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迷路 52-57


    第五十二章 小小的胜利

    不过皇帝到底是皇帝,夏岳的惊讶只是一瞬间,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脸上重新带上了柔和的笑意:“确实如此,所以,我也只是说暂时没有想好对策罢了。方方是怎麽看的?”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方若影深深望了夏岳一眼,慢慢续道,“陛下能先告诉我吗,您有多想娶我?是不是真的非我不可?”每多说一句话,她的脸颊就愈见绯红,夏岳的眼神,也随著她的问话越来越幽深,而眼底的五光流转,神色斑斓,更是让她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对你的心意,你真的不明白吗?”夏岳轻轻叹了一口气,只反问了一句话。

    “我……”方若影蠕动了一下嘴唇,眼神里染上了一层深切的悲哀,“我只是没有办法再简单的相信男人相信感情罢了。”她缓缓吐了一口气,仿佛是要吐出中所有的郁卒一般,语气轻缓,神色痛苦,“岳哥哥大概不知道吧,林绍扬曾经也说过弱水三千独取一瓢,可是……”

    她的声音微微哽咽了一下,要说出那些事情来,实在太痛苦了。在那个人身上,真的曾经放过感情的,虽然最开始做夫妻的时候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逃避皇家,後来既然携手,她也是竭力的让自己去爱上对方了,只是,不及情深,便已转身罢了。

    不去想起最初有过的那些恩爱也就罢了,逼著自己去回想後来的那些羞辱,真的很难受。口闷闷的痛,她却还是一句一句的说道:“有一次因为我惩罚了林绍扬母亲送来的通房,我在她门前被罚跪了大半天,回房以後就病倒了。天晓得,我之所以要惩罚那个通房,不过是因为她在大白天想要爬上林绍扬的床罢了。我为了我和他的感情努力,那个男人的表妹却借著探病的名义上门来,那个男人送她出去的时候,两个人竟无耻到在我们的门外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我起床喝药,每一句都听到了……”

    夏岳轻轻捉住了她的手,慰藉般的加了重量,温柔的拍抚渐渐平息了她中的不平之气,方若影抬起头来,在烛下看著他凄然一笑:“就算他已经不爱我,为什麽要这样羞辱我呢?我好歹还是他的妻子啊,妻子生病,做相公的不应该多关心一点吗?他为什麽却能够对著另一个女人那麽开心呢?反而,嫌弃我不能跟他的母亲好好相处……如果那个通房缠上他的时候,他直接拒绝了她,我又怎麽需要为了正家风需要去处置长辈所赐的通房呢,又怎麽会因为被认为打了他母亲的脸被罚跪呢……岳哥哥,你真的觉得,像我这样的女人,还能够相信所谓的爱吗?他们都说,我想要所谓的一生一代一双人,是大逆不道啊,岳哥哥,你是皇帝,连一个普通人都做不到那样,你又怎麽可能做得到呢。”

    重逢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真实的情绪,夏岳想到这里,忍不住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以前明明就在密折里看到过她口中说的这些,当初也怒不可遏,可怎样,都不如今日听她亲口说出来这样震惊,这样心痛。

    她明明眼中晶莹直直打转,却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来。夏岳叹了一口气,挪了挪凳子,坐到她身边,轻轻圈住了方若影单薄的身体。

    方若影浑身一震,低低垂下了脑袋。

    头顶上,夏岳一句一句,如发誓般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算你是离经叛道也好,我的心里却只能装的下你一个人。我知道你不能接受别的女人,等我们成婚以後,六诸人,全部留给你处理,那些女人……哼……每一个都有各自的把柄在我手里,若不是如此,她们一个也拿不到名分!我即使发誓你也不会轻易相信吧?那麽,在六遣散以前,在这里只剩下我跟你两个主人以前,我不会碰你一手指头。”

    他对上她惊讶的抬起头来的表情,像少时般揉了揉她的脑袋轻轻一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麽突然改变了态度,但是能这样好好的谈一次,我真的很高兴。”

    “岳哥哥……”方若影喊了一声,回手抱住了他的身体。

    这个怀抱,好温暖。

    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方若影的唇角,赫然流露出一个微微的,有些诡计得逞般的笑容。

    那个男人和那段事情,她早就放下了。

    只是当时的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太刻骨铭心,如今要模仿出来,也真的极为容易。

    夏岳说不碰她,那麽至少还能给自己多一点考虑的时间,而且,多一点时间也能够更好的看清如今的他,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人。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上一章转换风格所以比较纠结啦,瓦已经纠结完了,女猪也纠结完了~

    夏夏真没看出来?瓦不相信……後的女人都是很明的说~

    他们这大概是,互相配合著做戏吧?啊咳~囧,瓦又剧透了……

    另外,今天两更了,求票~

    第五十三章 第一个吻

    在这样融洽的气氛里,方若影忽然在手肘上微微使了点力气,轻轻推开了原本搁在她脑袋下的,宽厚而充满著安全感的肩膀。

    原本轻轻绕在夏岳脖子上的手臂慢慢的松开,方若影直直看著夏岳的眼睛,再没有一丝躲闪的慢慢说道:“陛下,靳家的事情,我或许有办法能解决。”

    “靳家啊。”夏岳轻轻叹了一口气,怀里她的余温和香气犹自残存,明明只是这样浅浅的一个拥抱,只是这样短暂的时间,可留下的,却是无法褪去的温暖。

    她终於第一次正视了他的眼睛。她终於再一次自愿的,用这种平等自然的语气交谈。

    这样的一切有多不容易,可说到正事,却也一样不容他逃避。

    在这样好不容易融洽了一次的气氛里,他真的很不想谈靳家。

    夏岳不情不愿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轻声吟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啊?”方若影刹那间傻了傻,这首诗本身是好诗,当然了,是她前世读过的其中一首,他知道……那麽这首诗背後的那些……他也都知道?

