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1(限,H)

师傅不要啊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1(限,H)


    “公主──”

    贴身丫鬟碧儿边用上等的牛角轻轻的梳理着我的长发,边柔声说道,“刚才两位师尊让我跟您说,吃过早饭不要忘了去书房……啊,公主赎罪!”

    明明是我自己回头才扯到了头发。

    “咳……没关系,就梳个垂云髻吧”

    我从刚才的错愕中恢复过来,又像那个知书达礼的公主一般端坐于铜镜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肤如凝脂、眼含春水、红润的嘴角微翘,好似粉雕玉琢的一般,乍一看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确如十四五岁的未及笄的女孩一般,可是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那眼眸深处早已掩饰不住的柔媚春色。婉转流动的黑眸深处,早已染上了欲望的光芒。

    “碧儿,”

    “是,公主”

    “让闲杂人等退出去,如我未传谁都不要擅自进入。切勿叨扰我和师父练功”

    “遵命”

    碧儿领命下去,灵犀内的后半个殿又像往常那样,只剩师父和我三人。我无奈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嘟着嘴倒真像个孩子。想要一会要跟师父们那么赤身裸体的“练功”,心中不禁一荡,连小都不自觉的流出了一些蜜水,已经,这样习惯了吗?我连忙收心,轻咳一声,缓步向书房走去。

    远远听见书房传来悠扬的箫声,我有些诧异,也对,两位师父被江湖上的人们誉为风流才子,自是懂这个的。推开门,便看见一身黑衣的温离师父长身玉立,手持了一只洁白的玉箫吹奏,而身着白衣的温崖师父正俯身,替桌边那盆吊兰剪枝。于是不禁感叹,这样看着他们真像是谪仙一般的人物。可……

    “小荡妇终于肯来了”温离师父放下玉箫,冷冷的说道。

    “师父……”又拿我说笑,我咬着下唇,低头掩饰自己飞红的双颊。

    “谁准你咬的!”呀,温崖师父将手伸到我的嘴边,将玉齿蹂躏的下唇轻轻解救出来,然后将我拉到怀中,狠狠的吻了下来。

    “呜……呜……”感受到舌头在我口腔中猛烈的搅动着我的小舌,放肆的舔着每一个的角落,将幽香的津吸入他的嘴里。口中的气已不够用,我手用力的扯着他的衣襟,妄图将他推开,却一动也动不了。正在此时,后耳忽然痒了起来。是温离师父!他从身后含住了我雪白的小耳垂,又舔又咬,让我全身一阵酥麻。他们一前一后,一个掠夺着我的呼吸,一个玩弄着我最敏感的耳后脖颈,让我意识一片混乱。忽然感到一丝凉意,衣裳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脱的干干净净。四只大手前后游弋在雪白的裸体之上。

    “嗯……”欲望的猛兽在他们的挑逗之下已经苏醒。不在拉扯衣裳,而是紧紧的抱住了温崖师父。

    师父终于放开了我的小嘴,开始舔啃脖颈和锁骨,然后一路向下,来到了两颗已经绽放的红莓前。

    “小骚货,才这么一会两只红莓就都立起来了。才玩了一年时间,子就长到手握不住的地步了,等到以后不知道大到什么样子。”温崖师父手捏着硕大的房,狠狠的揉搓,雪白滑腻的从他指缝中被挤出来,靡的无法直视,那挺立的红莓颤巍巍的在指缝中绽放着,引得师父狠狠含入了嘴中吸弄。

    “啊……师父……疼”我手扶住了师父的头,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想紧紧的抱住。

    温崖师父的力气太大了,浑圆的上方连同那尖都被紧紧的吸住,像……要流出水来一样,又疼又痒。

    “哼,明明就是个骚货,听听你自己叫的多么荡!”温离师父扯过我的右手,竟然俯身含住了另一边的浑圆。

    “啊……嗯……师父……不要……呀……尖疼……别咬……呀呀……”

    两只房被两个师父狠狠的吸咬,我几乎没办法站立。只得双手扶着他们的头,闭着眼呻吟。

    敏感的身子被两个师父挑逗了一会,就已经湿的不象样子了,已经能感觉到水顺着双腿向下流到了脚边,啪嗒啪嗒的滴到了双腿之间的地上。

    啊!一只大手伸进花丛里去了!

    两只手指熟练的找到了花口,狠狠的了进去。

    “啊!师父”我忍不住双手狠狠的抱住了他们的头,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

    “不要!”谁知两只腿随即便被狠狠敞开,第二只手拂过腿间的蜜汁,然后以两只手指入了菊花之内。

    “疼……”

    温离师父放开我的浑圆房,边狠狠的以手指抽着小,边将我的手举起来,然后扶着我的两只手指入了我的口中。

    “呜……”

    “像我你的小这样,狠狠的自己,不许出来”

    要用自己的手指……玩弄自己的嘴吗?

    “呜!”

