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30-36


    第三十章  回

    暮色已经四合,方若影刚刚走入夏岳所在的勤政殿,就觉得气氛不对。

    看著周围人太监诚惶诚恐的表情,她皱了皱眉头。

    皇帝的心情不好吗?

    “才回来?”夏岳的声音从上方不带一丝感情的传来,方若影还没有吱声,却是一边看著情形不对的小德子先笑嘻嘻的开了口:“陛下,方小姐在路上看上些礼物,非要给圣上带回来……”

    边挤眉弄眼的给方若影做脸色,小德子科打诨的在中间调节气氛:“陛下,小姐可想著您呢……”

    “得了得了……”夏岳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他倒是真的等了很久,只怕在路上或者林家出了什麽状况,因为怎麽算时间,他们也早就该回来了,小德子倒是越来越皮了,这样的谎言,也亏他说的出来,这女人,会主动想到给自己买东西?

    方若影却已经接到了小德子的眼色,她知道晚归夏岳必然不喜,逛了几家方家店铺完事之後还真的给他带了些小东西回来,只是……这位已经做了接近三年皇帝了,自己的那些小东西,他还会看得上眼吗?

    这一迟疑之间,就有些犹豫著该不该拿出来。

    夏岳敏锐的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表情来去,眉头一挑:“怎麽?你们之间又有什麽不该说的秘密瞒著我?”

    “倒不是……”方若影迟疑了一下,这才小心的从小德子手上拿过了几层的食盒,半跪下身体,“之前在妾身家的铺子看到妾身以前为陛下做过的几种小菜,所以……”

    “哦?”夏岳微微笑起来,“你以前做过的?可是西湖醋鱼,三杯鸽那几味?”他松松散散的倚入椅子背里,眉目间竟是有几分怀念,“说起来,自朕登基以来,再也没有尝过了。”

    方若影咬了咬唇,这话,难道中的御厨还会做不出来?如果诚心要学,以中那些御厨的手艺,只要去方家食铺多吃几次自然能做的半点不差。陛下,您说这话,也太假了吧?

    目光灼灼的盯著眼前垂眸敛目的女人,夏岳笑道:“纵然不是方方做的,你家店里做的,也聊甚於无,呈上来吧。”

    真是大爷。方若影腹诽道,脸上却依旧有些迟疑:“这……妾身想想还是不太方便,陛下吃的东西又哪里是外面的什麽都可以的,再说,这时辰了,陛下难道还没有进膳?”

    小德子捅了捅她,小声说道:“奴才之前问过外头伺候的人了,陛下等著您回来,还没有……”

    “……”方若影沈默了一会,半响才抬起脸庞对上夏岳似笑非笑的脸庞,挑眉,“那陛下可要尝尝这乡野之味?”

    “朕只怕会上瘾。”夏岳淡淡说道,下一秒却挥了挥手,“过来吧,方方你应该也还没有吃吧?”

    方若影有些求助的向小德子表示希望他接过去食盒,过去给皇帝摆上,这中的进膳规矩繁多,她是到如今也没有全然学会。

    谁知道小德子这会儿倒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的如泥塑木雕,之前的机灵劲一点不见,方若影无奈,叹了一口气,在夏岳目光灼灼的逼视底下,强装镇定的一样一样从食盒里拿出尚且温热的盘子,一样一样的摆在夏岳前头的案上。

    看著眼前的女人半俯下身体的温顺,夏岳忽然开口问道:“今天一切可顺利吗?”

    方若影放著盘子的手顿了好几秒。

    顺利?她忽然很想苦笑,那自己差点在林家和那些人闹僵,算是顺利吗?

    小德子小心的看了看上头那两尊大神的脸色,看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黑,终於开口:“陛下,林家似有些不妥……”

    “不妥?”夏岳看著要抬起头说什麽的方若影,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接著摆,小德子,你说。”

    不带喜怒的嗓子,却有种强自压抑著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之前的温和一丝不见。

    “林家似乎对您的赐婚,不太满意。”小德子小声的说道。

    “哦?不满意吗?”皇帝淡淡挑眉问道,“连家主也是这个态度?”

