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甄珠 > 全文 正文 3-5

甄珠全文 正文 3-5


    3.碧血洗银枪

    “珠珠,珠珠,在房间里干什么呢,快点出来,我又累又热又渴,我要喝”说话的是一个高高壮壮长着一张瓜子脸,外带一双桃花眼的男孩,穿着一身运动服,显然是刚运动回来。男孩的叫声将珠珠的思绪从过去又拉了回来,她快速的将大哥买的情趣睡衣穿上,正要走出房间,珠珠自觉的将自己睡衣的左面肩带拉下,露出如品苹果般大小白白嫩嫩的房,甄人杰看见珠珠那雪白的房上粉红色的头盈盈的挂着一滴水,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猛的扑上去,衔住头狠狠的吸着,并且口吃不清的说“珠珠我们上床上去,哦,老天,我今天一天都没有碰你,哦,我想死你的小了”。说着吐出已经没有水的左面房,又将右面的房衔入嘴里狠狠的吸着。手伸到珠珠的底裤就想脱。“别,我来月经了”珠珠握住甄人杰的手说道。“不要骗我,刚刚我还看到甄人英一脸满足的从你的房间里出去,不要说你没有被他。”甄人杰一脸不高兴。“我是刚刚上厕所才发现的。”珠珠耐心的说道。这次的月经提前了三天,有点让她措手不及。

    “那我要检查” 甄人杰说。一把把珠珠推倒在床上,撩起睡衣一下就撕破了珠珠的内裤,甄人杰扒开珠珠的双腿看到唇中间的细长棉线挂在道口,“你倒是很听甄人英的话,他让你用内用棉条,你就用。”说着将棉线慢慢的拉出来,看到珠珠的道里的经血慢慢的流了出来。随手在床头柜上抽了几张面纸垫在珠珠身下。甄人杰沙哑着声音道“珠珠我想碧血洗银枪”。

    啪“小变态,你又想干什么”出手打人的是胡繁,这是个张着一张瓜子脸,有着两弯柳叶吊逍眉的美男,178公分的身高,白净的皮肤“上次就是听你的话搞六P,结果搞的珠珠小破皮,体力透支,要躺在床上静养,害的我们一个星期都没有爽到。”胡繁生气的揪着甄人杰的耳朵,将他拉离珠珠的身边,“三哥,三哥,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这碧血洗银枪的鲜先让你尝好吗?不要不让我做嘛,我都囤积了一天了,很难受的诶!”甄人杰撒娇道。“去去去,去洗洗干净来,本来女人来了月经那里的抵抗力就低,你小子脏西西的棍子往那里面一捅,还不是要害珠珠那里得病啊!”胡繁赶鸭子似的将甄人杰赶进了浴室回头却看见珠珠躺在床上,双腿张开,双腿间紧闭的唇上一滴一滴的经血正顺着缝隙滴落到她下身垫着的面纸上,而手上还抓着刚刚被甄人杰拔出来的内用棉条,上面悠悠的印着血渍。胡繁看到这里,觉得全身的血一下子都冲到了下体,一下子就勃起了,看样子碧血洗银枪也是不错的,想着胡繁将珠珠手上握着的内用棉条用面纸包好,放入自己的西裤袋里,对着珠珠说“纪念品啊!!”然后快速的脱掉全身的衣物,面带微笑的爬到珠珠的床上,将自己的头放到珠珠的两腿间,低头就舔起珠珠唇间流出来的经血,边舔舐,边用舌头在珠珠的洞里来回的捅来捅去,并用牙齿轻轻咬着珠珠花间的蒂。“啊,不要舔那里……啊……啊……繁……啊……”珠珠尖叫着,不断的扭动身体,肚子一热,感觉又有一股体从腹部涌向下体,又从唇间流了出来,胡繁又将这含着血丝的蜜吸进了嘴里并且吃下了肚子,最后用嘴将珠珠的整个户包起来不住的吮吸,“啊……啊……不要了,啊……我……我好难受啊”珠珠吶喊着用腿紧紧夹住胡繁的头,腰部不住的挺动配合胡繁的吸吮。

