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17-22


    第十七章 矛盾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方若影的瞳孔微微一缩。

    范沛芹吗?她的心中微微一凛。

    “那是范婕妤的……?”方若影轻声问道,她有些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虽然跟那个男人已经再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跟那个女人,她可是有怨无恩的。

    夏岳瞥了她一眼,看她面青唇白的样子已经因为一杯热水而缓和了些,脸上的表情也是雀跃多过犹豫,这才颔首回答:“没错,范婕妤的妹妹。”

    方若影咬了咬唇。这是她思考犯难时候的小动作。

    皇帝的心思,这会倒是难猜了起来。

    按理来说,林家并不算得上是上京城的世家大族,林绍扬虽有进士功名,却并未入朝为官,而他的婚事,并不属於皇家过问的范围。

    林家这几年已经渐渐从京城的贵人圈子里陨落,虽有林绍扬的二伯在军中服役,但官职不过是四品的骁骑游击将军,而且,更因为林家重文不重武的关系,这一位二伯甚至在林家并不太受重视。

    当然了,男方虽然不是那麽显赫,但赐婚的对象如果是范婕妤的妹妹,就又另当别论了。

    皇帝姐夫关心一下自己小姨子的婚事,进而赐下旨意来,也是一桩美谈。尽管,如果把夏岳作为范婕妤妹妹的姐夫来看,是有些高攀了。

    正经能称得上皇帝小姨子的,只有皇後的妹妹而已。

    不过中既然空虚了三年,在没有正经主子的情况下,这样一道婚旨,又会给後某些女人更多的想法。

    所以,她唯一担心的不过是,范婕妤的妹妹会愿意嘛?毕竟那一位可是范家的嫡女啊!

    她的姐姐在中陪王伴驾,作为妹妹的如果心气高点,也是情理之中的嘛。

    夏岳看著方若影有些犹豫的样子,仔细审视她因为思考而有些轻拢著的眉头,却找不出痛苦和後悔的表情,这才满意的微微笑著说道:“方方啊,你不要太担心了。虽说君无戏言,不过,朕也不会特意赐婚造就一对怨偶的是不是?”

    方若影的眼神微微一凛,皇帝这样的意思,也就是说范家的嫡女会自愿了?那又是为了什麽?

    “你啊。”夏岳伸出手指轻轻点一点她的额头,看著她刷的一下红了脸庞,好笑道,“这中诸事,自有朕替你撑腰,来,笑一笑吧,不要再这样板著脸了。”

    方若影垂下脑袋,她的声音细如蚊纳:“陛下……既然陛下富有四海,乾纲独断,那奴婢父亲的案子……”

    夏岳的脸色刷的有些变色,他叹了一口气:“方方啊,你是生来就让朕为难的啊。”

    正要说下去,外间的太监女已经鱼贯而入,各种膳食如流水介的端了上来,夏岳止住了话头,叹道:“先用膳吧。”

    方若影死死的咬著嘴唇,唇角上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皇帝并没有一口答应,也没有如她料想的那般提什麽条件,他的躲闪,已经说明了他的心虚。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点,那些疑点皇帝并不是不知道,但是即使知道,他采取的态度,是纵容,是默许,唯独没有质疑。

    但是看著周围的人太监已经开始为他们布菜,方若影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质疑这一些的好时机。她暗自叹了一口气,直起了身体,顺著皇帝的意思坐到了他的身边。

    夏岳的心里也不是太高兴。

    指婚最初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出他心头的那一口怨气,说到目的,那些都是锦上添花,在後来附加的。当然了,更重要的,也有为方方出一口气的意思。谁料到这麽细心的安排,居然连美人一笑都得不到,反倒是被将了一军,问到了他如今心虚的很的话题。

    只是虽然心中不太愉快,也有些心虚,皇帝还是自己动了手,慢慢的给她夹了几筷子菜,温和的说道:“多吃一点吧,昨晚没有进晚膳,如今多吃点温补的就好。”

    方若影垂下了眸子,乖乖的“恩”了一声,皇帝的好意,她又岂能不知?

    姑且不论她一个小小的女官有没有资格在这殿中和帝王同桌,就是昨日皇帝特意吩咐太医做药膳的一番用心,她也没有资格否定。

    自打出嫁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人为她费过这样的心思了。

    眼眶里有些微湿,方若影的心中却不由的升起了一点气愤:你说你现如今,如果肯放掉我的父亲,我又有什麽不能给你的呢?却又为什麽,要做这样矛盾的行动?

