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1-3


    第一章 情绝

    面对著林家祠堂上一块块的木牌,方若影的心里,泛起了无限的悲凉。这冰冷的祠堂,三年以来,她跪过太多次了。

    面对著这森严的影里,无焦距的眼神对上嘈杂的人群,在这样一片谴责的目光中,她自始自终挺直了背脊。

    事到如今,还有什麽可以害怕的呢?最想要得到的已经失去,良人的心里已经装上了别的女人,再做那怯懦的小儿女之态,不过是平白为他人笑料而已!

    方若影静静的坐著,对著一片谴责的眼光,只是飘忽著眼神,一言不发。

    她的面前,堂上正中,花燕琪几乎是埋首在身边英俊男子的怀里,只露出一双时不时转动一下的大眼睛,心中涌上了无限的快慰。

    亲爱的表嫂,这一次,看你还有什麽办法?

    忽然想起自己刚进林家的时候,眼前这已经变成瘦弱苍白的女人当时的飞扬脱跳,和表哥的恩爱,再看看她现在的憔悴,花燕琪的心底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表嫂,抱歉,似乎是我笑到了最後呢……

    虽然敏感的注意到了那娇弱的仿佛站也站不稳的女子的表现和她眼底偶尔闪过的冷,方若影却视而不见。女人的对手,从来不是女人。作为林绍扬的嫡妻,对她来说,本没有必要和花燕琪争那一时长短。不是斗不过,不是没有手段,只是不屑於使用罢了。

    方若影只是瞬也不瞬的,紧紧的盯著眼前搂著柔弱女子的男人,一字一字的,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的问道:“相公,你真的决定了吗?”

    那搂著软若无骨的伏在他怀里的花燕琪的,正是方若影的相公,林绍扬。

    而他们结缡至今,不过三年而已,她这样千挑万选的夫君,原来,真如当年她的父亲所说,只不过是个朝三暮四,心智不坚的小人罢了!

    这样想著,方若影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冷冷的微笑。

    林绍扬,我不怪你负了我,我只怪我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你!这样的责任,原是我自己的错误,但是,我真的在你身边一天也呆不下去了!

    “娘子,”林绍扬的脸上,此刻反倒是表现出了一片的痛心无奈,“你我夫妻三年,你无所出,已经构成了七出之条的无子。宗族原本的说法,是要我休了你,另娶表妹为妻,如今因我苦求,表妹慈善,自甘为妾,这已经是对你天大的宽容了。纳妾罢了,小影你若是执意不应,绍扬如今也是无计可施了。”

    哈,说的真好听。三年无所出?是什麽样的情况下三年无所出?!这一刹那,方若影冷冷的抬起头来,眼中光芒锐利,这一刻的她,终於有了三年以前名满京都的少女所特有的光芒。

    我不过十八岁,在我来处的朝代,只不过是刚刚成年,这样的身体,不能承受生儿育女的责任,又有什麽奇怪的!

    你如今如此对我,可还记得我们当年的承诺?一生一代一双人,绍扬,是你负了我!

    这样的话纠结在嘴边,她却一句也说不出口,只是死死盯著眼前依旧如同当初一般无二俊美的男子,再也忍不住的仰天长笑出声。这样肆无忌惮的表情,使得周围的窃窃私语,更加的大声起来。

    方若影心底冷冷一笑,这样的表现,是有亏林家一直所说的三从四德的吧?不过又有什麽所谓呢,以前不敢离开,只不过是顾著自己的身边人罢了,到现在,自己还有什麽可以畏惧的?

    这同床共枕三年的相公,如今已经心有别故,绍扬你如今说这样的话,只不过是给自己的负心薄幸找了一个最好的借口罢了!

    我怎麽会甘心!林绍扬,即使当年你对我炙热的情怀已经燃尽,我又怎会容得你,这样负我!

    抬起头来最後看了眼前的丈夫一眼,方若影从鼻孔里,蹦出了一声冷哼。

    这英俊的男子搂著娇弱的女子的画面,多麽碍眼,却又多麽熟悉!花燕琪,你如今春风得意,可曾有想过,我和他也有这样的曾经!

    她苦笑著摇摇头,不想再去看那一对男女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的场景,那娇弱的女人仿佛软脚虾一般站也站不住的往男人怀里滑去,含情脉脉的大眼睛,只直勾勾的盯著这名分上还是她相公的男人。

    情已绝,心自成灰。

    终於到了这一步了吧。

    结缡三年,一朝恩断!

