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百年圣血誓(重要剧情)

师傅不要啊 百年圣血誓(重要剧情)


    百年圣血誓(重要剧情)

    “你……”想起这些天的委屈,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你就会欺负人。”

    “好了好了,我逗你玩呢……”

    “死贼,最讨厌了。”我不理他伸过来的手,抱着白泽低声的哭着,它似是知道我难过,伸出小舌头舔着我的手。

    “乖犀儿,别生气了,我……哎呀,好疼。”

    “怎么了怎么了?”我放下白泽,连忙掀开被子要去看他的伤。他却一把抱住了我,说道,“还生不生气?”力气很大,像是要把我生生的挤进身体中一样。

    “你的伤口流血了,别动了。”

    “没关系,我骗你的,不怎么疼。”他一双邪魅的桃花眼深情的将我望着,随后侧身将我轻轻环在了怀里。

    此前的一切慌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就像是在海上孤独漂泊了很久的小船,终于找到了港口一样安心。

    “这些天你到底去哪里了?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他伸手擦了我脸上的泪,说道,“犀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你要坚强好不好?”

    我看他认真的神色,不由的心中抖了一抖,点了点头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说,“关于圣女的传说,还有另外一部分。”

    “这些事还需从圣女说起。当年天下打乱,圣女已一己之力拯救万民,同时与两位皇子达成了协议。”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你之前说过。”

    他又说,“传说当年圣女在离开之前,曾与两位皇子,不,应该说是大昌的先惠帝、御宗的第一任宗主,立了一个誓言,这份誓言,是用血订立的。”

    “血誓?”

    “是血誓,以三个人的血。传说中圣女救万民转过运正是凭一只青铜八卦盘,那八卦盘上滴了血以后,就有了禁制。如果三方有一方违反,必将遭天谴。”

    “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御宗前几代中有人曾图谋取当时的皇帝之位,却在即将起兵时,有的不明不白的病死了,有的人被杀了。”

    “御宗?”我捂住嘴,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到的。“你怎么知道?”

    “当年御宗的大皇子一生挚爱圣女,立御宗之后便潜心寻找医治圣女眼睛的方法,可惜到了临终也没有找到。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武功奇高,成为名极一时的高手,另一个潜心学医,继承了他的遗愿,继续钻研医术。后来,学医的那个接替了他御宗宗主之位。”

    “为什么?”不是应该由武功更高的继承吗?

    “那个高手更想闯荡江湖,不想被御宗宗主的位置束缚。世人只知道御宗是天下第一大派,门下弟子武功高强,却不知道其实御宗还有另一个家传的技艺,是医术。”

    我一时有些愣住了,后来惊觉有些不对,“江湖上不是说,医术最好的是……”

    “麒麟谷,神医左家。”

    麒麟谷,神医左家?我愣愣的看着他。

    “第二任御宗宗主一心钻研医术,他的儿子中有的跟他一样,可也有的更想要当年被大皇子放弃的江山。御宗内部几代内部斗争不断,最后第三任宗主的次子温显,不愿再留在御宗中,携家人及门下愿意习医的人离开了那里,隐姓埋名在三百里外一处隐蔽的山谷中安家,并以那圣女之姓‘左’字为姓。左家人身居山谷,但是每隔十年都会派门人出外寻找新的医方、与江湖中的名医切磋,几百年下来,在武林中渐渐有了名气。”

    “也就是说,御宗一脉分成了两家,一家是御宗宗主,另一家竟是,天下闻名的神医左家。”我思索着青岩说的东西,脑中一条线越来越明显。

    “犀儿,我是左家本代的家主之子,左青岩。”

    身世竟成谜(重要刻情转折)

    我没有说话,其实,我之前也曾想过他是不是神医一脉的人。只是没想到,他竟会是神医左家家主的后人。

    “犀儿,你生气了吗?”摇摇头,我说,“我相信你,当时的情形,哪有时间说这个呢。”

    他叹了一口气,轻轻揉了揉我的额头,说道,“御宗从前几代起,就一直在找一个人。”

    “什么人?”

    “圣女后人。他们表面上对朝廷毕恭毕敬,实际上是受血誓之困没办法动手。而解开血誓的关键,就是圣女一族的后人。”

    “只有她们才会解吗?”

    “应该说,血誓是三个人立的,解开血誓也必须有这三个人的后人。其实具体的方法我也不知道,只是偶然听我父亲提起过,是一种极为损的方法,跟三家人的血有关系,尤其是圣女一脉。若想真的解开血誓,想来那圣女应该也活不下去了。”

    闻言我打了个哆嗦,当初在帝都遇见的那个说书人一直叫我作“圣女大人”,他究竟是从何处看出来的?而且,“当年的圣女不是离开了吗?”

    “圣女当年离开以后,确实是消失了很多年,可是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这几百年御宗一直派人寻找,如果我没有猜错,皇家一脉也在找她的后人。”

    是的,如果说圣女是解开血誓的关键,那么不管是对于皇室还是御宗,圣女一族都是威胁所在。潮湿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问道,“后来呢?”

    “二十年前,本代御宗的宗主闯荡江湖被人暗箭所伤,误入了一处世外桃源。没人知道他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领回了一个小女孩,虽然他没说过,但是御宗的人都觉得,那就是圣女的传人。”

    “小女孩?那她到底是不是?”

    “有人说是,也有人说不是。他没有跟别人提起过,一开始大家也以为是,但是她长到了十六岁,身上却仍是没有圣迹。”

    “圣迹?”

    “是的,圣迹。相传圣女一脉必有两个圣迹,一是额头有三瓣红莲,还有就是……”

    “还有什么?”

