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三哥,我坐不下去(高H,限)

师傅不要啊 三哥,我坐不下去(高H,限)


    酥麻的感觉逐渐弥漫至全身,我不自觉的开始吮吸起那手指来。他渐渐放开了我的头,以手指捻弄着前雪白上面的一点嫣红。

    “唔……”

    那样柔嫩的地方哪经得起指的轻捻慢挑,不一会就酥麻着涨起来了。左边的身子似有一条线倏地从头直通向小腹,全身猛然一抖,下身一下子湿了。

    “喜欢这里麽?”

    三哥暗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手指猛地一用力。

    “呃……”疼,原来酥麻快慰的尖被狠狠的挤压,我疼得几乎尖叫出声,而声音却两手指无情的堵在了小口里。

    嘴巴紧紧的张开,却换来口中手指更深的淩虐。那手指几乎要到嗓子里去了。我的眼泪被这两处的痛苦逼得顿时流了出来,全身向後面缩,却被凉湿的墙挡住了去处。他似是有些察觉,稍稍放缓了速度。

    手指从前下移,一路以指尖划过已经微微汗湿的肌肤,最後来到了小腹处。它旋转着画圈,随後不怀好意的划进花。“这里又流出来了。想要了麽?”他扯唇一笑,两眼深深的望着我,却将手指放在边一动不动,我不由得微微颤抖,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那一处,生怕他想到什麽主意折磨我。

    “想要更大的东西麽?”他的手指抚着我的花丘,随後抓住了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胯前。那大的被束缚在裤子里面,一跳一跳的,好像有了生命一般。

    我恐惧的摇着头,不要,不要哥哥的进来……

    “帮我脱掉”

    “唔……”要我亲手脱掉哥哥的裤子吗?摇摇头,我做不到。

    “那就让蛇来好了。”

    “你!”我心中哀号,面前这个人简直是要将我折磨死才甘心啊。

    口中还被两指抽,我的整个下巴都酥麻了,双手颤巍巍的来到他的腰上,手指轻拽要解开他的腰带。满头柔顺的乌发滑落到了眼前,他一只手以五指将我的秀发向上梳起。

    许是我太紧张了,手指颤巍巍的,怎麽也解不开那腰带,他长叹一声放开我的头发,单手三下五除二就将裤带解开,随後便引着我的手将胯前的裤子扒到下面,巨大的一下子弹跳出来。

    “自己坐上来。”跪坐在面前的三哥,高高的向上扬起,一弹一弹的上下摆动,像是跃跃欲试一般。那紫黑的头部已经分泌出了粘稠的白,昭示着它到底有多麽急切。

    “唔……”我含着他的手指,不住的的摇头。

    “上不来?”说着他手指从我口中退出,大手将我一下抬起,转而自己将身体靠在了墙边,将我放在了他的腿上。那大的对着我光裸的小腹,渗出的白蹭在了小肚脐的上面。

    刚刚被手指得太久,我的嘴还在发麻,蜜汁不受控制的向下流着,他以手指拨弄着流出的体,随即放进了自己嘴里。

    “好甜。”

    他满眼情欲的盯着我的因浸湿而发亮嘴唇,急切的吻了上来。我按住他的肩膀向後退,却被掐腰举了起来。

    “自己扶着坐下去。”

    “三……三哥……”

    “坐下去!”

    “我们不可以……不可以的……我们不能……”

    “还记得你说过什麽吗?”

    是的,我说过──求他狠狠的玩弄我,可是……现在的情形,我却无论如何也坐不下去了。由於身子悬空,我的手本能的抓着他的肩膀,不知道要怎麽办。

    高高耸起的就在我的小下方,强烈的刺激和羞耻感让我呼吸不顺、不住的轻声喘息。

    “我数到三,要是犀儿再不下来,我就放别的东西进去了。”

    “我……呜呜……你是个坏蛋……”

    “一……”

    “我不敢……不会……”惊慌失措的扭动着小腰,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坐下去。

    “二……”

    “……唔……”咬牙任自己坐下去,谁知道竟然卡在了的巨头上。

    我不上不下的蹲坐在那头上,抽泣的坐也坐不下去。

    三哥扶着我的腰,因为欲望被我的小紧紧的咬住而叹息。

    “好紧的小东西,刚刚不是还吃了我三手指头吗?”

