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23-29


    第二十三章 迫不得已,情非所愿

    “怎样可以救你的父亲?”夏岳对著方若影重复道。眼神交汇处,夏岳不得不苦笑了一下。

    这个刹那,一记锐亮的闪电,划破殿内如死般沈凝的气氛,照亮了彼此煞白的脸庞。

    其实他们都明白的。彼此都是明白人,彼此都知道,但是方若影,这个时候,忽然很想听眼前这个男人亲口说出来。

    方若影始终抬著头看著眼前慢慢显出压迫气息的男人,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国库空虚,近日又要对北边用兵……”皇帝慢慢的说著。

    方若影苦笑,她不得不为自己之前所想到的长叹了一口气。

    皇帝窥伺的,看来也正是林家想得到又没有得到的那些。

    “陛下……”

    这一声声音,湮没在炸然爆开的雷声里,方若影只觉得心尖一颤,浑身都泛起了无法克制的凉意。

    这就是帝王。

    不管父亲曾经为这皇家做出多少贡献都好,一朝有利用的价值,皇家就会对你好,而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就可以弃如敝帚,甚至拿来交换价值更高的东西。

    请不要期盼皇帝会把感情看的比皇位更重,比江山社稷更重。美人,那也是要手揽天下权以後,才有心思去坐拥的。而皇帝窥伺的东西,她如今,看来是不得不交出来了。

    方若影一声冷笑,脸上竟然浮起了夏岳已经多年未曾看到过了森冷。

    心底轰然剧震,夏岳竟然对著眼前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半跪下了身体,抚著她的脸庞,哄劝的一遍遍说道:“算了,我不想逼你,对不起……对不起……”

    说我了吗?方若影的脸上此刻只有余下麻木的冷笑。

    不想逼我?可是你走的每一步,到如今,我都已经无路可走!

    你知道我的底牌,不论你是如何知道的,你都应该清楚,我要和林家和离,本不需要你的那一道圣旨!

    逼著我入,逼著我父亲下狱,逼著我如今要把一切交到你手里,你如今再跟我说对不起?

    她慢慢的从衣襟里,温热的前,慢慢掏出一块红的像血一样的小印。

    冰冷的已经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对上夏岳看著她的,悲痛的,伤感的,夹杂著歉疚的眼睛,方若影毫不退让的和他对视著,慢慢说道:“陛下,这方印子如今交给陛下,奴婢只要一句话,奴婢的父亲,必定会安然无恙!”

    “我保证。”夏岳蠕动著嘴唇说道,他心底很痛,如果不是因为林绍扬,他决计不会知道,这京城第一的商家,如今天下商业份额的三分之一,竟然掌握在他青梅竹马的手里。

    这个局,到如今,终於拼凑上了最後一块!

    只是眼前少女的眼神,让他的心底,不寒而栗。

    似乎真的是做错了什麽。女人看他的眼神,已经再也没有以往的温度,初进时的好奇心都已经烟消云散,而如今,他却竟然,什麽也不能做!

    作为皇帝,他不能放弃这样一份大礼。国库空虚,而如今要对北面用兵,世家的势力又盘错节,税收年年减少,就算抄家得了数万贯,也是杯水车薪。

    眼看又是秋日将至,北面的匈奴人,又有蠢蠢欲动之势,若是没有大把银两撒下去给边关城防,今年的边关,还不知道会是什麽样子。

    可是国库里已经没有银子了。如果没有这份钱……万一匈奴今年不止是骚扰,万一他们长驱直入,缺衣少粮的军队,要怎样抵抗这一份大敌?

    夏岳的心底,泛上了无限的悲凉。

    他如何不知道,应该要用怀柔手段,让她自己交出来才好?但是林家用了那麽久,她都没有松口,这印子的用法,甚至还要她自己亲口说出来,而今年给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又哪里还有的选择?

    更何况,如果手上没有钱,终究要去求那些个世家,必须要跟世家妥协,而若是那样的话,方相,才是全无一点生路!

    夏岳叹了一口气,大手慢慢的搭在眼前女子垮下的肩膀上,他一字一句,如发誓般的说道:“我这一辈子,终究是不会负了你的。”

    “是吗?”方若影骤然听的这样满怀深情的表白,却忽然笑出声来,“陛下啊,您如今,还需要用这美男计吗?”

