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甄珠 > 全文 16-20

甄珠全文 16-20


    16.是迷惑亦是迷恋

    “珠珠……啊……”甄人豪一边想着珠珠的胴体,一边解决自己的需要结束了一天。接下来的几天,每到夜晚甄人豪都会想到很难入睡,所以最近都是靠安眠药的帮助才入睡的,情形愈来愈严重,直到这一天……也许是因为白天的大量运动,所以没有吃完安眠药就睡着了,而稀释药的开水就放在桌上,而第二天的早晨甄人豪把它放在餐桌上忘了告诉别人。直到后来甄人豪才想起这件事,甄人豪赶回家中,已是中午的时候了,甄人豪回到家后往桌上一看,只见空的杯子,而里面却是空无一物了,而此时珠珠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甄人豪也没有提起。过了一会儿,珠珠去睡午觉了,甄人豪坐在沙发上想,会不会是珠珠喝了那杯水呢?要是……珠珠……就好了!甄人豪想着。又过了许久,甄人豪悄悄的往楼梯走去,甄人豪慢慢的走向珠珠睡觉的房间,甄人豪轻轻的开起那扇门,只见珠珠在那个小床上让棉被覆盖着,甄人豪决定要试试珠珠,甄人豪轻轻的叫了叫她“珠珠……你醒醒呀……”她没有醒来,似乎药效已经发作了。起初甄人豪没有侵犯她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罢了,但当甄人豪试着拉开珠珠的裤管的内侧,看着那微微印出在内裤上的花,在那刚经人事的花,甄人豪闻到了诱人的少女味。甄人豪的手掌在珠珠的大腿上轻轻的抚着,那种娇嫩的触感甄人豪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甄人豪我慢慢地将珠珠的小内裤往大腿的一侧拉去,希望可以清楚的看看她的私处,珠珠的户上没有毛,可看见完整的道,珠珠的花若不用手去拨开,就只能看见一条细缝,可见她的花是那么的不经人事了,就好像是个婴儿般。甄人豪放开手,拉开距离看着那小裤裤里露出的春光,真是份外的诱人呀!甄人豪再看看她那微微隆起的双丘,在衣服的遮盖下似乎不很大,可是当甄人豪将珠珠的睡衣翻起时我发现……原来……珠珠的房是属于浑圆坚挺的那种类型,平常是因为有衣服的掩饰才看不出来。于是甄人豪悄悄地脱下了那紧紧包覆着珠珠丰满而又娇小房上的罩,顿时那对可爱的房就蹦出来呈现在甄人豪面前,甄人豪一双手掌可以完全握住那一对丰,在甄人豪的抚下,珠珠的头很快就充血变大了,那种抓下去滑滑嫩嫩、既柔软却同时又有弹的手感让人难忘,本就不像是个14岁的小女孩,就连成熟的女人都未必有这种触感和魅力。甄人豪的嘴就忍不住吻了珠珠的。就在那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和甄人豪自己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样,而这个时候甄人豪的竟不小心从自己的短裤中跑了出来,不轻意的顶在珠珠的道口,在甄人豪分泌的润滑下和甄人豪不经意的摩擦下,珠珠的道口显得有些泛红了,甄人豪觉得很滑,起身看着珠珠,于是甄人豪在珠珠的身旁打起了手枪。甄人豪一时忍不住就在珠珠的身上了。甄人豪的散落在珠珠的道周围看起来真秽呀!甄人豪不舍得的着珠珠的道口,她的爱还不停的泛出,没想到甄人豪的在这时又再度的勃起了,看来刚刚的剌激还不能满足甄人豪。甄人豪拿着在珠珠湿润的道口边不停的来回摩擦着,啊!!好爽!!头感觉好痒,一阵阵的,甄人豪顶着珠珠的道,就好像是真的和她交一样。看着珠珠的脸,慢慢甄人豪的心防瓦解了,头一点一点的侵入了珠珠那初经人事的道,但是还是没有完全入,直到有一下甄人豪的快感传遍了全身,一时手臂的力量不集中,而甄人豪的头就这么深深的没入了。虽然甄人豪有着很深的歉疚感,可是当甄人豪的深入了珠珠的道里时,一切就被快感取而代之了。这时甄人豪也不再坚持了,甄人豪努力的开始了第一下的抽,“啊……”甄人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嗯……”抽几下甄人豪抬起珠珠的双脚,让自己的部紧贴着她的唇,可想而知甄人豪的深入的程度了。“啊……啊……嗯……嗯……”在珠珠的口中也慢慢的传出了呻吟声,而她的脸颊泛红嫩的就好像吹弹可破似的。甄人豪看着在珠珠的道口进进出出,有着一种满足感。而她的菊花也呈现在甄人豪的眼前,,珠珠的屁眼是粉红色的,看起来的诱人程度不会输给她道的。甄人豪伸手着她正被自己着的道,而道口边尽是珠珠的爱和甄人豪的,真是湿呀!接着甄人豪抱起珠珠,看着珠珠的脸、吻着她的房、抽着她的道,丰满坚挺的双峰,温暖湿滑却又很紧的少女道,“啊……”就在珠珠的喘息声中,甄人豪就在她的身体中出了自己的,没过多久甄人豪的却又不自觉的挺起来了,由于刚才的珠珠的道已经很湿滑了,甄人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头挤入了珠珠的道中。可是才刚入就差点了,珠珠的道吸附的很紧,而且又很湿滑温暖,甄人豪的再次在珠珠的道中,就突然整个人好像疯狂了。甄人豪用力的抓住珠珠的双肩,把用力的顶进珠珠的道中,然后不停的抽,不停的抽,直到甄人豪已经感觉到要了,才把自己的抽离珠珠的道,然后又狠狠的将自己快的入珠珠的道。让自己的在珠珠的道中了,甄人豪快完的竟又继续再了一堆到珠珠的道中。于是甄人豪抱着在爱的过程中始终没有醒过来的珠珠,一起睡了午觉。

