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127-131


    ☆、127被骗了(上)

    冰心佛又回到了那片黑暗世界的梦中,耳边清楚的听著虚幻女神开怀畅笑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当这幻影中的冰心终於鼓起勇气揭开这层黑暗面纱时,结果到头来居然是一面镜子吗?映照著自己身影的镜子!

    怎麽会是镜子?怎麽会?

    看见镜中自己惊愕的脸孔,冰心烦得头都要炸掉了。

    偶然间想起,那时愔愔借出北方仙剑的璇玑时,翔说借给她的时效已过,璇玑居然没伤她的原因……莫非就是因为她前世是创造七空剑的虚幻女神?包含那时感受到的一股怀念、熟悉,甚至离手後很是不舍的气息……

    以及,那时柳夕姬要拿东方魔剑的弑泉伤她、明明无杀意时,却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的因素……原来啊原来,因为自己是他们的造剑者,所以当他们有了主人後,还是不会对她伤了分毫吗?

    只因不能违逆,不可违抗的法则!即便不是主人,却是造剑者,那些剑都伤不了她!

    原来是这麽回事啊。

    冰心恍然大悟,一开始的梦中,原来就是这个意思,十八岁开始……从冰心十八岁开始!无关那些下凡者的年纪!

    虚幻女神只能是女体!难怪南磷那次在盼月谷里,一知道游戏的女和这样岁数的伊妃贝儿後,似乎就一口认定她是虚幻女神了。才间接造成之後的误会……毕竟在那一月的生活里,曾聊天提到伊妃贝儿的生辰岁数。

    伊妃贝儿是元年四百九十九的年尾生的,或许生产期间有跨到元年五百也不定,所以……该断定她实际是哪年生的还真说不准。也因如此,那个时候南磷才这麽理所当然的护著她。

    可是如果伊妃贝儿不是虚幻女神,也只是偷跑下来的游戏者,那她当初留给自己的纸条到底又写了些什麽呢?她此世的天命到底是什麽?居然能够让柳夕姬二话不说的全力相助……

    这柳夕姬也是,早以君诺姑娘的身份认出她了,难怪自己刚刚说他「出局」时,对方是那副表情了……哈哈,十八岁,真正的十八岁从她开始!原来她是虚幻女神!不是要努力攻略男角并玩这场恋爱游戏的玩家,原来打从一开始,不是他们选人,是自己选!

    冰心很想在心中大笑,但表情出现的是完全的错愕,以及先前推测失败的难过。

    “游戏规则第二条。”

    “在每位神只正式踏入游戏之後,可以自由选择别,身分,以及天地王朝任五国的所在国度,并留一件物品和一张纸条给自己。”

    “记得……来找我喔,你们三个人,我给你们三年的时间,从十八岁开始算起,谁可以先找到我,得到我的心的,就是这场游戏的赢家,我将不顾一切的跟著对方走……”

    她被骗了!

    打从一开始就被自己设下的规则、被那可以更改别和莫名其妙的纸条给骗了!骗了这麽久、这麽远……追究底,都是因为记忆不完全所导致的!都是因为没有记忆的关系!到底是谁!洗了她的记忆!让她绕了这麽一大圈、这麽一大圈……

    冰心猛然甩开魅古老大的手,双手紧握在前,好似这样的举动可以克制她不去爆发的情绪。她脸上是满满的不敢置信,但是又不能……不信!

    魅古老大见此心也软了,他贴近她,吻著冰心的耳、吻著脸,边吻边道:「无论如何,我在你身边,选择我吧,你要什麽、想做什麽,我都可以给……」

    「我的记忆……被洗了……我绕了这麽一大圈……就绕了这麽一圈……」冰心松开拳头,喃喃说著。她双眼看著天花板,似叹息,似扼腕,似为自己前几个月的拼命不值。

    「我明白,我能体谅,我定帮你追讨回来……」魅古老大边吻上冰心的的唇,边这麽说,眸中情欲不减,就算现在让冰心真相大白也无所谓,因为他现在就想要了冰心,要了冰心的人,之後的心,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慢慢培养,把她给锁在自己身边,就够了。

    冰心任魅古老大吻著,被动著,直到魅古老大大掌已上了冰心的腿,甚至顺著往腰带上去,想解开时,冰心终於开口了。她斗志全都丧失,低低的、淡淡地,无力的开口:「那我这世的任务……到底还算不算?」

    「算,都算,我会助你的,只要你留在我身边,选择我……」魅古老大热情的吻著冰心朱红的唇,舌尖在她的口中灵巧的穿梭,冰心也没了反抗的兴致了,得知真相後,她有些疲累,也有些失魂落魄,被动的任魅古老大深吻著。

    作家的话:

    呕死某糖了!!!!!!Q口Q

    修前面文稿(错字+措辞时)修到一半,电脑猛然当机

    然後某糖前面的心血都瞬间消失了……

    最近发生的到底都叫些什麽事啊?

    来人啊,快把某糖拖走吧……Orz(超想死)

    ☆、127被骗了(下)

    她的古代观念并不重,初夜给了谁、给了身子什麽的也不是多重要,她连那些夜晚跟拓和柳夕姬睡在一起,孤男寡女的躺在一张床上,都觉得没什麽了。

    那些对她来说,不重要,不是她关心、在乎的事。

    得到嘴巴的自由权,魅古老大已扯开那碍事的肚兜,吻在冰心的酥上,由下而上,吻到肚脐,绕著圈再重吻上方,一手轻抚、揉捏著她的饱满,挑逗的手指游走在那粉红的敏感处,看见配合也不反抗的冰心,魅古老大下手轻了些,再没有一开始的狂暴。

    舌尖时在冰心口边缘又舔又吻,突然的,他含住那刚刚被弄得挺立的蓓蕾,冰心嗯了一声,喘了几口气,这娇嫩的声音更是成了魅古老大最好的催情剂,他两手弯起冰心的腿,颇有忍耐不及的趋势。但是他无时不刻提醒著自己,冰心是第一次、第一次,不能这麽急……

