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117-121


    ☆、117冬莘香料店(上)

    话说,魅古老大真是太忙了,大早起的又跑去外头办事了,居然连面都见不著。虽然知道他一向公事为重,但冰心直觉认为他就是在躲她,似乎为了昨天那场饭的不愉快。

    哎,其实啊,冰心也不是这麽小心眼、孩子气的呀。而且照理说,应该是他们立场调换,他才该担心她有没有气消的呢。

    咬著筷子,思索到这儿,正在一楼餐区品嚐冬悸酒楼招牌菜的冰心,猛然听到一喊著她名字的声音。且这声音还不怎麽陌生,似乎昨天前才听见……

    「真巧,冰总管也在这儿用餐?」南磷缓步走来,身後连个侍卫都没带,这王爷对自己武功还真放心啊,明明他上回和今天,都没带那南方妖剑的……

    冰心抬头,乾笑著招呼:「是啊,外边的饭馆实在吃不满意,还是自己家的好。」

    一般冰心和魅古老大用餐在六楼,至於今天为何会在一楼吃,不过是冰心想趁机看看冬悸酒楼的营运状况而已,二楼以上都是厢房,都是中上阶级的富裕人家才吃得起的,这些天来处处往外跑,冰心想,偶尔也该看看自家产业对普通百姓的招呼,看教育方针是否有失偏颇或是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才特选一楼吃的。

    只是没想到这南王爷,都这种时候了怎麽还不回去朱雀国呢?一个王爷久待他国不是件好事啊,说是要好好观光这青王城,以这些日子来说,也是差不多了,怎麽到现在还不走呢?

    边想这些,冰心边笑脸起身的招呼南磷坐下,一块儿用餐。

    当然得撇开上回他那莫名其妙的发言。

    说实在话,盼月谷时候,虽然知道南磷有时会纠正自己的吃相坏习惯,但还真没发现原来他有这样爱看人吃饭的癖好呢,居然当作欣赏般看待……

    怪怪,冰心不过换了张面容,吃相又没变,那时在盼月谷,南磷没老盯著自己看,可现在却盯著看……

    忽然间,似乎有什麽东西想开了,看著在自己热情招呼下,以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坐在对面的南磷,冰心有种冷水从头浇下的感受,一股「不会吧、不会吧」在心中蔓延开来。

    这厮……总不会发现了什麽吧?

    是吃相、是习惯吗?现在的「冰心」有跟那个「紫」重叠到吗?如果有,那还真是要命啊……

    战战兢兢的放下筷子,盘上还剩半块排呢,冰心不吃了,倒起茶就喝,想掩饰这种从心底升起的古怪感。

    南磷注意到,笑问:「怎了?好端端一半不吃了?莫不是因为上回本王说的那些话,影响到了冰总管的食欲吗?」

    「呵呵,怎会呢?只是刚好就饱了。况且这些东西随时随地都能吃到,犯不著为了个『省』字,硬撑自己胃。」冰心也挂起商场的职业笑容,温顺回著。

    「说得也是,这排嘛……不,该说是冬悸酒楼的菜色,可真不是一般啊,有别处没有的『刷锅』和『点心』还有组合套餐,甚至『养身餐』……冰总管真的很会做生意呢。」南磷似乎意有所指的夸。

    可不是吗?当初冬悸酒楼的菜色真的杀了冰心很多个脑细胞。

    一般酒楼或饭馆的,该有的都要有,酿的酒商,买的米商,进的鱼食品、蔬果农菜、就连茶叶品种和每天定装饰的植栽景观都下了不少功夫,从柴米油盐酱醋茶到这冬悸酒楼的建设摆设,全都是冰心一手包办、脑子构想的,是她一一到本源商去就地挑选、谈好这买卖的。

    去年,是冰心最忙碌的时候,从早到晚都在忙这些,为了从事魅古老大这份工作,为了担得起,她几乎付出了所有的心血。

    冬悸酒楼,就本来说,已是她半个孩子了。

    可是,光有这些还不够,没有个噱头和别出心裁的餐点是无法让客源维持、无法让这家起初就耗费很大成本的冬悸酒楼继续下去的。

    所以冰心在餐点上多加了几样只有冬悸酒楼独一无二卖食的招牌菜,好比排,种类就分有牛排、猪排、羊排和**排。

    这块大陆似乎没试过这样的煎法,炸食也特别少,这类的东西若是加以变化,配合当地人的重咸或辛辣口味,就很好拿的出来。

    不过麻烦的是进口要用的调味料跟香料,天地王朝并没有那样特殊昂贵的东西,冰心就只随过魅古老大去一家天地国的风味餐馆吃过,那家是四百年前四大国家还有开放交流时候所延续下来的百年餐馆。

    作家的话:

    4月中了~转眼又要月底~

    受到幻幻同学的鼓励,某糖看开了,决定一切随缘了(?)

    投票所也不再逼各位去投了(??)

    就老样子,照著原来某糖的剧本打吧XD

    不过满10人更一篇这福利(?)还是在的唷~

    就看正式公告哪时候停罗。

    为此,今日庆祝某糖的看开+不再执著(?)

    这礼拜周休双更,六日凌晨12点+中午12点,以上wwww

    ☆、117冬莘香料店(下)

    冰心认出那种香料,询问过後,居然是他们在院中小园自己栽下的,是百年餐馆的老命,要购买了话,那价格昂贵,做成一餐怎麽说都不划算。况且也小份量稀有,本不够之後要扩展分店的冬悸酒楼大量采购,冰心为此苦恼了好久。

    好在靠著魅古老大的手段和流通源,以及他无条件信任和出资的帮助,终於顺利解决了这件让冰心连续好久都睡不著的大事。

    魅古老大听了冰心的建议,当下毫无犹豫,随手几百两大钞,就从青龙国乡地买了个风水不错的肥沃广田,甚至还大张旗鼓的买了各种用具和其他农丁等等,就为做此「香料铺」,以供日後冬悸酒楼专门使用。

