能服侍好两位主子的,於是硬要挤来一块儿吃。

    冰心被这两人看得发毛,最终心里认为有愧於君诺姑娘,便僵硬的点头了,南磷眼看如此,也只能皱了下眉,不多说了。

    於是有了这诡异组合的三人饭餐。

    「嗯?喜欢大人?这麽说王爷是有意想让大人成为……」君诺姑娘不知是刻意还是真无心,居然问出这麽敏感的东西,可怜冰心的,好不容易才缓和了心情,现下又被搞得紧张。

    不会吧,南王爷色遍天下的名声可不小,玩到谁家姑娘身上不好,怎麽偏偏找著了貌不全的自己?而且还为这麽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

    什麽叫做「喜欢看你吃东西」?难不成为了这个「喜欢看」,他就想把冰心弄到王府,成天看她吃东西吗?这一定疯了!这世界一定乱了!这厮的心灵一定扭曲败坏了!

    存心想让冰心发福的吗!!!!

    君诺姑娘也真是的,问这什麽问题,本投直球了啊,要是对方不闪,直接怎麽办?也替冰心考量一下後果啊!!!!

    「如果我说……是呢?」南磷笑得邪恶,回著君诺姑娘的话,却是对著冰心说。

    冰心被看得毛骨悚然,咬著筷子,很是无法消化这样的原因。

    看啦看啦,对方接球了啦!君诺姑娘都是你……埋怨同时,不知何时闪到冰心对面、南磷旁边的君诺姑娘,只是亲腻的挽著他的手,柔柔的娇喊一句:「讨厌啦王爷,您是想让奴家疼心吗?奴家就在大人身边,可您却只光顾著看大人,难道,奴家不够格入您的眼麽?」

    冰心楞了,看著她挽著南磷的手,这家伙应该也碰触到了那又软又丰满的酥……多火热的场景啊,两女触碰到还没啥感觉,可现在眼看一男一女的黏腻在一起,还真是有股说不出来的……煽情。

    冰心脸微微发烫,低下头,依旧咬著筷子,装作什麽也没看见。

    所以她没见到南磷眸中对君诺姑娘一闪而过的厌腻,他轻挑得抬起她的下颚,在君诺姑娘一脸娇羞的春色眸里,轻吐声音:「我对你这型的,没兴趣……一丁点都无。」

    这种打击人的话,照理说该是个想贴身讨好男人的女子听到,都该觉难堪、觉得受到污辱、觉得难过伤心的,甚至讪讪然的松手,或是失魂落魄的离去的。

    可这君诺姑娘却嘴角上弯,一点难过都没有,她反把南磷的手臂给缠得紧紧的,笑得一脸妖艳:「奴家……就爱听这种挑战的发言,真让人热血沸腾。」

    南磷楞了,冰心抬头一看,也痴了。

    今日……居然被冰心见识到了这君诺姑娘不服输的挑战格的一面,该说吃惊,还是……匪夷所思呢?如果君诺姑娘是个男人,这是多麽堂堂正正、富有勇气与斗志的一句话啊!

    可今日君诺姑娘该突的突、该凹的凹,她这麽媚、又这麽勇於追求有钱有权的王爷……

    冰心猛力给了自己一巴掌,她今早真是白痴,怎麽会把这样如此刚强烈又柔软适中的女子给当作男人看待呢?而且还是那恶男!这真是对君诺姑娘太失礼了!实在太不敬了!

    作家的话:

    这两天一直登不进来~

    真可恶,我的4月日更纪录被毁了~(虽然有补在冒天网站啦)

    不过还真是……让人郁闷欸XD

    鲜网也太不给力了吧Orz

    没办法,4/12那篇我补更在今天的16点吧。

    (从昨天开始我要补更就一直没办法,系统跑什麽资料不符合,叫我重来……)

    真讨厌

    再不让我好好更,第四卷就真的全搬到冒天了啦,郁闷欸。

    ☆、114真情(上)

    君诺姑娘有著比一般女人的成熟自信,想追的就追,该追的就追!以前见到冰心时,或许只认为这是一条很好上钩的大鱼,但今日见到比冰心高出好几阶级的王爷,更是马上攀附上去……综合结果来说,这才是一个见钱眼开、势利眼的女子啊!

