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一家亲(辣文) 26-29


    26、学校外的伪车震(H)

    三天的请假结束,秦悦羞答答的去学校上暑假补习课。中午下课後,秦悦去校外吃饭,行走间,卫生巾摩挲著小小的花,让秦悦忍不住想起四天前和自己的那些男人疯狂放浪的欢爱。

    想著最後一次,叔叔和爸爸一起爱著自己,秦悦忍不住低头,啊,好羞人啊……红著脸儿,秦悦一个不小心,猛然撞上一个人。“啊,”秦悦忍不住低头,“对不……”鼻尖充斥著熟悉的男人味,抬头,“小舅舅!”惊喜的呼唤出声。自从萧亚隐将自己交给爸爸和叔叔以後,一个礼拜都没见到小舅舅了。

    萧亚隐却黑著脸,扣住秦悦,拖到自己停在停车场死角的车上。“你让秦奋开了你的菊花?”鲁的话,让秦悦脸儿更红,手指不知所措的捏著衣角。

    看著小人儿的动作,萧亚隐冷哼一声,升起车窗,按下中控锁。看著秦悦,大手缓缓的在小人儿身上的游移手到之处,秦悦的衣服褪尽无疑。“小舅舅!不要在这里……”慌乱遮掩著自己,小人儿不安的看著车窗外,这里,会有人过来的……

    萧亚隐挑了挑眉,俯身吻住小人儿不断蠕动的红唇,舌尖强硬的顶开秦悦的唇,勾挑出柔嫩的小舌吮吸嚼咬,似麻似酥,甜腻的津因为太过激烈的吻来不及吞咽,都顺著嘴角流出,慢慢流向细白的雪颈,晶亮,诱惑,而又带著几分邪。

    “唔嗯……哼……”女孩娇娇的低吟,手攀上了男人的後背,紧紧抓住,陌生的快感席卷而至。“真甜……唔……真香……”萧亚隐模糊的低喃著,大手从後方挑开内衣暗扣,秦悦饱满的部,瞬间弹跳出来。

    感受到娇嫩房贴著自己颤动,萧亚隐看了迷蒙著眼儿的秦悦一眼,霸道的唇舌,一路吻至女孩饱满而挺立的酥,看著娇弱而挺立的蔷薇色尖,渴望疼宠的微微颤抖,萧亚隐微微一笑:“这麽饥渴?嗯?小悦儿在家还没被做够吗?”

    看著眼前绯色慢慢延伸到整个身子的小人儿,萧亚隐忍不住伸手弹了弹丰满房,眼前瞬时荡漾出一片白色的浪。猛然含住尖,用唇吸吮,用舌轻搔,甚至轻轻咬住,微微向上提拉,猛的松唇,“啵”的一声,尖儿弹出男人口中,红豔豔,水亮亮,颤巍巍的立在嫩顶端,招摇著散发出靡的气息。

    “啊!嗯……不要……嗯哼……”不断的弓起腰又放下,秦悦摇著头,说不清是难受还是愉快,只能发出一连串似求饶又似亢奋的呻吟,“小舅舅……嗯哈……别,别在这……不,不要……啊……”

    “真的不要吗?嗯?”男人邪肆的一边逗弄著女孩,一边还不忘揉弄娇嫩的房,“不要,怎麽这尖儿还这麽硬?嗯?”

    说著,强行将小人儿的手拉放到自己裤裆前的隆起上:“不要……啊……”  “真的不要吗?嗯?”男人邪肆的一边逗弄著女孩,给你小舅舅好好儿。”

    被诱惑著,小人儿拉下男人的裤链,掏出紫亮壮的男,吞了吞口水,小手儿缓慢羞涩的套弄著。“嗯……不错……小悦儿再给舅舅舔一舔……”

    说著,压下小人儿,将自己早已挺立坚硬多时的送到小人儿嘴边,抵住秦悦的红唇,萧亚隐恶意的挺动腰部:“张嘴……”

