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小菱奇遇记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冷面段子手

小菱奇遇记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冷面段子手


    小伙计去厨房报备过,回头来到店堂内。

    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店堂内坐着吃饭的客人又换了一小拨。

    不少人吃完饭后结账走了,又有新的客人从外头进来。

    路过小镇的多数是商队的人,很好辨认。

    听听他们的口音就知道。

    小伙计看了一眼之前跟他聊天的那两位客人坐的桌子,偏头想了想目光带了点犹豫。

    思索了片刻,最后他还是决定走上前提醒一句。

    ”跟您说一声,“小伙计来到天放他们坐的桌边,”您刚才点的鱼咱们这里的价钱比较贵。“

    小伙计看着天放微笑道:”初来的客人有些不知道,点了之后就以为是普通的价。“

    “前几天就有过两个客人,“说着说着,小伙计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天放跟护卫道,”也是不晓得咱们这鱼的行情。“

    ”什么样的客人?“

    天放随意看了小伙计一眼,语气漫不经心地问。

    ”那两个客人啊,大概也是经过咱们小镇的,点了这道鱼。“

    小伙计回忆了一下道:”年纪不大的客人吧。“

    ”他们当时不知情,“小伙计垂下脑袋想了想道,”后来好像其中一个出去凑了钱才回来付账的。”

    听到这里,连低着头的护卫也抬起头若有所思望向小伙计。

    目光停留于站在桌前的小伙计的脸上,护卫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护卫心中暗暗地想:既然是镇上最好的酒楼,想必这样的客人也不是第一回有,但是小伙计特地提起,难道还有后续的故事?

    总该有特别的地方让他能记住才是。看看这里的人流量就知道。

    “我看他们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的,结果一个没多久就走了,“小伙计顿了顿,接续道,”后来再回来,还带了钱袋放在桌上。”

    所以,他是猜测的。因为那两个人的举动有点怪异。

    天放跟护卫对视了一眼。目光一齐望向小伙计的脸。

    一般来酒楼吃饭的,哪有其中一个人先走,然后又回来拿着个钱袋子的。

    这种事情原本就是难得一见的。

    尤其那两个人其中一个的装扮实在......令人难忘。

    那顶帷帽将面容整个罩住了。一点都看不见。

    因此,小伙计有足够的缘由记牢!

    不过关于遮挡容貌的事情,他没有多说,只是将点菜的过程陈述了一下。

    ......正说话的时候。从门口进来几位新的客人。

    小伙计一下子中断了对话,赶紧奔过去。

    职责所在。只能待会儿得空的时候再跟天放他们细说。

    护卫看着小伙计又忙碌了起来,忙忙的上前点菜,转头对着天放道:“主上,这个人有哪里不对?”

    他敏感的捕捉到了天放似乎对小伙计挺有耐心的。还跟他聊上了。

    隐约有点不对劲。

    “没有啊,只是随便问问。”

    天放语气平淡的回答道。

    厨子手还算利索,没隔多久。先上来两道菜。

    这回送菜的是另一个伙计,底楼的生意一忙。后厨帮忙的也过来搭把手。

    “您点的清蒸鱼还得再等等。”

    他脸上带了和气的笑,对着天放道,“今日点的人多。”

    “没事。”天放毫不在意地道。

    桌面放上了菜,天放执起筷子开动了。

    护卫看见他家主上吃得很悠闲的样子,似乎真的只是来这里吃个饭的。

    可是从肃州一直奔波到小镇,眼前的状况有点让他犯迷糊。

    护卫觉得自己搞不清状况了,当然最重要是他还不明白他家主上此刻的心情。

    他心中打着小算盘,凑近压低声音问天放:“主上,咱们真是来这里吃饭的?”

    声音跟表情都透着一点不确定。

    当然也免不了有一丝期待。

    天放闻言,惊讶的看向他道:“自然是真的,这还能有假?“

    他盯着护卫看了一眼问:”你怎么不动筷子,天不亮就从肃州出发的......“

    ”一路上几乎没怎么停,你这会儿难道不饿?”

