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4-7


    第四章  六粉黛

    卫嬷嬷盯著方若影在仔细看了一会,这才转头对旁边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引路太监说道:“林公公,给方姑娘看座吧。”

    “谢谢嬷嬷。”方若影轻轻巧巧一福,伸手抚平衣衫的皱褶,慢慢的坐在了春凳上。

    卫嬷嬷如此郑重其事,又是看座,又是观察,她心中知道,其後必是出自於上位者的示意。

    而自己现在的表现,大有可能,决定自己未来的前路。虽然不在乎这中的荣华富贵,但是如果被直接发配去了浣衣局之类的地方做杂扫,那麽自己的一番隐忍,便是尽付流水了。这样想著,方若影更是事事小心,样样注意了。

    卫嬷嬷看她工工整整的坐姿,挺直的背脊,半沾著凳子的臀部,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意。她自然是满意的。这样完美的坐姿,才是小姐淑女的作为,也是当年她苦心训练出来的小姑娘该有的素质。看来,方若影虽则嫁去了林家,这礼仪,倒是丝毫未忘的呢。

    她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其实陛下对方姑娘你的去处早有安排,老奴今日前来,也不过是给方姑娘提个醒罢了。”

    方若影心中咯磴一下。自己是什麽身份?内渺小的不能在渺小的罪婢!姑且不论自己这样的身份用不用得著专门派一个像卫嬷嬷这样的老资格来提醒,这皇帝陛下心里的打算,如今倒真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了呢。

    卫嬷嬷看著方若影脸上晴不定的神色,淡淡笑了笑,继续说道:“方姑娘也不用担心,这都是陛下的一片好意。如今中犹虚,六无主,没有合适的人可以给姑娘说一说现在的情况,陛下是怕姑娘心中担忧,所以才派我来的。”

    “罪婢多谢陛下恩典。”方若影赶忙回答道,端端正正的一福下去。

    卫嬷嬷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除了谢恩之外,她也没有什麽的别的可以做的了。

    再说些推脱的话,那便是枉顾君恩,抗旨的罪名是可以杀头的!

    毕竟谁又知道那龙椅上的万岁,心中到底打的是怎样的算盘呢?君心难测,还是不要妄断的好。距离不见他已经有三年之久,虽然是青梅竹马,谁知道做了皇帝的陛下,还是不是当年那个少年呢?

    既是如此,能知道些中的消息,反倒是好事了。这样想著,方若影的心中渐渐的安稳下来。

    “姑娘不必多礼。”卫嬷嬷点了一点头,看了一眼还半跪著的方若影,笑著娓娓道来,“当今陛下春秋正盛,内却算得上空虚。我朝设一後三夫九嫔,以下无品的还有婕妤、容华、充华、承徽、列荣、美人、才人、良人等等。而陛下的後位虚悬,三夫如今仅有一人,便是那玉贵人,此女甚得陛下宠爱,也许你也认识,是那花家长女花想容。九嫔便是李修华、靳修仪、苏充华,范婕妤等四位,贵人之上的贵嫔,夫人两位,和九嫔的其余五个容华、淑妃、修容、淑媛、淑仪如今不过虚设,想来来年若是选秀,这几个位置,便也该坐上人了吧。除了玉贵人如今是这中的一主位,其余诸女,不过散居於内各处,那些,你慢慢见了也就知道了。”

    方若影点了点头。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感激起皇帝这样的安排来。说是学习礼仪,却实在是把里的人际安排都给她说了个一清二楚,这样,她日後见了那些女人,也不至於瞎子象了。

    今上确实是一位勤政廉明的帝王。屈指算来,中有正式品级的女人不过五位,这比起一後三夫九嫔俱全,余下还有无数不入品流的大小妃子的前任皇帝,真是算得上寒酸的多了。

    她微微眯了眯眸子。

    玉贵人,这女人,就是花燕琪的姐姐,也是花家长女,更是花燕琪为什麽能在她这个丞相千金面前趾高气扬的大後台。李修华,想来该是那御史李家的女儿,靳修仪应该是靳将军家的三女,苏充华是太子少保家的女儿,只得那范婕妤,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是哪家显贵的孩子,只得放弃。

    方若影忍不住暗自叹了一口气,自打进了林家,外界的消息也都闭塞了,朝中若是出了些新贵,也并不奇怪的。

    看来,还要想办法一这些女人的底子,父亲的案子,颇有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味道,朝堂一贯和後相连,谁知道这麽突如其来的旨意,是不是陛下听了哪一位美人的枕头风呢?