    “二是得神灵庇佑,身上的伤口能很快的愈合。”

    “愈合?不会是……”我猛地起身,将白泽惊得跑到了一边。

    青岩坐起身,手扶着我的肩膀说道,“犀儿,我从上次看到你臂上的伤口愈合,就怀疑你可能就是圣女后人。为了求证这件事,我回了一趟麒麟谷,又去了御宗……”御宗?我呆呆的看着他说,“我不肯能是的呀,不是说那个后人已经在御宗了吗?”

    “事实上,十八年前,她就从御宗消失了。后来有人说,御宗宗主对她动了情,隐匿了她身上的圣迹,而宗主夫人对她恨之入骨,把她杀了;也有人说,她溜出御宗想逃回家,却在路上遇见了微服私访的皇帝,皇帝将她带到了里,封了妃子。”

    妃子?我的母亲吗?

    “不可能,我母妃不能是圣女的,我听嬷嬷说,她是小户人家的女儿,子很温柔。她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如果是圣女后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死了对不对?对不对啊?”青岩伸手环住了我,一只手温柔的拍着我的后背,说道,“别怕,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会好好保护你。”

    “青岩,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其实……”

    “犀儿,你听我说,我刚才说的,都是江湖上的一些传闻,没有几个人见过那个女子,更没有谁明确的知道她去了哪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这些日子了解到的。况且你也只是身体能够愈合,眉间也没有三瓣红莲。如果过了十六还是没有,那么就肯定不是了。犀儿,你多大了?”

    “我?”我看着他,忽然想到,“还有十五日,就是我十六岁的生辰。”

    “还有十五日。”他说道,“犀儿,你现在很危险,现在这样,皇室应该不知道,但是你三哥究竟打什么主意谁也不知道。温家两兄弟……他们都是御宗的人。”

    “青岩,你不要乱说,师父们对我很好的,他们只是御宗的弟子,他们怎么会……”

    “御宗的弟子?傻丫头,他们,是本代御宗宗主的儿子,其中一个必是下一代宗主。”

    “宗主的,儿子?”我看着他,好像有些反应不过来。

    “也难怪你不知道,即便是御宗,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少年时顽略,一心想要做个大侠。更是想不通,祖祖辈辈这么多人,为了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圣女找什么治疗眼疾的方法。十五岁那年,我偷偷溜出了麒麟谷,出去闯荡江湖,也就是在那时候,遇见了温涯温离两兄弟。”

    “你认识师父?”今晚上听到的东西实在是让我太震惊,一时间除了问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是,我们何止是认识呢。那时候我们少年心境,都想做个大侠受世人景仰。最开始是不打不相识,后来就渐渐熟了。有那么一年多,我们一起惩恶扬善、救死扶伤,那会江湖上也曾说起过玉面侠的名头。”

    “玉面侠?我在皇里就听过的那位每次出现都戴着一块白玉面具的大侠?难道说,玉面侠竟不是一个人吗?”

    “是我们三个,”他笑着我,“我们身形差不多,外人看来带上面具其实很像。我们每人轮流做一日侠客,做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我在里听那些小女说的,那位武功高强医术高强毒术高强文采又好的风度翩翩的玉面侠,其实是三个人?

    “那后来你们怎么分开了?”

    “后来,御宗的宗主找到了他们。那一天正是我去做大侠,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说话。我听他们在说身世,就没有进去。他们第二天就跟我告辞回了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位来找他们俩的父亲,就是御宗的宗主。没过多久,我也被二哥找到,打了一顿又下了药带回了麒麟谷。”

    我失笑,青岩少年时还是这样一个人。

    “犀儿还是这么笑好看,”他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后来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按照辈分,他们还要叫我一声家叔。那么他们的徒弟,就是我的……”

    “哎,你敢!”这人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不过,我师父的叔叔,岂不是爷爷辈了。真是无语啊。

    “他们二人在江湖上渐渐名声鹊起,我也被父兄管着,学了些家传医术,不巧救了几个高手,得了一些虚名。我们五年前在武林大会上遇见,感叹这些年的境遇,各自的心境也早已跟当年大不一样了。不过后来,我常常溜到御宗跟他们喝酒,他们也曾到麒麟谷跟我找些药。你身上用的春药,就是从我这得的。”

    “我的药,是他们下的?”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青岩,“师父怎么会……”

    “我以为他们是为了闺房乐趣,这药本是我为了逗我那木讷的大哥做的,药效很不错,也不会伤人。他们跟我要,我就给了。我知道他们有一位教了五年、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公主徒弟,也知道他们两个有一位相处了三年的深闺佳人,却从没想到,这两个人原本竟只是一个!”

    犀儿自己来(主刻情,微H)

    “你知道我跟他们……”我看着青岩,心中竟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一刻都不想离开你。”他将我的头放在肩膀上,说,“犀儿,你现在的身份未定,一切都需小心。我本来想带你出去,但是现在看来,在生辰之前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安全。”

    我点了点头,心中一片涩然,“那师父们……

    青岩叹了一口气,“说实话,凭我跟他们十几年的交情,本不相信他们会为了篡国夺权伤害你。这些年我也从侧面知道,他们两个人,不管是对“佳人”,还是对“徒弟”的疼爱,都是真心的。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想来看看你的原因。”

    “想来看看我?”

    “对啊,我一直听说,灵犀公主是天下第一美女,竟能让我那两位好友视为瑰宝,每每问起你的时候,却什么都不说。所以我就想来看看你。”他笑了一声,说道,“我曾经试过无数次,可惜每次都被那两个人察觉,你不知道,他们把这里守的跟铁桶似的,如果他们在这里,你三哥的这几千人,想都别想靠近这里。”

    “那你怎么来的?”