    原来爱也是会上瘾的啊,那自己对珠珠是不是很迷恋啊,甄人豪迷惑的想着……

    17.暑假迷情

    放暑假了,胡繁见珠珠一直闷在家里也不去外面玩,于是决定带珠珠去划船。终于划到胡繁最喜欢的湖中间,胡繁把桨收好,靠在小船的一边,打算好好的放松一下,忍不住看着仍然趴在船头的珠珠。“珠珠你快要晒伤了,我拿一些东西把你盖起来。”珠珠摇了摇她红通通的脸“不要管我,我打算把皮肤晒成古铜色。”“嘿,我有没有听错?你不可能晒出古铜色的颜色啦!我看喔,你活像一棵圣诞树还差不多。”胡繁接着说“你没看看自己的身体,穿着泳衣怎么晒啊” 胡繁想刚才的话可能伤了珠珠的心,泪水在她大大的眼框中闪烁,“真的吗?”珠珠竟转头啜泣着。胡繁最怕珠珠哭了,胡繁把珠珠泳衣拉起从她的头上脱掉。然后看着她赤裸的双。珠珠的房比一般发育中的女孩还要丰满一些,粉红色的头坚挺着。胡繁环顾四周,确定附近有没有其它人接近他们,然后弯腰把珠珠泳裤脱下。胡繁看着珠珠泳裤滑落下大腿、膝盖,然后落在脚上。一股血冲上胡繁的颈部,另外一股冲进胡繁的裤子里,我胡繁努力地克制,终于让颈部的血消退,不过我想在裤子里的那股热流,短时间还是无法消下去吧!“来珠珠我帮你涂上一些防晒油。”然后胡繁拿了一个毛巾垫在珠珠的腹部,于是珠珠白嫩嫩的屁股高挺在空中。双腿没有好好的并拢,反而向外大大的张开,胡繁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菊、粉红色的密。两片湿润的唇微微的向外张开,露出内侧靡的粉红色。胡繁拿起身边的防晒,挤压瓶子,喷出一些到手心,然后小心奕奕的接近珠珠把顷倒在她的小腿上,手掌紧贴着她的小腿进行涂抹的动作。胡繁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蹦蹦的跳着,血在血管中狂奔。胡繁看着珠珠赤裸的身体,连她那两片微微张合、鲜嫩欲滴的唇都看得清清处处。‘胡繁在珠珠的小腿涂抹了一会儿,然后开始进攻她的大腿,倒了更多在她的大腿上,然后张开手掌,握住她的双腿上下的涂抹。当胡繁终于按摩到珠珠的两腿之间时,假装无意的用么指去碰触珠珠的两片唇,这个动作立即造成了她的呻吟。“嗯……不要”珠珠轻啼。不需要她进一步的鼓励,胡繁大胆的伸出一只手到珠珠的户上抚着珠珠的大唇,用另外一只手的指头拨弄着她的蒂,珠珠一边扭动一边喘着气。胡繁受到珠珠雪白高挺的屁股所影响,早就把裤子撑的高高的。胡繁弯腰脱下短裤,不受拘束的硬挺挺的指着天空。“来珠珠,我” 胡繁喘息道。手掌顺势贴在珠珠柔软的毛上。珠珠用手指头轻触胡繁的头,猛力的向上弹跳了一下。胡繁把手伸出来,大胆的用么指和食指圈住的部,珠珠轻抚着胡繁的头,一阵电波传到胡繁的全身各处,就像触电一般。珠珠倾听着胡繁的喘息,指尖温柔的顺着胡繁的在胡繁的上来回的磨擦,这轻微的接触让胡繁不由的颤抖着身体,胡繁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蹦蹦的跳动声。虽然这是至高的享受,不过胡繁也渴望去抚珠珠的身体。我胡繁靠近珠珠,并且用手掌握着珠珠一边的房。珠珠的房很温暖,感觉起来好像天鹅绒,或是丝绸一般柔柔嫩嫩的肌肤。胡繁小心地捧着珠珠的房,然后温和的揉捏着,当胡繁的手指碰到珠珠头时,胡繁用自己的指尖轻轻的搓柔着那粉红色的头。珠珠握着胡繁的上下的搓动。嘴边泄出愉乐的呻吟声。胡繁把另一只手伸到珠珠的腿,搜寻那两片沾满湿的唇,珠珠配合胡繁的张开了双腿。他们越来越靠近,直到彼此的头靠头,紧紧地靠在一起,各自低头看着对方的私处。胡繁仍然保持自己的另一只手在珠珠的两个房上来回的的抚着,珠珠则是靠在胡繁的膛,用她的舌头舔着胡繁头和下巴。胡繁温柔的搓揉珠珠的唇。珠珠一手握着胡繁的上下抽动,另一只手则非常非常的温柔地搓柔胡繁囊内的两颗睾丸。她的头终于低到胡繁的头上,然后她转头用她的舌头碰它。