    皇帝一边笑眯眯的给方若影夹菜,眼光一边淡淡扫了一眼殿内看上去神态都一一样的女,唇边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都去传话吧。朕留著你们,就是为了这时候用的!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本章估计还要修一修。

    我实在是崩溃了,大姨妈来,脑子里跟浆糊一样。

    墨迹了好久,就码出这麽点字…………

    白天在床上睡了一整天,估计晚上还能继续睡,但是怎麽睡都难受的厉害……

    5000票的加更我记得了,先欠一两天,身体好一点奉上。

    郁闷死我了,继续睡觉去。

    第十八章 搭台子,看戏~

    早膳用毕,夏岳淡淡瞟了一眼周围因为目睹他亲自夹菜而个个显得俯首帖耳无比顺从的女侍婢,指著桌上的信封对方若影笑道:“毕竟是前夫送来的。方方若是好奇,看看也就罢了,若是没有好奇心,直接烧了便也无妨。朕,是不会拆你的信件的。”

    不错,他不会拆她的信件,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无论那男人再说什麽,再写什麽,像方方这样的女子,那一颗已经冷却的心绝不会就此温暖。而夏岳,也更相信,他喜欢了这麽久的女人,有足够的能力判断真情假意。否则的话,这麽些年来,他能用的手段多矣,他也不必如此牵肠挂肚了。

    更何况,那男人既然打定的主意要娶别的女人,以他的秉,会在信件里说些什麽,不看也很好判断呢。所以,夏岳本没有截下这信件的意图。

    方若影怔怔看著桌上那一个信封,在林家时候的往事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她其实也有那麽一点点的好奇心,想要知道那个男人会在信件里说什麽。

    可是知道了又如何,她如今不去报复他们,已经是很好了。

    若他还有复合之念,她也是断断不能够的,若他写信来本是为了拿他们如今的恩爱来刺激她,那她也已经知道了,皇帝会为他指婚,替她出了这一口气,所以,再有天大的怨气,能有这未来的一场好戏看,也是足够的了。

    无论左思右想,任何一条路,都没有看这信的理由了。

    事情既然到了夏岳手里,也容不得她心软,更容不得她怜悯。

    如今他们的生死荣辱,本就不在她的手里,再看这一封信,又还有什麽意义呢?

    她咬咬唇,亲手拿起了信,走到殿内生著的火炉边,揭开炉盖,“呼啦”一下,将那信丢进了火中,眼睁睁看著那信,随著炉中暗红色的火焰,一点一点被吞噬成了灰烬。

    殿中一时无声。

    炉中的火一点点的吞噬干净了信封,那“方氏亲启”四个字,渐渐变为炉中分辨不清的一堆灰末,方若影怔怔看著这一幕,忽然抬起头来,对著夏岳仰起一个嫣然的笑容:“陛下,多谢。”

    烧掉的岂是一封信?烧掉的还有所有的曾经!

    虽然在拿到放妻书的那一刹那间,她已经告诉过自己,一切都可以放下了,但是到底还是有些意难平。等到这一刻,亲手斩去他留下的也许是最後一点联结,她这才告诉自己,真的可以全部放下了。

    皇帝对她的心意,她看在眼里。既然身不由己已经进了皇,那麽至少,要把这一段日子过好,这才对得住这重生的一辈子吧?

    夏岳轻轻叹了一口气,走过去了她的长发,笑道:“你开心就好,说谢谢,岂不是生分了?你父亲的案子,朕也有朕的为难之处,如果连这些许小事都要你觉得委屈,那朕要你入的初衷,也就乱了。”

    “其实有个问题憋在我心中很久了。”方若影的脸上,忽然显出了那种豁出去的表情。

    夏岳释然一笑,他已经知道方若影要问什麽,从她称呼上的变换,他已经看出了她心境上的变幻。可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六,终究会成为他们中间的一条楚河汉界,这事情现在若理不顺,迟早会成为阻碍一切的绊脚石。

    所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好时机。夏岳拂手挥退了左右侍候的人,这才俯下身来,温柔的了她的脑袋,盯著方若影的眼睛专注的说道:“三年都等了,我并不急著这一天两天。我的心意,你心中有数就好。有一些话,我想并不需要说的这麽明白。这并不是等级交换的交易,也并不是威胁,我只是希望最後和我携手站在最高处的人,是你。”

    方若影怔怔看著那一双灿若晨星,满溢著信任和感情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如果皇帝的心思是这样的话,她自可以心安理得的在他身边看戏。看皇帝的信心和手段到底如何,看那些人的结局,又会是怎样。

    当然了,若有必要,让她粉墨登场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呢。

    不错,前夫和那女人的,是一场即将开锣的大戏,後的,又是另一场戏。

    想必以皇帝的手段,并不会让她伤著一星半点的吧?