    夏岳颓然。他知道,眼前女子的心门,已经彻彻底底的向他关闭上了。

    又一个炸雷轰然作响,夏岳心头一震,他忽然想起,若干年前,他们决裂的时候,也是这样电闪雷鸣的雨夜。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咳咳咳咳,所以我说,不要把夏岳这个孩子当成救命稻草。

    皇帝那麽深情,自然是没有道理的~

    有情归有情,比如说他毕竟没有用太狠戾的手段,这也算得上有情了。後位做交换,也算的上是顾及彼此的过去了。

    出一口气,是为她,也是为他。

    至於这一口气到底是嫉妒,愤恨,怀念,或者怜惜,暂时就不要深究那麽多了吧。

    皇帝的位置不是这麽好做的~

    那什麽,这不算太虐吧?

    今天应该还有两更,补昨日的更新,加上7000票的加更。

    我能为亲们做的不多。昨天在实验室站足了一整日,实在没有办法码字,今天刚上完课回到家,喘气~

    第二十四章 为什麽不嫁给你?

    皇後恶毒的眼神还在眼前恍恍惚惚的徘徊,方若影忍不住用力的捂住了心脏,穿著平民常服的少年,却已经在酒肆廊下远远的向她招手。

    那一个清影,即使是穿著平民的布衣衫,也是显得贵气不凡。

    方若影忽然想起皇後说的那一句话:“不要忘记,太子就是太子,太子是日後的皇帝!”而皇後的榜样就在眼前,她难道真的能够说服自己,视而不见?

    她在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少年愉快的看著她慢慢走近,担忧的牵过她四季一样冰凉的指尖,温柔的说道:“快下雨了呢,我还在担心你撞上这一场豪雨……”

    那时的少年,毕竟还年轻,他还没有能力就在那一眼当中看出,少女平静表面下翻腾的不安。而方若影,在彼时,也并不想让他知道。

    方若影垂下眼眸,自少年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殿下,若影今日来,就是为了跟殿下说清楚。若影要订亲了。”

    “什麽?”少年夏岳的眸子里,划过不可置信的痛楚,“你明明许了我的,我不是说了吗,会等到你及笄的……”

    方若影的脸上,刹那间居然浮现了不容错辨的甜蜜笑容:“殿下,若影遇到了想要跟他好好过一辈子的男人呢。殿下中,不是已经要纳太子良娣了吗?祝殿下和良娣百年好合……”

    後面的话,夏岳已经听不下去,他皱起了眉头:“若影,你是故意刺激我的对不对?你这才上了庙宇去拜了一遭,怎麽回来就说起遇到了良人?良娣的事情,是母妃他们安排的,我全不知情,再说了,身为太子,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啊。我早就答应过你,在你之前,不会碰任何女人的,你又在担心什麽呢?”

    方若影垂下了眸子:“不是太子的问题,是若影移情别恋,殿下,您就当我水杨花罢了……”

    “不可能的……”少年眼神刹那间惊愕,“我和你相识超过十年,你不是那样的女人……”

    方若影的心里似有一丝甜蜜,却又黯然:“殿下,您自己也说,和我相识超过十年了。只是您迟早要广纳後,而您也知道的,我想要的,只是一生一代一双人。殿下,我高攀不起……”

    少年的眸子里染上不可置信的赤红:“这样的话,你若是要说,早几年就可以说了!为什麽要等到现在才讲,为什麽要等到我对你已经放不下手,丢不开了你才说?我不信,你是不是因为我要纳良娣妒忌了,所以才……”

    “妒忌?”女孩子轻轻的笑开,那时候她的脸上,只有轻轻的嘲讽,这种笑意,让夏岳当时的心,仿佛被大斧劈开了一般,“为什麽要妒忌呢?我早就知道你必须要纳良娣的啊。”

    方若影在心底默默的说著。真的不是因为她。其实皇後说的没有错,一点也没有错。

    我和你,一点也不相配。

    “告诉我,你要嫁给谁?”双眸赤红的少年激动的摇著她的肩膀,幸好他们是在酒肆的包间这样谈话,否则的话,恐怕早就被人围观了。

    她正要开口,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刹那间划破了天空的宁静。

    淅沥沥的雨丝,下一个瞬间,从天际慢慢的流淌下来。

    方若影冰冷的手指抓住了少年温暖的大手,慢慢的把它从她的肩膀上摘了下来。

    雨丝落地,就再没有可能回转。

    她已经答应了和她在庙中共度了一晚的那个少年,既然是这样,也就是覆水难收。

    即使看著这个从小和她青梅竹马长大,彼此了解甚深,她不想伤害也不忍心伤害的太子殿下,事到如今,就算绝情,也只能说出口。

    “我要嫁给林家的嫡子,林绍扬。”方若影淡淡说道,“他人很好,家里也不是什麽大富大贵,虽然是世家,却已经在没落当中,我嫁过去,他们家的人必不敢轻慢了,若是入,我还要伺候你们家的那些个长辈,嫁去他们家,恐怕我可以过被供著的日子了。”