    千真万确错不了!不然凭著美色的勾搭,就算天地王朝再怎麽别平等、再怎麽开放好了,有哪个男人会甘愿这麽做呢?

    怎麽想都不可能啊!本不可能嘛!

    「大人!我的好大人~~~哎呀您这是怎麽了?」赏了自己一巴掌的冰心还在自我解读君诺姑娘的言行举止时,只见对方又绕过南磷,轻轻巧巧来的到她旁边,捧起她的脸就是一阵细看。

    南磷也不懂冰心怎麽突然发作,问道:「怎了?想到何事如此自责?」

    冰心瞧见两人分离,赶忙从自己的YY世界回神,忙抹了下脸,痛感还在,她真是有够被虐的……好在这一打算是给君诺姑娘澄清了,也不算冤,她苦哈哈笑著:「没、没事,就有一点误会直至今日才看清,该打、只是自己该打而已,你们别在意、继续、尽管继续……」

    到底要继续什麽啊?南磷和君诺姑娘听完微楞,头上一滴冷汗居然不约而同的落下。

    不过下秒君诺姑娘也不理这事了,忙朝外喊著:「梅儿、梅儿!快拿些药酒和棉布来。」

    看来是要帮冰心处理这巴掌印的。

    刚刚冰心只管惊愕和气愤自己的过错,有武的手劲都忘了收起,脸上一五指红印,让君诺姑娘看了好一阵心疼:「哎,打得这麽用力,女人家的脸可怎麽著……」

    瞧她这麽说,冰心很想开口:无事,不过是个面具,真的脸还好好的呢,日後嫁出绝不是问题……

    「也不对,大不了我不嫁就是了,我等著娶呢。」冰心喃喃念出,在场两人都听到了,君诺姑娘一愣,呵呵笑:「也是,大人事业有成,怎能委屈做他人妻呢?就是做某国国主的妃子……也是牺牲了大人的才华,委屈了大人。」

    这话怎麽听就怎麽有猫腻。尤其到最後一句,似乎不是随意说说,反而针对某人似的……国主的妃子都委屈了,那王爷的夫人或小妾不就……冰心汗珠滴落,抬眼看,果然南磷一脸黑得跟木炭一样。

    「哦?本王在那日青龙皇子大宴上,可听说……冰总管已是魅古当家的妻子了。」他拿起摺扇,若有似无的说,眼神锐利的盯著冰心头上那金色翠玉宝石钗。

    这是之前魅古老大帮自己钗上的,因为钗著好看,怀二哥、翠晨翠曦也说过好看,所以每天一早就这麽戴著出门了,不管公事私事都戴著,而且冰心还隐约发现,每戴著这东西出现在魅古老大面前,对方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果然是男人的一种独占欲表现啊,面子果然很重要。

    冰心可不想让烦心的魅古老大心情不美丽欸,於是也就这麽戴著了,兴许这假夫妻玩得熟了,就算不用戴白纱,已经有这易容面具了,她还是每天盘这妇人发髻处处跑呢。

    君诺姑娘身子一愣,视线扫过那金色翠玉宝石钗,她眼色微冷,咬著唇,似乎想说些什麽却又开不了口。她隐约知道冰心和魅古老大是假夫妻,不然,有哪个暖被的暖到自己妻子床上的?就算暖的对象同是女人也一样。

    可是,这王爷不知道。

    那麽这件事当著王爷面前说出,是行,还是不行?脑筋一向动极快的君诺姑娘,碰到这种事却也沈默不语了。

    这冰心也犹豫和挣扎了,她刚不小心说出想娶不想嫁的大话,可自己在大家面前却早已被贴上了「魅古老大之妻」的标签了……所以刚说那话,不就是自打嘴巴嘛!怎麽这样啊……

    察觉冰心苦恼,善解人意和聪明伶俐的君诺姑娘也大致猜出了冰心想法,决定顺著话说。

    只见她轻笑一声:「可不是吗?大人这年纪就爱说些天真话,都嫁了人,还怎麽娶呢……」边说,梅儿刚好适时的端著一盘东西凑上来,抬手递了一碗药酒给君诺姑娘。

    君诺姑娘扫了眼棉布,直认为太不够细,略过它,拿出了自己另外一张的致粉色绣帕,看也不看那绣图,就往药酒沾了些,轻抚在冰心脸上。

    碰触的那瞬间,冰心感觉到脸上一股冰凉,她闭起眼睛,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触。

    作家的话:

    来补4/12 「应更为更」 的那篇罗。

    (鲜网系统当掉无法存草稿的那天~)

    ☆、114真情(下)

    南磷的视线却被君诺姑娘的背影给遮住了,看不见冰心,也看不见其他什麽,听这对话断在这里,他神色看不出喜还是怒,只冷笑一声:「哼,不过就是个商贾之流的妻子麽,本王若真想要个什麽东西,还没有人敢说声不!」

    说完,不管众人神情,餐吃著一半也不吃了,一甩衣袖离去。

    怪怪,这厮怎麽老这麽容易动怒……偏偏怒的点还不知道在哪里,本和盼月谷的时候没两样嘛,还以为这半年他多少有些进步的说。

    冰心张眼,皱眉望著南磷决绝而去的背影,正这麽想时,突然间视线被君诺姑娘的豔脸给挡住,她认真的对她说:「别看他,要看,看看我就好。」

    声音没有那种娇音,似乎第一次见著了她这麽认真的样子,冰心还有些未回神,就见她小心翼翼的用那冰凉药酒继续擦在自己脸上,严肃的神情正看著那半面脸颊,居然惹得冰心对这不同往常一面的君诺姑娘些许好奇,忍不住照著她的意思,多看了她这麽几眼。

    君诺姑娘注意到视线,微一抬眼,果然与冰心正对上了。时光流转间,两人竟毫不避开,就这麽四目相对,好似连眨眼都是种奢侈。

    古怪的心情渐渐浮上来,这样「热情相视」的感受……冰心开口想说些什麽时,外头已有百花楼小二的声音传来:「冰大人、冰大人!」

    冰心下意识轻推君诺姑娘,起身回道:「什麽事?」

    「魅古当家传话,要你少吃点,他还等你回来吃晚饭呢。」瞧见厢房内哪里还有南王爷呢?小二鼻子灵,闻到了酒味,马上哎唷哎唷的开口:「啊,魅古老大还说,您千万不能得意忘形就吃酒的呀!完了完了,这下被魅古当家知道,定是要怪我跑太慢、晚通知,定扒了我一层皮,哎唷我的祖宗啊……」

    看见小二的悲屈呐喊,冰心不由得笑出声,越看这家伙就越和桂严的子相像,难道全天下不管酒楼还是花楼的小二子都这麽逗吗?还是说,其实桂严有个失散多年的兄弟呢?瞧这两人的格和拍子,本同步嘛。

    「讨厌~~~大人要嘛就在房里嘛,怎可以在外人面前推倒人家呢~~~」听见底下的娇音,冰心往下一看,君诺姑娘果然神情大为哀怨的大字型躺在塌子上。

    冰心笑骂道:「得了你,我只轻轻推一下,别说这麽让人伤脑筋的。」

    「嗯?大人会为奴家伤脑筋的吗?」君诺姑娘爬了起来,慢条斯理的拍拍衣袖,娇笑问道。

    「有,只要你老实点,要我帮你从中和南王爷牵线也不是不可能。」自从刚刚的巴掌事件过去後,冰心也清醒了,撇开这黏人的橡皮糖,若是和君诺姑娘作成个朋友或闺蜜,也是不错的选择,她喜欢美人,更喜欢美人这骠悍的子,这友,真该结的!

    冰心这麽晚才发现君诺姑娘这一面,浪费了好些天时间,还对她左躲右闪的……想来真是扼腕啊,只怪冰心识人不清,居然眼瞎了,没发现君诺姑娘藏的这麽深处的真情!