    “林大人似乎倒是还好,连妻子也责罚了,只是……”

    “你说连妻子也责罚了?什麽责罚?”夏岳挥了挥手,截止了小德子的话,问道。

    “这……”小德子小心的看了看皇帝的脸色,看不出喜怒,这才回话,“只是几个巴掌罢了。”

    “哦?”皇帝微微笑了笑,看方若影已经摆好了碗筷,先把她按著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这才续道,“看来林家的胆子,还真是大了!”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嗯哪~暂时先这样,今天另外一个坑要更八千字,暂时先这样,咳咳……

    任务好重哦~

    第三十一章 决心

    夏岳的嗓音里蕴著压不住的忿怒,低沈的嗓子带著点哑,方若影怔怔抬头起来,看著他清俊的侧影,咬了咬唇:“妾身看,林家的态度倒是冲著妾身来的……毕竟,那是他们的隐痛。”

    “冲你来的?”夏岳轻轻一笑,“今日既然是朕要你去的,不管你做什麽,代表的就不止是你一个人。”他轻轻敲敲桌边,蓦然停下,对小德子说道,“不许有一丝隐瞒,今天的事情给朕细细道来。”

    小德子诚惶诚恐的站著,一句不敢增加减少,将当时的情形一句句娓娓说出,夏岳的脸色越听越听越是沈,尤其是当听说林赵氏下的无子香的时候,更是狠狠一掌拍在案几上,细长的凤眸眯成一线,方若影从旁边看去,只见他的腮边肌咬得极紧,显见得是气急。

    小德子说完,已经不敢抬头,上首帝王急促喘气:“你好歹是丞相之女,嫁进他们世家,哪里配不上他林绍扬?对你都敢如此,世家到底糜烂自大到了什麽程度!”夏岳已经拍案而起,“原来人人不思报国,都跑去动这些小心思了!”皇帝气恼的在上首踱来踱去,“林家的从龙之功,看来传到这代,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皇帝的暴怒,吓得一殿的女太监都是皮皮抖,很少看见这个遇事多是不动声色的皇帝如此暴怒的样子,恐怕只有一小半是为了国事吧。

    诸人这样想著,小德子忍不住瞟了瞟上面坐著,似乎是呆了的方若影,向她努了努嘴,希望她说几句话。

    “陛下……”方若影无奈,拉了拉面前走来走去的男人的袖子,看了看面前的饭菜,“陛下还是先吃了饭好不好?都要凉了。”

    夏岳转过来的一瞬间,方若影忍不住抖了下,那男子眼中的冷,让她觉得有些凉,看见她这样的动作,夏岳苦笑一声,一下坐了下来:“你也怕朕吗?”

    他没有再去看方若影的脸:“吃饭吧。”

    “世家的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方若影却出乎夏岳意料的开口,对上他诧异的抬头,方若影微微一笑,看了看左右,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动手拿起了筷子,小心的给夏岳夹了一块鱼,细细把刺挑尽,“陛下还是先吃饭,这些日子也辛苦了。”

    夏岳的眼底忽然爆出难以言喻的喜悦:“方方……”

    这小小一个动作,忽然唤起了他心底潜藏的热情和回忆,方方不生气了吗?想通了?

    “都下去吧。”夏岳伸筷子夹起鱼块,小德子急急挥退一旁边想要上前试菜的尝膳太监,带头走了出去。开玩笑,这位主儿送上前的菜他们也想分一块?皇帝不暴怒才怪。等了不知道多久才有这麽一天,敢上去打扰,会被皇帝记恨一辈子的。

    等到四周人退进,方若影微微一笑,没多说什麽,坐著小口小口的吃起饭来,本不去理会旁边来无法忽略的灼热视线。

    夏岳等了半天,看她不说话,也不敢多问什麽,只得端起碗,迅速的把面前的菜吃尽。

    等到两人都填的半饱,方若影擦了擦嘴边,这才缓缓开口:“陛下,我有一计。”

    “哦?”夏岳笑著挑了挑眉毛,“方方,你终於又肯说国事了?”

    “呵,”方若影微微一笑,忽然站起身来,走到皇帝座位後方的地图前,凝视著和前世极其相像的夏国地域图,“虽说後不得干政,不过……”

    “後?”夏岳失笑,长身而起,走到方若影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两人的身影交汇在洒进来的金黄色夕阳里,并肩而立的身体,看上去竟是再合适不过,“你如今,哪里算的上後?等方相的事情结束以後,朕一定会以嘉礼迎你……”

    方若影静静听完,没有说什麽,只抿唇淡淡一笑,嘉礼?皇後之礼?那些又有什麽所谓呢,我退让的也够多够久了,陛下您,既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那麽,如今就先遂了你的心愿,帮你去了世家的势力,到时候,我们再谈儿女私情好了。

    反正,最多也不过是,老死中的结局。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女猪终於决定先用怀柔了……

    会突兀吗?皇帝吃软不吃硬的……唔~

    唔,今日两更,补昨天没写的更新~

    第三十二章 进,退

    其实,以她现在的状况,呆在皇帝身边没有什麽不好的。

    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到自己。

    不要心动,就不会心痛。

    如果不是当年林绍扬的承诺,承诺不会纳妾,承诺会守著自己一夫一妻过一辈子,承诺此刻的心动,会长久到生命终了,她也不会交出自己的这颗心去。

    往事不堪回首,林绍扬终究是没有做到。

    那样痛彻心扉的三年,心动,心痛,到麻木的三年,方若影知道,自己已经学乖了。

    其实她如今本没有的选择,皇帝是这天下最强大的力量,无法对抗,也无法逃避。

    这世上,本没有世外桃源,而作为方升的女儿,她又怎可以不顾自己的父亲,想要抽身离开?