    她盯著夏岳的眼睛,在突然变成倾盆而至,哗啦啦的大雨声中,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我不想嫁给你。”

    女孩已经撑起伞,独自离去。

    少年趴在酒肆里喝了一晚的酒,直到打烊。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的是,那间京城里闻名的酒肆,也是方若影少时偷偷开的,然後渐渐做大的一家店家之一。

    在他一杯一杯灌酒的同时,少女也看了一夜的报告,桌前的红烛,燃了一夜的烛泪。

    次日,林家和方家为儿女订婚。

    而当时的他们,曾经以为,彼此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下月初二,太子的苏良娣入。

    再过两月,林绍扬和方若影成亲。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继续解谜~

    第二十五章 你要抗旨吗?

    皇帝和方若影这几日并没有多说话。对於方若影来说,看见夏岳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对那个已经渐渐让她觉得陌生的男人,他既是逼迫她的恶人,却又是处处对她照顾关心的青梅竹马,而且,又是她的交易者,家破人亡境地最後的拯救。

    每一次看见他,总觉的种种情绪交杂,心头焦躁,却又无法逃开。

    所以,方若影照常如普通女官般当值的这几日,也如同普通女官一样的,站在皇帝背後的影里,默默注视著这个整个王朝,也许算的上最忙碌的男人。

    而夏岳的心里,却更不是滋味。对於一个向他那样从来高傲的男人,居然沦落到要向自己心头上的女人卡钱,甚至可能从此失掉彼此的心,这样的感觉,又岂会好受?

    陷在这样的情绪里,两个人都没有谈话,直到几日之後,夏岳颁下了赐婚旨意。

    “你,跟小德子一起去颁旨吧。”夏岳凝视著她说道,“见见前夫,顺便出散散心?”

    方若影的唇角撩起一点淡淡的弧度,对著皇帝躬身下拜道:“好啊,陛下。”

    如果这是您要我看的,那我就去看吧,反正,我也很好奇,林绍扬被赐婚另外一个妻子,会是什麽样子的反应?

    事实上,直到方若影一声极简朴的女官打扮,顺从的低头跟著小德子再一次走进林家大门的时候,林绍扬这才知道,自己将要娶的妻子,竟然不是表妹花燕琪,而是他从未见过面的范沛芹!

    虽然是皇帝的赐婚,但当林绍扬惊愕的眼睛扫过自己的父母,看著他们在厅中小声谈笑,满脸春风,与有荣焉的样子,他的心底还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寒意。

    然而不满归不满,面对著代表皇帝而来的德公公,林绍扬还是如行尸走一般无力的跪倒在这太监总管的脚下。

    方若影站在小德子背後的影里看著这像是闹剧般的一幕,忍不住的轻笑起来。

    这男人,还真是一样的懦弱。

    以前就不敢反抗自己的父母,如今就绝不敢反抗皇权。

    她忽然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顺从夏岳的意思来看这一场闹剧。

    事实上,这男人这样的反应,她早就料到了不是吗?

    林鑫和林赵氏一起笑容满面的从前来颁旨的太监手里接过了那明黄色的旨意,林绍扬看著他们寒暄著,忽然不知道哪里涌起来的勇气,大声对著要接过旨意的父母喊道:“不,我不要!”

    厅里一时万籁俱寂,方若影的唇角登时扬起一点弧度。

    咦,有趣。看著前夫忽然有了从来没有过的勇气,还真是有趣。

    林绍扬看著自己父母开开心心接旨的那一瞬间忽然明了,原来自己的父母早就知道皇帝要赐婚,但是他们,他们竟然一点也没有跟自己说起过!枉费自己还在勤勤力力的准备聘礼和新房,谁知道新娘在他们心里竟然已换了人了!

    “爹,娘……”他不可置信的喊著自己的父母,愣愣的看著面前笑容满面的两人,全然不顾一边颁旨的太监已经用看傻瓜的眼光瞪著自己,“母亲,你一直属意的儿媳不是表妹吗?”

    “你傻了吗?”林赵氏急了,急忙给一边的太监赔礼,一边急急捂住儿子的嘴,劝道:“圣上赐婚是何等的荣光,你今日这是怎麽了?怎麽不能娶?”

    “我……我……我怎麽能有负於燕琪?”林绍扬瞪著眼前的父母,正要开口说什麽,忽然听到太监身後传来淡淡的,一点情绪也没有的熟悉的女声。

    和小德子微笑著对视了一下,方若影知道他对自己的做法是默许了的,於是看著这一幕闹剧骤然开口:“林绍扬,你要抗旨吗?”

