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4 兄债“弟”还

魔魅 4 兄债“弟”还


    魔魅(限)8

    “没想到你有一个这麽美丽的妹妹。”疲力尽的躺在幕绝的怀中,青儿一面用指尖在对方口画著圈圈,一面满足的吸取著男人身上充满阳刚之气的汗味。激情了一整夜,吸吮得她嘴唇都肿了,才使这个男人渐渐的清醒过来。现在看来,反而是他比较神清气爽。而她,像是被榨干了一般浑身瘫软。

    “嗯……”一夜的夫妻之恩,让幕绝对这个昨天还有主仆之分今天却已是他的女人的女子多了一层深深的眷恋。这是不是喜欢,他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对女人并不了解,不过有她这样子的女人待在他的身边也不错。

    “不过,她有的时候会变的好可怕,就像一个冷的男人一样。”一想到当初被扼住喉咙的疼痛,青儿还是心有馀悸的喃喃的说。

    幕绝听後,沈吟了半晌,幽幽的说,“清幽会变成这样,是我的错。”

    “嗯?”青儿抬起眼帘,不明白幕绝!什麽要这麽说。

    幕绝温柔的抚著青儿的额头,印上自己的唇,“小的时候,父母就故去了,对清幽打击很大。我要随师习武,後来又进做侍卫,本无法很好的照顾清幽长大。而且我是个很闷的人,不善言辞,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形式上,都无法陪伴她。这让清幽觉得非常的孤独。”

    青儿认真的听著,想到清幽一听到自己会留下来陪她那种难以自制的兴奋表情,她的心就没由来的抽痛一下。

    “我也是多年以後偶然发现的,清幽的体内似乎隐藏了两种不同的人格。一方面是柔媚依人的姑娘,另一方面确是豪放不羁的男子。”

    “什麽?!什麽会这样?”青儿惊讶极了,不过从她短暂的接触了的清幽来看,幕绝所言非虚。

    “只有变成一个冷坚强的男子,清幽才可以保护自己。因为我保护不了她,所以她一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幕绝说著,觉得有些伤心。

    “绝……没事的……她很了不起,她的武功很高强啊。”青儿忍不住出言安慰他。

    “她只是会一些点和内息上的功夫,对医理也颇有研究。至於真正御强克强的拳脚功夫,她是不会的。”幕绝摇摇头。

    “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我又从未怪过你。”正当两人犹自沈浸在悲伤之中时,一道倩影也推门而入。今天的幕清幽换了一件淡蓝色的裙衫,脸上似乎也点了胭脂。也许是家里多了一个人,她便想要打扮给她看吧。女为悦己者容,即便只是嫂嫂她的美丽还是想和另外一个人分享的。

    “幽儿?”幕绝和青儿同唤出声,又同时觉得两人的姿势过於暧昧。青儿将脸埋进幕绝的膛,幕绝也拉起被单遮住女人的大片风光。

    “进来也不敲门。”幕绝沈这脸,轻咳一声以缓解尴尬。

    清幽却不以为意,“男欢女爱天经地义,有什麽好遮掩的。再说,我又不是什麽都没看过,紧张什麽。”她大大方方的在椅子上坐下来。

    “这麽早,有什麽事吗?”青儿探出头来,怯怯的问了一句,心底下多少还是不好意思的。

    “不早了,”一说到来意,幕清幽的目光蓦地变冷,“该来的应该快到了。”

    “谁?谁会来?”青儿不解的看向幕绝。

    幕绝脸色也并不好看,只见他将怀中的女人搂紧,担忧的望著青儿的脸,“你是说──”

    “没错,就是那个随便拿别人的幸福开玩笑的骁王。”提起他,清幽凛冽之色愈发浓重。

    “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在做了试验之後,不会来检查结果吧?”

    “我已经不想追究这些了,”幕绝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我只是不想他再这样伤害青儿。清幽,他不会反悔将青儿带走吧?”

    “绝……”眼见这个男人显然已经将自己放入心中,青儿觉得心中好暖,好开心。

    “我要留在这里,和绝在一起,死都不会再回到那个无情的男人身边。”小女人勇敢的站出来,坚定不移的说。

    “青儿!”幕绝眼眸一黯,“你没穿衣服。”

    “啊呀!”青儿恍然间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站在两人面前,连忙跳回床上,将春光藏好。

    “呵呵,你这个格和我哥倒是挺配的~”幕清幽嫣然一笑。

    “不过,如果让骁王知道你们两个昨天发生的事,印证了他的猜测。他说不定会以此为藉口,谎称青儿是别国派来的刺客然後带回去严加拷问。毕竟,目前青儿姐姐是唯一的线索。”清幽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

    “不要!我不是刺客!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想留在这里和绝在一起。”青儿吓得哭起来,紧紧地抓著幕绝不敢放手。