    她的脸庞微微泛上一层绯色,这样的诗句,在这个朝代算的上是词豔曲了吧?这男人还真是……该死的神通广大啊。

    方若影有些囧囧的揉了揉额头,忍不住在心里大叹了一口气。

    看著她这样羞怯的眼神,夏岳的心里忍不住的就是一动。

    他再也压不住心底的欲望,终於身体的本能胜过了理,他伸手揽住了方若影的腰肢,只是微一用力,就把她单薄的身体压在了他的前。

    夏岳的唇,在这样暖意融融的室内,竟还是带著两分淡淡的凉。

    方若影刚刚被用力按在他前的时候,她还因为惊慌而本能的挣扎了两下,然而当夏岳的薄唇陡然之间印上她的额际,那种柔软而冰冷的东西轻轻贴在她额上轻轻辗转两下之後,方若影终於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嘴唇轻轻划过额头,慢慢点上长长的睫毛,珍而重之的在眼皮上轻轻贴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的游荡过挺翘的鼻尖,在泛出微红的两颊稍稍流连,带出她喉咙里柔柔的一声叹息,最後这才慢慢贴上她的两瓣嘴唇。

    是的,是贴。并不是吻。

    可是这样的贴,这样的辗转,这样的轻柔,却比任何有过的濡湿的亲吻更加亲近,比有过的任何的舌吻更加温柔也更加深入。

    所以她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甚至身体没有僵硬,相反的,在他的怀里自然而然的柔软下来。

    那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和她到底在想著什麽无关,和她说什麽无关,和立场和算计都无关。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麽些人,那麽些只是简单到了朴素的动作,勾起心头难以忘却的情怀。

    对夏岳来说,那两句诗仿佛是勾出了他心底压抑的欲望,他的唇渐渐转为温热,那样冰凉柔软的唇瓣,在这样和贴合的动作里,隐约传来无法压抑的情感。

    这个男人的心啊,就像是冰雪底下的火山,明明是这样的炙热,可是对著他不想要给的人,只有冰冷而已。

    那两句诗,方若影隐约知道,只不过是一导火索,真正的诱因,恐怕是她在他怀里的那个拥抱,和她只是隐约挣扎了两下却没有确然拒绝的态度。

    好吧,她也确实不想拒绝。

    他的手老老实实的停在她的背上,乖乖的没有乱动,而这个吻,只是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来回磨蹭著,就像是互相抚慰的小动物一样,不带一丝情欲的气息。

    他说过不会碰她的。所以,只是一个这样简单的吻罢了。

    方若影这样告诉自己,原本抗拒的抵在两人中间的手,终於慢慢攀上他的脖子。

    夏岳浑身一震,嘴唇陡然间停止了动作,半响,终於颓然退开。

    方若影看著这男人略略有些挫败的叹了一口气,垂首看著自己修长的指尖,不知道在想著什麽的沈默了好久,这才慢慢抬起头来,叹道:“想不到我终究压不住自己的妒忌心。”

    “恩?”方若影的眼神微微一闪,眼底划过一丝压不住的笑意来,她确实觉得有些好笑,夏岳到底知道了多少?不会是知道了一半,又藏起来了一半,所以才郁闷成这个样子吧?

    “陛下,该妒忌的该是我才对。”她笑的眉目弯弯,全然没有一丝羞涩,方若影的个,原本就是这样的,说起来,她的纠结大概只在没有下定主意之前,而如今,既然已经定下了主意不再躲闪逃避,那麽这样小小的接触,在她而言,其实真的算不得什麽。

    当然,倘若皇帝全是因为被妒火烧昏了头脑才出於“一时冲动”做出轻薄她的动作,那麽恐怕她如今不管不顾的一个巴掌打下去了,不过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那样,所以,这个抚慰的亲吻,并没有那麽糟糕啊,只是……她忽然起了一点恶作剧的念头。

    反而倒是夏岳,显然是不知为什麽的,陡然之间羞涩纠结了起来。

    “你?”夏岳讶然抬头,“为什麽?”

