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一家亲(辣文) 18-21


    18、舅舅的调教(高H)

    一把抱起小人儿,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将秦悦放在桌上,分开秦悦的双腿,一手扣住小人儿的腰肢,低下头去,舔上那娇小的小花核儿,“真好吃啊……”

    “啊……小舅舅……”呼吸瞬间急促起来,秦悦猛的弓起身,想要逃脱,却不由自主的手撑在身後,拱起小屁股,紧紧抵住男人的舌扭动。

    “变大了,又甜又香……”萧亚隐抬起头,唇边闪亮著暧昧的水色,“轻轻舔一舔,就硬了起来,唇边闪亮著暧昧的水色,真敏感呐……”

    “啊啊……不要,不要说……停下来……啊……好,好舒服……”秦悦皱著眉,挺翘的小臀儿不知是因为欲望,还是羞怯,一抖一抖的,欲拒还迎的追随著男人的舌。

    意犹未尽的舔舔唇角,萧亚隐霸道的将不断蠕动的花瓣强行撑开,紧盯著缓缓流出蜜汁的花,探出食指,抚上不断颤抖的花瓣,将指头慢慢的压入,抽出,再压入,再抽出,一次比一次深入。“看看,这麽漂亮的小嘴儿,连流口水都会勾引人呢……”

    “啊……小,小舅舅……嗯哈……啊……”秦悦软软娇吟,蜜汁不断流泻,萧亚隐收回手指,任由小人儿的水流淌在桌面上。“这麽放浪的小馋猫儿,要好好留念一下才对……”说著,再次不断拍照,“小馋嘴猫儿,你说,给你爸爸他们看到了这些照片……”

    笑著看著仍沈浸在快感中的秦悦,萧亚隐给秦狩、秦奋等发出彩信,起身拿出一旁小冰箱里的一桶冰块,再拿出保温箱里的温热的牛,看著秦悦:“小馋嘴猫儿,今天,陪小舅舅好好玩一下吧……”

    说著,萧亚隐夹出一块冰块,含进嘴里,看著秦悦,低头,含吻住小人儿红嫩的尖儿。“啊……好凉……小舅舅……嗯哈……”冰冷的触感,让秦悦忍不住抽了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男人挑逗的舌,又让小人儿沈浸在不同於以往的快感之中。“啊……小舅舅……好冰……嗯哼……好刺激……啊……”呻吟著,扭动著,秦悦忍不住抱住男人的头,挺。

    “这麽喜欢?嗯?”萧亚隐松开嘴里湿润晶亮的尖儿,一手悄悄探入小人儿的双腿间,拉扯开粉嫩的花瓣,悄悄探入小人儿的双腿间,轻点娇弱的花核,捻弄不止,忽然,手指猛然刺入小小的水,轻轻旋转,沾满了粘腻的蜜汁。“怎麽还有这麽多水?是特意流给小舅舅喝的?”萧亚隐再次含上另一块冰块,猛然低头,含住眼前颤抖著不断流出蜜汁的小,细细的来回舔舐吮吸。

    “嗯啊……小舅舅……不要……呀……不要……啊……好难过……”秦悦扭动著腰身,想要逃避,却不由自主的把身子送向萧亚隐,酥痒的小儿,冰凉的触感,被刺激的不断沁出花,却被萧亚隐探入内的长的舌全部卷走。“不要停吗?”男人低哑著声音,“小猫儿真体贴呐,知道好东西不藏私……”

    长舌再次舔过浸满花的口,萧亚隐恶意的抬头,瞬间空虚的小水让秦悦忍不住娇吟出声:“嗯哼……别走……我要……”

    “看来,小猫儿是嫌不够凉咯?”说著,萧亚隐直接拿起一块冰块,缓缓的贴上秦悦的蜜处。“啊……”扬声娇啼一声,秦悦被冰凉的冰块给刺激的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硬挺充血的小花核儿,碰上凉凉的硬硬的冰,带来不同於以往的刺激。

    “真美呐……”隔著冰块,看著被压的扁扁的小花儿,还有那小小的水儿,萧亚隐忍不住赞叹,“真想,把你狠狠的玩的下不了床……”说著,手下动作方向一改,冰块被轻轻推了一半,卡在口。

    “啊……小舅舅……哦……啊哈……”小人儿难耐的扭动著,“要……悦儿要……”

    “要什麽?嗯?”萧亚隐慢条斯理的打开牛盒上端的封口,“哪儿要呢?”

