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朝的游戏 147-148


    ☆、147狠毒的宣誓(上)

    「但……」

    柳君诺话未完就被冰心打断,她奇疑问著:「不过他没死吗?你们後来关系居然这麽好?打个两三下就都知道对方名字了?」要知道那天那个莽汉对她,可是一点都没报出名字欸。

    柳君诺别开视线,小声的说:「我後来发现他是个人才,就收为己用了……」说完,还偷偷看了眼冰心的反应,就怕她强撑著,其实心中很是介意。

    只见她一脸伤悲愤恨都没有,点点头,还颇为同意的说:「的确,他武功路子不错,出手也相当了得,做个保镳或跑腿什麽都是好的。可就是做事太不经大脑了,你之後带著他,可得多替他注意些,少让他出些什麽乱蛾子。」

    这立场似乎在不知不觉被带开了,柳君诺苦笑,继续听冰心说:「反正嘛,我们回前题吧,的确刚那些都是玩笑话,什麽献药拜见的,我压儿就不打算这麽做。我要带走愔愔,哪需要经过他们同意?只要愔愔肯跟我走就行了。」

    瞧话题拉回来,先撇开那些儿女私情,柳君诺紧张问:「你不会……要直闯月花罢?」

    冰心灿烂一笑:「怎会呢?我伤还没好,我们直闯不成,一定被杀个片甲不留的。索就偷偷来吧,徘徊在空乐山的山脚下,总会等到机会的。」

    现在六月十二,愔愔依旧被关在那月花,不知生死。

    距离冰心上回说的那个「机会」,他们又等了四天。这四天的夜晚一直都是梅儿陪睡,自从柳君诺别一事被拆穿後,就再没跟冰心同睡了。冰心也没差,不是自己一人睡,谁睡在她身旁都好,这是真的。

    只是夜间,偶尔会想念那个总是会紧靠过来的温暖诱人的君诺姑娘。可是,柳君诺说自己要像个男人,所以,是不会再在她面前扮女人了吧?哎,无意间失去了个好闺蜜啊。

    这是恶梦,活生生的恶梦啊。梦醒的现实就是个恶梦,果然是让人唏嘘扼腕的。

    喃喃念著,忽然间,她听到了门外声响,会武的梅儿立时张开眼睛,警戒的望著门边处,手还下意识从枕头处抽出了把刀子,冰心在旁看得心惊跳,头下一兵器,原来自己这些天都睡在那冷兵器上头啊……

    乖乖,床上是睡觉的好地方,对她来说是天堂,她就从没想过把那些可怕的、危险的玩意儿放在床上……真的,她连鬼斩都乖乖的放在一旁抽屉里了,若真有了什麽事,轻功快一点,手脚快一点,她一把拉起抽屉,鬼斩马上就能派上用场了。

    「梅儿,冰姑娘,你们醒著没?快开门,急事商讨。」门被连拍著,那是小 灯慌张的声音。

    梅儿和冰心对看一眼,最後冰心点灯,梅儿开门,才让小灯和身後高大的阿科进来了。

    冰心往他们後头望了望,没看见柳君诺,疑惑问著:「你们家公子呢?」

    「这就是我们急著要商讨的事。公子他深夜外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小灯满头大汗的回答。

    冰心瞪大眼一愣:「什麽?」忙催促道:「这到底怎麽回事?快说清楚。」

    真是的,明明让柳君诺乖乖等这几天的,空乐山迟早会有消息,推测就在这一两天。可没想他居然还是不放心,自己跑去附近乡镇探访这件事了,还这麽晚了都不回来。

    哎,是自己的话不够让对方信任的吗?还是对方做事本来就是这个调调?不自己确认不放心的那种……总归到底,冰心还是该检讨的。

    因为照阿科和小灯的说法,原来休息的这几天,柳君诺夜间都有照时出去外头探消息,平常都会固定某一时间回来,是怕冰心起疑,也是怕他们担心。

    而她还真没发现这事儿,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那客栈里……自己真是对人太没警觉心了。她微微懊恼的想。