    君诺姑娘一听,额边细汗沁出,但豔脸依旧:「牵线?不必了,那家伙跩的跟什麽似的,要我瞧,我还看不上眼呢。」

    果然,这就是自傲自骄的君诺姑娘!她眼中铁打的好姊妹!冰心只当是她的逞强话,忙拉起她的手并握紧,频频点头道:「也是,他王府这麽多小妾,配姊姊你还真糟蹋了,能跟姊姊这般匹配的,就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英勇男儿!」

    瞧见冰心的热络,君诺姑娘一时茫然,看著冰心自己主动握起的手,和口里说的那些话……尤其是轻轻的「姊姊」这麽一句,就让君诺姑娘背脊发凉,心里百感交集了。

    她忙乾笑道:「讨厌,大人您怎麽这麽突然,瞧这话,把我叫得多老似的……话说那魅古当家还等您回去呢,药酒味道没多浓,若真问起,简单解释一下就好……您,还是快快回去吧。」

    这是第一次,君诺姑娘催冰心快点回去,以往她总任的说「不要不要走」,要不就是含泪相送、都是千叮咛万嘱咐後才肯放一脸已笑得僵硬、维持面上笑容快要断气的冰心离去的,但是这一次……果然是因为君诺姑娘发现了冰心知道自己的真面目的因故吗!

    这麽一想,所有的事情都显得合情合理,冰心忙绽放出笑容:「嗯,姊姊不喜欢被叫老,那就不叫了,小君诺,你好好保重,下回我再来看你!」

    作家的话:

    更文更文罗~

    话说,最近某糖回顾之前发的文时

    发现一堆奇怪(?)的错字……

    可耻的是,某糖实在没有馀力一一更改+重新检查

    只能匆匆纪录在自己小簿子里,等来日……有空閒一天时,一鼓作气再更罢!(握拳)

    投票所有空閒的宝贝快快投票吧~

    顺代一提,冰心的初夜对象我是以此角色人气为参考的唷。(????)

    ☆、115不需要知道(上)

    冰心说完,还珍重的拍了拍君诺姑娘的手背,挥手说再见了。

    君诺姑娘尴尬的挥挥手,就见冰心开心的跟著小二下楼离开了百花楼。

    良久,君诺姑娘还在茫然中。

    呃,似乎有什麽误会被间接造成了……想起冰心口中喊的那声「小君诺」,君诺姑娘脸色僵硬,顿时往旁软软发倒。

    「哎呀!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了……」一旁的梅儿见状,吓著了,赶紧上前搀扶。

    ---*--*--*---

    晚间吃饭,罪魁祸首冰心跟魅古老大说起这件事时,魅古老大自然开心不得了。

    「不错,用小小地损失造就双赢的局面,这次派你去可真派对了。」魅古老大开心,帮冰心多夹了几块,以往都让她多吃点青菜、均衡身体的,可今日却有意让冰心放纵这一回。

    冰心也很欢喜,老实说刚刚那顿饭吃得还挺难受的,前面一个一直盯著她吃,旁边又一个无微不至的夹菜夹的,那顿饭怎麽说也很不安稳,还是现在暇逸、自在多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好险冰心有「变音」,不然被这听力好的南磷听见,不认得她是紫才怪!毕竟她都认得出他的声音了。

    说到这儿,都要感谢那百宝箱里头的东西呢,这次靠的是神明的小玩意儿「灵花」,花瓣有十二片,每搭水吃一片,就可以拥有听到的第一个人出口的声音,不过功效就一个月而已,这是最令人扼腕的。

    冰心这声音就是用了那天皇子大辰,前往青龙王时听到的一官妇人家的声音,想来他们都是自认为这时代的高尚名流,并不会贸然在外抛头露面的,若有心人士真要查找这声音来源,也定是需要一番苦力,正好借了一把声音给冰心。

    也难为那天怀生会这麽怀疑冰心了,毕竟这细细诺诺的声音,可没有冰心一如往常的爽快风格呀。虽然声音好听,可还是自己的声音要亲切的多,若非迫不得已,冰心也只敢在这五月里,在魅古老大一人的面前恢复原来声音,连夜间跟君诺姑娘睡觉时,都是用变音呢。

    後面吱吱喳喳的冰心又开聊了一些,魅古老大心情大好,也多跟冰心说话,好比说今天的事,就有些不对劲。平常没人敢闹事的春璎院,偏偏就有人来闹场,且对方恶霸流氓,後台还硬著,官府管不了,眉嬷嬷动不了,只好让魅古老大亲自跑一趟青遥城去处理。