    听着自己的哥哥说着如此乱的话,我的全身都绷紧,小收缩的更厉害了。

    “嘶……坏丫头,想夹断我吗?”

    啪!大掌竟然在这个时候狠狠的打了我的屁股,全身猛的一紧,竟然就这麽坐下去了。

    “呀呀呀!”

    “看来犀儿喜欢这样!”

    啪、啪、啪、啪……大掌在雪白的娇臀上不住的拍打,我夹着他的不住小不停的收缩。

    “疼……啊……嗯……”後臀的疼痛牵动着前面的小不停的收缩,却渐渐带来了不一样的快感。我咬住唇,生怕自己再发出什麽荡的的声音。

    “知道妙处了吗?”

    啪、啪、啪……那大手不停的是虐,逼迫我的小紧紧咬着,一分一分的向下移。

    “好紧……噢……小犀儿的小浪真紧,夹得哥哥好舒服。”

    “不……啊……”不要这样说了,我的小被迫不停的抽动,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小刚刚含住了半截,任凭三哥怎麽拍打都下不去了。

    “伤脑筋啊……”三哥说着,忽然夹着腰将我狠狠往下一按。

    三哥,我全部含住了(高H,限)

    “啊啊啊……”进去了,那属於哥哥的坚硬如同铁铸一样的大,以大的头将细小的子口全部撑开,深深挤了进去。我尖叫着紧紧收缩下体,指甲陷进了他肩膀的里。到了,我到了,我竟然被自己的哥哥到了高潮。

    无尽的羞耻感连同高潮的快感将我全然淹没,小因为强烈的刺激狠狠收缩,却因为的入无法合拢。被地面冰得凉凉的臀直接坐到了三哥火热的腿上,中间再没有一丝痕迹。那大又长的,一点不留的、深深埋进了我的体内。

    全身处於高潮的痉挛中,连同双手都酥麻无力了,只能抓着他的肩膀作为唯一的支撑。

    “噗……”二哥轻轻将我抬起,头在道内摩擦,激得我又一哆嗦,蜜随着大的撤出流了下来,将他的双腿中间都浸湿了。

    “原来犀儿有这麽放荡!湿的这麽快,一下子就高潮了,哥哥是不是很?”

    话没说完,他猛地将我往下一压,又一次深深的进入了体内,“啊!”还没褪去的快感又一次卷土重来,我无力抵抗,险险的靠在三哥怀里。

    “这就不行了吗?”他满含情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牙齿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

    “唔……”,耳边的敏感区被轻易占领,麻痒的感觉从耳侧深深传进了四肢百骸里,我终於忍不住求饶“不行了,换个……样子吧,这样太深了……”

    “深麽?”他噗的一下又将拔起来,将我围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放到了小腹前。“唔,还没有犀儿的手臂长呢~”

    说罢又猛的一压,再一次挺入了我的身体了。

    窄小的花哪经得起这样的折磨,不一会就被磨得又热又麻,竟像是吞进了辣酱一般的辛辣难熬。他的身体上下耸动,我几乎没有力气抓住他。

    “怎麽身子像小猫一样软,自己握住这里。”大手将我的双手放在了双上,几乎无力支撑的我像抓住浮木一样抓住了自己,本能的随着他大手上下摆动身体。

    “啊,啊……”开始的痛苦逐渐散去,一丝异样的快意升腾起来。被自己哥哥淩虐的罪恶感渐渐的埋入了欲望之下,我抓住了痛苦之上仅有的欢愉,随着它的恩赐越攀越高。

    “狠狠的抓,对,就这样。”