    同样的,冰心也不负所托,靠著自己脑中浮现出来、那对於药草和香料苗子的知识,她一一的栽培规划,才有了名下额外的另一产业,冬莘香料店。

    只不过鲜少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东西,毕竟只是作为冬悸酒楼背後味道秘诀的存在。也因此,冬悸酒楼每一样饭菜,都配合著份量,斟酌使用这些调味香料,味道比别家饭馆或酒楼的都还要美味,这是客人其一上门的点。

    接著用他们为此制作的莘香调酱,淋在刚煎好,还会发出「滋滋」声的排上,盛著铁盘和旁边几个小装饰鲜菜端去,保有那美味口感的热度,这一直是光临冬悸酒楼老饕客的最爱,也是别样吃法。

    配合著这些,另外还有些饭後茶点的服务作为额外加值,「刷锅」和「点心」的制作也是冰心千辛万苦、费了个大功夫才规划好的。另外搭配自己对药草的丰富知识,还有特别为富家人安排的「养生餐」,甚至加强了冬悸酒楼的宣传手法「套餐」和「每月主打食」,这些都是吸引客源的法子。

    冬悸酒楼啊,是耗尽冰心所有心血而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每次看到这些,回想之前的辛苦,她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连烦闷的乌云都不知不觉散去,心里都快活了起来,所有过往的艰辛都值得了。

    现在想起来,那药草香草的知识还真的是大大帮助了冰心,不知道那到底是另个世界的知识,还是神明时期的呢?只知道那些香料的来源地,却忘记了自己怎麽会有这类的知识……

    渐渐从神游中归回,冰心好久没神游得这麽痛快了,因为每次在人前神游时,对方一定会感到无奈,或是招手或是出声好让她回神的,可是……这次怎麽这麽安静呢?

    冰心抬眼看,只见南磷满面笑容的正瞧著自己,那笑,居然让冰心不寒而栗,背脊发凉。

    「嗯?怎了?回神了?」南磷笑笑的明知故问。

    冰心苦笑:「真是对不住,难得南王爷在面前,我却还……真是见笑了。其实,像我这麽不专心喝茶的,王爷大可一巴掌拍醒我,也不打紧的。」当然这只是客套,冰心绝对不是M,就算要人拍醒自己,也不是这种打巴掌的。

    「拍醒?本王可舍不得,况且,我喜欢看你想事情想出神的样子。」

    冰心笑脸一僵,因为南磷又一副毫无所谓的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了……上次喜欢看别人吃饭,这次喜欢看别人神游……这厮的兴趣和癖好,自半年过後还真是大有差别欸。

    以往老是叮咛自己注意吃相,又老是要自己回神并专心听他说话,不碰女色,只玩编织刺绣的那盼月谷王爷呀……现在呢?这些事几乎全反著做了。

    到底有没有这麽古怪的呀?他到底受了什麽刺激,还是真撞了脑子什麽的,导致所有习惯和兴趣都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哎呀哎呀,这厮啊,还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冰总管对这酒楼看是下了极大苦心,这些香料,是从光领城还是日盘族进来的呢?」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其中在冰心眼底来看,却是透露著严重的杀机。

    这家伙到底在问什麽鬼话????

    什麽进来不进来,别说这麽吓人的!这天地王朝已经是锁国地步了,律法上是不容许有人跟外界有私通或怎样的!不管是不是误会,万一被抓到或栽赃成功,这可都是死罪啊!

    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冰心额边冒汗,说到这光领城和日盘族……不就是在说「光日城」吗?自从天地王朝锁国政策後,另外三大国家的消息都彻底断绝,在之前盼月谷的藏书阁里,就有关於这些被称为「历史禁书」的东西,那是一旦流传於天地王朝上,将会惹来杀身之祸的宝书,只因为天地王朝「禁止」。

    作家的话:

    中午12点的二更~~~(?)

    ′ˇ`+

    ☆、118光日城的後裔(上)

    书上冰心曾瞄过几眼,记得里头提到,四百年前的光日城发生内斗,被区分为光领城和日盘族,两方敌对,各自拥护他们自己的「神音」,光领城神音被称作「祭司」,据说会使用暗黑魔术,日盘族则是「巫女」,会纵可怕玄异的巫蛊,一城一族常常在发生内乱,也不知道这四百年後到底还乱不乱?

    光领城的人民顾名思义在城中,日盘族则是定居於城外的牧野上,颇有游牧民族的气息。而这些香料……的确,是有美食之城的他们流传的,可是冰心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南磷的话。

    这南王爷问的话也太诡异了吧?光日城就是光日城,做什麽还这样两派区分呢?

    虽是困惑,冰心面上还是笑答:「什麽进来不进来的,瞧王爷说得多严重。其实这方子是从天地国某处小餐馆寻得的,那餐馆是四百年前光日城的後裔开设的,我不过是寻他们帮忙,讨了苗子,种了结果出来,专给冬悸酒楼用的,不然若您疑惑,我也可以带您去乡下的香料铺看看,以证明此事。」

    却没想南磷一笑:「冰总管才是把话说得严重,本王不过就纯粹问问,只是好奇这样的风味……」

    他突然站起身,看了一下外边天色,悠然笑道:「时辰也差不多了,本王不便久留,先走一步了。」

    冰心忙起身送礼:「请慢走,这次招待不周怠慢了王爷,千万别见怪,下回定让人点几个招牌菜让您嚐嚐。」

    「也好,我是喜欢这味的,下次定要嚐几口。」他边说,边眯起眼,用那打量的眼神看著冰心,宛若遗憾道:「真可惜,若你能够再会些暗黑魔术或什麽巫蛊的,就都完美了。」

    冰心微楞,南磷却又是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冰心,他嘴角弯起,就这麽大摇大摆笑著走了。

    这厮……真的怪怪的,非常的不对劲。

    也是傍晚时,魅古老大脸色凝重的回来,冰心这才终於知道南磷的不对劲了。

    有则谣言兴起,跟随残冰公子消失久矣的医皇,据说是光日城的後裔,不是光领城的子民,就是日盘族的族人。因为他们都擅长神奇草药,据说还靠著暗黑魔术和那玄奇巫蛊,能够让人起死回生。

    而这样的说法一出,其实那些曾经受到医皇帮助的村民,也禁不住这麽想:有可能欸!