    “哇,这么快就做起来了啊”刚洗完战斗澡的甄人杰看着床上全身粉红,眼神靡丽的珠珠,赤身裸体的爬上床,二话不说的将塞入珠珠的嘴里说〞帮我含含啊〞说着甄人杰那大到发紫的慢慢的在珠珠的口腔壁内前后来回的移动“啊……啊……珠珠宝贝,再含紧一点” 甄人杰感觉珠珠小嘴内的粉嫩舌头在自己的头上的伞状部位上不断的来回缠绕,舔动,小粉舌的尖尖,还不断的刺激自己的马眼,差一点就让自己过早的交代在她的小嘴里。“啊……啊……嘶……啊……珠珠……啊……我的……我的都……都在你的嘴里,啊……给……给我……我要更多。”甄人杰的在珠珠小粉舌的刺激下,在一次猛烈的冲刺后,将抵在珠珠的喉咙深处便将浓厚的全都送入珠珠的食道,一些来不及吞下的,顺着珠珠含着男的缝隙处慢慢的流了下来。看到这煽情的一面,甄人杰的再度硬挺起来。“哥,你怎么还没有进去。”甄人杰看到自己都干完一了,胡繁那才刚刚准备将送入珠珠的花,“你先缓一缓”胡繁哑声对甄人杰说,此刻胡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进入珠珠花的上,好不容易胡繁的头终于完全的进到珠珠的道里,“啊……好痛”珠珠因为花伸展到及至,使得花隐隐作痛,胡繁一个挺身将全部送到珠珠的道内,却又卡在了珠珠蝴蝶的第二个紧缩口“啊……珠珠放松,就……就跟平时一样……我……我不会伤害你的”胡繁把心一横,双手紧紧抱住珠珠将自己全身的体重都集中到下体,用力往前一冲,“啊……”“啊……”珠珠与胡繁同时发出了叹息声。

    胡繁感觉珠珠的花内壁象无数张小嘴,不断的舔舐,紧箍,压迫,推挤着自己的,这种折磨人的感受,使得原本准备慢慢抽的胡繁最终不受控制的快速的挺动起来,他一把抱起珠珠,使得他的更加能够深入珠珠的花,同时吻上了珠珠的小嘴,舌头不住的珠珠的口腔内舔动着,由于甄人杰刚刚才在了珠珠嘴里,所以在她的嘴里除了有她本身的香甜味外还有遗留的麝香味,这就更刺激的胡繁加大了来回抽的幅度,每次都将基本退出珠珠的花,只留下头在珠珠的道里,又再重重的将完全的入珠珠的花填满她,“啊……啊……繁……啊……慢点……啊……我不行了……不要了”珠珠在高潮来临时不安的在胡繁的怀里扭动着,“看看啊,珠珠你的小含着三哥的大子怎么还在流口水”甄人杰边说着下流的话,边将手伸到两人的结合部位不住的抚摩,并用指甲在胡繁的部来回的刺激,胡繁终于受不了来自两方面的刺激,在做了几个大的来回抽后,将自己的头送入珠珠的子径,将一拨一拨的入珠珠的子“啊……”珠珠受不了高潮的刺激,在胡繁的一拨一拨的入自己的子的时候,就晕了过去。