    好舒服,那里被磨得好舒服,稚嫩的小被一下子狠狠撑开,大的头紧紧贴着每一寸内壁,摩擦、摩擦,将颤栗不断的传递到我的四肢百骸里。

    对,就是这样,狠狠的摩擦,用力的向下按……我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揉弄着无辜的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欢愉。

    “乖犀儿,快点,把尖放到哥哥这。”他像哄着小孩子那样,引到着已经混乱的我扶着自己的房,放到他的嘴里。“嘶……”三哥力气好大,尖都被吸疼了,可是那疼痛里包含了太多快乐,我无力抵抗,只能以手拖着沈重的房,配合着他的淩虐。

    这是在履行承诺──无耻的将自己的不可抑制的荡欲望归结到这一点,我渐渐的越来越享受这一场夹杂着乱伦与谋的亲热。

    三哥逐渐加大了速度,扑哧扑哧的声音连绵不绝,我的泪水因这承受不住的快意布满脸颊,随着他的抽柔声叫了起来。

    “嗯……哥哥……我……”

    “犀儿真荡呀,被哥哥到哭叫了。”他的声音低沈而包含情欲,“想不要哥哥给你更多?”

    左边的头在唇舌牙齿的逗弄下已经又热又麻,如同熟透的樱桃那样挺立起来。他转而放下左边的头,去吸咬右边的那一个。

    “啊……”无上的快意让脚指头都蜷缩起来了,我仰着头不可抑止的剧烈抖动,一丝银线从小嘴中流了下来。

    在他的唇舌和的摩擦下,我又一次到了。餍足的快感让我已然无法再坚持,娇弱无力的身子一下又一下痉挛般的抖动着,无法在说出一句话。

    “犀儿这麽快就第二次高潮了,可是哥哥一次还没有呢。”说罢他将我按倒在冰凉湿滑的地上,让花高高抬起,从上向下大力的抽着。每一次抽,都将整齐齐没入内里。

    “哥……哥……”小猛烈的收缩着,试图拒绝这过於强烈的对待。

    “唔……小骚货,你想夹死我吗?”十指交叉握着我的双手按压在身体两侧,也得更快了。

    “不……啊呀……”是菊,有凉滑的东西在菊口上摩擦。

    三哥大力敞开我的双腿,随後继续的从上向下将我迅速而猛烈的抽,只是刚刚被藏起的稚嫩菊全然暴露出来了。

    有硬硬东西一下一下的冲撞着菊口,很久没有被玩弄的地方被弄得一片酥麻。不对劲,我脑子被搅得一片混乱,仅有的一丝清明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三哥……那里……”

    “乖宝贝,哥哥让你体会一下,什麽是死一样的快乐!”

    “哥……你让我看看……”我拽着他的胳膊,偏头向下面看,却被自己弯道一侧的腿挡住了。

    三哥,那段时间发生了什麽

    “是蛇对不对,三哥……啊……是蛇……”我颤抖着大哭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三哥,我怕呀,三哥……犀儿会死的……”

    “傻丫头,三哥怎麽会让你死?”他以温和的声音安抚了我,却以狠辣的方式一下又一下不停的大力抽着。

    敏感的身体早已高潮连连、心神俱荡,此刻後被凉湿的东西狠狠的撞,对蛇的恐惧又让我几乎崩溃。三哥压着我的双腿向口死死摁着,我的双腿间被大大的敞开,任凭他喘息着疯狂抽。全身似被一欲望的绳子紧紧的搅着,我在高潮中不住的痉挛一般的蜷缩。终於在他将灼热的体狠狠喷向子深处时,颤抖着晕了过去。

    混混沈沈之间,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我跟三哥最後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时我还小,却已懂得了一些世情冷暖。後的嫔妃们对我极为不善,背地里说我妖狐媚,小小年纪长了一张跟死去母妃一样祸国殃民的脸。唯独萧贵妃,也就是三哥的母妃对我很好。她准许三哥带我四处玩,在娘死去以後对我更是颇多照拂。後来她不知因了什麽缘由被打入冷,我还偷偷哭了几场。

    她入冷不久,三哥就自请跟随护国将军一起驻紮北疆。那件事来的非常急,当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随军出发了。我哭着求父皇要跟他一起走,父皇着我的头长叹了一声气,跟我说“犀儿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後来经不住我的央求,还是召御前带刀侍卫骑马带我去城门送行。到北城门的时候队头已经走出五十多米。我匆匆跑到了城墙上看着远去的人,最前面骑着高头大马、头戴紫金冠身披着锈红披风的不就是三哥吗?