    呆在皇帝身边,如命运原本的轨迹一样,顺从它的安排,只要守好这一颗心,那麽即使斗争再惨烈,她也不相信,自己会像在林家的时候一样,输的那样惨!

    林家的那三年,她不是斗不过花燕琪,是不想斗,不愿意斗,而相信男人的自制力,也许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错的一件事情。

    如今,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斗,不得不战,不得不面对这一切的地步了啊!

    自从外走了这一趟,方若影觉得很幸运,因为至少,她还有曾经紧握在手里的一切。

    她怎麽就忘了呢,刚刚穿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想要做的,远远不止是做某个人的妻子。

    那些雄心壮志,全都被关在後院里,消耗在内斗中,一点一点的磨没。

    如今,已经不再是软弱的时候了啊!

    她还有父亲要救,还有太多的不甘心!

    方若影这样想著,脸上却已经是一片的柔情款款,对著夏岳的脸,在夕阳的照耀下闪著智慧的光芒:“陛下,嘉礼什麽的,妾身不在乎。”她顿了顿,脸上是纯净明朗的微笑,“是真的不在乎,陛下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说过什麽?”

    “我从来不曾忘记过。”夏岳轻轻一叹,“十年为期,要我大夏国,平吐蕃,定西疆,安天下。”

    他微微一顿,揽著她肩膀的手一紧,夏岳的心里,是说不出的疑惑。

    青梅竹马的脾气,他是很了解的,既然说是去了方家铺子走了一趟,她不可能不问及金钱,难道说她是因为自己没有动她的产业而感动?不可能啊,要感动的话,自己往昔做的比这多的多,她要感动早就感动了,为什麽今天突然……

    对上他有些不解的视线,方若影轻轻的弯了弯唇角:“陛下在疑惑什麽,妾身很了解呢。”

    她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一点也没顾及自己随意的仪态:“说实在的,妾身只不过是想通了罢了。”慢悠悠的在图前坐了下来,方若影悠悠然的在桌上轻轻敲著,睿智的眼睛笑得弯弯咪咪,淡淡看著眼前清俊的帝王。

    有什麽可怕的?她哑然而笑,为自己初进时候的放不开而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事到如今,有什麽可怕的?

    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嫁人了,身体付出过一次,还是给那麽不堪的一个男人,最坏,也不过那样了吧?最少,青梅竹马的夏岳,似乎脸蛋还不错呢。

    这麽轻狭的想著,她的脸蛋,在霞光里晕出一片诱人的晕红来,显得格外动人。

    夏岳在她身边坐下来,修长的手指准确的抓住了她的手,看著方若影有些羞怯的瞬间红了脸庞,他慢慢问道,语气里夹带著疼痛的质询:“你到底是,想通了?还是心死了?”

    方若影原本晕红的脸庞瞬间苍白,她冷冷从夏岳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来,环在前:“陛下认为妾身是想通了还是心死了?陛下既然这麽肯定,放妾身走就好了!”

    看著女孩子大发雌威,夏岳反而没有生气,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这原本就是他们很久以前的相处状态,她进,他退,他又怎麽虎的起来?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夏岳只得苦笑著说,“那麽,你现在可以说说,你对世家有什麽看法了吗?”

    说正事了?

    方若影慢慢坐直了身体,一下下敲著桌子,慢慢说道:“陛下,您如今只需要做三件事。”

    她微微一笑,盯著夏岳的眼睛,在夕阳里闪闪发亮。

    其实我一直觉得夏夏比较可怜……

    唔~大家又不留言了~anyway,今日三更结束……

    第三十三章 三策

    “这第一件事,就是科举的改革。”方若影眯起了眼睛,她今天跟皇帝说的这一席话,一旦夏岳采用,朝野必定震动,而她,一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也只有这样,她的既得利益,她所想实现的目标,才会跟夏岳的死死的绑在一起。

    这是鱼饵,也是将军!