    突然的,冰心想到了些什麽,缓缓开口,她面色已被魅古老大弄得涨红,样态娇媚迷人,她手背反贴住自己的口,挡不住的春色盎然。她轻喘著气一问:「虚幻女神的躯体需要血……为什麽你会知道?这也是每个竞争者……都知道的吗?」

    魅古老大笑了,还以为是什麽事,对於求知欲不低的冰心,他边吻边照实开口:「因为我的纸条是这麽写著的,其他竞争者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就看他们转世前到底用了什麽法子在那纸上留下讯息了……」

    说完,魅古老大抬起冰心一腿,让她放在自己的肩上,低头已吻至冰心大腿内侧的隐密了。

    所以,愔愔一开始知道自己有缺血的体质,却不知道她就是虚幻女神,是到後期看了她的纸条後才恍然明白……

    愔愔不是虚幻女神,那他就是竞争者或偷跑者其一了,之前说一年未死要选择她的这番话,恐怕是把她单纯的误认为其一之王吧……

    突然间,魅古老大手指已抵在核心处,正在敏感的地带轻抚著,冰心嗯了几声,双脚不住有些颤抖,下意识想合起,魅古老大却是不让。

    他沙哑的声音这麽问:「冰心……把这底裤脱了吧……让我进去……好不好?」诱哄又带满情欲的声音,让冰心脸上更加鲜红,彷佛要滴出汁了。

    魅古老大果然经验老道,把她弄得很舒服……或许,把第一次交给一个能够成熟应对的男人,对自己来说是个好事吧,会省了很多不必要的疼痛,会是很不错的……

    被弄得舒服、意乱情迷之际,冰心差点就这麽点头了。

    当魅古老大舌尖已挑逗在核心处时,冰心猛一个惊醒,脑海里迅速闪过些东西。

    她直觉再不能让事态发展如此了,不然真的会沦陷、会完蛋、後果会不堪设想的!想到这样的「後果」,冰心心中的惧怕不得不加快原来游移不定的「决心」。

    她一手去刚被扔开在一旁的腰带,从暗袋里果然到了瓶子,趁魅古老大心思全在其他地方时,冰心咬开瓶塞,一股若有似无的芬花香味迅速飘盪在房间。

    正当魅古老大迫不期待想撕下冰心这最後一道边墙时,闻到这香味,却是再也动不了。

    「冰、冰心……」魅古老大对这突然的药香已有了眉目,想抬头看冰心的神色,却是一丁点力都无法使,他趴在冰心的两腿间,居然动也不能动,连内力都催发不出。

    因为体质关系,完全不受这香影响的冰心坐起身来,腿小心合起的离开魅古老大旁,她声音平静,这麽说:「魅古老大……我刚想过了,认真想过了。就算今天立场对调,或是虚幻女神的角色投到了我身上,我想我还是得继续玩这游戏……」

    「冰心,你在说什麽?游戏我们照样玩,只要你选择我、跟我在一起……」

    「虽然虚幻女神开始这场游戏的目的,就是要选个愿意跟随、值得跟随的人走……可是,魅古老大,我也有想走的路,不管是任务还是未来之後的什麽……所以,我没有办法照著你给的路走。」

    即使安排的是一个安稳平顺、畅行无阻的路。

    如果说这场游戏是为了让虚幻女神选出一个自己真心所爱的人,那又为何要对转世後的自己安排那些所谓的天命呢?尽情的享受这场游戏不是更好吗?可虚幻女神并没有这麽做。

    她留给了自己那张纸条。

    作家的话:

    某糖很认真的思考……

    到底标题要不要打「微H」呢?(被揍死)

    可是实际上什麽都没发生呀。(无辜)

    大家应该没有某糖想像中的这麽纯情吧……

    希望这篇不要吓坏大家(????)

    然後,魅古老大跟冰心的初夜擦身而过了XD

    其实每个男角按不同意义上来看,都会跟冰心有过「第一次」/////

    EX:第一次火辣的吻、第一次酒後乱、第一次……呃,等剧情发展到「需要」再说。(溜走)

    ☆、128太失败了(上)

    如果模拟一下虚幻女神的立场,假设一下虚幻女神的格,换做冰心,才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做这种毫无意义可言的事。

    那张纸条定是有道理的,背後代表也是不容忽视小觑的。

    他们有游戏三年的规定,那麽她呢?现在连天所预言的两位王者其一到底是不是她都难说,她的天命又该怎麽办?

    若是等一统天地五国的其一王者诞生,未完成天命的她,又该何去何从?难道随著另一败王消失吗……

    在这等大事和游戏真相未定案前,冰心实在无法忽视如此可布隐忧的存在,她无法继续悠閒安逸的过日子。当然,魅古老大的作法对冰心来说,也是不能苟同的。如果事事都照著他的安排走,那麽这样的天命到底该算是她的,还是他的呢?

    最重要的是,虚幻女神要追随一个人,那得先建立在「爱」的基础上。

    冰心心里清楚明白,她并不爱魅古老大。更遑论什麽选择不选择的了。

    况且,魅古老大也只是基於游戏的胜败考量才这麽执著於她的,事实上他也不是爱她的吧?一切缘由只是被这场令人头痛的情爱游戏给蒙蔽了罢。

    直至今日,冰心终於看清以往魅古老大在自己身上看到些什麽样的影子了。该是松口气的,但心情却不由得追随著那张或许隐含重大意义的纸条而忐忑不安。

    不管如何,现在该是时候离开魅古老大的,一定得离开!