    “悦儿要……啊……小花花要……嗯……要小舅舅……”秦悦贴著萧亚隐上下磨蹭,“要小舅舅的……”

    萧亚隐看著小人儿毫不矜持的扭动,眸色一暗,将牛对著秦悦凸起的娇嫩小尖儿,慢慢倒下,从口,来到小腹,经过小巧的肚脐眼儿……

    “啊啊啊……不要……嗯啊……好舒服……”小人儿激动的挺身,温热的触感让美丽的身子细细颤动。“啧啧啧,这麽敏感啊,”萧亚隐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慢慢倒下,“小舅舅来给你擦干净好了。”

    说著,探舌舔过尖儿,顶入小小的肚脐眼儿,来回转动缠绵。再度伸入蜜处的大手也不甘寂寞的在蜜外轻骚,麽指按住顶端的小核,快速抖动揉转起来。“啊……小舅舅……轻点……啊……”娇娇的呻吟不断溢出。

    19、舅舅的牛(高H)

    握著自己火热的男,萧亚隐时不时的故意抵住顶端的小小花核儿来回挤压顶撞:“啊……小,小舅舅……进来嘛……”秦悦猛然颤抖,看著不愿给自己一个痛快的男人,娇娇的呻吟。

    “啧啧啧,不行哦……”萧亚隐恶劣的摇了摇食指,“牛还没喝完呢……”说著,将牛对准娇娇嫩嫩的小花儿,直接倒下。

    “啊……啊啊……小舅舅……啊啊啊……”激烈的抽搐著,黑色的密林,红润的贝,将牛对准娇娇嫩嫩的小花儿,抽搐的小,晶亮的花汁,在白色的体的洗礼下,时隐时现,格外耀眼刺目。

    “啊啊啊……到了,到了……”秦悦尖叫著,娇柔的小身子不断扭动,温热的牛,将小花核儿冲洗的温热舒服,时隐时现,但卡在口的冰块,却让小儿周围一片敏感的冰凉,甚至能感受到牛冲刷过时,那一道道水流的力道。

    萧亚隐的俊脸上满是欲望,定住秦悦的身子,一手往下,玩弄著小巧的贝。将卡在口的冰块取出,萧亚隐低头,“真是个小馋猫啊……”萧亚隐满意的笑著,“连塞了东西,水居然还能往外流,是不是要更大更的东西才行呢……”

    低头含住眼前不断缩合的小儿,舌尖在冰凉的细缝中慢慢舔舐,来回吮吸,并顶著小小的花核儿,研磨扭转。

    “啊……嗯哈……小,小舅舅……啊……”娇媚的呻吟喘息,秦悦一次又一次的拱起小腰,想要萧亚隐好好的抚慰。

    糙的舌面与软嫩的花核不断摩挲,小小的花儿敏感的收缩蠕动,甜腻的汁,从小深处潺潺流出,晶莹的蜜随著萧亚隐舌尖的蠕动,流进男人的口中,也沾满了男人的下颌。

    “啊啊……舅舅……啊啊啊……”秦悦蓦然尖叫,小紧紧收缩,绞住男人的长舌,不断抽搐。“啊啊……到了到了……啊啊啊……好舒服……”不断吐出靡话语的小人儿,尖细的呻吟著。

    刻意的将秦悦的腿分到最大,只手拨开花瓣,露出红嫩的小,按住小顶端的核,慢慢弹弄著:“就这麽样就舒服了?嗯?怎麽这麽湿呢?恩?下面的小嘴巴怎麽流这麽多口水?”恶意的将手指浅浅的入口,旋转半圈,再抽出,“舒服吗?悦儿?想被我干吗?”男人下流的说著荡的话, “想被小舅舅的大狠狠的进去,干的你腿合不拢吗?嗯?”小人儿被刺激的脸色通红,“嗯哼……小舅舅……不要说……”