珠珠来回地用舌头舔遍胡繁的轴身。胡繁躺了下来。感觉珠珠湿湿热热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囊。珠珠的舌头轻快的拍打胡繁的睾丸,舔遍了囊的每一个角落。小手握着胡繁的的不断的抽动着,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握越紧,胡繁知道自己快要把出来了。胡繁的屁股抬高,暗示珠珠自己即将把出来。珠珠的舌头来回挑动胡繁的囊,协助那两颗装满子的睾丸就发定位。不一会儿,胡繁像温泉般的了出来,珠珠并没有因此停下来,而是更努力地来回交互舔着胡繁的和睾丸,她的手一边努力的抽动,一边挤压我的巨。滚热的一股又一股间歇的从头出,胡繁发泄过后,拿出毛巾把自己擦干净。然后伸出一只手握住珠珠的房,用另一只手拨开她的唇,抚着唇的内缘,荡的汁从粉红色的道开口渗出,沾湿了珠珠的唇。胡繁靠得非常近,近到我能清楚地数着她唇边的褶皱。胡繁再度拨开珠珠的两片唇,伸出舌头,从唇的内壁舔起,让舌苔刮着珠珠敏感的核。胡繁的手在珠珠的唇边游走,抚弄她柔软的唇,唇上沾上了由她道渗出的汁。胡繁移动自己的手到珠珠的裂口处,两指夹住她的核,轻轻的揉捏它。胡繁能感觉珠珠的大腿抽搐着,脸上泛满红潮,被胡繁压住的身体不住的扭转。然后胡繁试着把手指入珠珠的道内,胡繁感觉到珠珠的道紧紧的缠住自己的手指,似乎不让自己拔出来似的。胡繁加快手指在珠珠的道内抽动的速度,她的身体剧烈的痉挛,然后她高声的呻吟,最后瘫下来,双眼紧闭着。在眼前美景的刺激下,胡繁的一跳一跳的,瞄准了她的部,出了白色的,在空中画出漂亮的弧线,“啪”的一声,落在珠珠的脖子及房上。胡繁向后靠在这小船的板凳上,看着落在珠珠房上的顺着房滚落。没一会儿,胡繁的又硬起来,胡繁握着自己的对准珠珠微张的道口,让大的头在她的两片唇间摩擦,密渗出的汁湿润了头,含住头的两片唇被头撑开。胡繁看着自己肿胀的头渐渐没入珠珠的道。胡繁一次又一次的让缓缓深入珠珠的道中。最后胡繁感觉完整的被珠珠湿热的道所含套着。是的,她的唇完整的圈套着胡繁的部。胡繁可以感觉自己硬硬的顶在珠珠的肚子里面。胡繁翻身让珠珠在自己身上动。胡繁低头看着珠珠如何用下体套送自己的,她的两片唇在套抽中激烈的张合,充血肿胀的蒂,在抽中刮着胡繁的。珠珠的从交合处渗出,顺着的边缘滑下,弄湿了胡繁自己的睾丸。在胡繁的头凌边狠狠的刮着她的道壁下,珠珠大声的呻吟,道夹紧了胡繁的,猛烈的抽搐着,紧紧的绞住胡繁的。胡繁想珠珠快达到高潮了,握紧了她的屁股,试着把她的屁股抬高,然后利用她屁股抬高的空隙,用力向上挺送自己的,发出“啪滋、啪滋”的秽抽送声,次次撞及珠珠的子颈。胡繁的头紧紧地顶住珠珠的子口,对着她毫无保护的子内,入一股股又浓又稠的。胡繁知道珠珠也到达高潮了,深在珠珠体内的大阳具,好像被戴着丝绒手套的双手,死命的握住。珠珠抱紧了胡繁,呜吟的承受炙热的进子深处。珠珠刚发育的子再也无法承载那么多的,无缘进入子的从含着的道边缘处喷溅出来,白色的顺着滴下,或是飞溅到大腿上。直到他们停下来,小船仍左右地晃动着。他们依然互相拥抱坐在那里,胡繁让的保持深于珠珠的体内。她的身体还在承受高潮过后的余韵,收缩中的道好像在含吮着胡繁的,想把胡繁尿道中的挤干净。胡繁也试着缩紧膀胱,试着挤压尿道内残余的,让最后的也能进入珠珠的子内。珠珠就这样套坐在胡繁的上,他们彼此吻着对方。终于,胡繁离开珠珠的体内,小心翼翼的坐回原来的位置。除了最先抹在珠珠身上的防晒,他们两人的腿上都沾满了汁。太阳高高的挂在头上,看样子午餐时间已经到了。珠珠问是不是该回去吃午餐了胡繁说明天可以把午餐带过来吃。胡繁张开珠珠的大腿,然后用手指撑开两片唇,无缘进入珠珠子的从道口涌出,滴落在船板上,珠珠弯腰开始穿上她的泳衣。虽然穿上了泳裤,过多的仍然从她的道溢出,沾湿了裤叉。大量白色的,沿着她的大腿滚落。