    像对我迟疑的惩罚一般,温离师父和温崖师父同时加入了一只手指。属于我的师父们的修长手指正在一前一后、狠狠的抽查着我下身的两个小口,那三只手指对于小来说实在是太了,前后的两只小口都被绷得紧紧的,扯得生疼。他们的手指得那么深,那么用力,让两个小都已经酥麻了。蜜汁不断的从口流出来,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而我连叫都叫不出来,因为我的手指正在自己的嘴里,在师父严厉的目光下,缓缓的开始抽……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2(限,H)

    “呜……呜……呜……”

    白皙的手指穿过嫣红的双唇,直抵粉红小舌的上方。我在两个师父的前后抽下,早已浑身酥麻,手指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胡乱的在口中抽搅合,靡的津沿着嫣红小嘴两边流淌下来,却无力拭去。

    “笨丫头!”温离师父拽过我的手,竟将两只手指含入了他自己的口中。他的舌头灵巧的逗弄着两纤细的嫩指,然后以齿轻咬,用力的吸着手指,拽着我的手开始抽。原本清冷的双目微微垂下,感的薄唇中玉雪青葱般的柔嫩手指不停的出入,他面上泛起一丝红晕,竟是那么的美,将我看呆了。

    “嗯……”师父的双唇吸的愈加用力,我尝到了滋味,不再依靠温离师父的手,顽童般以双指在他口中抽起来。时而按着灵巧的舌头,时而在他口中四处游走,感受着唇舌给指尖的强烈快感。十指连心,一阵颤栗般的快感从指间通到了全身“嗯……手指……好舒服……师父……啊!”

    手指带来的陌生快感与师父们在小菊中抽的快感交织在一起,我竟这样就到达了高潮。小、菊死死的含着手指,狠命的收缩着,靡的蜜水从下体蔓延而下,双腿之间一片泥泞。师父将我的手从口中取出,冷冷的说道,“照着做!”

    不要……他们竟然说的是这样照着做!将身无寸缕的我放在了书房中的太师椅上,双腿被抬起,架在了两只扶手上。由于个子不高,椅子又太大,此刻我的雪臀竟没有完全够到椅面,身体就这样被半悬空的放在了上面。此刻的我摇摇晃晃无所依靠,双手只得紧紧的抓住扶手,最私密的地方就这样完完全全的裸露在师父们面前。

    温崖师父俯身在我面前,微微笑道,“乖犀儿,师父今天教你作画。”

    “师父,我这样……怎么学”想将腿放下来,又怕师父生气。

    “没有研墨的水,徒儿给师父一些罢”笑的更灿烂。

    “水……师父,水在──”我停住了,呆呆的看着师父。不是的,不会是的……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拂在仍然湿泞的小上,温崖师父看着我的眼睛,边捻按住珍珠边在耳边低声说,

    “师父要这里的水,你自己给我”

    “啊……师父……不行的……师父……求你”这里怎么可以

    “我说,我要这里的!”

    “师父……我不会……呜呜呜……”真的被吓哭了,怎么可以这样呢,小里,怎么能够流出足够画一副画的蜜水呢?

    “呀!”温离师父竟从一旁取来了玉,这个玉跟他们的一样的大,竟有我的小臂细!

    “不要……师父……这太大了……进不去的……啊……”

    “胡说,这玉是照着师父们的样子做的,小屁眼师父能进去,这个自然也可以!”

    温离师父不等我回话,就将玉在小口搅了搅,然后向菊去。

    “啊……不行呀”

    我挂在扶手上摇摇晃晃,玉粘着蜜,滑腻的无法着力。温离师父深处右手,从后面抓住了我的雪臀向前按,而左手则拿着玉旋转着向菊内按去

    “呀……好疼……师父……”

    我的一手按着扶手,一手死死的抓住了师父,疼得咬住了唇。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3(限,H,微虐)

    “啊……”

    师父竟然将我紧紧按在扶手上的左手提起来,握在了已经进小半个头的玉上!

    “师父……我……”

    “自己扶着,往小屁眼里按!”

    说罢,温离师父俯身含住了我的小嘴,大力的舔弄。而他的左手则缓缓按着珍珠揉搓起来,一丝酥麻顺着珍珠迅速的扩散开来,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师父将我的小舌吸住,狠狠的吮吸着,手指也渐渐的用力抽。口中的空气快被吸尽,我使劲推了半天,师父才意犹未尽的将唇舌自小嘴中收回,转而吻向嘴角,脸颊。

    “……好麻……师父……快……坐不住了……嗯……”

    师父双唇蹭着我的脸,以带着呼吸的声音、低沈而缓慢的在耳边说,“小宝贝,自己进去”他的双唇一直停留在我的耳边,那呼吸声仿佛掺着媚药一般,深深的蛊惑着我,他一手扶着我的雪臀,一手的两手指缓慢的入紧绷的小中,三深一浅,引得我不住呻吟。

    手指的抽让小中水泛滥,滑腻的蜜汁顺着小流到了菊,将玉连同我握着玉的手,都打湿了。水顺着我的手缝流下来,粘腻的滑落到太师椅上,师父的低喃在耳边不停的响起,整个小被酥麻的快感笼罩,我的左手紧紧的抱着师父的脖子,仰着头闭着眼,以滴着水的右手将玉缓缓的向菊去。