    林家几人的注意力,立时被吸引到了方若影身上,看著林绍扬瞬间张大了嘴巴一脸错愕,方若影轻轻裂唇而笑,重复道:“林绍扬,你要抗旨吗?”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更~

    话说我作业还没写完,囧ing~

    貌似明天有一个paper是deadline~

    第二十六章 妻子,是和离了以後的好?

    厅内的几个人这才注意到了一边的方若影,姑且不论林父林母的表情,方若影在心中偷笑,能看到林绍扬这样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的样子,也总算是值回了这一趟出的票价。

    不知道为什麽,能见到他这样彩的脸色,方若影的心情,刹那间好了很多。

    “你……”林绍扬这会没有继续说他跟表妹之间的恩深义重,而是愣在了当场,怔怔看著穿著一身装,显得华丽雍容的方若影说不出话来。

    方若影的唇角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她慢慢重复道:“林绍扬,你要抗旨吗?”

    该有多无耻,才能对著你的前妻,说你跟小三儿有多恩爱?林绍扬,我正在这里拭目以待呢!

    林绍扬还正自怔楞,反而是一旁边的林赵氏先开了口,尖锐的嗓音划破厅中的寂静:“你怎麽会在这里?”

    小德子已经眼明手快的迅速跨前一步,站在了方若影身前,并不高大的身体直接护住了方若影,这可是陛下心尖上的人儿,若是跟他出来这一趟,受了什麽折损,在皇帝面前,他这个贴身太监的面子,大概也就可以直接丢在地上去踩了。

    小德子轻蔑的瞥了林赵氏一眼,却本无视了她,转头冷冷对著家主林鑫说道:“林大人,这就是你们林家,对待陛下圣旨的态度吗?陛下的女官,也是你们能这样轻侮的?难道,你们真的是打算抗旨吗?”

    林鑫这才如大梦初醒一般的扑通跪了下来,连带的扯著还满脸不甘的林赵氏跪倒在地上,毕恭毕敬的说道:“臣下不敢,犬子这几日带病在身,说话有悖逆之处,还请公公见谅……”

    林鑫已经咬住了牙齿,这该死的妇人,那是皇帝的贴身太监,虽然不知道前儿媳妇怎麽得了皇帝的眼缘,但是跟能在德公公身边来颁旨,又岂是他们现在的身份可以说三到底指手画脚的?如果不是因为只有这一个嫡子,他早就休了她了。

    林绍扬还待说什麽,林鑫已经陪笑从小德子手里接过了圣旨,顺便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大额银票。小德子从鼻子里“哼”的一声,对林鑫说道:“陛下说了,好好教教你们家的儿子,这范家的另外一个女儿,可是我们陛下宠爱的范婕妤,若是贵子再不识好歹,这皇亲,不要也罢!作为范小姐的半个姐夫,范小姐到时候出嫁的时候,可是要封郡主的,婚後,范小姐也要常常的进请安,若是出了么蛾子,可不要希望能瞒得过陛下。”

    一席话说的林鑫几人已经是面如土色,林赵氏原本还打著婚後要好好给新的儿媳妇立规矩的想法,一想到将要进门的会被封了郡主,自己这个五品诰命还得向媳妇行礼,她的头就开始疼了起来。这日子可要怎麽过啊?

    小德子淡然说完这一席话,回过头,转瞬间换了一张脸,已经是笑容满面的对著方若影:“方姑娘,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这便回跟陛下交代吧。”

    “不,你们不能走……若影……”却是林绍扬几乎要扑了上来,他用的力气太猛,速度太快,紧紧揪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还在看戏的方若影的衣角。

    有些怜悯,又有些痛心的看著自己脚边的林绍扬,方若影的心底五味杂陈。

    到底同床共枕了三年,她对这个男人,还是有感情的。虽然夫妻之情已决,到底还有那麽三分热度,在见到他的时候,突然就回忆起了往日的时光。

    说到底,如果不是他欺人太甚,她也不会出此下策,非要自请下堂不可。

    自请下堂,在这样的年代里,是可以被很多人唾骂的罪过。倘使不是因为心已经彻底凉了,再在林府活著生不如死,如今再相见,又岂会是这样的难堪?

    说实在的,今日前来,她的心里,竟然隐隐是希望,林绍扬能英勇那麽一回,抗旨上那麽一次的。如果是那样,那麽 至少,对於他们呼喊的“真爱”,她也会佩服上那麽一点点。谁知道,林绍扬英勇倒是英勇了,却到底最终妥协,而她,不出意外的,在林绍扬的瞳仁里,找到了一丝残余的,对她的留恋。

    现在是怎样?老婆是和离了以後的好吗?