    本来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不该劳烦远在他处的魅古老大的,可据说带头惹事的後台,却是一个不知哪国哪处的王爷。

    冰心一听此,呛了一口茶。

    魅古老大忙安抚道:「没事,也都没事,我赶去後就什麽都没事了。听眉嬷嬷说,他们那帮人在听闻我要赶到时,就自觉的溜之大吉了。」

    冰心低下头思考:「他们的风声……怎麽可能这麽迅速?这中间是不是有蹊翘?」

    魅古老大微微一笑:「我也这麽想,可惜人都跑没影了,抓不到半个。而且眉嬷嬷还说,之前春璎院的确闹过个他国的王妃退我们人的事件,统合你今天发生的,这种巧合也太巧了,我是绝不信的。」

    「他国?到底哪一国?」

    魅古老大轻吐:「朱雀。」

    冰心吞了一口水,再问:「哪个王爷?」

    「烈焰王爷。」

    冰心沈默不语了。果然没错,跟自己料想的一样。

    事实都显摆著了,还能怎麽著?彷佛背後有个庞大的压迫正步步逼向他们,瞧见魅古老大只是在解答完毕後,悠哉的拿起酒杯浅嚐,冰心不懂的发问:「既然是虎,怎麽你还要跳呢?而且刚刚还这麽开心。这摆明就是有人设计的嘛,或许上回退小妾是单纯的意外,但包涵今天陈老板迟到,朱雀国南王爷莫名其妙的心血来潮……」

    「呵,冰心,你天不怕地不怕,是为了什麽?」魅古老大笑笑反问。

    冰心不用多想,马上接口:「当然是因为天塌下来,还有你顶著啊。」

    一年前,就是他让她全心全意的相信著他的,他说,他会制造一个天地,会为她制造个容身所,让她再也不用惧怕……

    「那麽,我不怕了,你还担心什麽呢?你不觉得,这事难度越高,越有挑战价值吗?」

    冰心三条黑线降下,这魅古老大也是好勇斗狠的,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也是,从小玩著商场势力长大的他,若没经过大风大浪,怎麽造就今天黑吃黑的局面呢,要冰心相信他是诚信的良心善人那还真困难。也好在魅古老大站自己这边的,不然还真是一个狠角色。

    作家的话:

    似乎,每个想伴在冰心身边的男人~

    都是不畏惧挑战+想克服万难的类型(????)

    至少魅古老大就是标准的。

    当然,他也是那种会带著闹的′ˇ`+

    ☆、115不需要知道(下)

    只是,玩玩就算了,可不要玩太大,小心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万一翻盘不回来,才是真完蛋。

    瞧见冰心眸中的担忧,魅古老大神情柔和的看著冰心,笑道:「放心,我做事比你还有分寸,已经著手让逍遥馆的人查了,尽管耐心等消息就行。如今我等待二十二年的岁月,终於等到了你,自会为你排除万难,扫除所有挡在你我面前的障碍,包括那些对你虎视眈眈的竞争者……」

    冰心一脸困惑,想开口提问时,魅古老大却摊手,笑了笑:「天色也不早了,翠晨翠曦,差不多安排冰心就寝了。」

    这逐客令非常明显,冰心皱眉,不满的抗议:「什麽嘛,我都还没听清楚你说的话呢,居然赶我上床睡觉。」

    魅古老大哈哈一笑:「我是怕你今天太累。」

    冰心无言的瞪著魅古老大,後者完全不予理会。

    撇撇嘴,冰心知道就算继续待在这里,魅古老大也不会再多说些什麽的,他就是这样的男人,所有坏水都在他腹中,偶尔会说出来分享,但更多的,却是一直往内积压,老是这样、老是这样……

    鼓起脸,冰心不高兴的说:「我饭後要吃葡萄!等等让人送至我房间。」接著她起身,愤愤离开桌子,跟翠晨翠曦上楼回房了。

    魅古老大点点头,忙让身边其他护卫去跟楼下小二说,他们一向都在冬悸酒楼的六楼吃饭。

    「主子,刚刚冰小姐的脸色……真不太好。您……」一旁的护卫逤,现身於魅古老大身後,他小心翼翼的提醒著。

    魅古老大收起了那只有在面对冰心时才有的笑容,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她动怒了。想到终於查到的另外竞争者的下落,一不小心就高兴忘形,说的太多了……」