    冷冷扫了一眼厅上众人,方若影自袖中掏出早已写好的,墨迹已干的字条,淡淡的对著眼前的两人说道:“绍扬,何须要你求情呢,若影自知蒲柳弱质,不堪侍奉君子,如今这便自己下堂求去吧,你签了这放妻书,以後你我,各自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斩钉截铁的话,自这女子坚毅的唇间,一字一字的吐出来,厅上其余诸人,都是齐齐的惊叹了一声。

    这林家,也是官宦世代,却最是迂腐,给女人讲的最多的,就是女诫女训。

    而女诫里,有那专心一章,说的最多的,就是“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德”,而作为女人,要以丈夫为天,天不可逃,夫不可离。想到这里,方若影忍不住的轻笑一声。

    怎想得到,穿到了这个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架空时代,历史大变其貌,女诫女训,居然还是生生的钻了出来呢。不过,自己只是说一句要自请下堂,这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就惊叹的几乎坐不住了,那不知道他们看了自己参照唐人所写的放妻书,又会气成什麽样子呢?

    眼风一扫,她的现任婆婆,林赵氏,正在人群里气得不轻,而她的现任小姑,那位不知道为什麽从来没有看她顺眼过的小姑娘,正轻轻拍著婆婆的背脊,狠狠的盯著她。

    方若影的唇角边撩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抹嘲讽的笑意,生生的几乎把林赵氏气的背过气去。

    这该死的女人,当初就不想让扬儿娶她的,如今倒好,只不过是纳个妾,这女人居然能说出自请下堂的话来,还有没有把我们老人放在眼里了!

    周围也是一阵的窃窃私语。

    这女人怎麽能就这麽离经叛道,这麽简简单单的就说出自请下堂的话来!她虽是当朝丞相之女,然而林家,也是官宦世代,就连如今这林绍扬要娶的平妻,此刻正娇弱不胜的依偎在他怀里的花燕琪,家中也是世代清贵。人家花燕琪都肯自降身份为妾,尊她为长了,甚至还说出为奴为婢都要陪伴著林绍扬这样的话来,她若是个贤德的,本就不该等到如今开了宗族会议,早就该自己提出为绍扬纳妾了,由此可见,这女人平素的贤名,倒真是个假的。

    林家这时候的大家长,也是林绍扬的父亲,林鑫,也在堂上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

    原本,这丞相之女方若影,京都盛传聪慧异常,当年自家子孙能娶到她,夫唱妇随,为这林家的富贵锦上添花,也是当朝佳话。

    只是谁料,媳妇进门以後和儿子结缡三年,终无所出,这纳妾之事,就摆上了台面。

    法宝出尽,媳妇却始终装聋作哑,直到今日避无可避,退无可退,终於闹到开了宗祠。

    原以为这平日温婉贤惠的女子,如今也会一如既往的温柔贤惠下去,如同时下的女子一般,乖乖的为丈夫张罗著纳妾,最多只不过是争一个大小脸面罢了,谁知道,这女子现下竟然掏出了放妻书!

    林绍扬不可置信的看著熟悉的妻子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冷冷的,把这薄薄的一张纸,掷在了他眼前的桌子上。

    这一刻,他的手指因为不可置信而颤抖起来,带著审视的眼光,再一次看了看妻子冷漠的表情,知道妻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终於有些麻木的,拿起了那薄薄的一页绢纸,展开读道:“林绍扬谨立放妻书於此……”

    只是看完这一句,他的心,已经像是铅坠一般的,狠狠的往下沈。

    那熟悉的笔迹,是属於这三年来,与他同床共枕,偶尔描红,却从不写诗作词,吟风弄月的妻子的。

    他只是无法相信,一直以来都这麽温柔贤惠的妻子,无论什麽时候,都支持他,鼓励他的妻子,这一下笔,竟然会锋锐如斯!

    他深深的盯了妻子一眼,听到自己的声音飘飘渺渺的继续念道:

    “盖说夫妻之缘,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结誓悠远。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怨家,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相憎,如狼羊一处……”只读到这里,林绍扬已经无法再念下去。

    这放妻书的文笔极好,好的让他无法置信,这是他一贯以为在掌家之事上颇有心得,而诗词歌赋之上绝无天赋的娘子能写出来的。

    一眼数口,反目生嫌……他们之间,真的曾经到过这样的程度吗?

    哦,是吧。几天以前,她跪著哭著说表妹落水不是她做的时候,自己虽然一言不发,却是搂著表妹离去的!娘子那个时候,心里该有多难过,多痛多恨,多无奈多悲凉?

    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妻,林绍扬的心底,这一刻也是微微一动,他也如方若影一般,想起了他们刚刚认识时候的美好。

    看著娘子如今已经不复出嫁时稚气娇豔的脸蛋,他的心底泛上无由的疼痛。是爱著她的。真的是爱著她的。要忘记,该有多难?

    “绍扬,你继续念下去吧。”娘子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如催眠一般的传来,“你忘了吗,你向我家求亲的时候,答应过我什麽?”

    林绍扬的心,如绑上铅块一般坠落,当年的承诺,这数月以来,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这三年来娘子对他的千依百顺,早就已经让他忘记了,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另一方面,心里总也抱著几分侥幸,想著同床共枕三载,娘子不会如此绝情。只是当这样的结果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台面上,这一刻,他的心底竟然开始隐隐的後悔起来,若是早知道娘子会这样的坚决,自己还会选择跟表妹在一起吗?