    “好了好了,没事的。”幕绝安慰著她,心下也十分焦急。

    幕清幽看著眼前的一切,心想骁王一定没想到他撒下的棋子在一夜之间竟然培养出了感情。不过也因为这件事,她还真想会会这个专制乱的王。

    於是她压低声音对哥哥和青儿说,“不管是谁,什麽时候问起你们,你们都说两个人昨天的房事,就只有一次而已。而且时间、反应也都正常。”

    幕绝和青儿对望一眼,齐齐点头。

    “当事人都说没事,那麽即便骁王有怀疑也不能够再多说什麽。只不过,这明显是欺君罔上。魔夜风记在心里,肯定会在别的地方多加刁难。”幕清幽接著说。

    “不如乾脆趁这个机会辞去剑士的职务,好好的和青儿姐姐生活在一起吧。”

    “不可能,”幕绝摇摇头,“骁王身边的近身侍卫目前只有我一人,他这个人疑心病很重,我!了这个职位经过了很多考验,不会随便换人的。”

    “即便是你用命相保的亲弟弟也不行麽?”幕清幽成竹在的反问道。

    “亲弟弟?你是说……你?”尽管难以置信,幕绝还是相信自己通医道的妹妹女扮男装不是什麽困难的题目。

    “不行!太危险了,而且你本都不会什麽武功!”幕绝思前想後,还是断然拒绝。

    “谁说我不会。”只见幕清幽掌风飞过,一把花梨木的椅子顿时裂成两半。顿时看的幕绝目瞪口呆。

    “你,何时习得这等功力?”幕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那个柔弱的妹妹真的已经完全被男人格的一半所吞噬了麽?

    “兄长毋问,我说过,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机遇。我当学会这些武功,你当遭遇此节。你我应当交换侍卫的身份,就是这样,我们都要顺应天命。”

    兄长?

    幕绝看著眼前亭亭玉立的妹妹,她从来没有尊称过自己为兄长,一直都是小女孩撒娇般的哥哥长哥哥短。

    此时她还是那样的美丽,像一朵绝丽的花……

    可是那眼神,那个,俨然就是堂堂七尺男儿才有的。坚强,不屈,聪敏……以及比他多一层的狡诈。

    这样的一个人,又需要谁去为她担心呢?

    他低下头,忍著痛,一个‘好’字尚未说出口,只听小厮急急火火的在外面喊道,“王来了!!少爷,王来看您了!!”

    魔魅(限)9

    幕府的大厅里,此时正因为一个身份尊贵的不速之客的来临,气氛变得相当凝重。

    今天的骁王亦非当日邪放荡的模样,只见他神清气明、锦衣玉带。连那最为恣情的黑发也一丝不乱的被束进只有身份尊贵的王才配拥有的金冠之中。当他正襟危坐在上座悠閒的饮茶的时刻,浑身散发的王者之气让他宛若一头矫健的黑豹。但是他那双凤眼所流露出来的神色,明明就是一副体恤下属的好君王的模样。

    幕绝站在厅中,虽然心中有怨气,自是不敢多说什麽。而躲在屏风後观察这一切的幕清幽,却是气从中来。

    她心想,好你个虚情假意的伪君子,明明是你设的圈套让无辜的两个人成为你的实验品。现在居然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到这里扮好人。

    “听说──我最信任的剑士今天请了假……所为何故?”魔夜风抬起眼帘,以一种缓慢的腔调一字一句的说。声音中的关切之後隐藏著威胁,仿佛在说,如果今天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听到骁王低沈又带有磁的声音,幕绝心中一凛。不管怎麽听,他都觉得这个男人始终是阳怪气的,即便表面上都很好,但就是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禀王上,属下的确是有些微恙。”幕绝收敛著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报告说。

    “哦──?恙在哪里,孤王可以请太医来给你看一下。”黑眸微微眯起,薄唇轻勾。似关切的笑容,也似猜忌的冷笑。

    “属下,是心病。”幕绝抬起头,按照清幽教给自己的话,一字不漏的说,“自去年起,属下一到夜晚就会梦见故去的双亲化作厉鬼来斥责属下,说我没有尽到作为长子的责任。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兄弟,也没能在适当的年龄成家立业延续幕家的子孙。”

    “继续。”魔夜风不动声色的听著,注意力却好似只停留在手上的这杯茶之中。

    得到鼓励,幕绝的信心更增,“自那以後,属下一直感觉练武的时候力不从心。并且,破击的威力也大不如前。最近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属下惶恐不能再保护王上,所以恳请辞去剑士一职,从此娶妻生子,守著父母的灵位做个平凡的孝子。”说著,幕绝毅然下跪,态度极其坚决,言语又恳切。并不打算给魔夜风拒绝的馀地。

    本来在用杯盖轻拨盏中茶叶的骁王,听到此处,眼角的馀光又瞄到幕绝已经以大礼俯跪。只听“!”的一声,茶盏被不留情的搁置在一旁的茶几上。对屏息等待结果的幕绝来说,这声响预示著很可能已经惹恼了骁王,而未来还是不可预知的。

    “请王成全!”他咬咬牙,坚持著自己的请愿。

    魔夜风从座位上站起,慢慢的踱到幕绝身边後就停留在原地。不动,也不出声。幕绝不敢抬头,却也敏锐的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正以主宰者的姿态在自己身上来回游移。

    他在想什麽?还是……他看出了什麽?