    “陛下您忘了吗,您之前可是赐了靳修仪……”方若影略有些调笑的说道,明丽的眉目里看不出一丝妒忌,倒是有几分调侃。

    “我……”明明她是这样轻松的表情,开玩笑的口吻,夏岳却没有掉以轻心,他正色道,“朕答应过你会把後处理完毕的,靳修仪也不会例外,我今天……”

    “呵呵。”方若影看著夏岳略有些紧张的神色,她轻柔一笑,“我当然知道陛下是为了什麽,可是啊,那些才是如今名正言顺的後之主,至於我,只不过是罪婢而已。”

    她看著夏岳张口急著要辩解什麽的表情,微微一笑,带著明了的释然:“陛下啊,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会等著您能够正式做到的那一天,我相信您,终究可以做到。”

    我不想做小三,我不想在男人和别的女人中间。所以夏岳,不要让我失望。

    她的眼底传来这样的感情,而望著她的眼睛,夏岳身不由己的重重点了点头。

    她轻轻望著他的眼睛,眸底带著深沈的信心:“如今的我,并不是怀疑您,而是不想在未来给自己留下遗憾,而我希望,等到我们终将有一天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时候,留下的所有记忆,除掉曾经经历的那些,从这时候起,都是美好的。”

    “恩。”夏岳肃然点头。这女子,说话还是这样的绵里藏针,即使她不曾在体上抗拒或者做出拒绝的动作,可是只是这样让他觉得无比温暖的话里,却也带著警告的尖锐。

    即使他不曾想过在近段时间就要占有她的身体,可是这样的话语,却堵住了他所有不该有的多余的念头,因为一个真正爱著的男人,决计不会舍得让他们在未来的回忆里,只余下他毁诺的痛苦。

    这样的亲吻,还是轻狂了啊。

    夏岳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知道即使是这样浅薄的接触,大概也会被禁止一段时间了,也罢也罢,不能全然拥有,别的也不过就是饮鸩止渴,得到的越多,就越是不满意。他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态,这才温和的抬起头来问道:“方方,看来,靳明伊还真是在你那里了?”

    方若影直直看著他的眼睛,半响,这才叹息著点了点头。

    事关另外一个男人的未来,事到临头,她还是有些犹豫了。

    “这样啊。”夏岳轻轻翘了翘唇角,“看来百花宴上,真的能有好戏看了。”

    第五十四章 娥皇女英

    相对於夏岳和方若影此刻相视一笑的融洽,林绍扬的日子就不是那麽好过了。

    说起来,亲自主办百花宴对他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近来心烦的事情很多,前妻的脸庞偶尔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浮现在眼前,让他偶尔在最深的恐惧里惊醒。

    身边的枕席空空落落,仿佛时时在提醒著他,那个女人一巴掌刮在他脸上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

    如此羞辱,惹得他每每想起初初成亲之时的恩爱,就仿佛恍若隔世一般。

    难道女人都是如此?还记得第一次在寺中遇见若影的时候,她是何等温柔体贴,何等知书达理的女子,才短短三年,怎麽就能不可理喻到了这般程度?

    他并不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却只是一味的埋怨著对方变了。

    林父林母已经跟他耳提面命了良久,只说那贱妇如今在里,荣辱生死都不再由他林家控了,是以,不许他再在此事上花一点心思。

    他确实听进了父母的警告不再多想那女人,他如今愁烦的另有别事。

    表妹的事情,到底要怎麽办?原本已经想好了要八抬大轿迎表妹进门的,如今陛下赐婚了,他又怎麽能罔顾家族违抗圣命?

    可是若是辜负了表妹,他的心里却又像是油煎火烹一般的焦灼难忍。

    只看著这家中为了皇帝赐婚而喜气洋洋的布置,想到表妹如今的心里该有多难过多疼痛苦,他就忍不住的捂住口,只觉得那里刀割一样的疼痛。

    表妹,邵扬不想负了你。

    我到底要怎麽做?

    远远的,林父大踏步而来,隔得老远就听到他的声音:“杨儿?今天我们又收到两份回执。”林鑫笑声朗朗,呼唤他的声音满是欣悦。

    “父亲?”在沈思中的林绍扬陡然间回过神来,苦笑了笑,掩住了眼底说不出的担忧,勉强凑趣的问道,“看爹这麽高兴,都是谁回了我们百花宴的请帖?”

    “呵呵,凌曼舞和靳明伊都给爹回了帖子,说这次都会赏光呢。”林父朗笑,眼底有著说不出的得意,除却凌曼舞那不能说的身份不提,靳明伊远离京城南下养病已经数年,这次据说也为了他林家的百花宴千里迢迢赶回京城,他又怎能不觉得脸上有光?

    若是这次能够促成他们几位的姻缘,也算是结下了善缘吧。

    “靳明伊要回来了?”与他相对的,林绍扬的脸色却有些沈了下来,靳明伊……这个男人,少年的时候就天天和他一起被人们挂在嘴边,别人夸赞他诗书风流的时候,也都会不经意之间提起和他并称京城双璧的靳明伊,只是他的心里却是看不起那个男人的,靳家只不过是驻守边关的蛮子罢了,有何资格和他林家并称?

    “哎,不说这个了,”林父挥一挥手,“虽然没想过他们两个会真的回来,不过,儿子你在接待上格外用些心就是了,为父要说的是另外一桩事,还得先恭喜扬儿了,说起来,陛下真是对你优待,给你找了个好媳妇啊!”

    林鑫忍不住的感叹,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一个是嫉妒成,一个是贤惠大度,皇帝的赐婚,如今看来,果然是一桩天赐良缘。虽说天心难测,可是如今看来,他林家到底还是有福的。

    林绍扬一头雾水:“恭喜儿子?”