    这样的鱼饵,却是夏岳绝不可能不吃的,这是为帝者,都不可能抵挡的诱惑。

    这就是所谓的,名正言顺的阳谋。

    “科举?”夏岳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翳,他未尝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然而方方这样郑重其事的提出来,他倒有些惊异。在这个世界里,科举的首创,始於百年以前,然而正如中国历史上科举的起始,这时候的科举人选,几乎全部把持在世家手里,所以,科举的作用并不大。而方若影此刻想要说出的,也就是这个问题。

    方若影偏头看著夏岳俊美的侧脸,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下了决心,就没有回头路走!她在心底这样跟自己说著,注视著夏岳的眼睛娓娓道来:“世家的基,在於连绵不绝的人才,朝堂之上,如今多数都是世家子,就是得益於教育。百年以前,夏朝的开国皇帝首创科举之时,原意就是为了削弱世家的势力,没有成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参选的范围不对。”

    “范围不对?”夏岳皱眉问道,“如今的科举,怎麽不对?”

    方若影扬起眉毛,秀丽的脸庞这一刻充满了自信:“科举,不应该只从世家取士,而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

    “不拘一格降人才吗?”夏岳的眼睛死死的眯了起来,嘴里反复念著这一句话,思路豁然开朗。世家是他心头上横著的一块大石,这一块石头不搬开,他做什麽事,都不顺。

    科举,科举,确实,只要断了世家的传承,断了他们延续数百年的,满朝之上皆世家的传承,到最後,只需要轻轻一戳,世家必定轰然崩塌!

    为什麽无论如何改朝换代,世家都能好好的传续下去?还不就是因为,他们把持了教育吗?

    满朝的俊杰,都出自於世家,余下的人,本就没有出头的机会啊!

    “好,好!”夏岳想著,连著说了两声,抓著方若影的手都在激动的微微颤抖。

    方若影垂眸看著自己还在他手中的,细细白白的手指尖,她知道,在自己说的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背後,会有怎样的腥风血雨。

    自来权利交替,是不可能不见血的,皇帝和世家之间,如今只差一步,就是刀刃交加,红进白出。这样的科举制度一出,世家估计会拼了命的反抗的。

    自己的这一双手,终於也要沾上血腥了啊。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会有无数的惨烈搏杀,势力和势力的博弈,而所有的起源,只是自己简简单单的这几句话。

    夏岳的声音沈沈的从上方传来:“继续说。”

    “这第一件事,最重要是把科考的人员,从世家举荐的那一些,推到贩夫走卒,皆可参考。可以先由各个州县进行乡试,然後到省试,最後,可以由陛下亲自接见,进行殿试。殿试过关的,都可以称作为‘天子门生’,这样的荣耀,天下士子,绝对无人可以拒绝,而陛下,也会有属於自己的一批一批忠实的寒门子弟。”方若影一句一句,吐字清晰的慢慢说道,科举的种种,想必所有学过历史的人,都对此熟稔之至,毕竟,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她如今,只不过是拾前人牙慧罢了。

    不过,林绍扬,我很好奇,如今科考大门一开,面对蜂拥而来的寒门士子,你的进士,还能值多少钱?

    她微微一笑,眯起了眸子,继续说了下去:“我想说的第二点,也就是关於如何让广泛教育成为可能。”

    “哦?”夏岳轻轻扬了扬眉毛,他已经想到了方若影想说的,“义学?”

    “恩。”方若影微笑著点了点头,“我交给陛下的那部分商业系统里面,就有多家义学,想来陛下只需要把这个部分推广就可以了。”

    不错,这两条都是良策,科举的事情,绝非一朝一夕可成,可是一旦成就了,就是造福百年的大事!夏岳的心都是微微的颤抖,然而方若影此时的吞吐,却又让他本能的戒备起来。

    看来,最後的一点,才是她想说的吧?前面的那些,不过都是铺垫罢了。

    “那麽最後一点呢?”夏岳垂首问道,手指犹在把玩著手中方若影的一双小手,她的手心,细细的冒出了薄薄的汗水,心跳很快。

    不错,其实前面两点都是公心,最後一点,才是她的私心。

    贴的这样近,鼻端都可以闻嗅见男人身上清冽的龙涎香,殿中只有他们彼此的心跳,而自己的手,还在他的手里。

    方若影紧张起来,只觉得膛里的这一颗心,砰砰砰砰跳的激烈。

    “後和朝堂,密切相关。”她咬牙,慢慢说道,“如果要打击世家的势力,那麽,陛下的後,就绝不可以,专宠世家之女。”

    “恩。”夏岳从鼻子里冒出一个声音,眼眸只专注的看著手中的手指,翻来覆去的把玩,没有说什麽。

    “既然如此,妾身恳请陛下,选秀充实闱,并立贫家女为後。”