    “若影,你回来,回到我身边好吗?我很想你……”男人在她脚边这样的倾诉著,全然不顾全厅里的人的脸色,已经是阵青阵白。

    小德子一把捏住了林绍扬的手,冷冷对著一边已经傻眼了的林鑫说道:“好好管好你们的儿子,这是贵人,岂容你们放肆?”

    “啪”的一个耳光,却是方若影狠狠一巴掌拍在林绍扬的脸上。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这两章里小林的反应很有趣的~

    有人想过看见旧爱,男人会是怎样的反应吗?

    唔,至少对於林小朋友来说,鱼和熊掌,是希望兼得的。

    第二十七章 我,为何无子?

    嘲讽的微笑著看著眼前惊愕的男人,方若影忽然觉得打的火辣辣的手上传到了全身,浑身上下都有了力气,浑身上下都传来一个感觉:痛快!

    真痛快!

    当日自请下堂之日,看著花燕琪依偎在这男人的怀里,她就想狠狠的打上这一个巴掌了!

    当日不做,只不过是不得机会罢了。如今他要自己送上脸皮来给她打,不打何为?

    作为一个女人,她即使看不惯花燕琪,却不会去为难她,因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即使花燕琪使尽了千般手段,若没有这男人的纵容,一切也都是枉然!

    她也恨自己,也怪自己,甚至有一段时间,不停的检讨自己的过失,然而事到终了,看到他如今竟然还能碘著面皮来说“你回到我身边”这样的话,她的心里,油然而生的,就是掩不下去的愤怒和轻蔑。

    林绍扬已经怔住。他怎麽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深情表白还没有说完,一向来温柔和善的娘子,却已经劈头劈脸的狰狞起来。

    他想过无数种娘子会有的反应,独独没有这一种。

    林赵氏已经尖声嘶叫起来,她用的力气太大,几乎挣脱了一边虽然也是神情愤怒,却死死拉住她的林鑫的手,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用的力气能挣脱三十几岁正在壮年男子的手力,可想而知,林赵氏此时有多疯狂的愤怒著。

    小德子已经警惕的立在方若影身前,隔开了方若影和林绍扬。

    方若影冰冷的扬起了脸颊,傲然对著眼前木呆呆的男人道:“你想我?你想我什麽?你可记得,我当年为何会嫁进你林家?”是时候一刀两断了,夏岳如今,已经是急不可耐,今日之所以让她前来,夏岳的心绪,她已是尽知。

    皇帝他,是再也等不得了。如今做一个了断,说不定他林绍扬一家还能有一条活路走,若是今日自己还有一丝一毫的留恋,恐怕皇帝就会要忍不住的动手了。

    幸好,自己对於这样的见面,一点也不排斥,而心里原本对於这男人的最後一点依恋,早就已经不存在了,那麽,做的狠一点,做的绝一点,对彼此都好!

    “我原本也不想纳妾的……”林绍扬嚅嚅说道,“只是表妹一片痴心,你又三年无子……”

    “哼。”方若影冷冷一笑,对著几乎要扑上来的林母瞥了一眼,蔑然道,“你问我为何无子?那就要问你的好母亲了!她日日送给我的补汤倒是好东西,那後来的罚跪,调养药物,又是怎麽一回事!”

    全厅的眼光立时集中到了林赵氏身上,那状若疯虎般想要护著自己儿子的女人怔了两秒,立时反驳道:“罚跪是你自己犯了错,後来的调养药物,我送去的都是最好的……”

    方若影哈哈一笑,笑声里竟然带上了几分凄凉:“是吗?那为什麽,从花燕琪来之前跟来之後,你给我的调养药,熏香,竟然全部换了一种?”

    林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对於自己这个前儿媳的品,他心中是有几分了解的。今日皇帝派她前来,他原本就有些惊惧,只怕皇帝要算旧账,再加上皇帝最贴身的公公在侧,这家丑一旦传到陛下耳朵里,哪还能有他林家的好?原本朝中的风声就说陛下要削减世家的势力,如今若是撞到了枪口上……

    林鑫不敢再想下去,他已经急急撩起衣袍跪了下去,对著原本该是他晚辈的前儿媳和她面前的小德子说道:“内子做的事情,下臣必定彻查,今日公公前来,原是为了赐婚旨意,如今下臣既然已经接了,公公还是早些回覆旨的好。”

    “林大人这是命令咱家吗?”小德子笑眯眯的问道,话却凌厉的一点也不容情,“既然是赐婚,陛下原是一片好意,想要成全一对佳偶,毕竟,女方是我们中婕妤的妹妹呢。如果赐婚以後,林家不能善待这位未来的郡主娘娘,陛下也不会喜悦的。”