    “珠珠,明天我们再过来好吗?”胡繁问珠珠,珠珠害羞的点了点头。

    夏天的暑假真是个迷情的季节啊……

    远处的岸上胡简,眼睛里递出怨恨的目光,双手握拳,指甲掐进手掌的里,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绿色的草坪上……

    甄家从这个夏天将要过的不太平……

    而耳边只留下水流的汆汆声……

    18.蓄谋已久(1)

    “甄总,刚刚我给你做了仔细的身体检查,你最近的身体里重金属含量比较高,所以你才会有头晕呕吐的现象。”张不语,甄人豪秘书张不言的孪生弟弟,医学科学院的高级研究员,一生最大的兴趣是医治疑难杂症。“如果用七级计算法来计算的话,你大概是达到4级。”“你确认吗?治愈率是多少?还有是什么重金属中毒?”甄人豪皱着眉问道。“只要找到是什么重金属,一般是可以完全治愈的,至于是什么重金属,我还要分析一下,因为这里面的成分太复杂了。”张不语推了推眼镜道。“大概需要多少时间?”“一周左右,还有,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我想看看他们的血样来确认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中毒。”张不语补充道。

    “老大,你是说我们现在身体状况不佳,是由于有人给我们下了毒?”甄人杰问道。“那会是谁呢?”甄人英陷入沈思。“是谁很简单就可以知道,等到张不语的检验报告出来就知道是谁了。”甄人豪轻描淡写道。“老二,你有什么看法?”甄人豪回过头去对正在喝葡萄酒的胡简说道。“能有什么看法?结果还没有出来,一切都是妄猜。”胡简摇了摇手中的杯子道。

    “甄总,化验结果出来了,你们兄弟五个全都中了四种重金属的毒,分别是阻燃剂,润滑剂,铅和砷。但是胡繁的血报告里的重金属含量是最低的。”张不语看了看报告说。“一定是老三,他是做香水的,弄这些个东西还不容易。”甄人杰拍着桌子站起来道。

    “老四,先坐下,医生还有事情没有说完呢。张医生接着说。”甄人豪安抚甄人杰道。“好的甄总,还有甄小姐体内也发现少量的重金属,但是只有一种是铅,很奇怪居然不会影响她的身体状况。”张不语说。“怎么说?”胡简问。“我只在她的表皮层发现微量的铅”张不语报告说。“对了,老三呢,我好象从昨天开始就没有见到他了?”甄人英发现今天发布报告的重要时间居然胡繁没有出现。甄人豪不禁皱起了眉。

    “女人最重要的什么,就是有个让男人醉生梦死的小,一般男人与女人交次数多了,女人的道就会松弛,而且,就算你做了道紧缩术,也是治标不治本的,过一段时间后还是会松的。”一个穿着宽大睡袍的女人说道。“那要怎么样才能标本兼治?”珠珠好奇的问。“物理疗法,每天走路的时候缩紧你的腹部与小,并且养成习惯。以后道就不会再松弛了!不信,回去试试。”女人感的嘟了嘟嘴道。女人看着珠珠渐渐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珠珠如果大哥死了,你会伤心吗?”甄人豪将珠珠抱在怀里道,“哥哥为什么这么说?你还年轻啊”珠珠的食指在甄人豪敞开衬衫里划来划去,用指尖在甄人豪的房上画着圈圈,感觉甄人豪的男房上的头在自己的指尖挺立颤抖。“小妖,是你哪个兄弟这么调教你的恩?”甄人豪喘着气,一把扯掉珠珠身上自己给买的透明情趣睡衣。

    “宝贝,这么大人了,怎么还穿开裆裤啊?”甄人豪分开珠珠穿着成人开裆裤的两条粉嫩的双腿,将手指附上珠珠那双腿间那未着寸屡正在吐着花蜜的小,“呦,珠珠你怎么尿尿了。”甄人豪故意将手上沾染的珠珠花唇上的蜜说成是尿尿,然后还故意把珠珠沾染在自己手上的蜜的手指在珠珠的鼻子下划过,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象在道里抽一样在自己的嘴里抽并吮吸着。

    甄人豪随后将自己的底裤脱掉,露出那勃起,大,泛着黑红色,暴着青筋的,将硕大的头在珠珠的道口来回的摩擦转动,就是不进去。“给……给我……呜”珠珠难耐的娇喘出声,道一个紧缩,又流出大量的花蜜,将身下的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给你,给你什么呢珠珠?”甄人豪故意装着听不懂珠珠的话反问道。

    “我要你的……你的大香肠。”珠珠哭叫道。“大香肠是吧,哥哥给你。”说完甄人豪将晚餐故意没吃的法式香肠就这么入了珠珠体内并来回的抽着。“呜……我要……要”由于法式香肠比较柔软,来回的抽动作始终不能让珠珠达到高潮。“呜……啊……我要”珠珠痛苦的在床上抽搐。“说珠珠,告诉哥哥你到底要什么?”甄人豪忍耐着自己快喷的冲动,强迫珠珠道。“我……我要……哥哥的……入我的道……呜……”珠珠哭诉道。“好……好,哥哥这……这就给你……”甄人豪听到珠珠讲出自己需要听的话后,快速拔出法式香肠,将自己那已经肿胀上下弹跳到已经颤抖的猛的刺入珠珠的道,一口气通过珠珠道内的第二个紧缩口,便来回的抽起来,每次的入都将头顶到珠珠的子口并在珠珠的G点位置用头使劲的摩擦,引的珠珠娇喘连连。由于快速的器摩擦,导致俩人的结合部位流出的爱都变成了白色的泡沫。“啊……”终于在俩人的尖叫中一同达到高潮。甄人豪在最后一个冲刺后将顶着珠珠的子口,将全部灌入珠珠的子后,并不把拿出道,而是在感受珠珠道的痉挛和紧缩中慢慢睡去。

    半小时后,一个黑影出现在珠珠房内把珠珠摇醒。“怎么样搞定了吗”说话的人将手中的袖珍手电打开,看见珠珠的身体向后挪,而甄人豪的半硬半软的慢慢的滑出珠珠的道,珠珠的两片大小唇被后红肿不堪,甄人豪的划出珠珠两片小唇中间的那个洞时,将自己入珠珠道的也一并带了出来“啊……”珠珠由于滑出体内感到一丝空虚。“怎么了珠珠,是不是道内壁被搞破了。”女人关心道。“没……没有,可能涂了麻药的关系,道有点麻麻痒痒的”珠珠道。“我给看看,”女人将手电放在珠珠的两腿间,看见珠珠的道内甄人豪入的汩汩的流了出来,堵在珠珠的道口,白色的与珠珠被的艳红的唇显示的特别糜烂。女人附身将自己的舌头深入珠珠的道内来回的吮吸舔嗜,将珠珠道内的和蜜全部舔嗜干净。然后将随身携带的药膏拿出来,剜了点擦入珠珠的道,并将手指在珠珠的道内来回的抽着,引的珠珠娇喘连连。