    只因为从医皇手下救起的,那些被其他大夫判定没救了的人,却在医皇底下,硬是从鬼门关给绕过一圈又平安回来的,不计其数。所以当「光日城的後裔其实尚在天地王朝」时,百姓们居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有著救命大恩的医皇。

    先不论这些後裔不後裔好了,今早南磷别有心机的这麽问,莫非他发现她就是医皇了?所以才故意试探她吗……还特地说那什麽暗黑魔术或巫蛊的奇怪话。

    不过这「後裔」的谣言到底是打哪来的?有没有这麽恰巧栽赃在她头上的啊?

    好不容易医皇也跟著残冰公子从江湖上渐渐消失、甚至已经神隐的传言飘走,但现在却又突然把她给拉回来……这都什麽事啊?虽然冰心已经易容了,可本来医皇就是不露脸的,这中间若是有个什麽万一,後果实在不堪设想啊……

    魅古老大也很是烦闷,残冰公子的消息明里暗里的那些家伙都在调查,医皇也不待放过,就算现在冰心以真名藏匿在魅古老大身边,也难保不会有之前在青遥城哪处的风声走漏。

    毕竟残冰公子的踪迹就是在那处断掉的,如果有人查到冰心他们的进城时间,若是吻合了话……被有心人士看穿,那青王城再待下去也绝不是办法。

    「冰心,看来我们该离开了。」这是魅古老大思量好久的结论。

    冰心点点头,也不问地点,只管问:「何时动身?」

    「这几天我要人打点好东西就可以了,你也别再往外跑,连楼也别下,这几天都安静待在房里吧,我让翠晨翠曦伴著你解闷,想要什麽都跟他们说去。」

    冰心点头,也知道事态严重,看来他这趟出外定是收获不少,且还是麻烦事……为了不让魅古老大担忧,今日下午碰到南磷和他诡异出口的话的事,冰心是打算吞进肚子里,不说出口了。

    回到房里,她蹲下身去,床底放著个百宝箱,冰心正为这样的东西该如何处置而烦恼。

    要离开了,可是路上带著这些东西又怕有什麽万一,但把东西留在这里又不放心。该如何处置呢……

    作家的话:

    赶紧拼快书的进度~~~

    我好想快点打冰心+XXX的相处侨段喔~

    然後咱们一起痛快的讨伐月花去~(欸)

    ☆、118光日城的後裔(下)

    还是找个地方埋了它吧,日後若有需要,再回来挖,先带几个有用的东西在身上罢。

    这麽一想後,手脚俐落,待东西都分配妥当後,冰心又去抽屉打开金边盒子的鬼斩。

    心里暗自琢磨著:看来,鬼斩派上用场的时刻要到了,以後出门就带著防身吧,反正也不会再进青龙王了……终於可以带这把鬼斩行走大道了。

    著鬼斩,冰心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好似这鬼斩在自己身边就很安心、很安全似的。

    现在静下心想想,南磷虽然怀疑冰心是医皇,但也是没什麽据的,第一就是医皇的面目从来无人知晓。第二则是不可能光靠这种後裔的谣言就乱认的。

    这些都还好,最让冰心在意的是,他说的「喜欢看她吃饭」和「看她神游」这两件事,那都是曾经在盼月谷里,南磷看不过去时纠正冰心时,但现在全部反差,这其中大有可疑。先别论他到底脑袋有没有受到刺激而坏掉好了。

    这家伙也是一肚子坏水的,想起初次见面小命差点断在他手里,那也很惊险的,明明中毒时的身体都能这样,却硬是抱著要跟她同归於尽的心态……南磷是这场游戏的竞争者,万般不能小看,他一定有什麽打算……是该让冰心小心堤防的。

    就凭他到现在还不肯乖乖回朱雀国来说。哎,真是麻烦的妖孽啊。

    抱著金边盒子的鬼斩,冰心一头躺在床上,总感觉最近思绪乱糟糟的,好似什麽事就要发生了,那些以前认为的、奇怪的、不对劲的地方,似乎都渐渐要有眉目了……要浮上水面了!

    此刻的自己不是为了能够揭穿真实而兴奋,相反地,她居然有点……害怕。

    害怕知道这些真相的背後。冰心的直觉总是有点准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魅古老大这些天就要准备动身了,不管如何,还是先问问要去哪里,看能不能够说服他改去玄武国避难吧,那天他提出这动身结论时,她真不该为了逞强而不问的。必要时刻,她希望跟著原先自己所打算的那样,由北而下。

    冰心希望赶快召唤圣兽,拿回原来被洗掉的记忆,如此她才能安心、那一直踩在棉花处的双脚才可以踏实。

    ---*--*--*---

    可惜冰心料错了,这雨下狂乱的三天日子,她都没有看到魅古老大的人影。连晚饭也没瞧得上一面,他本没回冬悸酒楼。

    一股不安涌上,那在青遥城拓离去的时候……似乎也是这种心情,冰心天不怕地不怕是因为有魅古老大撑腰,可是若魅古老大倒下了呢?

    那冰心该怎麽办?

    焦躁的在房内踱步,一旁的翠晨翠曦面面相觑,恐也是不知道该拿冰心怎麽办。

    冰心忍受不了,还是又问了一遍:「魅古老大到底去哪了?为什麽这三天都没有回来?到底何事可以忙成这个样子?」

    面对这样毛病的「无限轮回」,翠晨翠曦早已习惯,他们还是老样子,异口同声的回答:「奴婢不清楚。」

    「不清楚?那逤呢?逤在哪里?魅古老大不见就问他啊!」他是他的贴身护卫,那就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重点来了,翠晨翠曦他俩这麽说:「奴婢也不清楚。」

    是的,都不清楚,因为两人都消失踪影了。

    逤是护卫长,底下的护卫更不用说,大家都消失了,跟著魅古老大……冰心感到头疼和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险些失去拓的那种心情,如果换成了魅古老大,该如何是好……