    “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用了一招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

    “对啊,他们的爹正在闭关,御宗的弟子虽强,但是在我之上的,除了他们还真没几个,我就在御宗弄出点乱子来,把他们引了回去。”

    “啊?你把他们引回去的?”

    “唉,对不起,犀儿。我没想到,事情竟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也许你的到来是好事也不一定,”我自嘲的笑笑,“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竟然吃了这么多年的……媚药。”

    “一切都是未知啊,前些日子我从家中了解到圣女的一些旧事,随后又去御宗找他们,哪知竟被他们的爹设计抓住,关进了地牢。我身上的伤口,就是被他们打的。”

    “为什么?”我的心中一沈,“他们不是跟你关系很好吗?为什么却……”

    “他们都没在那里。”

    “什么?”

    “宗主说,他们没再那里。他本不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又不便让他知道,结果被打了一顿关起来了。”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犀儿也太小看我的,我是谁啊?当初一时不查被他们抓到,后来身上有伤又不太好逃跑,我忍了两天,趁着他们送饭的机会放倒了看门人,就换了衣服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后来呢?”

    “我四处打听了一下,只知道他们回到过御宗,后来去哪里本就不知道,宗主闭关出来以后,两个人就先后不见了。”

    “他们能去哪里呢?”

    “这一点我也想不到,我已经觉得御宗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和你约好的时间到了,我怕你担心,就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这竟被三皇子的兵马包围了。初时并没有想到他会威胁到你,可是后来,竟然在后山的崖下发现了很多尸体,看样子竟是你府中下人的装扮……我担心你有事,想方设法的混了进来。没想到你那三哥还真有几下子,那日我潜进来跟他交手,他的武功竟也不在我之下,打伤了他的手,我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今日又设计伤了我,哼,此人在皇子里面,也算个厉害角色。”

    “还疼么,肯定很疼吧!”我伸手着他的背后,想到他这一路受到的苦,心疼的直掉眼泪。

    “疼什么,只要见到你,什么都值得了。”他伸手轻轻的擦着我的眼泪,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依偎在他怀中,心情渐渐的平静,谁知道此时,他的呼吸渐渐的沉重起来。我抬头惊诧的看着他,却发现他桃花般的眼眸正看着我微微敞开的口。

    “哎,死贼,你看什么啊!”我怕羞的伸手欲遮上衣服,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犀儿难道不想我吗?”

    “可是,可是你受伤了,这怎么行啊!”我害羞的任他抓住双手,想到他想做的事,脸颊都红了。

    “你怕我,不行?”他失笑的看着我,桃花眼中隐隐的有一丝怒气。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唉呀,我没有说你不行啊,我……”唉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了呢。

    他拉着我的手高高举过头顶,躬身附耳对我说道,“那要不要我用行动告诉你,我到底行不行?”

    “我……啊!”身体被压倒在床上,他的身体随即伏在了我的身上。刚刚还在睡觉的白泽被我们的动作惊醒,见我被压着,汪汪的叫了起来。

    “唉,小狗,别让它看见啦。”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小狗,连忙小声哄到,“我没事,我没事,白泽乖啊!”白泽伸着小腿跑到我的枕边,用舌头舔着我的脸。

    “公的母的?”

    “啊?”

    “这个小东西公的母的,竟敢在我面前舔你,是不是不要命啦?”他转过眼看着白泽,吓得小狗都哆嗦了。

    “唉,你好坏啊,怎么还欺负我们白泽。”我转过头看着白泽说,“乖乖,你回箱子里睡吧。”它唔唔的哼着,蹲在枕边看着我,青岩伸手将它攥住,扔到了箱子里。白泽在箱子里竟然一动不动了。

    师父,不要啊_分节阅读_5

    “啊!它会不会死了,你把它打死了啊!”我起身要去看它,却再一次被青岩按回了床里。

    “傻丫头,我只是让它小睡一会,等你我办完了好事,它就能醒了。”

    “真的?”

    “真的!”

    “坏蛋,你太坏了,刚刚吓死我了。”我拍着他的口,撅着嘴看他。

    “那要不要我赔偿一下你呢。”他魅惑的在我耳侧边说边轻舔着,让我的心跳砰砰砰的,越来越快。

    “要。”我偏过脸,红着脸小声说道。

    “什么?我听不着清楚啊?”他的唇移到了脖子边,伸舌轻舔着。身体中蛰伏的欲望被他轻易挑逗醒,我呼吸渐渐的沉重起来,咽了咽唾沫,我抬头伏在他耳侧,再次说道,“要啦。”

    他坏心的一笑,邪魅的说道,“那么,犀儿就自己来拿吧。”

    犀儿在上面(H)

    “坏蛋!”听他这样说,我不好意思的拍了他一下,他伸手欲抓我,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闷哼一声。

    我吓了一跳,赶紧低头去看,谁知道他却坏心的笑起来,“小坏蛋,难道你想要……”匆忙之脸正对着他已经高高鼓起的地方,他抬起了我的下巴,手抚着我的嘴角邪魅轻笑,一笑桃花眼像汪了两汪水一样,晃得我直心慌。

    “疼不疼啊?”我担心他动作太大了伤到身体,红着脸小声说,“今天,今天我来做好了。”

    “犀儿说什么,”他看着我,笑道,“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啊!”

    “讨厌啦!”我怕他伤到后背,红着脸要他先斜靠在床上。他倒是乖乖的听了话,嘴角牵着看我笨拙的给他脱衣服。

    青岩的上身包扎好了以后一直都没有穿衣服,我低头手忙脚乱的解他的腰带,结果解了了半天也解不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单手一动就轻松解决了问题。我卸下腰带,低头帮他脱裤子,满头青丝顿时倾了下去,挡住了视线。他双手在我头发中将青丝向上推起,灼灼的目光看得我心怦怦跳。

    裤子脱下以后,高昂的巨头摇晃着出现在眼前,虽然之前曾经看过无数次,但是今天它第一次被我释放出来,还是忍不住低呼一声,呆呆的愣住了。

    “怎么,犀儿不知道怎么办了?”