    林鑫笑眯眯,他今天自从听到了消息,确实是心中高兴:“扬儿,未来儿媳妇的范家那边传来消息,沛芹说,愿与表小姐共效娥皇女英之美。”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道,“看来扬儿很快可以准备再娶一个平妻了,这样既不辜负了表小姐的一番痴情,也得了陛下赐婚的荣耀,扬儿应该很高兴吧?”

    “真的?”林绍扬也是喜上眉梢,这样就真的是两全其美了。

    陛下赐婚他自然不敢推辞,可是念及表妹的一番深情厚谊,他也是常常嘘叹,不过表妹说过不在乎名分的,想必听到这个消息,她应该也是很开心的吧。

    “呵呵,沛芹先进门,你可得好好对待她,只有哄得你的正妻开心了,她进了门再发一次话,表小姐进门的时候才能够风风光光,凤冠霞帔我林家是给不了她了,可是别的方面,你到时候还得多补偿些人家才是。”林鑫笑眯眯的吩咐,心中早就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

    范家的势力多在朝中实处,花家则是有清流舆论,哪一个都得罪不得,只要儿子跟范沛芹琴瑟和谐,想必他等了好几年的缺,应该就能够落到实处了吧?

    自从几年前丁忧回家以後他早就已经等缺等的不耐烦了,当初同意儿子娶了那方家的犯妇,也是希望那方家的老匹夫能拉拔亲家一把,谁知道媳妇娶进门,丈人丢过墙就不理了,他的算盘也就落了空,真是上不得门面的暴发户家族!谁不知道这世家世家,联姻之後就是休戚与共,利益相关的,也只有那等未传过三代的暴发户家庭,这才连亲家都不肯拉拔一把!

    “这是当然。”林绍扬也高兴,他的高兴自然和林鑫不同,他高兴的是这回自己可算是娶了一个知书达理的妻子,表妹那里,他会好好补偿她的,而正妻那边该有的荣耀,他也不会少给了她。

    “好了,百花宴的事情你多上些心,为父跟你母亲商量嫁妆去了。”林鑫吩咐完,笑眯眯的拍拍儿子的肩膀,旋即离开。

    百花宴已经离得不远,一场林家此时还丝毫不知的风暴,已经就在眼前。

    第五十五章 莫名的荣宠

    那一晚,夏岳在方若影床边,一直坐到她入睡这才悄悄起身回。

    方若影没有感觉到男人的离开,等到梦醒之时,只在枕边见到一束淡雅的黄菊。秋日那种金黄色的花瓣还沾著素色的露水,映著窗棂间透入的豔阳,让她忍不住绽开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这个男人,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虽然这种送花的事情算是一种浪漫吧,但是送黄菊,还真是让有著後世记忆的她有些啼笑皆非啊。

    明明未曾一夜风流,哪里需要送这种充满“寓意”的花朵……

    笑归笑,她倒还是珍而重之的将那一束花朵养在了一个笔筒里─没辙,这地方可没有那等风雅的花瓶来花。皇帝做事,有时候真是有些不著调的。说到底,还是个不曾真正过过人间生活的二十出头小青年罢了。

    方若影这麽想著,心底的悸动也略略淡了几分,那一点初见的心悸淡了,也就渐渐恢复了平常心。

    幸好皇帝行踪隐秘,除了当事人之外,再无人知晓。

    这之後三日,已经很久没有去後的皇帝连著点召了靳修仪侍寝三天。

    这连续三晚,在後是无人有过的荣耀。

    等到第三晚,听到载妃前往皇帝召幸嫔妃所住的养心殿的驴车上,那铃铛在风里发出的清脆叮当,後众人,都在暗地里咬紧了牙关。

    皇帝勤勉,政务繁忙,有时候十天半个月的不留妃嫔侍寝也是常事的,後诸人都不以为怪,但是靳修仪的荣宠,却让诸人咬碎了银牙。虽然靳修仪是中少有的几位封号尊贵的妃嫔之一,但是後皆知,皇帝封了她,不过是为了她的家族,召幸的日子少而又少。靳家守卫边关,世代忠良,这种尊贵的封号,形式上的意味反而远大过实际的宠幸。

    如今连著点召三天,尤其还是边关清净并无战事的情况下,又怎能不让人眼红?

    不少中女子在暗中想著如今的情况,揣测著难道,中的风向又要变了吗?