    “啊……疼……”

    忍不住皱眉。

    “马上就好……犀儿……用力……”师父喘息着在耳边念出的低沈声音,让心都痒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要做了,我只好努力不去想菊被入的疼痛饱胀,将感官放在温离师父抽的手指带来的感觉中。然后再次用力尝试

    “啊……师父……好紧……很……难……”还是太大了

    “犀儿,看着我”我睁开眼,看着温离师父的眼睛。那眼中不似往常那样寒冷,竟像含着无限的深情一般。

    轻轻的扯唇一笑,就好像漫天冰雪忽然迸发的一缕阳光,那么迷人。

    “啊!”

    在我还目眩神迷的时候,温离师父竟按着我的手,狠狠的将玉了进去!他竟然对我用美人计!

    “很疼啊……师父……”

    疼得泪花都出来了,我抬起头含着泪瞪师父,他却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咬牙说道,“小骚货,你要是再这么看我,我就马上狠狠的─你─了”

    “阿离,你看你又暴躁了──不是说了这次让犀儿自己动手吗?”

    说罢,温崖师父拿着一只未蘸墨的狼毫笔,缓缓走到面前。低头向小看去。

    经过手指的几次抽,小已有些微微的红肿,小小的口在跨坐的姿势下,被看的清清楚楚。那细小出口一开一合,仿佛经历了一次漫长的跋涉,静静的喘息一般。经过刚才的抽,大量蜜汁流出,整个花田都是湿润泥泞的,小口还带着未流尽的蜜汁,晶亮红润。

    然后,他就那样毫无预兆的将冷硬的狼毫入了我的小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4(限,高H,虐)

    狼毫的笔尖好似千万支小针那样,狠狠的戳到了嫩,“啊……不要……疼呀……”

    “乖宝贝……”师父俊脸来到面前,邪邪的笑道,“真的……只是疼而已吗?”说罢就着里的蜜汁抽起来。

    那狼毫笔在口内横行肆虐,所到之处嫩无不刺痛。我本能的想要扩张开小,让嫩脱离针尖扎般的蹂躏,谁知小太紧,用力的张开以后,反而更加狠狠的咬住了那千万只笔尖。“啊……师父……啊……拿出……去……拿出啊……”里的实在是太稚嫩,在这酷刑般的对待下,除了求饶别无办法。

    “真的要拿出去吗?嗯?”师父忽的变换手法,不再抽刺,而是缓缓的旋转起笔身,千万只尖锐的毫毛在蜜水的浸泡下渐渐的凝聚、润滑。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呀,针尖般的疼痛中逐渐的涌出了快慰,快慰越积越多,让疼痛变得模糊,而在这无比柔软中的疼痛,忽然变成让人难以放弃的快感,于是只有狠狠的夹紧小,感受、忍受、享受那一丝一丝的疼痛,这般撕裂一样的感受让我忍不住仰头喘息。

    仿佛了解我的想法一般,师父又狠狠的将笔了进去,“啊……”我低头,竟看到那笔身有一半已经进了小。

    “怎么样?这么窄小的笔身都咬的这么紧,我的犀儿真的是个小浪货!”

    “嗯……啊……”那笔尖堆积起来的刺痛和快感让我无比快慰,这是一种多么邪恶的感受!难道我真的是喜欢被虐待的变态吗?

    抽刺、抽刺、旋转……师父好似有无穷的耐心让小的每一处都感受到这样纠结又销魂的对待,不停的缓慢的执行着这惩罚般的手法。

    “呀!”这次的疼痛竟然顶到了子口,子紧闭的小口被扎到了!“啊……啊……那笔尖要旋转着进去了“不要……不要……太深了师父……”

    无限的快慰夹杂着恐惧让我口不择言,口中的津也沿着嘴角细细的流了出来,师父伸舌添了我的嘴角,又狠狠张口含住我的小舌狠狠的吸允,而后他的手握着笔尖停住,低沈魅惑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喃到“宝贝徒儿,师父考你一个问题,你若答对了,师父就不进去……”

    我眼圈含着泪,咬唇答应“嗯……”

    “这笔尖你吃了这么久,告诉师父,是什么做的?”

    脸腾的一下子红到了脖颈,我死死的咬住嘴唇,无法再说一句……是狼毫……是用那种动物的毛发……

    “告诉师父……你被什么东西到尖叫、到汁水四溅的?”

    “我……啊……”师父的狼毫抵着小口,旋转着子了进去!

