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师傅不要啊 > 识交合之礼4(高H,限)

师傅不要啊 识交合之礼4(高H,限)


    识交合之礼4(高H,限)

    “嗯……嗯……”软软的跪坐在师父面前的池水中,忽听得那女子啧啧的吮吸声和放荡呻吟声传来,身子被大手扶起,小手也被拉著圈住了灼热的上,那麽那麽热,握在手里面像是有生命似的不住的动著。

    心中倏的一麻,下身窜过一股热流,小脸被师父抬起来,轻轻的向他们那侧转过,“小犀儿别忘了,今天可是来学的。”

    “师父……”身子被师父转到侧面,手握著大的转头看著。那个女子跪在地上,一只小手托著下面两个球不住的揉捏,一只手险险的抓著那大的忘情的吮吸,她的嘴巴那麽小,却每每能将大的尽数吞入喉中,吞吐的时候唾都沿著嘴角流出来了。

    她的眼睛像猫儿一样眯著,声音娇柔而放荡,似乎对眼下的事情非常享受。

    “别光看著啊,笨女孩!”师父扶著我的头,让我将含在口中,说道,“犀儿照著她的样子做。”

    “嗯。”下身早已泛滥如潮,若不是在水中,怕是早就被师父发觉了吧。顺应著自己的心思,我红著脸应了,低下头在黑暗中依著判断舔了下去。

    “唔……好乖……”师父手扶著我的头,一只手还不忘揉弄著我的耳垂。

    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也许是因为耳边那女子享受的呻吟太大声,也许是师父手上的动作太温柔,也许是这些日子被师父调教得太敏感……握著师父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那麽想取悦他。

    回想著那女子的样子,我跪起身来,索著找到了的大头部,小心翼翼的含到了嘴里。

    “嗯……”黑暗中师父的低吟声如同最好的催情药,我的身子一下猛烈的烧了起来,头向前倾,尽可能多的把师父的含在嘴里,以压在下面的舌头舔著触碰到的每一寸肌肤,然後再用力吸著退出。师父的身子微震,哑声说道,“小骚货,吸的我好舒服。”

    “唔……”口里含著师父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小手向下握住了一粒大丸,随著口中吞吐的动作以麽指不停的摩擦著。

    师父的呼吸声急促起来了,这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鼓励。头上的动作渐渐加快,舌头已经凌乱的舔作一团,上连同唇边、嘴角,到处都是被蹭出来的唾。

    “再……快些……”师父猛的拉住了我的头,手下加快加深我的动作。啊啊啊……,到喉咙深处去了,那头太大了,让我忍不住有些想作呕,却由於这样的动作更加挤压了那个头。

    “荡妇,挤得我快要泄了,嗯?说,犀儿是不是小骚货!”师父的呼吸越发的急促,低沈的鼻音带著滚滚的情潮将我淹没。呜呜的呻吟著,手抓著结实有力的双腿,除了顺从他再无它想。

    那女子尖声低呼不断的传来,啪啪的拍打声让我知道了此时他们在做什麽。身子下面空虚的快要疯了,稚嫩的口腔被撑开到了极限,无辜的承受著巨大的抽,甚至已经能够配合师父的步调,适时的将大头吞进喉咙,又体会著它猛地抽出时带给小嘴的挤压和摩擦的快乐。

    这样的时候又怎麽能够说出口?可是心里面却已经高喊出来了,“犀儿是荡妇,犀儿好想要被师父狠狠的著,像是他们那样……”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荡的哼哼声。

    “快到了,小骚货,吸的我这麽紧,是想被师父了麽?嗯?”师父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不行了,嘴被的已经麻了,耳边听著师父那麽感的喘息声,整个身子也都哆嗦了。

    “想要喝麽,想要喝师父给你的好东西吗?”师父拉扯著我的头,几乎低吼著在耳边说著。

    “呜……唔……”眼泪都被的流出来了,师父已经快要到了,口中的好像胀大了无数倍,小嘴已经快被撑开了!师父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终於在几个让我几乎窒息的猛之後,喷出了灼热的体。

    师父的华猝不及防的喷到了嗓子眼里,我被呛住,猛烈的咳了起来。师父拔出了,随後就有大量温热粘稠的体喷到了脸上,脖颈上,口上……刚刚拔出以後嘴巴几乎没办法合拢,粘稠的伴著口中的唾不停的往下流著。

    师父抱著我站了起来,走出了温泉。

    湿漉漉的身子被放在床榻上,这里的位置离右边更近些,借著朦胧的烛光可以模糊的看著师父完美又温柔的脸。他以麽指在我的眼睛旁边蹭了一下,随後又放到了我的柔软唇边,按压著哑声说道,“舔干净,把师父给你的好东西吃下去吧。”

    师父的声音原本就好听,此时有微微暗哑,如同魔音一样把我蛊惑了。伸出舌尖含住那手指,将上面的舔掉,乖乖的咽进了肚子。

    “乖宝贝,师父真喜欢你。”师父捏了捏我的脸,随後将大手轻抚在我身上,缓缓的摩擦起来。手温柔而有力的从脖颈到前,再到小腹,将靡的涂的满身都是,像是在按摩一样无比舒服,却也更多的催发了我的情欲。

    “师父……想……”旁边那个女人叫声急促而满足,伴随著水声和拍打声不住的传入耳中,一侧头就能看到那男人抱著她上下抽动的情景,飞溅的水光和两个人身上的薄汗让人浮想联翩。手拉著师父,已经忍不住了呀,师父,好想要你也这样对我。

    “想要了吗?”师父的大手已经来到我的身下,将两条腿扳开到了极限。他俯身看著一开一合的小,轻声吐著气,身子被弄得又软又麻,忍不住拱起了小腹,低声呻吟出来,“想要,师父……”

    “想要什麽,说清楚!”师父命令般的声音从下身传来,我再也顾不得什麽,低声的喊道,“想要师父的大犀儿呀……啊……”师父,师父在做什麽?

    识交合之礼5(高H,限)

    他将我的两片小花瓣含在嘴里了!嘴里滋滋的吸著,那里,花瓣那里都快被吸掉了似的!

    “师父……呀……”长舌灵巧的从花瓣中间扫过,点压到珍珠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僵了,而他竟然在这样的时候,将舌尖狠狠的入了狭窄的花中!

    不同於的坚硬,灵巧绵软又湿滑的舌头入的时候,带著他灼热的呼吸,让我的整个身子都软的一塌糊涂,小口忍不住收缩起来,本能的挤压下,有粘腻的体流了出来。

    “吧唧”一声,一股疯狂的快感从小猛烈的袭击到了头顶,师父他,以双唇抵住了花两边,狠狠的吮吸起小口来了!

    白嫩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了,这样太多了!双手紧紧的抓著床单,身子禁不住的一颤,有更多的蜜还没有流出就被师父大力的吸了去。

    “师……父……”轻一点呀,要把我的魂都吸走了!

    师父的双唇和舌尖在我的下身肆意玩弄,将我激得娇喘连连又哭又叫,那快乐太多却让我身子更加空虚,渴望得到更多的抚慰。啊啊啊,他竟然用牙齿咬住一片花瓣轻扯!

    “不……行了……师父……啊……”到了!被师父的嘴巴玩弄到高潮了,小肚子猛的向上一挺,又被他狠心的压下,罪魁祸首竟然还留在那里,将刚才狂乱喷出来的体尽数吮吸了进去。

    “啊……”

    禁不住的仰头高声呻吟,却被师父挺起猛烈的一彻底截断,那久盼而至的死一般的满足将我推向了另一个更致命的灿烂高潮,身子悬在高处紧紧的绷著,连喘息都喘息不出来了。而师父还没打算就此为止。

    他将我僵硬的双腿猛的拉起,将高潮中无法动的身子扯到床榻的边缘,猛烈的抽起来!