    我边哭边高声喊着三哥,他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打马出了队伍。队伍走的很慢,我还以为他会骑马过来跟我告别,可他只静静对着我的方向望了一会,便赶回了队伍最前面,再也没有回头。

    无论我怎麽哭喊,他还是骑着马,一步一步的离开了都城。

    那情景逼真的就好像重新发生了一遍,心中满满的全是悲伤无助。我一直告诉自己洛灵犀这是个梦,三哥已经回来了,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回来了。

    悠悠转醒时,我已经躺在了自己寝里。眼边还有泪水,枕头也被打湿了。我正欲抬手擦脸,却听到了谈话的声音。应该是三哥和一个陌生的人,他们声音很小,我提起内力才勉强听到“被杀”“奸细”“人”“严惩不贷”这样几个字眼。

    对话停止後,脚步声逐渐响起,我连忙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样子。有人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沈重的脚步声逐渐的近了,身边的褥子凹下去一块,有人坐在了床上。

    虽闭着眼睛,但是我却能感觉到身边的人目光灼灼的看向我,有温暖干燥的大手将我脸上的泪水擦干,又将被子向上拉了拉。他长叹了一声,轻声说道:“为什麽,为什麽你是她的女儿?”

    我心中咯!一声,面上却仍然平静如常,仿着睡觉的样子一呼一吸。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他却沈默的坐在了那里。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梦中的场景和三哥的话让我隐约感到,从前忽略了一些东西。

    那时父皇虽然疼爱我却整日忙於国事,从小带大我的母死得不明不白,唯一疼爱我的萧贵妃被打入冷,我只有这一个哥哥可以做伴,他的离开对我的打击不可谓不大。我消沈了很久,直到後来父皇替我找到了两位师父,在他们的悉心照顾下,才渐渐恢复过来。

    我只一门心思伤心自己没办法跟他在一起,竟然忽略了那麽显而易见的不对劲:以他和我的关系,为什麽离开都不说一声?城门口那短短的距离他想见我何其容易,为什麽对着哭喊的我无动於衷?父皇那一声你还不懂,究竟意味着什麽?

    一切都是发生在萧贵妃被打入冷之後,在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麽?

    正想着忽听得笃笃的敲门声,坐在床上的男人站起身走向门边,“什麽事?”

    “报殿下,又有一批巡逻官兵被杀……”

    “噤声!”略带怒气的男人低喝了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他们越走越远,渐渐的没有了声音,我睁开眼睛,脑海中已是一片混乱。

    师父,明月花园竹里馆

    正在胡思乱想忽听到“嗖”的一声,我猛的抬眼看去,一个飞镖穿过後窗,正不偏不倚向头顶边的雕花柱子来。

    我立刻翻身而起,朝着窗户奔去,推开以後却不见半点人影。一队巡逻的士兵从不远处经过,我心下一动,将窗户轻轻合上。

    转身走回床边,凝眉看着那飞镖,铁铸的镖身上绑着一张纸。也对,如果真是刺客,怕是我早丧命在飞镖之下了。

    我轻轻拔下飞镖,将纸打开,上面只写了三个字──“竹里馆”。看见内容我初初有些困惑,後来心却由快向慢的、一波一波的激荡起来。这应该与师父有关。

    与两位文武兼修的师父相比,我这个徒儿委实是个不像样的。武功一直不大长进,师父却从不以为意,只是安慰我说女孩子家练武不过是强身健体,不要年纪轻轻过於娇弱。所以练了这些年,除了身体还算好之外,就只有轻功算得上是得了师父的真传。於文采上就更是一般,父皇曾赞师父中有锦绣文章,如能入仕皆可做国之栋梁,与他们比起来,我就只能勉强做些伤春悲秋的酸诗小令。