    “哪有?”我回忆着他之前对我做的样子,轻轻跨坐在他的小腹下面,双手捧着他的脸,启唇吻了上去。

    白瓷一样的肌肤上面有了短短的胡须,碰上去有些扎人;丰润的唇却一如记忆中那样柔软,双唇抵着他的嘴唇,辗转吻吮。贝齿坏心的在他下唇轻咬,惹得他哼了一声。青葱样的手指拂在那齿印上面,我看着他如同潭水般幽深的眼睛,问道,“想我了吗?”

    “想了,”压抑的声音哑声说道,“每天晚上,都很想犀儿呢。”我脸红了一红,再次低头吻上他的唇。

    他嘴唇微启,经过我吻咬的地方如同刚刚洗好的樱桃般红润欲滴。我伸出小舌在樱桃上舔了一下,随后便伸舌进了他的口中,轻轻与他微伸的舌头纠缠。

    “啧啧”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尤为明显,我的舌头渐渐处了劣势,被他含进嘴里来来回回的吸吮。

    “呜呜……”我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被他咽下去了,口中一丝力气也没有,忍不住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当我感觉自己快没有气的时候,他终于肯放开我的舌头。

    “讨厌,说好了我来么!”我撅着嘴捏他的脸,他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边说,“小姐饶命,小生错了,再也不敢了。”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撅嘴说道,“你说的,不许动手了。”

    他假装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说,“这次真不敢了。”我从床边上捡起刚刚扔下的腰带,坏笑道,“我不信,你得让我捆上才行。”

    他的大眼无辜的看着我,随后伸出了双手。伸手将他的双手绑在一起,又捆在了床柱上面。

    现下的青岩赤身裸体斜靠在了我的床上,双手被绑在身后,水汪汪的眼睛魅惑的看着我。

    我爬过去重新坐在了他的身上,伏在他的耳侧,学着他低沈的声音说道,“那么,我就开始了。”

    还没动呢,胯下的巨物忽然隔着衣物上下拍打着私处,我呀的轻叫了一声,责备的看着他说道,“你说话不算数,又动。”

    他无奈的看着我说,“这个真不是故意。”我撅撅嘴巴,第三次伏在了他身上。

    不受控制的巨龙不停拍打着最私密的地方,面前邪魅的桃花眼火辣辣的看着我,被情欲的浸许久的身体渐渐苏醒,我觉得自己的气息不够用了,只能以小口轻轻喘息。

    伸舌在他耳后一下一下的清舔,青岩面上戏谑的表情渐渐的少了,闭上眼睛专心享受我的逗弄,喘息声渐渐与我的交织在了一起。再接再厉的舔吻着另一侧,又以贝齿轻咬了他白皙的耳垂,成功的让他轻哼了一声,“小狐狸。”

    “喜欢吗?”刚刚开始的害臊已经渐渐的在熟悉的身体上放松了,我双手在他的前抚弄,问道,“我做的好不好?”

    他微微张开眼睛,眼中眸光流转,几乎将我的魂吸了进入,“很好。”

    我的唇下移到他的脖颈上,学着他的样子舔咬着,一只手抚弄到前一颗小小的凸起。这里……每次他玩弄我的这里,都会弄得我欲仙欲死,不知道他的怎么样?

    配合着唇舌的舔咬,我以右手捏住小小的尖,轻轻搓弄。“唔……小坏蛋。”原来男人也有感觉的,我惊讶的发现了这一点,低头以舌头抵住左侧的小小茱萸般的尖轻咬,右手继续捏住另一侧的揉弄轻扯。

    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抵住下身的巨龙晃动的更加剧烈,仿佛要穿透中间隔着的衣服,直冲向我幼嫩的私密处。被磨擦的地方已经渗出了蜜,麻痒的感觉让我不由得轻轻动了动,摩擦之下惹得青岩又哼了一声。

    “犀儿……真是个坏孩子。”

    我的唇舌渐渐的向下游弋,身子也随着动作缓缓向下,手指坏心的抠弄了一下肚脐,红唇小舌甜吻过了起伏不定的小腹,终于以双手拢住了高昂渗出透明体的巨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了。

    “犀儿怕了吗?犀儿不记得这个大子是怎么把你到欲仙欲死的?还是因为它太大了,犀儿就不知道该怎么办……”青岩眼睛微张,邪魅笑着看我,迷醉的神情让我心神一荡。

    我没有说话,低头伸舌舔弄了那渗出体的顶端,男的气息顿时弥漫在唇舌之间,让敏感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强烈。青岩随之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动。他的动作声音是给我最大的鼓励,我俯身下来,以双手握住那里,开始埋头舔弄起来。

    “唔……用力些……犀儿宝贝好厉害……”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一只膝盖竟伸到我的双腿之间,一下一下的来回搓弄。

    柔嫩的私处哪经得起这样玩弄,两三下以后蜜汁就不受控制的流了更多出来,将摩擦的膝盖处弄得湿润不堪,我忍不住开始随着他的动作低吟起来。

    “不要停,继续,含进去……”

    要含进去吗?小嘴能含进比手腕还要壮的柱吗?我心中狂乱的跳动,看着他鼓励且迷乱的目光,终于下定了决心,俯身以小口含住了大的头,缓缓向下含去。

    要坐下去了(H)

    好大!一个头几乎将我的嘴巴撑住了,我费力的向下吞着,却找不到可以全部含下去的法门,只能以舌头抵着头来回舔弄。口中的蜜汁不受控制的从口中流了出来,顺着大的龙身流到了两只的手上。