    一边这样想著,方若影的脸上却依旧挂著惯有的甜甜的微笑,卫嬷嬷看著她若有所思的表情,知道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自己得到的这些消息,於是笑笑起身对著方若影说道:“好啦,今天你也是一天舟车劳顿,老奴就不多耽误方姑娘了。这便带方姑娘去女所,给姑娘安排住处。”

    “怎敢有劳嬷嬷……”一旁边的老太监急忙上来献媚道,只是听著这两人的对话,他心中已经越来越寒。这些中积年累月的老太监老女,都是些已经成了的角色,听的皇帝的那些话,哪还有不明白的?

    眼前这位,今日说是罪婢,明日的了圣心承了欢,岂不就是贵人?贵人落难时,底下人的能结交上了,以後便称得上是一本万利,抓著这个机会哪有不想往上爬的。

    卫嬷嬷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淡淡敲打了一句:“不用了,住所是早就安排好的,老奴也不过是领路罢了。”

    老太监心中一凛。早就安排好的?这里除了皇帝以外,没有别的主子了。那麽安排这一切的,不是皇帝还能有谁?看来风向,真的是要变了。

    方若影却犹自懵懂,一时间接受的信息太多,她也有些迷惑,於是便只是对卫嬷嬷笑道:“那就有劳嬷嬷带我前去了。”

    卫嬷嬷的老脸笑的向一朵菊花一般:“哪称的上有劳,这些都是老奴的福气。”

    於是当先领路,往著廷深处走去。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本章有点枯燥。虽然是架空,大概也要花2-3个半章来交代一下朝代的设定,否则,後文有一些桥段就不好展开了。

    本文大概会有三条线:

    皇帝跟方方的爱恨。

    朝堂上的角力。

    以及虐前夫虐小三的戏份。

    苦笑,我果然写不了太梦幻的东西,之前有一个好友跟我说,你就是个谋论者。唉~

    好了,下一章皇帝陛下该出场了~~

    恩,今天更了六千字多,换了喜欢讨巧一点的作者,这大概就是三天的更新量了,我其实是个老实的码字狂,大家记得给偶留点票票~~今天在电脑前边坐了六七个小时打字,真是腰酸背疼啊~

    第五章 各有因缘莫羡人

    应该说,女所比方若影想象中要好的多。也许是因为上边的意思,她分到了一个单门独院的小房子,并不需要和其他女一起并宿,并且,照卫嬷嬷的说法,她还将会有一个专门负责她的日常起居的小女服侍。

    有小丫头,这至少是内的五品青衣的待遇。虽然来的有些突兀,方若影想了想,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好意。

    这并不是因为她不能自己照顾自己,而是在内,这也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并且,也能够帮助她尽快的融入她今後要扮演的角色中去。再说了,即使穿越快二十年了,一直处於一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脑力劳动为主的富贵奢靡阶级,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如何梳那些繁杂的发髻呢,既是这样,上位者的好意,还是不要推辞了吧。

    这般想著,伸手推开门,走进房间内,方若影不由的有些出神了。

    女所?这哪里会是女所的待遇!分明就是照搬了她旧日闺中的摆设,几乎原原本本的放置在这看似旧旧小小的房子里!

    柔软的绣花枕头端端正正的摆在床上,她自己亲手做过的布偶小狗斜躺在床内侧,柔软的床边沿垂著华丽的蕾丝,房间里散著淡淡的梨花香味,床边的小几上放著一打附庸风雅的薛涛笺,墙上,挂著她誊写过的一首纳兰词。

    视线一时模糊了一下,方若影的心底,既是酸涩又是感动。

    卫嬷嬷冷眼看著她脸上动荡的表情,暗自笑了笑,招呼了她好好休息,这就转身出门了。

    陛下,果然很懂女人的心思!

    方若影看著卫嬷嬷的身影消失在门後,一个人慢慢的在桌边坐了下来。

    除了他之外,这中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她如此之深。

    在林家的三年,睡的是冷硬的瓷器枕,床上常年铺著鸳鸯戏水的豔丽图案,而整天埋首在家长里短的她,再也没有一刻碰过那些怡情养的玩意儿!

