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5 淫邪骁王

魔魅 5 淫邪骁王


    魔魅(限)10

    这个骁王还真不是一般的妖邪。

    幕清幽心中想著,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半点停留。明明是来做魔夜风的贴身护卫,他还给她起了一个专属的称谓叫武者。可是!什麽一入内,这个男人却又态度大变。说是刚来的新人并不熟悉里的环境,就这样把她随便丢给一些下人叫他们带著自己在内随便转转,暂时不用她随行护驾。光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偏偏里怪道小路颇多,那些下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三拐两拐就全都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分明是有意将她一个人丢下。

    眼见天色见深,不仅没有找到通往任何一个寝或者大殿的出路。相反的,偌大的一个骁王殿,竟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丫鬟呢?士兵呢?嫔妃大臣呢?

    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

    没有嫔妃,幕清幽倒真的不奇怪。听说骁王好女色,却不立三六院,只狎玩大臣进献或者从随便什麽地方看中的女人。再不济就是养一群青儿那样的侍婢,没名没分却要整日跟他滚在床上寻欢。但凡女人有一点姿色的,只要入了这魔王的眼,不管对方是谁家的小姐,谁人的妻妾。即便是王族贵胄的女儿他也一样来者不拒,统统要在他身下至少承欢一夜。能不能继续被宠幸,还要看他大王玩乐得是否快活。

    “啐!”想到这,幕清幽情不自禁厌恶的唾弃一声。抬头看天,不知不觉中黄昏的红霞已经被夜色所取代。除了天上那一轮新月能带来淡淡的微光,她的周围竟如伸手不见五指一般漆黑。

    该死的!奔波了一天滴水未进,幕清幽心中已经有些烦躁。现如今她发现自己已经走入了一个连灯都不会有人来点的偏僻角落,除了疲倦更多的是对危险的恐惧。她从不知道里还有这样的地方,像是冷又像囚牢。难道说,被众多人仰望在上的皇也会在某一处隐藏著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人!

    忽然听到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幕清幽警觉的闪身躲进一棵大树後面屏住气息。她俯下身子,像一头狼一样环视著四周寻找著声音的来源。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还好她的耳朵还算灵敏。

    声音似乎是从她右脚尖正对的方向传来,她心念一动,闭上眼睛过了半晌再张开。果然!凭著人类视觉的敏感度,她看见就在那个方向延伸约七十步的地方透著一点极其微弱的光芒。

    用轻功无声无息的靠近,光的影像越来越清晰。不出她所料,在几片茂密的灌木之後隐藏著一个冰冷的幽。里面人的说话声也渐渐的可以听得清楚。

    到底是年轻的姑娘家,好奇心重。在权衡利弊之後,幕清幽还是决定进去看一看。於是提起气息,缓步向前。还好,虽然是个秘密的地方却没人人来把守。即使路并不平坦,却也没费什麽气力。但是,这也就意味著这个地方已经危险到连守伟都必须瞒过的地步。想到这一层,幕清幽更感到喉咙发紧。

    “你,就是那个名不副实的皇帝最疼爱的妹妹?”一个森冷窒的男声从洞尽头的密室里传出,熟悉的低沈嗓音让幕清幽心头一凛。

    魔夜风!

    “快放开我!你这个变态!若不是你找人使卑鄙的手段将我虏来,我现在也不会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女人明显的怒斥回荡在整个山洞。

    名不副实的皇帝?听到这个形容幕清幽有些惊讶,难道被困在这里的是神乐的妹妹?这个自以为是的骁王不是一直认为被他杀死的神家後人只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病痨吗?所以说他名不副实也并不为过。

    但是,没听说过神乐王有妹妹啊……

    幕清幽更靠近几步,看准前方一快可以藏身的岩石便躲在其後,只微微探出头来好观察室内的一切。

    天……

    如果不是极力克制,幕清幽几乎要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惊呼。

    魔魅(限)11

    是她眼花了还是怎麽……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并没有喝醉也绝对不是在做梦,幕清幽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个四面全是冰冷巖壁的石室里,火把的光照得整个房间灯火通明。一张狭窄得只容得下一人躺在上面的石床就平放在石室的中央。角落里堆砌著糙的麻绳和各种尺寸的锁链,还有一个神秘的黑色漆木盒子不知道装的是什麽就放在离床不远的台子上。