    “饿!早饿了!”

    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又夹杂了一点点失望,护卫立刻开动起来。

    只有出门在外做任务的时候,跟着主上才没那么多顾忌,同桌吃饭也不是第一回。

    若是在肃州的宅院里,都是分开的。

    这算是难得的机会!

    护卫虽然觉得主上的举动在他看来还是有些疑虑,但同时心里也很高兴。

    他跟天放吃着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话。

    护卫很想问问关于那个小师妹的事情,但是主上每每在他聊及那方面的时候就不着痕迹的转移了。

    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

    护卫于是识相地不再提起,光是评论了一下酒楼的菜肴。

    听说是小镇上最好的酒楼,食客难免挑剔些。

    最见功力的往往是普通的家常菜。

    不同的厨子做出来的味道差异不小。

    天放点完菜的时候,有短暂的失神。

    因为连他自己都后知后觉,似乎......点的都是他家师妹喜欢的菜!

    天放的心里有点感慨,这会儿护卫闲聊的话语让他拉回思绪,倒是觉得那种郁郁的感觉被纾解了!

    带个护卫在身边还是有好处的。

    不指望人家的武力值能保护自己,天放基本不需要,但有时候也能体现作用。

    小丫头这会儿不晓得在哪里?

    不过她肯定有她的造化,天放觉得每回她都能化险为夷的。

    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

    他相信她。

    护卫的耳朵则始终在留心听着周围的动静。

    小伙计说的没错,进酒楼的客人,十个里至少有七八个会点他们的鱼。

    看来这时节。恰好是这鱼最美味的时候。

    隔壁两桌还有人多点了一条鱼,换成另外的吃法,蒸煮炸都不在话下,后厨一定忙得热火朝天的。

    ......我跟少年还坐在面店说话,街上行人经过的时候,我会注意的连看上一眼。

    两边流动的人,从城东到城西差异很大。

    城西那片儿。多数都是本地的居民。但是街上也有北地来的异族。

    那些人的穿戴很扎眼,混在人群中也能眼前一亮,吸引人的注意。

    但是城东这里。走动的人多数都是本地人了。

    夹杂在其中的商旅看上去一个个的也是有点身家的。

    至于在城西见到的异族,奇怪的是这里几乎看不到。

    少年留心我的眼神,等我问起的时候,他好像已经有些猜到了。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小菱,北地的异族人不太可能在城东这片置业。“

    少年的目光跟我一样掠过街头的行人。他压低了几分声音道。

    ”这里住的都是肃州城的大户,或者是那些做生意有根基的人家。“

    听到这里,我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少年点头道:”没错。例如像我家。“

    ”北地异族到了肃州,都是在城西的客栈住下的。“

    少年跟我解释道。

    也对,经他一番话。我听来他说的很有道理。

    北地异族在肃州城置业的概率很小。

    他们的活动范围集中在热闹的城西并不奇怪。

    那一带,有肃州城最多的店铺。吃饭赌钱甚至是男人喜欢的那什么都能顺利找到地方。

    哪里像城东,都是私家宅子,石桥这边已经是最热闹的一处了。

    ......临河的街边,在水里捕捞回来的小船靠岸之后就地兜售捕猎到的收获。

    我跟少年说话的时候,见到有个中年胖子,五短身材,脸上疙疙瘩瘩的,他手里领着一个竹编的大网笼向这里走过来。

    其实在之前,我也看到过河边的渔民。

    胖子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猜想,大约是生意不好,买的人少,这会儿想来面店推销的。

    脑中念头刚刚转过,胖子走近,面店掌柜就上前问:”王二,你今儿收了多少?“

    我的第一反应,那个人不是渔民?是鱼贩子?