    “嘶……好舒服……小丫头,再往下吃。”魅惑的声音中满是鼓励,双腿在我私处下方摩擦的更加用力。

    过于靡的感受让我心中激荡不已,含着玉龙的小嘴随着上下舔弄的节奏吟哦出声。“嗯……嗯……”

    满头的青丝倾泻下去,将他的整个下身连同我的脸都盖住了。啪的一声之后,一双大手将我的黑丝拢住,向两边推起,他的手扶着我的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嘴。

    “哎……你又不听话。”我在他过于赤裸的目光下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抬起头看他,因为刚刚费力的动作不停的喘息着。

    他没有回答我的责备,却以么指抚弄着我的小嘴说,“看着你这红红的小嘴吞着我的这里,含都含不下去……”他以手将我握着他玉龙的小手握住,上下抚弄着青筋缭绕,更大更的那处,说道“我真想现在就推倒你,狠狠的你的小嘴,让你合都合不上……”

    “哎呀,不要说啦……”我听他这样赤裸裸的说出了欲望,脸颊燥热起来,中隆隆的像擂鼓一样。“青岩,你这里……犀儿吃不下去啊……”我无能为力的看着他,心中有点点气馁。

    “小丫头……”他笑着的看我,“你做的很好,我很舒服,继续下去……”我点了点头俯身含住,他轻哼了一声说,“对,用舌头抵住,吸……唔……对,就是这样”

    就在他的面前这样吸着,我卖力的上下吞吐,娇俏的臀部竟被大手扣住了。那只手随着我的动作揉捏着高高翘起的地方,坏心的使巧劲朝着最私密的那处按,让那里更加紧密的蹭着他的膝盖。

    “嗯……”蹭到珍珠了!全身唰的一声麻了,我娇哼一声,要不是有膝盖顶着,早已经软软的趴了下去。

    “乖宝贝,再快些!”他的喘息声已经越来越大,大手已经不受控制按着我的头,随着的顶弄向下按去。

    啊啊啊,顶到嗓子眼啦!巨头一下一下的顶撞着,每次都险险的几乎挤进喉咙里。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已经没有那么痛苦了,甚至可以配合着他,每次深入的时候都以狭窄的地方挤压。

    “唔……小坏蛋,我快要……”他的膝盖不再摩擦,而是一下一下,顶着小口的地方。

    舌头被摩擦的酥麻不已,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下身被顶的地方越来越空虚,也想让这样又又大的地方狠狠的着。

    “唔……要……”我娇哼着更加卖力的吞吐着,一只手坏心的捏着下面的两个软软的球体,随着舔弄的不住揉捏着。口中的快意越发的强烈,下身已经随着他的动作不住款摆。

    他抓住我的头发越来越快越来越深的往嘴里,整个嘴巴已经快意到酥麻了,下身,下身也被顶的要泄了。口中的忽然变得越来越硬,他死死的向深处顶弄了两下,身子一僵,“哦!小妖!我要了!”

    还没等我将那吐出来,他就已经喷出了大量的白蚀体。

    “含住!把我给你的东西含住!”他压着我的头,一波一波的向口中喷着热。仿佛受到蛊惑般将嘴中的腥咸体尽数含住,直到他喷完、轻哼一声依靠在墙壁上,才将头抬起。

    高潮过后的青岩,浑身散发着危险靡的气息。我口中含着他的体,抬头呆呆的看向他。他抬起右手着我嘴角处逸出的一缕白,说道,“喝掉吧……犀儿乖乖的把我给你的,全都喝下去吧。”

    要……都喝下去才可以吗?要喝下去才是乖女孩吗?我看着他的眼睛,像是被吸进了最深的深渊里。心中回响着他说的,喝掉,喝掉,于是真的滑动喉咙,将那粘稠的东西咽了下去。

    呜,好咸。

    “全都喝掉了吗?”他邪邪的笑着,以手指在双唇中间划过。

    “喝,喝掉了……唔……”他将手指头伸进嘴里去了。

    “张开嘴,乖宝贝,让我看看喝的干不干净。”

    我像是想要鼓励的孩子一样,倾身上去,顺着他的手指张开嘴。

    “还有白的东西没有咽下去呢!”他说罢就以双指伸了进入,搅动着无辜的小舌,将口中的蜜都翻转出来了。

    “含住,吸我……”他沈声说着,双指开始在口中抽。我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只能顺从的听他的指挥,含着他的手指大力的吸。口中的嫩与糙的手指不断的摩擦,连小小的舌头都被压住了,他搅动出的蜜越来越多,已经控制不住从指缝里向外流了……

    “咽下去。”我费力的吞咽下了口中的体,他顺势就将手指退了出来。

    “乖。”他揉弄着我的长发,拉着我的头抵在口上。

    “犀儿累不累?”他着我的脸颊,轻声的问。

    我摇了摇头,感受到腿间压的他那一处,已经又一次硬了。“犀儿想要你……”我红着脸颊看他,一只手索着,找到了高高昂起的那一处。

    “犀儿还穿着衣服呢……要我脱还是自己脱呢?”