    原是家事,这如今却扯到了王事。林鑫心道不好,当下只听得厅内“啪”的一声脆响,方若影再看时,却是林鑫劈面给了林赵氏一个巴掌。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恩,今日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章。

    这段结束以後,短期以内不会再出现方方跟林家的戏份,除非是回忆。

    第二十八章 林家的算计

    林鑫的手掌隐隐发疼,他看著自己妻子不可置信的眼神,心里却压不住的愤怒。

    今日的前儿媳妇借了皇帝陛下的势,站了高位,他心里也愤懑的很,但是,要反击,绝不是如今借著嘴上说几句话就好了的。

    自己妻子的心,他心里了解的很,前媳妇也不是那种无凭无据就会血口喷人的女人,既然能当著来传旨的公公这样毫不避讳的说了,必定是握有实证,如今只有自己安了皇帝的心思,异日若要反击,才能做的名正言顺,不惹陛下猜疑。

    林赵氏几乎是歇斯底里的要发火,却硬是被林鑫凛然的眼神压的一个冷颤,顾不得还在火辣辣的右脸,被迫扯著向德公公和他背後的前儿媳妇跪了下来。

    “陛下请放心,林某还是能管得好这一个家的。”林鑫一字一句的说道,看似恭敬,方若影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掩不住的恶毒。

    她的心里咯!了一下。

    前婆婆或许是小肚**肠,这个前公公……则也许就是所谓的衣冠禽兽了吧,这些高门大阀隐在华丽的外表之下的,是已经全然腐烂的底,她未嫁之时从不明白这些,直到在林家呆了整整三年,这才慢慢明白皇帝为什麽会顾忌世家势力到紧张的程度。

    想来,今天自己的悲愤,却让这位一家之主,在心里也不爽了?

    来吧来吧,她狠狠的想道。

    还有什麽招数,都用出来好了。

    送著传旨的德公公离开以後,林鑫几乎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样的摊在客厅的椅子上。

    这时候的世家,其实心态很奇怪,他们对於王权,是一种既藐视,却又仰视的心态。

    因为皇家,充其量只不过百余年历史,而这里的世家,随意屈指数一数,却都有几百年的传承了。

    皇家,就像是暴发户,虽然手里握著生杀大权,却也要在某些方面仰世家的鼻息。

    所以林鑫的心态,对於这个正值青壮的皇帝,是既敬畏,又轻视。

    就算夏岳再为人所称道,在他眼里,也就不过是一个运气不错的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罢了。

    “老爷……”林赵氏有些畏畏缩缩的看著眯起眸子坐在那里的林鑫喊道。她心里很忐忑,虽然说林绍扬是他唯一的嫡子,她这个正妻的位置应该是稳稳当当的,但是当家的若真是狠下了心来,她以後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这时候,她不由的有些後悔自己之前为了自己的地位而给方若影下无子汤药,送去那些寒凉的虎狼之香的做法来。

    毕竟,自己阻挡到来的,也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孙子啊。

    然而这样的後悔之心,却被林鑫一句话打碎了:“欺我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鑫瞥了一眼木呆呆坐在旁边的林绍扬,他不想让他知道太多私,是以看著林绍扬吓了一跳刚刚回过神来的脸庞,先换了一张微笑的慈和表情:“邵扬,你下去温书吧,我和你母亲还有些事情要商量,若是有多的时间,不妨先去准备一下迎娶的事宜……”

    林绍扬还没有完全从之前的圣旨里回过神来,原来我竟然要娶范沛芹了?他心里的惊讶还没有过去,又被自己妻子的绝情给吓到了,再到听说母亲做了那麽多事情的时候,他就更加回不过神来了……怎麽可能……

    林绍扬深深陷在这样的情绪里,这时候被林鑫一吓,竟然有些愣头愣脑的。

    反抗的话堵在嘴里,他看著父亲看似温和却显得郁的脸色,和母亲有些担忧的脸庞,终於把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算了,之後再跟母亲商量吧。

    看著儿子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後,林鑫的眼底又渗出了少见的沈:“说,你到底做没做过前媳妇说的那些事儿?”

    他虽然说是信了,没听自己的妻子承认,总有些似信非信,就好像是被判了死刑的囚徒,若是没听到那枪决的一声脆响,总觉得好像在做梦一般。

    妻子怎会这般糊涂?再不喜欢媳妇,难道连孙子也不想抱?