    秦悦著迷的张开嫩嫩的红唇,伸出湿软的小舌,轻轻舔过的顶端,贝齿在不断冒出爱的顶端小孔摩擦轻刮,柔嫩娇软的红唇紧紧包裹住紫亮的柱身,暧昧的啧啧吮吸。

    “恩……真会舔……哦……”男人舒爽至极的低喘,尾椎处传来一阵阵销魂的电流,健硕的身子因激情紧绷著,“看来……嗯哼……你爸爸和叔叔……深一点……哦……没白调教你……”不知饕足的按住小人儿的颈脖,微微使劲,萧亚隐结实的窄臀也开始小幅摇摆耸动,向前顶撞。

    “嗯哼……嗯……”在初时的不适之後,秦悦忽然觉著,小腹升起一片空虚瘙痒,吞含著大的头,口水沾湿了整个,尽可能的用力舔吮男人的硬挺,一只白嫩的小手托住柱身下的囊来回轻揉搓动,时不时的轻轻挤压;而修长细白的双腿则并拢起来,不断的相互摩擦。

    “小悦儿也想要了?”萧亚隐兴味的看著小人儿的动作,忽然伸手,剥下小人儿的百褶裙,伸手,探进秦悦腿间,却碰触到了不该存在的东西。

    27、萧舅舅,芭蕾舞房不是这样用的(高H)

    皱著眉,萧亚隐看著小人儿内裤边露出的白白的卫生巾的小翅膀,忍不住伸手戳戳戳。伸手脱下小小的底裤,看著卫生巾上一溜鲜豔豔的红色,虽然很少,但是还是很明显。

    “第几天了?”隔著底裤和卫生巾,萧亚隐闷闷的问著。“第,第五天了……”娇娇若若羞羞答答的说著,秦悦嫩嫩的手指头,不好意思的勾啊勾啊勾啊的。

    看著小人儿的娇羞样子,无意中瞥见秦悦脚上穿著练芭蕾舞的软底鞋,忽然笑了出来:山不来就我,我还不能去就山吗?

    说动就动,萧亚隐径自推开车门下车,绕到另一边,将秦悦被脱下的衣服穿穿好,牵著小人儿,绕到另一边,直接走进学校的舞蹈室。

    “小舅舅?”疑惑的看著萧亚隐,秦悦看看舞蹈室,再看看身边的男人。“小悦儿不是说,有机会要跳舞给小舅舅看吗?”萧亚隐翻身锁门,再将所有窗帘都放下来,“小舅舅今天就给小悦儿一个机会。”说著,萧亚隐一把抱起秦悦,放在舞蹈教室镜子前的扶手上。

    将秦悦背靠著自己,面对镜子,萧亚隐从後方环抱住小人儿,大手不老实的再次脱下秦悦的底裤。“啊……小舅舅,不要……”秦悦慌乱的想抓回自己的小内裤,太丢人了,上面还贴著卫生巾呢……

    揉搓著手下细滑的肌肤,萧亚隐一手探进秦悦的衣服间,握著丰满软嫩的房,轻轻向上掂了掂分量,“小悦儿,几天不见,好像你的子又大了,”说著,萧亚隐的另一只手绕到了前方,滑进小人儿的双腿间,轻轻勾弄著水嫩嫩的小儿,“看来,秦狩和勤奋,没少喂你啊……”

    暧昧的抓捏著秦悦的房,从镜子里看著白嫩嫩的从指缝中溢出,粉红色的尖儿不时的冒出点点羞怯怯的影子,看著镜子中美好的景象,萧亚隐的麽指邪恶的按住嫣红的尖旋转。“啊……小舅舅……”小人儿的惊呼,却在男人强行将自己双腿大大张开的时候,惊怕的张大了眼儿,“不要……嗯哼……小舅舅……”

    看著镜子里整个儿变得通红的小人儿,萧亚隐邪恶的贴在小人儿的耳边:“你看,多漂亮的小花儿,嗯?”说著,长的手指按上小人儿娇嫩的小花核儿,轻轻的揉捏著,紧盯著镜子里那朵不断张合的花朵儿,看著两瓣贝一缩一放,慢慢吐出晶亮的花汁,混著淡淡的血色,慢慢流下口。湿漉漉,红豔豔,软嫩嫩的好不迷人。

    “看看,我要用大麽指按住你的小花核,慢慢的搓,还要旋转著,按下去。”缓缓的说著,萧亚隐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啊……嗯哼……小舅舅……别……”羞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秦悦,想要躲开萧亚隐作乱的手指,却因为欲望渐起,软绵绵的浑身无力,眼睛著迷的盯著男人手上的动作。

    “呵呵……小悦儿害羞了?”萧亚隐笑著,“你看,小舅舅要把食指进你的小里,”说著,男人的食指毫不留情的探入小人儿的花,“真热,小悦儿,你的里面,还会自己咬紧,啧啧啧,小悦儿,光是小舅舅一手指,是不是不够,不够大,嗯?”