    恐惧笼罩,冰心不想坐以待毙,那种软弱不是她的子!拿起鬼斩,冰心就往楼下冲。

    身後的翠晨翠曦忙追上去:「等等啊小姐!主子说您不可以下楼的……」

    谁理他!他都不在了,怎麽管得住冰心!三天不见人影也太异样了,不去找魅古老大是不行的!冰心用自豪的轻功奔下去,现在已是半夜时刻,虽然雨也停了,但也因为就是这样,迟迟等不到魅古老大回来的冰心才更是焦躁不安。

    冲到一楼门口处,门突然打开,险些撞歪了冰心的鼻子。

    等看清是魅古老大後,冰心连忙扑抱上去,但鼻尖的血味却让她为之一顿,她疑惑的退开,双手搭著他的肩膀,上下看了魅古老大是哪里有血味、哪里有伤口……

    作家的话:

    二更二更~连两天周休的二更(20、21)

    某糖说到做到罗~~~

    是说,今日抽到了一个很奇怪的鲜网礼物……

    应该说这一个月的鲜网礼物,不是很让某糖期待……Orz

    挂个「我是小攻」能意味著什麽吗……(给我经验啊~~~)

    ☆、119柳君诺(上)

    魅古老大神情疲惫,但看见这样担忧自己的冰心,只觉口一暖,温声道:「没事,不是我的血。」

    一听如此,魅古老大果真发生什麽事了吗!冰心连忙问:「谁的?敌人的?你们真出事了?谁干的?查到没?有些线索没?」

    一连串的问话还没有得到回覆,冰心等不及,她忙往魅古老大背後左右张望,问著:「逤呢?有逤这个武功不在你下的,还有其他大小护卫跟著,怎麽还会出事呢?」

    逤在身後隐现,欲开口解释,却被魅古老大大手一挥给打断了,他之後又默默消失。

    没人可问的冰心只好把视线给转在魅古老大身上,再问:「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弄得一身血味。」

    魅古老大欣慰开口,但却是避重就轻的带过:「没事,不是我的。这些日子不平静,我们明晚就动身出发吧。」

    「去玄武国吗?」冰心也不管那些原因,她赶紧抓准时机,提问出来。

    魅古老大挑眉一问:「你想先去玄武国?」

    冰心低下头,简短应了声:「嗯……」

    其实她有些心虚,毕竟这是为了个人私心,一切只是因为方便自己完成拜见圣兽的程序,方便找到朱雀圣兽,方便取回自己记忆的关系,但这种原因,到底该怎麽跟魅古老大解释呢?解释太困难,於是冰心选择了沈默不语。

    看著这样的冰心,魅古老大的神色看不清,也没再继续追问原因,他大掌了冰心的头,只回道:「好,既然我家食总管说要去,那就去玄武国罢,先去看看那边的铺子也好。」

    一听自己成功「说服」了魅古老大,冰心忙喊著「谢谢魅古老大!」接著开心的往楼上奔去,准备好收拾一些行囊等东西了,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好好规划整理了。

    当魅古老大的视线已没有冰心的背影时,他的神色相当难看,要翠晨翠曦快去准备烧水,他要清洗这身血腥,那种黏腻感让他想吐。

    这样打从心底的不快,不知是因为冰心这次的隐瞒还是这身上的难受,总之魅古老大心情真是糟透了,现在只要谁在再他身上点小火柴,一定马上爆炸!

    接受到指令的翠晨翠曦,哆嗦的忙著去执行,就怕一个不小心被魅古老大迁怒,小命就喀嚓掉了。他们知道,魅古老大是有这本事的,也是狠的下心的。

    原以为事情该这麽顺利的,可是第二天,魅古老大又消失踪迹了。

    推想他应该是忙著今日出青遥城的事宜吧?毕竟夜间出城门,就算是行商商人也得拿出些什麽证明公文的,否则人家官兵不放啊。

    而今天一离开……不晓得下次哪时候还会回来呢?奥狄斯……那时候还会再见面吗?怀二哥,那个时候你应该就是个很好很好的青龙国国主了吧。

    边感慨著收拾东西,同时也边让人小心翼翼的把那里头早已调包换过的百宝箱给抬出去,那现在装了一些自己的私人物品,夜间要出门的马车已经准备妥当,再放几个私人大箱子,冰心的东西总也差不多了。

    魅古老大给了两个护卫,是一早说接到魅古老大命令,专门来给冰心使唤的。

    大概是认为冰心今晚要收拾东西会不方便吧,真是爱心,冰心又不是娇弱的女子,会武的身体也是很强健的好呗?不过有两个方便的免费劳动者,冰心还是比较偏向坐享其成啦。

    况且……魅古老大还真的很了解她。因为那些护卫还说,他们有得到主子的通行牌,就算要现在驾马车直入王跟皇子道别,也是可以的。

    换句话说,这两个免费劳工,还能够算是冰心今日一整天的护卫,或许这也是魅古老大一片好心吧?有了他们在,才舍得放冰心单独一人出这冬悸酒楼的关系。

    冰心无奈摇头,只让人取了纸笔,写了给怀二哥一些行走匆匆的临别话,还有那些「因为医皇因素」的关系,要怀二哥别担心,况且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这事才要离去的,没什麽好瞒著他的。

    今天虽没下雨,但天上也是乌压压的一片,是让人提振不了神的天啊。冰心的感伤心情也是,不重,但也不淡。

    首先让马车驾驶在王外处,让其中一护卫去送信,另外一位则继续驾著马车带她去郊外处,再来让他守著马车。冰心带了个小箱子,说之前借的、是要去还给附近人家的一些东西,硬是不让护卫跟著,直说怕他们的出现而吓坏人家。

    明明这郊处其实本就没人住,冰心随口撒了个谎。

    作家的话:

    这两天虽然是某糖休假

    但还是拿去加班了Orz

    超没有休假FU的,好多事都没办法做,整个囧了。

    (不只如此还因为今天多增加了几个後面要做的工作,真是得不偿失)

    话说,现在冰心骗人,下回就换冰心被骗了。

    天理循环啊~~~

    ☆、119柳君诺(下)

