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三哥,有什麽冲着我来(虐H前)

师傅不要啊 三哥,有什麽冲着我来(虐H前)


    “犀儿说笑了,三哥想进的地方,怕是还没有进不去的。”三哥慢慢的走进我,逼得我步步後退。“犀儿怕什麽,三哥又不是蛇蠍。”

    已经靠在了床栏上,我抬头看着他,“三哥,你到底想要什麽。”

    面前的男人猛然将我压倒在床上,突如其来的压迫让我一阵颤栗,他以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犀儿真的看不出来麽?”

    我鄂然的看着他充满爱欲的目光,不可置信的闭上双眼,“不可能的,我们……我们是兄妹。”

    “兄妹,”他嗤的笑了一声,将我的头扭了过来,强迫我睁开眼睛,“我们本不是一母所生,算什麽兄妹。再说,亲如父亲的两个师父都可以,难道哥哥就不可以了吗?”

    “你!”我的心轰的一下沈入了无底深渊。我和师父的事,三哥竟然知道了。羞愧和愤怒将我的口堵塞满满的,我看着面前的人,像是从没有真正认识他一样的看着。这个人,就连此时此刻笑得还是那麽高贵典雅,可是这面目却变得无比陌生。儿时的那个温柔善良的哥哥为什麽变成了现在这样?

    “怎麽,被我说中了。”他一手死死的压住了我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向两侧勾弄着我的衣领,说道,“犀儿,不要试图离开我。”

    “相信我,结果你承受不起的。”他的脸上的表情,是我从没有见过的,那是夹杂着不干与欲望的脸。我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多美的眼,但是此时却盛满了地狱般的怒火。这样的他让我既害怕又难过。

    他抓着我的两只胳膊,说道,“我想要回我的母後,可是她死了;我想要回我的父皇,可是他不信任我;我想要普普通通的生活,可是老天偏偏让我颠沛流离;现在我想要的──是你洛灵犀,你不要想着离开我,永远也不能离开我!”

    “三哥,没理由的,如果只是想要我,何必杀那麽多人?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麽?”

    他放缓了语气,像往常那样抚着我的头说,“我杀人自有我的理由,你不必多说。你只要记得我是为你好就可以了。”

    我躲过了他的手,说道,“我不用你为了一己私欲杀人,你是恶魔,你本就是不是我的三哥!”

    “一己私欲?”他嗤笑着,“那你呢,你不也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满足你拯救他人的愿望,让别人去冒险吗?”

    “碧儿,”我陡然间反应过来,“你把碧儿怎麽了?”

    “怎麽,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件事跟碧儿没有关系,你放了她。”

    “好啊,那你来代替她好了。”他笑着看我,眼中带着一丝了然的轻蔑。

    “随你!”我看着他,“有什麽都冲着我来好了,她们所有人都是无辜的。”

    “犀儿,你可别後悔。”

    “只要你保证我杀死我里的人。”

    “好,”他看着我的眼睛,仿佛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随之笑了,“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成全你。”

    我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只要府中的人不死,我就可以想办法跟青岩离开。

    我想到过无数的可能,却从没预料的是这一个。我跟随着三哥,一路来到了书房。三哥走到一张山水画旁停下,他看了我一眼,说道,“犀儿,如果现在後悔,还来得及。”

    我的心狂乱的跳动,轻轻别过了头。

    “哢嚓”一声,那是三哥按到机关的声音。他知道,他竟然全部知道。书柜已经缓缓的移动开,露出了那条通向地下的路。

    我迈进了暗道,三哥走在後面。

    这里我曾经走过无数次,有时是被师父们抱着,有时是走在他们身边。从来没有一次,会像今天这麽恐惧。因为我知道,师父会用无数种叫人心跳害羞的方式对我,却不会真正的伤害我。而我身後的男人,已经是一个恶魔,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做出什麽。

    有风从通道深处不停的吹来,夹杂着狂乱的女子狂乱叫声。我张开嘴要询问,却被他捂住了。

    “嘘,现在说话,不怕你那丫头听到吗?”

    我颤抖的向前走着,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啊……啊……求你……饶了我……”颤抖的女声带着绝望的音调,声音已然沙哑,但是我听出来了,那是伺候我将近五年的丫鬟,碧儿。

    “怎麽不走了,怕了吗?”三哥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後,吓得我险些叫出来。他拉着已经僵掉的我,一步一步的来到了洞口边。

    看到里面的景象,我浑身瘫软几乎伏倒在了墙边。

    三哥,无情的对待(虐H,限)

    “怎麽,害怕了?”三哥将我推在冰凉的墙上,灼热的气息紧紧的贴着我的头顶。

    “你,为什麽……”为什麽要用我最害怕的东西……

    “对,你猜的没错,我记得你最怕什麽。”