    啊啊啊,这是怎样一种感受,本来还未褪去的情欲被一波一波的激起,双腿间的比我的胳膊还要大,菊里著一玉,跟挤压的力量,把中间的那层嫩都要磨穿了。

    “师……父……”我咬著自己的手指,禁不住流著眼泪柔声叫著,那声音怎麽好似……在求他给我更多一样。

    “小骚货,喜欢师父这麽你麽……”师父喘息的拉著我的手,黑暗中依稀可见那感的唇瓣一开一合,眼前的一切不甚清晰,让我的情欲更加高潮。

    “嗯……喜……欢……要师父……”荡的哭喊出这样的话,娇嫩的後背被师父大力冲撞的不停的摩擦著丝绸床单,背後的濡湿除了汗水之外,就是两个荡的小流出蜜。被他不断入拍打的地方又热又疼又麻,让我既快乐又疼痛。

    “坏女孩,这样够了麽,嗯?还要不要更多,嗯?”那样销魂蚀骨的声音,让我的心都飘荡起来了,要……要更多的,虽然这样已经满足的快要死掉了,可是还想要更多的东西来满足……我,已经对於情欲到了贪得无厌的地步了吗?

    “还要……还要呀师父……”

    “乖孩子,看那。”头被师父推向一侧,看到的画面让我猛的惊住了……刚才的那一男一女身边,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竟然俯身在被不停抽的女子身侧,伸出小舌与那女子接吻。

    脑子轰的一声,过於惊悚的画面让我全身僵住了……两个女人,一个男人……这样的画面……全身的僵硬似乎让师父更加享受,猛烈一僵的那一瞬他低吟了一声,那饱含著情欲的声音几乎让我发狂了。

    身子被玩弄著,眼前的画面一再变化,女子伸著粉红的舌头在下面娇声浪叫的女子身上逡巡,而後又以牙齿拉住一颗红嫩的樱桃又扯又咬。

    男人一边抽著下面的女子,一边伸手抓著上面女人的两个硕大的房挤弄,她禁不住的高声叫起来,贝齿放开那颗樱桃,颤动的顶端上面,是一靡的丝线。丝线上方的女子红唇微敞,唇边丝丝点点都是刚刚濡湿的蜜,紧闭的杏目耳後无辜的睁开,转身便抱著那男子唇齿交缠起来。而那男子手握著她的房不住的玩弄,下身却著另外一个女人,不停的耸动。

    满室都是喘息声娇吟声,噗嗤噗哧的水声……啪啪的拍打声,脑子不住的轰鸣,身子还被师父掌控著,将最柔弱的地方一次次强硬撑开,入。

    “要吗,犀儿也要吗?”师父的声音带著蛊惑,几乎将我的心智夺走,可是要跟别的女人分享师父,光想到这里心就像被别人狠狠的捏似的难受。

    “不……要……师父是……犀儿一个人的……”这样说著竟然傻乎乎的流泪了。

    “犀儿,真的不要吗。”耳边的声音让身子再次一僵,“啪!”大腿被狠狠的拍了一下,温涯师父低沈的喘著说道,“小骚货,想夹死我吗?”

    “师……师父……”温离师父来了。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师父的声音和他身上的冷香我怎麽会不记得。温涯师父低笑一声,下身猛的发力,“啊……”身子被撞的猛的一缩,我忍不住再次叫起来。

    “小浪货,要不要被两个师父,嗯?”温离师父俯身捏住我的下巴,突然起来的男人霸气让我心里猛的一颤,除了臣服别无它法。

    “要……”我抓著师父的大手,因为下身师父的动作还不住的颤著。

    “啊,师父!”不要,温涯师父竟然退出来了!

    “怎麽,舍不得了吗?”他站在一边,高耸的形成的硕大暗影,还不住的弹跳著。

    “小犀儿这麽饿的话,不如今天我们玩点别的。”温离师父说罢,将一个半大盒子放在了床那边。

    “师父……”他们说要玩点别的,我的身子忍不住瑟缩起来,以往这麽说的时候,不知道被他们弄的多麽狼狈……这一次,他们又准备了什麽呢?

    冰与火的对待1(SM,虐体,限)

    温离师父点亮了床榻边的壁灯,澄黄的光芒下,我终於看清床边那一个做工巧的小箱子。

    “想知道是什麽?”温离师父看著我,修长的食指嗒嗒的敲著。我将身子裹进丝绸里,只露了个脑瓜在外面点了点。

    “想知道,犀儿要先闭上眼睛,我说睁开才能睁开。”温涯师父俯身在耳边一说,我的脸顿时红了。他没穿衣服,刚刚说话的时候,都隔著丝绸戳在我的後背上了。

    “嗯。”师父应该不会骗我吧!

    闭上眼睛,听见箱子被打开的声音,“可以了吗?”

    “还不行。”温涯师父的声音从耳侧传来,那不安分的又趁机顶了顶。

    温离师父的脚步声渐渐的近了,仿佛也昭示著新的“游戏”即将到来。

    “可以了麽……”话音刚落,眼睛竟然被蒙上了。

    “师父!”明明说过睁开眼睛就能看过的,“师父说话不算数!”

    “犀儿急什麽,反正一会儿,你自己都要一一用过的。”温涯师父坏心的说,“等你睁开眼睛,自然就能看见了。”

    “不要蒙眼睛啦,师父,犀儿害怕。”又一次陷入了黑暗中,只隐约能看到外面的光,我的手摩挲著,抓住一双冰凉的手。

    “蒙上眼睛,犀儿的感受才更深,那样才更有意思。”师父说罢又说,“犀儿自己选,手要不要绑上呢?”

    “当然是……”

    “算了,还是不要绑了,呆会挣扎才更有意思啊!”话还没说完,师父就替我解答了。虽然答案和我想的一样,可是怎麽听都觉得味道不对。

    挣,挣扎?我紧紧拉住那双冰凉的手,说道,“师父,不要说了,我好怕……”

    “怕什麽,又不会吃了你。”冰凉的声音从手这边传来。

    “对啊,只不过是要犀儿吃些东西而已。”温涯师父话音刚落,身上的绸布被一下子扯开。眼睛被蒙著之外,全身又一次赤裸著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却在灯光下。

    冰凉的手从我的手下抽了回去,身子被推倒在床上。有大手在赤裸的身体上缓缓抚著,一冰一热的两双手,分别在身体的两侧,截然不同的刺激让我身子不由得瑟缩,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大手同时来到了双旁边,捏著硕大的房揉捏玩弄,不用看也知道,已经从指缝间挤成了无比靡的形状。“叮呤,叮呤……”清脆的铃声从一边传来,那是什麽?

    “嗯……”冰凉的那一侧,尖被手指夹住,开始扯弄起来了。整个房刚刚已经被温涯师父玩弄的肿胀挺立了,现在一捏都有些发疼,更不要提扯得那麽长。“疼啊,师父……”我伸出手想要抓住师父,却被一只暖热的手抓住了。

    “呀!”有什麽东西,什麽冰凉东西咬在尖上了?我身子一挣扎,清脆悦耳的铃声随即之传来。那是什麽东西?

    双手被放开,我颤抖著手,缓缓伸向那里。

    顺著疼痛的那一点开始,一点一点的向上,清脆的铃声不时的传来,直到我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是个木质的夹子,一头已经夹在肿胀的尖上,而另一侧是一个金属制的,有将近一个指节那麽宽的大铃铛。伸手想要拿下来,却听得师父说道,“犀儿不听话了麽?”

    “师父……犀儿好疼……”我的手著那被夹住的地方,夹得好紧。

    “小骚货自己著被夹住的子,真的好荡……”温离师父猛的咬住了耳垂一扯,我忍不住娇声哼了出来。

    “忍一忍,一会你就知道好处了……”温涯师父话音未落,我再次听到了清脆的铃声。

    “师父……别……不要……”我索著将手伸向铃声那边,却哪里躲得过武功高强的师父,左边的尖被大力一拽随即就是让我颤抖的一夹,“啊……”我低声叫了起来,身子又是一缩。

    “叮呤叮呤”随著身体的震动,那两个铃铛在开始响了起来。

    好奇怪,那样的感觉,好像尖一直被人用力的向下扯,而且那种声音,也让我想到了被妃子们养在里了小猫小狗。

    冰凉的那只大手伸到我下身了,随即便嗤笑出来,“不是喊疼吗,怎麽下面反倒湿了?还是说,小骚货就喜欢疼?”