    “乖。”夏岳的唇角扬起一个温柔的笑意,轻轻一下吻在方若影的额头上,这个吻稍碰极离,但那温暖的感觉,却在她的额上久久不退。

    脸上一片粉红,方若影却忽然抬头,看著眼前的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岳哥哥,你还真是没变呢……”

    这一回,脸红的人换做了夏岳,他有些咬牙切齿的拧了拧方若影粉红色的脸颊:“敢嘲笑我……”

    彼此的心里却都升起了难以名状的喜悦,为了那青梅竹马之间的默契,也为了那失而复得的,少时的契合感。

    对於夏岳来说,这样的方若影才是他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随意的女子,才是他在心头牵牵挂挂了三年有余的女人。

    世家大族,会把最随意不羁的人磨成另外一个样子。皇更是如此,但是,如果有一个人,能够让彼此都在对方面前放下伪装,放下所有的盔甲,岂不是更好?

    方若影盯著夏岳笑,被捏的有些红红的小脸鼓成包子状:“如今可是你纵的我放肆的,以後可不要後悔。”

    “有什麽可後悔的。”夏岳继续拧拧她的小脸,惊喜的发现虽然脸色有些凝滞的暗黄,肤质倒还是小时候的滑不留手,“朕还巴不得你有时候多放肆一点。”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骤然一整:“後有些事情,朕不方便处理,你如今也该暗暗看著,方便以後处理了。有些事情,你可以放肆一点更好。”

    “是吗?”方若影撇了撇嘴,“难道你还真要我日後做中之主啊。”

    夏岳拧紧了眉头:“难道我表现的这麽明了,你还不明白?”

    “这……”这一会儿目瞪口呆的换成了方若影,“我怎麽可能……”

    夏岳挥一挥手,脸上是志在必得的笑容:“如果是为了之前嘛,你不必担心,路都铺好了。我可以保证,决计不会有流言蜚语传出。如果是你不愿意的话……”他忽然一脸的委屈起来,“你不愿意的话?”

    方若影目瞪口呆,皇帝陛下,您不是吧?这会儿耍起了无赖来?似乎您老还是太子的时候,都没玩过这一手吧?

    她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咬牙:“人都在里了,我说不愿意,还有用吗?”

    夏岳长笑两声,极尽愉悦:“似乎是没有用。”

    方若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陛下,那我就先陪著您,看这一出大戏吧。”

    夏岳笑著继续了她的脑袋,在滑不溜手的头发上了好几把:“局已经布下了,台子也搭好了,你啊,就乖乖的坐著看戏就好。”

    “唔……”方若影点了点头,却转瞬间有些难过,“只是可惜了范婕妤的妹妹,到底人家是无辜的。”

    “无辜?”夏岳哈哈一笑,凑到方若影耳边嘀咕了几句,看见她讶然张大了嘴,这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总之,会是一场好戏的。”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连续睡了超过二十个小时,半夜三点终於睡醒了爬起来了- -

    虽然还在抽疼抽疼,不过到底是好一点了。

    5000票的加更奉上~

    後面大概会有两三天林家的戏份吧~

    话说,你们觉得夏岳跟方方的隔阂就此消除了吗?(=。=这两只其实很像刺蝟那种小动物捏)

    第十九章 妥协

    指婚的消息,很快的飘进了後,也很快的,就传到了外皇帝想让他们知道的人耳朵里。

    范家的不出意外的,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反倒是花家和林家,据说狠狠的闹了一场。

    “陛下都要赐婚了,儿啊,你打算怎麽办?”花赵氏坐在椅子上只会忧伤的叹息,说到底她只不过是花大人的一个小妾,而花燕琪的婚事,到底还是要交给嫡母和她的父亲安排的。

    作为一个母亲,林家这样的婚事,她是又难受,又欢喜。

    难受的是,自己的女儿,也许要跟自己一样,也是做妾的命运,高兴的是,那林绍扬据说极是喜欢自己的女儿,那麽自己或许也可以有一个倚靠。

    只是如今,是陛下要赐婚,消息又是里的那个嫡女传出来的,肯定不会有误,原本想著女儿手段高超,竟然能把前妻给斗了下去,这妻子的位置,再也没有人竞争,谁料得到皇帝竟然来了这麽一手。

    “母亲……”花燕琪坐在椅子上狠狠的咬著牙,细白的牙齿咬的咯咯做响,对於她来说,她可不管什麽皇帝什麽高不可攀的,她只知道,她即将到手的幸福,就这麽被皇帝一手毁掉了。

    “儿啊,你的命,怎麽就这麽苦呢。”花赵氏慢慢擦著眼泪,难受的厉害,“这可怎麽办呢?要不然,母亲去求求你嫡母,再帮你找一门好婚事?”