    陛下的心思,她只能看明白两层。

    这屋里的不少东西,都是自她的旧家直接搬过来的,由此可见,皇帝暗暗的戳了她一下,家里的东西都在皇里了,那麽家人,自然也在他的掌握之中。

    另外一层,便是希望她能在中常住,安住,并且也住的更加舒适的讨好意味了。

    这样的感动表情,想必是那个男人希望看到的吧?既然自己以後要在他的手下讨生活,这便乖乖的做出他想要看到的表情来就好了。

    不过,在某些方面,他的确变的并不多。

    陛下的身份,只是为他平添了手中的权利,而他的那种在无限温柔底下透露出来的霸道残酷,却一丝也没有减少。

    这样想著,方若影的心思却少了两分忐忑。三年以前拒婚,坚持要嫁入林家,是拂了他的面子,却也是权利平衡的迫不得已。

    皇帝的心思,从这小小一间房间的布置可以看的分明。怨怪或而有之,更多的,却是不变的对她的心意。

    方若影的唇边挂上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夏岳,若这是你可以放过我父亲的交换条件,我又何惜此身!

    “卫嬷嬷。”卫嬷嬷刚刚跨进乾清门,就看见一个来回踏步的身影,看见她进门,惊喜的转过头来唤道。

    正是大夏国这一代的国君,日後被称之为夏武帝的夏岳。

    登基已经整整三年,时年二十二岁的夏岳,已经很有皇帝的威严气息,和夏家一脉相承里的英武。

    他的额头丰隆,正是福寿绵长的象征。眼眉修长,更衬托的一双水泽丰润的眼睛黑白分明,那一双墨玉一般深邃的眸子看著人的时候,几乎要吸走人的魂魄。高挺的鼻梁是夏家的遗传,配上他雕刻般致而深刻的轮廓,几乎让人有一种不可逼视的锐利感觉。

    只是这一刻,这永远带著万事尽在掌握表情的帝王脸上,展露出了无法掩饰的焦灼和期待。

    卫嬷嬷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也只有在那个人的事情上,才会这样的像一个孩子啊。

    真是冤孽。这时候,卫嬷嬷的心里叹了一口气。也只有她这样看著夏岳长大的中老人才知道,夏岳哪里是如外界所说的一心扑在政务上,他本,就算是有时间,也不关注後之事吧。

    每每都借著政务逃避妃嫔的侍寝,即使是避不过了,每每侍寝之後,都是说的“不留”。

    这般折腾,怎可能留下皇嗣?

    没有皇嗣,圣上的位置就不安稳。

    这三年以来,大半的晚上,圣上就是在勤政殿,一夜一夜的熬夜看奏折,看底下的暗卫传来的她的生活起居,勤政殿的灯火,常常一亮就是一夜。

    如今好不容易将那女人弄到了手里,却耍著花腔玩起侍女的主意来。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麽想的,这麽困难的三年总算是熬过去了,难道还要我们这群老人,再陪著他们折腾三年吗?

    想到这里,卫嬷嬷忍不住一跪到底:“奴婢不负所托,方小姐,我看不是没有感动的。”

    “是吗?”夏岳微微一笑,眉毛轻轻扬起,“也许吧。”他不相信她是这麽容易感动的人,正如她也从不相信,他是为了感情会不惜一切的人一样。青梅竹马就是这点不好,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见证了彼此的心路,大部分的时候,想什麽做什麽,都瞒不过彼此。

    “圣上……”卫嬷嬷绞著眉毛,有些犹豫又担心的问道,“这方氏一家……”

    唉,也不知道陛下是怎麽想的,明明对那女子极有好感,却要将方相下狱,甚至是凌迟……虽然後不得干政,她的心里,实在是为这两人的命运担忧啊。

    “赦自然是要赦的。”夏岳这时候一震回神,脸上又是带上了一贯的明和杀伐果断,“到时候你们自然会明白的。嬷嬷今日辛苦了。早些回去睡了吧。”

    最後的一句话,声音里带上了一点淡淡的温柔。

    “今日仍不招人侍寝吗,皇上?”看著夏岳已经起身重新走到龙案边,拿起了奏章,看态势相当有从此看下去一发不可收拾的势头,卫嬷嬷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夏岳淡淡的摇了摇头。最想要的已经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他又有什麽必要,再在别人的怀里,发泄他无法自制的渴望呢?

    三年了,他忍的够了。

    原本如果那林绍扬对她真的够好,他是可以就此放手的。当然,这花燕琪的事情,他也是心知肚明,甚至其中一半,还是他在推波助澜。只是,他为什麽完全不觉得歉疚呢?

