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师父,这是噩梦(NP,高H)

师傅不要啊 师父,这是噩梦(NP,高H)


    “不要……呜……要到了……嗯……”

    竟然被四个不认识的男人玩弄到了高潮……在师父的面前被玩弄高潮了,我死命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浪荡的吟哦声。口中一阵咸,嘴唇被咬破了,温热的血顺着下唇流了下去。

    “犀儿!还是这么不听话!”

    师父来到身边,将紧咬的下唇解救出来,继而便将食指伸向了口中。那食指像拨弄玩具一样拨弄着软嫩的小舌,口中立刻分泌出了体,顺着张开的小嘴流了下来。

    “呜……”无法发声,我以目光哀求师父放手。

    他却微笑着将头低下,望着我说道

    “小犀儿不是喜欢小嘴被吗?尝尝师父的手指怎么样”

    说罢竟加入一指,以两手指抵住小舌狠狠的抽起来。

    “吸,用力吸!”

    “啪!”一声清脆的掌声,不知道谁狠狠的打了圆润的雪臀。

    “呜……”我反般的用力的吸起手指。

    像是得到鼓励一样,其他四个男人一齐加大了力道,狠狠的吻吸起来,大手都全身游弋,狠狠揉弄着娇小的身躯。

    小被吸干了一样。连一丝一毫蜜都没有了,燥热干麻的疼。我想叫可是嘴被师父的手指抽着,还不断的有口水顺着手指飞溅出来。

    双腿被架在身下的高大男子背上,双腿本就没法合拢。他不停的叹息着,像是品尝到了极致的美味一般。

    然后,像是欲求不满一样,将以双手扒开花瓣,将大又柔软的舌头深深的入了小。

    脑子轰的一下变成了空白,到了……竟然又一次……被陌生男人的舌头到高潮了。我身体经受不住的狠狠收缩起来,双腿绷得直直的,连雪白的脚趾头都蜷缩起来。

    即便是到了高潮,身边的男人仍然没有停口,他们像是深渊一样,无穷无尽的向我索要着欲望。

    泪水像决堤的河那样留了下来。

    “师父……犀儿好怕……不要别人……不要……啊!”

    尖叫着坐起来,原来只是个梦。

    全身湿透,枕头竟也被泪水打湿了。身体还沈浸在梦中高潮的余韵中,我手抚口,剧烈的喘息着。

    竟然做了这样一个梦。焦渴难耐、被陌生男人侵犯,在师父的眼前被玩到高潮。太可怕了……原来,还是忘不了那天陌生的声音。

    师父已经离开两天了。御宗有事急需处理,起先只是温离师父离开,后来收到飞鸽传书,温涯师父也不得不走了。算起来从十三岁起,他们从未一起离开过我。

    这两天师父们离开后,我才的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他们刚走的第一天就开始不舒服。像梦里的感觉一样,饥渴、焦躁、敏感……到今天身体已然敏感到,即使丫鬟碰一下都会战栗起来。

    心烦意乱的赶走了下人,白天勉强通过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可是晚间竟严重到全身出汗、酥麻,下面蜜淋漓,勉强睡着了都会做各种春梦。

    习惯真的好可怕,难道人长大了以后都这样吗,怎么别人看起来都好好的啊!

    气息终于平缓下来,身上已经汗透了,小衣紧紧的贴在身上,裤子中间都是粘腻的体。

    感受到体内再次苏醒的欲望,我认命叹口气,拿起衣服去泡温泉浴。

    …………………………………………………………………………………………………

    于是会有亲尖叫着问弥弥,

    为神马?为神马好不容易多了几个男人竟然是春梦……

    那个……其实还好啦

    做春梦是正常现象哈哈~

    另外新的备选男主会在下节或者下下节横空出世

    人物提示:他在前文线过

    既然你想要

    房门一打开,立刻感到了凉爽的夜风。下人都被赶走了,难得的空旷。五月的天气,晚上不是很热,断断续续的虫鸣从花草中传来,让身体舒适了一些。虽然整个院子的下人都不在,但是我知道,还有一些大内高手是暗桩,每夜都会在殿暗处边守卫。于是仍旧端着公主的架子,亦步亦趋的走向了温泉。假装身上的粘腻都不存在。

    甫一进门就感到蓬勃的湿润气息,屋中温泉常年散发的雾气缭绕在房间里,夜明珠散发着温和的光。见到温泉就什么都顾不得了,我连忙脱下衣服,走了进去。

    “唔……”好舒服。温暖的泉水轻抚着脚踝,小腿,然后是雪臀,我找到玉石,倚坐在石边,让全身都浸泡在泉水中。

    舒服的想要叹息,流动的温暖泉水柔和的安抚着肌肤,身上感受到了酥麻的快意……酥麻……等一下

    一开始还不是很明显,但是随着体温的增加,酥麻感越来越强,随着水波荡漾溢满全身。这酥麻不是被满足的快感,而是像被无数鹅毛轻轻的、不断的拨动着肌肤,将所有的感觉引到肌肤,而内里却越来越空虚,想要发疯的空虚。