    子小口被千万针尖抽的疼痛、软毛摩擦口带来的快感,被动物的毛发抽到尖叫、到小紧紧的收缩带来的羞耻感,让我又一次狠狠的收缩了口,达到了高潮

    “啊……”

    蜜水沿着笔身喷出来,我浑身酸软,疲力竭的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5(限,高H)

    高潮让我的身体不住的痉挛,双手紧紧的抓着扶手,已使不出一点力气了。仰头靠在高大的红木椅背上,我像离水的鱼儿那样,只能张嘴喘气,发不出任何声音。

    温崖师父牵唇一笑,将狼毫笔“嗤”的一声拔了出来。

    “呜……”

    高潮时小夹得死死的,那狠狠的一抽让原本敏感的内壁更加酥麻。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痉挛过去后,原本挂在红木椅背上的双腿支持不住,软软的滑了下来,半悬的雪臀也随之向下,坐在了宽大的椅面上。菊中宽大的玉器狠狠的撞了桌面上,深深的顶进娇嫩的肠壁里。我闷哼一声,却也无力挣扎。

    那椅面上满是粘稠的水,一坐下就顺着我垂下的雪白双腿流淌到地上,形成了两片湿湿的水渍。

    虽然常年练习武功,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神百倍的我一遇情事就像娇弱的娃娃一样,折腾一会就浑身酸软、没有力气了。

    迷糊中听到了密道开启的声音,一双手温柔的将我抱起,沿着长长的密道向里面走去,我知道,刚才的一切还只是个开始,后面有更加强硬、更加凌虐也……更加销魂的对待等着我。

    两个师父常年练武,轻功无能能及,虽然在密道中却未发出任何脚步声,但是很细听下来,稍稍紧促的呼吸泄露了一丝急迫的痕迹。我闭眼紧紧的依偎在师父怀里,呼吸之间都是淡淡的青草香,在这暗的地方竟奇异般的温暖而踏实。

    我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个被父皇宠在手心里的灵犀公主,那个单纯的灵犀公主,和现在这个浑身赤裸,被自己的两个师父一次次玩弄到高潮的灵犀公主,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而我,明明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利,又为什么这样屈服在他们的力量下,一次又一次的被凌虐、玩弄……也或者是狠狠的疼爱?思及此,我又忍不住扯唇笑了,人生在世,管得了那么多呢

    眼前忽然变得明亮起来,我知道,密室已经到了。

    ……………………………………………………我是场景转换的分割线…………………………………………

    被轻轻的放在了温泉中,我舒服的呻吟出来,睁开眼,温崖师父坐在温泉边的玉石上,正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见我睁开眼,忽而温柔的笑了起来。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了娇俏笔尖,温柔却强硬的扶着我的脸,说道,“小犀儿,真恨不得将你生吞进肚子里,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我忍不住微微撅嘴,嗔道,“师父你怎么这样啊……而且你们还总那样……真是……”

    “哈哈,什么这样那样的……这个小笨蛋……”

    师父来到身后,将头顶的簪子拔下,一头乌发像瀑布那样滑到了玉石上。

    温离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身边,板起师父的面孔冷冷的说道,

    “习武之人怎么这么禁不起,才半个时辰就成这样子,成何体统”

    “哎……”真是一点也不温柔啊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6(限,高H,微虐)

    “那么,阿离,这就先交给你,我去准备一下”

    温崖师傅转身离开,只留我和温离师傅在温泉池这边。淡淡的水气弥漫在池子上方,我和温离师傅很少聊天,如此氛围之下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也不再多想,只在池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撩水。

    可惜温离师傅强大而冰冷的气场让我有点吃不消,于是干咳一下,默默的转过身。温泉只到腰间,我将玉石上的长发撩到身后,转身懒洋洋的趴在上面。大昌女子一生不剪发,年纪越大头发越长。我虽尚未及笄,柔亮的黑发已经早已过臀。此刻黑发如同丝缎一般大片的散开,漂浮在水面上。

    “犀儿……”温离师父冷硬的声音让几乎睡着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师父……呀……”

    转过头,竟看到浑身赤裸的温离师父迎面走来,温泉刚及我腰,但是还未没过师父的大腿,所以那大紫黑的……器官随着他的走路上下晃动,让我惊叫出声。

    他直直的向我走来,渐渐的走进了漂浮的黑发间,我惊得只顾张口看着他,竟忘记了将黑发撩回,师父一步步的靠近我,黑发丝丝缕缕的和他的下半身缠绕在一起,我想转身但已经没有办法转过来了,稍微动弹就揪到头皮,这……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啊。

    “嘶……”尝试两次无果,我乖乖的、费力的转过头,以最纯洁最崇拜的目光仰望着温离师父,

    “师父,那个……您能动一下不?”

    “好啊,就依你!”真是难得的温柔。

    等着他离开的我下一秒就被狠狠的抓住细腰,然后如同娃娃一样,被提起来向前移动、半身趴在了玉石之上。黑发随着动作贴在后背上、雪臀上,只留发梢还在水中。

    “呜……谢谢师父……”我挣扎的想翻身,却被大手压住了。“不用谢……我还没开始动”温离师父我对不起您,我还以为您不善言辞,原来您竟然就是语言天才……话能这么理解吗呜呜呜

    “啊……师父……别!”还没等我腹诽完,就本能的尖叫起来,温离师父大手抬起我的双腿架在臂上,然后一只灼热巨大的的顶到了腿间。我趴在那,连身都转不了。

    “犀儿不喜欢师父对不对?”冰冷中竟带着一丝自嘲,师父不会真这么认为吧

    “不是不是……犀儿很喜欢师父”

    “更喜欢我还是他?”