    呀,忘记了!我缓缓站起身来,在他的眼前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亵衣、肚兜、亵裤……一件一件脱了仅剩的衣服,赤身露体的站在了他的眼前。

    咬牙迈开双腿跪坐在他的小腹两侧,将那大的玉抵在已经湿漉不堪的口,一只手扶着高高昂起的玉龙,一只手无力的扶着他的肩膀。

    要……要坐下去了。要把他的大含住了!我的心狂乱的跳动着,双眼紧紧的盯住那大的地方,雪臀缓缓的向下动,大开始推挤小口的花瓣了。

    “要不要我帮你?”说罢他的手指从小腹下伸过去,以指尖按住了珍珠。

    “不,不要,呀!”指用力一按,我的身子一阵酥麻,双脚失力向两侧滑去,雪臀没有了支撑,狠狠的向下坐去,呀呀,下去了,把坐进去了……

    咬出血来了(高H,限)

    撕裂与满足两种矛盾而强烈的感觉让我仰头尖叫出声,全身不住的颤抖着。

    “犀儿还可以自己动吗?”青岩以手指解放了我紧咬的下唇,暗哑着声音问道。

    “犀儿……可以的。”我嘴硬的说出了这句话,随即咬唇按住他的肩膀,将酥麻无力的双腿缓缓的收到他的腿两侧,牵扯得下身被充满那一处紧紧收缩,我“嘶”的一声再次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唔……夹住我了……”青岩暧昧的在我耳侧沈声说着,让我心中一荡,纤纤十指紧紧的掐住了他的肩膀。

    我跪坐在他的身侧,雪臀缓缓向上动,充盈到身子深处的被紧紧的咬住,直到我几乎跪立起来的时候,才被一点点拔出来。

    “好美……”青岩低头赞叹,“犀儿宝贝咬得太紧,你里面的都被拉出来了。”他坏心的按住那紧咬住大被扯出的嫩,以指尖点压抚弄,沈声说道,“好粉好嫩,让我都想咬一口了!”

    “啊……你坏……别按……啊……”内里被大满满的填住,外面还有手指按住了被无辜拉出的柔嫩,下体的刺激太过强烈,我低哼一声,大量蜜汁从内里喷洒出来,浇在了紧紧堵在小的大上,青岩低哼一声,“小狐狸……”

    体内蛰伏的欲兽“!”的挣脱了牢笼,将我的理智全然消去,雪臀高高提起,噗的一声脱体而出,强烈的摩擦牵扯出了销魂的快感,我手扶住青岩的右肩,一手向后扶住了高耸的,咬牙又噗的一声再次坐了下去。一提一坐之间,有粘稠的体随着身体的动作飞溅到身体上。连接在一起的体齐齐颤动。我调整着下面的方向,让每次的撞击都对着内里最舒服的那一点。快不行了,魂儿好像要挣脱躯壳,飞到天上去了!

    青岩随着我的动作低吟了一声,这低吟如同最猛烈的催情药,将原本的退缩与胆怯统统驱除。我开始不断的上升下坐,一下一下用紧缩的小孔吞吐着巨大的。每一次撞击都将魂魄都撞飞了去,每一次拉扯都将靡的嫩扯出来,全身被彻骨的酥麻快感紧紧包围着,口中的吟哦声不受控制的随着动作泄露出来。

    “啊……呃……”

    “宝贝……含着我……”青岩一手扶着我几乎被这起伏折断的细腰,带着我身体律动,另一只手的两只伸进了我的小嘴,沈声说着,“乖宝贝,吸我……呃……”两只手指在我的口中翻转搅动,伴随着下体中进出的速度一伸一缩。身体中两个小孔都被堵住,两处的蜜汁都随着动作不断的流淌,猛烈的快感不断的蹂躏着我娇弱的身躯。

    啊……他竟然俯下身子,含住了一侧的娇。坏心眼的青岩,他竟然以牙齿扯住了红嫩的一点,向外拉扯。小头要被他扯掉了!

    突如其来的久违快感,让身子猛的一颤,下身随即开始一下一下的收缩,浑身颤抖的不知道该如何遏制,就要到了,马上就到了……他的大手从我的小嘴中撤出,转而以两只手大力拿捏了我的细腰,以更快的节奏,更强的力量上下拉动着身子。“噗哧……噗哧……”靡的声音不断敲打着耳朵,叫嚣的身子已经无法自持,我昂首向后,咬唇不让自己出声,只在无法忍受的时候发出呜呜的低吟。

    贼的大手捏得越发的紧,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到了!内里喷出大量的蜜,我惊呼一声,浑身不住的痉挛起来。眼前有无数靡丽的花朵次第绽放,我绷直了身体,闭上眼享受这死亡一般的奇妙感受。

    “不……哦……”

    他竟然顺势翻身将我推到,将已经无力的双腿高高的推到了头顶两侧,还在高昂的大硬噗哧一下入了下体,那里……那里的体还没有喷洒完。

    大不顾小口还在高潮中死命的收缩,也不顾内里连绵不断喷着靡的体,入体内以后就开始大力的律动,将我已经高潮到无法叫喊的身子送入更狂乱的境地。

    会疯的,会死掉的,会因为这样无法忍受的高潮尖叫的!我以牙齿咬住了自己的拳头,努力不然自己叫喊出来。

    “坏孩子……”他将我的拳头解救出来,将我的头按在了他宽厚的肩膀上“咬这里!”已经狂乱的我无法抑制心中的欲兽,顺势咬住了他的肩膀。他身子一颤,低吟出声,随即更加猛烈的入、入。

    我呜呜的狂乱低哼,口中渐渐有腥甜的体慎入……他被我咬出血了……

    铜镜前验证(H,限)

    他身子猛的一震,已经被撩拨到无比敏感的身子陡然感觉到,体内的变得更大了。许是体的疼痛让他的动作更加猛烈,下体被迫以最直接的样子大大的敞开在他面前,体内的情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几乎无力承受,只能以最原始的啮咬来表达此刻的情绪。

    直到温热的血顺着嘴唇蜿蜒而下,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咬得有多么用力。“青岩……唔……”我抬头看他,刚刚说出两个字,嘴唇就被他准确的吻上了。