    「事实证明,我们依然无法在同一艘船。因此我想离开,离开你的身边,所以我不能选择你。」冰心边解释,边下床穿鞋。

    破碎的衣衫实在不好穿著走动,她忍不住回头对刚刚魅古老大的浪费叹气。那些衣衫啊,虽不华丽致,但也是耐穿的……可惜就是不耐撕。

    「冰心?冰心,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先解了这香好不好?你听话……」魅古老大听著清冷的冰心声音,有些拿捏不住她的想法,突然间,他好像不认识了冰心,忙诱哄著。

    「不行,魅古老大,我一解,你定是不会再让我有机会了。」冰心无奈继续说:「这下我真的会被你锁在一旁,甚至囚禁到死……这场天地游戏,只说找著虚幻女神,让她爱上那些竞争者。但谁规定说哪种方法可以,哪种方法不可以了?或许接下来的这三年我会被锁在你身边,世界只有以你为天为地的铺造,或许,对你来说的确赢了,但对我来说却是可怕的恶梦……」

    冰心顿了下,补说:「也是种伤害。」

    她的自由,不容许任何人剥夺。

    「冰心……你到底在胡说些什麽?我……」

    「魅古老大,你要的东西,对不起,我恐怕给不起了……一年前,我一无所有,就算你那时要了我,跟我上床或是要我嫁给你,或许都可以,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哪怕成为你的禁脔,或是宠物,只要我能活著……可是一年後,游戏正式开始,我找到了我这世的目标和渴望,最终,我也得选择、找出一条属於自己的道路了,以完成这遥远的目标。」

    「冰心你……」

    「魅古老大……呵,谁说虚幻女神不会死?就算我是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只知道我完成不了纸上的,我就失去了这一世的意义。或许会死,会如你说的,再次转生投胎到下个地方、次元、又或者哪个大陆去……可是魅古老大,我不想死,我不想离开这里,我还没有玩完……」

    对她来说,离开了这场游戏,就等於「死了」。

    「魅古老大,你早先认出了我,却又不信我,你把我关在一个小天空,给我了满是你的世界……可是,我不愿意这样,魅古老大,我不希望这样。」

    冰心苦笑:「今天真相大白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选不选择……这些都是後话了,就此别过吧。」

    说完,她原本想去衣柜拿魅古老大的宽大衣袍穿的,後又想想还是别了,就这样断了魅古老大的念头也不错,同时也断了自己的。从此刻开始,她再也不能去依赖、依靠魅古老大了。

    於是她一把扯过床头外罩的帘布,裹在自己身上,确认这东西够厚、自己身子不会走光後,她拿起地上那可怜、一直没有出场机会的鬼斩,冰心走到门边处,对从刚刚到现在一直沉默不语的魅古老大有些不放心。

    她停下脚步,低声轻问著:「我这次……是失去了你,对吗……」

    「不,是我……失去了你……」良久,床上那沉闷的声音传来。

    作家的话:

    鸿沟已成,怎麽填平?围墙已筑,怎麽拆除?

    魅古老大快些争气呀~

    不然接下来或许就换他被踢出冰心的世界了……(拿手帕擦泪)

    男角竞争是很激烈的,何况还有些角色尚未出来……(咳)

    ☆、128太失败了(下)

    「都一样,我们失去了彼此……」冰心实在扼腕,走到这一步也不是她愿意的。猛然想起那天因为拓的安危而心情整个烦躁,气愤摔花瓶的事。

    接下来冰心彷佛是为了提醒自己的坚决,她抬手把门边矮几上一尺的柚瓷花瓶给摔得粉碎。

    弯下身,冰心从中拾起了巴掌大的一块碎片,继续说:「就像这瓶子,我们……的确回不去了!」

    之前承诺的「谁都别想她做不愿意的事」,想来,那也只局限於魅古老大的天地吧,在那「只属於他一人」的世界里,他的确不会逼她,但是,她却是无法自由、无法去额外做些什麽选择的罢。

    那麽这样的承诺於她而言,到底还有什麽意义可言呢?

    咬紧唇,冰心忍住自己不轻易落下的泪水,带著碎片夺门而出了。

    此地不宜久留,冰心知道这层道理,可房间早已收拾妥当的小包裹还是得抢先带著,她有一半之所以提起勇气回来和魅古老大道别,也是因为这样原因呢。里面还有一些私房钱,冬悸酒楼不能待,魅古老大的身边也不能待……至於那几个早先放在马车上私人物品的大箱子就算了吧,好在百宝箱里头原有的东西都清空了。

    要搬太费力,说不定还有魅古老大的人守在那处,不如乾脆放弃吧。

    於是她快速回房间拿起布包,确认好里面东西无误後,冰心跳出窗快速溜走了,连衣裳也没来得及换回,就只有那匆匆裹紧在自己身上的帘布。

    再见了,冬悸酒楼,她一年日夜的心血结晶啊,再见了魅古老大,感谢他一直对自己的包容和忍让……今後,希望真的不要再见了。

    强撑著、扶跪在床上的魅古老大,已露青筋的手紧紧抓著床头柱子,侧眼,终是看了门口不再有冰心的背影後,松开手,他任自己倒在柔软的床上,心却已经渐渐的冷了,闭起眼睛,这次冰心一从自己身边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彻底小看了冰心,他以为冰心无法离开自己,自信的、自大的以为如此。

    他一直把她当作幼小的野兽、需要保护的孩子,却忘了冰心原来也是有尖牙和利爪的,也是会反咬他一口的,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也因如此,才会让他落得今日这样的田地。

    失败,太失败了。

    呵,活该啊,都是自己把她给逼太紧了。所以她才会想逃,逃得离自己远远地……原来败家就是指这样的自己啊,跟柳君诺那家伙比,居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明明一开始抢得先机的是他,该是他的啊……

    心痛之际,听到逤在门外接连大喊了几句:「主子!主子!」

    魅古老大觉得有些烦躁,早先开始是让所有护卫全部退下,退出冬悸酒楼外,要让冰心今晚就臣服於他的床上的,但现在被冰心溜了,护卫这个时间也来不及追了,冰心的轻功魅古老大到底是清楚的……因此对这些慢郎中又帮不上忙的护卫,实在没怎麽想搭理。

    「主子!您要我们注意的风楼那边有风声传来,说玄武国人马找不著残冰公子,已是忍耐不了,他们动下杀机要取医皇的命,引他出来!甚至查到了医皇的面目,那容貌居然和现在小姐带著的易容面具如出一辙……」逤完全等不到魅古老大的回应,忙在房外紧急报告。