    直至今晚,这平常的固定时间已超过许久,可柳君诺却还是没回来,阿科和小灯他们这才慌了,马上来找冰心和梅儿商讨这事儿。

    真讨厌,最讨厌这类迟迟不归的人了,不管是之前的拓还是魅古老大,到底有没有想过她这种一人留守的心情啊?很是焦躁、坐立难安啊。想起那些时候,她心里总是在意、挂念的。或许事情发生的那一时刻,当初的她尚未反应过来,没来得及自己追去……

    但现在,冰心再也不管了。

    她再无考虑也再无等待的心情了,赶紧下令要阿科和小灯去准备马匹,他们几人循著路线,一路找去吧!找不到人就不回来睡觉了!在心中烙下如此严重狠毒的宣誓後,冰心一脸沈痛的把东西简单快速打包,佩挂鬼斩,他们几人就这麽匆匆离去了。

    作家的话:

    目前努力补修月花的番外篇wwww

    就等时间一到,好让他们一起出来罗wwww

    是说某糖很悲剧的草稿停了,好在当初文章充足,够支撑作品区的日更一段时间

    其实某糖已经一礼拜没增草稿了,都只在修文+看错字的阶段′口`

    最近真忙到没心情写文啊Orz

    坦白说某糖卡在愔愔跟冰心相见的那边侨段了(汗颜)

    ☆、147狠毒的宣誓(下)

    都这麽晚了,干麽还跑出去呢?要探听消息直接跟她说不就好了吗?又不是白天不让出门。现下,他半夜偷偷的出去,是怕她生气吗?实在想不透这家伙的心思欸。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那张不戴面具又不扮丑的脸孔是很麻烦的吗?很引人注目的呀。

    冰心想起在上个茶馆时,他一下车就转身,像个绅士般的对冰心伸手,要帮忙搀扶。本来嘛,冰心就带著伤,这个时候有个服侍周到的人在一旁总是好的。可当她的手搭在那比自己还要漂亮纤白的手指上时,冰心背後就投来了几个如刀子般刺人的视线。

    原来柳君诺的手指该是被魅古老大弄得遍体鳞伤的,可冰心受伤期间也没忘了自己医药的本事,不只专心吃喝调配好药顾著自己的伤势,也多弄了几副给柳君诺,再来他曾坦白说过搜集这些名贵的药材和稀有的药丹也是他的兴趣之一。

    如此一来,受到良好的药材和她高明医术的照料下,他身上的伤目前除了那烙火渗油的鞭子还有些难搞外,其他几乎都已完好。毕竟那次被鞭打得皮开绽,都颇有见骨趋势了,也亏柳君诺都一一忍下,就连换药时,半个痛字到现在都没听他出口过。

    是个忍耐力和意志坚韧的铁汉子啊,对他这样的伤口,冰心是又敬又畏。

    回正题,话说一感受到那些锐利视线时,冰心狐疑的转头望去,发现居然是其他路过喝茶的女侠的。常在江湖打滚的子本就豪爽俐落,讨厌就讨厌,喜欢就喜欢,两者分明清楚。因此冰心也彻底感受到了这片非常明显的敌意。

    看著对自己相当好的柳君诺,瞧他小心的搀扶、细心的拉椅子,甚至问她要吃点什麽、喝些什麽,事事以她为优先,还对她轻声细语并放出灿烂微笑,三不五时叮咛著慢点吃、小心烫什麽什麽的,面对完全老妈子境界的柳君诺……冰心不知这种感觉该说是爽还是不爽。