    魔夜风站在石床前,看上去冰冷骇人,本不似平日的狂放和邪佞。乌黑的发就这样披散下来,身上的青色衣袍未系束带,仿佛只是沐浴後随意的宽松披上了。飘扬的衣袂让他看上去宛如间来临的鬼使,随时准备掠夺凡人的命回去当作自己的玩具。

    幕清幽远远看著他,看到他的薄唇抿得更紧,狭长的黑眸出危险的光芒。除了侵略,更多的是浓的化不开的恨意。他在恨著谁麽……?抑或是因眼前的女人而想起了悲伤的往事?

    想到这一层,她的注意力不得不落在石床上那个被屈辱的绑著的漂亮女人。娇嫩欲滴的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就这样被大剌剌的用麻绳在四角的床柱上绑成了‘大’字形。面对著魔鬼般的男人,嫩黄色的名贵绸衫不能让她延续往日的高贵,梳得高高的公主髻再也不能让来者对她毕恭毕敬的下跪,连俏脸上涂的名贵脂粉也不能再多为她添加一丝女人的娇羞和妩媚。无法让男人对她怜香惜玉的女人是悲惨的,纵使习惯了娇纵,颐指气使的格也再帮不了她达到她想达到的目的。

    “石夜风!!你这狗奴才!仗著自己是石将军的儿子居然在这里自立为王胡作非为!你还不快放了本公主,不然,等本公主回到麒麟国一定会禀告皇兄,将你满门抄斩!!”女人气急败坏的扭动著身躯,口中还喋喋不休的咒骂著,每一个字都透著对眼前男人深深的轻蔑。

    “哼──伶牙俐齿……”魔夜风看著浮云公主像一只暴怒的小野猫一般死命挣扎,好像恨不得立时扑上来抓花他的脸。黑眸在冷笑的掩饰下起了淡淡的杀意。

    他迈步上前让自己更加靠近她美丽却狼狈的脸,修长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攫住她小巧易碎的下巴,用一种表面温柔,实际上却像刀子在她的肌肤上缓缓移动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哦?皇甫天齐和皇甫赢是这样对你说起我的……”

    “呸!”浮云公主十分看不起的朝他啐了一口,“谁有功夫关心你的死活,这些只不过是下人们在打扫的过程中嚼舌的閒言碎语罢了。你有什麽资格让父皇和皇兄把你的贱名挂在口上。”

    “哈哈哈哈哈!!”放开她的脸,魔夜风拂袖仰天大笑,凄厉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石洞与回声混在一起更为森。

    “我没有资格?”他攸的伸出双手狠狠的握紧浮云公主的双肩,“怎麽,他们没有告诉你我不叫石夜风,也不叫魔夜风……事实上,我本该叫皇甫夜风麽?”

    看著浮云公主听後错愕的小脸,他带著一种得胜的残忍笑容接著说,“也没人告诉你,其实我是你的哥哥──同父异母的亲生哥哥麽?”

    “你……你说谎!”浮云公主抬起眼帘恐惧的看著他,眼前的男人充满仇恨的嗜血眼神让她打从心底涌上不祥的战栗。她不相信,他怎麽变成了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只有皇甫赢一人,就是现在高高在上的麒麟国的王!不会的,他一定在说谎!

    “我没有说谎,云儿妹妹……”让人酥麻到起**皮疙瘩的称呼从魔夜风口中溢出,诡异的猜中了她心中所想。

    只见他邪笑著开始轻抚皇甫浮云的脸颊,运用指腹缓缓的在上面移动著画圈。他故意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著她,仿佛她是一只被蒙在鼓里濒临死亡的小动物。

    “我可怜的云儿妹妹,哥哥一直以来被寄养在石将军家有多想你你知道吗?”虚情的言语里透著恐怖,魔夜风又将自己的脸凑近了一些。用唇瓣抵著浮云公主的耳朵,像诉说一个秘密一样,紧张兮兮的小声说道,“告诉你哦,我的娘亲是醉红楼的头牌──是妓女哟……”

    “你……你胡说什麽,不要这样……”浮云公主被他半人半鬼的癫狂样子吓得不断向一旁闪躲,先前犀利早已不见,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著转转,她好怕,好害怕!