    不不不,表妹那样柔弱,离了我,她会活不下去的。娘子……娘子如此坚强,总会有办法撑下去的。

    这样想著,林绍扬心肠又渐渐的硬了起来,怀里柔软的身躯,让他忽然间,忘却了方若影一旁边来的冷冷的眼光。

    深深看了眼前已经垂下脸蛋的方若影一眼,林绍扬继续木著嘴唇念了下去:

    “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娘子相离之後,重梳蝉鬓,美群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更生欢喜。”

    念到这里,这短短的几行字,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林绍扬痛苦的看著眼前神色木然的妻子,怒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休妻,你如今还未下堂,竟然就想著要另嫁他人了?我不同意,我怎麽也不会签的!……”

    “想过也罢,没想过也罢……”方若影已经抬起了头来,盯著眼前熟悉的枕边人,深深的凝视著曾经无比深爱过的这张脸,“你想过我们中间背负著什麽吗?小菊已经死了!跟我亲如姐妹的小菊,已经被你怀里这个柔弱的女人害死了!哼……”

    方若影冷冷一哼,看著林绍扬骤然苍白的俊颜,快意的说道:“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到以前?从小菊死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今日你若不签,好!你别想娶你的表妹,就算娶了,也是个妾!後院的事情,你忘了我们大夏律?妾是个什麽?就是个玩意儿!我若还是你的娘子,有我一日,你跟著女人,就别想过一天的好日子!”

    看著花燕琪害怕的有些颤抖的身体,方若影一哂:“绍扬,你别忘了,作为正妻,别说是打骂小妾了,我就是要发卖了她,你也是无话可说的!她若是真如此自降身份,我撕破了脸皮不要,非要整治她,你又能奈我何!如今我让你签这放妻书,是给你我都留了三分面子,你若执意不签,自可以随意想象你身边这娇娇女的下场!”

    花燕琪一个颤抖,整个偎入林绍扬怀里,一旁边她现在的婆婆林赵氏已经气的拍案而起:“绍扬,你快签了!这样的恶毒妇人,你还留著她干什麽!”

    林绍扬无奈的看了看怀里被吓的泪光闪闪,可怜兮兮的表妹,叹了一口气。他不想签这放妻书的,自古就有赞叹的那齐人之福,为什麽娘子,就不能理解不能原谅他如今的情不自禁呢?非要自求下堂,下了堂的女人,会被外面的人如何唾弃,她知道吗?

    只是事到如今,一向温柔的娘子连这样的话都已经说了出口,自己还能做什麽呢?

    林绍扬无奈的叹了口气。

    “签了吧,给彼此一个好结局。”看著他这样犹豫不决的举止,方若影开口冷冷的说道。

    事到如今,再惺惺作态,还有什麽意义呢!

    这一颗曾经为了你滚烫滚烫的心,终究是冷了,凉了,冰透了。

    再躺在你身边,嗅著你身上属於别人的脂粉味,想著你对我说的情话也对别人说过,我真的会忍不住的作呕的!

    这样的恶言,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作为一个女人,即使要分手,总也要有些风度。即使是作为一个弃妇下堂,总也要给自己留下三分颜面。

    看著面前的男人拿起笔来磨蹭著,方若影微微的笑了起来,看著娇娇弱弱的倒在她曾经的丈夫怀里的花燕琪,笑道:“祝福你们,能百年好合,举案齐眉。”

    花燕琪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这一年来,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终於获得了表哥的心,这女人斗输了,刚才明明,也快要崩溃了,却为什麽,现在竟然还能露出这样诚心诚意的表情来?

    今日怂恿林绍扬用这宗族逼之计,自然也有她的一份,原是想著最好能逼得这女人崩溃大闹,在林绍扬眼中的地位继续下降,可她怎麽也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这样的大获全胜!刚刚她能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盯著她,像是看著什麽陌生动物一样的盯著她,这一刻却又怎麽会笑容满面的,祝福她跟自己的丈夫!

    不,不可能的。这一定是以退为进。

    花燕琪这样想著,脸上於是绽放出了更柔弱的笑容:“姐姐,我跟绍扬是真心相爱的。我真的想跟绍扬在一起,就算为奴为婢,也是在所不惜。姐姐,我只求有一个栖身之所就足够了。姐姐不要再逼绍扬了好吗?平妻什麽的,我真的不在乎。”

    “燕琪……”林绍扬搂住了花燕琪倒在他怀里的,柔若无骨的身体,心里涌起了一股怜惜。自己的这个表妹,自小身体就不好,前两天落水之後,更是咳嗽不断,连日以来缠绵病榻。

    娘子的手段,向来是厉害的,她说的,也不会是虚言恐吓,表妹这样柔弱的身体,若是再被她折腾,恐怕真的要就此香消玉殒,自己又如何忍心,真的让表妹为奴为婢?