    护卫不疑有他,且他们也是肯听冰心话的。魅古老大对冰心的好,每个护卫都看得出来,就算是瞎子,只要待在他们身旁一刻钟,总也感觉得出来那不一样的氛围。

    只因魅古老大只有在面对冰心时,才会收起那全身的戒备和表面上的皮笑功夫,才会收起所有的伪装。他们怕,万一不小心得罪了冰心,让冰心去魅古老大跟前打小报告,那这些护卫大概就都完蛋了吧,因此对冰心也是必恭必敬的,宛如当作第二主子般的存在,说一不二。

    百宝箱里原来的东西大致都分门别类了,几个要紧的带在身上,几个暂时还没啥用处、帮不上忙的东西则全挤在小箱子里,冰心打算趁现下四周无人,就地埋在树下,等日後有需要再挖出。

    看来看去,花树果树,冰心还是觉得河堤边的杨柳树好,便不辞辛劳的多走了几尺路,在河边处悄然埋下了它。无意间抬头注意到了那碧波溪河,想起这似乎是青王城另一有名景点的「碧波池」。

    在这鲜少人经过的郊野,碧波池自有成名的法子。清澈优美的溪河,天然乾净,底下的细小石头彷佛清晰可见。碧绿的青池若是能够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这天然的美好该是何等光景啊……对美的事物总有点体悟的冰心不禁这麽幻想著。

    可惜天公不作美,这几天都是下著大雨,也不知什麽时候美丽的碧波池会泛滥成灾……当然河堤还是有功用的,短短几天的连雨,照理说还难不倒这些坚固顽强的人工低岸。

    只是可惜了这样的美景,不晓得下次还看不看得到呢?

    一时间分神乱想了这些有的没的,等冰心注意时间,担心护卫会因她的迟迟不归而过来查探,万一那小箱子被发现就糟糕了,因此她赶忙离去。

    却在一瞬间,她鼻尖闻到一股淡淡血腥味,眼角注意到一红影闪过,冰心停住脚,楞看著跪伏在自己身边的这眼熟女子,只见那女的声音凄厉,似乎压抑极大的悲伤,她这麽说:「求求您!冰姑娘,求求您救救我们家公子!」

    她面带悲容的抬起头,没有原来的丫鬟发髻,她添了抹清淡妆容,是个面貌姣好的女子,虽然脸相有些不同,但冰心眼尖耳好,却还是认出了、听出了这是一直跟在君诺姑娘身边的小丫鬟梅儿。

    她……刚刚说什麽?她家主人该是君诺姑娘,那麽口里的公子……那是君诺姑娘的哥哥还是弟弟?

    「求求冰姑娘!现在只有您能救救我们公子了!我求求您!求求您!」她边哭边说,每说一次就重重往地上磕头,磕得连额上都出血了,是被地上石子给磨破的。

    冰心吓了一跳,後赶忙搀扶,忙问这是怎麽回事,却听到了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我家公子柳君诺,被魅古当家擒住,生死未卜……求求您,看在以往的相处情份,大发慈悲救救他吧!他们地下牢狱我虽是查到位置,但实在硬闯不过,护卫太过难缠,不管我怎麽靠近都无法……求求您,救救我们家公子吧!求求您!」

    冰心那张惊愕脸都苍白了,她吞一口水,楞问:「你家公子……原来也叫君诺?姓柳?是、是、双胞胎……不,他们不像,那是孪生……」

    小丫鬟梅儿没有太多心思,一提到关键字,什麽事都急著说了:「冰姑娘?冰姑娘,奴婢听不懂您的意思,奴婢自始至终只有位主子,那就是柳君诺柳公子,他擅长艺装扮相,仿的声音唯妙唯翘,您是否看过主子另外最常扮的『柳夕姬』?」

    轰的一声,冰心脑海已不是晴天霹雳可以形容的了。

    ”妾身乃玄武国贺兰家的舞娘,柳夕姬。特来拜请传说中盼月谷使者的紫姑娘到府上坐坐。”

    ”阿傲,替我看紧她点,以防她又动些什麽鬼灵,我这边就快收拾完了。”

    ”奴家知道,可爷还是派了马车把人家给请过来了,爷说,今日是最後一次,要奴家好好伺候大人。”

    ”小女子身体微恙,有口不便言,委屈了阁下。”

    ”小女子罹患顽疾多年,已无任何痊愈希望,这是每月常有的症状,一夜过去即可完好,不劳大人费心。”

    ”奴家能歌善舞,是真才实学的,最自豪的就是『舞』的这身本事,让奴家跳个忘忧舞给大人,可好?”

    作家的话:

    喔喔喔喔!「柳君诺」的名字终於完整出来了!感动啊!

    (其实柳夕姬or君诺姑娘也不错听的~)

    有人被吓到的吗?还是……其实本无动於衷呢?XD

    或是早就猜到了?毕竟还真的挺明显的wwww(没骗到人我好哀怨喔(被揍死)

    ☆、120克星(上)

    冰心还愣著,可前几天的那声音却一直出现,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

    ”大人!我的好大人~~~哎呀您这是怎麽了?”

    用力甩甩头,甩了这麽几次,终於把那些声音给甩出去了。冰心很庆幸自己可以不用再听那些声音了,可是下秒,她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因为她认清了一件事。

    被骗了……居然就这麽的、被骗过去了……冰心神色铁青,想起过往的种种,大惊过後的她是大怒,她气愤的看著跪在地板渴求冰心伸出援手的梅儿。

    「到底怎麽回事?快说清楚!」她严厉开口,既然被魅古老大逮住,这证明昨晚那血腥味……难道!他们天堂有路不走,居然好大的胆子去找魅古老大的麻烦吗!

