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6 兄妹乱伦

魔魅 6 兄妹乱伦


    魔魅(限)13

    “这样会不会更麻?”他邪恶的用手指勾弄著里的软,那些丝绒般滑嫩的壁像一张小口一般紧紧的含住他的入侵。来回的用力抽著皇甫浮云的小,更多靡的汁在魔夜风的捣弄下飞溅出口,顺著股沟弄湿了身下的床单。

    看著眼前的女人已经沈沦得不能再谩骂出声,只是跟著他抽撤的速度一声一声的呜咽著,魔夜风又强行的刺入另一指,加大力度撞击著皇甫浮云腿心最敏感的部位。时不时的勾起指节,故意去撞击里那一小块於众不同的软,惹出身下女人的娇吟。

    “啊……啊!不要,那里不要!”皇甫浮云气息早已凌乱,一双玉手难耐的攥紧。过於陌生的快感让她双颊飞起晚霞般的潮红,水瞳迷蒙的半眯著,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好看的影。

    “坏女孩,”另一只手握著她柔软的绵,跟著自己的抽来回揉捏,魔夜风看著她的反应笑道,“学会享乐了?”

    用舌尖顶著她的尖,用力向上一挑,刚刚风乾的粉嫩又被刷上一层亮。重复著相同的动作,皇甫浮云已经被男人高超的前戏技巧弄得飘飘欲仙,忘情的扭动著臀部。

    “我就说嘛,没有女人能从我的身下逃开。你说是不是呢?我的好妹妹──”在她就快达到高潮的那一刻,魔夜风残忍的停下手中所有的动作。被抽出的手指沾满她的,她的蒂早已因极度兴奋而变得肿大,红艳艳的口也高频率的嚅动著,似乎在邀请男人的进一步攻击。

    慢悠悠的解开身上的青色长袍,扬手抛在空中。魔夜风修长结实的男身体就这样呈现在皇甫浮云和幕清幽两个女人的面前。幕清幽远远望著魔夜风极具吸引力的身躯,感到身上一阵莫名的火热,喉咙里从来没像现在这般觉得乾渴。

    那一身漂亮的古铜色是日夜习武和常年在沙场上征战的结果,作为将军的儿子。魔夜风能文能武,在少年时也曾为麒麟国立下汗马功劳。健的体魄没有一丝赘,每一块肌都坚硬分明,像一座象徵力量与自由的神祗。後背与大腿上的几道长形的疤痕不仅无损於他的男魅力,反而让他看上去更加危险。此时,他狂野的黑发披散在身後,狭长的黑眸透著侵略者的兽,薄唇紧抿著情色的笑容。

    他跪在皇甫浮云的两腿之间,腰臀部的肌显得更加紧绷。只见魔夜风缓缓的将手伸到自己的跨间,握住了早已竖起的欲,上下来回的抚慰套弄著。紫红色的大在魔夜风自己的手中不断的抽动弹跳,一次又一次的向前探出头来叫嚣著要释放。

    身下的浮云公主看见在自己身前自慰著的男人,不禁心跳加速面红耳赤。那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呀!他的东西好大,好!头角峥嵘的顶部似乎还分泌出一点点透明的水,让她看的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口水。

    “哦……恩……”他还故意的发出煽情的呻吟,让自己荡的声音一字不漏的传进女人的耳朵里。是的,魔夜风再用自己的男魅力勾引著她,勾引著皇甫浮云和他一起下地狱。

    “好舒服……”他一边套弄著,忽然俯下身张口含住了女人肿胀的花蒂,放肆的舔洗吸吮著。

    “你要不要哥哥的这个?要不要哥哥干你?嗯?”

    “不……啊恩……不要!”皇甫浮云措不及防的呻吟了一声,只感到一股又麻又痒的快感从下腹部升起。

    被他含住的花蒂热热的,他的舌头还不断的伸到她窄小的甬道中去破坏她的意志力。

    “你的儿可不是这麽说的。”魔夜风放开自己的火热,任由它自行在空中弹动著。双手将浮云的腿拉的更开,两只手左右拨开她薄薄的两片花唇。让已经张开的口在自己面前更为清晰的显露出来。