    我闭上眼睛,全身不住的颤抖,如果不是被他按住,本就站不住了。是蛇,无数条斑斓的毒蛇将碧儿围绕在那床榻的中间,她的四肢被绳索缠绕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大蛇体在她光洁的躯体上逡巡滑动,粘腻的触感让我几欲作呕。而正对着我们的这一处,是她大大敞开的下身,那小和菊的外面,都有手臂般大的躯体扭动。它们已经有半截身体……钻进去了。一条细小的蛇,正在她最敏感的珍珠那里,不停的扭动摩擦。

    会死掉的,这样会死掉的。

    我嘴唇颤抖着想要求三哥,却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你可以代替她的。”无情的声音从耳後传来。

    我愣住了,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能这样才可以拯救她吗,要被那麽大的蛇体狠狠的入吗?要让那样粘滑的、那样大的蛇体、吐着红色的信子,死命的钻进窄狭的里去麽?

    “不可以,不可以的。我会死掉的。”我呆呆的看着碧儿,她是因为我受到这样的伤害。她哭叫着求饶,声音尖利而沙哑,带着痛苦又夹杂着一丝几不可闻的欢愉。她的小口本无法合拢,被撑到了极限。有粘腻的体不住的流出来,那里面还夹杂着女初次的血。

    蛇是我最害怕的动物,而他竟然让我接受这恐怖的惩罚吗?

    “嗤,”三哥提起我的身体,就好像提着一只玩偶。他将我的脸正对着他的,启唇说道,“你还有选择的。怎麽样?只要求我狠狠的玩弄你,就可以。”

    要恳求着被玩弄吗?那也好过被我最害怕的动物钻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颤抖着闭上了双眼,“求……你。”

    “求我做什麽。”大手轻轻的松开,我斜倚在了墙上。他抬起我的下巴,说道,“说清楚,让我做什麽。”

    “玩弄我。求你狠狠的玩弄我。”不远处那痛苦中夹杂着欢愉的哀叫声不断传来,我别过头,不敢再去想碧儿的情景。

    “乖妹妹,那就如你所愿罢。”

    衣领被厉的双手大力的扯开,内里的肚兜也推到脖子下面,然後是亵裤被从中间大力的扯开,将羞涩的口露在了外面,全最私密的地方就这样被迫向面前的人敞开了。娇嫩的身体弗一接触密道湿冷的石头地面,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咬唇不让自己出声,我死死的按着身体两侧的地板,拼尽全力让自己不去想他是谁,但是我办不到。他是我的亲哥哥,我要被自己的亲身哥哥无情的玩弄了,我是个乱的女人,我害怕被大的蛇入,选择了被自己亲生的哥哥玩弄。我刚刚在求他,玩弄我。

    他抱起我的身体,将我放置在目光正对着碧儿的地方,强迫我看着那糜乱又恐怖的情景。他的舌头舔弄着我的耳廓,一只手在两腿中间的地方游弋。

    “你知道那是什麽吗,”他在耳边吐出气息,“那是北疆山岩里最能钻洞的毒蛇,那蛇看到了小洞,都要忍不住钻进去。”

    带着厚茧的指腹同时扒开了两片带着露水的花瓣,在中间敏感的部位上下移动。

    “它刚刚就在她这里爬。”我不由的抖了一下。“它看到了这里……”大的手指按住了小口,一下比一下重的按动。

    “你猜它怎麽样?它吐着信子昂起头,一下子就撞进去了。”手指嗤的一声进了小,让我全身一震,瞬间僵住了。

    “不要,不要说了……求你。”

    “怎麽,犀儿怕了麽?”

    “不要……”

    “犀儿没有看到,她那里被蛇头一下一下的狠狠的钻,终於是钻破了。她的血顺着蛇身子流出来了。”

    “不要说了。”

    大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抽着小,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这身子已经被调教的如此敏感,我心中羞愧着自己,竟然在亲哥哥面前,这麽快的湿了。小狠狠的吮吸着他的手指,在他的抽下欢快的叫着。

    “犀儿也觉得刺激是不是,犀儿都这麽湿了。”他抬起我的两条腿,放在了肩膀上,眼睛正对着我最私密的地方,一眨不眨的看着。

    “啊,我知道了,这个是不够的。”随着又有一只手指进去,将细嫩的小撑的更开。

    “别,不要,太多了。”

    “多麽,不觉得。”三手指,他把三手指都进去了。手指因为常年握剑,布满了厚厚的茧子,磨得小生疼。

    “疼啊。”我哭着抬头抓住了他的胳膊,求饶道,“磨得好疼。”

    “啪!”大掌狠狠的拍打我的娇臀,“骗人,犀儿的小明明都高兴的哭了。”

    “你听”