    “没……呀呀……师父……”右边尖上的夹子竟然被无情的拉扯起来了,好疼!尖像要被拽下来那麽的疼,而且那样的声音,真的好羞耻啊。

    “啪啪……”左边的整个房都被大力的拍打起来,阵阵波带得夹子来回晃动,尖就像要被甩出去了一样,又是不断的铃声。

    “不行……啊……”为什麽,明明是被那样疼痛的玩弄,身子却已经有感觉了,下身一阵濡湿,菊里的玉石像得到什麽鼓励似的,开始不停的上下冲撞。

    “看看,已经荡成这样了。只是把你的子弄疼,就湿成这样了。”一手指在我身下一抹,随即被送到唇上,“来,尝尝自己的味道。”

    房还被玩弄著,身子却越来越空了。好想要……唇上的触碰让我忍不住乖乖张开了嘴,伸舌舔起来。手指顺势进了嘴里,开始来回搅动著唇舌,“这个小嘴,要用什麽玩才好呢?”

    “唔……”嘴巴也要玩吗?口中被一手指搅得惊涛骇浪一样,口水都禁不住的顺著嘴角往外流。

    “算了吧,嘴还是留著叫给我们听好了。”温涯师父终於撤出了手指,拨弄著一边的夹子说道,“犀儿叫的不好听,我们再来玩她的小嘴。”顿了顿便俯身在我耳侧说道,“犀儿听到了麽?”

    “师父好坏!”呜呜,这时赤裸裸的威胁吗?

    “那犀儿喜欢不喜欢,师父坏?”啊,坏心的师父,说话的时候嘴唇都碰到我的唇了,又用那种低沈的声音蛊惑我。

    “喜欢……啦……”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在两个强大的师父身边,只有乖乖的承受了。

    “喜欢就好,犀儿喜欢,那我们就继续下去了。”等等,我後悔了可不可以啊……

    冰与火的对待2(SM,虐体,限)

    “啊,师父,凉!”一块儿冰一样的东西被放在口上,激得我身子猛地一缩。口上的夹子被扯得来回晃,两个铃铛叮当作响。

    “小犀儿的子真好看,下面那样白,上面又那样红,这铃铛夹上以後就更浪了……”

    “师父!”虽然是大热的天气,可身子上的那个冰块凉的我起了一身**皮疙瘩,更不要提,师父的手指按照那冰块在我身上来回的摩擦。

    “不行,师父……”我伸手没有抓住师父的手,却到了身上的冰块。颤抖的拿起来,好凉!是四方的形状,只是各个角落都被打磨成了浑圆的形状,刚握了一会儿就被冻得扔在了床上。忽然知道了,为什麽温离师父的手那麽凉。

    “犀儿有没有想过,要是这东西放进你这张小嘴里,会是什麽样?”温涯师父说话间大手覆盖在花上轻轻的揉,下身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呻吟出来。

    “看来,小骚货已经等不及了。”温涯师父说话间又一次打开了箱子,一阵声音之後,有更多的凉气笼罩到身体周围。

    不会吧,不是要把那些冰放进……身体里吧。师父的大手在珍珠处一按,我的身子也随之瑟缩起来。

    “师父,不要放啊,犀儿会被凉死的……”惊叫著想要後退,却被师父抓住了双腿,大力的敞开。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悦耳的铃声仿佛跟我作对似的,不停的响起来。

    下身,下身的花瓣被手指拉开了。想到自己将会被怎样的对待,本该只是恐惧的,但是内心深处强烈的渴望又是什麽?啊啊啊……冰块被放在小口上了!

    “呀……”好凉,整个小猛烈的瑟缩起来,但是用力扒开的两个手指本就不为所动,不管用尽了多大力气,也是徒劳的挣扎而已。

    “不行……”那个冰块已经抵住小口,向里面推了!

    “真美!这麽粉的小嘴要吞下透明的冰块,颤抖著张开的样子真是可怜又让人想要用力玩弄啊!”玩弄两个字刚说出口,下身猛地一紧,那麽大的冰块,已经被推进小里面去了!花瓣被松开,随後便有手指推著那块冰,滑到了身体最深处。

    “嗯……”好凉,好麻,肚子里面凉的要命,可是为什麽觉得那麽空虚。不要,不要冰块,想要师父热热的东西啊。

    “这麽凉小嘴还是这麽缩,还想要吃吗?”说话间花瓣又被扒开了,有冰块再一次堵在了那里。

    “师父,够了啊……”一块已经塞得很难受了,不敢想象师父还要放进更多的东西。身子深处被埋入的冰块让我忍不住瑟缩,被扯动的尖无辜的耸动著,扯得铃铛发出出无比靡的声音。

    “小犀儿的子都在哭著要了,不给怎麽可以……”啊,太多了!被强迫张开的地方开始缓慢而艰难的吞入了冰凉的东西,一块,两块,三块……我开始哭叫出来,想要挣脱师父的压制,把身子里那冰凉的东西挤出去,可是无力怎麽挣扎,都挣脱不开两个师父的钳制,更多的冰块一块块的被塞进小里

    师父,不要啊_分节阅读_7

    ,直到所有的地方都被撑开,塞得满满的师父才松开了我的花瓣,随後便在耳边冷冷的说道,“咬住,把所有的都咬住知道吗?”

    是温离师父,那样冰凉的命令著,让我好害怕。

    “嗯……”咬唇紧紧的瑟缩,含住那些冰凉的东西,那冰冷的感觉激得身子都哆嗦起来了。

    “冷吗?”温涯师父忽然躺到我身边,手指轻抚解救了我的下唇,贴著耳朵问道。

    “好冷……又冷又撑……”我抓住师父的手,想从他那汲取一些温暖。

    “乖孩子,师父们有暖和的东西给你。”话音刚落,一股冰凉的体倾泻在双之间的口上,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嗯……”我猛地一惊,随即被师父按住了肩膀。“别动,这麽好的东西,洒了师父要惩罚你。”

    “师父……骗人……是凉的……”冰凉的体让我上身被下身都快要夹不住了,上面的凉滑体弄得身子好痒,啊啊啊……肚子上也被倒上了!

    身子在冰块和体的蹂躏下,已经哆嗦的不像话,下身那里有被嫩化掉的冰水,顺著小向外渗了。失禁的感觉让我紧锁的下体极度敏感,而眼睛被覆盖了以後,身子的感受更是该死的敏锐。

    “犀儿知道,你的身子现在有多美吗?”

    “是很浪吧,从来没有见过,倒上酒以後这麽浪的身子。”

    “嗯,身子这麽的白,倒上红色的葡萄酒以後,好像处子的血一样,又美丽又荡……”

    红色的,葡萄酒吗?他们倒了红色的酒在我身上?那个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很荡啊……

    “现在犀儿的身子热了吗?”

    冰与火的对待3(SM,虐体,限)

    醇厚的酒香扑面而来,光是闻到香味就想象,它的味道是多麽的醉人。

    师父说得没错,片刻之後每一个被酒浸泡过的毛孔,都有一丝一丝的灼热缓缓的从最细小的缝中升腾起来,这灼热渐渐的连成了一片,刚刚被冰凉的体滑过的地方开始有了火辣辣的感觉,还有一丝微微的灼痛。

    “嗯,这胡人的葡萄酒果然是绝品,被犀儿的身体热过以後,不知道味道怎麽样啊?”师父俯身在我锁骨处一舔,我便忍不住的哼了出来。

    “果然是,好酒。”温涯师父低喃了一声,唇舌开始在我身上游移,从锁骨、脖颈到两之间。

    “嗯……”咬唇呻吟出声,师父柔软的舌头在敏感的地方不停的舔弄,将酒卷入自己的口中。身子忍不住随著他的动作轻轻的抖,好麻,被舔的地方是痒的,可是不知道怎麽得,每一次他的动作都带的小肚子里面阵阵的发麻。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双手抓著枕头,享受著师父难得的温柔。

    “啊……”肚子上面,也有舌头在舔了!是温离师父吗?那样灵巧的划过我敏感的肌肤,舌尖在小肚脐里面打转,双唇抵在上面吮吸著酒……好想要,肌肤的触碰让身子更加空虚了,双脚忍不住在床上滑动,连脚指头都是空虚的痒!