    犹记得一日温涯师父与我讲经,忽问及我最倾慕的是哪位诗人,我其实并未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觉得师父既问起,不说的话实在显得我更是配不上作他们的徒儿。於是胡乱说道,灵犀以为,号称“诗佛”的王维王摩诘先生最合我意。师父以手打扇,笑看着我又问:“那犀儿觉得,王摩诘的哪首诗最好?”我一下子有些着慌,说是王摩诘不过因为最近常放着催眠的诗集是他的罢了,至於哪一首,我回想了一下,忽然想到前一天晚上看了三遍的那首《竹里馆》。那日正是端午节,师父没有命我练功,到了晚上竟连一点睡意也没有,我见桌子上这本书向下扣着,那《竹里馆》可巧就在最上边。这些诗啊词啊我都不大爱,每每看都昏昏欲睡,恰好可用来催眠。即是催眠我自然不挑不捡,就着这首诗看了三遍,虽只有二十字,却催我顺顺当当的入了眠。

    此时师父问起,我自然顺溜的说出了名字,“回师父,是《竹里馆》。”

    “哦,说来看看?”

    我这下可真犯了难,温雅师父平时很随,极少打破砂锅问到底,此回这一追问却让我犯了难。我看着他心知再编不出什麽,只能又做出一副讨饶的模样,抬起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面拉着他的袖子来回晃。

    “师父,犀儿不知啦!”

    “你这丫头!”师父点了点我的额头。

    他执起手中毛笔边在白纸上挥毫边说道,“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王摩诘此诗中的情景,正譬如你御花园中的那片竹林。明月高照时,诗人在竹林中弹琴长啸,怡然自得。这份意境不愧“诗佛”的雅称。王摩诘一生富贵闲散,怕是到老了才参到真佛吧!”

    说罢便将笔放下。我俯身去看那白纸上,寥寥几笔竟将诗中所说的意境勾勒得淋漓尽致。之间画中一轮圆月,几从墨竹,旁边堪堪正立着这竹林中一块天然的石头,石头上正刻着我初入府时随便取的名字,逍遥翠。

    我拍手称妙,想这事终算圆满解决了,不想师父最後还要罚我回房抄了二十遍《竹里馆》。随後说道,“犀儿这回能将诗记得清清楚楚了吗?”

    我瘪了瘪嘴,拉长声音说道,“记住啦──”

    前尘旧事不过是一年的时间,此时想到却似隔世。我此时无比的思念师父,希望他们能快点回来。

    竹里馆,我将全诗在心中过了一遍,中逐渐清明。当时师父与我谈诗是在书房,除了他们两个与我,再无他人知晓,且以两位师父的武功,有人旁听自然是不太可能,所以这纸条不是师父本尊,也会是他们相信的人传达而来。而这其中的意图,也就显而易见了。

    明月高悬时,御花园,竹林,逍遥翠边。

    我将手心汗湿的纸条展开,又看了几眼,才拿到屋内高燃着的百合香边。燃着的香顶渐渐的将纸边烧黑,然後一点点的扩散,边上逐渐有了红迹。我轻轻的吹着纸边,耐心的等着它渐渐的点燃。

    灰烬被我一点点碾碎,放进了香炉,摘下头上的一玉簪,小心的翻到了香灰下边。我站起身来,将身上的衣褶抚平,随即起身缓步走到了门前。

    拟将玉身弃

    推开大门,还没走出几步,斜前方就跑来一个军士,“请公主留步。”

    我柳眉倒竖,低声冷喝,“你敢拦本!”

    那军士不卑不亢屈膝跪在了地上,抱拳说道,“小人惶恐,殿下有令小人不敢不从,您要过去,怕是要从小人的屍体上踩过去。”我心中暗自叫了一声好,好一个胆识非凡的小兵,好一个只手遮天的三哥,今时今日,竟果真要将我这个公主困在笼子里了麽?