    “既然是这样──”突然地出声,让饶是作为临危不乱剑士的幕绝也差点发出惊呼。只因这声音的来源,是这个让人难以琢磨的骁王。只因,这声音此刻就响起在他的耳边,他甚至能感觉到魔夜风呼出的热气。

    看出对方的畏惧,魔夜风故意更加的贴近。靠著幕绝的耳廓,他用细微到沙哑的男声音低语,就像在和他的任何一个女人调情,“那本王也不留你。如果没猜错的话,你要娶得妻子正是孤王昨天赐予你的侍婢,对不对?”

    “是……是的,正是青儿。”该死!幕绝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什麽他堂堂一个男人竟然在魔夜风的这种靠近之下也觉得全身发软,连话都说不连贯了。这个骁王不只不是神,他简直就是对任何生物都存在威胁力的人魔!

    “好了,你起来吧。”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命令,幕绝蓦地抬头。骁王什麽时候离开的?眼前的男人竟然像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座位一样,正在专注的喝茶。仿佛刚才在他耳边说的话的,只是不知从哪里飘来的鬼魅。

    “有意思,没想到我一时贪玩,却丢了自己最好的剑士。”像遗失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般,魔夜风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我很感兴趣。你们,在床上还像在我面前那样那麽合拍吗?昨晚,你们又做了几次?”促狭的低吟著,魔夜风用一只手撑住自己的头,露出小孩子一般天真好奇的表情,眨著凤眼期待一个答案。

    “只有一次,昨晚我们都很累了。所以,就没有贪欢。”果然,他还是问了。幕绝的心微微揪紧。

    “是吗……”魔夜风听到这个答案,笑了一笑,仿佛刚才问的只是一句玩笑话。幕绝没觉得如何,幕清幽却没有放过他那眉间突然多出的细微摺痕,心下不禁发出冷笑。

    “不过,你走了。我还是需要一个剑士的,你──有什麽不错的推荐麽?”眯著眼睛,魔夜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属下这倒这样说不合时宜,但是属下却有一人十分适合接替属下的职位。”

    “说说看。”

    “此人正是属下的弟弟──幕清幽。”幕绝大胆的推荐道,暗自庆幸父母给了妹妹一个男女皆宜的好名字。

    “哦?孤王还不知道你有一个弟弟,他人在哪里?带过来给孤王看一看。”魔夜风很有兴趣的样子。

    “是。清幽,进来吧!”

    眼见时机已到,幕清幽迅速从屏风後面的窗子飞身跃出,整理好衣服再大大方方的从大厅门口进入。她可不会笨到让骁王知道自己一直躲在屏风之後察言观色。

    “你,是幕清幽?”看著眼前这个个头不高的少年,魔夜风的脸上却没有显露任何情绪。

    若不是提前知道自己的妹妹将要易容成另一个男人,幕绝真是被她吓死了。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本就是一个陌生人。

    这个幕清幽无论怎麽易容还是更改不了身形,所以对於男子来说他还稍显瘦弱。妹妹凹凸有致的身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扁平的男特徵。

    魔夜风也打量著他,他原以为幕绝的相貌可以算的上英俊的。可是没想到,他却有这麽一个长相平凡的弟弟。平凡到混在人群里,几乎就等於消失不见了。

    但是以一个王者的聪颖,他也知道,越是高手就越是不起眼。到哪里都是一样的,爱招摇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你是,幕清幽?”魔夜风问了一句。

    “正是草民。”领口里藏著变声用的铜锁片,幕清幽气定神闲的发出分毫不差的男音。

    “很好……很好。”魔夜风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一边看,一边点头。

    幕绝不知道骁王!什麽连说两声很好,只是要取得他的信任恐怕还要费一番唇舌。於是他踏步上前刚要开口,谁知魔夜风长袖一挥,大笑著说,“好!就是他了!”

    霸气的将幕清幽的身子搂进自己臂膀之中,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般亲热的说道,“你的哥哥是我的剑士,以後,你就是我的武者!我们回,哈哈,我们回!”

    什麽?

    幕绝错愕的与幕清幽对望一眼,就这样?!他还什麽都没说呢。骁王不是一个猜忌心很重的人吗?!什麽会这样轻易的就让清幽做了他的贴身侍卫。

    等一下!

    他想说,却看见仍然被骁王搭著肩膀往屋外走的幕清幽回过头来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哥哥保重。

    他看到她嚅动著口唇用唇形对他说出这最後的四个字。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幕绝的心头,该不会,这是他们兄妹俩最後的诀别吧……

4 兄债“弟”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