    半小时后,珠珠和那个女人把沈睡中繁荣甄人豪小心的抬出甄家,放到一辆红色的越野车上,女人回头看见甄人豪的裤子没穿,由于冷空气的刺激已经慢慢勃起,女人在甄人豪半勃起的上弹了两下道“能力还真强啊,晚点就让你知道厉害!”说完就启动车子走了。

    而甄家却渐渐陷入一个又一个迷样的陷阱中……

    19.蓄谋已久2

    “二哥哥,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啊?”刚放学的珠珠看到胡简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报纸,就跑过去跨坐在胡简的身上,小屁股还非常不安分的在胡简的下体上来回的摩来摩去,时不时的用自己的花的凹陷处去摩擦胡简下体的突起处,引来胡简的一阵喘息。

    “小宝贝,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啊,有什么事情要求哥哥了吗?”胡简眯了眯他那漂亮的丹凤眼道。

    “才不是,我是觉得,哥哥自从我15岁以后就再也没有与我爱爱了,我还以为你外面有女人帮你解决呢,结果有一天我居然看见你在房间里抱着一个道倒模在自慰。哥哥你怎么这样啊,害的人家以为你对人家没有趣了呢!好伤心哦”,说着珠珠用食指在胡简的喉结上划来划去,小屁股更加用力的在胡简的身上扭动着。

    “15岁那一年,哥哥害你怀孕一次去打胎,老大和小四,小五又害你怀孕一次打胎,哥哥自责,没有尽快的将避孕药水给你做好,害你受苦。对了道倒模还是你的呢,小东西。”胡简好笑道。“我的,哥哥你是怎么得到的?”珠珠很好奇胡简没有向自己来套过道怎么会得到自己的道倒模的。“那是在你引产后昏迷的时候哥哥给套的。”胡简看出珠珠的迷惑道。

    “珠珠小家伙,不要再动了,当心一会哥哥变成狼,把你给扑了。”胡简努力调整呼吸道。

    “变成狼?二哥哥,我还很少看见你失控的样子呢,平时你都是一付老生定定的样子。我很想看看你变成狼的样子诶!”说着珠珠从胡简身上起来,将自己身上穿的真丝睡衣脱去,里面露出了,13岁的时候胡简送的水晶情趣内衣,由于珠珠的房增加了两个SIZE,使原本可以遮住整个头和晕的水晶贝壳,现在只能遮住那粉红幼嫩的尖,而雪白晶莹的犹如发面馒头的房在水晶贝壳的衬托下显示的更加诱人。珠珠在走向胡简的同时还故意抖动自己的双,使房荡漾出一阵阵浪。而原本在13岁的时候可以遮住整个花缝隙的水晶贝壳,现在却只能挡住珠珠的蒂和小唇,白皙而无半点毛发的大唇在珠珠准备跨坐在胡简身上的时候故意前后挺动了几下,惹的胡简的眼神由黑色转成墨黑的情欲颜色。

    胡简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随着珠珠在自己身上舞动的动作一件件慢慢的脱掉,然后趁着珠珠没有留意,一把扯掉珠珠身上的情趣内衣,抱起珠珠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胡简自己躺在床上,让珠珠跨坐在自己身上说“来,宝贝,哥哥这么多年不做,都不知道要按照什么程序做下去了,今天宝贝自己来,别忘了火是你挑起的哦,你要负责灭火哦。”胡简喘着气道。

    珠珠冲着胡简媚笑着爬到床上,伸出右手将胡简上还没有完全退到部的包皮,往下一掳将包皮完全退到胡简的部“啊……”胡简被珠珠如此刺激鲁的动作刺激的差点就这么释放出来。

    珠珠低下头伸出自己粉红的小舌头,在胡简部上的包皮处来回的舔嗜,不住的用舌尖沿着包皮的边缘刺激着,就是不去触碰胡简有需要的敏感头和马眼。胡简忍不住的随着珠珠来回舔嗜的动作把在珠珠粉嫩的脸颊上来回的摩擦,珠珠乌黑的齐肩长发还不住的在胡简的睾丸上扫来扫去刺激胡简。“恩……啊……珠珠……恩……小妖……恩……给我……快……将你的……小……套上……来……哥哥……要你的……道……安慰……我的…………啊~给我”胡简忍不住想要冲上高潮道。

    “哥哥怎么这么没有耐心,珠珠还没有准备好呢,你看”珠珠故意扒开自己的大小唇,让胡简看看自己水意溶溶的道,甚至于珠珠道里的蜜还有几滴滴落在胡简的头上。

    “乖珠珠,你的小水已经够多了,可以容的下哥哥了,来,快上来……”胡简轻声细语的哄骗珠珠道。

    珠珠用右手将自己的大唇拨开,左手扶着胡简的将它慢慢的塞入自己的道。胡简由下而上的看着自己的强迫的使珠珠的小唇分开,自己的充血肿胀青筋毕露的就好象油一样慢慢慢慢随着珠珠前后摇摆的动作滑入珠珠的道。而珠珠的小唇紧紧裹着自己柔软,火热的不住的吮吸,刺激胡简的差点冲上高潮。

    但是他忍住了,因为自己还有1/3的没有进入珠珠的道,而珠珠在胡简2/3的进入后就开始上下的抽起来,每次胡简敏感的头都顶在珠珠那第二个紧缩口“珠珠,乖啊……把哥哥全部含进去……”胡简的无法一举全部入珠珠的道痛苦的呻吟道。

    “可是哥哥……已经将珠珠的小花全部撑满了啊……”珠珠努力的上下做着活塞运动气喘吁吁道。“还……没有……啊……”胡简说着扶着珠珠的小蛮腰用力往下沈,自己也将用力的挺入珠珠的道,“啊……”胡简由于自己的挺入珠珠的道的最深处,头触碰到珠珠的子口而舒服的感叹出声。