    我冷笑了一声,刚欲说话就见一个年纪大些似将领的人从远处跑来,他甫到跟前就跪倒在地,抱拳说道,“公主明鉴,今日公主府来了奸细,合府上下都在四处搜寻。殿下唯恐贼人惊扰到了公主的凤架,特命军中几位高手就近保护。还请公主念在小人们一片衷心,先安心呆上一日。一旦贼人被擒,殿下肯定会给公主一个交代。”

    我看着他们两个,初夏的日头不大,隔着殿内几株高大的梧桐树,影影绰绰的照在他们身上。这样晴暖的好天气,他们两个的面上竟渐渐渗出了汗。

    轻呼一声,我以袖遮口笑了,“二位将士平身。本不过问你们讲个笑话罢了。本身子有些乏了,今日也并不想出门。劳烦各位将士了,请带本的话,请三哥多给大家些赏钱!”

    下跪的两个人长舒了一口气,齐声拜道,“谢公主!”

    我回了一句“平身”,又接着说道,“见到三哥跟他说一声,灵犀今日有事相商,他若不忙了就早些来见我。若是今日不来,我就再也不理他啦!”

    我仗着年纪还小,略略做了些小女孩姿态,倒震的自己起了一身**皮疙瘩。转身步履从容的缓步走回寝,心里却一阵酸楚,我洛灵犀今天竟落到这步田地,要对自己的亲哥哥用上那不入流的计谋了。

    合上大门,我身子一时有些虚脱,斜斜的倚在了门上。脑海中将想到的计谋略略过了一遍,确认没有疏漏才略略的好过些。全身因为刚才的不适出了些虚汗,我转身将房门好,缓步走到了床边。

    将素白的衣裳缓缓脱下,连同亵衣都随手扔在了一边,我拿出丝布轻轻的擦拭着身体上的薄汗,抬头看向衣橱边的铜镜。镜中的人凝眉望着前方,洁白的胴体因为暴露在外有些微微的颤抖,及膝的黑发柔亮的披在身後,更显得皮肤如凝脂般的无暇。高耸的双上两颗樱桃粉嫩可爱的挺立起来,小腹下方微微的长出了几颗细软的黑草,昭告着她渐渐成熟的姿态。

    原本清明的目光逐渐有些迷茫,我知,那解药的药效就快要过了。

    衣柜的暗格里有一身半透明的红衣,我穿上白底秀着红芍的肚兜,将那红衣披在了外面。镜中的人原本清纯的脸顿时出落了三分妩媚气息。

    坐在梳妆台前,将赤朱色的唇脂取出,涂在了嘴唇上面。媚色又多了三分。

    再笑一笑,对,就是这样,这妖娆的脸如在身下婉转承欢,算不算得十分妩媚?

    师父们那日强要我穿这身衣裳,做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样子,我自是不肯。後来他们细细的哄又拉手拉脚的帮我穿了,还没看上一会便忍不住的将这衣服尽数扒光,连带着对我比往日里更加的过分,足足折腾了我到後半夜,直将我累了一动也动不了、嗓子喊哑了才肯放我休息。

    “女儿家在男人面前自要做些妩媚的姿态才有闺趣”,彼时温涯和温离师父躺在我左右两侧,手指一上一下轻划着我被蹂躏过的肌肤,“不过犀儿此身可记得只能在师父面前做这个样子,唔,那衣服就留下罢,下次主动穿给师父看看。”

    我手抚着这上好天蚕丝做的红衣,心中涩然想道,师父,犀儿这次终於有胆子自己穿上了这身红衣,不过,确是要穿给旁人看的。

    我赤脚踩在了冰凉的地面上,缓步走向门前,红色的裙尾拖曳在最後,如同一团赤色的火焰,灼灼的欲将地面点燃。哢嗒,门上的木栓被我拔了下来。

三哥,我坐不下去(高H,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