    “珠珠……啊……珠珠……你的子只可以吃进我的……啊……”胡繁最后一个挺身将自己送入九霄云外,抱着珠珠侧身躺在床上,继续留在珠珠的道内感受高潮后花带给自己的紧缩感和温暖感。甄人杰将胡繁一把推开,把珠珠从胡繁的怀里抱出,看见胡繁疲软的慢慢滑出珠珠的道,而珠珠的道里胡繁白色的,珠珠透明的蜜,红色的经血,全都流了出来,粘忽忽的一片,甄人杰抽了几张面纸将珠珠的小擦了擦,使得珠珠原本象白馒头般的花红润润的,是的珠珠是一个可爱的白虎妹。想到这里甄人杰忍不住的亲了亲珠珠的红肿花。然后提着即将要喷的一下就滑入了珠珠的道里“恩……”使得沈睡中的珠珠有了感觉。“小四,原来碧血洗银枪真的很爽,除了她的蜜会时不时的浇在你的头上烫你一下,她的经血流出来的时候也会烫的你的舒舒服服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这可比普通高潮爽好几十倍啊!”胡繁突然对着甄人杰说道。“啊……我已经感受……啊……到了……虽然珠珠……在……在……睡觉……但……也不影响……她……在床上的表现……啊……你是故意的……”甄人杰在珠珠身上猛烈的挺动几下后将送入珠珠的道。“呵呵,早泻!”胡繁耻笑道。“混蛋!”甄人杰瞪了胡繁一眼,然后起身抱着珠珠到浴室去冲凉。而可怜的珠珠在经历了几个高潮后还在昏睡。

    4.再次非整形处女

    我与大哥之间一直有个隔阂,那就是我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的二哥,但是与大哥发生关系的时候大哥虽然没有让我受伤,但是我却还是流了血,大哥误会我是处女,可是我却没有向他澄清,直到有一天二哥拿了我第一次的落红的白毛巾在大家面前显摆,大哥才知道之前他一直珍藏的落红却是二手货,那时我还没有来过初经。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架车离去的大哥,思绪一下子就飘到了5年前的圣诞夜。

    “珠珠姐姐,珠珠姐姐我们去收圣诞糖果吧”这是管家家4岁的孙女,她随父母一起到爷爷家来过年,“点点,过来不要去烦小姐。”管家将自己的孙女领进了厨房。二弟和三弟被各自的亲生父母带回家去过节了,大弟也被他的姨母带回家过节了,而我的父母却都各自有了节目不在家,大哥又在国外留学,二哥去了学校的派对,说让我将他的礼物穿在身上准备好在家等他,他应酬一下十点就回家。家中只留下了孤苦伶仃的我。

    8点我吃完晚饭,回到浴室泡了一个澡,回到卧室开始拆亲朋好友送给我的礼物,父母送的是漂亮的限量版的淑女洋装,大弟是学香水设计的,所以他送的香水也是独一无二的。二弟是送的一对可爱的史努比黄玉发夹,黄玉是我的幸运石。三弟送我的是一条石榴石手链,石榴石是我的诞生石。大哥从国外给我寄了一条价值不菲的绝版蓝钻项链,而当我拆开二哥送我的礼物时,差点没有晕倒,那是用粉水晶特制的情趣内衣和内裤。内衣的款式是一条带松紧的金色鱼在线串着两个贝壳形的水晶,穿在身上水晶贝壳的位置刚只可以挡住我那如黄豆般大小的头,而由于水晶的重量,使得我原本不太大的房为了平衡,每走一步都在上下弹动。而内裤的款式就更加离谱了,三金色弹鱼线勾勒出内裤的裤子框架,在小的位置有一块做成贝壳形的水晶,穿上刚好可以挡住我小上的那条缝隙,而周围的丘包却全部裸露在外面。我走到落地镜前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荡而不失高雅。