    魅古老大一听,身子想动却动不了,很是愤怒的喊:「进来!快去找人给我解开这该死的药香!冰心从窗外逃了,全部都给我追去!」

    「主、主子……」逤张大眼,不敢相信一向算计人的主子今天居然会有被算计的一天……而且还是冰心。不,或许就是因为是冰心,所以魅古老大才会栽在她的手上。

    魅古老大现在没空理会逤的错愕了,他愤愤的说:「是御容堂……定是御容堂他们卖了冰心的情报!有了容貌自然的连踪迹也会卖!快!给我调派逍遥馆所有人手,不管是正式还是扮装的,全给我往冰心常去的几个地方找,遇到冰心就发信息,让洪辉坐镇,务必保全冰心安全!」

    「是!」面对杀气冲天的魅古老大,逤不敢再质疑,收下那失礼的惊愕面容,连忙带领其他部下一并离去了,他快速的下判断,只留两人待在门外,保护现在连自保也有问题的魅古老大後,他就带著其他收到指示的人马快速离去。

    作家的话:

    错过了错过了,还是错过了wwww(被魅古老大殴死)

    咳,第四卷再过不久就要出来了XD

    预计《天地王朝的游戏》真的会是某糖作品中很长很长的大坑(?)

    ☆、129厌恶至极(上)

    冰心才一踏出冬悸酒楼就感觉不对劲了,直觉是这麽告诉她的。她是个直觉强的,甚至,她是很相信自己的,一直都是。

    於是冰心吞了口水,冷汗滴下,她第一次离开魅古老大身边,以後所有的安全都得自己负责,再无人相伴,再无人给自己撑腰了……

    好悲哀啊。

    可是,如果拿这跟自由相比,拿这标准和天地任务相比,就算做一百次选项,她也要选择远离魅古老大。她是要拼闯事业、成王的女人,她不要像个被拔去双翼,只能苟活在魅古老大脚边唱歌的小黄莺。

    思及此,轻功快速飞越,冰心试图甩掉後方明显追踪她的气息。待她躲进一暗巷,察觉後方有声音,握紧鬼斩正要拔刀时,那来人猛然开口:「是我啊!冰小姐,是我啊……」

    冰心楞了下,她认出了百花楼的那跑腿小二,奇疑的看著和桂严有些相同个的他。

    桂严早在四月被魅古老大潜返回鲁山寨了,因为後面在魅古老大的帮忙下,她跟鲁大哥都用鸽信传送的方式报告近况,再也不需要跑腿的桂严了,算是给他放了长假,让他终於完事可以回去鲁山寨,别再日夜陪冰心他们折腾了。

    记得那天,要被送回去的桂严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要冰心好好保重呢,那时在一旁的魅古老大紧紧握著拳头,差点就冲上来爆打桂严一阵了。为什麽呢?因为光那临别就耗费了冰心和魅古老大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魅古老大那次还是看在冰心的面子上,才压下这不满的。

    说起来,桂严有时候唠叨起来还真是个没完!保重保重保重,不过就这两个字吗?到底还能够再扯些什麽不相干的嘛……

    思绪回神,只见那小二慌张开口道:「小的名为广吉,其实是逍遥馆的人马,是当家派我到百花楼照顾冰小姐的,希望您别被小的给吓著。」

    冰心点点头,算是了然了,因为那些时候都常跑君诺姑娘……呃,是柳夕姬那处,所以魅古老大暗中个眼线照应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刚和魅古老大发生这事,现在逍遥馆的人又找著自己,还真是一股说不出的怪异。照理说,现下只要是魅古老大的人马,都该小心和远离的。

    毕竟,他们撕破脸了啊。

    「冰小姐,现在世道混乱,你的行踪又被走漏,快快随小的回去当家那处吧。」只接到从风楼那处得来的紧急消息,还不知道刚刚冰心跟魅古老大发生什麽的广吉如此劝说著。

    冰心苦笑,看著广吉就像跟桂严一样似的,有些亲近,不免说出了自己的苦衷:「不可能……我已经回不去了……魅古老大他……我是再也不能回去了……」

    这没头没尾的话,广吉果然会错意:「哎,冰小姐您说这什麽话呢?当家最在乎的就是您的事了,怎麽可能不让冰小姐您回去呢?小的想,这中间一定有什麽误会要解释清楚的,不管了,事态危急,小的先发信息通报,让人赶往这里支援好了。」

    正说到这儿,广吉从口处拿出了一小筒,正准备拉线放出讯号。

    冰心锐利双眼闪过,连忙往他颈子劈过去,终是打昏了他。

    「对不起啊小哥,你好生担待些,既然我已经无法回去魅古老大身边了……今後,就任我在外头自生自灭吧……要他甭心了。」边说,边把广吉给拖进这窄巷,随处拿个东西掩盖在他头上,好让他不要这麽快被人发现,这样自己的行踪就还有点保障。

    完事後,冰心抬头看著後方宁静的街巷,黑暗笼罩,衬得这街像是个走不完的尽头。

    冰心抬起脚步,一步步往那黑暗处迈进了,就连她此刻都有些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自己果然被追踪了,而且明的暗的都有。

    到底那些青龙国士兵为什麽也冲著冰心来呢?他们拿著火把在黑夜间搜索,冰心躲在屋檐,清楚的看见他拿著个肖像,一一对身旁左右的士兵下令,凡是见到此图面目的,都要活捉交代,甚至让这些分组的士兵各带一幅图。

    冰心好奇那些肖像图,趁庞大的一夥人离去後,下去打昏了一组士兵,好在只有三人,且功夫不怎麽样,冰心很快完事。

    看到那画像之後,冰心脸色都复杂了,著自己脸上戴的易容面具,纸上的居然是这张脸孔……

    怎麽会呢?