    “看,我还没有进入你,你就已经这样行兴奋了。”他不怀好意的用手指蘸上她不断流出的花,举到女人眼前逼她正视。

    “不……我不要看!”皇甫浮云紧闭上眼,羞耻和快感快要将她逼疯了。

    “一会儿,你就会求我了……”魔夜风将臀部凑上前,抵著皇甫浮云的口来回滑动几下,让自己的沾满她的滑。

    “你……你要做什麽!”感到一个巨大的硬正要蛮横的冲入自己体内,女人大声尖叫起来。

    反抗已经来不及了,魔夜风兴奋的向前用力一顶,将自己的欲狠狠的尽没入亲生妹妹的小里,与她做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结合。

    “嗷,真紧……”进入之後,魔夜风并没有急著摆动,而是抬眼观察皇甫浮云的反映。

    “好痛!”浮云被这一下大力的冲击撞得几乎要昏过去,下体被硬生生的入一个极硬极烫的棍子,让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天哪!她被自己的哥哥进入到里面去了!她还是处子啊!

    “小云儿,舒不舒服?喜不喜欢哥哥的东西啊?”魔夜风满意的看著女人痛的皱在一起的小脸,开始移动窄臀做缓慢的抽。哦……这小东西,吸得它真紧。

    “不喜欢……不……你快出去……”

    “哥哥要干你了,会让你快乐的!我的小云儿……”双手把著浮云柔嫩的臀瓣,手肘压住她的大腿,魔夜风紧盯著两人交合的部分开始大力急速抽著浮云的水。

    空气中充满两人欢爱的声响,体不断拍打出“啪啪声。巨大的一次又一次伸到女人的小中去,捣出浪的汁。

    “哦……哦!好!小云儿你起来真舒服!”魔夜风放浪的低吼著,臀部摆动的越来越快。他不知疲倦的来回抽著身下的女人,时而顶住花心用腰力大幅度的画著圈。

    “啊……恩……恩……哦……好快……好涨!”浮云被男人干的快感翻腾,低下头去看到两人结合的部位毛发乌黑,色鲜红,视觉上的刺激让她更感舒爽。一想到此时在她体内进出的是自己的亲生哥哥,道德上的束缚反而让她产生了一种禁忌的兴奋。

    “爽不爽?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魔夜风每一次都全部退出,再狠狠的尽没入。充满的水发出啾唧的声音,他听了浪荡的一笑,“你听,你的小被我干的在叫呢!”

    “啊……爽……爽……”忘了两人的关系,忘了原本的仇视,皇甫浮云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希望被他更加暴的侵犯著,过度的快感让她承受不住,终於在魔夜风的又一次大力进入之下她尖叫著达到了高潮。

    “啊恩!”浮云难耐的摆著头,体内流出的热冲刷著魔夜风热的顶部惹得他一阵麻痒。

    解开她脚上的绳索,魔夜风兴奋的红了眼,将高潮後无力的女人摆布成自己喜欢的姿势。他将她的双腿用力的压到口上,从她小的正上方再次用力的入。刚达到高潮的小一跳一跳的嚅动著挤压著他的,他被按摩的兴奋异常,上下猛诱人的妖。

    “……哦嗯……我!”

    幕清幽看著像野兽一般不知满足的和身下女人交媾的魔夜风,冷汗顺著额头向下流淌。

    他居然真的就这样做了,毫不愧疚的侵犯了自己的妹妹!看著魔夜风因快达到顶峰而抖动著臀部做最後的小幅度抽,半晌之後,他忽然迅速的拔出涨红的热铁浑身颤抖的将白色的热在早已被干到昏厥的浮云公主的腹部,终於喘著气安静下来。

    震惊的心开始逐渐的被理智代替,幕清幽意识到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早晚会被发现的。於是向後迈动脚步,看准时机想要悄悄撤离。

    魔魅(限)14

    不著痕迹的施展轻功退到洞口,幕清幽一颗忐忑的心才稍稍放松下来。

    哼──

    她在心中冷笑一声,这一趟了解内情况可算是大开眼界。不仅误打误撞发现了骁王平日奸女人的秘密地方,还免费看了一场禽兽哥哥欺凌公主妹妹的活春。一想起刚才欲横流的交媾场面,幕清幽不禁皱起了眉头,小手轻抚著口觉得有些作呕。

    这个魔夜风倒真是什麽事都做得出来,比起刚才看到的,他羞辱青儿和自己大哥的事倒显得小巫见大巫了。切,干嘛为他说话。就算是他身世不幸没能当上麒麟国的皇帝,但是做了他们骁国的王难道还真委屈了他不成?说到底,还不是他自己心狭窄野心过大,怨不得别人。

    洞外凉风习习,空气尤为清新宜人,连黑暗也变得可爱起来。让幕清幽加速想要逃出去的愿望。眼见只要再多迈出几步就要离开这幽密的洞,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却惊扰了她。