    与这种紧张的气氛毫不相关的,是方若影的清净。

    对於皇帝忽如其来的,对靳修仪的荣宠,她一点也没有担心。

    说白了,如果夏岳不是脑子坏到如此短短数日就不记得他们当日所做下的誓约,就是这荣宠之中,别有文章。

    盲目相信一个男人固然不好,但是同样的,偶尔也要体谅一下对方的处境,更何况,他之前的暗示如此明白,恐怕其中倒是假凤虚凰的做戏为多,就这样若也要吃醋,未免也太不识时务了。

    帮他娶更多女人她做不到,冷眼旁观不去添乱,倒还是应该的。

    皇帝这几日不来找她,确是难得清静,她也能多一些时间先把自己身边的事情给理清楚。

    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馨儿。

    虽然没跟夏岳就这个问题沟通过,方若影看他每一次来找她,或者逼著她去找他的时间都扣的如此之好,她就知道,馨儿这个人,十成里倒有七八成是皇帝派来的,剩下的两三成就是别人的双料间谍。

    是谁派来的不要紧,要紧的是日後能不能为她做事,或者,能怎样用。

    小菊死後,如果真的是对她忠心不二的人,她反而倒是不敢用了。那样真正对她好的人,连死也是替她死的小姑娘,一想起来,心就是紧揪著的疼痛。至於馨儿,不可能有像小菊那样十几年的相处,自然也不可能会有那麽深的情感,所以,只要能用就可以了,至於感情,一般过的去,也就足够。

    不过冷眼看来,这小姑娘看著年纪尚小,这几日之间,做事倒是出乎她意外的稳妥。

    之前皇帝跟方若影的亲密,因著馨儿时常要配合皇帝和她的时间,估计是那些事儿都瞒不过她的眼睛。现在眼看著方若影似乎是“失宠”了,皇帝既不来,也不招她过去,连当值都放了她好几日长假,馨儿又不知她跟皇帝之间的约定,瞧著倒是有几分著急。

    她没在方若影身边的时间,方若影偷偷看著,多半倒是去打听了消息,回来就有些郁郁不乐,想必是又听说了夏岳和靳修仪如何琴瑟和谐之事。

    可是虽然有些郁郁不乐,馨儿瞧著方若影的时候也常常小心翼翼,生恐她不高兴,见她什麽也不做,虽是一脸的不赞同,可是却什麽也没说,既没有催促她,也没有多说什麽。

    看著她的笑脸一离开了她的房间就微微垮了下来,却也并没有在服侍她的事情上生了怠慢之心,方若影私下底,倒还是觉得挺满意的。

    眼瞧著再过几日就是百花宴,方若影笑眯眯的招了她过去,温柔的笑著说道:“馨儿,我记得你说过,你家是南方的,是也不是?”

    “奴婢是南方人。”馨儿睁大了眼睛看著方若影点点头,方若影忽然出声跟她说话,一开口还是这等不沾边的事情,她有些吃惊。

    “南方可是好地方呢。”方若影轻轻感叹了一句,微微笑道,“南方这时候,可能还要很多种鲜花吧?可惜我们北方,一到了这秋日,都没有多少景色可赏了。”

    “方小姐说的是。”馨儿仿佛是有些疑惑,却不敢询问,只跟著闲聊道,“京城的天气是干燥冰冷些,不过近几年自打出了大棚栽培,北方在秋天不也有鲜花可赏了?小姐若是想要,陛下……”

    “唉,”方若影笑眯眯的摆一摆手,笑道,“我要说的倒不是这个,过几日京中有一场盛宴,我恐自己认不全南方的花卉,到时候馨儿陪我一起去赏花,可好?”

    “啊?”馨儿张大了嘴巴,也顾不上讶异的有些不雅了,直瞪瞪的睁大了眼睛,“小姐要出?陛下知道吗?”

    “呵呵。”方若影轻轻抿唇一笑,“自然是知道的了。到时候偷偷带上馨儿,若是你到时候在宴上看上了哪家的翩翩少年,说不定我还能跟陛下讨上一个情面呢。”

    这句话自然不是假话,若是馨儿真看上了谁家的少年,只要不是身份太高,她要向夏岳讨这样一个情面,应该不是难事。当然了,若是馨儿能入得了她的眼,这个情分就会多一些,入不了她的眼,这个情分也就少一些,说到底,也不过是如今,跟她提前说一个交易罢了。

    馨儿自然听懂了方若影的意思。她的脸色悄然一红,歙嚅著低下了脑袋没有再说什麽。

    她的出身并不好,不过是南方一个四品小官家的庶女,四品官,刚好够得上选秀的及格线,以她的身份,若不进选秀,也就不过是嫁给庶子为妻,或者嫁给人家做填房甚至小妾罢了。若是方若影真有之前的那麽受皇帝的宠爱,甚至像皇帝给她隐隐透露出的口风那样,是未来的国母,那麽要给她牵一红线,只要一点点的关心,她的身份从此就不一样了。

    搏了!

    为了在家里的,还在苦苦熬著的母亲,馨儿陡然之间跪了下去,冲方若影磕了一个头:“方小姐,奴婢不要那些,”她抬起头来,眼中泪光盈盈,“奴婢愿意替小姐做事,只要小姐以後不管在哪里,都愿意带著奴婢就足够了。”

    若方小姐日後飞黄腾达,那麽自己的身份,也就一步登天了,皇後身边的女官,那是何等的荣耀,甚至会比中诸多的妃嫔更加尊贵,自己或许要一辈子不嫁,可是只要家里的母亲过的好,自己这一身,有什麽值得可惜的!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看陛下对她的太多,馨儿哪里能不心领神会的,如今抓著了一个杆子,直接就往上爬了。

    方若影轻轻瞥了一眼脚边跪倒的小姑娘,这几年以来,她的心肠已经被磨的如石头一样的冷硬,这样稚弱的姑娘跪倒在她脚下,她也不会再直接伸手去把她扶起来,她看著馨儿,直直看著她的眼睛,仿佛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手指抓住了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那麽,你要忠於我,不该说的都不说,不该做的也都不做,从此以後,只有我一个 主子,你做的到吗?”