    “骚货,这就受不住了吗!”温离师父的声音从身下传来,随後双腿被大剌剌的敞开,高高的推到了身子两边,“咬住,这里面的一滴都不能流出来!”

    呜呜呜,温涯师父,你怎麽总是用这样吓人的语气说话呀!手指扫过紧咬的小口之後,师父从下面托住我的雪臀,“噗哧”一声,两指宽的玉被猛的拔了出来。

    “啊!”我身子猛的一缩,差一点,差点就泄出来了。咬著牙紧紧的夹住那冰块,感觉融化的冰水因为下身被抬起的原因都逆流到了子里面,冰凉又酥麻。身子在这样的玩弄下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而双上的铃铛也再一次靡的响起。

    “小屁眼一开一合的,早就想被了吧!”温离师父手指抠弄著那处,说话的声音已经满含情欲。

    “这麽大的子不停的抖,看得我口干舌燥的……”温涯师父侧伏在我的身上,喘息声已经越来越大。

    “啊……师父……”一个冰凉的东西,进菊里去了!那是什麽,冰凉又细窄,有著弯曲的弧度。未知的恐惧让我忍不住要要逃避,可是那个东西越越深,身子再怎麽动都逃不开。

    “叮呤叮呤……”

    “啊啊啊……师父,不要!”房上的两个夹子,被温涯师父坏心的向两侧拽,本该是疼痛的,可为什麽感受到的却是疯狂著渴望的麻?太多了!上面两个头都被师父用木头夹子玩弄,下面的小里一个塞满了冰块,一个不知道被塞著什麽东西,肌肤上到处都是火热,身子中却埋著冰,这样冰火交加的感受让我整个人都乱了。

    “呀!”菊中的东西开始动了!冰凉弯曲的弧度旋转著划过娇嫩的内壁,随之而出的,是醇香而冰凉的体。

    “师父,你给我倒了什麽?”好凉,肚子都凉透了。可是凉过以後立即变成了火一般的灼热。

    是葡萄酒!我刚刚反应过来,温离师父刚刚进来的,是一个酒壶。

    “後面这里倒进热的东西,犀儿喜欢吗?”

    “师父……”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师父用这样奇怪的东西把身子玩弄的酥麻不堪,真的好羞人。

    “犀儿的肚子鼓起来了,真可爱!”温涯师父的大手在肚子上轻轻抚弄著,另一只手却仍然没有放过房,不停的扯弄。可我此刻已经顾不上那里的疼痛和升腾起来的酥麻了。所有的注意都已经到了下面,酒倾泻而下将肚子撑得大大的,整个肚子里都是饱胀的要命的感觉。酒带著致命的快感充斥了整个下身,越来越满,越来越多,“嗯!”受不了了,这样的又痛苦又快乐的感受都快把我折磨疯了。

    “师父,好难受啊……够了……”

    “嗯,多了!”温离师父的声音忽然从後面响起,酒壶的壶嘴被拔出来,随即便有冰凉的唇贴在上面,轻轻吸了一下。

    “啊啊啊……师父……”我身子狂乱的抖动起来,怎麽能够对那里……师父红色的唇贴在上面──只要想到那样的画面就已经口干舌燥了。

    “两个小孔里面都满了,紧紧绷著的样子真好看。不过一会儿就更漂亮了!”温涯师父将我的腿又向上推了推,让小和菊都朝向上面。随後边有一个硬硬大大的东西抵在了菊上。

    “小犀儿有了这个塞子,一会儿想吐都不出来。”说罢就将那个东西往菊里塞。

    “唔……太大了……”含著葡萄酒的菊直到小肚子里面都是火辣辣的,这样那里的感觉分外敏锐。皱著眉头努力的配合师父张开那里,费力的一点一点吞咽进那大大的塞子。

    “小菊花真是欠,这样就已经绷直了!”

    “师父……”我被他弄的都出汗了,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温离师父手下猛地用力,我皱眉尖叫出声,好疼!那个大大的东西塞进满是红色酒的菊里面去了!

    “犀儿带上小尾巴以後,还真像个小狐狸一样呢。唔,还是个怀了仔的小狐狸,犀儿也来看看吧!”身子被反转过来,我四肢著地跪趴在床上,冰块再一次抵到口,咬牙夹紧了冰块,却仍是有冰水缓缓的顺著缝隙流出来。

    “夹紧些!”雪臀被无情的打了一巴掌,我低吟一声,下身费力的缩住,身子晃了晃。这样的姿势硕大的房本来就垂下去了,刚刚温离师父一掌拍下,竟带著两个夹子靡的摇晃起来,叮呤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提醒著我此刻的动作有多麽荡。

    眼睛上的丝绸被解了下来,我睁开眼睛,借著灯光模模糊糊的看见了床上的小箱子。小箱子有两层,下面都是冰块,而上面则是一下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视线扫过身侧之後,我的目光却不可置信的转向了那里,是镜子,一面硕大的铜镜就放在我的身侧,壁灯的光恰好照在里面,所以看得很清楚。我赤裸著身子跪趴在床上,双被上夹著两只木质的夹子,夹子上硕大的铜铃,夹著殷红的头,靡的几乎垂到床上。

    小肚子整个都鼓起来了,像是有了几个月身孕一样的涨著,而身子的後面,双臀间显露出来的,竟隐隐约约是一条雪白的狐尾。

    “我们的小犀儿,现在真的好荡啊,对不对?”

    “你说,”面前站著的温离师父伸手抚弄著我的唇瓣,说道,“小犀儿是不是个放荡的女人呢?”

    冰与火的对待4(SM,虐体,限)

    昏黄的铜镜上面,整个身子都散发著一股靡的味道。

    “怎麽,犀儿是不是,很漂亮。”温涯师父伸手在我身子起伏的曲线划过,说道,“犀儿现在想不想要?”

    我咬唇忍住轻哼声,身子随著师父的动作轻轻摆动,但还是害羞的没有说话,其实身子早就烧著了一把火,恨不得被师父们狠狠的玩弄,更不要提,刚刚在镜子中看到那样荡的样子……下身最敏感的两个地方,被无情的塞满了,一个冰的想要死掉,一个热得让我想呻吟,冷热的感觉同样强烈的冲击著感官,我觉得自己身子都要爆炸了。

    “师父……”终於忍不住轻吟出声,以这样跪趴的姿势抬起头看著温涯师父,师父缓缓的下了床,来到我的面前。床榻不怎麽高,师父身子又很高大,那挺立起来的在我嘴边不停的耸动著。

    “犀儿要的话,就自己证明给师父看,知道麽?”师父伸手轻抚著我的唇,毫不怜惜的以手指撬开了下唇,伸进了贝齿中间,抵住小舌揉弄著。

    “嗯……”舌头被他揉的有点疼,口中分泌出来的蜜沿著手指流了出来,师父眸光一暗,将抵到我的嘴唇中间,说道,“张开嘴,自己含进去。”

    因为跪趴在床上,手用不上力气,只能大大的张开嘴,任由师父捏住我的下颌,将那无情的入了小嘴中间。

    “唔……”好大!整个下巴都被撑疼了。

    师父扶著我的头开始向里面,又大又长,整个脸都酸了,感觉那个一下子穿透了嘴巴,进入了狭窄的嗓子眼里面。

    闷声咳著想要摆脱这钳制,却因为舌头微动触动了师父。他低哼了一声便以双手扶住我的脸颊,以一下一下在口中耸动著,“唔,小嘴好紧,真欠。”师父闭著眼,享受著稚嫩的口中的紧致和湿滑,长长的睫毛微颤,呼吸声渐渐的快了起来。