    想到这里,林绍扬一咬牙,终於下定了决心:“我签。”

    我签,我就不信,你还能坐的住!

    故意把这样的过程拖的老长老长,一下是墨不对了,一下是笔干了,花燕琪在他的怀里几乎咬碎了银牙,连瞎子都看得出来,林绍扬是有意拖延,让那该死的女人,有时间可以反悔。不过也罢,花家虽也是清贵,到底比不得当朝丞相家那麽的权势熏天。到了这时候,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的不错了。

    想到这里,花燕琪的眼神里,倒是透出了三分掩不住的得意。

    林绍扬的脸色越来越黑,方若影只是正色坐在桌边,冷眼看著他一来一回的指使佣人。

    终於借口用完了,而找不到借口的林绍扬,几乎要掀翻了桌子。

    方若影这时候终於“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杯子轻轻搁在了桌子上。

    “绍扬,不要再拖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她微微启唇,他曾经亲吻过千百遍的唇间,吐出这样如冰如霜的话语,“无论如何,我绝不与人共夫。这女人害死了小菊,我现在动不了她,只不过是因为我和她虽然彼此都心知肚明,但是我并没有证据。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总有一天,她花燕琪会自食其果,但是绍扬,你要我再在你身边看?哼,杀了我也不可能!”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本专栏将为九月征文专栏。

    有关更新:此文已经大修。

    之前有评者跟我提过很多意见,包括不停的跳时间轴就会让读者觉得不够流畅,卡,以及拖戏。这些缺点我都尽己所能的改了,光第一章我暗自就改了不下十遍。为了更加突出人物的个和尽量用最简洁的手法勾勒出女主,出轨男,以及小三的个。

    这个文,其实应该算是挺小众的读者面,不过,还是希望大家会喜欢。

    亲们要继续给偶提意见哦~~~麽麽麽麽麽

    第二章 妾拟将身嫁与

    听著方若影这样决绝的话语,林绍扬颤抖著嘴唇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倒是一边的花燕琪带著一脸的害怕和委屈小声说道:“姐姐,古有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今日你我姐妹得有此缘一起伺候相公,这是你我天大的福气。姐姐你为什麽要这样逼迫相公呢。”

    方若影无话可说的闭了闭眼。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麽好。逼迫?自己下堂求去,就叫做逼迫?那麽你们今天逼著我非要给自己的相公纳妾,就不叫做逼迫?

    在花燕琪眼里,爱情至上,一旦有了爱,便无可畏惧,所向披靡。即使伤害别人,只要打著真爱至上的幌子,便掩盖住了爱情底下明晃晃的血腥。

    花燕琪,你知道你的爱情背後,是一个破碎的家庭,是一个妻子破碎的心吗?

    今日她能得到林绍扬,又岂知明日,林绍扬不会爱上另一个女人?

    今日林绍扬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娘子,日後她花燕琪变成了他的娘子,他爱上了别人的时候,也会一样的对待她的!

    方若影只恨自己,为什麽不早早看清这男子的真面目,为什麽当初,会选择这样一个夫君。

    事实上自从穿越的那一天开始,被教育著读女诫女训,被教育著三从四德,再看见这里的人们是怎样对待那些出格的女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把在现代社会所培养出的所有对於男女平等的向往,压到了心的最底层。

    压住了心中所有的悸动,自以为自己已经如古井般水静无波,一直等到她遇到了林绍扬。

    绍扬,如果你本就做不到,为什麽又要那样甜言蜜语,对我许下让我心动的却像幻梦一样这麽容易就破碎的承诺?

    即使是早在心里筑起了高高的防线,当初在那个少年亲自下厨,心呵护,最後又极其绅士而浪漫的向她求婚的时候,她也曾真的心动过吧?

    妾拟将身嫁予!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如此浪漫的邂逅,如此天长日久的承诺,到最後,生活归於平淡,而自己的执著,只不过是把自己伤到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惠极必伤,情深不寿……

    而如今,自己果然是被无情弃了吗?

    当年的自己,怎也料不到,只是短短三年,他不仅爱上了别人,甚至就连作为丈夫的底线,尊重她,爱护她,也做不到了。

    忍了那麽久,终於在身边人用生命的代价点醒了她之後,她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下去了。

    终於曾经的举案齐眉,终於变成了彼此相憎。

    这一刻,方若影只能深深的凝视著林绍扬,对他说了最後一句:“我们的感情已经死了,你再留著我的人,又有什麽用?”