    “是要怎么样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我,洛灵犀,大昌唯一的公主,因为欲求不满,哭了。

    哭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

    不能任由自己这么泡下去了,以手背抹了抹眼泪,起身走出了温泉。出了温泉以后空气骤然变冷,身体一下子没有那么敏感了,感受到这点,我没有擦拭身体,光着身子想让这种清凉的感觉延续下去。

    温泉这间房子也算大,但除了中间的池子之外,也再无可看的地方。信步走到了铜镜前,我看着镜中的人。

    她原本白皙剔透的肌肤被泉水泡过,散发出粉嫩的色泽,长长的黑发及膝,由于还很湿丝丝缕缕的黏贴在身上。她的双眼因为刚刚哭过还有些微红,嫣红的小嘴无奈的撅着,散发着一些孩子气。慢慢的,她的眼神散漫起来,她想到,曾经有很多次,两个师父在这个房间里前后贯穿了她,将幼小的她夹在中间,狠狠的抽,还强迫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镜子,直到高潮让她在极乐中失去知觉……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我慢慢的、慢慢的走近镜子,轻抚镜中的自己,好凉,好舒服……我以全身紧紧的贴在镜子上,感受着冰冷的物体带给自己的快慰。小开始抽搐,腿间的体蜿蜒而下,我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想象将蛰伏的欲兽唤醒,而在得到安慰之前,它不打算消失。

    既然你想要,那就给你罢。

    那就给你罢(高H,限)

    我身体离开铜镜,自嘲的向镜中的自己笑了笑。然后来到镜后的墙壁边。墙上挂着一幅很普通的画,回忆师父当时的样子,我轻轻的摁下画中一点,

    “咔”

    清脆的开关声回荡在温室里,让我身体忽的颤栗起来。每一寸肌肤都像得到鼓舞一般,酥酥麻麻的开始荡漾、叫嚣。

    “呼”的一声,眼前的墙壁上升,一个柜子露了出来。那柜子的上面是一个一个的暗格,而我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

    深呼吸,一个个的拉出暗格,绸布、春药、铁链、玉……是的,玉是我要找的东西。巨大的暗格里面,大小不一的玉排列在一起,但是最细的也有婴儿的手臂细。咬牙将最小的玉拿出,来到暖玉石边。

    侧身躺下,身体甫一接触石头,便颤栗起来。

    赤裸的玉体横陈于散发清白光芒的暖玉石上,乌黑的发沿着石边散落一地,抬手将软塌上的丝绸扯来,轻轻的覆盖在身上。

    即便是……自己这样做,还是不愿自己看见。

    玉白的双腿颤抖着敞开,闭眼将双手伸向自己的身体。指间因长期暴露在空气中,有些微微的凉,从柔软的丝绸下方划过,抚着前的两颗花蕾。原本就因为欲望而挺立的两抹嫣红,一触碰就敏感的胀大、坚硬,

    “嗯……”一声娇吟从口中逸出,此时的我像是变成了两个人,一个代替师父揉弄着自己,一个躺在这玉石之上颤抖着等待接下来的事。

    灵巧的双手握住房,开始揉捏起来。细腻的被青葱白指挤成了靡的形状,嫣红的头被么指和食指点按揉捏。

    “嗯……师父……犀儿好难过”

    双手已经控制不住力道的大力揉搓,尖上似有两条丝线,将欲望向小腹去。

    一只手还在抚慰房,另一只手随着这丝线划过身体,向双腿之间移去。

    划过平坦的、微微抖动的小腹,划过茂密的丛林,来到丰厚的蚌上方。蚌中间两片粉嫩的花瓣早已被蜜打湿,指尖从泥泞的花瓣中间挤入,自下向上来到了珍珠上方。轻轻抵开一层软,如黄豆大小的珍珠早已湿润的挺立,急不可待的颤抖着迎接手指的凌虐。

    回忆着师父当时的动作,咬牙以指尖轻压珍珠

    “啊……师父……”

    肌肤已经敏感的发烫,硬实的珍珠在指尖按压下,散发出酥麻的感觉,那酥麻向四肢百骸迸出去,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

    “呃……嗯……师父……”

    手指青涩的触让珍珠又疼又舒服,越聚越多的酥麻感让呼吸变得急促,小腹和雪臀已经随着指尖悬空而起,双腿大敞勉力支撑着下半身

    “哦……不行……要到了……师父……啊!”