    整个身子都因为师父的动作而不停的耸动,垂在下方的两个房因为这样的摇晃而前後动著,两个铜铃连著夹杂被前後的甩,夹得小尖麻麻的疼。

    “唔……唔……”口中被磨得酥麻不堪,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疼痛与快感不断的升腾,让我忍不住大声的呜咽著,却因为被师父严严的堵著喊不出来。

    整个身子都要麻痹了一样,後中的火热不停的灼烧,而小中的冰块连同融化出来的冰山不停的晃著,已经快要……泄出来了。可是师父说过,不可以流出来的。

    好难过,真的好难过,在师父的耸动之下,整个肚子都搅得混乱了。

    痛苦的紧紧咬住後面,又因为这样的的动作而牵动了嘴巴。

    “唔……小妖……要让师父泄出来吗?嗯,坏孩子!”师父伸出双手拍打著甩动的双,一股如死亡般的快感狠狠的从被拽起的头牵扯到全身,快要死掉了,要到了,下面都忍不住了……

    整个身子都紧绷绷的发颤,小嘴咬得死紧,只能用鼻子呼吸了,师父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开始拽住了我的头发,扯著配合他的撞击。好深……深深的顶进嗓子眼里去了……痛的眼泪都流下来,可是无法停止师父的动作,竟然还在那样的疼痛里,感受到了一股要命的快感!

    双腿间已经要泛滥出来了,努力紧紧闭合著双腿、摩擦著,让自己不要那麽快的泄出来。

    “犀儿想要吗?”师父抬起我的下巴,逼我流泪的眼睛看著他充满情欲的眸子,说道,“让师父泄出来,你就可以泄出来,知道麽?”

    要让师父泄出来就可以吗?我的双腿不停的蹭著,眼巴巴的看著师父。脑子中只剩下这一句话,只要让师父泄出来,就可以了。

    趴在床上的双手挣扎著扶著师父的腰,小口努力的大大张著,更深更多的将师父含在嘴里,师父手下的力道渐渐放松,我抽噎著配合师父的动作大口大口的吮吸,感觉那大到不行的头,在喉咙里都被紧紧的嘬著。

    师父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享受,像得到鼓励一般,我一手扶著师父的腰,一手伸向师父的下方两个垂下的囊。回想著师父玩弄我的样子,手指在两个囊中间来回的挤著,然後坏心的以白嫩的指尖捏著两个囊中间的那条缝,轻轻的向下扯。

    “嗯……小坏蛋……”师父著我的头发,喉咙中的声音无比暗哑。我知道,师父的情欲已经上来了。

    双手渐渐的转向师父的紧致的臀瓣,两只手分别抓住了一边,开始伴著我嘴吸的动作竭力的揉。

    “唔,这麽快就感玩师父了,是麽?”师父的大手在我的赤裸的背上不停的摩擦,整个身子升腾起了灼烧般的快感。

    “嗯……”不行了,下面开始缓慢的收缩,一下一下,我知道,这是要到了……如果到了的话,会忍不住喷出小里的东西,那样会被师父狠狠的惩罚的……

    脑子开始飞快的转动,嘴巴已经在过度的摩擦下麻痹,留下了一道道的唾,师父的定力那麽强,要怎麽样让他泄了呢?

    “小骚货跪得这麽直,肚子还是撑得这麽大……”温离师父从後方将大手覆盖到高高鼓起的小肚子上,冰凉的触感让我浑身一颤。

    不会是……不要……看不见温离师父的表情,但是我竟然能在这样的时候猜到,他的嘴角一定斜斜的挑起来。

    “唔……”肚子,高高挺起的肚子被往下按了啊啊啊,不行了,好想要泄出来。我的心狂乱的跳动,不可以啊,温涯师父还没有到,要怎麽办……一个念头在无力中闪过脑海,我的手死死的向里动……终於找到了那里……温涯师父的菊。

    “嗯……”温离师父又按了!下身疯狂的紧缩起来,要泄了,要泄出来了,绝望的闭上眼睛,将娇嫩的食指对准师父的那处一按……

    “呃……小坏蛋!”温涯师父猛地按住我的头,猛烈的抽动起来,那动作太快太猛,将我的眼泪鼻涕都撞出来了,知道他因为手指而敏感,我顾不得口中的难受,手指用力向里一,温涯身子猛的一颤,低吼著将白蚀灼热的体,猛烈的喷洒在我的口中。温离师父竟趁机死命的一按,我尖叫一声,下身猛烈的抽动,将冰块与体,一起喷到了床上。

    冰与火的对待5(SM,虐体,限)

    是哭喊著达到高潮的。

    整个下体终於倾泻出来的那一刹那,灵魂要飘走了,紧紧咬住的下体终於得到了释放,小肚子被温离师父猛力的按著,却因为菊口的塞子堵得太紧而无法将红酒泄出来。一半是死一般满足的快感,一半是死一般无法释放的痛苦,两种感觉撕扯著已经脆弱的神经,除了哭喊再无别的可做。

    温涯师父见我泄了,猛的拔出,将粘稠的白色体喷在我的脸上,前,我跪在床上紧紧抓著他的肩膀,尖尖食指在他身上挠出了一道道血痕。

    师父刚刚有些软下的又猛的竖起,嗜血般的欲望被我的手指激发了出来,他不顾我在高潮中哆嗦著已经无法承受的快感,竟伸出大手在我前大力的揉捏摩擦,将刚刚的体抹在了我的身上。夹子连著铜铃在他的动作下不停的响著,师父一把将我抱起,托著我的腿绕到了背後,又让我几乎无力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说道,“犀儿喜欢吗,嗯?这样的快乐?”

    我……喜欢吗?

    本来是应该讨厌的,这样凌虐一般,如此痛苦的快乐?可是为什麽却说不出来?我抬起疲惫的眼帘,抽泣的看著师父,忽然下身一紧,有手指在我的花口上抠弄,随後便伸进去搅了起来。

    “啪嗒”我身子猛地一缩,哼了一声──一块尚未融化的冰块随著温离师父手指的动作掉了出来。

    “小嘴这麽紧,咬著冰块都不想吐出来,还吐出了这麽多水,我们的犀儿真是个小骚货……”温离师父将手指伸到我的面前,上面除了水渍之外,还有属於我的粘稠体。

    “不是……”我喏喏的说著,却没有可争辩的借口,刚刚手指伸进去的那一刻,身子颤栗般的快乐著,这样轻微的颤抖是瞒不了两个师父的吧。咬唇无奈的看著温涯师父,他俯身亲了我一口,说道,“冰块在身子里面太长时间,怕是要伤身体的,阿离,还是弄出来吧。”

    温离师父啪的一下拍了我的雪臀,说道,“那犀儿试一试,看能不能吐出来。”

    要,自己吐出来吗?四方的冰块一块块交叠的塞在身子里,可是小口的地方已经被弄走了,因为太凉正紧紧的合著,本就没有办法自己张开啊!

    “师父!”我颤抖著试了几次,终是无力的趴在了温涯师父肩膀,哑声说道,“犀儿自己弄不出来的,师父帮帮犀儿吧!”

    “犀儿真的确定要师父帮忙,不自己弄吗?”自己?想象到自己手指伸到花中抠弄冰块的样子,我打个寒颤,那样估计等到冰块全部化掉前是拿不出来的。

    下面好凉,缩得那麽紧,本没办法忍受了……

    “阿离,来帮犀儿嘛……”费力转头柔声跟温离说著,却在发现他拿著什麽东西之後没了声音。

    “怎麽,犀儿要还是不要?”温离师父将手指间的两东西扬起来,说道,“要麽就是这个,要麽就自己弄,犀儿来选好了。”

    啪嗒,啪嗒……下身不断有刚刚融化的冰水顺著小孔滴下来。

    “怎麽,犀儿是想等它自己化掉吗?”温涯师父的声音有些冰凉,我知道他也是有些担心我的身体了……好吧,不就是那样的东西吗,我一定会好好的配合师父,等弄出来就好了……

    “请师父,帮我弄出来吧……”

    “把小里的冰块全部弄出来吧,好凉……”

    话音刚落温离师父就伸手将我的雪臀向上一台,前面高高鼓起的小肚子因为蹭到温涯师父火热的而颤抖著瑟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怎麽,等不及了吗?”