    幕清幽只感身子被一股强大的气力提起向後倒退,那洞口在自己的视线内越来越远。不仅如此,一道寒铁铸成的门迅速的从洞口的上方落下,只听‘空’的一声铁门落地,彻底封死了整个出口。这一变故来得太快,当身子被气力拖著重重的摔在地上时。幕清幽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牢牢的困在这满是欢爱气味的鬼地方里。

    “是谁!”顾不上疼痛,她马上摆出防备的招式退到石壁旁,以防敌人继续在背後偷袭。

    静谧的空气中飘荡著像是男人从喉咙中挤出来的尖利冷笑,身上重新披上那件青色长袍的魔夜风鬼魅一般的从黑暗中走出。

    “我还当是哪来的不听话的猫儿,偷看孤王在此地寻欢作乐。没想到居然是我今天才任命的亲亲小武者,怎麽,看完了戏就急著要走,不跟孤王交流一下感想麽?”

    见自己被魔夜风发现,幕清幽放下手臂。她还没有愚蠢到不知道和骁王动手是满门抄斩的大不敬。

    “我──”想了又想,幕清幽只说的出这一个字。魔夜风有本事察觉到自己在这里偷窥许久,便一定有把握让自己不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个时候狡辩自己什麽都没看到,恐怕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你──什麽?”魔夜风又朝她走进了几步,刚才的欢爱让他此刻看上去妖冶非凡,神矍铄,仿佛自己妹妹的身体就是他最好的补药。

    “王,想听什麽呢?”幕清幽低头思量了片刻,便抬脸笑盈盈的望著魔夜风。

    “哦?”有些惊讶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倒真是被他的提问难住了。他想听什麽?他当然什麽都不想听,早在他察觉有人悄悄潜进来之时他就准备请他看一场好戏然後送他去死。

    “你猜,我想听什麽呢。”笑得更开怀,魔夜风甚至有点不想杀他了。

    “王,每个人都有秘密。您的秘密虽然被我撞见了,但是这对我来说其实不算什麽。我也有秘密,而且是一个很有趣的秘密。您,想不想知道呢?”像是在勾引对方犯罪一样,虽然顶著一张极为平凡的脸,但是眼中的狡黠为幕清幽增添了一种於众不同的神秘之光。

    “说来听听──”

    “王,不如我们先回到您的寝,这个秘密就让属下日後再慢慢告诉您,可好?”露出掌握了国家生死存亡大事般不慌不忙的神情,幕清幽用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骁王,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拿这个秘密同自己的命作交换。

    “呵呵,真好笑。”魔夜风忽然伸出手卡住幕清幽的喉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其牢牢钉在巖壁上。他凑近她的脸,一字一句的说,“你是不是觉得用这种把戏我就不会杀你?还是你觉得只要出了这个洞,就有机会逃跑所以随便编个谎言骗我放你?”

    毫不畏惧的回应著魔夜风的逼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总该为我的兄嫂想一想。”幕清幽逼著自己表现得淡定沈著。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不会杀你?”探究的看向幕清幽的眼睛,像要将她看穿一样。当初他什麽都没问就同意带他走,其中有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於众不同的眼睛。三分天真,七分隐藏,不似外表看上去那麽平庸。他觉得他和幕绝不一样,他不老实,他不会唯命是从。

    没有回答魔夜风的问题,幕清幽眼睛一眯,右手迅速发力隔开对方卡住自己的手。反其道而行之,缚了他的臂膀将其用力按在石壁上,丝毫不比他刚才困住他逊色。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打不过你?”他冷冷的反问一句。

    铤而走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和骁王动了武,如果他不放过他,一条命等於已经搭进去。

    魔魅(限)15

    臂膀被一个身高刚触及自己口的少年反剪在身後,魔夜风的俊脸紧贴著冰冷的巖石,两个人之间的气场变得诡异起来。因为出口被封死,洞里寂静的吓人。连不知是从哪条巖缝里沁出的水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都变得格外清晰。

    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幕清幽尚未出声,魔夜风却忽然轻笑起来。先是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唇角,而後唇角的弧度变得越来越大。最後,在这不算狭小的密闭空间里四处回荡的全部都是他毫不掩饰的纵声大笑。那种发自内心的欢乐,难以自制的狂喜,让幕清幽听得心里发毛。