    高潮了……小中汁水喷而出,脑中一片空白,呼吸几乎停止了,酥麻的快感轰的遍布全身,夹杂着喜悦和羞耻的泪水慢慢渗出眼眶。

    小腹狠狠的向上拱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贼,你放手(H)

    叫嚣的猛兽缓慢的平息下来,欲望暂时被压制下去,可是心底却浮起阵阵空虚。小好痒……想要被狠狠的填满,想要的摩擦,想要师父狠狠的进入那里,抵开狭窄的花心直到深处……好想要。

    就算是师父们离开之前,也很久没有那么做过了,他们只是用不同的方法让我高潮、哭叫、喜悦到晕倒,却很久没有像之前那样狠狠的贯穿我了……

    可是自己要把冰凉的玉石到那里吗?

    温热的玉石和柔软的丝绸包裹着的身体,渐渐的又聚起了新的渴望。欲望的猛兽没有餍足,它需要更加深刻的、更加壮的对待。

    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抬手拿起玉石在水中浸泡,颤抖之下险些将它掉进水中。

    闭上眼,将手中的玉石从丝绸下方抵到口,冰凉湿滑的触感与炽热的肌肤触碰,早已湿透的小开始不由自主的蠕动起来。

    好,太大了,抽搐的小连一指都容纳不了,更不要提手臂那样的东西。

    手指再一次来到珍珠上,沿着珍珠与蜜之间的嫩上下滑动,好舒服,欲望又一次凝聚在指尖,小腹酥麻得像是要化掉,双腿不由自主的敞开。就是这样

    一只手将两片花瓣撑到两边,另一只手将玉石对准小,旋转着按下去。

    口敏感的不停收缩,推挤着玉石让它不得而入,额头渗出了汗珠,手已经累的发抖……没有力气了,玉石无力的掉落到了一边。

    一只温热的大手毫无征兆的盖到了眼睛上,让我几乎尖叫起来。

    “谁?”

    回答我的是一个高大沉重的身躯,他隔着柔滑的丝绸,将我紧紧的压在了下面。

    我稳下心神,大喊到

    “快说你是谁,不然我喊人了”

    “嗤……”漫不经心但是带着磁的低沈声音在耳边响起,激起了一阵**皮疙瘩。

    “公主这个样子,真的想叫人看见吗?”

    ……

    “我是采花贼,今天专来采花的”

    ……

    “公主是想被采,还是想被大内侍卫看到现在这个欲求不满的样子?”

    “你!”

    我悲愤交加,右手从身下猛的击出,听音辨位向他太阳砍去。

    “咦?还挺泼辣”

    下一瞬右手腕就被一直大手抓住,一动也不能动。我趁机伸出左手猛击,谁知那只大手又像磁石一样,将左手也狠狠固定住。招式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的家家酒一样没有任何威胁。

    两只手都被死死的攥住,我心中苦闷,想起之间话本中的贞洁烈女都是在这个时候自尽,立即打算咬舌。

    “哎~”

    下巴一下子被掐住松开,几乎电光火石间双手被松开,但是前被点双击,我一动也不能动了。

    真真要气死我吗?

    “贼!有胆你放开我,我们比上30回合”

    “哈哈哈……”低沈愉快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他他他竟然像玩猪鼻子一样按住我小巧的鼻头,开心的在耳边说道,

    “不行啊,人家是来采花的,不想跟你打架,女侠”

    贼,你欺负人

    “哈哈哈……”低沈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他他他竟然像玩猪鼻子一样按住我小巧的鼻头,开心的在耳边说道,

    “不行啊,人家是来采花的,不想跟你打架,女侠”

    “你……你欺负人”

    师父们都离开了,堂堂大昌公主我就开始每天过这种痛苦的欲求不满的生活,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自己解决痛苦,竟然被一个采花贼当场看到,打也打不过,喊人也喊不了,现在还被他点压倒,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干脆去死算了。

    想到这里,什么公主形象都顾不上了,我吸吸鼻子,开始哭起来。先是小声的啜泣,然后就是哇哇的大哭。

    “哎,你这女人真是……你哭什么呀”

    身上的人坐起来,手忙脚乱的用丝绸裹起我抱在怀里,然后抱着我让我坐在他腿上,头也被按到了膛上,然后慌乱的拍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呜呜呜……你杀了我好了……反正我这么难过,也不想活啦”

    “哎呀你这个女人……”

    干燥的大手胡乱的眼泪鼻涕一把抹,然后厌恶的蹭到了包裹我的丝绸上。

    “你……你这个混蛋,竟敢侮辱本公主”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不行……呜呜呜……都被你看光了……”

    “你不是一直盖着吗,我什么都没看见”

    “骗人”听到这里,我恨不得蹦起来打他,“你要是刚进来,我怎么可能没听到!”