    挣扎许久,她把那些女侠羡慕的眼光都给收下,最终转化成心底对柳君诺的一片复杂了罢。

    自从遇到柳君诺,冰心有太多太多的复杂了。总归来说,会接受到这些敌意,都是他那脸惹得祸罢。

    人家南磷是妖孽,这柳君诺也不差,算妖媚了吧。反正都是妖就对了,不是什麽好生物。想想,或许愔愔还算是超然神圣的,但只能远观而不可接近亵渎,与自己有种生疏的距离感。

    拓了话则是个冷酷沉默的,他就像个安静的黑豹,属猫科,潜藏在暗潮湿的黑夜中,未炸毛以前都相当柔顺、或是爱理不理的,但一旦发起火来就会冲上去咬人,不把人给撕成碎片是不罢休的那种残酷子。

    至於魅古老大和奥狄斯这两人也不遑多让,他们外表和格……呃!现在怎麽回事!从这个人家外貌聊到那个人家个,现在该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回神、回神啊!

    为了打消那些脑海不该起的杂念,冰心猛然加快骑马的速度,她想专心在眼前的路途上,於是马鞭用力一挥,马儿吃痛的更是往前狂冲,原本路上各马匹间维持的距离渐渐被拉长,这让後头跟随的梅儿、阿科和小灯是面面相觑,满脸不解。

    等他们好不容易追上冰心时,是在一个时辰之後了,同时也到达了目的地。他们终於来到了夜间第一个乡镇,可这里位置古怪而巧妙,竟是不分国界。照理说,这里已是玄武边境,但眼前热闹的纯朴小镇却不属玄武的管辖范围,没有朝廷纷争却也没有玄武国的支援,几乎可以说是座被遗弃,却依然兴盛的小镇。

    冰心揉了眼睛,想了下现在的时间,再看了看前方那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狂欢小镇……

    梅儿驱马上前,皱眉问:「这镇怎麽这麽奇怪,大半夜不睡觉的,在庆祝什麽吗?」

    阿科呆呆的点头附和:「而且还在三更半夜庆祝……」

    太好了,这不是冰心因为想睡觉而产生的幻觉,正松一口气时,一旁貌似博学多闻的小灯开口:「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孟阡镇的传统,每到这样的时节日子,他们会开三天三夜的庆典会,照我推算,今天应该才第一天。」

    作家的话:

    愔愔的番外完成了wwww

    某糖找时间+文章进度中入一下(?)

    ☆、148孟阡镇(上)

    「传统?庆祝?这小镇有信仰?」冰心楞问著。

    是有听说过某些城镇有类似独一方面的信仰和庆会,在水源旁的感谢河神,有大片农田的感谢丰收之神,在山林中的感谢山神等等。这是个极为信仰神明的大陆,几乎只要以「感激」之名,很多「神」都能够被加以物化出来。

    当然,如果是在五国之内,他们会更感谢那四圣兽和远古幻兽。可这些边境国家的村子,无国无军庇护,他们很自然的顺从了附近的神明,抱著感恩感谢的心情,度过每日每月每一年。

    可冰心左右看了那村子,无河、无田,甚至离刚最近的乡间客栈也要快马加鞭花费一个时辰,往前走约莫十里,才会是空乐山……这本颇有距离啊!那麽这座落於大路中央的小镇,究竟在感谢、祭拜什麽神明呢?冰心不由得好奇。

    没多久,似乎找回书上记忆的小灯就解谜了:「他们在感谢银白神龙。据说是梨年时期,那象徵吉祥安康的神龙曾经伴随一女仙路过瘟疫感染的此镇,施舍了大量神药,救治了他们一村,因此每到这样日子,他们都会为神龙和女仙狂欢三天三夜。」

    冰心点点头,原来如此,是神仙恩人的故事呀。

    谜底揭晓,再也没什麽好怪异费解的了,索他们继续驾马往前。

    一般来说若要进城、出入关卡得需要通行证什麽的,可这只是小镇,一个规模不输一般大城的小镇,所以冰心他们在通过了护卫兵的简单检查後,就被轻松放行了。

    进去时,那护卫兵还嘻嘻笑著说女仙和神龙的故事,甚至提醒这时候进镇刚好碰上三天三夜的祭典,要他们好好享受这三天再离去呢。

    真是个善良、热情的人啊,就不怕现在进去的他们会是什麽坏人吗?还是说,他们都固执的相信女仙和神龙会庇佑他们,所以才这麽有恃无恐呢?完全的信仰,完全的安心,不晓得这样的下场会是好还是坏。