    不顾她的畏缩,冰冷的手指缠上了她细嫩的脖颈,微微使力的圈住。魔夜风睁大眼睛笑盈盈的看著她,就像在跟她玩一个好玩的游戏。

    “要不是娘亲身份低贱,我也不会被寄养给别人家,做个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将军儿子。而你现在,也不会左一句狗奴才,右一句下贱的跟我说话。”手指开始向下游移,在浮云公主曼妙的身子上徘徊,“你会每天的缠在我身边,用你那红红的小嘴唇,甜腻腻的叫我夜风哥哥……你知道麽?”

    贪婪的闭上眼睛,埋在女人的颈窝里吸取她身上的香气,那来自只有皇家才配享用的珍贵香料。

    皇家啊──

    魔夜风用鼻尖轻蹭著浮云公主颈间的肌肤,那可真是一个动听的称呼。

    “你……你到底要干什麽……不要这样对我。”抽泣声渐渐的变为啼哭声,皇甫浮云终究只是个终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女孩,哪里经得起男人这样的羞辱和獬玩。而这个獬玩他的男人还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亲哥哥……天哪!谁来救救她,谁来救救她啊……

    听到啼哭声,魔夜风似是从一个梦境中幽幽的飘到另一个梦中。他缓缓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而不是继续放任自己压在妹妹娇柔的女体上。但他心里清楚,这一切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著迷的看著身下梨花带雨的可人儿。哭的红肿的大眼睛更添一股小女人的娇弱感,殷红的唇瓣微微翘著,显示了格的倔强傲慢。他高贵的昂起头,面无表情的再次托起女人的下巴,像任何一个威严的君王那般,不容置喙的宣判。

    “皇甫天齐的一切我都要夺走,夺不走的我也会慢慢毁了它。”

    “你,你这是什麽意思?”被鹰隼般的目光锁住,皇甫浮云连呼吸的力气都快要被恐惧和不祥抽走了,她只能凭著本能小心翼翼的询问他。

    “意思就是──”魔夜风冷酷的一笑,大手不留情的抚上她被包的紧紧的部,“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魔魅(限)12

    “啊!!不要……你不要乱来!”彷徨的挣扎著,皇甫浮云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可是越是扭动,身上的桎梏就栓得越紧,像是为这种情况特制的一般,将她牢牢的困死在这张逸的石床上。

    男人的大手握著她丰腴的酥,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力道磨人的揉捏著,将她发育良好的绵隔著衣服挤压成不同的形状。这样惊世骇俗的情景让躲在巖石後面的幕清幽情不自禁掩住了嘴巴。不是吧!他是她的哥哥啊!难道,这个骁王真的要对自己的妹妹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麽?

    她开始有些明白为什麽魔夜风总是那样的诡异又难以捉。身世的不幸让他坚信世间不公,现如今的强大又让他无法压抑被驱逐的愤恨,结果燃烧成了势不可当的野心。一方面是对母亲是妓女无法正名而产生的强烈自卑,另一方面又因为自己高人一等的才智天赋而形成的绝顶自负。两种截然相反的个聚合在一起便成为他现如今鬼魅般的分裂人格。

    试问,一个正常的人又怎麽会在一瞬间毫不迟疑的变换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他已经不再是人,不再是拥有固定格的正常的人。他,完完全全是一个冲破伦理道德只求内心欢愉的恶魔!!

    魔鬼啊──不就是!了毁灭和抢夺,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对吗?