    王二走到面店掌柜跟前,肉脸上带了几分讨好的笑道:”今儿收的还不错,掌柜的看看。“

    我也好奇,目光往他们的方向看过去。

    王二从笼子里拿出了一只还在动的东西递给掌柜的道:”您看看。“

    我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少年看了我一眼,也顺着我视线望过去。

    马上,他也低了头,嘴角似乎动了动。

    本来也没什么好笑的,开店做生意,鱼贩子来卖东西!

    可是刚才,我跟少年都听到了掌柜的对那个胖子的称呼,王二!

    现在他的名字跟笼子里的那些东西放在一起想的话......实在是越想越好笑!

    ”不行,这不好,“掌柜的摇头道,”这东西不是说越大越好的。“

    ”最好的反而是小点儿的,你知道么,俗称马蹄鳖。“

    掌柜的是行家。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比喊的价格低了些,面店掌柜还是将那筐子甲鱼给收了。

    有食客在旁边跟老板说话,说好了晚上过来要一碗甲鱼鸡汤面。

    甲鱼宰杀洗净跟老母鸡一起入砂锅炖煮,添加红枣、枸杞、当归等等一系列配料,慢慢炖煮......

    颇费时间的一道面。

    “这是肃州城出名的?”我问少年。

    少年愣了愣,一时间不晓得怎么接话,我摇头道:“算了,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这一幕插曲过去,我依旧按照我的计划,继续守着桥头。

    只是停留再久,也不好影响人家的生意,我跟少年已经比一般食客留的时间长了。

    再占着人家的位置,老板不说,心里肯定也腹诽。

    日头渐渐偏斜,晚市还早,但是街上的行人又一次少了。

    我终于放弃了继续等的念头,打算跟少年一起在城东地界走一走。

    他起身付了钱,我跟他就选了一条昨日没走过的小街往前逛一逛。

    “对你来说,哪怕自家宅院在城东的,也难得在这里走动的吧?”

    我侧头看了少年一眼问他。

    “嗯,来去一般都是骑马的,或者坐车。“

    少年坦言道:”像这样在城东地界走,至今是第二回。”

    第二回?我迟了一拍反应过来第一回就是在昨天,也是他带着我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我问你,那位福管事,就是你说的阿福在桥边酒楼说的话,我没听错吧?”

    走出一段距离,我抿了抿唇出声问少年。

    “哪一句?”

    “他说绑匪的事情,好像跟一个什么天音阁的地方有关。“

    我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道:”可是我在你家的宅子里住的地方叫清音阁。”

    少年闻弦歌而知雅意,已经猜到我要说的话。

    他认真地道:“天音阁跟清音阁,名字相近很奇怪么?“

    ”完全是不一样的地方。“

    ”小菱,你是怎么想到的?”

    “小菱,你想多了啊,一字之差可以差很远的。”

    “小菱,刚才在吃面的地方你也听到了。“

    ”那个渔民叫王二,他卖的是王八,难道王二跟王八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

    我从来不晓得这个傲娇的家伙也会说笑话!

    偏偏他说的时候语气完全是一本正经的,这样一来好笑的效果就加倍了!

    就是俗称的冷面笑匠!

    我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我没法直视少年了,赶紧往前走。

    少年跟过来,在我身侧道:“其实也没有很好笑。”

    被他一说,笑声又一次响起!

    我跟他比了个手势,意思让他打住,暂时别说话,免得我又笑起来,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小镇的酒楼,一顿清淡安逸的饭,跟先前纵马奔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一瞬间让护卫觉得这一趟到小镇好像不是来找人的,纯粹是主上出来散心的。

    久等的那条蒸鱼到了。

    天放执筷子尝了两口,放下后道:“没有想象当中的好。”

    护卫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主上,还比不上在岐北咱们的院子里厨子们做的。”

    “前一日在驿站旁的铺子尝到肃州当地的特色菜,也差远了。”

    护卫吐槽之后皱眉道:”您说要是到了北地,恐怕......更简陋些。“

    两个人都已经吃饱了,护卫唤过小伙计结账。

    就跟小伙计说的一样,因为点了这道鱼,会比普通一顿饭贵了不少。(未完待续)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冷面段子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357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