    林绍扬蠕动嘴唇,正要分辩什麽,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充满磁的男嗓。

    “圣旨到……”

    厅上一众喧哗,众人都抬起头来,惊讶的望著背光走进来的玄衣男子。听见这三个字,再看见玄衣男人的脸,手上黄灿灿的圣旨,厅上一时间,哗啦啦的跪了满地。

    就连一脸呆呆的方若影也不例外。

    厅里一时万籁俱寂,只剩下玄衣男人磁的嗓音,宣读著这一份在来日掀起了轩然大波的圣旨。

    “上喻,今丞相方升以下十四人,贪赃肥己,卖富差贫,致令民有奸顽者,每买求官吏,避难就易,或全不应役。如此计行,做效者多。朕观此等官吏,不能教民为善,乃敢贪赃,诱引为非,所受肥己之赃四万三千一百余贯,法所难容,理合示众,以戒将来。凌迟方升等六名,系官吏库子盗卖草 束;处斩王天德等五名,俱虚买实收;令全家流放三千里。方氏之女,判入官为奴。”

    自打玄衣男人走进厅内的一刻起,方若影就呆住了。

    是他!?怎麽会是他?这个时候,他怎麽会在这里?自打自己嫁入林家,为了避嫌,也是因为心中有愧,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两人了。她几乎是贪婪的看著面前男人板著的冷冷的侧脸,心中一时又是疼痛又是悔恨。终究还是伤了他们。现如今,即使明明白白的看见了自己,他却连一个正眼,都不愿意给予了。

    我们曾经是那样要好的朋友,只是如今……

    只一个恍惚,她立马意识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刚回过神来,听著他宣读的圣旨,方若影只觉得脑海中轰轰作响。

    父亲贪赃枉法?让民众不服役?收取贿赂卖官鬻爵?怎麽可能!

    父亲凌迟?自己入为婢?

    听错了吗?怎麽可能!怎麽会这样!

    皇帝哥哥……方若影刹那间仿佛被抽掉了浑身的骨头,连手指都颤抖起来。

    人群也是一阵骚动,在这跪倒一片的人头里,这一刻,一位老者排众而出,盯著方若影一声冷笑,对著林绍扬大声说道:“还不快签!既是方氏自己的要求,难道你想陪她流放,也害死我们全家?!”

    “哦?”听到这一句,玄衣男人的脸色一沈,“这麽说,方氏若影再不是你们家的媳妇了?”

    那说话的老者,正是林父。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家绍扬与这贱妇的感情早已破裂。今日便是为这放妻书而开的族会。”

    他对著林绍扬厉声喝道:“逆子,还不快签!还在犹豫什麽?!”

    在这生死关头,小儿女的爱恨情仇,反而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看清皇帝的风向,保全自己的家族!若不赶紧休掉那个贱妇,可能自己全家都要被牵连进去,在这时候,纵然他对让儿子休妻一事并不赞同,也不得不立时下了决断。

    林绍扬深深望了方若影一眼,自身的安危,对比这三年以来的种种种种,他终於抖颤著手,写下他名字的第一划。

    “好,好,好!”玄衣男子仰天笑道,灰色的眸子紧紧盯著方若影白到再无血色的脸庞,笑道,“你当年,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日?”

    他笑著挥手,挡住了欲要上前的官兵,笑道:“既然林家已经将这方氏休离,本王自然会在皇上面前为各位美言几句。各位不必担心。”

    “父亲……父亲……”方若影这一刻瘫倒在地上,当年种种仿佛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她算计好了一切,只是怎样也想不到,今日她方家,竟然会落到被抄家灭族的下场!

    方若影锐利的眸子扫了一眼厅堂之上,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顾及自己的问题,无论如何,进总好过流放,或者被充为官妓。皇帝既然下了这样的旨意,自己或许还有一点希望,可以做些什麽,毕竟,凭著自己对皇上的了解,也许事情,还没有到不可转圜的程度。

    她的眸子,终於落在那颤抖著手,一笔一划的写下他今生最重要的一张文书的男子,方若影这一刻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若自己嫁的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也许这时候,林家还能为她父亲活动一二,只是林绍扬?呵,只怕撇清关系都来不及了吧?

    眼光一转,她望著那玄衣男人轻轻问道:“夏宏,你就这样恨我?”

    “大胆贱妇!”林父耳尖的听到了这一句,矫健的一步跨出,几乎要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贱妇,王爷的名讳也是你一个罪婢能喊的?”

    话是说完了,那一巴掌却被那夏宏似笑非笑的拦了下来:“你道她是谁,你也敢打?如今你儿子既然写了这放妻书,她就不是你林家的人了。这可是皇上点名要求充入後为奴的。今日的奴婢,说不定便是明日之贵人。”

    “呵,不敢当。”方若影淡淡的笑了一下,贵人?自己算哪门子的贵人?

    如今落到这步田地,她真是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原本已经算好了一切,当和离以後,就可以带著自己的嫁妆远走高飞,或者偷偷躲在一个地方侍奉自己的父亲的,只是如今,这样的事情一出,她还如何走得掉,离得开?