    只因为不愿意告知的事,也太多了。

    逤有些迟疑的开口:「主子……我不懂,既然冰小姐早知道自己身处於这场游戏,为何您不跟她直接明说呢?」说您们两个其实同在一艘船上,该是相互扶持,而不是互相猜忌。

    「呵,明说?我要对她明说什麽呢?把事全说了,让她心中对我博得一丝好感?逤,这一年你跟在我们的身边,也定看了冰心许多面,可你又如何确定哪一面是她呢?你认为,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了,她会选择也把事情都跟你说吗?」

    不等逤回话,魅古老大站起身,看著窗边街下的灯火人群,冷笑说著:「不,她不会,你不够了解她。她连第一张纸条都小心的藏了起来,至今仍没让我找著,连无端跑去盼月谷的事也闭得紧紧的,半个字都没提。尤其那百宝箱的事,还是我亲自撬开老李的嘴才知道这事的。为了不错怪冰心,我特地让人去乡下,找出那些当天和她出差回归的伙计,才证实出来这事情……」

    逤想说话,可魅古老大似乎有感而发,他继续说。

    「她不会告诉我的,因为她还在抉择,她这世也有属於自己的天命和任务,同时,她也还在找寻那下来的另外两神……以及中途闯入进来的那些家伙,她命理的归宿不是只有我,就算现在还认不出我……也无妨!我是不会放手的!」握紧窗槛,魅古老大笃定说著。

    逤低著头,到嘴边的话通通消失於空。他静静直立在魅古老大後方,看著那孤傲的背影。

    「她是游戏的胜利品,是我们每个下来这块黄土大陆的神只都想得到的胜利品,只要谁得到她的芳心,就是游戏的胜利者,这是不变的最终规则!我只要在这段时间跟她培养感情,玩这小家家,让她最後选择我就行了。除此以外,其他的事、所有的事,她没必要、也不需要知道。」

    「主子您……就这麽相信她是虚幻女神的转世吗?如果从头到尾都只是个误会呢?或许……」逤犹豫再三,终是鼓起勇气问了这个一直想不透的问题。为什麽主子会这麽执著於冰心,甚至认定她就是虚幻女神呢?他不懂,完全不懂。

    就只凭那张纸条吗……

    话未完,魅古老大回头,如鹰眼般凶狠的视线落在逤身上,逤察觉,马上跪下并开口道:「奴才失言,望请恕罪!」

    魅古老大的不悦完全展现,他眯起眼,冷声道:「你听好,就算你是我身旁最亲近的人,这话要是再出口,我也留不得你了。」

    作家的话:

    说实话,魅古老大人气太低了~

    不晓得这篇过後,下一个淘汰出局的男角会不会就是他了……(汗颜)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擦泪)

    ☆、116八年仇(上)

    「是。」逤依然跪著、他低著头,恭敬的回。心里颇万分後悔刚刚的失言。

    魅古老大则静静把视线给转回底下大街上,他喃喃开口:「我谁都不信,就只相信……属於我的这纸条。」

    纸条上说是,那就是,他是如此坚信不移。没有人会怀疑前世的自己,既然写了这纸条,那就是一定。没有人会怀疑,也不该拿这种事怀疑。

    冰心很气,洗澡完毕,半盘葡萄也吃完了,坐在床上,冰心还在郁闷气著。为魅古老大什麽事都不愿多说的子而气、为就算久待现场,也套不出魅古老大什麽话的事而气。他老是要求把自己的事都说了,却从不对她提起他自己的事。

    在防著她吗?城府真这麽深吗?要触碰到他居然是这麽难的吗……

    每一次,看著他对自己露出的微笑,就彷佛有一种无形的重力压上来,这不是第一、第二次了,当初承诺好给她温暖的港湾,也替她挡下所有她惧怕、不愿的事……他应了她的要求,让她待在身边左右,她也不负他的期望,努力的爬到今天「食总管」这个位置。

    可是,仅仅只是这样的位置,她却感觉不到他与她的距离,彷佛很远、还是很远……一直都很远!

    大家都说,魅古老大对她这食总管万般的好,说魅古老大对她是最特别的,是旁人都没有的待遇……说、说、说!都只是他们在说!