    作家的话:

    喔喔喔喔喔!票票这些天都有成长欸!好开心!(撒花)

    感谢各位亲亲的厚爱~~~(转圈转圈)

    ☆、129厌恶至极(下)

    思索间,後头传出另外巡逻一组的士兵声音,冰心左右张望,此刻她在小民矮屋的大街上,没有可以躲藏的大屋檐,也没有暗巷可躲……没办法,她只好拔腿就奔,路上恰好看到一马车经过,决定拼了一命。

    冰心轻功先是飞越在好端端正行驶的马车上,再灵巧的从窗而入,一入到里头,不说二话,她赶紧把包裹里那锐利无比的三匕首其一拿出,正要威胁此人不准大喊大叫时,却立马愣住了。

    因为这马车内的人,就算不用威胁、不用逼他,他也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大喊大叫、不会因为车内一贼人跑进,就吓得花容失色,或是跪地求饶的类型……

    冰心苦笑,收起了匕首,看著端坐在车上,冷眼看著她的奥狄斯。

    「哈,真巧啊,今天这天气……」冰心乾笑,对面的奥狄斯冷冷的扫了眼她身上不成体统的穿著,撇过脸,一句话也不说,没问冰心怎麽把自己搞得这麽狼狈,也不问为何这段半夜时间还在外地晃,甚至闯进马车……

    他彷若当她是空气,连理都不理,应都懒得应。

    虽然此种反应对冰心是件好事,可以松口气,可是口还是越发疼痛……最近不是这个疼就是那个痛,先是为柳夕姬担忧,再是因魅古老大的关系,现在又来个奥狄斯……冰心想来,这些日子,她几乎没有一刻不是心痛的。

    她真该抽空去看看心病的了,就算自己懂医,但总归不是个正牌大夫,还是让其他人诊吧,看看自己到底得了什麽无可救药的病,她自己诊不出来,或许其他人还有可能。

    见到奥狄斯并不怎麽理会自己,冰心偷掀开外头帘子,确认这街上无人,看是刚躲避了那青龙士兵的耳目,正放心之间,突然个疑惑在心中,冰心问:「这条路……是出青王城的,你……为什麽半夜要出城?」

    奥狄斯连一个眼神也不给,并没搭话。

    冰心有些急问,她想知道原因,很想很想知道,要立刻、要马上,她一直都想知道原因、确认奥狄斯真正的态度,不然今日一别,下次见面还会是什麽时候呢?

    於是她忙问:「你是不是想起什麽?或是,是不是想想起些什麽?」

    奥狄斯依然沉默不理,神色冰冷。

    「告诉我,拜托你说句话好不好?告诉我……其实你也想恢复记忆,其实你也对我很是好奇……」

    瞧见奥狄斯还是纹风不动,冰心吞了一口水,缓缓说:「其实……我都知道,你已经向四国拜见他们的国宝了,青龙国也如今实现,你出青王城,为的是赶到天地国吧?那该是你最後一个去的地方……」

    话未完,奥狄斯冷冷的眸子扫过,终於开口,但那脸却是明显的厌烦,他这麽说:「被你这种人知道我的事情,还真是打从心底让人不快,我最讨厌像你这种凡是爱打听的子了!厌恶至极!」

    厌恶……

    冰心听到的那秒,虽然想装做不在意,想表现的豁达和坦荡,但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滚落。

    她无法克制这种心脏彷佛被瞬间掐紧,掐得都要喘不过气的感受。疼痛像是在未完全痊愈的心口上,多刺了一刀,狠狠的一刀。那疼痛无止尽的蔓延,越来越痛、越来越痛……奥狄斯这种说法,比当初盼月谷那柳夕姬尖牙利嘴的伤人话,甚至比魅古老大亲口说不需要她了,都还要痛……还要痛。

    明明早该麻木的心,现在却依然疼痛著,原来当初的自己不过是强力克制、压抑住那些悲伤罢了,但其实这些都还是存在的,不能不在意的,存在著。

    马车内一片死寂般的沉默,冰心泪眼汪汪,滴答滴答的哭著,她也不急著擦泪,就呆然、茫然的看著脚踏著的车板,默默的哭。

    「你……真的很讨厌我吗?」良久,哽咽的声音这麽问著。

    对方毫不留情的回答:「讨厌。」

    「打从一开始?」

    「一开始。」

    马车内又沉默了一段时间,脑海中一直困扰不去的过往记忆终於不再浮现,冰心现在脑袋里,除了空白还是空白,曾经有的、那些美好的、似乎渐渐都消散了……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轮回转世时,为什麽要忘记前尘所有?为的是希望今世不要被前世给束缚住。而到了间地府,过桥时,为什麽又要喝孟婆汤呢?只因为今世的生活今世开始,前世的一切是前世的事,那都如过眼云烟,该消失遗忘的……

    记得,惦念,想念,思念……原来是不该有的。

    作家的话:

    再过不久,死脑筋的冰心於终於能想开了,非常的好′ˇ`+

    然後,咱们虐完冰心後,接下来就是虐奥狄斯了……(被奥狄斯揍死)

    ☆、130惩罚(上)

    不久,她低声这麽哀怨的道:「你的事……我都不知道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想不起来了。怎麽办……想不起你原来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一句一句的讨厌和厌恶回盪在心中,过往的记忆碎片散在四处,那些如何的亲腻、如何美好的朝夕相处,此刻彷佛都化成了风,一拂而过,就算冰心抬起手来,也是徒劳无功,什麽东西都留不住。

    现在的奥狄斯就是事实。

    讨厌她、不喜欢她、厌恶她,都是再真不过的事实!曾经的一切都远去了,冰心现在才领悟,她早该跟对待魅古老大一样的作法的……都放手吧,反正,这些怎麽抓也都抓不到了……

    「自从每一次的与你接触……我脑海中对你的所有残像,一点一滴的崩塌……现在,或许我再也拼凑不起你的样子了……怎麽办?你的样子……我们的记忆……」冰心低下头,又是委屈、又是可怜、又是茫然无措的说。