    胡简翻身将珠珠压在自己的身下,来回猛力的抽,每一次都将头顶到珠珠的子口,“啊……珠珠你……的道……又紧……啊……又滑……又热吮吸的……啊……我好舒服……啊……”胡简最后在珠珠的道里猛烈的率动了几下后,将全部送入珠珠的子内,便疲劳的沉沉睡去。

    珠珠看胡简睡着了,起身,胡简的滑出珠珠的道,带出一条白色的痕迹,珠珠也由着它如水痕般滑落,并随着珠珠的走动,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房间里,珠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花,却看见自己的花口白乎乎粘乎乎一片,甚至于将自己的整个小原本的样子都遮住了。珠珠走进浴室,拿起花洒将自己的花清洗干净出来穿上睡衣,打了个电话“喂,最后一个也搞定了,你上来处理吧。”说完珠珠将电话挂掉。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绳子,将胡简的手脚捆好,走到楼下去开门,一个女人从门外闪了进来 。

    “都弄好了?”女人发问。“恩,好了,帮手抬上车吧。”说着珠珠和那个女人将胡简抬上车,女人看见胡简裸露在外面的上的毛,顺手拔了几道“叫你再嚣张。”却惹的珠珠咯咯笑了起来。

    午夜,一个废弃的别墅里,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特大号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五个裸体的男人,男人们的手被绑着,脚也被绑着。

    四十分锺后,“你们都醒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你,真是没想到。”甄人豪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甄人豪!”女人微笑着对甄人豪说。“你的好弟弟胡简曾经还是我的合作伙伴呢!是吧胡简。”女人对着胡简道“我给你的那些化学用剂还够用吗?瞧瞧你这个衰样,恩,还想和我合作吗?”女人拍了拍胡简的脸。“有种,你放了我们,我和你单挑。”甄人贾森气道。“哎哟哟,小四,你什么时候长见识啊,男人和女人打。”女人拍拍甄人杰的脸道。“我不是答应你,事成之后给你想要的东西吗?”胡简愤怒道。

    “可是我知道,我要的东西,你一定不会给我。”女人将舌头从胡简的嘴唇上扫过,回头吻上后面站着的珠珠。

    “为什么?”胡繁问“为什么,我是你的亲弟弟啊,二哥。”胡繁痛诉胡简道。“在我心中只有珠珠才是我唯一的亲人和爱人!你们碰了她都该死!”胡简道。

    “你知不知道,你也该死!我亲爱的二哥哥。”珠珠接话道“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沈沦,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与自己的血亲有这种关系!哥哥你说是不是?”珠珠拉着胡简的头发道。

    “沈沦?珠珠说明你也是爱我们的,不是吗?”胡简轻笑道。“珠珠,不要相信这个女人的话,繁繁是爱你的,你回头看看我啊!”胡繁痛苦道。

    20.真相大白后的家庭生活

    “胡简啊胡简,你机关算尽,甚至于搭上自己的健康,冒险在珠珠身上下毒,一连几年都不能碰珠珠,结果呢,呵呵还不是和他们一样,珠珠是我的,知道吗是我的。这是你们家欠我的。”女人息嘶底里道。

    “文文够了,我可不记的我们家有欠你什么!”甄人豪怒吼道。“没欠我什么?你总该听你父亲说过在你之前有个比你大半年的叫甄人雄的哥哥死掉了吧!呵呵……我就是你那个哥哥。”文文笑道。

    “怎么可能?”甄人豪道。“是不是我现在是女人,你就认为我是不可能是男人?”文文说道“我是你父亲的原配生的孩子,我母亲是以前白俄贵族的后裔,由于以前家里穷,母亲不的不大着肚子去化工厂洗瓶子。而那个男人那时侯正在追着你的有钱小姐的母亲。还没有等我母亲生下我,那个男人就与你的母亲结婚了。撇下我那快生产的母亲。”

    文文哭泣道“由于我母亲在怀孕期间一直在化工厂工作,导致我一出生就是双人,也就是说既有男人的器官,又有女人的器官。而我可怜的母亲生下我后还没来的及看一眼就死了,十岁前我是一直跟着我的外婆生活的,但是外婆的年纪太大了,她就找到那个男人把我托付给他,看着我入了甄家的户籍才闭的眼。可是他居然连最起码的染色体配置都没有做,就一刀把我的男器官去除,让我只留下了女器官,还给我吃了一种非洲奇药,只要一看见男人就会有欲。等我出院了,就把我象波斯猫一样的卖给了一个有钱的老头做脔童。十岁,我当时才十岁还是一个有着男人心的女人,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被一个60几岁的老头糟蹋着,我以为自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谁知道那老头却马上风,死在了我的身上,14岁那年,我终于自由了,得到了他全部的财产,并且也解了我身上的药,我决定要报复,我要让你们甄家都不好过,我以为能勾搭上甄人豪,没想到却发现你们甄家的秘密,原来甄家的所有男孩都爱上了自己的姐妹,呵呵,真是讽刺啊,没想到,我也是甄家的男孩,我也没有逃过自己的诅咒,我也爱上了珠珠,所以,我决定杀了你们,我就可以永远的得到珠珠,啊哈哈哈……”文文疯狂的笑道。

    “为什么,文文姐,我是那么的信任你,为什么?是你说的只要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教训一下,就可以还回我的自由的,文文姐,为什么?”珠珠一步一步颤抖的走向文文,文文走上前去一把扯掉珠珠的裤子,并将自己的裙子扯掉,露出自己没有穿内裤长满金色毛的花唇,就这么贴上珠珠的没有长半点毛发的花唇,磨起了“豆腐”。“啊,珠珠啊……我终于……得到你……了”文文不住的挺动下,碰撞着珠珠的花唇。“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我。”“噗……”文文将自己的左手抚向自己的左腹部,抬起自己的手,看到上面全是鲜血,而自己的腹部上着一把刚刚自己还用来切水果的刀子,文文一脸微笑的看向珠珠,将染血的手抚向珠珠的脸道“结果最后你还是抛弃了……我,呃……选择了他们”。