    可冰心实际感觉到的,本就不是这麽回事啊!

    他对她好,她明白,但那只是……似乎只是……一种变相的负担。

    对,那就像枷锁,铐在她身上的沈重枷锁!他宠她、疼她,把她当做最好的员工对待、最值得花尽心思和脑力去得到的最好员工!

    但那样的情感却建筑在利益上,是否也是不实的呢?换个说法了话,她就像是被他给养在温室的花朵,没有可扎人防身的刺,又或是被拔去了所有尖锐的指甲和强壮的獠牙,那这样,最後是不是连她的菱角都会被磨平了呢?

    然後自以为自在的活著,什麽都不知道、傻傻的活在这个……牢笼里吗?小小一片的天地,居然以为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吗?多狭义的解释啊。

    呵,真可笑,这样温暖的港湾、所有人想得到的东西、想坐在魅古老大左右手的位置,现在,居然被她比喻成牢笼啊……那她,不就是一个不能够翱翔展翅、放歌高喉的小黄莺了吗?

    小黄莺……

    真好笑的比喻……好笑的比喻……哎。

    冰心想笑却笑不出来,彻底郁闷了。

    她拿枕头闷著自己脸,脑海中,魅古老大的眼眸总是闪烁著东西,而那些东西彷佛化成实体,重重压在了她的身上。那该是她无法回应、或是回应不来的东西……多麽可怕啊,天不怕地不怕,因为会有他撑著,但是,若照现在这样看来,或许她最怕的就是魅古老大啊。

    想来真讽刺。

    ---*--*--*---

    一天的日子又过去了,魅古老大派了车马去护送宋晶晶,那天冰心特意早起,准备了点路上吃的东西给她,说了些关心的体面话,要她路上好好照顾自己。

    呵,明明他们相处不过才短短这两天呀,或许不过是面上的做做样子吧。冰心不以为然的想。

    只见宋晶晶收到这些零食小物时,很是开心,再三和冰心道别,说些保重的话。她言词中总有些感伤,甚至出现了「能够认识你真是太好了」这类彷佛在做最後诀别的话……冰心虽有疑惑,但总归认为是因为宋晶晶身上带著西昂琴,连未来的路都看不清楚的关系吧,因此也是苦笑回应。

    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这两天,已是最後的帮忙了,算是报答她给她看见西昂琴的回礼了,剩下的,如魅古老大说的,再不能给了。

    很多时候,越多的同情就是把自己给逼死的。

    其实在早上之时,冰心就曾单独把宋晶晶给约出来了,他们就在马车外处,屏除了那些一旁的护卫跟车夫。

    「西昂琴……若是愔愔、我说那琴师美人,他若真要了话……你会给他吗?」犹疑再三,冰心还是开口询问。

    宋晶晶思索了一会,说道:「如果他要了话,我就给。」

    听到此,冰心忍不住的回:「可你明知道那是西昂琴国宝……你想借刀杀人?」

    宋晶晶微楞,她原先以为冰心对西昂琴特别不舍,是因为她也想要,也对琴和国宝这类的稀奇玩意感到兴趣,或是有强烈的占有欲。因为那天巷子口,冰心瞧著西昂琴的样子就像是看著世上最美味的食物,都差点扑上来,彷佛要生吞活剥了。

    作家的话:

    最近某糖测试(?)後发现

    每次更文时,火狐的浏览器都不让我更Orz

    (难道我之前真错怪了鲜小受????)

    也不晓得他傲娇什麽,连试了三篇只有一篇让我中……

    可是GOOLG的浏览器又很常当+出问题(我都快要把他砍掉重练了)

    实在好天人交战喔,那A案内啦……囧死。

    ☆、116八年仇(下)

    可最後很奇怪的,不如自己所预想的那样,这冰心居然只是单看这麽一眼就掉头离去……以为是个古怪的女子,但到了现在,宋晶晶不由得猜想,冰心莫不是那天逞强,其实她也挂意在心底的?只是碍於西昂琴背後的那些麻烦东西?

    但如果真这样,为何现在却跟她提到琴师美人和那句「借刀杀人」?