    命运,自这一刻开始,仿佛一条河流,流入了另外一个弯道。而她的未来,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是掌握在,她如今看不见的高处,那一只无形的代表王权的巨手之中。

    夏宏的话,看似是为她拦住了一刻的羞辱体罚,但他的话也如同利剑一样讽刺,刺的她的心脏都隐隐作痛。

    这时候,那颤抖著手腕的林绍扬,这一刻终於写完了他名字的最後一划。

    夏宏似笑非笑的踱到桌边拿过那张纸,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轻蔑的眼神扫过眼前一脸难过,好像被人打断了腿一样的男人,淡淡对著方若影笑道:“来,方氏,跟本王走吧。里还有人等著见你。”

    方若影垂下了头,她几乎不敢对视夏宏眼底残留的光芒,只轻轻点了点头。

    夏宏微微的笑了一下,指著那萎靡的林绍扬,轻笑著问道:“方氏,你告诉本王,现在你後悔吗?嫁给这样的男人,你後悔吗?

    後悔吗?方若影垂下了脑袋。

    “不。”方若影忽然轻松的笑了一下抬起头来。她盯著林绍扬,心中回忆起了这三年里的桩桩件件,从刚认识时候的甜蜜,到结婚以後的磨合,到最後的缘尽,这样的三年,正是夫妻最真实的过程。她忽然不愿意再去搭理夏宏看好戏一般的眼光,只盯著林绍扬说道,“绍扬,即使到了这一刻,我依旧是不後悔的。是我对你的期望太高,是我不肯面对现实。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你我夫妻缘尽。”

    她不後悔。她只是羞愧。当初的选择,终於导致了如今的结果,而到了这一刻,她却依旧不悔自己曾经的选择。不管结局怎样,自己至少尝试过了,至少曾经抱著那样的希望给过了彼此机会,这样,也就足够了。

    只是父亲,只是父亲……那样好的父亲,她怎麽能坐看他被凌迟!一刀刀的把割下来,该有多痛?还要被众人分而啖之,那样的羞辱,她怎麽可能坐视!

    不管怎样,能入就是机会,能见到皇帝,至少也许还是一个转机!

    林绍扬已经被她说的无比羞愧的垂下了头去,他不敢面对娘子重新变回如未嫁时一般温柔淡定,包容豁达的眼神,其实他心里不是无愧,只是对於表妹的深深怜惜,已经盖过了其他的所有情绪罢了。

    方若影看了林绍扬一眼,淡淡笑了笑,不再看他,而是调整了一下情绪,再看向夏宏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他不是要我入为奴吗?好!”

    夏宏瞟了一眼已经平静下来的方若影,挥了一挥手,就当先带著众人离开。

    到了门口,旁边的两个官兵要上来给方若影上手铐,也被夏宏似笑非笑的制止了:“你们认为,这麽娇滴滴的方氏,曾经的方大小姐,能从我们这样的包围圈里跑得掉吗?再说,方氏,你舍得跑吗?恩?”

    方若影摇了摇头。

    她确实舍不得跑,即使入以後要面临怎样的折辱都好,有父亲在他们的手上,她怎能选择不去面对?

    只有父亲,是她的死。

    “那就不必上手铐了,这位大小姐,不对,弃妇方氏,似乎很盼望见到我们的陛下呢,对不对?”夏宏笑眯眯的看著她说道,眼底一闪而逝的划过隐藏的极深的痛苦和嘲讽。

    今日是自方若影嫁入林家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她所嫁的那个男人。

    只是无论怎麽看,他都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哪里好,值得她当初冒著杀头的风险,抛弃了自己无比英明神武,众多佳人心中的超级金婿哥哥,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呼叫票票,呼叫收藏!

    征文的第一天,小语忐忑中~~~

    征文的票票,每人有四票,并且是不计算在平时的三票中的。请大家都试试投我一票,好吗?

    第三章 一入门深似海

    车马嶙峋,即使林家只不过是在帝都郊区,这进城的路,在方若影紧张的情绪里,也变成了无比的漫长。

    马车嗒嗒声中,方若影勉力静下心来,对自己的现状做了一个详细的思考。

    事实上,她现在所需要摆正的,第一样就是自己的心态。

    在她自请下堂以前做过无数的打算。和林绍扬的三年夫妻生活,并没有给方若影一个孩子,因此,若是想要做什麽都还是比较没有负担的。方若影曾经想过,离了那个男人,自己并不是不能活,她早就已经把大部分值钱的嫁妆盒子通过镖局运到了她自小长大的帝都,只是如今这样一来,既然被没入廷,自己便没有办法去取出那一大笔钱来了。

    不过好在是拿出来了,那是她未嫁时父亲疼爱她,给她置办的大笔产业,又怎能留在林家,便宜了那对男女!

    想到这里,方若影冷冷一笑。

    林家看似家大业大,动不动就谈女诫女训,对女人管的比猪狗更严,然而内里,早已腐朽不堪。这两年来,方若影所在的长房一支,若不是她长期拿著自己的嫁妆往他们的小家里贴补,光凭著公中那一点死钱,林绍扬他们哪里能过上这般滋润的日子!