    “都喜欢……一样喜欢……呜……”腿间的上下拍打,硬硬的蹭着花瓣,我俯身向下,双腿在后面高悬,真是难受的紧。

    “师父……”

    “叫我的名字……叫阿离”

    “徒儿不敢……呀!”

    那硕大的已经狠狠的顶在了花瓣上,那大和花瓣之间……还有我的头发,“不要了……师父……头发卡住了”

    “叫阿离”

    “啊……”前端被黑发包裹的大的卡在口,头皮被扯住了,我双手撑住玉石,费力的仰起头

    “阿……阿离……啊!”

    又进去了一些,大的已经将小撑到极限了,浓密的黑发包裹住以后,大的难以想象,我已经感到口被撑到绷直,无法收缩了。师父双臂架住玉腿,大手紧紧的抓住我的雪臀,狠狠的向里塞。

    下身好麻、好紧,头皮也被扯的生疼,我费力撑住胳膊,再次将头后仰……

    师父,这个吃不下去啊1(限,H,虐)

    突然,师父停住了。

    他的卡在小口,大手却抓住我趴在玉石上的裸露身体,从背后捞起然后用力的、紧紧的将我抱在怀中。

    跟师父比起来,我的个子实在是太小了,即便是被抱在怀中,我也仅仅到他的口而已。乌黑的长发紧贴这身后高大的身躯,小中紧紧着的将长发分到了两边。

    头皮得以解救,小虽然被绷很紧,但是好在没有进一步的抽。我的头疲惫的斜靠在温离师父肩膀上,轻轻的喘息。

    师父的手臂紧紧的抱着我,下巴也放在了头顶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良久,我恍惚间听见了一声叹息,然后那双大手松开我,轻轻的将我的脸扭向右边,低头吻了下来。

    这是一个从没有过的绵长的吻,那坚毅的唇也变得柔软起来,他舔着我的双唇、牙齿、舌尖,引逗我的小舌跟他追逐嬉戏,唇齿交融。有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这吻是纯洁而绝望的,就好像要留住什么要飞逝的东西,就好像哀悼什么不该离去的美好。我闭着眼睛任他带着我感受这温柔而强烈的吻,第一次在这个冰冷强悍的男人怀抱里,醉了。

    好像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感到温柔的双唇离开了我的唇舌,我轻轻的睁开眼,还没看清就被他将头转过去了。

    噗的一声被抽出来,小中流出了淋漓的蜜。我在温泉中几乎站不稳。师父从背后将我横抱起,放在了温热的玉石上。

    “那么,我们开始吧!”是温离师父,原来他回来了。

    身体酥软的不像是自己的,被温离师父轻轻抱起,放到了屋子中间的床榻上。还未回过神,脚腕一凉,双腿忽然又被铁链吊起──就在刚刚,我还以为师父会放过我,好吧,是我想多了。无奈扁扁嘴,我抬头对温离师父说,师父,今天可不可以温柔点?

    温离师父愣了一下,然后俯身看我,手指将一缕贴着脸上的黑发拨到了耳后,笑着说,

    “温柔的话,好像不是很多啊……”师父你真是很奇怪,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犀儿一点也理解不了~

    我无力的抬头看着屋顶,那上面还有旁边的铜镜已经缓缓地来到了身边。

    看着铜镜中的少女,雪白的肌肤上像凝脂一般皎洁无暇,黑色的长发在身侧缭绕直至膝边,红润稍肿的双唇无辜的微张,迷蒙的双眼方佛要沁出水来一样。浑身裸露还有亲热时被弄出的青紫瘀痕,双腿被吊起大张开,那腿间红嫩的花瓣也清晰的映在了铜镜中。

    虽然经常被这样对待,但她还是害羞的红了脸……

    我别过脸,试图将双腿合起,掩盖中暴露在空气中的娇嫩花瓣,却苦于铁链的力量太大,无力反抗。

    “小犀儿……还记得今天师父跟你要的东西吗?”

    “师父……”

    “要听话,不然师父会生气的”还是那么温柔的声音,却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温涯师父生气的话,真的是非常恐怖的。

    “我尽力……啊……不要啊师父……这个不可以!”

    师父竟然将他的玉箫拿在了手中,想到一会可能要发生的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阿离!”

    我见温离师父来了,连忙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

    “小骚货,你要是再这么看我,我可就……”

    呜呜呜,又这样!两个师父都是坏人!!

    我闭着眼睛想要任他们摆布,但是两人弯下身在花那里拉拉扯扯,让我忍不住看向铜镜。

    “呀!”

    温离师父将我肥厚的花唇掰开,然后双手抓住两个红嫩的小花瓣,向两边扯开。然后温崖师父拿着通体滑润的玉箫,向中间那个因为恐惧还在狠狠收缩、小的几乎看不到的小孔去!