    “呃……”大手又一次点住了我的鼻子

    “你这个女人还满聪明……”

    看吧,都被看光了。“呜呜呜……果然是这样……”

    “哎……你……想我采花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真是要命……”

    “不要脸,采花贼,我一定要诛你九族啊呜呜呜……”

    “别哭了,你要在哭就被人听见了”

    “不管了呜呜呜……反正脸都丢尽了”

    “再哭我现在就强奸你!”大恶人又开始威胁我

    “啊?呜呜呜你是个坏蛋!贼!你去死吧去死吧”

    “别哭了姑,我放开你还不行吗?”

    被放开的话,“真的?”

    “说话算数,只要你不喊人就成”

    想到现在的情势,我点了点头。

    一只大手将眼边的泪水擦了擦,愣了一下,然后有干燥柔软的布把鼻涕也擦干净了。

    “唔……好恶心……”下一秒是布撕裂的声音。

    想来这位采花贼用衣服给我擦了鼻涕,又嫌鼻涕恶心,把那衣服给撕了……

    忽然感觉自己好无语……

    道被解开,身体被轻轻放下来,我胡乱撕开自己眼上的布,裹紧丝绸就向门口奔去。

    “来……唔唔”

    大手捂住嘴巴,然后一下被放倒在冰凉的地上。

    “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栖身上来的男人个子高大,压得我一动也动不了,他脸上覆着黑布,只露出了一双似笑似嗔的桃花眼,明明是怒目而视却像是勾引别人,水汪汪的摄人心神。

    ^^^^^^^^^^^^^^^^^^^鞠躬感谢各位的投票^^^^^^^^^^^^^^^^^^^^

    亲爱的们,感谢给弥弥投票~

    今天再更一节~

    贼,看我揭空你的真面目

    弥弥之音(NP,高H,18禁)

    …………………………收藏量已经突破1200了,弥弥继续日更……………………

    “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

    栖身上来的男人个子高大,压得我一动也动不了,他脸上覆着黑布,只露出了一双似笑似嗔的桃花眼,明明是怒目而视却像是勾引别人,水汪汪的摄人心神。

    “哼,果然是个采花贼的样子,猥琐!”我腹诽,然后翻了个白眼,将头偏向一边。

    看到我不再大叫,大手将我的脸扳过来,

    “真是个小人!”

    “且……”要你管,将头偏向另一边。

    “哎,你中毒了知不知道!”

    “中……毒?”

    “对啊!”

    “你这个贼给我下毒?”我一听马上火大,作势又要伸手去打。

    一只大手赶忙将双手握住,那残缺的袖子在眼前晃来晃去。

    所以,果然是撕下来了……

    “少来啊,你这个毒都好几年了,那时候我认得你是谁啊”

    “胡说,我一向好好的!”

    “好好的,那你刚才在温泉里坐着哭什么”

    “我……”是中了毒才会这样的吗?

    “真是猪一样……我帮你看看,你不许叫了啊”

    蒙面的男人扶起我,横抱着放到了软塌上,然后坐在塌边,扯过左手腕以两指探脉,本来悠闲的双目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眉头也拧在了一起。

    “是……很严重吗?”

    他没有接话,只是将左手放下,将右手抬起诊脉。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啊!”他吃惊的忘了我一眼,放下右手,手扶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底是怎样啊……”心下一沈,难不成是很严重的?

    “其实是你中了武林上最霸道的春药活色生香,啊,也不是,你中的是酥风软雨”

    “到底是哪个啊?”事关人命啊贼大哥,你严肃点行不行……我欲哭无泪的扶额。

    “其实我当时还没想好名字……”想好……

    “什么?是是是你发明的?”我立即像刺猬一样炸毛了。

    “昂,这个药其实是为了增加采花的乐趣啊,但是如果吃的时间长了就会比较不一样……其实,你觉得哪个名字好一些?”眼前的人还在认真的思考。

    绷起脸怒视正在苦苦纠结的人,

    “你给我去死……”怒火嗡的窜上脑袋,我一下跳到贼身上就开始不管不顾的挠起来。

    “唉……你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贼一边作势要把我拉下来,一边狼狈的东晃西晃,不让我挠到他的脸。怒火滔天啊,为什么即便是这种情况下,我都碰不到他一下!

    心下一动,我双手忽然放开他的身子,左手啪的一下扯掉蒙面的黑布,然后飞身跳到床上。

    敢小看我,好歹我的师父都是高手啊!

    手扬面巾一笑,“以为本公主就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吗?”

    下一秒当他转过身,我目瞪口呆的坐在了床上。

    …………………………啧啧啧,灵犀为神马目瞪口呆呢…………………………………

    求投票求包养……

    请看弥弥深情的目光

    贼,我中春药了?

    下一秒他转过身,我目瞪口呆的坐在了床上。

师父,这是噩梦(NP,高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