    宋晶晶依旧不解,打量著冰心。後者发现这目光,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你想为了那无聊的武林名誉,间接杀了愔愔?他这麽柔弱,又不会武,禁不起白虎国这样满国满城的追杀的。」

    他又不是拓,还有冷影阁在背後撑腰,愔愔若真拿到此琴,躲的了吗?逃得了吗?

    不知为何,明明愔愔连要不要拿琴都没定案,可冰心就是一股直觉,认为愔愔一定会拿。想起他弹琴时的优美样子,想起他专心的在琴谱上写曲,想起他在盼月谷时从容调弦的样子……愔愔会拿!定会拿这个烫手山芋!

    无聊的武林名誉?这和宋晶晶脑海中想的反差真的颇大。

    大到听完冰心这番话,她忍不住轻笑了出声。边笑边开口道:「我当什麽事呢?冰姑娘,你怎麽就这麽在意他呢?」

    废话!人家或许是虚幻女神的转世,不在意他,冰心还能怎麽著?

    忍著这些话不出,冰心乾笑:「因为我和他也、也总算是个朋友,有些渊源、有些认识……」说到认识,也不过就只有那短短地一个月,但却是一起闯入盼月谷机关的生死夥伴……

    人都说生死在前,很多事情都变得不值了,所有的过往也不再那麽重要,只有那一瞬间死里逃生的震撼,才能够加深对彼此的情谊与印象……这句话忘了是谁说的,但还真有这麽点道理。这麽点而已。

    何况,愔愔还是第一个允诺说要嫁给她的男人,就算是同情,但能得这样的美人首肯、这样绝色的青睐,冰心还是得意的。

    宋晶晶听完,笑脸一僵:「如果真这样了话,那只能对不起冰姑娘了。若是琴师美人要拿这琴,你知道的,我是不会拒绝。我只要结果,只要能够进得了空乐山,一报我这八年之仇,其他什麽事情我都不管了……」

    冰心一愣,八年仇,莫不是江湖老套戏码,血亲至爱什麽的被那大魔头给斩了吗?所以才不计任何代价,隐忍吞身,为的就是想报仇?想月花为了个女儿莫名引退江湖八年,八年前的宋晶晶不过也才几岁,要报仇不只找不到机会,更是难上加难。

    但现在月花带著大女儿终於重出江湖,还召开天下办了场邪道之宴……这说不定就是宋晶晶苦吞八年的最後一次机会了。或许如此,她也什麽都不管不顾了。

    如果真这样……那还真不行了。

    劝不过了,愔愔,已经帮你到此了,无能为力了,你若真要拿,就拿罢……

    边想著,冰心还是在最後做了点挣扎,她快步进去屋内拿纸拿笔,匆匆写了一封信,属名要给愔愔,由宋晶晶代为转交。

    「可不许偷看喔。」冰心闷闷说,劝不过,只好用最後这一方式了。

    宋晶晶微楞,恐是不解冰心这样的态度,若只是「也算是个朋友」,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随即,接受到冰心目光,她赶忙伸手保证:「嗯,我定交给他。」

    冰心点点头,宋晶晶转身,入了马车之後想想又觉得该表示些什麽,掀起帘子,她对下头的冰心道:「放心吧,若他真不要这琴,我也不会强迫他收下,我会还给白虎国的……亲自还。」

    冰心一愣,宋晶晶却不再废话,进了马车内就再也没出来了。车夫和旁边护卫眼看天色差不多,对冰心恭敬地提醒了下时间,只见她楞楞点头,一夥人得到许可後,马车就这麽越走越远了。

    那时,宋晶晶说,会还给白虎国的时候,她的神情是片忧伤,可见她原先盗琴也是迫不得已的,她并不想这麽做的。

    哎,命运这种东西真的很讨厌,真是扯不断剪不断的千丝万结啊,一提到人命、那些恨啊仇啊什麽的,就成了无法跨越的门槛了。不论是谁,每个人都跨不过啊。

    可怕的执念,将近崩毁的执著。

    作家的话:

    最近某糖喉咙好痛……

    全身又痒又痛(抓的)

    什麽天气啊,这时节我过敏了吗……Orz

    还是虫子的作祟?

    决定了,今天要痛快整理好床铺!

112-11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