    珠珠一脸混乱的想到当初求文文救自己的时候说的话“文文姐,只要你想办法治治他们,我就一辈子对你好。”珠珠义气道。“是吗,珠珠是不是永远对文文姐好,永远和文文姐在一起,永远不抛弃文文姐啊?”文文笑咪咪的用手抚摩上珠珠的秀发。“那是当然了,我最喜欢的就是文文姐了。我们拉钩。”珠珠伸出右手小指道。

    “为什么?为什么……”珠珠走到文文面前拔出文文腹部的刀子,“因为……我……爱你……啊……从你……7岁起……就……爱上了……”血从文文的腹部疯狂的涌出。“呵呵……呵呵呵……爱我……一群变态……爱我……呵呵呵……”珠珠提着刀子笑的连肩膀都在颤抖。

    “不要啊……珠珠……”胡简看着珠珠将刀子向心脏尖声叫道。

    甄人英用力的挣脱开绳子,将珠珠一把抱起就往门外冲,而胡繁将自己身上的绳子解开后,帮胡简,甄人豪和甄人杰解开绳子,胡简跑到甄人英的身边脱下自己的上衣紧紧按着珠珠的伤口。甄人豪也扶起文文,将她一起带走。

    “张医生,珠珠怎么样?”甄人豪看见张不语从手术室里出来道。“她的心脏破裂,我暂时用体外循环机,帮她做血体外循环,但是只能支撑14个小时,在这14个小时里,你们必须找到一颗匹配的心脏,才能救她。还有另外一个女士只是脾脏破裂,我已经为她切除了破裂的脾脏。”张不语道。“匹配的心脏,匹配的心脏……用我的吧,我是她的大哥。”甄人豪道。“原则上是可行的,但是每个人只有一颗心脏啊,你给了她,那你怎么办?”张不语好奇道。“只要她能好好活着,就算我死了又怎么样!”甄人豪说道。“算我一个!”“算我一个!”胡简,甄人杰,和甄人英也开口道。“那好吧,去检验室做个匹配吧。”张不语说道。

    “记住,不论将来谁的心脏与珠珠匹配,剩下活着的人都要好好照顾珠珠。”甄人豪道。“真是对不起啊,你们五个人的心脏都不能和里面的小姐相匹配,不过刚刚有个人的报告显示他的心脏很适合甄小姐。”张不语道。

    “谁?”胡简问道。“甄人雄。”张不语看了看报告说道。“你看呢。”胡简征求甄人豪的意见道。“同意”“同意”。 胡繁,甄人杰,和甄人英也开口同意道。“还有他说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就请看下这封信,然后签署下协议。”张不语将手中的信,协议还有钥匙交给胡简。

    看完信后,甄家五兄弟还是签署了协议。

    七年后 甄家

    “不是说好周一到周五上工,周六周日休息的嘛。”珠珠穿着睡衣躺在床上道。“恩,珠珠啊,宝贝,你一个星期才让我们搞一次,我们很不爽诶,到时候虫上脑怎么办?”胡繁耍赖道。“去去去,带孩子去,不然找别的女人解决。”珠珠道。“珠珠你也是知道的,我们除了你,看见别的女人是会阳痿的啊,再说孩子们有保姆在带着嘛。”甄人杰装可爱道。“对啊,对啊,珠珠你看大哥可怜的小弟弟多久没有人来他了。”甄人豪装可怜道。珠珠抬眼看见甄人豪半挺在空中的,还有其它几个人都脱了衣服,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无奈道“不许小菊花,不许口交,不许交,不许用我的手脚帮你们解决,违规的惩罚禁欲一个月。”哼,自己的小只有一个,看他们怎么分。珠珠故意给他们出难题。

    “石头,剪刀,布。”五个幼稚的男人在猜拳决定是谁先上,结果是胡繁胜出,甄人杰排第二,胡简第三,甄人豪排第四,而可怜的甄人英还是第五。“小五,不要不高兴。我们决定给你福利的哦。”“呲”的一声,珠珠知道自己的睡衣又报销了。

    “来珠珠,小五给你吸吸,看你的涨的。”说着就俯下身子用嘴将珠珠的粉红色头含在嘴里,不住的吮吸。吞咽珠珠的水,没错。自从15岁后珠珠就不曾断过,尤其是小四和小五最爱喝自己的水。而自己养的孩子却半点自己的水都没喝到。

    另一边小四也不甘寂寞含上了珠珠的另一个头吸起来。“来,乖珠珠,先用小手安慰安慰哥哥的小鸟,一会哥哥的小鸟再安慰珠珠的小妹妹。”甄人豪将自己的塞入珠珠的手中来回的摩擦着,而胡简也将自己的塞入珠珠的手里前后来回的摩擦着。