    温涯师父开始舔吻起我的脖颈,难得的温柔缓缓的激发了身体中的情欲,我随著他的动作开始急促的喘息,而正在此时,紧闭的小中伸进了一东西。

    “啊……”仰头轻叹一声,那样木质的触感让身子不由得一凛。小麽指细的木棍沿著不住紧缩的内壁向内绵延,我哆嗦著小声呻吟,生怕他一不小心得太深。

    “嗯……唔……”好像是故意似的,那细棍经过了下体中最敏感的那处时,竟紧贴著蹭了一蹭,身子终於忍不住一抖,我开口叫了出来,感觉那细棍已经捣弄到了身子的最深处。

    “不要……”我抓住温涯师父的肩膀,颤抖著喊道,“里面……没有的……”冰块都在子的小口之外啊。

    “这样……”温离师父稍一沈吟,随即说道,“那就先放到这里吧。毕竟,”他的手指扒开我含著一木棍的小口,将另一贴著缓缓的向里面推,说道,

    “用筷子夹,得用两才可以。”

    冰与火的对待6(SM,虐体,限)

    当师父终於开口说出那个词的时候,羞耻感让我几乎无力抬头。想到两吃饭用的筷子都要伸进最隐秘的地方,错位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那本应该是伸进嘴里面的东西啊。

    “啊……”师父以一侧已经入的筷子向对面一扯,随即将另一沿著他扯出的空隙向对面了进去。小本来就被冰块填满了,冰凉的感受让里面缩得死紧。一侧的筷子进去的时候,还勉强有些缝隙可循,可是现在……“啊……师父,疼……”那样被硬东西紧紧撑开的小里,再放进这样一东西,实在是太难了。

    整个下体都是翻江倒海一般的感受,筷子在不停的慢慢向前伸,将我的整个神志都引到了那上面。知道筷子伸进去才能解脱,我竭力配合著温离师父手下的动作,尽量将小张的大些。

    “自己张得这麽用力,从小口里都看到里面的冰块了。”温离师父不动声色的说出了如此靡的话,羞得我下面的动作都做不下去了,费力张开的小口腾然紧锁,我低呼一声,刚刚的动作让整个道连同小口都狠狠的夹在了里面的东西上,而那样的动作竟然带给了我致命的快感。

    身子刚刚猛地一绷,抱著我的温涯师父轻易的感受到了。他将我抱的更紧了一些,托住雪臀的手开始拨弄著菊上的塞子上那狐尾。那塞子塞得很紧,整个菊都被绷起来了,所以他稍微的晃动一下那感受就非常明显。

    “嗯……”

    “犀儿的下身越来越会弄了,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张大了,还记得第一次你的时候,手指头都很难伸进去。”温涯师父手指不停的摆弄著那尾巴,引得我身子连连颤抖。

    “哦,那次还有经血,伸进去搅了一会儿就弄得我满手都是,只是没想到犀儿第一次被就有水了,和著血在我手指上……”温离师父专注的将筷子在冰块缝隙中推进,附和著温涯师父的话。

    “师父,不要说了……”

    “後来第一次就吃进去两个师父,前後两个小嘴都绷得那麽紧,犀儿可真是个小妇啊……”

    “刚开始还疼的哭,後来就只会荡的叫床了,小妇比一般的女子有天赋的多啊……”

    “不要说……快要……”本来身子就被摆弄的快感连连、颤抖不停了,因为想要弄出那冰块还在竭力忍受,他们此时的话让我的羞耻感越发的强,而与此同时快感也如同洪水从脑中不停的蔓延至全身,一波一波的将我的神志搅乱,喘息声呻吟声已经抑制不住的大了,身子如同弓弦那样几乎绷直了,所有的感官都悬於一线,我竭力的自制,因为知道那线断了以後是怎样可怕的场面,而就在此时,温涯师父竟然伸手按住了因为太多快感而肿胀起来的珍珠。

    “啊……”那线终於还是断了。我颤抖著身子到达了高潮,全身都因为这突然而至高潮绷紧了,连小里都是……快乐痛苦交织的泪水顺著眼角流了出来,而温离师父竟然在这个时候,握住两筷子在小里面搅动起来!

    “不……要……”要疯掉了!

    挤压在一起的冰块被筷子搅得在身体中不停的打转,凉滑的四角顶弄著内壁,刺激著本就紧绷的神经,因为高潮而喷出来的蜜被刺激著喷的更多,啪嗒啪嗒的滴水声不断的传来,整个内里都被弄乱了。

    我哭了出来,咬著温涯师父的肩膀无力的承受著那样死一般的痛苦,而温涯师父闷哼一声之後便说道,“都弄出来吧,犀儿要冻坏了。”随後将可以空出的一只手伸出来,以麽指和食指拉住两片花瓣,向两侧大力的一扯。

    “啊!疼!”要被拽坏了,整个小被两手指、两筷子向四个方向大大的敞开,小口被拉扯到了极限,肌肤像是要断掉了一样,我哭喊著想要挣脱师父手下的钳制,却被他无情的扣著手脚,继续说道,“全部弄出来!”

    温离师父闻言将筷子後撤,随後夹著小口最近的那一块,开始向外拉扯。

    “犀儿用力敞开!”师父将两腿之间的距离拉得更大,我虽然在哭著,也知道这时候必须配合他们的动作赶紧将那冰块弄出来,抽噎著用尽全身力气,才听得啪嗒一声的脆响,最下面的冰块被夹著撑出了小,掉在地上了。

    “嗯……”这一块的调出让全身松了一口气,温离师父一刻也没有停歇,紧接著以筷子翻动起另外一块。我抱著温涯师父陪和他们的动作张开闭合著小,那冰块终於一块一块的掉了出来。到最後一块冰块落下时,我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预想中冰块下落的声音并没有响起,但是一直被冰冻著强撑著的小终於可以闭合住时,我低声哭著到达了高潮。

    整个花,从小口到最深处都在不停的缩,像是痉挛一般的将一波又一波蜜汁挤压出来,喷得地上都是。透明的冰块上都是我流出来的白色体,整个屋子蔓延著一股靡的味道。

    “张嘴。”温离师父站起身子,来到我的身边,见我无力哭著,以手指轻按下唇,撬开牙齿,迫我将他手中裹满粘稠体的冰块含进口中。

    那冰块好大,含到口中之後,冰凉的感受让口水迅速的流了出来,又因为那四角撑著,口水顺著合不拢的嘴角流了出来。

    “犀儿好好尝一尝自己的味道罢,刚刚还在下面含了那麽久呢。”温离师父甩手将两筷子扔掉,木块与玉石地面撞击的清脆声音从地面上响起。

    “犀儿这里这麽空,都难过的哭了。要不要师父用热热的东西安慰你?”说话间,温涯师父将我向上一拖,本来抵在肚子上那蓄势待发的顶在了紧锁的小口上。突如其来的温暖让我浑身一滞,好舒服。虽然此刻已经狼狈至此,但是身子是骗不了自己的,那里又冷又空,好想要师父又暖又大的进来。

    “小骚货这里也喝够了吧,要不要师父帮你弄出来?”温离师父冰凉的手指猛地按到紧绷的菊褶皱,我呜咽一声,身子猛颤。

    “看来,是很想要啊。”温离师父话音以落,手下猛地用力,将狐尾木塞猛地拔了出来。

    冰与火的对待7(SM,虐体,限)

    冰凉的小被温涯师父彻底的贯穿时,灼热的後中葡萄酒猛烈的喷而出,不待那酒喷完成,温离师父便猛地入,尖叫著哭喊出来,整个身体都被穿透了!