    如果拿林绍扬真正抵住了这一次的诱惑,那麽他就会就此成全她的“一生一代一双人”的渴望。只是这林绍扬,自有取死之道,他配不上方若影!既是这样,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当年她不肯进的原因,方升最後,都跟他慢慢的坦白了。如果当初知道她有这样的心结,他又怎会让那该死的林绍扬占了先机?

    幸好,幸好,幸好如今,她仍旧进了,而那林绍扬,你总有一天会明白,你亲手放走的,是怎样的宝贝!

    在此同时,林家的上房里,也爆发了一场小小的争执。

    “逆子……”林赵氏是气的颤颤巍巍。林绍扬这个儿子是她唯一的嫡子,也是她跟林鑫的妾室斗了大半辈子以後才得到的,唯一心血结晶。

    费尽心思才赶了那女人下堂,原以为儿子就能拨乱反正,娶了自己喜欢的花燕琪,谁知道,那女人走是走了,如今这逆子却不肯娶燕琪了。林赵氏不明白,燕琪这麽好的姑娘,他到底还在犹豫什麽?

    “母亲……”林绍扬跪著叹了一口气。母亲怎麽就是不明白呢,若影毕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她如今只不过是一时之气说要下堂,自己又怎麽可能眼睁睁看著自己的女人嫁给别人?结发之妻毕竟只有一个,而若在这时候再娶?那若影就真的不会回来了。

    若是方若影还在这里,或许会笑出声吧。

    林绍扬,你竟然还打著让我回头的主意?

    “砰”的一声,林赵氏手边的一个青花瓷杯,甩在地上砸的粉碎。

    门口的一侧,花燕琪却豁然跪了下来,泪眼蒙蒙的看著两个人说道:“姑妈不要这麽生气,表哥说的也有道理,琪儿既然都等了一年了,再等等也没有什麽。姑妈还要保重身体,莫要气坏了。表嫂只是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表哥这麽有情有义,琪儿怎麽会怪表哥呢。”

    说起来,花燕琪和林绍扬真是绝配,两个人考虑的都是爱恨情仇,而方若影家里犯了事,她本人被接入,都被这两只选择的忽略了。

    “啪”,正是林赵氏狠狠一掌,拍在桌上:“这逆子知道什麽!那女人已经入为婢,哪还有放出来的一日?他倒还把人家当他妻子,人家还会把他当做丈夫吗?”林赵氏气愤的站起身来,指著林绍扬说道:“逆子,你对得起琪儿吗?你对得起琪儿的一片痴心吗?那女人既已下堂,那文书也写的清清楚楚,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还说这样的话,是想气死母亲?”

    “儿子不敢……”林绍扬慌忙跪下道。心中忽然,划过一丝厌烦。

    作为家中的长子嫡孙,林绍扬自小就是受著宠爱长大的,就算林赵氏,也少有大声跟他说话的时候。想不到这个时候,在他心中最不开心最不舒服的时候,母亲倒是这样逼著他了?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林绍扬忽然想起方若影还在的时候,母亲一直和蔼,自己也没想到母亲会为难娘子,那麽自己看不到的时候,娘子是不是也一直被这样逼迫著?

    这念头只是一划而过,花燕琪已经跪著对著林赵氏连连叩头:“姑妈,不要这麽说。琪儿喜欢表哥,为了表哥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琪儿心甘情愿的,”她含泪转过头看著林绍扬,“琪儿知道表嫂在表哥心里的地位,从来也没想过要取代她,如今表哥不想现在就娶了琪儿,自然有表哥的考虑,姑妈不要再逼表哥了……表哥,你也跟姑妈道一声歉,她抚养你长大多麽不容易。”

    看著那娇豔的容颜哭的梨花带雨,林绍扬的心中一软,他最见不见女人的眼泪,看著表妹哭的这样凄惨,心里一动。母亲说的也是,妻子毕竟已经是下堂了,自己不能再负了表妹。终於,他呆立半响,一声叹息,对著林赵氏一个头深深叩了下去:“母亲说的也有理,那麽还要劳烦母亲跟父亲说一声,择日去提亲吧,不能委屈了表妹。”

    林赵氏大喜,花燕琪的眼中,也划过一道光:“儿啊,这就是了……”她急急上前扶起了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上下打量著他,还轻轻为他拍去了膝盖上的灰尘:“扬儿若是真舍不得那女人,以後在中找人打点下,让她过的好一点也就是了,再说了,古来的说法就是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德,那女人即使下了堂,哪里还能再找的到好人家?”