    呵,如今就希望,那一位花燕琪花小姐,能有如她一般的受宠爱,亦能带著大笔金元进林家吧!否则,过惯了奢靡日子的林家诸人,自然能分出个好歹了。

    而自己如今,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弄清那圣旨所写的父亲的罪名,是否确有其事。人证,物证,都要一一想法问明。皇帝的手里,更是掌握著这天下之人的生杀大权,自己也必须硬著头皮去找他一找,尽管是自己负了他,也更害怕见他,都要想办法求他一求,只有皇帝网开一面了,作为一个女人的自己,才能有法可施。

    这般想著,方若影忐忑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一路无话,这迤逦的车队,终於行到了皇之外!

    隔著重重的车帘,静静遥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城,方若影一时心潮起伏。

    上一次前来,还是跟著父亲一起。如今,却只剩下自己一人,甚至身份,不再是尊贵的方相独女,而是罪臣之女,中罪婢。

    她死死的握住了拳头,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为父亲做一些什麽,就算要搭上自己,也是在所不惜!

    夏宏却没有管她的心潮起伏,车队入城之後一通疾行,直到到了门之前,这才骤然停下。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夏宏看著方若影一步步从马车中缓缓走出来,压抑住心中止不住的情潮起伏,淡淡说道。

    整整三年了,真是物是人非啊。当年方小姐裙下之臣无数,他作为皇子,也是其中之一。然而始终被遮掩在太子哥哥的光芒之下,他从来没有把心中的感情真正坦白的表露过。直到後来方若影嫁入林家,太子找来兄弟借酒浇愁,他们这才叹息著彼此坦白。

    没有人想得到,被众星拱月般捧在手心里的方若影,最後会选择那样一个,在他们看来什麽也不是的男人!

    他心里自然嫉恨,但是如今看来,这女人吃的苦头也不少了。但是这一路行来,冷眼旁观,看著她愈加端庄自持的行动,疲倦枯朽的容颜,心里涌上的,竟然不是快意,而是悲凉,和无比的疼痛!

    夏宏知道自己还没有能放下她。然而这一路,也许就是他们最後的结局了。一入门深似海,自己即使是个王爷,也许从此也只能在皇帝哥哥的御座之侧见她一面罢了。

    罢了罢了,皇帝哥哥自然会好好待她,自己再在这里多想,不过是杞人忧天,徒惹嘲笑罢了!

    “他……”方若影看了看夏宏,欲言又止。

    “他吗?”这个他是谁,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夏宏看了一眼她有些惊惶的小脸,压住心中涌动的想要过去拥抱她一下的欲望,只淡淡回答道:“他自然是在他该在的地方,你也有你该去的地方。”

    方若影看著夏宏就要起身离去的脸庞,忍不住喊道:“等等……”

    “还有什麽事吗?”男人豁然回头来,眸子里涌动著火焰一样的热望。

    她会说什麽?

    孰料方若影一开口,就让夏宏狠狠的拧起了眉头:“不要再去为难绍扬,好吗?”

    夏宏仰天大笑,末了一鞭子抽在胯下的马上,声音从飞驰离开的骏马上传来:“果然是个贱妇……”

    方若影在原地呆立良久,这才摇头叹息一声,迈步往那深深门内走去。

    她这样说,并不是还对林绍扬犹有余情,而是林家,在她嫁入林家的三年里,发现的很清楚,已经从骨子里烂了。她既然已经自请和离,便是将那过去的一切真正放下。他们如今如何,便不再跟她有关。即使夏宏身为王爷,那花家也曾是朝中清流,故旧不少,动了林绍扬,爱他爱到死去活来,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花燕琪如何会肯干休?倒不如,索不要沾手,任他们自生自灭便好。

    不过,似乎夏宏真的不是肯听劝的人呢。

    这样想著,方若影抬头,望了望那青灰色的小门。

    这里已经是皇的最外围,只跨过这一道墙,从此便是真正的,一入门深似海!想要再出去,就绝无可能了。

    当年的她,有那样的勇气抗拒嫁给太子,也是未来皇帝那样的命运,是因为在她心底对男人仍有向往,对一生一代一双人仍有期待。而到了现在,在历经了和林绍扬的相爱,背叛以後,在他曾经的威胁成为现实的时候,她的心里,已经累得没有一丝的力气去反抗了。

    刚刚走进大门,门边走出一个腰深深佝偻著的老太监。那对浊色的利眼扫了一眼打扮的朴素简单的方若影,老太监持著公鸭嗓子说道:“你就是方氏?”

    “是……”方若影垂下头答道。这太监的服色看来,并不属於那人的贴身太监。如果他要见她,她的心里,还是惶惑茫然的。只是如果见不到他,她那将要被凌迟的父亲,又该如何是好!