    魔夜风看著身下哭的凄凄惨惨的女人,轻轻的侧过了头,仿佛听不见对方的求饶和哭喊一般径自做著自己想做的事。他玩弄了一会儿浮云的部,觉得隔著衣服终究是不太过瘾。心中忽然一动,便邪笑著运起内力将覆盖在女人两个浑圆上的布料轻轻震碎。

    圆形的两片绸缎应声而裂,化作纤丝飘零到了空中。皇甫浮云身上其他地方的衣料依旧完好,只感到前一凉,低眉望去只见自己高耸的部透过两个衣洞荡的暴露在空气中。随著她的挣扎上下晃动著,看上去好不诱人。

    “对,就是这样……好浪,我的小云儿。”魔夜风爱不释手的再次覆上女人的口,滑腻的又大又软,让他捏弄的好不舒爽。

    “哦……”他弯下身子,忍不住伸出长舌飞快的卷住其中的一只尖,来回的吸吮舔舐,并用舌尖在晕上快速的绕著圈,惹来皇甫浮云的一阵娇吟。

    “住……住手!”皇甫浮云看著埋在自己口的黑色头颅,看著他的舌在自己的头上上下左右的舔弄,他的一只手也放肆的用指腹捻著自己的另一个头,身体的深处本能的涌上了异样的感受。

    吸吮声不绝於耳,靡的回荡在整个洞。幕清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已经被‘啧啧’的响声完全充斥,没有馀地再去思考其他的问题。

    玩弄了好一会儿皇甫浮云的两个绵,直到她的上已沾满自己黏腻的唾,尖湿湿亮亮的粉嫩的挺立著,魔夜风才舍得放开它们开始寻找新的目标。

    “我的乖云儿,你的子真好吃,吃得哥哥心都酥了。”他伸出舌暧昧的舔了一圈自己的薄唇,狭长的凤眼色情的望著床上的女人。

    “你……下流!”皇甫浮云已经停止了扭动,被男人玩弄部的羞耻感让她难堪的偏过头,不敢看对方的表情。

    “还有更下流的,你没有看到罢了。”魔夜风冷笑一声,随即将自己沈重的身体压在皇甫浮云的娇躯上,伸手拔下了她固定头发的金!,让她那一头青丝浪荡的披散下来,就和他的一样。

    “这样,我们才更像兄妹。”他用力的撷取她甜蜜的小嘴唇,将自己的舌霸道的喂入浮云的口中,逼她伸出香舌与他一同纠缠。

    “唔……不要!”想狠狠的咬他,却被魔夜风像早就预料到一样用力扯住了她娇贵的头发逼的她张口迎接他。

    “想咬我?没那麽容易。”更用力的将女人的发缠绕在自己手掌上向下拉扯,也不管有没有弄痛她。魔夜风只知道,自己要亲的女人,绝对没有可能亲不到。

    吻遍她口中每一处软嫩,魔夜风也有些意乱情迷。扯掉皇甫浮云的腰带,拉开她紧缠的衣襟,退去她纯白的内衫……不一会儿,一尊没有任何遮盖的赤裸女体便热辣辣的呈现在他刚毅的身下。

    “不!不要看……”意识到自己已经全身不著寸屡,皇甫浮云的绝望更近一层。她的恐惧变为道德上的羞耻,他刚才说是她的哥哥,亲哥哥啊!难道,自己经要被亲生哥哥强暴了麽!

    “果然是金枝玉叶啊,”魔夜风放肆的用自己的大掌将她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抚了一遍。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掠过浮云敏感的女私处时她似乎震颤了一下,便更得意的故意绕著那一块隐秘的黑色毛发来回绕圈。

    “没有一处肌肤不细嫩……”他张口咬住女人的香肩,在上面留下清晰地齿痕,“没有一口不香甜……”

    “不!你……”感觉到他糙的手指已经找到隐藏在毛发中小巧的花蒂在微微用力的按压转动,一股热潮已经不受控制的从体内流出。

    “啊……好麻……”皇甫浮云咬著被吻肿的嘴唇娇哼一声。

    “麻?”魔夜风用长茧的麽指急速按压她的蒂,修长的中指顺著窄小的口就著她分泌出的花深深刺入她敏感的体内。

5 淫邪骁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