    花燕琪还没有说话,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胡说八道!”进来的正是花燕琪的父亲,已经丁忧在家将满三年的花生荣。

    花生荣迈步进门,眉头皱的紧紧的:“妇人之见!这女儿如今已经十七岁,在他林家活生生熬了两年,如今再要嫁别家,能嫁的到什麽好人家?再说了,到底是个庶出的女儿,能嫁进林家,对为父的以後也有些帮助,你这妇人,怎的不好好的劝劝自家女儿想开想通一些,反而要劝自己女儿生出另外的心思来?”

    “老爷……”花生荣这麽一说,花赵氏就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她一声悲呼跪倒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

    反而是花燕琪扶起了自己的母亲,心疼的为她擦去泪水:“父亲,女儿也没有说不嫁啊?但是这如今,说起来也是我们委屈了,做妾什麽的,女儿不在乎,但是总也要林家给我麽一个说法,是不是?”

    “哦?”花生荣听自己这个向来不起眼的庶女这麽一说,哈哈一笑,仔细看了看庶女妖冶漂亮的脸庞,笑道,“既然女儿这麽说,为父拼了这张脸面不要,也要给女儿争出个说法来,女儿啊,你在家里好好等著轿子进门就是了。”

    花燕琪咬牙。纳妾是不需要八抬大轿的,只是一台小轿从後门抬进府,也就是了。

    只是事到如今,已经在那男人身上花了太多的功夫,自己的一颗心,也确实是在他的身上了,如今只能够希望,他异日即使娶了妻子,也不会对自己太差。

    不过,向来表哥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自己的手段,自己向来是很有自信的,表哥前面那个妻子,还不是被自己弄的灰头土脸?

    这一个,想来也不会例外。

    於是,花家的这两位,达成了共识。

    林家这时候,还没有得到皇帝即将指婚的消息。

    林赵氏此时,还在笑嘻嘻的准备著自家儿子和自家侄女儿结婚的诸多事宜,直到林鑫急急忙忙的回到家里来,告诉了她这一个好消息。

    林赵氏跌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问林鑫:“老爷,这消息是真的?”

    林鑫跌足叹道:“无知妇人,陛下指婚是何等光耀门楣之事,你如今做出这样的小儿女态来,传出去,我林家上下都要被你牵累!”

    “可是老爷……”林赵氏这麽一听,这才收敛了脸上的痛苦之态,“可是老爷,妾身相中的儿媳,是花家的……”

    林鑫脸色一正:“反正都还没有议婚,若是儿子真的放不下去,纳妾也就是了,我原先会答应,也是看在花家即将进门的大批嫁妆上,这范家估计也不会差多少,你这做嫡母的,怎麽不为自己儿子的前途想想?那一个毕竟是嫡女,而表姑娘,到底是庶出,还差了一成呢,到底是陛下想的周全。”

    林赵氏叹了一口气:“只是这娶妻娶低,嫁女嫁高,这如今范家正得圣上宠幸,他家的女儿,会不会也难伺候的很啊?”

    林鑫肃容道:“难伺候?你是婆婆她是媳妇,哪有婆婆伺候媳妇的?到底一个孝在摆在那里,你啊,放宽了心就是了。”

    “哦。”林赵氏这才无奈的答应了。

    皇帝指婚,原本就是容不得下面的人抗议非议什麽的,如今林赵氏也就是耍耍嘴上的功夫罢了,真要做出抗旨的事情,休说她不敢,即使她敢,林鑫也是不会同意的。

    而林家这边的当事人,要娶妻的林绍扬,本就被蒙在了鼓里。

    结婚这种事情,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皇帝做了大媒,双方的父母都同意,这亲也就是结成了,哪里还顾得上成婚的两个人到底愿不愿意?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我的状态还是痛到满床滚啊滚- -

    继续睡觉去~

    第二十章 她说,想见见你

    次日,并非是方若影轮班,所以当她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听到“陛下驾到”的声音,著实震惊了一下。

    皇帝在门口稍站了几秒,看见分给伺候她的小婢馨儿过来开了门,这才点一点头,慢慢踱了进去。

    “陛下……”方若影半跪下身体,有些疑惑的垂眸喊道。这时间,皇帝来找她,有什麽问题?

    夏岳的脸上也有些无奈。

    “方方啊,指婚的事情,唉……”

    “恩?”方若影有些疑惑的抬起了眸子,不对啊,按照皇帝的说法,那位范沛芹姑娘,是不该有除了接旨以外那等不智的行动的啊。难道事情,有什麽变数吗?

    夏岳苦笑一下:“今日范御史下朝以後来找朕,说是女儿听到了风声,她倒是同意了赐婚的。”

    “那?”方若影愈加有些疑惑,“既然这样,陛下还在犹豫什麽?”