    林绍扬站起身来,点了点头。这麽说也是。毕竟是残花败柳,又是入为婢,哪里有自己想的这麽容易了?这样想著,他的心思渐渐定了下来。对上花燕琪怯生生的脸蛋,忍不住拉住了她的手,坚决的说道:“表妹,这段日子真的委屈你了。我以後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表哥……”花燕琪含羞带怯的喊了他一句,娇娇弱弱的说道,“琪儿只求能常伴表哥左右就心满意足了。”

    林绍扬怜惜的对著花燕琪微微一笑:“表妹,过两日我便送你回家吧,等家父家母商量好了日子就上门提亲。表妹不需要再担忧什麽了,只需回家待嫁就好。”

    “表哥也多多保重身体才是。”花燕琪娇弱的脸上满是担忧,“这两日表哥都瘦了呢。”

    “恩。”

    林赵氏看著眼前这一幕,脸上终於带上了微微的笑容。

    这才是她心中的孝子贤媳,那个女人?哼,原本就是无奈之下才娶的她,她还以为自己真的是什麽重要人物了?

    林赵氏的心底这麽想著,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四千字大章。

    下一章是男主女主的对手戏。这一章非常难码,我改了又改,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写完。

    事实上,这一次的征文,暂时的成绩,我真的非常满意,也很感动。

    从来没有想过跟H文去拼票数,那个是拼不过的,但是看到算一算点击跟投票率,我就知道,亲们真的已经很支持我了。

    我能够回报你们的,只有努力的码字。每一章写下来,我都要自己读上超过十遍,一直到基本上对文字的连贯满意了这才发上来,呼~不过我觉得很值得~

    继续努力中……

    PS:如果有人想勾搭偶的话,QQ群105263563,里面有我的QQ号码,加群的时候请打上鲜网ID~

    第六章 不期而遇

    勤政殿的烛火,再一次亮了一个晚上。

    後里的嫔妃,已经习惯了皇帝这样的“勤政”,六寂静,而方若影,也睡了一个好觉。

    “方姑娘,方姑娘……”女孩子细细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呼唤著,她骤然睁开了眼睛,骤然之间就清醒了过来。

    在里了啊。

    入眼的是一个梳著双丫髻,圆圆苹果脸,一双眼睛骨碌碌的闪著好奇,明显不超过十五岁的小姑娘。

    “你是……”话刚出口,方若影忽然想起来昨天卫嬷嬷的吩咐。眼前这个,就应该是按嘱咐来服饰自己的小丫头了吧?

    小姑娘老老实实的福了一福,低著头乖乖的说道:“奴婢叫做王亦馨,方姑娘称女婢馨儿就是。”

    方若影端详了一下她显得乖巧守礼而并不呆板的小脸,笑了笑,让她起来。

    这姑娘的面相看上去倒是个省事省心又不愚笨的,不管派她来的上位者是谁,想来都是用了心思。既是这样,自己也不妨冷眼观察一阵,再看看这姑娘是否可用。

    只是,自己不过是一个罪婢,这女孩子小小年纪的就跟了自己,是否会因为没有办法再往上爬而心有不甘呢?看来,还是要试她一试。

    馨儿似乎完全没有看出方若影心里的打算,一边麻利的帮她准备了柳枝牙粉,帮著方若影迅速的洗漱了,然後等她一切都完成,在梳妆台边坐下来的时候,女孩子拿起台边的红木梳,细心的为她梳理起长发来。

    “姑娘想梳什麽发髻?”馨儿扑闪著大大的眼睛问道。

    方若影微微眯了眯眸子。

    以她现在的身份,合适的发髻并不多。最主要的,是无法梳未嫁女子的头发,也不能梳出阁贵妇的头发。两者都不选择,其他的倒是寥寥可数了。

    更麻烦的,是她不知道今天出门到底是去哪里,又会遇到些什麽人,若是遇到了後嫔妃,看见她梳个贵妇头,还不是吃了她的心都有?

    这麽想了想,左右摇摆了好一会,方若影这才沈吟著说道:“梳盘桓髻吧。”

    馨儿的眼底仿佛迅速的划过一抹赞赏,这盘桓髻,不但适用於大部分的妇人,也是女常梳的,既不出格,又不失礼仪。只是,这位主儿也未免把自己看的太低了吧?只不知道,梳这盘桓髻,能不能打消六余人的关注呢?