    师父,这个吃不下去啊2(限,高H,虐)

    “嗯……”

    冰凉的物体贴在了最娇嫩的地方,我反般的呻吟出来。

    那箫管太大了,又没有滑润的头,本无法直接进入。温离师父将花瓣扯到不能在大,小孔还是无法容下半个萧头。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样的话,就可以不用箫了吧,师父刚刚……还用嘴吹过,怎么可以……

    正在这么想着身下忽然一紧,我定睛一看,温崖师父竟将手指入了小!

    他的手指冰凉细长,在细嫩的花径中开始抽起来。

    “啊……”我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但是眼前的黑暗反而让感觉更加尖锐。

    那手指在紧密的小中来回穿刺,蜜开始渗透出来,伴着体与手指摩擦,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小想要推挤刚刚进入的异物,忍不住紧紧的缩了起来

    “嗯……师父……”

    “小骚货!才一手指就咬着不放,是不是想被狠狠的干啊?”

    “啊……没有……嗯……不!~”

    师父又伸进去了一手指!

    两手指让小吸的更加紧,同时也让快感更加强烈了,我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连脚趾都蜷缩起来了。

    “太了,师父……”

    “才两手指就不成了吗?那这样呢?”

    “啊啊啊……”

    三手指狠狠的没而入,累积的快感和撕裂般的疼痛让我一下在高潮了!

    太大了,小本没办法含住,我身体像被一欲望的线狠狠牵住,小腹绷直死死的向上抬起!

    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小迸发出来,飞速的向四肢百骸冲去,嫩深处死咬着手指,狠狠的收缩。

    “不……啊……不要……”

    高潮中还在狠狠收缩的小忽然被狠狠的撑开,师父竟然讲三手指用力的撑开,让那大的玉箫从手指中间的缝隙进去!

    太大了,本就吞不下。会被撕裂的!

    那箫头已经进入了手指中间,娇小的口几乎到了极限,深处的嫩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不停的收缩,我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嗓子像被塞住了一样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大量粘稠的蜜汁顺着师父的手指流出来,

    “啊……”箫头被塞进去了。师父拔出手指,嫩立即将玉箫紧紧的吸住。

    好凉。

    师父握住玉箫,将它向内推去。

    “呜……不行的……不可以”剧烈的小与冰冷的玉箫紧紧的吸吮在一起,让我不由得深深颤栗。

    “夹住,不许掉下去!”

    箫身非常光滑,在蜜水的作用下更是如此。整个箫身有师父的手臂那么长,紧缩着小才能将它夹住。

    温离师父看了方向,将瓷杯放到了箫的另一头。“叮”的一声,那是蜜水滴落在上好的钧瓷上。

    我双手抓住床单,一想到被这样冰凉长的玉箫深深进嫩里,羞耻感携带着异样的快感席卷了全部感官,我小声的哼哼,试图疏解一下纠结在体内的欲望。它好似怒兽在体内叫嚣骚动,却苦无出口。

    “呜……”怎么办?谁来帮帮我……

    师父将箫入之后没有再动,只是大剌剌的坐在一遍品茶。我知道,他们在等我开口。

    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贝齿咬唇,手指也紧紧的抓住了床单,不能让自己出声,因为一旦出了声,就是祈求师父们狠狠的对待我,我怕那个祈求被抽被贯穿的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师父,这个吃不下去啊3(限,高H,虐)

    “叮……叮……叮……”

    空荡的石室中,蜜滴进瓷杯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再的提醒着我,自己是多么空虚、多么渴望着被师父的大狠狠的贯穿、填满,额头渐渐的渗出了汗珠,幼嫩的小也开始费力的吞咽着玉箫。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被空虚的怪兽生生吞没……

    “嗯……”

    一双大手在玉体上轻柔的游弋,还没来得及睁眼,双眼就被人用布蒙住。眼前的黑暗让感官无比强烈。

    那大手在身体的各处灵活的挑逗,硕大的双、娇俏的肚脐,敏感的耳后、红润的嘴唇、雪白的脖颈……好像鹅毛一般带着情欲的味道,只是轻抚而过,让我原本压抑的声音再也无法忍耐的迸发出来。

    “啊……师父……用力点……”

    那大手仍然在身体上轻抚,耳边有低沈的声音伴着令人心痒的气息传来,

    “犀儿的手不是正空着吗?今天自己满足自己怎么样?”

    不要!不要这样!

    “呜呜呜……不可以……师父……啊!”

    一只手指按住了花上的珍珠,就是这样~

    “嗯……师父……”

    那手指灵巧的点按、触,让下身涌起层层风浪,快要到了,我高抬起头,咬唇等待着那一刻,让我得以舒缓让猛兽得以释放的时刻。但是,那手却忽然停了!

    一只大手拉住我的手,将食指带到了腿间的突起上。

    “呜……”

    “自己能让自己快乐,不是很好吗,小犀儿,还等什么,跟着你的手感受快乐吧!”