    “哈哈。”夏岳忽然一声冷笑,“原来这才是你兜了这麽一个大圈子和朕说话的目的,说来说去,还是跟那些老学究一样,要朕早立皇後。”

    皇帝的眸子,骤然间抬了起来,方若影被他狠狠一瞪,有些心虚的低下了脑袋:“立後有什麽用?立一个不得宠的皇後,还不如得宠的嫔妃!方方啊……”夏岳叹了一口气,“你怎麽就这麽著急?你心里跟朕一样明白,为什麽後位会虚悬这麽久。如果要放得下,朕早就放下了。如果在这个位置上,连立谁为後的选择权都没有,这个都要做众人的傀儡,那朕当这个皇帝,还有什麽意思!”他忽然冷笑一声,“你既然这样说,那好啊,朕遂了你的心愿,即日立你为後,你父亲削官去职,那你也和贫家女差不多!朕再早日宠幸了你,让你生下太子,那後诸人,也就通通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他冷笑,高声对殿外喊道:“小德子,给朕滚进来!”

    第三十四章 挑明

    “陛下不要……”看著夏岳紧紧盯著她的眼睛,方若影知道他此刻的决心有多坚毅,只是这样满腔的热情,这样从眼底毫不克制透出的爱意,却只是让她心中酸涩难受,这样的殊荣,要让如今的她如何接受?

    不可以,旨意一下,就是木已成舟。皇帝金口玉言,如何能改?

    情急之下,方若影几乎已经半扑在皇帝怀里,一只手按住了他向外招人,刚刚半扬起来的手,身体的重量几乎是全无保留的撑在皇帝的身上。

    夏岳愣住了。

    怀里薰软的,芬芳的,娇小的身体,她半扬起的脸庞,水色潋滟的眼睛,使得他的身体立刻就兴致勃发起来,几乎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无法自制的叫嚣著欲望。

    方若影如何没有感到皇帝一刹那间的改变?他黑色的如深潭般的眸子,刹那间更是深不见底,她身体一缩,立时就要抽身离去,夏岳却伸出手按住了她欲要逃开的手臂,脸上却看不见太多的情绪,依旧是淡淡的:“要说什麽?说吧?”

    这样的姿势……方若影的脸庞绯红如血,嘴唇颤抖了两下,夏岳看见她这样的表情动作,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指勾缠住了她的小手,却放松了在她腰上了钳制,方若影喘了一口气,对上对方的脸色,只觉得那俊美的脸上,说不出的险狡诈。

    所有的机断,为什麽在他面前,就好像赤身裸体,一点作用也没有?

    三年不见,这个男人,真的已经让她看不透了。

    在心底腹诽著他的动作,方若影却只得缩了缩肩膀,小幅度的挣扎了两下,没挣脱,不甘不愿的看一眼两个人此刻的状态,拧起了眉毛,就事论事:“妾身既已入,宁可为婢,也不愿意做皇後。”

    那个位置,那个高高在上,无数人求而不得的位置,代表的只是看不见的厮杀,血腥,拼斗,征伐。

    做皇後,有什麽好的?

    “为婢?”夏岳的眼神幽暗,唇间的字句,带著一种尖锐的冷酷,“为婢跟为後,不都一样是朕的女人?难道卫嬷嬷跟你说的不够清楚吗?这中,无论何种身份,都只代表一个意义,那就是朕的女人,难道,你入了,还希望有朝一日再出嫁人?”他冷笑,原本含笑的眼底,冰冷如刀,“当年朕放手过一次,你指望朕再放手一次?再坐看你嫁给他人?想也休想!”他的手指在她的腰上陡然收紧,方若影吃痛,小声的“哎呀”了一声。

    这时候,殿门忽然“吱呀”一声看了,几个太监女显然是听到了夏岳之前的召唤,正推开门准备进来,猝不及防,看到了他们如今亲昵而不合规格的姿势,带头的一个只愣了一秒锺,告了声罪,急急就往外退了出去。

    这成什麽样子?传出去,自己变成什麽了?勾引君王白日宣?如今这样半窝在他怀里的姿势,这样亲密的姿态,只要传出去,自己哪还有什麽名声可言?

    方若影又惊又气,手却被夏岳牢牢的握在手心里,身体被他重重的揽著,只听得男人重重的吐息:“放心吧,里的消息一向长了翅膀,你如今还想嫁给谁?”

    威胁我?方若影的眼神幽暗下来。

    里的消息,要传出去,传不出去,不过是看上位者的喜欢罢了。

    她又羞又气,心底却陡然涌出了说不出的无力感。

    是啊,自己面前的人是皇帝。掌握著自己和自己在乎的那些人的生死荣辱的皇帝。

    自己就算有些小聪明,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又能做的了什麽呢?