    冰心的情绪起伏大为怪异,现在彷若心死的言词更是让人有些震撼。这样不对劲的事终於吸引到奥狄斯的注意了,可他只回头,视线淡淡的看著冰心,却依旧一字不提。

    或许,他也不知道面对这样奇异的冰心,他该说些什麽,或是,能够说些什麽吧。

    「我知道你要去天地国,去见最後一个国宝黄金鼎,那麽在你去了之後,还会许愿,会向那远古幻兽追讨记忆吗?」

    或许知道对方不会答话,冰心苦笑的继续接著:「如你当初说的……要我去向朱雀圣兽讨回记忆,而你去向远古幻兽讨……那麽,事到如今已不在乎任何事物的你,还会不会去做呢?我想,一定不会的吧,因为你是这麽讨厌我,这麽不想提及以前的所有……」

    「我错了,是我把我的妄想强加在你身上,你不愿想起,我却自私的逼著你,你有你现在的生活要过……或许,这就是你想要的。可我却从一开始、认出你的那刻起,就在强逼著你,把所有过往的枷锁套在你身上……也难怪如今这麽被你讨厌、这麽碍你眼、受你嫌弃了……」

    她依然泪流满面的继续说:「与之相比下,我的那些碎片记忆,再也不是多麽重要了,或许打从一开始,我心目中那个温柔的、包容的、总是宠溺我的『白色身影』就已经不在了……他死了,跟『芸娘』一起死了,死在一年前我们喝下白水,离开盼月谷,各自展开新生活的时刻……」

    奥狄斯皱眉,他越发的不了解冰心,更不透她到底想表达什麽意思,甚至还老说这些他本听不懂的话。

    冰心一掌抚上自己半边脸,边哭边笑:「哈哈,他死了,芸娘也死了,我们以前的所有……都没了,我就知道……」

    「现下的你讨厌我也是理所当然的……我这麽疯癫、举止行为这麽怪异的人,你定是讨厌的,早该讨厌的……无关有无记忆,无关是否你还留著那张写给自己的纸条。或许我早该清楚明白,知你是打从心底……真正讨厌我的……回不到的过去,我已经不记得你曾经说过有多喜欢我了。」

    宛如自暴自弃的言语,为的是彻底了断自己的所有心思,打破那些小小地希望,最好永远的绝望,不要兴起任何不该想、不能想的念头。只能够把回忆抹黑,把这已经无法明确、无法清楚看得见的画面,全部抹黑,扼杀完全!

    如此冰心才能释怀,才终於能够被这些过往给解放。

    「你到底在……」奥狄斯皱眉,冰心说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横放在自己心口上,要刺不刺,要离不离,听她这麽说,他居然有点难受。而且那什麽纸条?若真要说,他似乎曾在赵娠夫人的房内看见一张过……

    「你骗人……一直都在骗人,你讨厌我……老早就讨厌了我……哈哈,我却还一直装做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可是,骗得了别人,但又怎麽骗得过我自己呢?哈哈哈哈……你不要我们那段记忆了,我又何必挂念呢?为何就我一个受到束缚,得缠著你们此生此世呢?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你不要我们之间的记忆了,我也没道理再去追求了,强迫你唤醒,只会让你更厌恶我……甚至恨。我宁愿你厌恶,也不要恨……不要到那个地步……求求你,不要……」冰心继续边哭边说。

    当初喝下那碗白水,他们该有的是新人生。忘却所有,重新开始,这才是踏入天地游戏的铁则吧?既然都已经留了第二张纸条、拿了第二样宝物……那麽,该忘的,就该彻底忘记!

    作家的话:

    好想要打一篇少年奥狄斯+萝莉冰心的故事呀……(扼腕)

    可是某糖没时间啊没时间,就连月花的番外都还在苦撑著……哎呀!(重叹一口气)

    ☆、130惩罚(下)

    所以,才会对偷留了那一口的自己,造成这样的痛苦。这是惩罚吧,惩罚自己的贪心。冰心悲凄的想著。

    她茫然的看著奥狄斯,模糊的视线,居然渐渐的再也串连不起那些过往回忆了,她有些害怕,但心中更多的却是面对这样的认知,此时此刻,冰心终於认为自己也该「放下」了,也该「坦然」了。

    「我不再追求我们过去的那段日子了,我也不会再去寻找我的记忆了,假使我真见到朱雀圣兽,我绝对不要许这种恢复记忆的愿望……绝对不要……哈哈哈哈……呜……」冰心悲伤的不能自己,笑到最後,居然是流的泪更多,她两手忙擦著泪,痛苦不已。

    「你……」打从一开始,奥狄斯就无法进入状况,他不懂冰心所有的哭和笑,以及那口中的自嘲和眸中的痛苦。

    「曾经的事实不会改变,你抚养过我、照顾过我,这是不会变的……我谢谢你!」哽咽说完,冰心翻身跪在奥狄斯面前,往他方向就是用力一磕,边说道:「我谢谢你……曾经养育过我,谢谢你这麽的包容我,谢谢你曾经对我的爱护和不离不弃,谢谢你给过我的美好一切……」

    每一声谢,冰心都是用力磕头,这里面包涵了那所有浓重的思念,和不能不放下的不舍。

    「你够了!」奥狄斯突然间心烦意乱,想抬手阻止,但在面对不断磕响头的冰心又是觉得厌恶,他不想触碰她,他从没碰过其他人,一个也没有,就连与自己走得近的赵娠夫人也是。甚至赵娠夫人深知他格,即使相伴一年也不敢越这雷池一步。

    「最後一磕头,我们从此……恩断义绝吧。往後你是你我是我,各走各的路,我们……不会再有所交集了吧,呵,或许你本来,也就不想跟我惹上的……呵呵。」说完,再一磕。

    「以前的你死了,现在的你重生了,我再也没资格强求些什麽了……对不对?」

    奥狄斯心上居然涌出了不舍,瞪大红眼,内心的烦躁和悲伤一涌而来,一直维持的孤傲和坚强不容许他在此时此刻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因此,他只是张大著眼,握紧拳头,看著冰心这最後一磕,最後……

    最後老死不相往来!