    想要扭过脸儿,却被男人固定住。微微抱起小人儿,将胀痛多时的紧紧抵住小人儿的花,腰部一用力,紫红壮的,狠狠捅进小小的蜜里。

    “啊……小舅舅……嗯哼……好大,好厉害……” 娇嫩的呻吟,瞬间自秦悦口中泄出。“啊……嗯……好……嗯哈……太,太深了……”

    眯眼享受著小人儿的紧致潮湿的包裹,萧亚隐看著她荡摇晃著娇臀,狂野的扭动迎合,放荡的呻吟乞求,在秦悦的小不断抽搐时,更加蛮横凶猛的狠狠顶入,“喜欢麽?小野猫?叫得这麽浪,再大声点!”抓住小人儿的娇臀,他肆意搓捏。

    “啊啊啊……小舅舅……好撑……好大……啊啊啊……悦儿,悦儿好舒服……”弓著细腰,秦悦颤抖著叫喊,“啊……嗯……嗯……好舒服啊……”

    体的拍打声,在办公室里响成一片,雪白的嫩臀,已经被萧亚隐的撞击弄得通红一片。“哦……夹紧点……小野猫……哦……”

    “嗯……小舅舅……啊……好爽……我要……嗯哈……”想要更加强烈快感的渴望,“啊……嗯……嗯……好舒服啊……”  体的拍打声,让秦悦不知羞耻的呼喊出来。

    “想要什麽?嗯?叫得再大声点,给我再骚一点。”萧亚隐快意的吼著,尽情的狂乱冲刺, “噢!真紧!嗯哼……果然是浪荡的小野猫……哦……”下身用力一挺,“哼……哦……爽……”

    “啊……还要……小舅舅……”秦悦在快感的驱使下,变成不知饕足的娃。“要什麽?说!”萧亚隐狠狠的了进去,猛然旋转,又退出大半。

    “啊……别走……啊……要舅舅的大!……啊啊……”拼命扭动著身体,主动向上方套弄。却被萧亚隐按住了腰,重重的顶入,每一下都尽没入,

    “嗯哼……小野猫……哦……放松!”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狂野,“噢……好舒服……嗯……够紧,够浪……”男人呻吟,“呵呵,你听,你的还在叫呢……”

    说著,故意使劲,让小儿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爽不爽?嗯?说!”萧亚隐冷声命令道。

    “放松!嗯哈……小野猫……放松!”狠狠抽出,故意使劲,再猛烈的尽刺入,“吸得那麽紧,噢……想让我狠狠烂你?”

    下流荡的话语,刺激的秦悦居然产生一种想要被狠狠玩弄的欲望,克制不住的轻摆腰臀,迷蒙的眼神,布满红晕的脸,除了渴望男人的深深刺穿她,再也看不进其他。

    “哦……啊……好爽……嗯哼……用力……小舅舅……狠狠坏悦儿……”娇红的小嘴里不断吐出乱的话语。

    “啊啊……嗯……到了,到了……”终於承受不住过多的快感,克制不住的轻摆腰臀,秦悦尖叫著到达高潮,克制不住的轻摆腰臀,粘腻的蜜汁,喷涌而下,一阵阵浇在男人的头上,“舅舅……到了……啊……”。

    仰著头,享受著小人儿小紧紧的裹绞,狠狠的抽数百下,才放任自己咆哮著发泄,“小野猫……好好尝尝舅舅的牛……啊啊啊啊……”将浓浓的白喷入她子内,结实的窄臀快慰的紧顶住小人儿的蜜颤动,享受著她痉挛的包裹。

    “叮咚……”萧亚隐的手机响了,提示来了短信,拿起手机一看,邪邪的笑著,对著仍闭著眼的小人儿:“小东西,你叔叔,来了呢……”

    20、叔叔爸爸一起上(高H)

    秦狩和秦奋推开萧亚隐办公室的门,屋内,不可错认的欢爱後的麝香气息清晰可辨,秦狩略微一皱眉,走到沙发上裹著萧亚隐西服外套睡得正熟的秦悦身边,轻轻抱起,直接转身走人。

    “连声谢谢都没有?”萧亚隐吃饱喝足,心情大好的问道。“哼!”秦狩冷哼了一声,半转身,看著秦奋与萧亚隐,“无聊。”