    借著皇帝的势,她今日在林绍扬他们面前好好的羞辱了他们一顿,那麽失去了皇帝的势的那一天,也会有别的人,在她面前这样趾高气昂吧?

    就好像,当日在林家,她所依仗著的,不过是母家的势力,和林绍扬那朝生暮死的一点点宠爱罢了。夏岳他,只是三年求而不得,生出的那一点怨愤之心吧?这样的喜爱,又能维持多久呢?

    这样的想法, 让她的脸色瞬间灰白如纸,原本脸上气羞出来的一片绯红,瞬间被苍白所取代。

    夏岳叹了一口气, 看著她的脸色由羞涩到思索,到最终的冰冷,他如何会不知道她在想什麽?

    对她的了解,已经如此深入骨髓,如今几乎到了,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能揣摩出她的心思的地步。

    只是他如此的了解她,她却如此的不了解他。

    夏岳知道自己听到她说宁可为婢不愿为後的一刹那,心底那种如同刀割一样的疼痛,这种痛夹杂著愤怒,逼著他今天必须跟她把话挑明。

    这个女孩子总是喜欢把他的所有心思都往坏处去想,可是当年对著林绍扬那样的人,却看不透,也没有了对他的明。为什麽呢?只因为他当年是太子,如今是皇帝,所以她的心,就紧紧的对他闭上了吗?

    他不想再让她自欺欺人下去,所以现在,他只希望把一切都说明白。

    爱怜的了方若影的头,夏岳低声说道:“做皇後,到底有什麽不好的呢?朕的後,还不都是在你的手里?你想要的一生一代一双人,只要你做的够好,我也可以给你啊。”

    後是皇帝的,可是我,却是你的。

    方若影怔怔抬头看著他的脸庞,还是那样俊朗的脸,却陌生的让她以为自己在看著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知道?她的愿望,她的渴求,她明明只对著林绍扬这样说起过啊。

    可是,那样庞大的後,皇帝怎麽可能只是她一个人的呢?

    “天下原本就没有平白得来的东西,”夏岳微微一笑,纯黑色的瞳底,犹如宝石一般,闪著蛊惑人心的光芒,“你如果对自己够有自信,自然能管理好後的事情,那麽朕,只要你一个就足够了。方方,你对自己,有信心吗?”

    方若影怔怔望著她,夏岳只感觉自己手中的那一只手的手心,在不停的冒汗,他微微一笑,淘气的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心,方若影咬了咬唇,双眸对视,殿中的气氛,一时之间,仿佛凝固了。

    近来非常疲懒。

    上个月码的太勤快的後遗症吧……

    第三十五章 选择

    方若影的心中犹自犹豫不决。

    事实上,会挑在今天把一切说开,把心中的计划连同未来的策略一起说出来,她也是考虑了很久。一直以来都在拖拖拖,直到今天见到林绍扬,那让她心中觉得痛快淋漓的一巴掌,终於是打掉了心中所有的迟疑。

    长久以来,自己一直在逃避。

    从嫁进林家开始,不,应该说,从穿越那天开始,每一天,每一刻,自己所做的,都不是面对现实,而是在逃避,在拖延,一直到拖无可拖,所以如今,才会落到这样一个下场。

    潜意识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像是一场异常滑稽的大戏,直到如今,而重生,给予的并不是第二次机会,而是仿佛一张看戏的电影票,只让她学会了冷眼旁观。

    一直等到小菊死了,父亲下狱,自己入,她才好像忽然之间醒了过来。

    可是就算已经下了决心,要把一切挑明,要跟皇帝摊牌,可是为什麽面对著夏岳黑亮的眸子,心底竟然开始犹豫不决呢?自己要的,不就是他作为皇帝的一个承诺吗?

    真的还可以再相信一个男人一次吗?或者,可以相信自己一次吗?

    而夏岳眸底的陈恳,扎伤了她的心。

    不知道为什麽,心底某处,方若影就是知道,他的感情是可信的,虽然理智一直在说,你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信了他,她又何以为报?当年,毕竟她是那样绝决的伤害了他啊!

    夏岳低下头,看著手中她的手握紧又放松,放松又握紧,手中细汗淋漓,潮热不堪。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方方啊,其实要一生一代一双人,要付出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而已。”

    方若影讶然的抬起了头,对上他沈静的眸子,夏岳慢慢的说道:“你会被称作妒妇,我会被叫做宠幸妖女的昏君,其实你所要应付的,并不会比我少。”

    他轻轻拍了手中不安的挣动了两下的小手。

    既然说了,索就说个明白吧,彼此这麽猜疑下去,还不如就此坦白。

    “你的钱,说是为了填国库的窟窿,也是为了你进造势,若无大功於国,以你再嫁之身,又如何能封後?”