    前面的冰凉被灼热猛的充满,那样温暖而强硬的将紧闭的内壁撑开,让紧致的身体被迫接受那样的强大,冻得敏感无比的肌肤连一分一毫都没有被放过,他竟然一次就穿透了狭窄的小口,将最硕大的前头都撑到子里面去了。

    而後面……葡萄酒本就没有全部出来,温离师父就进去了。整个小肚子还是鼓鼓的,被温涯师父强劲的力道猛地冲击,将肚子撞的快要炸掉一样,那样隐忍的痛感却让菊中的部分更加敏感,敏感到,能够强烈的感受到那之中的每一分耸动。本就已经被撑得慢慢的地方被迫撑进了那麽大的,灼热的小嘴都哆嗦著含不动了,可是身体却被那样强迫的姿态推挤著,硬是将那酒推到了身体的更深处。

    整个身子处於冰火交接的感受之下,彻骨的冰凉遇到猛烈的热,而灼热的部分又被冰凉的东西大力的撑开著。所有的感官都已经混乱,我尖叫著挣扎著统统被更加强大的力量制服了,只能在这样的混乱中感受著那无尽的痛苦,以及痛苦褪去以後,那叫人狂乱的销魂快感。

    两个师父将我弱小的身子夹在中间,一前一後猛烈冲击著,整个脑海中都是雷一般的轰鸣,嗓子已经呜咽不出声音,我觉得整个人已经混乱,像是喝醉了就一样胡乱嘟哝著,即使是这样还记得师父说过,不要将口中的冰块吐出来,只能努力的含著。口中的冰块被身子的热度缓缓的融化,呜咽时那涓涓细流与口中分泌出的蜜沿著嘴角连绵而下,竟已经划过高耸的侧,延绵到小肚子上面与温涯师父触碰的地方。在他的耸动之下将水渍蹭的整个前身都是。

    其实身子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不仅是我,温涯和温离师父也是一样,昏黄的灯光下,两个高大与一个娇小的身躯赤裸的纠缠著,身上的汗水散发著绮丽的光,满室都是杂乱的呼吸和娇喘声。

    一道白光猛地从脑海划过,积累到极限的快感被猛然冲破,终於忍不住将口中的冰块吐出,哭喊著达到了高潮。

    冰凉的冰块卡在了我与师父之间,他坏心的一缩,竟将那冰块抵到了我的肚脐与他的肌肤之间。那里……肚子已经被酒水撑起了,这样硬硬的冰凉的东西抵在上面,本就没有办法承受啊。

    高潮带来的快感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整个身子都猛烈的收缩著,将师父的都狠狠的夹住。

    师父们的呼吸声猛地强烈起来,“啪啪”温离师父竟然开始猛的拍打起雪白娇嫩的腿边,“叮铃叮铃”,温涯师父也伸手将一侧的木夹子猛地拽过去,“疼!”

    “坏孩子,还知道疼吗?夹得师父这麽爽,是不是也要师父狠狠的干你!”

    温涯师父手下的动作不慢反快,下身动作幅度一再的加大,强硬的冲过因为高潮紧缩的道,又强硬的穿透了闭合的小口,几乎冲到子壁上去了。

    温离师父的手下用力,将雪白的臀瓣扒开到最大,大的也狠狠的猛击著,与身体深处灼热的体一次次的冲击,泛滥的快感猛地冲到身子的最深处,直至已经混乱的脑海中。

    “要吗?嗯?要师父把你哭、坏吗?”温离师父从後面含住了我的耳珠轻轻一咬,我身子猛烈的瑟缩,仰头呜咽著,本来已经忍受到了极限的,但是整个身子却像是无底洞似的,渴望更多更大的东西冲击进来。

    “要,要师父犀儿,用力的犀儿吧……啊啊……”好猛,好大,整个身子猛的向上挺著,哽咽著发出满足的喘息,他们同时狠狠的顶入,将菊和花之间的那层薄都给磨透了!

    两个师父几乎是同时到的,他们的身子一抖,高大的身躯将我死命的一夹,灼热的体一前一後猛的喷出来,一波一波,像是没有尽头那样的喷著。

    好撑,被撑满了,整个身子里面都是师父的体了。“太多了……师父……”我狂乱的叫著,圈在师父身後的双腿猛烈的摩擦著他的後背,师父伸手捏住了我的下颌,被情欲控制住的双目狠狠摄住我的,他俯首看著我的眼睛,形状美好的唇缓缓的开合,“犀儿真的够了吗?可是怎麽办,师父还没有吃饱呢……”

    “师父……”就那麽轻而易举的,被师父的目光蛊惑了。本已涣散的目光像是被磁石吸引了一样,除了看著他的脸,再无别的用处,下身用力的吸著他们的体,感受他们在那最紧致最温暖的地方再一次变大,将灼热的体都堵在了小肚子里面。

    一前一後猛烈的耸动再一次缓缓开启,而我如同膜拜一般的张开小嘴,竭力抬头触碰著师父的唇。

    发现了我的主动,温涯师父扯唇一笑,霎那满目都是灿烂的光芒,他伸出舌头与我在外面赤裸的纠缠,那样绚烂致死的快乐,将整个身子都包围了。

    所以就连难以忍受的痛苦,都变成了不可言喻的快乐。我在那无尽的快乐中流著泪,呜咽著与师父唇舌纠缠,直到他们一次一次的喷出体,将我的身子填充的再无一丝空隙,将最娇嫩的地方都弄得红肿不堪,才终於肯在不知道多少次喷之後,同时将拔了出来。

    我尖叫著达到了最绚烂的高潮,而後就在下体无尽的颤抖倾泻中晕了过去。印象了最後的景象除了汁水喷在地方的声音、铜铃叮当作响的声音,就是双眼掠过铜镜时,背上那鲜红欲滴的凤凰。

    国师竟是你?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头疼的想要裂开,整个身子都散了架一样,难受得很。

    门外等候的人似乎听到我的动静,轻轻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公鸭一般嘶哑的嗓音从外面小声说道,“公主,该起了。”

    我“嗯”了一声,但是连撑著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得问道,“是小德子吗?”

    “回公主,是奴才。”

    “你进来吧。”抬起酸痛的手臂揉著额头,小德子进来以後就扶我靠坐在床上,伸手把了把我的脉。

    “您这是有些劳过度。”他说罢就恭敬的垂手站在一边,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让他们把早饭端过来吧。”

    小德子答了一声是就退出了房间,不一会就有下人端来洗漱的东西,我在穿上漱了口,又用湿毛巾擦了擦脸,饭菜就已经端上来了。

    今天虽然累,但是胃口尚算不错,摆在桌上的饭菜每样都吃了一些。饭菜收拾好以後,几个女官和嬷嬷就在外面请安,我知道时间已经不早,让她们进了房间。

    女官见我身子有些不适颇有些担心,因为按照祖制我这仪式是一天都不能耽误的,且由於今天是要去告祖,除了我之外,还有父皇在场。我让她们扶著下床走了走,最近这些天我的恢复能力似乎变差了,就像是昨天的那种情况,放在原来有一夜早就已经复原,而今天在走路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双腿之间的两个地方还在肿胀著,被夹过的头也硬硬的肿著,摩擦在棉布衣服上都有些丝丝的疼。

    反正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跪著,我让她们帮著穿上了外套,因按照规矩这些日子都要散发,所以收拾起来倒也容易。走路的时候身子还是难受,但是已经不像刚起床的时候那样动一动就疼了。

    “公主驾到……”

    “公主驾到……”

    ……

    还没到祖庙的大殿门口,就有公公开始一个个的高声传报起来,典雅的鼓乐声响起,沿路经过的那些身著盛装的人一个个跪下。

    我一步一步缓缓的登上高高的台阶,尽量忽略身子上那些难受的地方──这样的日子里,无论表情还是动作都不能出一点差错。终於到了殿前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一边的女官递来点燃的香火,我接过香火按照规矩拜了三拜,将香火到高大的炉鼎里之後,缓缓进入了正殿里面,跪在牌位前的蒲团上。

    外面的乐声还在演奏著,我抬头仰望著一块块的牌位,一张张画像,从始皇帝到现在五百三十一年的时间里,共有四十六位皇帝、四十六位帝後的牌位被祭祀在这里。像我这样的女儿,这一生也只有及笄大典和大婚那一天才有资格进入这个地方参拜。小时候师父跟我讲到过,人死了以後就是入土为安,灵魂进入轮回,据生前的所作所为,有的再世为人,有的就只能变成畜生,甚至变成孤魂野鬼。

    所以我在想,皇帝帝後们去世了以後,是不是早已进入了轮回,那我们现在拜的牌位其实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想到这里我吐了吐舌头,师父经常说我这小脑瓜里总是不老实的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罪过罪过,竟然一不小心又想多了,各位祖先如果还有谁的魂留在这里,一定要见谅啊!