    一边想著这些,一边手脚麻利的帮方若影打理好了一头的长发,馨儿看一眼眼前因为睡眠充足而显得气色好多了的女人,心里也不由的赞叹了一下。

    她从旁边的抽屉里口脂鸭蛋粉之类的化妆品,正要往方若影的脸上扑,就被方若影轻轻的拦住了。

    “不必了。我也不过是个罪婢,谈不上打扮什麽的,这样就可以了。”方若影淡淡的说道,眼神里却传来无法抗拒的锐利。

    馨儿抖了抖,忍不住反对道:“可是陛下召见……”

    “陛下召见?”方若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夏岳召见?刚刚进第二日就被召见,陛下什麽时候,空到这种程度了?

    她看一眼窗外渐渐亮起来的天色,叹了一口气。五更时候早朝,这时候夏岳应该在朝堂路上了吧?看来召见自己的意思,他应该是一早就透露出了。

    如此,见见也好。

    方若影瞟了一眼馨儿手中琳琅满目的化妆品,笑著捻起其中一支:“别的不必了,少少用一些螺子黛,也就是了。”

    在林家三年,每日都要化妆打扮,为自己戴上厚厚的盔甲,如此,才能在众多人面前不失礼仪,而如今,即使是朝见天子,不知道为什麽,她不想在伪装了。

    也许心底深处,也深切知道,夏岳他并不会只因为这样的理由就伤害自己吧?

    又或者是,实在因为欠他的太多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轻轻扫了黛眉,方若影端详一下铜镜里若隐若现的脸庞,冲著镜子里的自己给了一个自信的微笑,这才对馨儿说道:“现在就该走了吗?”

    正对方若影的坦荡荡有些目瞪口呆,在腹诽中的馨儿马上回过神来,笑眯眯的对著方若影回答:“是的,方姑娘。陛下说,下了朝就希望见到您。”

    这内的贵人主子,甚至包括离皇帝陛下近一点的女女官们,哪一个不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啊?陛下春秋鼎盛,而中虚悬,六中的主位,甚至还有一大半空著,皇长子仍未降世,这中女人,哪个不是希望陛下能多看自己一眼,这样,说不准下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就是自己了。这方姑娘,怎麽就反其道而行之呢?

    不过不要说,那一张清水素颜,看上去还真是比一些贵人主子浓抹豔妆的脸,舒服多了。即使脸色依旧带著一点苍白,五官也并不是倾国倾城,配上这位主子坚毅的神态,还真是让人觉得顺眼呢。

    这样想著,馨儿乖乖的福身下去,对著方若影小声说道:“方姑娘,请您先走行。陛下说了,要在勤政殿见您,具体的路,您是知道的。”

    “恩。”方若影睨了馨儿一眼。自己小时候,是作为永宁公主的伴读在内念书的,这中,自己来的次数并不少,对於路途,自然也是熟悉的。不过夏岳会这麽跟这小姑娘讲,这姑娘倒知道的不少啊,看来,派她来的,多半就是夏岳了。

    这样想著,她当先跨出了步伐:“走吧。”

    刚到勤政殿门外,远远的就看见有一行人正候在勤政殿门口。

    走近了,方若影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看那等华丽的珠翠,衣衫上耀眼的金蟒,她一望就知道,那代表的是华丽丽的後主位。

    再看当先二人,其中一人,容长鹅蛋脸,细细柳叶眉,美目笼著一点轻愁,皮肤洁白如玉,身材纤瘦,直欲乘风而去,一身浅蓝色纱裙,腰间系一朵娇花,更显得腰肢盈盈不堪一握。另外一个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双水光灿灿的大眼睛,看人的时候,始终含笑含娇,媚意荡漾,嘴唇粉红,唇角微微翘起,给人以无时不刻不在抛著媚眼的感觉,这女子身量略高,身材也是凹凸有致的丰润,穿一身粉红,别有一种风情。

    两人正窸窸窣窣的交谈著,忽然间看到方若影和馨儿两人前来这殿门口,当先的蓝衣女人皱眉问道:“你们两个是?”