    皇帝一字一句的说道,方若影瞪大了眼睛望著夏岳,嘴唇蠕动,夏岳现在说的,却是她从没有想过的理由!

    “其实当年的事情,我早就不怪你了。”夏岳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神里渐渐带上了凄凉,也许是回忆起了过去的心情,他的眼神慢慢空洞起来,眼光渐渐移向屋顶,“你知道的,我最开始想的只是如何报复你罢了,直到後来皇姐给我写了那一封信……”

    “安宁公主?”方若影吃了一惊,“公主给陛下写信了?公主她……还好吗?”

    “皇姐的事情,我慢慢跟你说吧,”夏岳回过头来,微笑,“长姐若是知道你还念著她,必定欢喜之极。总之,当年的事,我是都知道了。”

    方若影的眸子里惊疑不定,她面上仍旧挂著沈稳的微笑,却听得自己的心在怦怦的拼命跳动著。

    夏岳知道了?所以这才是再见面以来,他的态度这麽奇怪的原因吗?

    所以,他如今才不怪自己?

    “是啊,我都知道了。”夏岳轻轻叹了一口气,“要怪,只能怪造化弄人……”

    “陛下……”说到最後两个字,夏岳的声线已经有些不稳,这对於时时刻刻都在学著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帝王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方若影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她喊了这两个字,竟是觉得喉咙堵塞,一句话也说不下去。

    有时候午夜梦回,总觉得心中堵了一刺,犹如骨鲠在喉,怎麽咽也咽不下去。

    虽然说不上是谁负了谁,是谁先毁了承诺,她嫁给了别人,总是事实。

    而在酒肆的那一日,她离去的脚步虽然又沈又稳,然而他在她背後始终不变的目光,却像是针一样的,永远扎在了她的背上。

    她没有对他说抱歉,一是因为,她也有她的不得已,二也是知道以这位帝王的格,若是他真的心中有怨,想不通达,再说抱歉,他也是听不进去的。

    说对不起,或许能让她心安,却绝不会,让他的怨气平复一星半点。

    有些时候,不停的道歉,只能让做的人心中舒服一点,却不能让听的人心怀舒畅的。

    “安宁公主她……”方若影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和亲远嫁的安宁,该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能最终写出当时的复杂纠葛来?那些事情涉及的,毕竟是他们的上一辈啊!

    温暖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夏岳的眼神里也含著痛苦:“姐姐这几年的日子也过的很是艰难,唉,那些事儿,害的不止是我和你。”

    他振作了一下神,扳回方若影的脸庞,逼著她面对他的眼睛:“方方,我如今只想要你一句话,现在你可以自己选择,你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吗?和我一起面对未来的风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最近的更新大概就这样了,不会太稳定。

    这麽说吧,23号开始(唔,我到时候就不会忙了),日更1W字,到月底,补偿你们我最近偷懒的字数,可好?

    第三十六章 携手

    夏岳的声音平稳,话语里透著强大的信心,可是尽管这样,托著方若影脸颊的手,却和她此刻的手一样,冒著细汗,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在微微颤抖。

    就因为这样一个细小的,甚至连夏岳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下意识的动作,方若影抬头的瞬间,却敏锐的注意到了。她的心隐隐发颤,原本就在嘴边的质疑的话语,忽然再也说不出来。

    他的手在颤抖,这样的动作,他是装不出来的。那样的眼神,透著惶恐和不安,她甚至本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

    明明是那样伟岸如山的男人,说话的时候也是那样坚毅,可是那样的神情,这样的动作,却透露出全然的求恳。

    她曾经拒绝过他一次了。作为皇帝,他也有他的骄傲的,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有多不容易?

    这也许,也是他给自己的最後一次尝试吧?

    这样想著,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就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方若影的脑海里闪现出万千种念头。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未来的三岔路口吧?

    不管怎样,无论哪一条路,都是一场豪赌!

    有些时候,人生可以赌,可以输,可以选,可以退。

    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那一次豪赌,赌上未来所有幸福的那一场花嫁,却终究落得劳燕分飞的结局。

    那麽现在,还应该赌吗?

    因为受过伤,所以无法再轻易的相信对方。因为过往而学会了保护自己。

    前世见过无数怨偶,这一世,却又亲身经历了那样的背叛,这一次,现在,面对著皇帝伸出来的手,满脸的诚挚,真的还可以再相信一次吗?