    冰心楞想了一会儿,在梅儿的呼唤中回神,继续往这镇上的中心热闹处走去。一踏入此,果真长长一排的热闹人潮,几乎连车路都被堵住了,他们不得已,只好下马牵著走,正一路找著今日该下榻的地方,以及柳君诺的纤纤身影。

    火红的灯笼被高高挂起,为这夜晚的街上添了一丝明媚,广场上露出半面肚子的女子在欢喜跳舞,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拍手连称好,偶尔还有几名女子端著酒盘穿梭在里头,有些人或坐或跳,全都挤在那个广场。

    街边上,满是小摊贩拼命吆喝的声音,卖食的、游玩的小摊都一一出现,热闹度居然不比白天情况,看来这三天三夜大家也都算准了是大赚一笔的好机会。人潮这麽多,这镇上若是能有他国控管,应该早能提报为「城」了吧?以这样的面积和人数来看。

    不晓得柳君诺到底跑哪去了……冰心最後决定分开去找,谁找到了,谁就先到广场集合,若是无,一个时辰後也要去报到。大家一听点点头,散去四方位置了。

    冰心往街边处找,途中碰到一面具摊子,不由得停下脚步,看了那神龙的面具,忽觉这条龙似乎在哪里看过……

    不是青龙,他是银白神龙,那阳都的守护神兽。

    金色的锐利瞳孔,雪白的冰冷面容,这神龙……越看越眼熟,莫非在自己曾经是虚幻女神时就有见过他?可如果有,该屏除所有记忆加入这场天地游戏的冰心,又怎麽会有一股怀念感呢?而这股怀念感,到底是虚幻女神的,还是「冰心」的?

    如果是在踏入天地游戏後有碰见他,但因为白水留下那一口的关系,这怀念感的道理也才说得通啊。只是,之前的自己,莫非真见过他吗……神游间,冰心忽听得旁边一猥亵声音道:「我说小美人啊,就跟我去那处玩玩嘛,瞧今天多热闹、是个你我的大好日子啊……」

    往一旁看去,只见一颇有混混和流氓气势的男人正为难一个别过脸、看不清样貌的女子。

    哎,不论哪城哪镇,这种登徒子就是不少,像个蟑螂一样,一看见一只,其实背後还有三十只多……真是令人烦躁。

    边碎念同时,冰心视线瞄到了那颤抖、盖著红色大帽的女子,她越看越觉得她那高挑的身形很像她要找的柳君诺……

    这厮!不会为了探听消息又扮回女装了吧?而且还为了装得像、装得真,不敢回绝这些流氓混混!再来,就说那男女通吃的妖艳脸孔很是麻烦了,让他戴那张易容面具他就是不要,瞧,果然是被人给缠上了吧!

    看这次他怎麽开脱!一定非逼得他立马戴上易容面具不可!

    作家的话:

    好想睡喔……

    最近一贴完文就马上趴床死睡,几乎是某糖必做的事了+口+A

    ☆、148孟阡镇(下)

    冰心欢欣非常,热血非常,一方面是终於能够再看到那柳夕姬柳美人,另一方面,是自己可以在他面前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了。於是赶紧磨手霍霍走去,她先是不客气的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在男人因为好事被妨碍,不悦转过脸时,冰心迅速出手给了他一巴掌。

    那一声音啊,真是有够响亮的。

    冰心心情好,算是饶了他,没用半点内力去拍他,不然现在对方哪还能稳稳的站在她面前呢?