    “范姑娘说,她想见一见你。”皇帝叹息著说道。

    “哦?”方若影有些失笑,可不是吗,既然人家的姐姐在中伺候,若是真要见她,打著婚前进探望姐姐的大旗,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行事了。这倒不是什麽问题,她只是不明白,那姑娘要见她为什麽?

    她都已经是下堂妻了,对她的未来,构不成威胁,也并非可以学习的前车之鉴,反而是见了,要费一番周章,说不准,还会引发皇帝的猜疑,毕竟,她如今的身份是罪婢。

    那姑娘家冒这样的险,还要自己的御史父亲传话,又是为了什麽?

    “方方,朕想了想,没有回答他,只说要先问过你,总之,见与不见,取决於你。”夏岳温柔的看著她垂下的脸庞,知道她心里在权衡著利弊,也没有逼她回答,只这样陈述道。

    “陛下……”方若影忽然一笑,抬起头来,“见一见,也好,妾身也想看看,这位如此勇敢大胆的姑娘,会是什麽样子的女孩子呢。”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她也关心那些人的未来。

    林家的事情,并不简单。如果这位小姐是个如娇花一样软弱的,如孩子般天真的,把她这样推进火坑里去,方若影也有些於心不忍。

    若是那样,她心里真的是会内疚的,毕竟皇帝赐婚,为的大半,大家心知肚明,是为了给她出一口气,让那女人坐不上正妻的位置。

    如果这位真的不行,总还有别的办法能让他们痛苦,还是不要为了这单纯的报复,就硬把另外一个女人,也丢到地狱去吧。

    这样想著,方若影的眼底已经有了坚决的意味:“陛下,就让妾身见一见她吧。毕竟,妾身也很好奇呢。”

    “那好。”皇帝看著她已经有了决定,忽然笑起来,“朕也想著方方会做出这个决定的,果然没有出乎我所料,方方面对事情,还是一样的勇敢面对。很好。”

    “不敢当。”方若影似笑非笑,睨著皇帝的眼中却有几分感激,“陛下,您真的觉得,那位姑娘和那男人合适?”

    夏岳很是坚决的点点头,眉目里有几分得意:“应该说,或许是这京城贵女里最合适的。”

    “那妾身就更好奇了。”方若影笑,最懂得男人的,或许还是男人。那麽,在皇帝眼里,最合适林绍扬那种男子的,会是什麽样子的女人?

    她忽然皱起了眉毛:“说起来,陛下,您又是什麽时候见过林绍扬的?”

    夏岳打了个哈哈,竟然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慢慢踱步到另外一堵墙边,去欣赏起墙上的字画来。

    他该说什麽?该说他们结婚的时候,他躲在宾客群中看著他们行礼,看著他们进洞房?

    他能说什麽?说这三年以来,有多少个晚上,他看著他们的日常作息报告入睡?

    他能解释什麽?解释他为什麽对林绍扬的脾气了若指掌?

    方若影了然,於是没有再问下去。心底,不由得升起另外一番苦涩。

    对皇帝的感情,只不过是青梅竹马的默契,加上一直背负的歉疚,如果还有别的,就是虚与委蛇,敷衍,克制和忍耐。

    她不得不顺从,不得不妥协。

    因为前方,已经无路可走。

    在没有得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够好好的,在目前这一条行进中的道路,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而让自己痛苦,让身边人痛苦,不会是识时务者的选择。

    所有的热情,已经在林绍扬身上燃尽。对爱情的期待,对婚姻的承诺,都已经被磨灭到不敢相信。能感觉到皇帝对她的特别,但是,无论怎样,他是注定会有三六院七十二妃的男子,所以,不得不对他温柔,却不敢再放下感情。

    然而夏岳,到底在暗中做了那麽多。

    自她入以来,也从未对她不利,而如今父亲的案子,如果得不到他的支持,一切就更是枉费,因为这样,所以她的心底,更加因为利用了他而觉得苦涩难言。

    呼,不要想了。她这样对自己说,对著面前的皇帝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弧:“陛下,那您觉得,什麽时候让妾身见一见那位姑娘呢?”

    夏岳正背著身子欣赏著墙上的字画,闻言不由得一愣:“哦?方方很急吗?想见见她?”

    “嗯哪。”方若影笑的眉眼弯弯,“虽然妾身只见过一次,不过她的姐姐范婕妤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呢,这个妹妹,不会也是一类人吧?”

    “不会。”夏岳转过头来,看著她说道,“那位姑娘……某些时候,朕觉得她跟你有些相似。”

    “是吗?”方若影挑了挑眉毛。

    跟我相似?外貌吗?还是灵魂?