    馨儿连忙扯了方若影俯下身子去:“参见玉贵人,参见范婕妤。这位是昨天刚刚进的方小姐,陛下点名要见她的……”

    玉贵人?范婕妤?方若影想了想昨天得到的信息。玉贵人,那不就是花燕琪的姐姐?果然是个相像的,一样的弱不禁风,一样的惹人怜爱。这样想著,她低下头的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皇帝也是个男人,想来也吃“我好崇拜你啊,你好厉害好聪明,我好喜欢你”那一套吧。这种类型的女人,最是能满足男人的自尊心了,当初自己不就是败在花燕琪这套之下?

    这女人能坐到如今中的第一位这样的高位上,娘家势力不如其他几位嫔妃,那麽靠的,恐怕也就是这样的一种风姿了吧?

    这种女人,是最不得同喜欢的,只是异嘛……就另当别论了。

    “哦?”还不待她多想什麽,玉贵人和范婕妤面面相觑的一下,倒是范婕妤先发了话:“给本抬起头来看看。”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估计错误,见面还要下一章。

    其实我挺想泪奔的,米有啥亲友团,除了鲜网的一些好友给偶做了推文以外,米有现实里的好友给偶投票的(另外一个坑H的一塌糊涂,不要说给家人或者朋友看了,估计看完我就被拍成照片了),比之那些有华丽丽亲友团帮忙投票的写手,爬榜真是爬到一脸飙泪啊……

    文章到现在已经2W+字数了,话说征文的要求不过是一个月5W字……按这样的速度,我一个月要写多少字啊…o(┘□└)o

    真素路漫漫其修远兮~~呜呜,後面的作者的票数追的好快,我好想保持前三....亲爱的们,把你们的票票投给某只好不好~~~拜托拜托拜托

    第七章 敲打

    方若影缓缓的抬起头来,玉贵人和范婕妤都盯著她缓缓抬起的面容,愣了几秒锺。

    并不是方若影的美丽让她们震惊,而是这一个对於她们来说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竟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美丽!

    眼前的女子,五官轮廓立体而丰满,眉目显得清朗刚强,鼻子挺直,仿佛象征著本人的个般不屈不挠,小嘴棱角分明,然而配上深邃的轮廓,却只教人觉得这女人有一种如树样的硬朗味道。

    玉贵人有些怔楞。这样的方若影,跟她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美人。入两年,陛下对她,说不上宠爱备至,然而她的升迁速度,却是这六中的头一位。

    入之前她就听说过,陛下有这麽一位青梅竹马,差一点便成为太子妃,後来嫁入林家,跟她庶出的妹妹争夺林绍扬的方相独女。她没有在意过。因为她有自信,她的才气,她的外貌,能打动陛下,她的手段,必定也是六里的独一无二!

    入以後,六宠爱,她果然占了头一份。然而每一次陛下来她的景仁,和她弹琴论诗下棋,看她的眼神里,总有几分似笑非笑的味道,而且,看著她的眼神,总好像在怀念什麽,又像在看著什麽人。

    回想起皇帝曾经有过的这样一段情史,她才恍然大悟,也许皇帝,一直隔著她,在怀念方若影吧?

    直到今日见到真人,她这才吃了一惊。

    这是陛下喜欢的类型?陛下喜欢的美人?

    不敢相信。

    而心里,更是隐隐冒出了惊惶忐忑。陛下,到底在想什麽呢?难道自己一直把眼前这女人当做假想敌,倒是做错了?

    范婕妤则更直接一些。她撇撇嘴,对玉贵人说道:“想容,陛下不知道在想什麽,这样的女人,我想陛下是不会喜欢的。”

    方若影慢慢低下头去,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她知道范婕妤的意思。

    她的外貌,的确不符合这时下之人对美女的要求,太硬朗的五官,只会让男人对她产生距离感。这也是她之前名满京都的时候,最出名的是她的文才,而不是外貌的原因。不是不美,而是这样坚毅的五官,并不符合时下人以弱为美,对女人,卑弱第一的要求。

    不过,见到这两位中得宠的主子,还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夏岳的口味变了这麽多吗?他如今喜欢的,竟是这样肤浅的,以外貌定输赢的女人?