    心脏快速起伏,奥狄斯咬著唇,血的腥味充斥於口腔内,眸中的他的挣扎,正低头磕礼的冰心本看不见。

    再一抬头,冰心情绪已渐渐抚平,她灵敏的耳朵听到了外头不远处的吵杂,心中已有底。

    再继续待下去不是办法,夜晚出城本就够瞩目的了,若是发现马车上有她这麽一号人物,冰心担心全车的人都有危险。况且……奥狄斯不可能帮她的。

    不可能。

    他不会掩护她,他只会淡淡地看著她被那些士兵给抓走,就如对待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

    本来嘛,本来就是如此。如果真要到这样的地步,还不如早先识相点,先退出罢,这样一来或许还有侥幸逃掉的运气。

    接著冰心朝他灿烂一笑,做最後告别:「永别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见。你的东西,我这就物归原主了,之後看你要扔要撕,一切随你罢!」

    边说,她边从包裹拿出了那幅拓曾经拼死保护的画,那曾经在柳夕姬和南磷面前,被冰心大胆说出视为「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她放在马车地板上。

    看著被卷起的那幅图纸,奥狄斯还在犹疑,冰心却是马上起身,她迅速背退至车外,最後一眼还贪婪得想牢牢记著奥狄斯的样子,眸中依然有著不该存在的怀念……之後猛甩头,冰心提醒自己务必抛下那些过往,否则到头来走不出迷、庸人自扰的,只会是自己!

    她果断的施展轻功,往马车的反方向离去了。

    在她退出时、在她离开他的视线时,奥狄斯起身快速拉开帘子,看著她远奔而去的背影,口似乎被什麽东西给掏出了,空空荡荡的……

    这是怎麽回事……

    为什麽会这样?是心中有什麽重要的东西……遗失了吗?

    「快!那处有个可疑人!应该就是她了!」

    「她在那里!快追上去!」接著外头陆续传出了几个士兵的吆喝声音。

    奥狄斯皱眉,忙让外头家仆去问问情况。

    作家的话:

    把第三卷的结尾都留给奥狄斯吧~

    让他有始有终wwww

    冰心的戏份到卷底就先告一段落罗XD

    卷四再见。

    ☆、131医皇死了(上)

    这事过没多久,那人掀起半帘,恭敬地在外说:「报告公子,是青龙国女皇亲口下令要活捉医皇,因此青龙士兵夜间满城都在搜索她的下落。」

    医皇……那江湖上闹得风雨的人物,原来就是她吗?可笑的是,他到现在本对她一无所知。

    讽刺一想,一向不管这些杂事的奥狄斯,听完後却是开口追问:「说完整点!」

    那人听了微楞,平常说到这份上,这样的大概,奥狄斯就会抬手要对方别说了,因为他没兴致听,可现在却……抬头,他微微看到了奥狄斯脚边的一幅卷起来的画,纳闷著明明上马车前这样东西并没有出现的呀……

    事实上为了配合奥狄斯喜静的子,这马车厢是用特殊金贵的材质和厚板而成,坚固可靠,隔音效果并不弱,所以冰心刚刚在马车里闹出的动静,外头的人本听不见或是察觉不出里头刚发生的事。

    那家仆困惑不解,但想归想,他还是恭敬地照实回答:「据说是玄武国主和朱雀国的烈焰王爷,同时间向青龙女皇开口要藏身在青王城的医皇,他们甚至还提供了画像……」

    奥狄斯点点头,聪慧的他已经知道事情原委了。

    两国同时间有此默契,青龙国女皇也是头大,四国的纷争一直暗地风波不断,若是贸然拒绝此两国,那将会给青龙国带来多麽不小的麻烦啊。倒不如活捉到医皇,交给他们两国厮杀谈判去。

    反正医皇也不是青龙国的子民,这些游走在江湖上的武林侠士,早没有了自己来源国,他们居无定所,自踏入武林那刻开始,其实就不用分哪一国家的子民了,朝廷自有朝廷事,武林也自有武林的规矩,不过是牺牲一个江湖上的医皇,青龙国女皇没有做错。

    可是照理说,为何青龙国没有在第一时间求助白虎国?任由他们两国这样联合要求?莫非白虎国那里也发生了什麽自顾不暇的事吗……第一次,奥狄斯觉得思绪纷乱,他子开始有些急躁,宛如从原来致的人偶娃娃变成了一个有血有、有情绪感情的「人」了。

    那家仆瞪大眼看著奥狄斯脸上的复杂神情,觉得似乎有什麽事情……不得了了啊!

    「你,快去让他们驾快车。不准再拖拖拉拉,给我日夜不停的跑,马跑累了就到下一城镇去买新马!一定要快点到天地国……到天地国!」

    家仆忙领命说是,在城门边关处,递了青龙女皇先前亲笔的许可信,他们顺利出了青王城。

    奥狄斯看著窗外夜色,一股不安隐隐流溢而出,他现在开始注意到,什麽是冰心口中说的「记忆」,什麽是「残片」,什麽是「白水」,什麽是「重新开始」……

    没来由的,在打开了那幅画之後,奥狄斯迫切的想要了解冰心口中说的这些含意,这幅画是出於自己亲手的,不会有错,落款也是他那特别打造的私章,那只在自己身边的私章,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拿得到,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刻出这样的字体。

    「狄」,这样一个字,这样一幅图,为什麽会在那疯癫女子手上?看著她的离去,心中空荡荡的,居然像缺少了什麽东西……这又是为什麽?悲伤,不舍,不愿……很多种情绪蜂拥而来,明明那不过是相见不到完整三天的女子。

    他甚至连她真实的面容都没看过。

    可是,她的身影和离去的背影,却在心中萦绕不去。思念,断也断不了。他第一次想要知道她口中所说的那些过往、那些回忆……甚至她所思念的「白色身影」和「芸娘」……

    如此一来,只能遵照赵娠夫人说的,去拜见最後一国宝,天地国的黄金鼎。如果说远古幻兽的神话是真,那麽他就如她所愿的,「想回原来的记忆」罢。

    ———*——*——*———

    「医皇死了。」

    「啪」的一声,杯盘掉落於地上,彻底摔了个粉碎。

    奥狄斯的心不知为什麽,在想起那女子脸上笑容时,顿时空了一大半。一股若有似无的抽痛感不时扯著他,越扯越痛。好似这散落一地的碎片,其实是自己的心。

    日夜快马交替奔骑,他们终於回到了天地国,这是第九天了,今日,六月初一。是大家说的一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