    柔软火热的唇在我的上面辗转吻吮,直到我快透不过气了才放开。他的唇上粘着殷红的血迹……那是我刚刚咬出的,他的血。

    血腥的味道让情欲更加直接和原始,他的律动越发强劲,直得我浑身再无一丝力气,口中的体顺着嘴角斜斜的向下流。

    原本以为青岩是个应以“美”字来形容的男人,但是现在却我愈发感到,他的内心应该如此刻的样子,邪魅的笑容,喷张的肌,浑身散发着如同优雅豹子般的强大男气息。

    “看着我……”他低喘着对我说,“看来我的能力还是不够,犀儿竟然有时间走神……”

    “没……呃……没有……”双腿被大力的向两侧掰开,我有气无力的惊叫,却没有得到他的体谅。他的动作不仅幅度更大,而且也更加猛烈。

    “我错了……啊……饶了……我……”口中蜜不住的下流,我柔声叫着请求他的怜惜,可是当他终于渐渐停下时,身子里却无端生出一股失落。“啊……”

    “怎么,小犀儿还想要吗?”他的大退回到道口坏坏的摩擦,一面在耳边低沈的说,“告诉我,我才知道……”

    “你……”我羞得将脸颊偏向一边,他却哈哈的笑起来“小犀儿忘了,刚才骑在我身上自己动,是何等的销魂了吗?”

    啊!他竟然说出来了。

    “你”我挣扎着要摆脱他的钳制,却被他抱住搂在了怀里。“好了好了,乖宝贝……”他以手蹭了一下刚才被磨得红肿的洞口,说道,“犀儿这么怕羞,每次我一说,你这里……流的就更多了。”

    “啊,不要说了!”我埋首在他怀里,却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他把我翻身过来,让我跪趴在床上了。

    灼热的吻落在了我的背上,我手抓着床单,低吟的回应他的动作,就是这样啊,想要的是这样的亲密,好舒服,每一寸肌肤都在他的唇齿之下苏醒,身体似内有花顺着他唇齿经过的一片一片绽放。

    背上,背上……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

    “不!不要看!”我向前爬着,妄图抓住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有三哥留下的东西,我的身上已经不干净了。他在后边抓住了我的脚踝,坏心的一拽,我无力的趴在了床上。

    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因为刚才的欢爱几乎疲力竭的身子软软趴在了床上,被唤醒的残忍记忆让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他看到了,他一定看到了我不再干净的……身体。

    “犀儿怎么了?”他惊讶于我的反应,赶忙上来将我扶起来。

    “犀儿背上,好脏。”我抓起被子围在身上,边哭边断断续续的说,“被三哥……用针……他在犀儿背上……扎了很多次”

    他闻言眉头紧锁,让我趴在他的腿上,在灯下细细的看。

    “没有。”他伸手在背上抚着。

    “骗人,”我无声的啜泣,“背上,屁股上,还有那里……都被扎了……”他闻言一凛,以至于我在他身边,竟感到了一阵强大的杀气。他的手缓缓划过我的身体,后背,雪臀,随后两瓣雪臀被双手拉开,一只手索着到了花瓣那里,他趴在后面,连小花瓣都仔细翻转着看了。

    “傻丫头,什么都没有!”他抬起头来长抒了一口气,点了点我的鼻头,“以后不可以这么吓唬我知道么。”

    “啊?”我还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身体上的疼痛是实实在在的,怎么可能没有?“真的,没有吗?”

    “犀儿实在暗示我,想去镜子那看一看吗?”

    “我哪有……哎……”他一把抱起了我的身子,走向了梳妆台,那里有一面大大的铜镜。

    他抱着我到了铜镜前,放在了梳妆台上。走到桌边,将高大的烛台拿过来放到了梳妆台边,白皙的身体在烛光的照耀下映到了镜子里。他手抚着我背上白皙的肌肤,说道,“犀儿回头看看,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转过身看,背上,好像真的没有。记忆里肩胛骨的针孔非常密集,可是此刻什么都看不到。

    我惊讶的扶着他缓缓向上,看着铜镜里面的背,如同白雪一样剔透的肌肤、跟原来没有任何差别,雪臀那里也没有……

    “啊!”青岩拉着我趴到了他的肩膀上,随后向后一退。随后两腿被大手向两侧架开,下体的花瓣那里……赤裸裸的映在了铜镜上。

    “这里也没有,对不对?”他贴着耳边,温柔对着我说,我费力的转身看着,灯光下轻轻楚楚的看到大花瓣那里,前些天被三哥用刀子剃得干干净净的地方……因为青岩刚刚狂乱的对待而粉嫩微肿,散发着靡的气息。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还有这里,”青岩双手拉着两片肥厚粉嫩的大花瓣,露出了两瓣带着露水的小花瓣,他无情的以手指将两片花瓣捏住,来回的翻转,中间露出了微微开合的狭小洞口。

    “这里是不是,也没有?”青岩的语气渐渐变得低沈暗哑,暗示着别样的气息。我的目光被铜镜中的双手及赤裸到极限的花瓣吸引住,太荡了,怎么可以这样……心不自觉的砰砰的狂乱跳动起来。

    “有么……”他的鼻子蹭着我的脸颊,说道,“不知道犀儿的里面,有没有……”随后竟以双指扒着狭小的洞口,大力的向两侧拉扯。

    对镜细撩拨(H,限)

    最私密的地方就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扒开,这样的感受让我怕羞又刺激,心神一荡,小口在手指的拨弄下猛然收缩,那里竟然,流淌出了一缕粘稠的体。

    “呀!”我惊叫了一声,呆呆的看着镜子,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好荡的小丫头,这么一就流成这样了……”他笑着继续拨弄着那里,我转过头来趴在他肩膀上,以手拍打着他的肩膀,“死贼,坏死了!”