    只有我一个主子。

    这一句话,击的馨儿轻轻一颤。

    她微微垂下了眸子,在方若影凌厉的视线里仿佛是思索了几秒锺,这才坚定的抬起头,轻声却丝毫不细微的说道:“是,奴婢从今天起,只有小姐您一个主子。”

    “好。”方若影死死看著她,知道她说完,这才微微勾了勾唇角,笑容豔若春花,手指上用力,把她扶了起来,“你既然这麽说了,我也就信你。记住,不管是谁派你来的,你答应过我,你只有我这一个主子。一般来说,我应该不会有跟他冲突的时候,不过若是有,你务要记清楚今日的话才好。”

    “是。”馨儿点了点头,心里竟是觉得一阵寒意。

    “恩。”方若影轻轻笑了笑,正要继续说什麽,屋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方小姐,靳修仪有请。”

    “哦?”方若影挑了挑眉,对著馨儿一笑,“靳修仪请我们去呢,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吧,如何?”

    昨天有亲跟我反应说是简体~

    重新传了一次,不知道好了没有。

    鲜网昨天的网络整个抽了~

    第五十六章 欠债

    跟在小太监身後往靳修仪所在的景阳走去,方若影看似谦卑的微微垂著头,心里却在不停的转悠著念头。

    靳修仪……这个名字,这三天以来,真是在这大内皇之中变得炙手可热,可是这样的荣耀,皇帝知,她们二人也心知肚明,恐怕不过就是一个虚名。

    如果靳修仪知道皇帝跟她实质上的关系和约定,那麽这个约见,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她既然可以忍受和皇帝淡如水的关系两年有余,那麽如今,为什麽突然之间又坐不住了呢?

    馨儿一直从後头用担忧的目光看著她,在出门以前,她就问过方若影,是否要让她找个人,想个办法通知皇帝,方若影拒绝了。

    倒并不是她有成竹那个女人不会伤害她,而是若是事到了那一步,那个人既然是靳修仪,那麽她也自有脱身的办法。

    见一见,也好。

    至少也看一看,皇帝曾经宠幸过的嫔妃,是什麽样子的女人。

    想到而来这一点,方若影陡然觉得心中有些微酸。

    是啊,这中能有封号的女人,哪个没有同皇帝上过床?

    又有哪个不曾和夏岳有过肌肤之亲?

    一想起那张对著她说爱的脸,也曾经在另外的,不同的女人身上挥汗如雨,方若影就陡然觉得,心头陡然泛上一阵恶心来。

    明明这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自己也不是因为爱著他所以才同意嫁给他的,但是却还是改不了这该死的渴望啊。

    她忍不住的责问自己,你明明说著不爱夏岳,只是彼此关心彼此利用,为什麽还会觉得这麽的不舒服呢?

    也许只是占有欲在作祟吧。

    正这样想著,小太监已经在她身前停下,指著她面前的殿轻声说道:“方姑娘,我们到了。”

    “恩。”方若影轻轻颔首,打量著眼前的景阳。

    这座殿无论距离勤政殿,或者召幸嫔妃的养心殿都不算近,由此看来,中对靳修仪不受宠的说法, 倒是来自有因。这样想著,方若影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举步跨上了台阶。

    一走入殿门,方若影正要跪下行礼,却陡然吃了一惊。

    那坐在殿内和那华服装女子对坐著边饮茶边下棋,谈笑著的人,可不正是前几日跟她信誓旦旦的夏岳?

    看著那一副画一般的俊男美女,那样和谐的场面,仿佛被她打扰了,击碎了一般,两人同时转过身来的样子,方若影的心里陡然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凉,她的身形微微一颤,面上却丝毫不显,只轻盈一个蹲身,就要向二人行礼。

    “参见……”话音未落,刚刚要蹲下去的身体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

    是夏岳的。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就知道,扶住她的那个人,是夏岳。

    不会有别人。

    “都退下。”皇帝的声音在头上传来, 低低沈沈,冰凉而威严。

    大门在她身後吱呀一声关上,方若影维持著这个姿势僵直著,心里却渐渐松了下来。

    礼行了一半,被掺了起来,也没有必要再做戏下去,方若影的唇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看著阳光,一丝一丝消失在殿门外,而随著女太监们的退下,殿内陡然间,只剩下一片安静。

    召我来,是你们两个人共同的意思吗?

    方若影直起身子站著,夏岳背对著她,依旧在棋盘边坐下,而他对面,坐著一个穿著素色装,身材削瘦,脸色苍白,如弱柳扶风一般,显得极为温柔娴静的女子。

    出乎她意料的,那个女人轻轻站起身来,对著她慢慢一福身子:“方姐姐,妾身是想来多谢您的。”

    “谢我?”方若影暗中咯吱咯吱的咬牙,她才不要做什麽姐姐!