    有什麽好笑的?按住他的手心开始渗出冷汗,幕清幽皱著眉提醒自己不要被这个妖邪的表像所迷惑,一定要镇静。

    “你输了,少年郎。”仍旧带著未褪尽的笑意,魔夜风已不使力挣扎,索就这样被他扶著让自己沈重的男身躯贴在巖壁上。

    “为什麽?”虽然不明白他所意指的输了究竟是什麽,幕清幽还是忍不住问道。

    “因为你心跳的好快。”魔夜风在他呆愣的片刻轻轻旋身,拂开对方的手。幕清幽只得眼睁睁看著他退到一边,毫不在意的掸了掸身上粘附的灰尘。

    “在战斗中是不能够带著任何私人情感的,尤其是双方实力相当的时候。”魔夜风眨著长睫俊逸潇洒的看著她,温柔的嗓音使他听上去宛如一位翩翩佳公子正在向书童讲述棋盘布局中的奥秘。

    “你心跳得快,表示你心中忌惮我。因为我是骁王,你害怕我随时能杀你。更怕我去找幕绝和青儿的麻烦。我说的,对不对?”黑眸睨著少年越发苍白的脸,魔夜风的笑容更显得意。

    抿著唇,幕清幽将头缓缓的别过。他说中了,无论是进还是退,自己所做的一切只!自保和保护家人。如果他真的不肯放过她的话,她也同样没有胆量和把握真的就此将这魔王杀死在这里。缚住他,是一场赌博,也是用自己多年来习得的技艺对他形成恐吓。不过看现在,自己的心思被他清了十足十,接下来的命运就完全掌握在魔夜风的手中了。

    该死的!她幕清幽不喜欢这种被动和被纵感。这杀千刀的恶魔果然生来就是!了克她的!

    观察著对方的反应,魔夜风却沈吟於那张与他明明就变幻莫测的眼眸相较却过於平静的脸。为什麽他总觉得,这个幕清幽心中所想的与他脸上表现出来的要隔著几拍?是他的错觉吗……?

    轻抚著自己的下巴,魔夜风若有所思的望著眼前的少年,一时之间也没有更近一步的行动。

    “属下不敢造次,刚才只是为求自保一时冲动,还请王上宽恕。”幕清幽见他不语,只得恭敬地单膝下跪,一副任打任骂的好侍卫模样。

    “况且──属下是真的有秘密相告,望骁王明察!”

    还是没反应?

    幕清幽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反而感觉到魔夜风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自己身上。不祥的预感让她只得延续之前的谎言,只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了刚才的倨傲。

    说话吧,说话吧……她在心里默念著,反正骗死人不偿命,躲过一劫是一劫。先哄得这个魔王开心,放她离开。日後若是问起这个秘密还有日後的智慧顶著。

    “这麽说,好像还挺有趣的──”慢条斯理的拉长了尾音,魔夜风慵懒的挑起剑眉。

    “属下保证,这个秘密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小人啊小人,幕清幽在心里真替自己悲哀。她怎麽也没想到,自己也有说这麽狗腿话的一天。

    “那好,孤王就暂且相信你的话。”魔夜风示意他可以站起来了,“今天孤王不杀你其实也有另一个原因。”不怀好意的敛著黑眸里对少年真实一面的好奇,魔夜风装作要邀他共商大事的模样。

    “王上请说──”幕清幽表面上义不容辞的回答,心下却暗暗叫苦,该不会是什麽变态的事吧……?

    “今天的事你都看清楚了,心里也明白我魔夜风王是个什麽样的人。作为我的贴身侍卫,以後这样的场面并不会少。”骁王温和的靠近幕清幽,却像是警告他一般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

    “老实跟你说,连你的哥哥幕绝我都不曾分享过如此隐私的情景。不过你既然看见了,又受得住,可见孤王的眼光没有错,你的确是个於众不同的少年。”

    继续,她听著呢。幕清幽竖起耳朵等待著他接下来的话。说得那麽好听,不就是暗示她不要学那些世俗之见用有色眼光看待他欺凌自己妹妹这件事,顺便替他守口如瓶麽。她做得到,本来也只是觉得恶心而已。嚼舌的话就是在找死,她又不笨。

    “至於我让你做的事,你很快就会知道。现在,随侍著孤王回寝吧──孤王亲自教你认路。”不知他触碰了哪里的机关,那寒铁门再次启动,缓缓的向上升起。看著洞口的景色一点多过一点的映入自己眼帘,幕清幽不由得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外面的世界啊……总算是有命再次看到了。

6 兄妹乱伦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