    皇帝那样明的人,他如果付出了真心,自己也必须用真心相待,可是这一颗心,如果再碎上一次,还拼凑的完全吗?

    方若影只觉得心尖都在颤抖,她垂下眼眸,脑海里瞬间转过万千个念头。

    下一瞬间,她深吸一口气,蓦然抬起头来,眼光没有一点躲闪的对上夏岳的眼睛,眼底闪烁著让皇帝都觉得被刺伤般的光芒:“真的要让我自己选?如果我不选你呢?”

    夏岳对著她的眸子,一字一句慢慢的说:“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会尊重的。如果……如果你非要离开不可,等到丞相的案子结了,我也想办法送你离开。”

    他的话语铿锵有力,眼神丝毫也没有游移,腮边的肌却绷的紧紧的,方若影知道,字字句句,他说的都是真心。

    真的可信吗?

    方若影和他对视的眸子微微眯起,夏岳的唇角,只有一抹淡淡的苦笑。

    她忽然又想起了他颤抖的手指。

    这样强大的男人,他的手却在颤抖。

    他也在害怕吗?说出这样示弱的话来,几乎都不像他了!

    心里,那一刻陡然间,做下了一个决定。

    方若影忽然大笑,唇角绽开两朵灿烂的笑涡:“陛下都信的过我能担得起这国母的担子,我又如何能不跟陛下赌这一场?我赌了!赢了就是真正的神仙眷侣,输了,大不了就是身败名裂,反正我经历的也够多了……”

    “嘘……”夏岳温暖的手忽然捂住她的嘴,开合的红唇骤然间亲吻上他的掌间,让他的心里,痒痒的,“我又怎麽会忍心让你身败名裂?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问过我,江山和美人,哪一个更重?”

    “恩。”方若影点点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正是说到和亲政策的时候,安宁公主哭著离开,而她望著安宁的背影,差不多是自言自语的问了夏岳那句让她後来一直在後悔的话,“岳哥哥,江山和美人,对你来说,哪一个更重呢?”

    “社稷为重。”彼时夏岳只说了这四个字。

    而果然,最後安宁和亲远嫁,而他作为太子,纵然五内如焚,再不甘愿,也只能眼睁睁看著他唯一的亲姐姐离开。

    夏岳轻轻叹了口气:“你或许重要不过我的江山,可是如今,在我的心里,你和这江山一样重。而我亦深信,你是这天下,唯一适合站在我身畔的女人。你不需要赌,因为如果未来输了,是我们一起输。”

    方若影失笑:“你信我?我却不信自己呢。林家那个担子我都挑不好,又何德何能,能挑起一个国家?”她俏皮的对皇帝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麽,夏岳这一席话一出,她心里的担子,骤然间就减去了七八分。

    不是因为他的话说的漂亮,而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关照和所行的方便,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这几年来,方若影学会的事情只有一样,就是看一个人,不能再看他说了多少,而是要看他到底做了些什麽。

    冷眼旁观,这些日子皇帝都没有驾临後。後佳丽,不得他传召,就连勤政殿一步都进不来,这一些,并不是这些日子做给她看的。另一方面,就算顶著朝上的压力,三年了,皇帝却都没有一个子嗣,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夏岳至少在子嗣问题上,是为了将来的皇後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的,也就是说,至少,如果她愿意的话,後并没有能威胁到她的人存在。

    至於不招幸六的问题,如果不是夏岳的身体有某些隐疾的话,唔,鉴於他们以前那样的熟悉,这点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那麽,就只能是他自己的心理了。

    作为一个皇帝,他本来大可以名正言顺的享受女人,林绍扬一旦手里有了钱有了权,还不就是开始放纵了吗?而这一些做法,原本只是看在眼里,但是现在打开思路,仔仔细细的想一想夏岳这些日子甚至是这些年的做法,方若影的心里,那一点因为他的霸道做法而产生的怨恨,也就渐渐消了。

    人有时候真是容易钻进牛角尖里去的。

    最开始的时候,她因为他的身份,死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谁料得到兜兜转转,以为是良人的,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以为最不可能相守的,反而可以此情不渝?

    心理轻松了,方若影的做法也就随意起来。

    夏岳看著她的笑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骤然间,好得不能再好。

    真的,在她这一笑之前,他原本一点点把握都没有。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啊咧,似乎要甜个一两章了嘪~

    啊对了,第一卷将要完结了~

    第二卷的剧情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应该说,第二卷的剧情比第一卷彩的多了,温水煮青蛙~好戏要慢慢看的,最後的最後,今天应该会2-3更吧?大家要留言跟投票呦~)

30-3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