    咚咚咚,有人敲我的房门,看样子是我的二哥回来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过去将房门打开,一抬头却看到的是大哥,吓的我当时呆立在那里,连要挡羞这件事情都忘了。大哥的眼睛将我全身上下扫了一遍,眯了眯他那漂亮的丹凤眼,伸出右手抚摩上了我左面的房,边搓揉边沙哑着嗓子说:“说是谁给你的”“什么”我一脸迷糊。“你身上的情趣内衣”甄人豪耐着子说道。“是……是二哥”我嗫嚅。“很漂亮,老二很有眼光”,说着大哥低头将我的嘴唇含入他的嘴里,并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纠缠,狠狠的吮吸我想逃避的舌头。乘我意乱情迷的时候左右手同时解开我身上的水晶内衣,扔到门外同时将我一把抱起快步的走到我的床边,边走边单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反身将我抱在他的身上,将下面已经勃起的对准我的花缝隙,沙哑道“原谅哥哥。哥哥这么做是为了减轻你的痛苦。”说着双手扶着我的小蛮腰用力往下沈,强迫我的花吞入他的器,但是我的道是比他的头小三号的东西,想要让我的道接纳他的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大哥将我的腰往上提了提,又用力将我的身体往下压,终于“卜”,我那伸展到及至的花终于将他那大我花三倍的头含入我的道内,那种痛苦的感觉就好象强迫自己的手指头套上一个小三个号的指环。当大哥的一半进入到我的花时,就已经完全充满我整个道。但是他还是将剩下的半截拼命的想要塞入我的道,突然大哥翻身将我压在身下,狠狠的一到底,我突然有种破处那天撕裂般的疼痛,随之就感觉到自己体内有股体缓缓的流了出去,“对不起,珠珠,你是第一次,我却还是这么鲁”大哥完全入的为了适应我,静止在我的体内不动,却更让我感受到那火辣辣的东西,在我的道内不住的跳动。“啊……好痛……”我大口的喘着气,呼出来的气全喷到大哥的耳朵上,却没有想到那是他的敏感带。我正庆幸自己慢慢适应他的大,却没有想到刺激的他突然在我体内抽动,将我那娇小的唇随着他的来回抽动而带出带进。在疼痛到及至的时候,我狠狠的在他的口咬了一口,“啊……珠珠……啊……太快了”大哥快速律动几下后,抵着我那娇小脆弱的子口就将他那浓厚的全部喷入到我那还未发育好的子。大哥为了怕压到我转身将我伏趴在他的身上,而却未离开我的道,使得喷到我体内的全部堵塞在我的子,整个小腹涨涨的。而少量的由于我蜜与血的稀释,正顺着我们结合的缝隙汩汩的流了出来,使得他那浓密的黑色毛上红红白白的一大片。这边大哥的还在享受我道高潮后的收缩给他带来的快感,那边突然传出“啊,真是糜烂啊大哥,你怎么把我送给珠珠的礼物都给扔了呢”原来说话的是刚刚从派对上赶回来的二哥,二哥将被扔在地上的情趣内衣拣了起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大哥看到是二哥来了,将我抱起放到床边,在他抽离我的道的时候头上的伞状部位正好在我道的褶皱部位刮舐。引的我一阵轻哼。“看,这是珠珠的处子血”大哥将自己白色的子弹型内裤把我的唇擦拭了一下,将上面的血擦在裤子上,并将他上粘到的血也虏在上面,拿着脱落在地上的衣服春风得意的走出了房间。二哥叹了口气将我抱起,一只手在我爱后红肿的口来回抚摩道“看来你真是块蜜糖啊,惹来的蚂蚁可能还不只是这一只啊,走二哥给你洗洗。”我已经累的昏昏欲睡,看来我以后要多应付一条狼了,这是在我睡去前最后的想法。