    蛊惑的声音在耳边不断传来,体内东突西撞的猛兽让我口干舌燥,手指终于无法自制的按在了珍珠上,

    “啊……这里”

    珍珠好想放出了无数的线,将体内欲望的丝网层层牵动起来,点按间让下身酥麻绵软,尝到了甜头的我,大力的揉搓起来。忽然,一只手抓住了食指,在珍珠的左右两边轮番拨弄,又在珍珠和小口间的嫩上来回滑动,那么多不同的快感让我几乎疯狂,连大手离开了都没有注意。

    食指、中指、无名指……越来越多的手指加入了玩弄自己的过程,

    “快了……要到了……嗯……呀呀呀……”

    正当我以三手指玩弄自己,快要达到高潮时,小中的玉箫竟被狠狠向里一撞!

    “啊!”

    小和珍珠同时带来的高潮让我疯狂的叫起来,“叮叮叮叮……”大量的蜜顺着玉箫流了下来,眼前白光闪现,高潮的余韵让我几乎脱力昏倒。

    “啪!”高高吊起的雪臀忽然被狠狠的打了,

    “小嘴把玉箫咬住!掉下来你知道会有什么惩罚的!”

    因为高潮紧紧收缩的小喷出大量的蜜,虽然小还在紧紧的收缩,玉箫还是咬不住了!

    害怕师父的惩罚,我左手紧紧的握住了玉箫,右手被一只大手引导着再一次抠弄起珍珠。

    “啊!”左手被引导着握住玉箫缓慢的抽,右手还在按压着珍珠,玉箫带给嫩冰凉又销魂的摩擦,每当箫身凸起摩擦到内壁时,都会产生颤栗般的快感。

    “尝到滋味了?嗯?”

    低沈的声音在耳边轻笑着,

    “告诉师父,谁在玩弄着小犀儿?”

    “喔……是……犀儿……犀儿玩弄自己……”

    “犀儿怎么玩弄自己?”

    “犀儿用师父的玉箫自己的小,还自己按珍珠……呜……”

    头被拽到左侧,一个带着腥味的大狠狠的入了小嘴里!

    师父……就是这样……狠狠的进去,狠狠的对待犀儿!

    跟着的节奏,我左手握住玉箫对小狠狠的抽,右手三手指用力的按压着珍珠,而小嘴使劲的舔吮着大的几乎含不住的。

    师父,有别人在?(高H,限)

    眼前的黑暗让其他感觉更加敏锐,我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重的情欲味道,我听到了自己吮吸的滋滋声,我听到了玉箫在小中抽的噗噗声,我听到了蜜不断滴落在瓷杯上的叮叮声,我听到了自己在激情中想要叫喊却被堵在喉头的呜呜声,我也听到了,身边的男人奋力抽中重的喘息声……我像一个真正的荡的人那样,手持着冰凉的玉箫玩弄自己,用小嘴卖力的吞咽舔弄着师父的,我迷失在这个充满情欲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了。

    体内的猛兽在不断摩擦碰撞中渐渐盘旋、凝聚,我发疯一般的抽、扣弄、吮吸,把这一切想象成师父对我的样子。

    要到了……珍珠引发的酥麻已经遍布四肢百骸,小也紧紧的抽搐着,我屏住呼吸,用力的抚慰自己,口中的趁着这时狠狠的顶住了喉头,让我脑中嗡的一声轰鸣起来。

    “呜……呜呜呜”到了。下体喷出一拨一拨的体,顺着玉箫几乎是像水流那样流进了瓷杯里。

    被堵住嘴边无法喊叫的我,几乎要窒息般的高潮了。身体像要死掉那样狠狠的抽动,脚趾头狠狠的蜷缩起来,吊着双腿的铁链也摇晃起,连喉头也狠狠的挤压着。突然变得又大又硬,狠狠的抖动,身边的男人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将拔了出来,一波又一波腥甜的体朝小嘴和脸蛋喷出来。

    大手捏住了脸颊,以指肚摩挲着嘴唇,将体不断的送往口中。

    “小妖,快吃掉,把我给你的通通给吃掉!”

    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再动,我喘息着将腥甜的体吞进肚子里,还有未来得及吞咽的沿着嘴角滑过。好像有什么不对,我这么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柔软的丝绸里。想到刚才所做的一切,我脑子轰的一声叫嚣起来──刚才的声音不是师父的。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手微微的颤抖,耳朵也因为过度恐惧而尖鸣。我没有睁开眼,脑子却飞快的转动,如果他能轻易的进来又不发出声,那应该是师父默许的,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别的男人玩弄,那是为了什么?而我又该如何自处?

    身体一阵发冷……这真的是从没想过的事。绝望而强烈的背弃感笼罩在心底,手紧紧的攥着,将手心戳得生疼……

    怎么办?要质问吗?要装作不知道吗?要默许吗?

    “醒了?”是温崖师父的声音。

    我紧咬下唇,缓缓的睁开眼睛,弗一看到师父温柔的脸,两行眼泪顺势而落……

    “做噩梦了?”