    他总觉得不可思议。

    林赵氏对上林鑫冷冷的眼神,一个寒噤,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无法否认,自己相公的格,她是最了解不过了的,再说,这事,总也有人经手,她现在想再去掐断那些线头线脑,肯定是瞒不过家里的大家长的,如今还不如认了。

    “砰”的一声,林赵氏吓的一个哆嗦,是林鑫狠狠一掌拍在桌上。

    打老婆的事情他如今还做不出来,毕竟是诗书传家,打嫡妻是大罪,他还顾著名声。

    “你真是……”林鑫叹了一口气,“那毕竟是你未来的孙子,你怎麽连这事也做的出来?”

    “我……媳妇太嚣张,家世太好……我心里顾忌怕她压了儿子一头,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那麽恩爱,我怕儿子以後不再向著我们了……再说,赐下去的贵妾通房也都被她一一打发了……”林赵氏忍不住哭起来,她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啊,想当年她嫁入林家的时候,还在新婚的那半年,上头的老太太就接连赐了好几个贵妾给自己相公,她不也什麽都没说?只有媳妇……

    “唉。”林鑫摇了摇头,“事到如今,我看陛下说不定还念著那个女人,你既然得罪了她,看她如今的样子,若是得了势,哪还有我们的好?打蛇不死,毕生後患。斩草不除这种事,也只有你这妇人做的出来。当初她自请下堂,若不是皇帝一道旨意抄家入,我原本是要她去家庙圈到死的,如今出了家门……”

    他的眼神渐渐狠起来:“这样吧,婚期接近,我看你也是时候,跟京城的那些贵妇们联络联络感情了。这女人,绝对不能放她坐上高位,否则,我林家就是抄家灭族之祸。”

    “有这麽严重?”林赵氏睁大了眼睛看著林鑫,“只不过是个已经没有家族势力的女人罢了。”

    “妇人之见。”林鑫眯起了眼睛,“你看今日皇帝颁旨特意派了他身边最得力的林公公,又巴巴的让她跟了来,显见,皇帝这个赐婚的决定,这女人也是有份参与的。哼,君夺臣妻的事情,本朝,前朝,哪还少得了?枕头风历来最是厉害,你别小看了她。”

    林赵氏咬了咬唇:“她年纪已经大了,恐怕也不能生……”

    “行了行了,你别这麽多话。”林鑫冷了脸,“去联络些你的手帕交,旧日好友,把风给我放出去。”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恩,作者有话说里的链接,那个坑是谁的,你们看了文风自然知道。唔……我就不多说什麽了,说多了会被检举的~

    其实,那个坑的进度和起伏,都比这边大很多,包括感情戏的张力在内。毕竟,这个坑走的是“种田文”的速向。

    再有,因为那边不够5W字,赶稿赶得我满头包(要求本月内要传满5W字),还差2W,已经只剩下一个星期了,没办法,我这边的进度就被拖得非常慢,大家见谅,那边一够字数,我就会恢复这个坑的高速更新的。

    第二十九章 疑惑

    林家的密谋,此时并没有影响到方若影的心情。

    自从出了林家大门,她只觉得天空为之一晴,天气为之一清。

    马车琳琳路过繁华的津门大街,方若影骤然看见映入眼帘的方字号商旗,深深吸了一口气,揭起了马车帘子的一角,对外边走著护送她的小德子笑道:“德公公,我想下去走一走,可以吗?”

    小德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再看看天色。天色倒是还早,陛下既然肯放她出来,自己倒是不应该一味拘著她了,毕竟,陛下成竹在,不怕她跑掉,那麽,自己做下人的,伺候的这主子心情好一点,陛下也少生一点气。

    这样想著,小德子微笑著点点头,说道:“方小姐可是有什麽地方想去?”

    “去自家商行走走罢了。”方若影的脸色微微一黯,印信虽是已经给了夏岳,连用法也给了,不过不少老掌柜还是认得自己这张脸的,自己去说一说,也能释了他们几分疑惑。

    其实从商这东西,这两年,自己也渐渐看得淡了,放得开了,就算给了夏岳,也不是什麽大事。最开始穿越到这时代的时候,瞻前顾後,什麽都怕,只怕有朝一日无钱傍身晚景凄凉,这才拼了命的攒财,如今一切都撕开了,倒也真的没有什麽可以畏惧的了。

    是吧,林家的大门,原本以为真的要靠自己手上的那点子力量拼到鱼死网破才能出来的,最後还不是皇帝一道圣旨,轻轻松松就迈出来了?