    5.是解药亦是毒药<一>

    世界上有种花是解药亦是毒药,那就是罂粟花。当一个女人能够让至近血亲都迷恋到倾城只博红颜笑,而且还不只一个,那这个女人就是罂粟花中的极品──血泪罂粟。

    “珠珠这个给你吃”一个有着蜜色肌肤,如新月般璀璨眼睛的男孩将饭桌上唯一的一个**舌夹给了坐在他左面身边犹如一团粉色的小女孩,小女孩有着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小脸粉嘟嘟的,小小的粉红色的嘴唇嵌在那张致的小脸上,侧头微笑着看着夹菜给她的冷俊少年“谢谢大哥”,小女孩甜甜的声音使少年刚毅的脸上有了一丝柔和的线条。“大哥,我也要”坐在少年右手边的也是一个粉嘟嘟的娃娃,细长的瓜子脸,漂亮的丹凤眼,水润润红艳艳的小嘴,正不高兴的厥着。“自己夹”,少年没好气道。粉娃娃二号生气的狠狠瞪了粉娃娃一号一眼,那年珠珠8岁,胡繁也是8岁。从那时起,胡繁决定要讨厌珠珠,因为两个哥哥都只喜欢珠珠而不喜欢自己。

    10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不知道要算胡繁幸运还是不幸,从那个时候开始胡繁也觉得珠珠不是那么讨厌了。“哇……哥……哥……哇……哥哥……繁繁咬我……呜……痛痛……呜”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粉嫩女孩,捂着小腹跌跌撞撞的跑到书房里向家中的二号权利人物胡简哭诉。胡简看见珠珠跑进来,赶快放下手中的书,快步走到小女孩身边抱起她,怕她在奔跑的过程中摔倒。“哥……哥……繁繁咬我,好……痛痛”小女孩边向胡简哭诉,边将自己粉蓝色的蕾丝花边小裙子撩起,将印有狗狗大头的小裤裤拉下,就看见小女孩粉嫩嫩的小花上方的白皙小肚皮上有两排清晰的小孩牙齿印,不禁怒由心生,反手给随后跑进来的胡繁一个耳光“谁叫你咬珠珠的,你是狗啊!”被一巴掌打倒在地的胡繁,白皙的瓜子脸上马上印出五条手指印,并且嘴角流出了血。“哥哥……别打繁繁,是我不好,他要穿我的史努比裤裤,我不给,他才咬我的。”珠珠看到胡繁被打,吓了一跳嗫嚅道。“不用理他,看你刚洗了澡又满头大汗的了,走哥哥带你再去洗洗。”胡简看都没有看一眼被打倒在地的胡繁,抱着珠珠走出书房,拐角走进隔壁的浴室。带上门把珠珠的小裙子和小裤裤脱掉,转而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抱着珠珠走进活体温泉池里,右手抚上珠珠小上那血红色的牙齿印上。柔声问道“小心肝很疼吗?”“还……还好,没有……刚才痛了。”珠珠不安的缩了缩小腹。“来哥哥给你揉揉”胡简沙哑着嗓音道,说着将珠珠抱到儿童气垫上,将珠珠的两条白嫩嫩的小腿挂在气垫的扶手上整个小花就全部展现在胡简面前。胡简眼光一沈伸出犹如游龙般滑腻的舌头在珠珠的小花上来回的舔舐,并且将珠珠身上被咬的部位整块含到嘴里吮吸到那里的皮肤变的紫红。随后将珠珠抱起走到沙滩椅上让珠珠坐好,接着就把那勃起肿大的塞入到珠珠嘴里“来,好女孩……哦……哥哥……哥……给你吃……吃果冻啊!”胡简边说边将入珠珠小嘴里的来回的抽滑动“呜……好紧……好热……”胡简加快在珠珠嘴里的挺动,终于受不了珠珠那小嘴里的又湿又热又紧的感觉,将抵在珠珠的喉咙深处,激流而发。然后缓缓的把已呈疲软状态的从珠珠的嘴里抽了出来。看着珠珠努力吞食自己的,并且还有一些来不及吞下的正顺着珠珠的嘴角滴落到她的小小尖上,那霏迷的画面就差点又让胡简的硬起来。接着将珠珠抱起来走到温泉里从头到脚的洗了个干净,擦干后用浴巾将珠珠包好,就躺在沙滩椅上沉沉睡去。却没有看见门外有双眼睛一直在注意的看着他们。