    萧亚隐继续说著靡的话,再次加入一手指,用力的戳进小小的花儿:“这麽多水?是不是以後时时刻刻都要著男人的才能给你堵住?看看你自己,真骚啊,光是小舅舅的手指就舍不得放开了。”

    小人儿光裸著下身,大张的双腿间,著男人蜜色的大手,随著男人手指的抽,蜜汁也不断流下,顺著男人的手腕,慢慢划过扶手,滴在地板上。

    “啊……嗯哼……好舒服……啊……”秦悦浪叫著,不由自主的骑在萧亚隐的手指上扭动著。“这麽热,这麽紧,小悦儿下面的小嘴巴还会往里吸……”说著,萧亚隐转动手指,不住厮磨著。

    “嗯……小舅舅……”小屁股不断扭动,男人忽然将手指抽出来,小儿里的水没了堵塞,立刻裹著少量的经血流了出来。张开手指,萧亚隐看著指缝间粘连的银丝,“都这麽多口水了啊,小悦儿想要小舅舅吗?”

    “要……”少了小儿里的手指,秦悦难耐的扭动著。“要小舅舅用什麽干你?嗯?”看著秦悦动情的样子,萧亚隐眯了眯眼。“……嗯哼……小舅舅用悦儿……”秦悦娇哼著,“小舅舅……进来……嗯哼……好空……干我嘛……”不再去管矜持的问题,秦悦从镜子里看著男人,张嘴说出平时绝不可能说的话。

    28、镜子的用处是这样的(高H)

    “真是个乖孩子……”萧亚隐笑著,一把将秦悦从扶手上抱下来,靠在自己怀里,“这麽乖,小舅舅奖励你一下吧。”

    说著,便脱下裤子,释放出自己早就硬挺长的,握住,在小人儿早已湿透的蜜上来回磨蹭,热烫的头,抵住小小的菊花儿,轻轻向内压著。

    “嗯……小舅舅,别……啊……例假……”秦悦轻哼著,想要离开,却舍不得身下热的男。迷蒙的睁著眼儿,看著面前的镜子里,粉嫩嫩的腿间,小儿微微颤抖的张开,晶莹透亮的蜜汁缓缓留下,衬著小儿开口处红嫩嫩的,特别好看;而被蜜汁浸得晶亮的小菊花,紧紧的褶皱,微微嫩红的花心,加上腿间探出的不属於自己的紫黑色,格外靡。

    看著镜子里男人的缓缓的磨蹭著自己下身私密的地方,沾染了整个身亮晶晶滑腻腻的蜜汁,秦悦低头,看著腿间探出来的顶端蘑菇状的硕大,情不自禁伸手,著迷的拭起前方,小眼儿沁出的粘,含进嘴里,另一只手抚上整个,不由自主的收紧,来回套弄摩擦,连前端小眼儿都不放过的轻轻触碰。

    “嗯……”萧亚隐挺动著腰身,在小人儿细嫩的掌心里来回套弄,“哦……真……”舒爽的哼了哼,“嗯……”萧亚隐挺动著腰身,萧亚隐将手指勾住小小的口,“小舅舅奖励你一下吧。”  说著,微微进去,在小儿里半转一圈,再撤出来。

    “啊……小舅舅……嗯哼……”小小的臀儿主动迎向萧亚隐的手指,绞紧小儿,抵著男人的手指来回绕圈儿扭动著。

    “嗯哼……小舅舅……湿了……啊……”小人儿忍耐不住,主动将腿儿张到最大,按住自己腿间的小小花核儿,弹弄旋转。“啊……小舅舅……嗯哼……小舅舅……” 扭动著娇躯,自己玩弄著湿润挺立的小花核,小手指头时不时擦过萧亚隐壮的,神情痛苦却又享受,秦悦对著镜子里的男人呻吟。