    她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笑道:“陛下这样说,那妾身就更好奇啦。”

    “你啊。”皇帝苦笑著摇了摇头,“既然这样,那就安排她明日进来探望一下姐姐好了。”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6000票的加更我不知道今天码不码的出来(应该可以吧,不过应该在晚上了)

    那个我趴在床上敲字,好慢~

    我倒不是单纯的痛,而是痛的冒冷汗,大脑昏眩,感觉天旋地转,在床上敲著敲著就晕乎乎的~唉,这种时候真恨自己身为女人啊。

    幸好剧情是规划好了的,这样才不致於断更,否则的话,没有存稿的我,大概真的要崩溃了。我不太喜欢言而无信,说了要加更,不要断更,就会尽力做到的。

    话说,亲们觉得,那位范沛芹会是什麽样子的女人呢?

    PS:留言我都看了,谢谢大家的关心,谢谢大家的经期tips,我会试著做一做看看的~

    然後,有关剧情的留言,我稍微好一点开始慢慢回复,我都看了,不过今天敲字极慢,一个个回估计回完我就写不出下一章来了~等我略好一点~不那麽贪睡的时候,我马上回,谢谢大家。

    第二十一章  王见王

    事实上,第二天见了范沛芹,方若影这才不得不承认,夏岳看人的眼光比她犀利多了。

    怎麽说呢,范沛芹并不是方若影想象中和她姐姐范婕妤相像的女人。

    这位姑娘并不算的上顶美,跟范婕妤的脸长得有些相像,但是因为比范婕妤年轻,而显得愈加天真开朗,极致明媚。是那种男人都舍不得会下手摧残的纯真可爱型。

    咋一见到她,方若影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本还是个小萝莉啊,给林绍扬那种人糟蹋,是不是太作孽了一点?

    谁知道范沛芹似乎是感觉到了她这样的情绪,先是笑嘻嘻的冲著坐在上首的皇帝请了安,转向她的时候,只看了一眼,笑容就更甜更深了。

    “方姑娘。”范沛芹慢慢跪下,偏著头可爱的打量著方若影的脸庞,先是不知所以的叹了一口气,然後才说道,“看见姑娘,我才知道陛下为什麽并不宠爱我的姐姐了。”

    “哦?”方若影哑然失笑,这姑娘家说话可真直接,也真说得出口,全然不顾旁边夏岳听著她们说话已经在捂著嘴轻咳,“为什麽?”

    这时候,她才忽然感觉到,范沛芹并不是看上去那样天真纯善的女子。

    她闪烁著天真的眼睛底下,还有著冰冷的漠然。

    范沛芹垂眸嫣然一笑:“陛下的後,什麽样的女人没有?却独独没有姑娘这样独立又无所求的。姐姐虽然直,却也恋慕陛下,只姑娘的眼底,找不到期待呢。”她笑著抬起头来,看著方若影,丝毫不理会旁边皇帝已经拧起的眉头,“说实话,原本想著嫁给林绍扬,沛芹还是有一点不甘心的。世间男儿皆薄幸,只可叹我身在世间,嫁娶之事,身不由已,说不得,也得斗上一斗,争上一争。不过姐姐这样的女人会看上的男子,必也有他独到之处吧,如此说来,倒也不坏。”

    方若影听到此节,忍不住的轻轻拍打起了自己的膝盖。听这女子的意思,倒是个谈吐不俗的,只是自己跟皇帝用权势这样逼著她……

    她心理忽然升起了三分不忍。

    方若影摇头无奈道:“原本听陛下说你心存出世之念,我还不以为然。”说道这里,她忽然扭过头去看著夏岳,忍不住劝道,“这样聪敏灵慧的女子,配给那样的男人,陛下不觉得可惜了吗?”

    夏岳慢慢走到她的身边,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无聊的把玩著她今日一摞散碎在肩上的头发,淡淡看著巧笑倩兮的范沛芹反问道:“范姑娘呢?觉得可惜吗?”

    范沛芹郑重其事的跪了下来:“方姐姐是一片好心,沛芹铭记於心。只是,嫁娶之事,向来便由不得我们女人做主,如今陛下许婚,已是家门之幸,至於朝中的青年才俊,也并无一个是沛芹的良配,林家的情况,沛芹心中也大致知晓,像林绍扬那样的男人,只要用些手段,沛芹相信,还是可以白头到老的。”

    “手段吗?”方若影喃喃。

    其实她心中也知道,一直以来,对她来说,并不是真的斗不过他们,而是她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总觉得家斗,对相公用手段,就家不成家,夫妻不像夫妻了。

    爱情里,不应该是没有杂质的吗?

    夏岳看见了她的思索,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打断了她的回忆和沈思,第一次对著范沛芹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样吧,我封你郡主之位出嫁,另中配给嬷嬷女和六十四抬嫁妆给你撑面子,再者,若林家有一日败落,我许你自愿婚嫁的自由……”看著方若影惊讶的投来的眼神,他安抚的拍了拍她,笑道:“方方喜欢她吧,对不对?”