    “嘶……”他身子一颤,我才注意到,好像,刚才,一不小心,打在我咬破的伤口上了……我连忙低头看他的伤口,却听见他闷声笑起来,“唉,你还笑呢,都咬成……这个样子了。”宽厚的肩膀上是一圈紫色的牙印,其中有两处皮都破了,刚才的血迹没有擦去,从肩膀流到口处,现在已经干了。

    “犀儿不是喜欢我坏吗,”他以手指摩挲着我的嘴,继续说道,“如果不喜欢,怎么会快活到把我咬成这样。”

    “你!”他的手指因为刚才的拨弄,上面还带着我的体……就这样,都抹在了我的唇上。

    “犀儿想一想,喝了我的血,要怎么赔我?”

    还没等我想出什么话来说来,他就抱着我大力一转,将我身子正对向铜镜,随后大手拉住白嫩的双腿向两侧一掰,最私密的一处,就大剌剌的再次露了出来,还是在我和他两个人的眼前。

    他从身后抱着我,我坐着头才刚刚到他的肩膀,整个身子被他的双臂一抱,就埋在了他的怀里。

    “我的犀儿真是个美丽的女孩,犀儿用身子赔给我好不好。”他以手背蹭了蹭我绯红的脸颊,然后是脖颈、口,啊,他捏住了我右边的娇顶端!“嗯……”我摇头低哼,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以后,不由的咬唇低下了头。

    “羞什么,傻丫头!”他低下头,低沈的耳边说道,“你我就如夫妻一般,犀儿享受我的宠爱本是应该,不必怕羞知道么?”

    “可是人家……我们……这么做”我抬头看了他在我头上的手,连忙再次挪开了视线。

    “犀儿喜欢我吗?”他低头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喜欢。”我轻声说

    “没听到啊。”

    “喜欢啊,讨厌……”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声音好像带着五月的日光一样,随后说,“我也喜欢犀儿,你我既已经彼此喜欢,那么做这样的事就不用害羞啊!”

    “那,”我的手指来回蹭着他抱在我的左手,看着他问道,“别人也都是这样的么?”

    “对啊,这就是闺房之乐。”

    “真的啊?”我嘟哝着,“我原先都不知道。”

    “傻丫头,闺房之乐自然不能让你看到,不过”他说,“犀儿要是想看,我也能带你去看!”

    “不要啦,我才不要看别人,很羞的。”

    “犀儿说的对,看别人很羞的,那我们自己,就不用怕羞了。就像你刚才骑在我身上,你不知道你当时是多么美丽。”

    “哎呀,你又说。”我红着脸看他,他满面笑意的低头吻了吻我的额头。抱着我轻轻的摇着。

    我能看到,他的眼中满是对我的坦荡的爱意和鼓励。可是一想到赤裸着身子,还对着镜子就这样跟他谈论闺房之乐的话题,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铜镜之前,一纤细洁白,一高大有力,两个赤裸的身子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在昏黄的灯光之下,散发着一股贴心的暖意。但是还没等我诗意够,就发现他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了。

    心中知道他是想要我,但还是没有办法再主动的送上前去,他自不会等我的动作,只将我向他贴的更近,以手指再次捏住红莓的顶端,说道,“犀儿只要好好享受我的对待就可以了,知道么。”

    “嗯……啊……”他的语音刚落,就以手指大力的捏了一下,一股酥麻顺着前向身子中荡去,我低呼一声,抓住了他的手臂。

    “看着我,看着我怎么对待你!”他的话如同咒语,让我乖乖的从镜中看着他的手。

    那手指白皙灵巧,捏住顶端的红蕾捻转揉弄,右侧的顶端不一会就胀大挺立,整个右都变得沈甸甸,酥麻不已。左边,左边好空,好想要。

    他似是听到了我心中的话,抬起左手捻弄起左侧的顶端。“啊……”酥麻的感受蔓延到整个身体,心中砰砰的跳着,口中似好久没有喝水一样干渴。

    “学会了么?”

    “啊?”

    “犀儿知道怎么弄这里了吗?”我看着镜中的他,随即点了点头。

    “那么,自己试一试吧。”自己再镜子前面玩弄自己么?我伸手缓缓的向上抬起,以手指捏住了两边都已高耸的顶端,在他的目光下轻轻的揉动。

    “唔……”有感觉的,在他的目光下玩弄自己,光是这样的想法就足够让我口干舌燥,心中如同小鹿乱跳一般,更不要提已经被唤醒的身子,哪怕一点小小的玩弄都会有强烈的反应。

    他满意的看着我在自己的手指下绽放,低吟,手随即向下滑去,我看着镜中的大手划过小巧的肚脐,然后握住白皙的大腿,向两侧和后面又拉了一拉。露出来了……花瓣那里,连同菊,都露出来了。

    过于赤裸的刺激让我手下的动作一滞,随即便低哼了一声,刚刚不小心、捏得太用力了。

    但是我的注意力又被他吸引了过去,他将右手在花瓣中间的地方向上一滑,来到了上面那处最销魂的地方,每次按动,都能轻易勾起我的情绪,叫我欲仙欲死的地方。

    他的手指向上一动,将一层肌肤向上一拉……一个高耸的,如同小指尖般的粉嫩凸起,大剌剌的露在了面前。那里是……

    “这是让犀儿欲仙欲死的地方……”他的手指在上面轻轻一按,我呀的惊叫出声,这样的刺激太直接了,我怕我会承受不了。

    “舒服吗?”

    舒服,只轻轻的一按,就像有无数麻痒的细丝穿透躯体,连魂儿都被牵得荡起来了!

百年圣血誓(重要剧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