    “两位贵人,抱歉,奴婢要先带方小姐进殿内候著陛下了。”一片寂静里,还是馨儿小心的说道。

    “恩,去吧。”玉贵人小声的说,转过头看了一眼殿门口值班守卫著的太监,求道,“高公公,放本进去吧,好不好?本跟范妹妹只不过想来送一碗甜汤而已,想来陛下下了朝,会想用点汤水的。”

    方若影微微的向高公公点了点头。这位守在殿门口的公公,别人不认识,她又怎会不识?这一位,今上还是太子,住在重华的时候,他就已经陪伴著陛下了。到现在,也超过十五年了,这一位和她,也是老相识了。

    高公公给了方若影一个友善的微笑,放她进了门,却对这玉贵人和范婕妤苦笑道:“贵人,婕妤,不是老奴不肯放你们入内,陛下向来不喜欢後擅入他的书房,老奴若是私自放你们进去,那掉的可就是老奴的脑袋了啊。”

    玉贵人的眼睛里立刻就水汪汪起来:“高公公,本跟范妹妹真的没有坏心的,你就放我们进去,好不好?”

    高公公跺足叹气,他说的已经很严重了,谁知道这玉贵人竟是说掉眼泪就掉眼泪,弄的好像他欺负了她们一般。

    其实想想也知道,陛下一个多月未曾招幸後了,这後的女人,大概都是急上火了吧。

    只是再怎麽急都好,玉贵人仗著往昔宠爱,居然带头违反後规矩,未得招幸自己来找陛下,真不知道妇德和规是怎麽学的!她入也两年多了,如此不知陛下的脾气,岂不是自找苦吃?

    按她如今的做法看来,宠爱不会长久的。他高公公好歹也是陪陛下从潜邸时候一路升上来的,犯得上为了这麽个不识轻重,不知进退,大无脑的美人,去违反条,甚至若是碰上那位主儿不高兴,还要赔上命吗?

    不过,高公公瞥了娇弱的泪眼盈盈的玉贵人一眼,心中想道:眼前这位主子,还真是不把奴才的命当命呢。

    就为了她的一己之私,为了邀宠,就要底下的奴才为她出生入死?

    作为一个阉人,这中的太监可都是很惜命也很识时务的。女人的眼泪对他们来说,完全是没有用的东西,若是换了一个血气方刚的侍卫,恐怕这样一来,就直接无奈的让她们进去了吧?

    “她们都可以进去,本跟范妹妹怎麽就不可以了?”玉贵人娇娇嗲嗲,梨花带雨的嗔道,“她们的事情是正事,本跟范妹妹想伺候陛下进餐,就不是正事了?”她不高兴的指著方若影和馨儿进殿的背影,继续跟高公公乔著。

    高公公正被缠的不停叹气,六神无主,玉贵人的背後传来了一个冷冷的磁嗓音:“容儿,朕看,你如今是被宠的不知规矩了?”

    “陛下……”一听那声音,玉贵人和范婕妤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急急跪下,衣袖翻飞如蝴蝶,特意穿著的低衣服领口中,春光几乎可以被高处一览无余。

    她们的背後,正站著脸色冷淡的夏岳。他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一片春光,只冷冷望著这两个跪在地上的宠妃。

    玉贵人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清丽的小脸上满是伤心:“陛下,臣妾只不过是关心陛下的身体……”

    “回去吧,这时候,这地方,不是你们该来的。朕不想再在这种情形下看到你们。”夏岳冷冷的对著她们两人挥手说道,本没有在意她们一脸难过的表情,他招呼了一下旁边记录君王起居的小太监,负手对著两位美人说道,“玉贵人,范婕妤违反规,罚各自在寝禁足三月,抄金刚经千遍,替我朝祈福。玉贵人跟范婕妤的绿头牌,都给撤了。”

    玉贵人大惊还想说什麽,看著夏岳脸色已经铁青,势头不对的范婕妤,已经急急拉了她的袖子,示意她看著点风头。玉贵人这才嘟著嘴,不敢做声了。

    “谢陛下。”即使是被惩罚了,作为嫔妃,也只有谢恩的份。

    玉贵人哭著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夏岳厌恶的望著两人的背影,拍了拍高公公的肩膀:“老高,做的好。多辛苦你了。”

    “陛下,奴才不辛苦,都是应该的。”高公公的脸上立时布满了开心的表情,这麽一件小事,本来就是他的本分工作,却能得到夏岳的赞赏,他何乐而不为?此刻,他的心里更是看清了皇帝心中的风向,看来,陛下的喜好,还是没有变过啊。

    夏岳拍拍他的肩膀,举步往殿内走去。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今日三更了。我就不唠叨了,该投票的投票,该留言的留言,有啥要求的偶尽量满足~

4-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