    扑哧扑哧的声音随着他的大力抽传来,越来越多的蜜汁顺着手指飞溅出来,小里面被摩擦的酥麻不堪。我死死的咬住唇,生怕自己放荡的叫出来。

    三哥,要用手指我的小嘴麽(虐H,限)

    下身的小被三厉的手指无情的摩擦,身上的男人还嫌不够,他将我的雪臀向上推起,整个小顿时冲着洞顶的方向,而紧闭的菊则正对着面前的男人。

    他满面味的望着我私密的位置,让那里不由得一抽一抽的紧缩起来。糙的手指抠弄着那个紧闭的地方,他看着我笑道,“怎麽,是不是很想要被进来了,这里已经自己动了。”他越来越用力的按压,指尖渐渐的压进了菊中去。

    “不行,那里不行啊……三哥……”我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勉力扬起头看着他,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他看着我的样子,邪魅的一笑,说道,“对,犀儿喜欢的话,就这样看着吧。”说罢就将我全身抱起,贴身放在了墙边。此刻我斜背倚着冰凉的隧道墙壁,被折的生疼的脖子无法向上抬起,下巴紧紧贴在被堆起的肚兜,脸正对着被推高的小。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三手指在那小的上方进出,荡的汁随着每一次抽进送出四处飞溅。

    而我的双腿搭在了我的三哥肩膀上,他的眼睛看着我最私密的地方,一只手的三只手指狠狠抽着小,另一只手在下面,往菊里一下一下的按。

    太荡了,他是我的亲哥哥啊,怎麽能够跟他做这样的事。强烈的羞耻感让下面的感觉更加强烈,一抽一抽的夹着。我紧紧闭上了双眼,不愿再看。

    “睁开眼,看着我。”

    我不说话,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紧闭的双眼中泪水不住的流出来。

    “别忘了你答应的事,还是说,你想要她就这麽被一屋子蛇……死在里面。”

    不可以这样。

    听到他的话我身子一抖,继而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人。不管是英气的剑眉、魅惑的凤目、高挺的鼻梁还是好看的双唇,都是我曾经千百次看到的样子,可为什麽,此时此刻面前的人完全不认识了呢。

    “怎麽?不认识我了?”他看着我的眼睛,说道,“那我就来帮你想一想。”

    下身的三手指噗哧一声全然抽出来,那气劲让我全身一哆嗦。骤然离去的填充让小失去支撑,哆哆嗦嗦的径自一张一合。先前被手指堵在道里面的蜜水顺势而下,沿着小流向下边,将菊口也全然浸湿了。

    他将布满蜜的手指伸到我的嘴边,沿着红唇缓缓勾勒。

    “犀儿幼时顽皮,听小太监说起蜂蜜都是从蜂巢里得来的,央我跟你去找。那时候你六岁。”他将我贝齿蹂躏的下唇解救下来,以一指摩挲着深深的齿痕。

    “那一次是秋猎,我们随父皇到了秋分围场。我带着你偷跑到林子里寻蜂巢,恰巧碰到了一只熊瞎子。我拼尽全力将它打死,全身已经像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了。还记不记得我怎麽说?”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往下落,我记得当时奄奄一息的他从死熊手下拿来蜂巢,已经站不稳了。他扑通一声坐到地上,举起蜂巢递给我,跟我说,“犀儿别哭,想要什麽三哥就给你什麽。”

    “三哥,你……”

    他的食指划过双唇之间,扯出了一丝靡的长线,他说,“尝尝今日三哥从你这得来的蜂蜜,好不好喝?”

    说罢将沾满蜜汁食指与中指伸到了我的嘴巴里,上下揉捏戏弄着小舌。我轻声的哼着双手抓住他的手腕,以目光求他不要这样。

    因为手指的揉弄,唾不停的顺着手指流下来,他一把扯掉了尚团在颈间的肚兜,推起我的下巴,让我仰着头,“犀儿喝自己的蜜汁,尝尝味道怎麽样。”

    高扬的头让口中的唾沿着嗓子向下流,两糙的大指在口中放浪形骸,搅得蜜汁和口水都从脸的两侧斜斜的漾了出来。“喝掉!”他的一手在口中翻弄,一手高高的推着我的下巴。

    “唔……”我含着他的两手指费力的吞咽,口中全是蜜的咸腥味道。

    “呃……小狐狸,再吸,用力吸。”像是得到甜头般,他一下拔掉我拢发的玉钗,满头青丝顺势滑下。接着大手从後侧按住我的头,对着他的两手指一拉一按的前後动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刚刚在小里抽……

    “紧紧的吸……嗯……”他的唇舌在我耳边是舔时咬,荡声的呻吟让我全身忍不住发热。

    口中开始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快慰,唇舌紧紧包裹着大手指的酥麻感觉,让我开始有了反应。

三哥,有什麽冲着我来(虐H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