    不等梅儿因冰心这口气的异样中回神,冰心甩袖背朝她,狠狠说著:「不,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了,这些事我大致也猜出原委了……你们居然敢去袭击魅古老大……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现在居然还指望我去救你家主子?」

    冰心先深呼吸了几口气,她努力平息自己的愤怒,接著掉头就走:「我护卫就在前面树林过後的几尺处,念在你我相处那几天的欢乐,你走吧,再不走,我就把他们给喊过来,到时你也别想脱逃了!」

    梅儿一听如此,眼看冰心离去,赶忙爬著抱著冰心的脚,哭得哀伤道:「不!不要啊!求求您冰姑娘!我不晓得您和公子有什麽过节,但那些天美好的相处时光您也一定感同身受过!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您救救我们公子,他、他怎麽说也是为了您才铤而走险的!求求您大发慈悲,救救他吧!眼下只有您能够救他了!」

    「为了我?」冰心一愣,皱眉反问。

    他不记得跟这冤孽有这麽好上,光想到那天姊妹的称呼,她就觉得难受,自己居然被个男人给耍得团团转,睡了这几天是不打紧,但是他是谁、是什麽不好,怎麽却偏偏是那恶毒男!

    盼月谷的种种,她真是想忘都忘不了。

    瞧见冰心不再像刚刚那样坚决拒绝,梅儿彷佛抓到希望,赶忙说出实情:「是这样的,这些天来冰姑娘都待在冬悸酒楼里,本不知道外头风声,其实梅儿知道您就是医皇,我们公子也知道,这几天开始,医皇的踪迹无端败露,城中就有人说您在这青王城!我们公子是玄武人,知道玄武国主满城满国通缉的事,为了帮您堵住这条消息,公子才会夜间出门,他想阻止那些玄武探子把消息给带回去。」

    冰心微微皱起眉头,继续听梅儿凄声说:「但、但是没想,那时候却刚好碰上了魅古当家,他追著不知哪处的源头,居然断定是公子搞的鬼,让人杀光那些探子不说,还就这麽二话不说的打伤我们公子,甚至把他给强行带走了……现下生死未卜,我们公子……是不能有什麽不测的啊!」

    「等等,所以这件事……你们也不知道谁搞的鬼?」冰心眉头深锁的问。

    不过她也真没想到,那柳夕姬居然参了一脚。他何必多此一举呢,居然做出如此事情,明明她跟他基本上就毫不相干。

    魅古老大这些天的深夜不归,大概也是在找这总源头吧,他们两个都想阻断消息,目的明明一样,但是却……

    哎,所以结果这祸也不是柳夕姬挑起来的吗?那麽昨晚那血味……既然不是魅古老大的,那就定是他的了。这下事情可真够糟的。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们公子自在玄武国出手阻止残冰公子带走府上宝贝时,被质疑故意放水而逐出玄武国了!公子不想再回去,所以扮装扮女,以一身好舞和好歌喉留在百花楼卖艺、暂且未做打算……」

    「放水?当初盼月谷的东西都是被他给带回了那贺兰府里,迎击对抗拓的是他……那出手、下狠招砍了拓的……呃,我是说砍了残冰公子一刀的是谁?」

    「我在场!那时我在场!是姚天傲姚大人!是他从暗处现身,趁其不被,把刀对准那幅画,残冰公子是为了那画才闪身硬捱了这刀的!是後来我们公子假派人追寻之名,带往人寻个错误地,才让他有机会脱逃的!不然我们堂堂三大家族的玄武贺兰府,怎麽可能说进就进,说走就走呢?哪这麽轻易退得了?」

    冰心一愣,手中拳头握紧。

    姚天傲,又是你,你真是我命中的克星,非要把我和我身边的人都给克死不成……

    作家的话:

    下两章~预备虐虐柳君诺了~~~

    放心,痛一点而已,也是一样虐不深~(应该吧)(!)

    ☆、120克星(下)

    同时她也很为拓不值,居然真为了那幅画接下这麽狠毒的一刀……是那姚天傲故意算准、套好的招吧?知道你夜间闯入贺兰府,定是把这宝贝当成心头,所以才故意出此招的……

    哎,你也真傻,明知如此,居然还傻傻的跳下去……那幅画背面的血迹,每想一次冰心就痛心一次。

    以为天下够傻的只有拓了,却没想到……冰心以复杂的神情看著紧抱自己腿、深怕自己跑了的梅儿,她原先就把所有的矛头跟罪魁祸首指向了柳夕姬,可现在真相大白,她居然觉得……自己有愧柳夕姬!

    这到底是怎麽样子的心态啊。他是游戏竞争者,为什麽这麽护她?他们是……敌人的啊!

    瞧见冰心还是屹立不摇,半字不吭,梅儿更是著急了,哭喊道:「您且相信我吧!我们公子为了您……真的是煞费一番苦心啊!这次与您在百花楼认识,是意料之外的啊!绝不是刻意用那副面容骗您的,且信信我吧!信信我吧!」

    说完,眼看又要来几招隆重的磕头大礼,冰心咬紧唇,终是不忍,忙制止了她:「可以了,你起来吧……这恩,我替拓报了吧。」

    这债啊,也替柳夕姬、君诺姑娘给一并还了吧,都还个一乾二净!

    ---*--*--*---

    其实梅儿跟随在柳夕姬的那晚,也受了些许的伤,梅儿说,是因为柳夕姬护著她,才让她顺利逃走的。

    梅儿不能够跟著自己回去马车内,只好约在那地下牢狱前,冰心按照她说的方位和形容,简短画了地图,这个时候那小箱子内处的铅笔盒跟巴掌大的小笔记本就有用处了……

    不知道算不算冰心的直觉,总觉得这些百宝箱里头的东西,都将开始发挥属於他们功用了……现下,还真不舍得把他们给埋了。可是有什麽办法呢,里面那些杀伤力强的爆弹随身携带吗?若是一个不小心跌倒,不把自己给炸得粉身碎骨才怪……

    吞了口水,算了,还是只从小箱子处拿有用的东西就好,作人别太贪心。

    据梅儿的消息和冰心临时拟定好的计画,他们决定先去牢狱探个风声,夜晚再找法子托住魅古老大,延後出发行程,然後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放走柳夕姬……

    毕竟魅古老大抓人的点也是为了冰心好,贸然和他杠上不是什麽多好的事,甚至冰心常有种错觉,魅古老大双眼的炙热,总是想从冰心身上得到些什麽东西的样子……尤其这几天,这种感觉越加强烈,魅古老大像是极度在压抑什麽一样。