    而胡繁则是将自己的脑袋整个的埋入珠珠的双腿间不住的用他那灵活的舌头舔嗜着珠珠的大唇,将珠珠白皙的大唇整个舔嗜的亮晶晶的,然后拔开珠珠的大唇,将舌头挑开珠珠禁闭着的小唇,将自己的舌头透过小唇伸入珠珠的道,象一样来回的舔动抽,并不时的用舌尖刺激珠珠道内壁的褶皱,双手则是一个在珠珠的蒂上揉捏着刺激珠珠的感官,一个则是在珠珠的小唇上不住的摩擦,引的珠珠娇喘连连。“恩,啊……再深点,啊……繁……啊……进来啊……我要~”珠珠尖叫着道又吐出了一大口花蜜,胡繁将这口花蜜全数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小三,快进去吧,我快忍受不了了。”甄人豪将自己的抽出珠珠的小手在空气中凉快着,防止自己就这么了。胡繁在甄人豪的提点下,伸出右手中指到珠珠的道内,试了试珠珠的道湿度后,用左手扶着自己肿胀到及至的慢慢前后摇摆着入珠珠的道,“啊……珠珠……这么多年了……你的小还是这么紧制啊……夹的我好……舒服啊……”胡繁看着珠珠的道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快全部吞噬到道里,一个用力挺身,将自己被堵在珠珠第二个紧缩口的大头野蛮的刺进珠珠的道深处,急剧下滑的一下将头顶到了了珠珠的子口“啊……”珠珠和胡繁同时发出愉悦的感叹声。胡繁快速的将自己在珠珠的道内来回的抽着,随着胡繁剧烈的动作两人的结合处珠珠流出的爱被捣成了白色的沫子,胡繁看到如此绮丽的画面,感觉自己的关快守不住了,然后快速的将抽出珠珠的道,不让自己这么快就。

    接着甄人杰看见胡繁将抽出珠珠的体外后,扶着自己上下不住抖动的不做任何前戏的情况下,就这么进了珠珠的道“啊 ……小四……啊……你轻点啊……不行了……啊……”甄人杰每一下都是实实在在的将自己的顶到珠珠的子口,顶的珠珠一声一声的尖叫。

    当甄人杰快要的时候也学胡繁将抽离珠珠的道“呜……你们坏……啊……给我……”珠珠正感叹胡繁和甄人杰没有让自己达到高潮就抽离自己的道,后面的胡简,看见甄人杰将抽离珠珠的道后,将自己快要爆炸的赶快入珠珠的道“啊……好舒服啊……珠珠你的小花里有好多水啊……”胡简快速的抽珠珠的道感叹道。胡简时不时的将头在珠珠的子口旋转点刺刺激着珠珠的G点位置,当感觉到自己快要出的时候,快速的将抽出珠珠的道,将位置让给已经开始喘气的甄人豪。

    “啊……宝贝……啊……哥哥的你舒服……吗?”甄人豪一边自己用力挺动自己的一边说着煽情的话,刺激珠珠收缩她的道紧紧包裹自己的,甄人豪不住的将自己在珠珠的道里来回的顶动,旋转摩擦,从感官上刺激珠珠达到高潮,但是事与愿违,反而使自己快要,甄人豪感觉快要出的时候又将位置让给了一直在边上自慰着的小五。

    甄人英看见甄人豪让出位置后,猛的扑上珠珠的身体,颤抖着将自己的入珠珠的道来回的抽,却感觉到珠珠的道已经进入高潮时候的收缩,刺激的甄人英更加卖力的在珠珠身上来回的抽率动。

    顺着这个次序转了两圈,甄人杰终于忍不住第一个顶着珠珠的子将喷到珠珠的子内,随后胡繁他们也在最后一次的抽中将自己的全部送入珠珠的子里。珠珠的子里吸存了五个男人的,而小腹显的微微有些鼓鼓的。美丽的花经过五个男人的爱抚后,红润润的,微张开的小唇里还往外面汩汩流着无缘进入珠珠子里的,红白相间的画面糜烂非常。

    “我怀孕了。”珠珠雍懒的象只喂饱的猫一样,看着刚刚得到满足神放松的五个男人道。说完眼神瞥了瞥胡繁。“什么,怀孕!怎么办?老二,你的药怎么失效了?”线条的小四尖叫出声。“孩子是胡繁的吧?你是想生下这个孩子的吧!”细心的胡简一眼就看出孩子是胡繁的。“我觉得她会是个可爱的女儿,这次我想自己亲自抚养她。”将自己的双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脸上露出圣洁的光芒。

    “我……我的孩子。”说完,胡繁高兴的吻了吻珠珠的小花,又吻上了珠珠还很平坦的小腹,搞的自己的嘴上珠珠的腹部上都是白乎乎的。“宝贝,我是你老爸哦,等你出生了,老爸带你买好多好多的好吃的和好玩的。”胡繁高兴的手舞足蹈。“别忘了,我们也是孩子的爹!”甄人豪出声音抗议提醒。

    “给我看看。”“别挤啊。”“小三你犯规。”

    “这么晚了不睡觉,都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甄人豪打开珠珠的房门,看见家中五个小萝卜头偷偷蹲在房门口,偷看里面的春色就觉得头疼。“我们是来看看妈什么时候给我们生个妹妹。”叫小三的男孩很是流利的回答甄人豪。“文干你是老大,怎么带弟弟的,尽捣蛋。去去去,回去睡觉。”甄人豪将几个小鬼头赶去睡觉。

    “是不是过不久我们就有妹妹可以玩了。”漂亮到雌雄莫辨的小三问着自己的老大,而甄文干则是努力的点点头。“是不是就象爸爸,爹爹与妈妈那么玩一样?可以与妹妹玩?”有着波斯猫眼睛的小四天真的问道。“那是当然了,因为妹妹是我们的啊!”长的象个小狐狸的小二回答道。而在一边一直没有搭话的高高壮壮的小五则是赞同的点点头。

    珠珠看着自己的五个男人一脸黑线就觉得好笑,恩,其实这样的幸福生活还是不错的,怎么自己当年就是那么的极端呢。珠珠将右手抚上自己左上那淡粉红色的印子道,雄,我现在过的很幸福,谢谢。回答她的是一串有力的心跳声。

    甄家一扫过去的隘,珠珠仿佛可以看见彩虹,于是她带着微笑在五个男人七零八落的身体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甜甜睡去。

全文 16-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91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