    原来珠珠的小鸟是和自己还有哥哥是不一样的,所以哥哥才特别宝贝珠珠而不喜欢自己。只要自己多长出来的小鸟割掉,下面和珠珠一样也许两个哥哥就不会讨厌自己,和喜欢珠珠一样的喜欢自己了。想着,胡繁就跑到厨房里拿出厨房里的切菜刀,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拉出自己那细长如钢笔的就准备来上一刀。“少爷,你在干什么”管家看见四少爷,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拉着自己的小****正准备自,吓的尖叫出声。但是胡繁被管家的声音吓的手上的菜刀掉落了下来,正好砸在了小****上,菜刀掉地,就看见胡繁的小鸟上的鲜血汹涌而出,菜刀上也是血迹斑斑,掉在菜刀边上还有胡繁的一小块****上的皮。“哇……好痛啊……呜……我要死了”这是胡繁看到鲜血时候的第一个感觉。管家晃了晃神,抱起胡繁,抓着胡繁掉在地上的那一小块皮,开车就跑到医院进行急救。

    “医生,我们家少爷怎么样啊?”老管家心急如焚,就担心四少爷这刀下去就这么自了。多么漂亮的孩子啊!“恩,你家孩子还真是幸运,他这一刀下去,正好把他多长的包皮给切了,连手术费都给省了,就是受了点惊吓,还有我刚刚给他上了一堂生理卫生课,现在他应该明白什么是男生,什么是女生了!”医生笑呵呵的对老管家说。“啊,老天保佑”这个时候老管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繁繁怎么了”随后闻讯赶来的胡简和甄人豪问道。“四少爷,在家拿了菜刀对着小鸟不知道要干吗,后来由于我叫了一句,他的菜刀落地切下了一块,但是医生说他很幸运,只是把包皮给切了,就不用手术了。”管家如实告诉大少爷和二少爷。害的他们俩当场就笑了出来。而笑声将抱在胡简手上的珠珠惊醒,“什么手术,是谁啊?”珠珠听到手术两个字,不由的东张西望,恩,大哥在的,二哥在的。二弟和三弟也由司机小陈带了过来,管家爷爷也在的,父母在国外,咦,只有繁繁不见了,呜,一定是自己不给狗狗裤裤繁繁穿,所以他生病了要动手术,“哇……我把繁繁害死了……哇……”珠珠鼻涕眼泪一脸“呜……我要找繁繁……”珠珠挣扎着要从胡简的身上下来。“乖哦,繁繁没事,现在在睡觉,我们明天再来看他。”胡简哄着怀里的珠珠道。

    第二天,胡繁的病房,“给小朋友,这是你的包皮,你哥哥说一定要交给你”医生将一个小小的盒子交给了胡繁,然后出了病房。“繁繁……繁繁……”珠珠气喘吁吁的跑到胡繁的病床前,手里拿了一个大大的纸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珠珠一脸兴奋“是我所有的史努比裤裤哦,现在都把它们送给你了”,珠珠将纸袋里所有的的小裤裤倒在胡繁的床上,“恩,那个我不要了”胡繁将珠珠倒在床上的东西,推到珠珠怀里,开玩笑,我现在是男人了诶,怎么可以穿女孩子的裤子。“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啊,繁繁”珠珠见胡繁不要自己的礼物,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恩,那个还是穿在你的身上比较漂亮”胡繁想了想说,恩,应该她会接受吧。“咦,繁繁,这是什么啊,”珠珠指着胡繁床上的小盒子问。“送给你的,但是前提是你要保护好不可以丢哦,这可是我的宝贝。”胡繁想了想将盒子交到珠珠手里,珠珠小心的捧着。“那我们拉钩和好吧”珠珠道,胡繁看着珠珠伸出的小手,缓缓的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直到珠珠结婚的那一天胡繁才告诉珠珠在十岁时候送给她的小小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全文 正文 3-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1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