    方若影咬了咬下唇,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她在心里真正觉得可惜,这样灵秀惠达的女孩,应该配上一个真正值得她的男人,举案齐眉,白头偕老。配林绍扬,卷进林家那一团积年的尘垢里去,她的心底有了更多的感叹。

    谁知道听到皇帝这样的说辞,范沛芹却是大喜,立马跪了下来谢过皇帝:“如此,沛芹跪谢了。我也不要以後自由婚嫁什麽的,只要陛下许我薄田三亩,或者小庙一间,让我自生自灭,也就是了。”

    方若影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之前,皇帝就已经跟她说了,范御史的正妻,就是被妾室在范沛芹还很小的时候给弄死的。

    之後,范御史再续弦,这个妻子,终年无所出,所以,这两个姑娘,就是范家唯二的嫡女。

    范御史的後院,共有妾室五名,在这样惨烈的斗争中,始终没有儿子出世,而想来,在那样复杂的环境里,范沛芹学会的,绝不仅仅只有单纯天真。

    看著范沛芹谢恩离开的背影,方若影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忽然抬起头来望著夏岳问道:“陛下,看来这位姑娘,之前对您有意的吧?”

    夏岳一时无话可说,哑然半响,这才默默点了点头。

    范沛芹之前喜欢的的确是他。只是,她和姐姐常年相依为命,而她又知道皇帝的心中别有他人,如此一来,若是入了,不但要和姐姐斗的你死我活,还得不到喜欢男人的心。

    所以,她今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也才会这麽轻易的答应嫁给林绍扬。

    范沛芹,的确是极其聪慧,极其识时务的女人啊。

    把这样的女人放到林家後院,跟那花燕琪斗个你死我活,岂不是一场好戏?

    谁又知道,那林绍扬,会不会就此转了心思,或者看破了那花燕琪的虚假呢?

    方若影沈默半响,却忍不住戏谑的对夏岳笑道:“陛下,这样您还舍得将这麽美丽的大姑娘嫁给那个男人?妾身看这位姑娘既有手段,又不妒忌,身份也合适,若是做一国之母,真是再好不过了。”

    某些方面来说,那范沛芹确实是极其像她的。

    如果她是在古代长大的女孩儿,也许也会变成范沛芹那个样子吧?

    早慧,惯於审时度势,明,有手段。

    比起范沛芹来说,她多的只有一样,就是见过了那样多的繁华,那样多的一夫一妻的相爱。

    即使只是纸上谈兵的独恋一人,也是让人,这样的流连忘返,希望自己也能遇到啊。

    只是,对於夏岳他们男人来说,应该会希望遇到像范沛芹那样的女孩子才对吧?

    她太妒忌,太绝对。这样……不好……

    夏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却又舍不得对她发火,只得叹息一声,拂袖怒道:“你这麽喜欢张罗我的後,等你成了中之主之後再说吧!”

    方若影深深瞥了夏岳不悦的表情一眼,却忽然微笑起来:“陛下莫气,妾身只不过是……一时感叹罢了。”

    夏岳默不作声的捻起了桌上的一本案卷,向她招了招手,淡淡的岔开了话题:“来,刑部今天上了方相案子的新奏折。”

    “哦?”方若影的心思立时被引到了另外一边,再没有时间纠结在,林绍扬的未来妻子身上。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范沛芹,我在写这几章的时候,之所以花了很多的笔墨去写这个女人,大家可以把她看做“方若影如果没有穿越背景”的情况下,会在林家遭遇的境况。

    她会有皇帝的撑腰,会有姐姐在中的照应,照样聪慧,照样有大批的嫁妆。

    但是,在林家的结局会是什麽样子呢?

    范沛芹算是半自愿的嫁入林家的吧,因为这种情况下她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这是文章的另外一条线。夏岳和方方仍会是主线。

    以上~6000票的加更结束。

    第二十二章 大网

    都说秋高气爽,而这一天的天气,却是无比的沈闷。

    一个又一个的惊雷,划破皇城内滚滚的压抑,而殿内的两人,站的极近,近的方若影都可以闻见夏岳身上那种堂皇的龙涎香气。

    那般熟悉的味道,而她看著他的样子,却蓦然发现,也许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也许,是他真的变得太多了吧。

    她明明偷看过之前的那一份奏折,而上面列举了她父亲案例的种种不合理,可为什麽,今天夏岳给她看的奏折上,却写的仿佛一切已成定局呢?