    被赏一巴掌的男子顿时傻住,偏过的头慢慢转回,他抬手著自己脸庞,回神後,怒气冲冲的看著冰心,嘴里愤怒的话语还未出口,冰心就被那手拿杯饮的红衣儒裙的女子给用力推了过去,里头体还顺势撒了些在冰心身上。

    冰心当时注意力全在那混混上,她颇为神气的看著对方,就等对方出招她再拆招,却没想到被身後护著的那女子给推了一踉跄。

    只见在冰心站稳,转头困惑时,那女子气愤开口,对著冰心就是破口大骂:「你是谁啊?你这疯女人,做什麽打我阿牛大哥呢?」随後她又回过头对那被甩了巴掌的男子关心的问,眼里满载柔情,跟刚刚的母老虎发飙完全不同:「怎麽样?阿牛大哥你疼不疼……」

    「宝贝,不疼,一点都不疼。」对方握住女子的手,深情款款说。如果可以撇开那脸上鲜红的巴掌印,他会更加符合现场气氛。

    「阿牛大哥~~~」

    「宝贝~~~」

    冰心差点被这两人的麻对话给噎到。她疑惑的看著眼前这连柳君诺千分之一都比不上的那芝麻脸……

    呃,怎办,居然认错人了。

    饶是如此,冰心还是想为自己刚刚的举动解释:「我、我绝不是胡乱打人的,因我瞧这个混帐在调戏姑娘你,所以就……」

    说到一半,那芝麻脸女子拧眉瞪眼,著腰打岔:「谁是混帐啊!我哪里被阿牛大哥调戏了?我们是在亲热!亲热好不好!连这都不懂,真是个没人要的姑娘!反是你,还真是打扰到我们了!」

    冰心听了更是三条黑线,犹豫开口:「可是……我後来明明听到姑娘你说『不要不要』的……」

    後面另一男子马上诡笑的说:「我说你还真不懂情趣,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了啊!」

    冰心一愣,脑海随即想到之前被魅古老大强压时,她那时也是说不要,并且强烈抗拒,可对方却没打算放过她,反而还变本加厉……莫非这块大陆男女间还真有这样的定律?情趣的反话吗?那若是还有下一次,自己如果说「要」了话呢?是不是……

    咬唇思考间,完全没留意到自己的观念已被扭曲的冰心,只听那芝麻脸女子继续说:「而且你居然敢骂我的阿牛大哥,我们已经订婚,下月就要成亲了!我猜一定是你这平庸脸羡慕和嫉妒才这麽做的,太可恶了!」说完,居然把手上剩下的杯水给往冰心泼去,冰心愣著,想著自己怎麽这麽倒楣……

    这年头真是太过分了,芝麻脸笑平庸脸,本五十步笑百步嘛……

    不过这镇果然善良啊,没有流氓混混,反是自己误会了,可是大街上调戏未过门的妻子,甚至和她亲亲我我拉拉扯扯的,这也不符合外表看似纯朴的小镇啊!而且还有这麽凶的母老虎母狮子……

    边腹诽之间,冰心正准备认命接这杯水时,却突然一宽大袖袍出来挡著,只淋了他一身袖子,冰心是完好无事。

    回头,终於找著了那本该寻找的人。不过现下立场倒是跟冰心原先所想的给对调过来一样。

    而且自己还被他给「英雄救美」了,冰心原来的满腔热血化为一空,她只能无奈道:「柳君诺……」

    怎知对方「嗯?」了一声,对著冰心就是一阵灿烂笑容。他先是握著冰心的手,再是朝那两人妖艳一笑,低沉如好酒醇酿般的声音温婉道:「不知我妻子如何得罪了你们,为夫的我代为赔罪,望请海涵。」

    柳君诺一身清丽男装和魅惑脸孔,别说五国全公子的外表排名了,单以这镇上来说就实属罕见,鲜少人能够抵挡得了。

    作家的话:

    别小看这篇文(?)

    这篇文看似无聊+平常+平凡

    但这却是未来冰心被吃得死死的其一重要关键(??)

    晤,好累喔,某糖先去睡了……(趴)

147-148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