    平生最讨厌这种纤弱的女孩子了,万一她说了什麽,害的这姑娘不小心在这里哭出来,到时候还不由变成她仗势欺人,得理不饶人了?

    要是欺负了那人的妹妹,下次见到他,肯定还得被排揎。见她这一面,真是让她叫苦啊。

    最好不要是因为夏岳的那笔桃花帐,来惹得这个女人喊她姐姐的,否则的话,她死也不要跟夏岳在一起!

    好吧,不得不说,这个时候,方若影的脑子已经因为这看上去太和谐的画面而变成了浆糊。

    那女孩子稍稍顿了顿,忽然绽开一个浅浅的笑容:“妾身听陛下说了,姐姐收留了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妹妹是为了这个来谢谢姐姐的。不过呢,想来姐姐跟妹妹,不久以後就两不相欠了。”

    “你哥哥?”方若影顿了顿,皱起眉头看向夏岳的背影,心里燃起了一点怒火。

    夏岳,你到底把我当什麽!

    先是莫名其妙的宠幸这个女人,好吧,我可以当做我们已经说过这个问题有了默契,这个我可以不管,可是现在,你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靳明伊的事情往外说,还故意在这里和她一起召见我,你到底想干什麽!

    她喘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不快,脸上还是淡淡的微笑著:“修仪不必谢我,明伊也是我的好友,那是应该的。不过,我不明白,修仪为什麽说两不相欠……”

    靳修仪的脸上渐渐绽开了一点浅浅的微笑,眼底含著说不出的戏谑,她望著方若影和夏岳,那看向夏岳的眼神,竟是带著一点怜悯,而方若影在她眼底找不到一点妒忌。她这样愣愣看了半响,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几乎是前俯後仰,形象全无,甚至指著夏岳笑的拍桌子。

    “笑够了没?”夏岳低沈的声音,仿佛是含著几分不悦的在殿内响起来。

    “感情……哈哈……”靳修仪抬起手帕抿了抿唇角,完全不顾这样的笑法跟她原本飘渺虚幻的气质,完全不搭界,“感情你做的一切,方姐姐都不知道啊,我还在想为什麽我喊姐姐,她这麽不高兴呢。”

    “恩?”方若影挑了挑眉毛,她就算再迟钝,也大概明白这两人之间跟她原来想的本不是一回事了。

    靳修仪侃侃而谈,像是生意人一般的开始慢悠悠的扳手指:“唔,你原本帮我照顾了我哥哥,我欠你一笔。但是哥哥差一点就帮你逃出林家,可以扣减掉一半的债务。陛下帮了我,不用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我欠你们一笔,”她吃吃的笑,瞄了一眼方若影和夏岳,唇角弯起戏谑的得意的弧度,“可是啊,现在我可是担了这个虚名站在风口浪尖,到时候搞不好还要假死一场帮你们搬掉绊脚石,我们靳家还要帮你们守卫边关,我的余哥哥还是陛下的得力手下,七七八八算起来,我肯定不欠你们的啦!”

    方若影慢慢拧起了眉头:“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第五十七章  信任是一切的基础1

    靳修仪清脆的笑声在殿堂里回荡,夏岳俊朗的脸庞微微低垂,板的像是一块冰。

    皇帝并不是一个容易看明白的男人,至少在有别人在的时候是这样。从小到大,就被教著什麽叫做“帝王心术”,除了他画出的那个圈里的人之外,他并不是一个喜怒形於色的男子。

    方若影的心中暗惊,自从她告诉皇帝靳明伊确实跟她有著联系到现在也不过是短短三日,这样夏岳都知道了她原本逃出林家的计划跟靳明伊有关?看来果然是皇家眼线密布全境,不管她原本想要逃到哪里,他若想要掌控,她都是逃不出的。

    夏岳轻轻抬眸瞥了方若影一眼,那眼神里传递出无数他没有说出口的情绪。

    仿佛是安抚,仿佛是不满,仿佛又是不安。

    只是轻轻的,像是并不刻意的一眼,他立刻又微垂了头安静的坐著,只余下一个硬朗的侧脸线条,在光线昏暗的殿里,带出某种成年男子才有的坚决。

    方若影的心莫名的安定下来,她轻轻撩唇一笑,抬眸对上靳修仪苍白的脸庞上炯炯有神的视线:“好啊,修仪既然要算账,那我们就来算算。”她也开始扳自己的手指,一副锱铢必较的样子,“我可是养了你哥哥三年,柴米油盐废了无数,唔,加上帮他逃家加逃婚,他欠了我的,就算卖身也还不清。”说到最後一句,敲著夏岳的身形猛的一僵,原本兴致满满的靳修仪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方若影笑眯眯的不管不顾的说了下去,“哪,再说你吧,陛下也养了你两年半,你瞧瞧你身上的,这雪白的纺纱,这般簇新的东珠装饰,你这些年吃的用的全是皇家的,这一年得多少银子啊。还有,听上去你跟陛下还有什麽交易?要不然你就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零零碎碎加起来,这些就足够换你跟你的爱人帮陛下做些许小事了。再说了,你若不假死,怎麽能光明正大的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呢,这说起来,反而是陛下帮了你一个大忙呢。”