    秦奋跟著秦狩走出办公室,懒洋洋的晃到停车场。

    回到家,将熟睡中的秦悦拍醒,秦狩冷著脸,看著迷迷糊糊的小人儿叫喊的揉揉眼睛,打个小小的哈欠,坐起身,“爸爸……”

    秦狩坐在床边,看著秦悦娇憨的模样儿,秦狩冷著脸,按住小人儿的纤腰,秦狩冷著脸,脱掉包裹著秦悦的外套,当看见小人儿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时,漂亮的眼睛眯了眯:“悦儿,今天,玩的很开心,嗯?”

    “啊……爸爸……”秦悦看到眼前的男人,以及男人眼中闪动的欲火,忍不住惊叫出声。“啧啧啧,小东西,怎麽眼里只有爸爸,,就没有叔叔了呢?”忽然,从背後袭来的温暖的怀抱,让秦悦整个人都绷紧了。

    “怎麽这麽僵硬?嗯?”秦奋笑著,一手从後抓握住右边小巧圆润的房,狠狠的掐住娇嫩的尖儿,向上猛然一扯,“狩,看看,小东西的头都硬了……”

    “叔叔……”娇嗔的唤了声,反的向後躲,却正好把自己送进了秦奋的怀中。“悦儿这麽主动?”秦狩哼了声,一只手猛然拨开秦悦的双腿,修长的手指直接进娇嫩的小儿中大力抽送著,“这样就湿了?嗯?”秦狩俯下身,在秦悦左边白皙的房上狠狠咬了一口。

    “啊……爸爸……痛……”秦悦委委屈屈的喊了声,坏爸爸,咬的那麽重,都要破皮了……

    秦狩略微糙的大手再度掌握住左边的丰,掌心缓缓摩擦顶端的嫣红果儿,感觉到头慢慢的挺立,“悦儿,痛吗?嗯?但是,为什麽你的头都硬起来了?嗯?真敏感,你是不是想要爸爸狠狠的进你,满足你?嗯?”

    说完,一口将小人儿的左含在嘴里,不断吮吻舔咬,来回挑逗,甚至,轻轻含咬住尖儿,用力往上提拉。当秦狩觉得玩够了的时候,抬头松开口,只见秦悦左边的房已是布满口水和吻痕,头更坚硬如石头一样,红肿不堪。而右边秦奋古铜色的大手狠狠的揉捏著雪白的房,衬著左边润泽光亮的口水的痕迹,显得分外靡。

    “小东西现在这麽主动了?”秦奋挑起眉,看似斯文的问著,一只大手往下,来到小人儿的蜜外面,轻易的找到藏在密林里的小花核儿,不断搓揉著,一手指趁势往下,或轻或重的在含著秦狩一手指的口外来回扫动。“啊……嗯……叔叔……”扭动著娇躯,秦悦娇媚的呻吟著。

    “悦儿扭得真好看……”秦狩一手缓缓的在小人儿的蜜里抽著,一手来回摩挲的秦悦白嫩的大腿,来到小人儿的蜜外面,抬头,看著秦奋,秦狩微微示意了一下。

    “小东西,叔叔和爸爸今天教你更刺激的吧……”说著,顺著秦狩的手指,秦奋也将自己的中指送入小内,与秦狩的手指一进一出的来回抽送著。

    “啊……啊……嗯哼……哦……叔,叔叔……啊……哈……爸爸……”小人儿被不断抽送的手指勾引的无法自己,只觉得小腹处一阵一阵的瘙痒难耐,热流迅速升腾,一浪高过一浪。

    “啊……啊哈……不,不要了……悦儿,悦儿到了……嗯……”秦悦试图摆脱下身两手指的折磨,却被前後两个男人紧紧钳制,无法动弹。

    “小娃,今天,你可要好好儿伺候爸爸和叔叔……”腾出一手,扣住小人儿的下巴,秦狩麽指摩挲著红嫩的唇瓣,暗示的说著。

    21、大家来做三明治(高H)