    想到这里,方若影止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自己怎麽老是就忘了,这不是前世那个法律健全,一切有规有条的社会?这里是一个王权大过天,讲情理多过法律的地方,当时若是没有皇帝的一纸诏书,恐怕自己手里有再多的钱,能做的也只有靠著武装力量像劫囚一样的把自己“抢”出来,想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出林家,大概自己就要被千夫所指了。

    这样想著,她心里最後那一点对夏岳的怨气,也渐渐平息下去。

    再去讨厌他没有意义,自己还是多花点功夫,想想怎麽早点把父亲救出来为上吧,在夏岳身边也好多天了,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每一次谈到这个,他的回答总是,刑部正在审理,一切要过了明路。

    江掌柜原本正在柜台後头招呼一个女客,一看方若影带著一群侍从微笑著踱步进来,她立时热情的迎了上去:“您来了?”

    两人对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光,方若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问道:“这些日子,你可都好?”

    “好,好,好!小姐您呢?”江掌柜的眼里隐隐有著泪光闪烁,“之前小姐忽然没有消息传来,我们还以为怎麽了, 後来才听说是陛下召了您入,大家开始都担心的不得了……”

    方若影摆了摆手,没有再让她说下去。她自己的心里,也觉得歉疚。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已经打了跟林家鱼死网破的主意,连江湖人士都让他们花钱去找了,谁知道事到临头,反而倒是没有用著,反而让他们徒然担心了一场。在官府面前说这些本来就是犯忌讳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身後跟著的是皇帝的贴身太监呢?

    转身看了看小德子,他还是毕恭毕敬的半弯著腰站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方若影微微一笑,夏岳调教人,还真是极其厉害的,光看这站法,就知道是无数次的训练出来的懂事人,比起她在林家时候用的,可不知道高明到了哪里去。

    见其他客人都在安安稳稳的挑自己想要的商品,方若影的眼中寒光一闪:“现在流动资金调出了多少?”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皇帝手上有她的印信,她只怕皇帝杀**取卵,把整个头寸全部掉空,如果那样的话,这整个商路要再恢复畅通,恐怕就不可能了。

    “资金?”江掌柜有些诧异,“没有人动过啊……”

    “哦?”方若影皱了皱眉,“我的印信?”

    “印信怎麽了?”江掌柜的警惕起来,“小姐您说过的,见印信如见人,见了印信,用法对了,即使不见人,也一样给办,难道,小姐您的印信丢了?那可是大事……”

    “哎,不是……”方若影摇了摇头,皇帝没有派人来提钱?她微微皱了皱眉,下一瞬间却微笑著对江掌柜说道,“你别担心了,印信我给了一个……朋友……,恩,如果他来提款,只要付得出的,你们都如数办到吧。”印信到了皇帝手里会丢?她死也不信,那麽,只能是皇帝不知道出於什麽考量,至少暂时的,还没有动手。

    为什麽?

    兵马的事情,不应该是很急的吗?皇帝前些日子著急上火,几乎是一夜一夜不睡,也不招幸六,後俱知,既然从她这里得到了缓冲,怎麽会迟疑动手了?

    既然想不通,方若影也就抛开了这样的疑惑,跟江掌柜讨论了一些新的首饰什麽的花样,其实基本上也就是给了个大方向,这才微笑著告辞离去。

    她心里知道,也许是时候,再跟夏岳沟通一次了。

    这许多日子以来,她的心里,总因为这事打了一个结。

    其实真的不是心疼钱,她的手底下,还有很多人在跟著她吃饭,总不能因为换了一个东家,就连累的他们也动荡不安吧?

    皇帝当时的手段,说起来的确让她有些寒心,也产生了反抗的念头,但是回头一想,不管怎样,那个毕竟是皇帝,她也就平静下来了。

    一直受著这样的教育,你指望一个男人,能多有容忍度?

    人的想法, 总是随著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也许,她真的是不够入乡随俗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一叹。

    入乡随俗这四个字,想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太难了。

    其实说到底,怪他,跟他对抗,最後头疼的,还不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还有什麽能跟皇权相抗的呢?换了人家,说不定早就欢欢喜喜的献给皇帝来换宠幸了,也只有她,会做这种在别人看来不知好歹的事情吧?

    不过如今, 也许真的是低头一下的时候了,也许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吧?

    加上另外一个坑(就是作者有话说的链接里的那个),我今天更了四章,大约八千字左右。

    从无存稿,有时候真的很疲倦……写到头昏脑胀,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

    唔~这个文章,真的算是节奏很慢的那种,因为想要写的线很琐碎也很多。

    不过都是必要的铺垫,高潮快来了。

    说实话,此坑很慢热,很“种田风”,而那个坑走的应该是华丽风的,我两个坑之间跳TONE跳的很头疼……两边一起更,简直是考验我的情感能力……头大ing……

23-29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