    “皇上驾到……”

    “国师驾到……”

    大殿外传来的声音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不过,国师也来了吗?女官跟我说的时候似乎并未提起过还有国师要参加祭祀,但是好像听说他很受父皇赏识,所以今天跟著父皇都这里,也实在不足为奇。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赶紧规规矩矩的跪直身子,不一会儿父皇和一个男人就先後便迈著大步进了殿里。

    “父皇。”我转过身子看著从外面一前一後走来的两个高大男人,因为背著光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看到父皇点了点头,一撩龙袍便跪在了我身边的垫子上。後面站得那个人身材高大但是比父皇稍瘦些,也随著父皇跪在了另外一边。细细的琢磨,怎麽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正在此时,一边的门外的太监高声的喊道,“祭祀开始。”

    就有大臣手捧著一本书,跪在殿外的炉前开始抑扬顿挫的念了起来。大致意思就是大昌第四十七代皇帝有女洛灵犀,天资聪颖,个温厚,将要及笄成年,特地来祭祀祖先,请祖先一定要保佑她好好嫁人结婚生子三从四德不要被婆家休掉类似的话。

    念完以後我按照要求五体投地的跪拜了三次,又向父皇行了礼。他站起身来训导了我一番,这个仪式就算是完成了。

    耳後父皇跟我说,因为我的母妃去世的早,这些天本该由母亲陪同跪拜的部分就由国师暂替。我恭恭敬敬的答了声是,父皇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有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外面的一干人等也随著他缓缓的退了出去,大殿的门也被带上了。不一会整个大殿除了我跟那个所谓的国师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虽然身为女儿腹诽父亲不太好,何况是身为皇帝的父亲,可是我觉得把我跟一个陌生男子留在祖庙里著实不太妥当。本来就不舒服的身子,在垫子上跪得时间长了非常难受,我小幅度的稍微挪动了一下,扯得身子一阵疼,忍不住哼了一声。

    “怎麽了?”

    “关你什麽事……”话一出口,我诧异的转过头,看著旁边的人,“啊,国师怎麽是你?”

    一起私奔吧

    “怎麽可能,我把自己弄这麽丑你都能看出来?”国师转身看了看外面,随後冲我挤了挤眼,又伸出食指抹了抹嘴唇上面的一字胡。

    “哼,隔著多少里就能闻到你这贼的味儿了!”

    “小娘子,说实话,想我没?”贼巴巴的凑到我身边,蹲在那里眯著桃花眼送秋波。可惜他眼睛不知被什麽东西黏了小了一圈,桃花眼变成了眯眯眼,眯眯眼再一笑就被成了两条小月牙,一点都没有原来那股狐妖的气势,反而像个讨喜的弥勒佛。

    我伸手捏他的脸颊,原本白皙水嫩的皮肤不知道被抹了什麽东西,变得糙了很多。“贼,你怎麽弄的啊?”

    他连忙抓住我的手说,“哎呀你可别弄,我捣鼓了很久才成这样的。”随後又眯起眼笑道,“怎麽又叫起贼来了,难道犀儿想我……你?”

    说罢就作势要抱我。

    “哎呀,讨厌。”我向後一缩,扯得要散架的身子一阵酸痛,忍不住哎呦一声小声喊出来。

    “怎麽了?”贼扳过我羞红的脸,“不舒服吗?”

    “没有啊……”我紧了紧领口,说道,“你别问了。”

    贼不顾我的挣扎,拉过我的手腕了脉,而後又轻轻拉开领口,下面都是师父弄的青紫痕迹,除了他看到的脖颈、前还有腿上,到处都是。

    “犀儿……刚刚?”

    “不是,是昨天白天。”

    “昨天白天?我记得你的伤口不用一天就能好。”

    “最近也不知道为什麽,好得越来越慢。”

    “真的?”

    “嗯。”

    “太好了。”贼满脸欣喜,伸手抱住我,又怕弄疼我,不知道从何下手好。我被他弄得哭笑不得,问道,“贼,你难道不会……生气吗?”

    “生气,我当然生气。”贼坐在一边的蒲团上,拉著我坐在了他的身边,说道,“我生气他们把你弄得这麽疼,可是,如果你的伤口不再那麽快复原,你就不是圣女;你要不是圣女,以後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多好啊。想到这些,我就又高兴了。”

    “贼……”我拉著他的手,喏喏的说“这些天,我……”

    “嘘!”贼伸出食指点住我的唇,说道,“有我在,及笄大典之前,没人能够再碰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贼又说,“犀儿哪不舒服跟我说,我帮你推拿一下。”

    “在这啊?”

    “昂,在这怎麽了,反正外面只有我的人,这里面的列祖列宗肯定也不忍心看到你这麽疼吧。”

    “也对。”我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逻辑。於是就大剌剌的把胳膊伸了过去,让贼给我揉。他一只手按著我肩膀上的道揉弄,一只手在整胳膊上捏著,原本的酸痛渐渐的散去了,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他让我动了动胳膊,我试著动了一下,果然好多了。

    随後他又捏了另外一只胳膊,最後干脆抱著我跑到侧殿去了,那边有一间致的房间,据说是某位先帝後在先皇驾崩後自愿在祖庙守灵,皇帝特地为她建造的。

    “贼啊,咱们来这边,没事吗?”

    “放心,有我在呢,不会有事。”贼把我放好了,问道,“还有哪疼啊?”

    “哪都疼……”

    “好好,我给你捏。”贼翻过我的身子,在整个背後推拿著,一会儿抬起胳膊动动,一会儿抬起腿动动,不知道是怎麽弄的,反正给他动过了以後哪都不酸不疼了,我叹息了一声,被他翻过来以後觉得整个散架的身子像是被终於被重新拼好一样。

    “贼你真好。”拉著他的手晃了晃,“我从早上起来都快疼死了,从小都没有这样过。”

    “我听说过,圣女後人,有的能成为圣女,有的不能。那些从小身上就有圣迹的一般都是,但是也有可能在十六岁的之前变成普通人。不过犀儿放心,等你变成普通人以後,万一哪天不小心被我弄疼了什麽的,还可以替你继续推拿……”说完低头吧唧亲了我一口,然後就想继续……

    “哎哎哎,停……”我拦住了贼,拉著他的手说,“我今天好累啊,而且,”我看了看他的脸,垂下头说,“我看到你的脸就像看到别人一样,感觉好奇怪……”

    “真的吗?”贼伸手了自己的胡子,“其实我觉得这样子也别有一番风度啊,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我实话实话,他立刻垮下了脸。

    “不过贼啊,你为什麽变成国师了呢?还变成这幅样子。”

    “别提了,总之一言难尽,我也不想当的,等你及笄大典过去以後,咱们俩干脆一起私奔吧。反正如果你不是圣女,他们就不会继续缠著你,到时候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过日子,你说怎麽样?”

    “他们也不会继续缠著你……”耳边反复回响著这句话,师父们知道我不是圣女,真的就不会再理我了吗?他们会继续找新的圣女去吗……不知道为什麽,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非常难受。师父之前也说让我相信他们,我应该相信下去吗?

    “好了犀儿,你就在这歇会吧,有什麽事我们一会儿再说。”

    “嗯,谢谢你,青岩。”

    “傻丫头,跟我还说什麽谢不谢的。”贼躺在一边的床上轻轻拍著我,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著话。可能昨天真的是太累了,没过一会儿我就睡著了。

识交合之礼4(高H,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