    拜见圣兽的仪式也都准备好了,现在只差天时。他一身白色银龙纹带装,头戴雪白礼帽,此刻正在天地王里。是他心头那消散不去的人影一直时不刻的浮现,不断扰乱他的思绪,所以他随口问问那日之後,她的下落。

    作家的话:

    预计再两章+一个番外卷三就能落幕了XD

    然後某糖卡图了Orz(悲)

    ☆、131医皇死了(下)

    可那家仆却这麽回答了。而他也发生了打翻杯盘如此失态的事。

    他以为,那日她的离去,只是不想跟自己出这青王城。

    他以为,她最终会没事的。

    一旁服侍的女婢被奥狄斯这情形吓著,赶忙让其他小女婢进来把地上杯盘收拾乾净,正要搀扶似乎摇摇欲坠的奥狄斯时,对方甩手挥开,女婢这才得知自己逾越了,奥狄斯向来讨厌和人有肢体碰触或任何亲近的行为,任何人。

    女婢深怕罪罚,吓得立马跪下,接连喊了好几声的「奴婢该死」後,在奥狄斯嫌烦,大手一挥就让那些大小女婢给退下了,最後地上这些碎杯碎盘也没继续让人收了。

    就这样放著也好、放著也好……

    他踉跄的走至二阶台处的主位椅上,正打开桌几旁那晚冰心留下的莲花荷塘图时,一滴泪毫无预警就这麽落下了,落在栩栩如生的墨色花瓣上。

    家仆跪在地上,虽察觉奥狄斯状况不对,但没他的命令,是大气都不敢出,连头也不敢抬。

    奥狄斯不明白现在心中的抽痛和眼下这滴泪是怎麽回事。为什麽当他听到那样一个任刁蛮、完全不可理喻的奇怪姑娘的死讯时,自己居然会……

    闭起眼睛,脑海中似乎有个模糊的朦胧身影。

    小桥下,池塘处,荷花旁。一个远远、小小的紫衣女孩的背影,为何这样画面总是缠绕於心中而不去呢?为什麽……

    过了许久,奥狄斯张开眼睛,轻声问著:「她……怎麽死的?」

    「回公子,在青王城的碧波河处,青龙士兵和风楼逮到她,并与她大打出手了起来。她被双方围攻,一时招架不及,想水遁,却在跃起的瞬间被後方一神箭灌入心脉,是回天乏术的致命伤,当时在场的都看见了。後面逍遥馆和冷影阁的人马闻声赶来,四方混战斗争不下,落入水中的医皇连把手也没人来得及伸,就顺著前日倾盆大雨、暴涨湍急的河水冲下了。事後小的人马来报消息,碧波河下游处在逍遥馆和冷影阁的连日搜索下,是一无所获……小的斗胆推测,她应是已经……」

    别有他意的在这个部份顿了下,那家仆续说:「且尸骨全无。」

    奥狄斯听完毫无回应,在等了将近一刻钟後,家仆担心这样消息让奥狄斯受不住,紧张望去,只见他神色惨白,泪水再度落下。握紧那幅画,他居然喃喃重复著:「这样的吗……竟是这样吗……」

    那在自己眼中,彷佛一直站在极高、极耀眼处的聒噪女子,最後,居然死得这麽凄惨黯淡吗?

    听了这些,没有喜没有悲,他不明白这样的情绪,只知道心中闷著慌,一股郁卡在腔中持久不散。

    门外一女婢突然走进,见了此场景也颇为怪异,那家仆见到赶紧低声斥责:「好大的胆子,公子没说让人进来!」

    女婢赶紧跪下,忙禀报奥狄斯:「赵娠夫人说,离仪式的时辰差不多了,是时候进黄金大殿见这黄金鼎了。」

    女婢不懂家仆何以如此敬畏奥狄斯,在她心中,这赵娠夫人才是天地国最有钱和权势的主人,她其实一点都不把奥狄斯放在眼里,她只服从赵娠夫人。

    奥狄斯抬手轻擦了下脸上泪水,神色看不出喜怒,他并无说话,可是现场的这两人都能明显知道奥狄斯的情绪不佳,而且是从女婢提到的「赵娠夫人」开始时。

    奥狄斯走至那女婢身边,只淡淡说著:「我的纸条在哪里?让赵娠夫人尽快交出来,否则,我不会放过她。」

    女婢听这冰冷刺骨的声音,身子不住哆嗦著,也不管奥狄斯怎麽可以用这样口气对当家主母这般说话了,她连滚带爬的快速离开这会让人窒息的可怕空间,彷佛晚一步,自己就再也不能出来了。

    待她再绕回来之後,奥狄斯已往黄金大殿去了,女婢只好转方向跟去。

    她还清楚记得刚发生的事,当她正跟赵娠夫人要纸条时,那时赵娠夫人的反应……她觉得这事有说不出的古怪,因为赵娠夫人她脸色惨白,听到这事後,居然跌坐在椅上,喃喃说道:「他知道了……他终是……都知道了吗……」

    女婢不敢多言,甚至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赵娠夫人揉了揉额际,要身旁另一女婢去内房拿个珠宝盒。

    作家的话:

    哈哈,总觉得上一篇冰心的「真情流露」占篇幅太大了XD

    整篇看起来很冗长,某糖日後再修修~

    其实某糖设定很简单,总想把冰心的心情给打得真实+贴切一点~

    这样才能够引起奥狄斯的注意+想了解冰心的欲望XDD

    要是弄巧成拙某糖会伤心滴~~~

    来,话不多说,为了要痛快迎接卷四

    咱们开始虐一下奥狄斯呗~~~(欸)

127-13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