    方若影的眼底闪著狡黠的光线,早就听靳明伊提过他这个妹妹,他只一直说自己的妹妹身体孱弱,原以为是个林妹妹一样的角色,谁知道却是这样慧黠可爱的女孩,一见之下,方若影倒是从心里生出了三两分感叹。

    她斜斜瞄了一眼靳修仪仿佛是僵住了的神色,笑嘻嘻的伸手到她眼前:“就算你不欠陛下的吧,可是啊,你哥哥欠我的还多著呢,你作为人家妹妹,帮著你哥哥一起还债,岂不是应该的,若是还不清,不如就偿算了。”

    “方方!”夏岳仿佛是再也听不下去,轻轻咳了一声,小声的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含著一点阻止她说下去的意思。

    靳修仪眼珠子一转,陡然一下子跪坐在夏岳身边,不管不顾的伸手搂住夏岳的脖子,仿佛全然没有看到皇帝的身形一下子僵硬了一般,挑衅的笑眯眯开口:“要欠也是欠陛下的,那我就偿给陛下好了。”

    夏岳的眉头在微微的颤抖,方若影看著他脸上陡然间云密布,瞪著靳修仪即将发怒的表情,看著靳修仪恨不得整个人贴到他身上去的动作,忽然之间“扑哧”一下笑开了。

    “靳修仪,要装的话,你也装的好一点啊,比如说,你搂著陛下的指尖,不要这麽尖尖的掐著人家的,最好是用爪子上的垫去搂著陛下,免得人家疼痛……”靳修仪有些脸红的放开了吊在夏岳脖子上的手,方若影满意的微笑一下,继续往下说,“还有啊,你的腿别做出这种随时要逃跑的姿势啊,一双腿都向外伸展,连一点贴近我们亲爱的陛下的意思都没有,这哪像个宠妃啊?”

    夏岳轻轻咳了一声,终於慢慢抬起了头,看著方若影皱了皱眉:“好了,方方,不要拿靳姑娘开玩笑了。”

    “靳姑娘?”方若影撇了撇嘴,对著靳修仪弯起唇角,做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心里暗爽了一下,看到靳修仪刚开始的豪放,她还真有些头疼,一直等到看到她的手看似搂著夏岳,下半身却做出害怕的要逃跑的姿势,她这才肯定了,两个人之间真没有什麽。心神既定,哪里还会在乎靳修仪这点小小的玩笑?

    “是啊是啊,姑娘。”靳修仪郁闷的垂首在案几一侧坐了下来,懒洋洋的来回在方若影和夏岳之间来回看了看,忽然一脸委屈的对著夏岳说道,“陛下啊,说起来,方姑娘本没有那麽孱弱嘛,倒是我的身体不好使出了名的,您居然要我替她去挡那些风刀霜剑,您还真是忍心呐。万一我香消玉殒了,陛下您也舍得……”

    “瑶光,你也别玩了。”夏岳淡淡说道,冷冷看了一眼靳修仪,也就是靳瑶光,“你再跟朕这样调笑,你的余哥哥,朕可就不管了。”

    “别别别……”靳修仪急忙挥手,咬了咬下唇,仿佛很委屈的看了一眼方若影,苍白的脸庞皱成一团,显得愈加楚楚可怜起来。

    方若影笑眯眯的看著她的模样,忽然对著夏岳轻轻一笑:“陛下,您还真是豔福不浅。”

    “朕不喜欢这个玩笑。”夏岳的脸色愈加冷淡起来,眉间仿佛蕴著说不出的风暴,深深看了一眼方若影,字句如冰,“朕经不起你这样开玩笑。”

    真的生气了。

    不知道为什麽,方若影就是能感觉到夏岳现在是真的不悦。

    只是一个小玩笑罢了,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皇帝真是气量窄小,唉,伴君如伴虎说的不错,陛下这种高贵的生物,是连这麽个小小的玩笑都开不起的。

    “抱歉。”这样想著,脸上未免显出了一两分,方若影勉强的,略有些生硬的道歉。

    夏岳冷冷的刮来一眼,脸上的云浓重的几乎能刮出水来。

    方若影不知道自己又怎麽做错了,连道歉都是错吗?

    之前的好心情陡然间蒙上了乌云,方若影撇了撇嘴,懒得去迁就那个在她看来,是莫名其妙端起了架子的男人,只一屁股坐了下来。

    靳修仪来回看看他们两个,见气氛忽然变得僵硬了,不得不做和事老:“说著说著就生气了,陛下之前还念叨著方姑娘呢。”

    “哦。”方若影撇撇嘴,一脸的不信。

    你那是什麽表情?

    夏岳的心里愈加不满。他并不是气量窄小,只是这个方若影,什麽承诺也不肯给,还老是开这样把他跟别的女人拉扯在一起的玩笑,这让他怎麽接受?

    明明从小就是个醋坛子,她开玩笑的时候不觉得,可他要是真做了一丝一毫,她立马就想著逃开了。

    方方啊,你到底想我怎麽做?

    夏岳的心里极为纠结,可是当著靳瑶光的面,他却只能维持著一贯的刻板冰冷的形象,板著脸坐著,这时候,听到她这样说,方若影一脸的质疑,他终於有些忍不住了。

52-5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86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