    那一份奏折很是具有信服力的写道,方相一案,之前的证人证词,已经通过旁人的口证得到了证实,而首犯的财产,相信并不止抄查找到的这个数字,想必是首犯方升,不知道用什麽手段把这笔数目隐藏的了起来,而甚至,奏折里用隐晦的暗示口气,劝说皇帝向她逼供,或者是,对她的父亲用刑。而那理由,如此冠冕堂皇:数额巨大的赃款来自百姓,而抄出巨额赃款,就可以填补国库的空虚,用来兴修兵事,抗击匈奴。最後,那写奏折的人还说道,不以雷霆手段,速速决断此事,则不足以评民愤,不足以安臣心!

    方若影的手指,已经狠狠的扣住了龙案,身体有些摇摇欲坠,沈浸在自己情绪里的她没有发现,夏岳偷偷觑著她,眼底有些隐晦的不安。

    眼神只能刚好望见夏岳明黄色龙袍的下摆,望著那一只只张牙舞爪貌甚狰狞的龙,方若影激灵灵一个抖颤,终於支撑不住的软倒在夏岳脚下。

    是皇帝的意思吗?这就是国家机器的作用吗?

    明明上一刻,还觉得欣喜皇帝对林绍扬的了解和安排,下一刻,她的心,就为了父亲的事情狠狠的揪了起来。

    夏岳他,到底是什麽想法?什麽意思?为什麽看著如此温柔,看著一点也不再恨她,却偏偏在这案子上,一点也不肯松口?

    如果不是她之前看过那份奏折,如今看到这折子里说的,她肯定是要信以为真,担惊受怕,甚至如果皇帝想了法子救了她的父亲,她会感激到骨子里去吧?

    她咬牙,不顾身前男人抖了一下的身体,一把抱住他明黄色的衣衫下摆,哭道:“陛下,求求您救救家父吧,求求您了……”

    方若影一向来最讨厌这样的小儿女态,流眼泪这种事情,在大多数的时候,本於事无补,然而如今,也许这就是皇帝希望看到的?她的软弱,服软?否则,何必在这种时候拿这样一份奏折来吓她?

    夏岳已经向著她跪倒在地上的身体伸出了手去,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这只不过是暂时的折子罢了,朕不是已经责成他们仔细审理了吗?你先别这麽担心,好不好?”

    方若影不肯动,跪著的身体不安的动了动:“陛下,您之前来传达给我的奏折上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凌迟啊,如今这些审理,到底是做给谁看的?”

    夏岳的脸上瞬间沈了下去:“方方,你现在,是在怀疑朕,在质疑朕,甚至,是在质问朕吗?”

    一口一个朕。方若影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麽一个念头。

    做皇帝,真好。是朋友的时候,就是我,是皇帝的时候,就是朕。

    她垂下的脸庞忽然扬起一个冷漠的笑容,似乎是我天真了,陛下您,为我做这麽多事情,说这麽多好听的,难道我还真该沈溺在其中,纯然的相信您,对我真的就是一片真心吗?

    如果陛下还是三年前的夏岳,我或许会迫不及待的相信,然而您,已经是如今的陛下了啊?

    君心似海,天威难测。

    明明之前还在说什麽不要担心,把一切都交给我这样的话,为什麽一翻脸,今日却要给我看这样的奏折?

    皇帝做事,果然每一步,都有他的安排。如果就因为皇帝如今对她的温柔,就溺毙在那一片看似深情的海洋里,她一定会没顶的。

    方若影死死拽著夏岳龙袍的手指,有些无力的松开了,她盯著自己握的发白的指节,听到自己的声音带著哭腔求恳的问道:“陛下,怎样才可以救我的父亲?”

    夏岳心疼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小人儿,他也是没有办法。

    他和方升,虽然是这件事情的发起人,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朝堂之中,他们想要对付的那一批世家子,已经在暗中结成了一张大网,这张网,如今正在慢慢的绞杀起落在网上的飞蛾。

    这一份奏章,署名的人,他很清楚,就是其中一个世家势力的代表,而这整个贪墨事件当中,除了方升之外,所有的,都是世家的势力。

    对於世家来说,放弃这一部分,毫无疑问是割般的疼痛,而如今,这份折子的意思,也就是尽量的把所有的罪名往方升背上推,而作为下面实际执行者的官吏的罪责,则是被减轻到了最轻。

    可是这样的话,他要怎麽对面前哭著的女人说出口?

    他只是,只是想让她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已啊!

    毕竟,如果真的走到最坏的那个结局,他不想瞒著她,不想骗她,而到了那一天,再揭发出这个真相,他岂不是会更加的心疼?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话说,瓦要开虐了,你们信嘛?

    唔,身体恢复了,昨天实在是爬不起来码字,今天开始慢慢回复更新速度~

    爱你们呦~

17-2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