    总之,就找原计画吧,别跟魅古老大起冲突,偷偷的放走柳夕姬就好。当然前提是……那家伙还活著了话。

    想起跟君诺姑娘一起的时光,冰心又心软了,而且在知道不是他打伤拓的时候,她居然有这麽小小地松了口气,居然心里直认为:好险不是他、好险……

    这些天和君诺姑娘相处的魔咒真是可恶的增加了。连冰心也搞不懂这样若有似无的在乎是怎麽回事了。

    让烦躁的脑袋停下,冰心直引著马车前进,目前马车上还是只有那个跟在自己身旁的护卫,要对付区区一个他,真不是件大事。

    冰心有随身携带药罐毒瓶的习惯,拜医皇所赐,拜那小魔头月流星所赐,所以即使知道这城里有魅古老大在了,她也还是会在出门时顺手放入怀中,何况这一次……她缓缓上腰边终於摆脱金盒子的鬼斩,她这次有刀,若出了什麽万一,也能够防身。

    想必鬼斩也该很开心吧,沈寂百年,终於找到原来主人,也终於有能够出刀出窍、大展光辉的一刻了。

    边这麽安抚自己的心,边忙让护卫把马车停在路边,说要从车外看东西。护卫不疑有他,冰心也趁这时,缓缓放出了昏眠香,效力如名字,让人不知不觉的昏迷、打瞌睡。

    很快的就搞定了这个护卫,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在防冰心的,果然熟人最好下手啊,这种罪恶惯犯的台词,居然落得让冰心出口的地步,真是……

    算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紧急时刻,冰心收起原来的散漫,她不继续神游了,只见她俐落的跳下马车,往一处破败民屋走去。

    按照那地图,她经过宅院经过主屋,甚至走进内里更深处,房内只有一张破败的床和一个发霉的衣柜,她二话不说,掀起了那肮脏的床板,果然床下有一地坑。

    作家的话:

    连续十天都跑公司……

    某糖本没休假可言了吧?

    好累喔,这样的生活……某糖动摇了Orz

    ☆、121别的原因(上)

    正抬脚要下那地坑,後方的梅儿适时闪身进来,她得了冰心分给的昏眠香,刚去外边的隐藏处放倒了几个护卫,并拖著他们去别处藏起来了。那些护卫本来就是藏在暗处守备的,就算魅古老大真来这里,看不到他们人影也正常。

    不得不说梅儿的脑筋动得很快,手脚俐落、处事颇有条有理的,冰心才说头,她就知道尾了。柳夕姬底下的人才,就连个小丫鬟都这麽厉害,居然找得著那些老是躲在暗处的护卫……真是让人嫉妒。

    要知道,那些家伙可是逤一手教出来的部下呢,而逤的上头又是谁?是魅古老大呀。原本还担心对付这些暗处的护卫,带伤的梅儿会扛不住,但没想到那娇小的身子却这麽顽强,居然真的放倒了他们……

    冰心对她真是越看越顺眼,比起男人,她的格更容易欣赏女人。

    会意到热情的视线,梅儿先是楞了下,接著也不理,权当作没看见。她朝冰心点头,接著缓缓从那地坑的石阶下去,确定下头没事後才让冰心下来。

    她特地一旁压後,等冰心也安稳下去後,还特别小心的把床板给盖了回来。

    这小丫鬟的定力真好。冰心暗暗惊叹。

    阶梯都长了苔藓,湿滑不已,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著,梅儿在前,冰心在後,忍受不了这样完全的黑暗和潮湿的气味,冰心拿了个百宝箱另一道具,吞火石,小小地打了个小火,很像另外个世界「打火机」的功用,但又没有打火机的光芒这麽弱小。

    何况这可是神明的法宝呢,火还可以自由调整,要变大就变大,变小就变小,也不用手拿著这麽辛苦,圆滚滚的石头有个突点,用力扭开就行了,她会跟著扭开自己的人走……

    可不是吗?冰心扭得手都红了,这该死的石头,是不是几百年没用,都生锈、「冥顽不灵」了啊?害她扭了好几次,差点手就抽筋了,明明她扭的时候是有加内力的……或许,它应该不叫吞火石,应该叫「扭火石」!真爱闹别扭的这家伙……

    梅儿神奇的看著那在後头发光的石头,边一步步走著,途中冰心好几次开口:「小心!」和「欸你看路啊!」

    最後小小心藏承受不了,这阶梯那麽长,跌下去都不知道能够跌到哪里去,冰心只好无奈的走在前方,让後头走著的梅儿看那吞火石看得过瘾吧。

    那个谁刚刚说谁谁谁定力好的?到底谁说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请大家统统都忘了吧。

    楼梯走完就到了平地,梅儿小脸苍白,冰心心里已有底,现在都闻到这麽浓厚的血味了,她也一定注意到。看来这柳夕姬定是吃了不少苦呢。谁说魅古老大情温和过了?不都是被他君子的外表给骗去了,一旦他发狠起来,也不是个好处理的角色啊。

    好比得知此内幕的冰心就从没想过要得罪他,又或是与他为敌。当然,不小心惹怒他的那些等等状况,实属意外。

    还是冰心走在前头,以防梅儿关心则乱,忘了分寸。

    牢笼的生锈味很重,也很刺鼻,冰心越走越觉得不适,觉得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魅古老大到底怎麽会留这样的地方呢……拷打犯人?莫非这不是临时找的,是从以前开始就在被人地下使用了?魅古老大是接手吗?可是,这又是为什麽呢?

    地下组织只有逍遥馆,莫非还有其他暗地里不知道的产业吗?魅古老大不是普通的陆商,越接近他,背後神秘的力量就越大,这可怕得彷佛无边无际的男人啊……现下看穿他的面目,到底是好,还会是坏呢?