    “公公,您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方若影茫然问道。

    那太监的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光线:“圣上有旨,要咱家先带你去学学规矩。”

    “规矩?”方若影忍不住微微的有些茫然。很久很久以前,她是学过那些规矩的。只是想不到,若干年没有用到那些,如今却还要重新学上一遭。

    “跟上咱家走吧。”老太监淡淡说道。

    方相被下狱抄家一事,如今已在这帝都内掀起了偌大风波。这位方氏,虽然是被没入中为婢,他们太监女,却俱都不敢小看了她去。按照夏朝惯例,这罪官之女,能去的地方很多。流放三千里,没入教坊,发卖青楼,给达官贵人家为婢,其中最好也最少见的一种,才是入。

    再看那位对这方氏的关切,小小一个仆役还要带去学著规矩,想也知道那位心里的打算,并不只是一个女那麽简单。

    老太监细细看了看这方氏的眉目,乍一看去真不见如何特别的,直到细细端详,五官秀丽,轮廓在那样的困境里依旧透露出坚毅,想也知道,是个心狠厉害的。既是这样,以後能爬到哪一步,这老太监心里,也没有个底了。

    虽说这方氏是家里犯了事才入的,又是个弃妇,若得了那位的宠爱,便还是人上之人。

    是以,这老太监对她的态度,算的上恭敬温和。

    然而这太监领她去学的规矩,却让两人都是大吃一惊。

    学习规矩的,是储秀,而前来教习规矩的,却是圣上身边的卫嬷嬷!

    这一位卫嬷嬷,当年的方若影也是见过的。是上任皇帝的贵妃,已经去世的太後身边的贴身嬷嬷。当年方若影被内中预定为太子妃的时候,也曾经被她亲自指导过中规矩,想不到今日,竟然又被派了来?

    方若影的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动作却一刻不停,显得愈加温柔淡定。

    那老太监看著她一步步的,乖顺的,走到那卫嬷嬷面前,声线平稳的,用标准的廷礼仪请了个安,说道:“参见卫嬷嬷。”

    “乖孩子。”那几乎从不笑的卫嬷嬷,这一刻竟然绽开了微微的笑容,让老太监的眼睛都快瞪圆了。

    还好还好,还好真的不曾折辱这方氏,原本每一个获罪入的罪婢都是要先被搜身,再做身体检查,更会被拿去所有贴身物事,这才能净身而入,这方氏被上头的点名免了这一步,这老太监心里已经有了三分忌讳,这才在路上带了几分客气。这时候一见卫嬷嬷的态度,登时知道,这一位,是他绝计得罪不起的人物啊!

    “不见这许多年,你倒是真的憔悴了许多。”卫嬷嬷也没有急著教规矩,反而只是先让方若影坐了下来,闲话叙旧般说道。

    当年卫嬷嬷教方若影规矩的时候,她不过十一二岁,还正是活泼可爱的少女,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学习起来却一点也不马虎。她也是卫嬷嬷见过的诸多帝都贵女当中,最得她赞赏的一个。

    卫嬷嬷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这眼前的女子,成熟了,也憔悴了。眉梢眼角,有了阅历的风霜,也有了更多的沈稳,只那一双墨玉眸子,还带著往日的清澈。

    皇帝是她一手带大的,她自然更加偏向皇帝些。卫嬷嬷是真的不明白,当年为什麽方若影要去选择那样一个男人,把自己弄到如斯地步?皇帝身边,能给她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地位,以皇帝对她的宠爱,也能自始自终护著她,她又到底是为什麽要这样反抗呢?

    憔悴了吗?方若影淡淡的笑了一下,也许活在这里,会更加憔悴也说不定呢。

    卫嬷嬷看著她没有吭声的小脸,笑了笑,淡淡道:“既然入了,嬷嬷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这里的,都是皇上的女人。”

    这一句话,几乎震的方若影跳了起来。

    不错,这里的都是皇上的女人。她最後的机会,在夏宏离开,门口只余下她一人的那一刻,已经用尽了。

    或许当时她可以试著逃跑,或者当时她可以选择自尽,毕竟这高墙之内等著她的,或许是一个机会,或许只是一生囚禁。

    为了父亲,不管怎样,都要坚定自己的决心!

    於是方若影轻轻的应了一声,对著卫嬷嬷,绽开了她入以来,第一个笑容。

    卫嬷嬷坐著一愣。多少年了,没见这孩子多少年了。然而纵使被那林家小子这样折辱,到了现在,她的笑容一如往昔!

    如果能看到这样的她,那一位,既会心疼,却也会心安的吧。

    这不是,全然心碎的女人,能展露的微笑。

    卫嬷嬷也笑了笑,心底的大石放下了一半。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谢谢大家的支持~~~

    有呼唤我加更另外两个坑的请留言呦。

    九月,除掉特殊状况,本坑日更。

    此坑我可以保证填完,亲们可以放心的跳。

1-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