    “真是荡的小东西。”萧亚隐眯著眼,看著秦悦的动作,邪恶的一笑,缓缓挺动腰部。“啊……嗯哼……”小人儿忍不住娇啼,只见镜中秦悦大张的腿间,一长紫黑的时隐时现,慢慢卡住小人儿的口,缓缓上顶,“嗯……”秦悦咬著唇儿,感受著热乎乎的缓缓撑开自己下身,“啊……小舅舅……”

    “哦……真紧……”萧亚隐哼出声,“都被了……啊……这麽多次,还这麽紧……嗯哼……是不是以後要……哦……时时著……嗯?”说著,萧亚隐的腰部不停的用力上顶。小人儿雪白的房,随著男人的动作,不断乱晃弹跳,嫩红的尖儿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荡的波浪。

    “啊……啊……慢,慢点……啊……小舅舅……”秦悦被顶的不住乱晃,“子……啊……受不了了……嗯哼……要掉了……”

    看著镜子中,小人儿的水被撑的满满的,萧亚隐闷哼了一声:“自己抓著。”说著,将小人儿的手按上乱晃的房,不断揉捏。“哦……好紧……嗯……”狠狠捣入,再慢慢撤出,带出口的一圈嫩,紧紧箍在上,恋恋不舍。

    “噗滋”的水声,“啪啪”作响的体拍打声,让秦悦快感瞬间涨高。“啊……好舒服……嗯哼……快点……”娇啼著扭动,“嗯……啊……好舒服……啊……好美……嗯……” 狂乱的上下起伏,柔若无骨的小手抓握著房,呻吟扭动,靡至极。

    男人更加用力的挺动腰部,每每将入子口在轻轻旋转才抽出,大手更是用力将小人儿的左右腿揽住,不让秦悦躲开。

    “哦……啊哈……缩紧……嗯……”萧亚隐忽然加快速度,毫不怜香惜玉的掐了小人儿的臀房一把,“哦……真是个宝贝……恩……小真浪……”萧亚隐将小人儿的头定住,看著镜子方向,紫黑色的抽出,将小内的嫩带出,绯红一片,圈住;随著男人欲的顶入,两片娇小的花瓣又被顶入,两人黑色的毛纠结在一起,而那被带出的春水,随著的快速抽擦,被搅打成的细小泡沫,沾满两人的交合处。乱的骚水,混合著秦悦的经血,在紫黑色的捣动下,四处飞溅,纹满两人的私处。

    “啊啊……小舅舅……嗯哈……到了……啊……”小人儿不断抽搐颤抖,细细尖叫。“啊……啊啊……”

    “小东西,忍著……”萧亚隐低吼,“哦……啊啊……”疯狂的捣弄著,在即将到达高潮时,忽然抽出自己的,按住秦悦,自己套弄著,将白灼浓热的体,在小人儿背上;同时,三手指并拢,狠狠进红通通的小,疯狂的捣弄著。

    “啊啊啊……”小人儿挺起腰,再落下去,颤抖著身子,一道晶亮的水,从男人的指缝中了出来。

    拔出手指,看著小人儿半趴在地上,背上满是自己的,腿间小儿被撑大还没有合拢,流泻的春水,带著丝丝红色的经血,萧亚隐嘴角挑出一抹微笑:小东西,一次,可不够呢。

    29、萧家舅舅的念头(H)

    萧亚隐随意看了看,扫过窗台时,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随意擦净小人儿背後的,萧亚隐将秦悦抱起,带到窗台边,撩起窗帘的一角,“小悦儿,你看,”说著,紧紧贴靠在秦悦身上,“你们下课了呢……”大手从後方罩上秦悦丰满的房,缓缓揉捏著。

    “啊……小舅舅,不要在这里……”秦悦勉强从方才的快感中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被紧紧压在落地窗上,外面,就是参加学校补习课的学生,不禁惊惶的挣扎。

    “怎麽了?嗯?”萧亚隐故作惊讶,点点小人儿已然挺立的头,“都这麽硬了呐……”食指麽指来回搓捏著尖儿,猛然低头,张口在小人儿雪嫩的颈後咬了一下。两只大手放开雪,向下方移动,却还不忘将秦悦紧紧压在窗户上。白嫩的房顶端,红的豔丽的尖儿肿大著,贴在玻璃上,冰凉的触感,与玻璃贴住微微晃动就发出“叽叽”的声响,靡的下流。