    应该不算坏,因为冰心知道,他不会针对自己的,不会的,这是一种没来由的信任感,直到今天以前,冰心都这麽相信著。

    对,直到今天以前,美梦还存在著,还没破碎。

    终於把路走到底了,一路上经过大大小小的监牢,血迹有大片有小片,地板脏乱不堪,还有一些混浊未乾的体……看是这牢笼的湿环境,一辈子都不会乾了吧。腐臭的味道,冰心真的很不喜欢这里,甚至极度排斥。

    牢狱前头一血红人影,这柳夕姬真是吃了不少苦头。

    他坐在湿冷肮脏的地板上,双手被坚固的铁鍊铐在墙上,闭起眼睛,脸色苍白,身上前面有好几条血模糊的鞭痕,打穿了衣裳,看到了膛,君诺姑娘……真是男的。

    作家的话:

    呜呜呜呜,描写这段的时候,好为冰心难过喔。(欸柳夕姬怎办?)

    因为之後冰心也会为了剧情需要,在这类似的地方半死不活(????)

    呜,身为孩子的亲妈,我希望冰心能够小心翼翼+平安顺利的成长

    但是身为女主角,失败,跌倒,爬起来这样类似过程一定会有……

    可是太虐了就……就某糖含泪继续打下去吧!(喂喂)

    祈祷冰心碰到这事时,能够快点成长,集合众夫郎的力量再次站起来!!!!(咦)

    PS:本书确定是NP了,让某糖挑战一下NP文吧~(不然原本其他的都是痴情的单P的)

    详细单P等虚幻女神的番外出来再说罗wwwwone by one唷。

    ☆、121别的原因(下)

    背面不知有无伤口,猜测之际,梅儿一见到他们家舍身掩护的主子成了这样子,泪珠滚落,忙要冲上前大喊柳夕姬,是冰心敏锐的注意到,赶忙堵著她的嘴,把她往旁边牢笼拖,同时也在她手臂处用力捏了一把,才让梅儿回神注意自己的神态和现在立场。

    因为两人都察觉到後头有脚步声,看来有人入了这地下监牢了。就算梅儿再舍不得也得放下,得见机行事,不能够坏了这一切。

    因为这里没什麽好掩护的地方,所以他们只好进了左边另一监牢,分别各蹲一角,蹲在比较高一点的稻草後做遮掩,那稻草很臭,要不是事关临头,冰心真的很不愿意碰这些东西。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於看清了人影,冰心很想闭眼,但是知道闭眼也无济於事,还不如多看看吧,多看看冷酷无情的魅古老大的这张面容吧。那印象中从没在冰心面前展现,冰心也打从心底希望以後都不要见到的那样貌。

    魅古老大後头跟著的是逤,他提了两水桶。

    这牢房的木头已腐蚀,没有锁,眼看之下最坚固的锁和鍊子应该就在柳夕姬手上吧,居然还非常耀眼的闪著银色自信的惊人光辉……

    冰心再往上看,那曾经纤白的手,已满是血痕,那曾经为自己小心上药的手,只不过自打了一巴掌,他就对自己这麽担忧,还这麽焦急的让人拿药来上,还知道拿药酒,知道比起消毒,担忧她的怕痛,甚至……

    思及此,口隐隐的发疼,冰心不想再顺著那天的事情想下去了。她此刻很想闭上眼,可是却又不得不张开眼看清这一切,看清魅古老大……到底想干麽。

    魅古老大真的只是因为柳夕姬和玄武国探子在一起,以为要出卖冰心才这麽大费周章把他抓下来,还动刑一番吗?怎麽可能……以魅古老大子,没当场杀掉,留了这麽一个後患,那才奇怪呢。

    可见有别的原因,而就是这个「别的原因」,让魅古老大犯险留下他活口,甚至还对他严刑逼共……因为她清楚知道,魅古老大一向抱著「只相信死人的嘴」这句话的。

    那麽,到底是要对柳夕姬逼共些什麽东西呢?冰心想听,没来由的,却又害怕听了。

    魅古老大弯身进了这木头牢房,看著底下闭眼昏迷的柳夕姬,抬脚就往他腹部一踹,对方咳了几声,还吐了点血,眼睛缓缓张开,却也只微微眯著眼,没有对焦。

    这魅古老大真是太狠了!人家受伤都成这样了,居然用内力踹!心口又隐隐做疼,冰心突然有些无法肯定,若是再继续下去,柳夕姬真被魅古老大给打死了……那冰心到底会不会在打死前就出来制止呢。

    照理说,她不该,也不能、不会这麽做!可照这口发疼的程度了话,冰心现下真无法继续保证了,冰心开始动摇了,为了一个不是特意欺骗她的柳夕姬……那君诺姑娘啊……

    「怎麽?还没醒?逤,泼下去!」

    指令一下,逤一桶冰水毫不留情的就泼撒出去,只见对方咬紧牙,全身不住颤抖,他低哼了几声,样子似在隐忍,似在痛苦极大难受之际。

    怪怪,一桶冰水有必要这样吗?冰心细眼看,柳夕姬身上居然有小小未消化的白粒……

    魅古老大,您居然泼盐水……您是彻底不把柳夕姬当作人了吧……

    冰心快速捂住口,她曾经耳闻这些刑虐招数,也看过书本上的几页,但却从没实际亲眼见过,如今的震撼说什麽都比不上,何况还是昨晚还温柔著自己头的人,跟几天前夜晚躺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睡眠的人……

    这样的冲击,真的比说什麽都要大!如果可以,她很希望,不要是这俩人啊……主角不要真是这两人啊!

    偷瞧另一角落的梅儿,只见她已泪流满面,自己点了哑。

    「嗯?滋味如何?醒了吗?」魅古老大居高临下的看著他,神情一片冰冷残酷。

    「……托你的福。」咬紧牙,该是说话都很艰难的柳夕姬,却开口了,发出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让冰心听了都要心碎了。不管是柳夕姬还是君诺姑娘都好,他引以为豪的声音啊……都被魅古老大毁了吗?

    君诺姑娘说过,要为她唱歌跳舞的,现下他声音沙哑,手脚满是伤口,还能够展开双臂快乐跳舞吗?还能够再为自己引歌高唱吗?想来就痛心,早知有这样一天,当初就不该藉故离开,就该看舞和听歌完全的,看看他自豪的舞,听听他清唱的音……

    作家的话:

    晤,最近半夜鲜小受似乎老是傲娇欸……(抹汗)

    不晓得冒天大攻是不是又欺负他了……(欸欸欸别乱讲)

117-12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