    “没有……”我吸了吸鼻子,说道“师父,刚才,刚才有别人是不是有别人在?”

    话才刚落,师父立刻起脸“怎么?做梦都梦到被别的男人玩弄?”

    “明明听见了别人的声音……”我以手支床坐起来,立即感到一股钻心的疼。

    “嘶……”

    “怎么把手抓破了,你这孩子!”温崖师父无奈的叹气,二话不说转身出去。不一会便拿来了一只药箱。

    他沉默不语的抓起我的手,将血迹擦掉,又小心的取出冰凉清香的药膏敷上。我静坐在那里,眼光却一直落在他的身上,行走间无法掩饰的慌张,眉宇间心疼的痕迹,俯身敷药的时候那么专注的看着,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心就那么渐渐的平息下来了。

    “师父,你们不会离开犀儿吧?”

    师父没有抬头,轻轻吹了吹手心的几道掐痕,说道“不会”

    “那师父,你们不会讨厌犀儿吧?”

    “不会”

    “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犀儿被别人欺负?”

    他静了一下,抬起头来是清风明月般的微笑,

    “不会”

    “那就好”我静静的看着师父的脸,认真的说道,“我总是相信你的,还有……”

    “什么?”

    我笑着伸出手心,“不用敷药的,明天犀儿自己就好了”

    “对,师父真傻,连这个都给忘了”

    说罢,刮了刮我的鼻子,拿着药箱出去了。

    我坐在石室温暖的床榻上,一眼瞥见洁白的丝绸床塌上,几缕鲜红的痕迹,那是刚才按在上面留下的。我将被子扯开,把血迹遮住了。

    师父,让他们走开(NP,高H,虐)

    深更时分,寝内的巨烛已经熄灭,只剩下壁灯发出幽淡的光。双手分别被床帘吊在两边,我跪坐在床榻间,轻轻的喘息。

    全身不着一缕,但是细汗已经从细腻的皮肤上渗透出来,印着灯光闪耀出欲望的光芒。

    像从心中被点燃了一样,全身发热,酥麻的欲望从小腹蔓延至全身,小口不住的收缩,流淌出粘稠的蜜。

    好像要,想被狠狠的贯穿,想他们咬着头狠狠的吸吮,我紧咬双唇,低声轻吟。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因为空虚而死掉……

    “再问一遍,小犀儿,想要吗?”

    我抬头,双目微微含泪,以致视线都模糊了。水光中温涯师父好整以暇的坐在床边,那表情不甚清楚,像是轻笑着向我望来。

    我死死的咬唇,生怕一张口就呻吟出来,又怕说出那些荡的话祈求他的对待。

    “不愧是我大昌的公主,不错……”他将手中的扇子轻轻一合,笑道,那师父就再增加点考验公主的砝码

    我别过脸去,闭眼轻轻的喘息。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这样下去了……”

    “呜……”

    一个光滑的物体在皮肤上划过,我战栗的张开双眼。

    蒙面的男人!一、二、三、四……四个蒙面的男人,此刻正在贪婪的舔吻着我的身体。

    “不要!师父救我……”

    他们赤裸的身体都是古铜色的,浑身散发着陌生男子的危险气息。一双双糙的大手抚着我白皙幼滑的身体,坚硬的古铜与稚嫩的白皙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我从心里深深的战栗起来。

    大手是坚硬的、还带着练武产生的硬茧,麻厉的抚在敏感到极致的身上,竟生出了一种疼痛的快慰。

    身体被力气大得多的人牢牢的控制住,他们呻吟着舔吻我的体汗,以气息在耳后最敏感的地方游弋。

    跪坐的双腿被两人拉开,我摇晃着胳膊妄图挣脱钳制,却无法撼动分毫。一个人拉开双腿,低头向双腿之间吻去。

    “啊……”

    双同时被两个男人狠狠的吮吸,体被口水浸湿,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不要……不要……

    “啊!”耳后的人一手抚着小巧的耳垂,一手伸向菊,只在边轻轻揉动,引发阵阵酥麻……呀……他咬住了敏感的锁骨……

    “不行的……师父……”

    我抬眼看向师父,希望他能够救我

    “嗤……”师父用扇子轻轻的敲打着掌心,笑道,“犀儿,承认自己是浪荡的女人有那么难吗?只要你回答师父一句,师父就亲自满足你”

    “我……不是……”

    “啊啊……”

    腿间的男人以嘴对着小,狠狠的吮吸起来

    小中的汁水都被他吸进口中,连都像被吸出来了一样。酥麻的快感紧紧的揪住了,让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听到了我叫声,身下的男人更加卖力的吮吸,双手将珍珠上的嫩皮扒开,以中指对着珍珠大力的揉搓。

    “不要……呜……要到了……嗯……”

    竟然被四个不认识的男人玩弄到了高潮……在师父的面前被玩弄高潮了,我死命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浪荡的吟哦声。口中一阵咸,嘴唇被咬破了,温热的血顺着下唇流了下去。

师父,这些学不会啦1(限,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