    半蹲下身,萧亚隐分开秦悦的腿儿,舔上那娇小的花核。“啊……小舅舅……”呼吸瞬间急促起来,小人儿猛的弓起身,想要逃脱,却不由自主的抵住男人的舌扭动。

    “软软的,小小的,”男人抬起头,唇边闪亮著暧昧的水色,“轻轻舔一舔,真敏感呐……” 那两片红嫩的蜜唇,被男人的舌尖轻轻一挑,顺势分开,点点晶亮的花缓缓溢出,湿漉漉软腻腻的好不迷煞人。娇嫩的小花核,颤巍巍的在上方挺立著,娇羞的湿润,用牙齿轻轻的摩擦。

    “啊啊……不要,不要说……停下来……”秦悦皱著眉,挺翘的小臀儿不知是因为欲望,湿漉漉软腻腻的好不迷煞人。娇嫩的小花核,还是羞怯,一抖一抖的,欲拒还迎的追随著男人的舌。“啊呀……嗯……小舅舅……”过多的快感,让刚刚经历过高潮的小人儿忍不住想要并起双腿,却被男人的手给阻止住了。

    “这样就舒服了?”萧亚隐轻笑不止,突然再次张嘴吮住娇嫩的蜜。“口水流的真多啊,”说著,使劲吸吮著潺潺流出的蜜汁,舌头模仿著欢爱的舞步,,不断戳刺著口的嫩。

    “嗯哈……小舅舅不要……啊啊……例假……好脏的……啊啊……”忍不住尖声浪叫出来,小小的水儿,剧烈的收缩著,两瓣嫣红美丽的花瓣,在刹那间绽放,“嗯啊……嗯……”用力扭动著娇臀,想要逃开这磨人的快感。

    霸道的将不断蠕动的花瓣强行撑开,“嗯啊……嗯……”用力扭动著娇臀,萧亚隐紧盯著缓缓流出蜜汁的花,食指慢条斯理的放在那张合的小缝上,轻轻往里一压。

    “啊啊……”小人儿激动的收起小腹摇摆娇著臀,“小舅舅……”“嘘……别动……”萧亚隐安抚著秦悦,“嗯啊……嗯……”用力扭动著娇臀,“让小舅舅尝尝你的小菊花……”说著,使劲分开两瓣嫩嫩的臀,紧紧盯著臀瓣中间致的小菊花,凑上前,舌尖慢慢舔上紧闭的花口。

    “啊……舅舅……”秦悦吓得微微一惊,想要转身,却被男人压住,“嘘……别动,不然,外面的人要发现了哦……”一点一点的舔吻过小花口附近一圈褶皱,舌尖试探著向里面钻进。

    “嗯……啊……”秦悦惊叫出来,菊花小口不断的蠕动收缩,将男人的舌紧紧夹住不放。“这麽敏感?嗯?”抬起头,麽指按在小菊花上,缓缓的旋转摩擦,慢慢顶了进去。“嗯哼……哦……”小人儿微微皱眉,细细呻吟著,声音里却带上几分情欲。

    “调教的很好嘛……”萧亚隐看著不断蠕动的小花口,伸手在前方的小里掏弄出满满的春水,在小菊花上,麽指慢慢顶了进去。手指进出间,湿润粘腻的声音造成了一片靡的气氛,小人儿忍不住发出阵阵喘息,任分开的唇瓣牵出了一抹银丝,落在了唇边。

    男人呼吸逐渐浓重,但仍在缓慢的进行抽动和撑开的动作,轻轻在雪嫩的娇臀上落下一吻,手指增加了一,再缓慢的变成三……

    “这麽紧,这麽小,手指都动不了……”萧亚隐赞美似的轻叹,“要是舅舅的大进去,估计,连纹路都看不见了呢……”形状美丽的薄唇,却吐出下流的话语。

    “小舅舅……”贴在玻璃窗上,可怜兮兮的回头,看著萧亚隐。“小悦儿害羞了?”萧亚隐轻轻笑著,站起身,贴住秦悦,摩挲著小人儿的小水,腰部微微挪动,对准了方向,狠狠向上一顶──

    “啊……”

26-29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0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