    身後,秦奋松开一直把玩著秦悦房的大手,顺著小腹往下,绕道後背,向下上了娇嫩臀瓣中间的小缝。糙的手指,来回的在小人儿的小花花与小菊花之间摩擦勾弄,撩拨著秦悦的情欲。

    “嗯……痒……叔叔……”秦悦扭了扭腰,想要躲避,却没料到,秦奋抽出在小儿里的手指,秦狩随即狠狠入三手指。

    “啊……”秦悦激烈的翘起屁股叫起来,想要躲避,身子软软的向前倒去,双正好被身前的男人恶狠狠的抓住,“不要……啊……爸爸……”

    “不要什麽?嗯?小东西,怎麽总是只记得爸爸,不记得叔叔呢?”身後,秦奋将手指猛然抵住秦悦的小菊花,用力顶压旋转。“呀……啊……叔叔……”啊,他,他怎麽可以把手指放到那麽难为情的地方去……

    轻笑著,示意秦狩将秦悦松开,两个男人齐齐脱光衣服,坐上床。将秦悦翻过身,趴在床上,秦狩跪立在秦悦腿间,看著娇嫩的小儿:“真漂亮,悦儿准备好给爸爸解渴了吗?”说著,将头埋进小人儿的腿间,看著娇嫩的小儿:“真漂亮,张口包裹住娇嫩的小花花,细细舔弄,舌尖沿著贝,来回扫动,甚至过分的卷起舌头,刺入小小的儿。

    “啊……爸爸……嗯哼……不……啊……”秦悦娇娇的呻吟,想要挣脱身後男人的玩弄,秦奋正好儿等在前面,自己贸贸然往前一爬,一头撞进秦奋的怀里。

    “这麽急?小东西?”秦奋说著,探手包裹住因为趴伏的姿势而更显丰满的房,跪立起身,将自己的硬挺男送到小人儿的嘴边。“张嘴,好好伺候它。”

    抬头看著秦奋魅惑的目光,秦悦著迷的张开唇,伸出湿软的小舌,轻轻舔过的顶端,贝齿在不断冒出爱的顶端小孔摩擦轻刮,柔嫩娇软的红唇紧紧包裹住紫亮的柱身,暧昧的啧啧吮吸。

    “恩……小东西……”男人舒爽至极的低喘,尾椎处传来一阵阵销魂的电流,健硕的身子因激情紧绷著,“含深一点……哦……”男人不知饕足的按住小人儿的颈脖,微微使劲,向下压去,结实的窄臀也开始小幅摇摆耸动,向前顶撞。

    “唔……嗯哼……”被口中硕大的撑得无法顺利的吞咽口水,过多的津,从嘴角顺著白嫩的颈脖往下,向下压去,留下靡润泽的痕迹。

    “悦儿别夹那麽紧,放松,还是,你叔叔把你弄得销魂了?”秦狩在身後,咬著秦悦的雪臀,手上的动作挑逗又熟练,让她细腰扭得无法自己。“唔……嗯哼……呜呜……”

    “啧啧,这麽多口水?”秦狩手指在小小的蜜上一刮,“喝都喝不完,真是个小娃。”说著,秦狩突然加重手里的动作,两指并拢,狠狠进水,一下又一下的在敏感花中来回旋转抠弄,甚至两指在深入花径後,邪恶的微微分开,夹住一点点软嫩的儿轻轻扯动。邪恶的快感层层叠加,让秦悦舒爽的向後弓腰,甚至两指在深入花径後,却又无法得到满足。

    前方,秦奋长的在秦悦的口中来回戳刺,“啊哈……唔……真紧……”眼里是纯粹的欲望,俊逸的脸上满是情欲的色彩,看著小人儿饥渴的表情,嘴角扯开一个邪恶的角度,秦奋猛然按住小人儿的颈後,压向自己的小腹,同时恶意挺腰,长热烫的,深深戳进小人儿温暖湿润的喉咙里,难受欲呕的感觉,让小娇娃不住的挤缩蠕动著喉咙,想要把男人肿胀的欲望给挤出去。

    “哦!嗯哈……真爽……小东西……啊……真……”男人猛然低吼,喘著飞快的挺动下身。

    “奋,今天,来玩玩悦儿的小菊花吧……”秦狩,眯著眼,看著秦奋的动作。

18-2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